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 父王来了/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声音冷酷而飘渺,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又像是近在耳畔,花青瞳望着那只凭空出现的瞳孔,眼神极其淡漠,她知道,这位太子,于她来说是敌非友。

借此机会,她或许能够初步认识一番这位太子的为人。

“我已经不是你的分身了,我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感情,哪怕曾经我的确是你分离而出的一具分身,但现在,我只是我,与你无关,若要真说有什么关系,你我也只能是兄弟。”

林君泽眼中闪过一丝深深恐惧,再抬头,眼神已是淡漠如水,一片平静。

“哼,兄弟?不,你只是本太子的一具不听话的分身罢了,本太子绝不允许自己的分身背叛自己,也绝不允许自己的分身再在一个女人身上浪费感情,为了一个低贱的凡人而作践自己,堂堂太子,居然向人下跪,真是奇耻大辱,此等侮辱,唯有毁灭这一切才能抹消,今天,这里的人都要死。”

那声音很平静,很冷漠,听不出一丝的情绪起伏,但花青瞳就是感觉到一股无形的杀意将这里笼罩,花青瞳甚至有种自己无处可逃的感觉。

“你才低贱,你才该死,不许你欺负我爹,不许你侮辱我娘!”林君甜儿双眼喷火,小脸满是愤恨,因为愤怒,她的声音尖细高亢,非常刺耳。

林君泽脸色猛地一变,一把捂住她的嘴巴,急急喝道:“甜儿,闭嘴!”

“唔唔!”林君甜儿剧烈挣扎,眼神喷火,依然死死盯着那只虚空里的瞳孔。她从来没有像今日这样愤怒过,哪怕是之前被英律抓起来她也没有这样愤怒,那个虚空中的眼睛是谁她不管,但是她绝不允许自己的爹娘被别人欺负。

“哼,不过是个低贱的凡人生的低贱的孩子,本太子绝不允许自己的孩子是个低贱的凡人,所以,你必须从这个世界消失掉,倒是那个小娃娃还不错,不仅俱有天眷者天赋,一只眼睛还继承了父皇的眸色,不错,那个本太子会带回来养大,做为我的分身,你也就做了这么一点贡献。”

林君泽瞳孔紧缩,眼底的恐惧一闪而过,他极其中悲愤,“甜儿也是你的女儿。”

“哼,那又怎么样,一个低贱的凡人罢了。”那瞳孔中的声音没有丝毫感情。

就在这时,花青瞳的脑海中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十二秋使,今日是君泽连累了你,接下来我缠住他,你带着甜儿快逃,你到主峰去,那里面有一个山洞,莲儿知道,让她带你们去那里躲避,短时间可以避过危险,这段时间,足以你炼制出三生丹,只要你炼制出三生丹,做为交换,我有一件灵宝送给你可以用来逃命。”

这声音正是林君泽的。

花青瞳面无表情,圆圆的声音却是响起,“小公主,你还是听他的去逃命吧,君泽太子可不是闹着玩的,他的修为仅次于大帝,而且,我突然想起来一点关于这个君泽太子的事情,他的占有欲非常强,而且,他绝不允许任何人背叛他,任何一个违背了他意念的人,都是死人,他有霸道的资本啊小公主。”

一时间,花青瞳什么也没说,她忽然一把将林君甜儿拉进怀中,抱着她转身就跑。

“嗯?”那虚空中的瞳孔忽而一闪,蓦地向花青瞳看来,花青瞳瞬间只觉得后心一凉,仿佛被极为可怖的凶兽盯上,浑身顿地汗毛倒竖,冷汗密布。

“你不能伤害她们,有我在,今天你动不了她们!”林君泽蓦地挥手在腰间一抽,一把清光粼粼的雪白软剑便划出一道白弧,而后刺向那只瞳孔。

“哼,不自量力!”

花青瞳抱着林君甜儿一路来到主峰,找到了王宝莲,王宝莲正抱着蜜儿,她的脸上带着温柔慈爱的笑容,而蜜儿正躺在襁褓里‘咯咯’直笑。

小婴儿的笑声幼嫩软糯,花青瞳眸色一柔,不由想起了她的小宝宝。

听到脚步声,王宝莲猛地抬起头来,看到花青瞳和林君甜儿到来,她的脸上露出惊讶之色,随即忙起身迎来,“这位姑娘,之前多谢你……”

“长话短说,避险的山洞在哪儿?大敌到来,林君泽让你带我们去躲躲。”花青瞳来不及与她多说,径直开口道,语气微带急迫。

王宝莲的脸色猛地一变,下意识地看向林君甜儿,却见林君甜儿浑身僵硬,除了一双眼珠凶狠地转来转去,浑身上下无一处可以动弹,花青瞳怕王宝莲不信,抬手在林君甜儿身上轻轻一拍,小姑娘顿地恢复了行动力。

她一恢复就尖声叫嚷,愤怒地对花青瞳吼道:“为什么不让我动?我要回去救我爹,敢欺负我爹,我弄死他!”

“如果我没听错,那个也是你爹,而且还是你爹的本尊,关键是,你凭什么能弄死他?你回去只能让他弄死你!”花青瞳冷冷地看着她。

林君甜儿无言以对,只恨恨地瞪了花青瞳一眼,转身就朝外狂奔,花青瞳指尖一颤,一根银针飞出,点在了她的后颈上,林君甜儿顿时身子一软,倒地不起。

“甜儿!”王宝莲脸色一变,花青瞳抱起林君甜儿,“她没有事,只是暂时昏迷,带我们去山洞。”

王宝莲仍旧担忧地看了林君甜儿一眼,却没有再迟疑,忙抱着蜜儿,带着花青瞳往山洞而去,转身之际,她的身体微微颤抖,脸上满是仓惶之色。

到了山洞门口,花青瞳几乎确定,这是一座用无数灵宝布置而成的结界,其中浓郁的天之力,简直是令人乍舌,进了山洞,白雾蒙蒙,那些白雾,都是天之力太过浓郁之故而形成。

圆圆在花青瞳脑海中发出一声惊呼:“天呐,万宝阵,不愧是君泽太子,居然能在东大陆这等弹丸之地弄出万宝阵,真是了不得!”

万宝阵,故名思义,就是由无数宝物凝聚而成的防护阵法,极难破除,堪称最强防护阵法。

王宝莲的容色在由最初的仓惶,到此时的平静,她停下脚步,转身看向花青瞳,“这里就是可以避险的山洞,姑娘,之前多谢你的救命这恩,只可惜我与君泽今生都无法报答你的恩情,但愿我们还有来生……”

说到此,她的眼中闪过深深的悲恸,却又道:“只是,两个孩子还小,姑娘,你能救我的命,就一定是个好人,这两个孩子,就暂且拜托你了。”

她说罢,将蜜儿放于一旁的石床上,而后蓦地转身,朝外走去。

花青瞳默默地看着她,“你去了,只会给他添乱。”

“我就是不去添乱,泽也不是他的对手,于其让他一个人死在那里,不如有我陪着他,姑娘,我知道只有你可以炼制出三生丹,可是眼下,我们夫妻怕是没有那个命等了。”

王宝莲脚步不停,径直朝外走去。

花青瞳无声地眨动了一下眼睛,说道,“我可以为你炼制三生丹解毒,你可以活,至少可以再活十年,林君泽死了你还有孩子,两个孩子,不比一个男人重要吗,你还是别出去了。”

王宝莲脚步一顿,花青瞳一挥手将黄玉鼎拿出来,然后将三生石所需的药材一一拿出,投入鼎中。

“你等一会儿,三生丹虽然宝贵,但是却比其他丹药炼制简单,因为它的主要药材就是三生天石,这种天石本身就可让人转世再生,只是因为难以吞服克化,因为旁的药鼎炼化不了三生天石,所以才需黄玉鼎炼化,而且,加一些其他的药材,可以让服用了三生丹的人来世投个好人家。

比如这幸运草,就是可以给转世的人来生带来好运,这仙女草可以让人美若天仙,这智慧草可以让转世之人聪慧……”

花青瞳边说边炼,“孩子才是最重要的,你等等啊,应该很快就好,我相信为了孩子你一定会留下来的。”

王宝莲转身,目光平静地看着花青瞳,她问:“姑娘,你一定没有爱过吧?”

花青瞳手边一顿,不解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放出白玉药火,炼化丹药。

“果然。”王宝莲一声苦笑,“姑娘,你没有爱过,你不懂,我爱他,他也爱我,能与他在一起,哪怕是死,我都觉得幸福。”她的眼角眉梢,甚至是唇角不自禁地勾起幸福甜蜜的笑容。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她,眼神有些鄙视,“你还有两个孩子呢,她们都还这么小,你要是死了,就不管她们了吗?你可真狠心。”

“这是她们的命,我只能对不起她们,我不是一个好娘亲,我自私,为了自己,放下了她们。”王宝莲没有回头,加快了脚步。

花青瞳的眼中满是震惊,喃喃道:“我终于知道这天底下没有人的孩子都是从哪儿来的了,原来都是因为有你这样的娘亲啊,不要孩子,要男人,简直就是莫明奇妙不可理喻。”

花青瞳在脑海中想象了下,自己为了酒窝抛下小宝宝去死的画面,啧,花青瞳的面瘫脸陡然抽搐了一下,默默将火加大,简直无法想象。

“丹药很快就好了,应该有两颗,你要不再等等,给林君泽也带一颗吧,这样万一你们还能一起去转世投胎,下辈子再作夫妻呢。”花青瞳道。

王宝莲猛地转身,激动地看着花青瞳,“真的快好了吗?我们能等到吗?”她死死盯着大鼎。

花青瞳点头,“快好了,你们的孩子真可怜,马上就没有爹娘了。”

王宝莲眼神一黯,“如果可以,谁想呢?泽说,他一定会把俱有天眷者天赋的蜜儿带走,蜜儿将来会是尊贵的小公主,而甜儿,她已经八岁了,只要她能逃过此劫,将来一定会闯出一条活路,这是她的命,想活,就必须闯。”

“你觉得蜜儿被带走,会被好好对待吗?”花青瞳不由反问道。

“泽说,他会把蜜儿培养成他最好的工具,至少,蜜儿会平安活下来。”王宝莲平静地说。

花青瞳默默看向她,却惊见她平静的面庞上早已布满泪水,眼底的痛,忽地刺痛花青瞳的眼。

花青瞳不想看她的脸,看向甜儿,甜儿不知几时醒了,默默听着她们说话,两行泪水无声的淌下。

花青瞳又看向蜜儿,蜜儿什么也不懂,正瞪着一双异瞳,安静地看着她,见她看过来,小嘴一咧,竟是咯咯地笑了。

花青瞳的目光柔了柔。

她再次崔动白玉药火,将鼎里的药液缓缓凝固成丹,几个人,几双眼睛,都一瞬不瞬地盯着那黄鼎,那白火,还有闻着那药香。

就在这时,山洞外传来轰隆隆的巨响,花青瞳神色一变,忽见林君泽满身鲜血,正不断地与那虚空中的瞳孔交战。

他追来了。

“这个山洞能撑多久?”花青瞳看向王宝莲。

王宝莲脸色惨白,“大概能撑一柱香吧。”

“一柱香,够了。”花青瞳低头不再说话,专心控制火焰炼制丹药。

砰!

林君泽的身体被狠狠甩出,鲜血狂涌,一条手臂被狠狠撞断,飞撞了出来,在半空中被无形的力量碾成碎肉,洒落一地。

砰!

林君泽双眼喷出血花,一双瞳孔被毁,只留下两只漆黑空洞的眼眶。

砰!

林君泽双腿被毁,夹杂着白色的碎骨和鲜血的肉沫四处飞扬,他的双腿已废。

“当初本太子弄了你这个分身出来,现在,本太子便将之一一毁去,这是对待背叛者最好的惩罚。”那瞳孔在虚空缓缓转动,语气随意而平静。

王宝莲不吭一声,死死盯着外面那惨烈场景,两行血泪无声流下。

“我有什么错?就因为我爱上了莲儿,就因为莲儿她是一个凡人?就因为我爱她,与你对抗,从而产生了自己的意识,我有什么错?”

林君泽血肉模糊地躺在地上,声音平静而悲伤。

“没错,这就是你的错,大错特错,你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大帝长子,你该高高坐在神坛之上,而不是与一个凡人纠缠不清。”那声音毫无情绪起伏。

“好吧,我知道,你就是这样的性格,霸道,唯我独尊,还有着恐怖的占有欲,甜儿她跟你一样,她跟你一样啊,就因为继承了你这样的性格,为了独占父母的宠爱,她将自己的妹妹扔下了山崖。”林君泽低声苦笑。

“性格不错,可惜了,是个低贱的凡人,都是因为你娶了一个低贱的女人,我要让那个女人受尽所有痛苦再去死。”

林君泽不理会他恐怖言语,继续道:“凡人并不低贱,我的甜儿比她的妹妹更优秀,因为,她有一颗强大的内心,她很坚强,也很勇敢,敢想敢做,虽然有时候很疯狂,但她的确是个天才,她敢做懦弱的人永远都不敢做的事,你把甜儿带回去吧,她比蜜儿更适合你,她是你的女儿,哪怕她是个凡人,但她却可以做到连天眷都做不到的事。”

“哈哈哈!”那虚空中的瞳孔内传出大笑声,“你说的确不错,这个丫头我观察了这么些年,对她也甚为了解,她的确很适合做我的女儿,不过,你也应该了解,我是个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人,一看见她这没有天赋的女儿,我就不由会想到她那低贱的母亲,所以,你不必劝说我,正如你了解我一样,我也了解你,我是不会让她活的,我一定会让她消失。”

林君泽一阵沉默,“她好歹也是你的骨肉,你怎么忍心?”

“正因为是我的骨肉,所以我才不忍心她活着啊,没有天赋成为天眷者,活着干什么?”

药香越来越浓,鼎内两颗丹药缓缓成形。

天药门的山门外,一个红衣如火的身影缓缓走来,他回头看向身后面无表情的黑衣,“黑衣,你看我这身儿怎么样?我母后好几年没动过针线了,为了追媳妇,这次她亲手给我做了这身儿,好看吗?瞳瞳看见了会不会眼前一亮?”

黑衣眼睛发亮,“王,您这身衣服太好看了,我也想要穿红色的,可以吗?”

姬泓夜哈哈一笑,“没问题,大宣不缺钱,你想要什么衣服都能有,没错,你是我的属下,我的属下也得打扮的好看一些,这样瞳瞳才会对你们有好感,从而才能对我有好感……”

黑衣颇为认同地点头,“王英明,黑衣会传询到黑海,让他们都打扮打扮,争取以后给王后留下好印象。”

“黑衣你这段时间聪明了不少。”姬泓夜回头对黑衣竖起了大拇指,黑衣顿时骄傲地挺了挺胸。

“不过,我这次还是不换了,小殿下喜欢我穿黑衣服的样子。”黑衣道。

“嗯,等把瞳瞳和小宝宝都带回大宣,你再换。”姬泓夜点头。

“瞳瞳可真能跑,这些天我想她想的都不想养伤,唉,若不是因为契约感应到了她在天药门,我还真找不到她!”姬泓夜摇头叹气,眼中盛满笑意。

“王,什么契约啊?”黑衣眨动天真的大眼,好奇地看向姬泓夜。

“你问这么多干什么?闭嘴!”姬泓夜脸色一变,回头瞪了黑衣一眼。

黑衣无辜地摸了摸鼻子,眼中的八卦之火却越烧越旺。

轰!

忽地,一声剧响从主峰传来,高耸巍峨的主峰剧烈颤动了一下后,轰然倒塌。

姬泓夜愣了一下,猛然感觉到脑海中幽冥契约的震动,她的脸色猛然间变了,“瞳瞳!”

低呼一声,他猛地向主峰疾射则去!

“王,您的伤还没好……”黑衣一愣之后,忙追了上去。

主峰倒塌,万宝阵破,花青瞳将两粒三生丹握在掌心,看向林君泽的方向。

“把丹药给莲儿,我把逃命的宝物给你。”林君泽开口,语气略显急迫。

“你逃命的宝物,应该是给甜儿准备的,没我的份。”花青瞳语气淡漠地揭穿他。

林君泽沉默,王宝莲神色复杂地看着花青瞳。

“你就是那个得了父皇药之传承的人?怎么有点面瘫?不讨喜!既然不讨喜,被我杀了算了,也不算冤。况且,父皇的东西,只能是我的,药之传承,归我。”虚空中的瞳孔里传出声音,这语气,与林君甜儿太像。

花青瞳面瘫地看了那瞳孔一眼,抬手一弹,一粒丹药蓦地弹入王宝莲口中,另一粒,也蓦地飞入了林君泽口中。

林君泽没了双眼的脸上霎时露出震惊之色。

“你知道我在骗你还把丹药给我?”他的声音颤抖。

“我乐意。”花青瞳面瘫着脸说。

“原来是个傻子,他在坑你,你还把丹药给他!”虚空中的瞳孔里终于传出有了些情绪波动的声音。

“我乐意。”花青瞳面瘫道。

“可你坏了本太子的事。”那个声音微怒。

“就是因为能坏你的事,所以我才给他们啊!”花青瞳认真答道。

“你大胆!”

“我乐意。”

“……你死定了。”

“我活定了。”

趁着那瞳孔里的声音和花青瞳吵架,王宝莲已经走到了林君泽的身边,她依偎进他血肉模糊的怀抱,他用唯一的手臂环住她,“莲儿,我们下辈子一定会幸福。”

“嗯,我们一定会幸福。”王宝莲微笑。

“可是我们欠了一个人的恩情,欠了太多次,也欠的太深。”林君泽叹息。

“我们下辈子报答她。”王宝莲睁眼,看向花青瞳,“这位姑娘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她一定会活下来的。”

“噗嗤!”林君泽笑出了声,“莲儿,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就是这样说的,你说:这位公子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买了这束花送给心仪的姑娘一定能幸福一辈子。”

王宝莲也笑了,“然后,你真的买了我的花,然后送给了我。”

花青瞳眼角余光瞥见他们如此,顿时怒从心起,面瘫着脸冷冷道:“你们就等着下辈子给我当牛做马报答我的大恩大德吧!”

“姑娘,我们一定会报答你,无怨无悔。”王宝莲转头看向花青瞳。

林君泽空洞的双眼也看过来,“无怨无悔。”

“下辈子你们要是敢生别的孩子,你们生一个我弄死一个。”林君甜儿愤怒地尖声道。

“甜儿,还记得你小时候爹送给你的纸蝴蝶吗?”林君泽转头,柔声对林君甜儿说。

林君甜儿定定地看了他们一眼,“记得,我一直贴身带着,那是爹送给我的第一份礼物。”

“好,乖孩子,划破手指,用你的鲜血涂抹在它身上。”林君泽微笑。

“你们记好我的话,下辈子不能再生别的孩子,生一个我弄死一个,我是认真的。”林君甜儿一边说,一边拿出纸蝴蝶用鲜血染红。

顿时间,那彩色的纸蝴蝶发出微光,宛如活了一般冲向了林君甜儿的体内,刹那间,林君甜儿背部生长出一对彩色的翅膀,翅膀煽动,带着林君甜儿消失在此处。

花青瞳默默看着,心中不禁感到震撼,原来,林君泽早就想好了保护林君甜儿的办法。

“她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虚空里的瞳孔发出不屑的嗤笑声。

林君泽微微低笑,“只要让我的甜儿逃过此次,她就一定能活的很好。她是个天才,你错过她,会后悔。”

“甜儿没事,真好。泽,我困了。”王宝莲低喃。

“睡吧,我陪你一起睡。”林君泽转头低声安慰,空洞双眼微微闭合,搂着王宝莲陷入了此生永恒的长眠。

“哼,你们想下辈子在一起?做梦!”虚空中的瞳孔里传出冷笑声,“下辈子,我还让你们做一对苦命鸳鸯!”

“你这是羡慕呀,如果想的话,你也去找个女人去寻死吧。”花青瞳面瘫着脸认真建议道。

那瞳孔中的沉默了一瞬,“坏我好事,拿命来!”

死亡的光芒涌来,花青瞳双手结印,身形瞬间消失在此处。

虚空中的瞳孔沉默片刻,“原来会挪移法,不过,你逃不了……”正在这时,瞳孔中突地传来一声巨响,瞳孔中沉默一瞬,“怎么回事?”

声落,虚空中的那只瞳孔缓缓消失,一同消失的,还有襁褓里的蜜儿。山洞里,只剩下林君泽和王宝莲的尸体。

片刻,他们的尸体也消散,山洞里空无一人,死气一片,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

姬泓夜和黑衣看着眼前的场景,眉头紧紧拧起,“黑衣,我这心里总是不安,我得找到瞳瞳。”说完,两个人的身影极快消失在此处,循着花青瞳的气息追来。

……

花青瞳站在天河堤岸上,看着翻涌的天河水,心情暗自急迫,此间事了,她要到中央大陆找小宝宝去,马上就要去。

“主人,甜儿呢,我想找甜儿玩!”腰间草笼子里传出碧水千叶的叫嚷声,花青瞳低头敲了敲草笼子,面瘫道:“闭嘴,再乱吵我让毛毛虫咬你!”

“呜~”碧水千叶被吓哭了,哭了一声又赶紧捂住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仿佛真怕花青瞳让毛毛虫咬他,毛毛虫的个头可是很大的,比他大好多!

就在这时,天空陡然转暗,乌云翻滚,电闪雷鸣。

“要下雨了吗?”花青瞳看着天空,面无表情。

“父王,父王来了!”忽然,花青瞳腰间的草笼子里传出兴奋的叫喊声,“父王来了,父王来了,父王陪我玩,咦?父王是谁呀?”

花青瞳闻声,忽地浑身一僵,陡然间汗毛倒竖。

------题外话------

明天第一更中午12点,第二更晚上八点。后天恢复早上九点更新。昨天断更了,娃向大家道歉,因为连着三晚上失眠,娃考完科三回来就睡觉,本来打算睡一会儿就起来码字更新,但是一闭眼就从晚上七点睡到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十来个小时,我也不造我怎么会睡这么长时间,可能是这段时间一直状态不好,骂我吧,我的错。文文马上第一卷终,第二卷马上要开启,希望第二卷能迎来大家的喜爱和热情,也点燃我的激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