179 王宝莲1/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初丹形成,便是要天药师用精神力加持,配合极高的温度,使初丹最终形成成丹。

此时,陆震已经打坐完毕,此刻正是他与花青瞳真正联手的时候。之前炼制清灵丹时两人已经形成了一种合作上的默契,此时,二人对视一眼,同时将灵魂力输出,与火焰一起催化鼎内的丹药成丹!

胡悒和裴若宁都看的目不转睛。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随着一声震撼灵魂的清音轻鸣,鼎内白烟滚滚,一道七色霞光缓缓在云雾般的白烟中出现,浮现在众人眼前。

哪怕是陆震,此刻都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清音,霞光,白雾,这是极品丹药现世的异象啊!

烟散雾消后,鼎内齐齐飞出九颗滚圆的玉白丹药,花青瞳和陆震忙拿了玉瓶去收丹,将九颗丹药分别装入两个药瓶后,陆震抱着药瓶激动的连连发抖,胡悒也兴奋非常,忙不跌跑到陆震身边,探头朝玉瓶内瞅去。

花青瞳也抱了一只玉瓶,一束五彩光晕从玉瓶的瓶口里射出。

她抱着玉瓶,瞪圆眼睛朝瓶口里瞅,眼睛亮晶晶的。

万灵丹,她炼成了,殿主交待的第三个任务就是炼制出一颗万灵丹,现在终于完成了。

“能倒出来一颗看看吗?”裴若宁缓缓靠了过来,微笑着询问。

花青瞳猛地一抬头,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心中不由发紧,她犹豫了一下,倒出了一颗丹药,顿时,花青瞳莹白的掌心里,躺了一颗玉白色,隐隐发出五彩光芒的丹药。

裴若宁眼睛一亮,忍不住伸手去拿,对于他们的族人来说,一颗万灵丹这样的丹药,如眼前这颗这样的品级,真是少之又少,堪被奉为至宝。

他眼中的光芒垂涎炽热,花青瞳却是五指一收,将丹药握于掌心,“你不能碰,你碰了它就跑了。”花青瞳一本正经地唬人。

裴若宁脸色一僵,扭头看向她严肃认真的表情,唇角蓦地一抽,眼中不禁闪过一丝邪冷的光芒,她分明是不想给自己摸,还用这种哄小孩子的语气唬他,一时间,他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与此同时心底还生出一股暴虐的凌虐欲望,总有一天,他要让花青瞳真正地落在他手上。

花青瞳想不通裴若宁为什么要在暗中陷害她,因此,她也瞪大眼睛盯着裴若宁看,似要将他看透,但是,她对裴右宁本来就不了解,此刻哪里看得出来不同?

“咦?师父,您看,这丹药上有花纹,这是什么花?”突然,胡悒低呼一声道。

陆震目光一凝,忙朝手中的丹药仔细看去,花青瞳也愣了一下,又摊开手,定睛看向手心的丹药。

有了胡悒的提醒,她这一细看,顿时看到,在五彩光芒下,玉白的丹药上若隐若现地存在着一朵朵花纹。

那些花纹时而像是一朵花,时而又像是好几朵花连成一片,但是,不论是一朵还是一片,它们都是花青瞳脑海中的那朵菩提花无疑。

“这是菩提花,怎么会?”陆震见识广博,此刻顿时认出菩提花,“奇怪,这圣王寺的圣花图案怎么会出现在丹药上?”说到此,陆震猛然抬头,疑惑地看向花青瞳。

他的灵魂平平无奇,那么问题只能是出在花青瞳身上。

花青瞳的心里也倍感震惊,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灵魂形状居然烙印在了丹药上。

“别看我,我也不知道。”花青瞳面瘫着脸睁眼说瞎话。

虽然如此说,但是花青瞳的心中却是沉了沉,自己的身份十有八九要暴露,不过没关系了,自己已经知道陷害自己的凶手是谁了,即便身份暴露也无所谓,只是那个围杀自己的中年男子她还没有找到。

但是相对于那个中年男子,眼前的裴若宁更让她痛恨不已,此人几次陷害于她,让她面临生死险境,真正可恨。

裴若宁挑了下眉,饶有兴趣,这个花青瞳有些意思,说谎也说的如此理直气壮,面无表情。

“副管事,我陆震活了一辈了,还从未见过这么惊艳的丹药,这等品级,这等异象,堪称万灵丹之最!”陆震见花青瞳不想说,也不追问,而是将自己此刻内心的真正想法说了出来,他显然十分激动。

“我也没见过。”花青瞳如实面瘫道。

陆震一愣,顿时摇头失笑,这个副管事,到了这个时候了,还在谦虚。

“陆总管,这些丹药我要三颗,其他的你随意。”花青瞳开口道。

陆总管没有丝毫犹豫,“没问题。”

花青瞳用一只小玉瓶装了三颗丹药收入怀中,便告辞离开了陆震的药房,至于其他的丹药陆震如何分配,都不关她的事了。

花青瞳回到自己住处后,发现自己的被褥被人换过了,她隐隐觉得自己似乎遗忘了什么,突然,她猛地摸向自己的腰间,空的,就跟那只不知什么时候丢失的的荷包一样,她的那个草笼子也丢了。

花青瞳的额头顿地浸出一层冷汗,她怎么能把碧水千叶给丢了呢?

正在这是,她看到外面露过几个药童,忙追了出去询问,“是谁换了我房间里的被褥?”

几个药童对视一眼,其中一名十五六岁的药童有些结巴道,“回副管事,是我。”

“你可看见我床上有一只草笼子,这么大。”花青瞳用手比了个大小。

那药童忙摇头,“没看见,副管事,您的屋子前天晚上钻进去很多草蛇,被子都被弄脏了,我们见房门敞开着,所以就把您的被褥换了,并没有看见草笼子。”

花青瞳眼神发沉,挥了挥手让几个药童离开,她转身走进屋内,看着整洁干净的被褥心里发愁,正打算默念法诀将碧水千叶召唤回来,却见门口赫然站了一道人影。

花青瞳抬头,静静地看着他,目光带着审视,似在判断出他为什么要陷害自己。

“副管事怎么这样看着我?”裴若宁目光一闪,微笑着道。

对方虽然在笑,但是笑容里满是冷意,花青瞳有些疑惑,她记得,第一次见裴若宁的时候,她并未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这种邪恶的冷意,可是为什么现在就有了呢?

“圆圆,我和他没有深仇大恨啊,你说他为什么要陷害我?”花青瞳疑惑地在心里默默说道。

“小公主,你和他的仇恨大了,你曾用大帝印杀了他的分身,他虽然记不住他的那具分身是怎么死的,但是他的本尊会本能的对你生出忌惮和恶意。”圆圆道。

花青瞳越发不解,“圆圆,你说的他,是谁?”

“三眼族的那位少主,英律。”圆圆道,“说来也可怜,真正的裴若宁的灵魂已经快要死了。”

花青瞳吃了一惊,“圆圆,你是说,裴若宁被英律附体了?圆圆,你应该早就看出他的真正来历,上次一定是他偷走我的荷包,你为什么不提醒我?”

圆圆沉默了一瞬,“也许……是我当时打了个盹儿?”所以没有发现?

花青瞳顿是无言以对,这事真的不能怪圆圆,要怪就怪自己没有早点识破这等惊人的真相。

“我与他有杀身之仇,他陷害我无可厚非,仇已结下,已经是不死不休。”花青瞳默默与圆圆说道。

“没错,即便没有这等仇恨,我们与三眼族之间也是不死不休的,小公主,没有理由地杀光三眼族吧。”圆圆鼓励道。

花青瞳一阵无言,裴若宁的声音这时又响起,“副管事在想什么?怎么这么出神?”

花青瞳回神,看着裴若宁微笑的脸庞,她实在无法想象,这具身体里,他原有的灵魂正在承受着无尽的痛苦,而眼前这个对她笑着的人,却是与她有着深仇大恨的仇人。

花青瞳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道:“我在想你什么时候离开,我好休息。”

裴若宁一愣,脸上的笑意不由扩大了几分,“副管事这是在赶我走啊!”

花青瞳看了他一眼,点头,“没错,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睡觉了,你快离开。”

“副管事现在睡觉能睡得着吗?刚才我好像听见你在找什么东西?”裴若宁脸上的笑意有些意味深长。

花青瞳的瞳孔骤然一缩,然后挥手,甩出一道天之力,将门狠狠地关上。

裴若宁看着面前关紧的房门,无声地冷笑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花青瞳察觉到外面的人离开后,这才缓缓放松了身体,知道了仇人的真正来历,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她不怕有敌人,也不怕敌人很强大,而是觉得那些暗地里的黑手更令人措不及防,麻烦至极。

现下知道了陷害自己的人是英律,他反而轻松了很多。

“小公主,容我提醒你,每个三眼族都有一项天生神通,附体在别人身上极有可能是这个英律的先天神通,这个英律能附身在裴若宁身上,自然也能附身在别人的身上。除非你能看破他的真身,看不破,你简直防不胜防,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身边的哪个人被附了体。”

圆圆严肃的声音响起。

“我怎么才能看破我身边的人有没有被附体?”花青瞳为难道。

“一时半会儿你还做不到,到了碧海境,灵魂力达到看穿事物本质的境界,就能看破了。”圆圆道。

“我现在还是天泉境,离碧海境还远着呢,看来,我以后只能多加小心了。”花青瞳默默道。

圆圆道,“而且小公主,你的面瘫脸目标太明显了,你就算换一百种身份和外貌,如果你的面瘫脸不改,也是等于没有乔装啊,别人一看就知道这个面瘫脸的丫头是你,哎~我敢保证,英律一定是因为你的面瘫脸才识破你的身份的。”

花青瞳面瘫着脸,心想,圆圆的语气怎么就有些幸灾乐祸呢。

“小公主,你要是经常笑一笑,一定不会有人认出你的。”圆圆轻咳了一声,提议道。

花青瞳沉默,她也很想笑一笑,但是,她几乎将这些本能,完全的丧失了。心中的心魔一日不除,恐怕她就永远作不出任何表情。

想到这里,花青瞳不由烦燥,她索性静下了心,默念傀儡术的法诀打算召回碧水千叶。

……

“来~小叶子,到我的手上来,我给你吃香喷喷的米饭哦~”桌上,放了一碗晶莹的白米饭,和精致的四菜一汤,饭菜的香味勾的人食指大动,尤其是饿了好些天的碧水,简直是被馋的口水横流。

林君甜儿伸出手,摊平放在桌上,让碧水千叶自己走上来。

碧水千叶被林君甜儿放在了桌角边沿最远的距离,为了吃到好吃的,碧水千叶憋红了脸蛋,努力往林君甜儿的手上走来。

而正在这时,一股无形的力量突然出现,拉扯着碧水千叶的身体腾空而起,然后朝后飞去。

林君甜儿正饶有兴趣地看着碧水千叶朝她的掌心走来,但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要飞走!这怎么可以?这个小活人儿可好玩的很,她怎么能放走他呢?

当即,林君甜儿忙飞扑上前,将碧水抓进手心,而那无形的力量,同时又在不断地拉拽着碧水千叶,碧水千叶难过的哇哇大叫,“甜儿,快放开我,放开我,主人在叫我!”

“你的主人在叫你?”林君甜儿眯起眼睛看着碧水千叶,随即她冷冷一笑,“走,小叶子,我跟你一起去找你的主人,我来为你出气!”

林君甜儿已经想到,碧水的主人一定就是花青瞳,正好,她要去欺负她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