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逆转契约(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碧水千叶喊出‘父王来了’的时候,花青瞳看着异常的天空,心中的不安和危机就放大到了极致。

几乎是没有一丝犹豫,花青瞳闪身欲逃,却陡然发现挪移之术没有丝毫用处,这方空间,就像是被封锁了一样。

花青瞳心中一沉,迟了。

正在这时,翻腾的乌云里,一道身影缓缓地走了出来。

那不是实体,而是半透明的影像,他是一名年约三十左右的青衣男子,长发漆黑如瀑,用一根碧色的藤蔓松松绑于脑后,他的容颜俊美,目光则冷漠,他的双眼望着花青瞳的身影,一步一步朝着她走来,逼近。

若不是已经知道了来人的身份,花青瞳几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如同谪仙一般的男子,就是她的死敌碧春亲王。

“小公主,这没什么奇怪的,能够跟随在大帝身边的人,都是人中龙凤,不论是碧春也好,还是其他亲王也罢,他们个个都极为不凡。”圆圆在她的脑海中说道。

“圆圆,大帝印能灭杀他吗?这不是他的实体。”花青瞳暗暗问道。

“这只是他的灵魂投影,是杀不死的。小公主,我只有一次真正出手保你不死的机会,你若是这次用过了,就没有下次了,你要想清楚,本来之前君泽太子出现时,我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君泽太子似乎有事,突然走了,但是眼前的危机不压于君泽太子。”

花青瞳没有问为什么圆圆只有一次可以保护她的机会,她想了一下说道:“先等等看吧。”

就在花青瞳与圆圆说话的空当,碧春已经出现在了她身前不远处,也许一个闪身,对方就能来到自己近前,将自己一把捏死。

花青瞳捏住了腰间的草笼子,双眼紧盯着碧春亲王。

碧春亲王并没有看向花青瞳手中的草笼子,而是一直盯着她,忽然开口,“听说你有一双青色的眼睛。”

他的声音极轻极柔,像是温暖的春风轻轻抚过面颊。

花青瞳此时还是君果的装扮,但她自然没有掀开面具,让对方看清真容的打算。

但是,碧春亲王却不这样想,他蓦地一挥手,一股劲风掀过,装饰在花青瞳身上的易容,瞬时间被掀开,露出另一张面庞。

比易容时更加的冰冷面瘫,少了几分秀气,多了几分呆萌圆润。唯独那双青色的凤眼,一眼就吸引住他人的视线,让人久久难以移开目光。

“比起北大陆出现的那个大帝返祖血脉,本王宁愿相信,你才是真的大帝血脉,这双眼睛与陛下太像了,你或许能欺瞒过别人的眼睛,但是却骗不了曾于陛下亲密相处过的本王和另三位亲王。”

碧春亲王微笑着说道,眼睛一直紧紧盯着花青瞳的眼睛,语气里有怀念,还有怅然。

花青瞳握着草笼子的手蓦然收紧,心中也是一沉再沉,直到碧水千叶发出痛苦的叫喊声,“主人,你捏痛我了,你捏痛我了!”

原来,草笼子早已被她捏的变了形,碧水千叶被她隔着草笼子紧紧捏在手中。

花青瞳并没有松手,任由他叫喊,面无表情地看着碧春亲王,她得判断,碧春亲王会为了碧水千叶做到哪一步。

碧春亲王的目光果然转向了碧水千叶,看到他清澈懵懂的眼睛时,碧春蓦地自喉间发出一声轻笑,“叶儿,你嚣张跋扈,虽然贵为亲王世子,长久下去对你却并非好事,如今这样,也许是福非祸。”

花青瞳目光一凝,双眼死死盯着碧春,她以为,能生出碧罗绫和碧水千叶这样儿女的碧春亲王一定也是个嚣张跋扈的主儿,没想到,对方竟让她生出一股极其难缠恐怖的感觉和危机感。

这样理智又冷漠的敌人,才是真的可怕。

花青瞳一言不发,捏着碧水的手不断收紧,听着碧水不断的叫喊,花青瞳双眼死死盯着碧春亲王。碧春亲王微微一笑,“能叫大帝返祖血脉一声主人,也不算是辱没了我儿,花青瞳,你敢承认你的身份吗?”

花青瞳面无表情地道:“我敢承认,我就是大帝返祖血脉,碧春亲王,你敢让别人知道我的身份吗?”

“不敢。我不敢让别人知道你的身份,所以,我要在今天将你秘密抹杀,就当是为我儿报仇了,能死大敌反祖血脉手中,我儿也不亏。”碧春微笑。

花青瞳暗自叹气,她明白了,如果她不是大帝返祖血脉,碧春无论如何都会救回碧水千叶,可是现在,为了抹杀她这个大帝返祖血脉,对方宁愿连自己的儿子也一起舍弃。

“想要灭杀我,那就说明,你背叛了大帝。”花青瞳说道,“也许,万年前,你就背叛了大帝,不,不止是你,还有另三位亲王。不然,为什么大帝殒落了,你们都还活的好好的?”

“哈哈哈,没错,万年前我们就背叛了大帝,那又如何?大帝已经死了,只要他选定的后人也被抹杀,那么,将这个世界的主人是谁,谁又说的准呢?”碧春大笑道。

花青瞳看着那如谪仙一般的男子,心中忽觉一股悲哀,“你们真是大帝的耻辱。”

碧春笑容一顿,眼中闪过复杂的、让花青瞳完全看不懂的光芒,他闭了闭眼,蓦然抬手朝花青瞳压来。

灭顶之威从四面八方而来,花青瞳松开碧水千叶,双手结印,金光闪动,大帝之威与碧春蓦地对上。

轰!轰!轰!

巨响轰鸣,碧春的脸上闪过几许狂热和激动,“大帝印,真正的纯粹的大帝印,就连君泽太子都没有你这等纯净的血脉,只可惜,你修为不到家,这大帝印使用起来,还差了些许威力。”

一招过后,空间坍塌,天河水沸腾倒卷,哗哗的水声巨响,震人耳膜。

花青瞳和碧春凌空而立于天河堤岸,花青瞳面无表情,碧春则哈哈大笑,“痛快,许久没有见过真正的大帝印了,此番到是让本王思及陛下,甚为感怀。”

虽是如此说,碧春却蓦地一挥手,刹那间,茂密的藤蔓从四面八方破土而出,一根根宛如游动的灵蛇,朝花青瞳疾速蠕动刺来。

花青瞳的周身蓦地燃起玉白火焰,白玉火焰将那些藤蔓迅速焚烧,但那些藤蔓却是无止境的扑来,花青瞳面无表情,心中明白,碧春亲王只是在戏弄于她,对于碧春来说,要杀她或许只要一个弹指间。

“药之传承,白玉药火,大帝返祖血脉,让你成长起来,必然是第二位大帝,可惜了。”

碧春喃喃叹息,轻轻一招手将藤蔓收回,花青瞳抬头,忽觉周围的空气翻涌沸腾,齐齐朝她挤压而来,花青瞳瞳孔蓦地一缩,正待叫唤圆圆,而就在这时,一条漆黑的匹练宛如黑水倒流,朝着此方空间蓦地狠狠斩下,‘哗’地一声,涌挤的空气破碎,花青瞳身上陡然一轻,她转头一看,就见那红影蓦地闯入她的视纯。

姬泓夜眼中的急迫和惊惧未散,他看着她,容颜一片冷寒,转眼间,他已到了她的身边,高大的身体蓦地将她卷入怀中。

“瞳瞳,受伤没有?”他低头,浓郁的莲香将她包围,花青瞳看着他,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酒窝,你怎么在这儿?”她呆呆地问。

她呆呆地看着自己,显然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到来。姬泓夜抿唇一笑,露出腮边的一对小酒窝,他眉眼弯弯,波光潋滟的桃花眼里水波荡漾,“我感觉到你有危险,就来了。”他的语气略有邀功之意。

“酒窝,你快跑,你打不过他的。”花青瞳低头,避开他炽热的气息,语气平板地赶人。

姬泓夜微笑,“那我们一起跑吧?”说着,他握住她的手,拉着她抬腿就跑。

花青瞳微微瞪大眼睛,面瘫着脸被拉着一起跑。

说是跑,但他们身形如电,转瞬便消失在原地。

碧春亲王静默一瞬,看着他们的背影蓦地抬腿向前追去,缩地成寸,一步千里,转瞬间,他已到了二人身后,挥掌就是杀机涌动,扑天盖地的五指印从天而降,朝二人当头压下。

姬泓夜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停下脚步,将花青瞳远远推了出去,“瞳瞳,你自己跑。”

花青瞳被推出很远,转身看见姬泓夜已经与碧春交起了手,她的眼中闪过深深的困惑与不解。

酒窝为什么一次次的救她?难道是因为自己生了小宝宝的原故?

但是,酒窝的伤应该还没有好吧?他还没有觉醒,对付碧三尚且吃力,更何况是碧春亲王呢?

花青瞳心中轻轻的颤抖,心跳缓缓剧烈起来,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从心脏涌遍全身。

她面无表情的脸上嘴唇轻轻颤动,眼神有些凶狠有些委屈,为什么要这样保护她?明明她只是他的宠物。

花青瞳想不通,但是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朝着姬泓夜和碧春而去。

姬泓夜宛如红莲绽开的身形从空中缓缓坠落而下,碧春亲王一掌狠狠向他压去,姬泓夜双眼紧闭,口中喷出鲜血,红衣在下坠的过程中肆意绽放,宛如燃烧的火焰。

花青瞳的眸光里倒映着这一幕,她知道,不能让碧春的那一掌压下去,否则姬泓夜必死无疑,于是,她凌空而起,双手在空中结出大帝印,血脉之力涌动,金光照亮了整个世界,一片金光中,姬泓夜蓦地睁开双眼,看到金光与碧春的掌印狠狠撞击在一起。

‘轰’地一声,天地发出剧烈的轰鸣,空气被炸碎,花青瞳的身影狠狠倒飞出去,姬泓夜双眼一凝,身体凌空一转,朝她追去。

“何人闯我东大陆?”正在这时,守护者的声音隆隆传来。

碧春一怔,这才想起,自己的灵魂投影,终是没有避过守护者的耳目。

他的时间不多了,碧春眼中寒光一闪。

手掌一翻,他的掌心蓦地出现一颗碧绿色的种子,种子闪着微光,他将种子猛地抛下,朝着花青瞳和姬泓夜飞去。

姬泓夜一回头,正好看到这颗飞来的种子,他的瞳孔一缩,身后蓦然有一片红莲开放,他的双眼微微染上血色,双手在空中结出复杂的印记,蓦地点在了花青瞳的眉心中央。

刹那间,一串串神秘的符文在将二人的眉心连接在一起,四周红莲层层绽放,繁复密集地将他们包围,一股神秘的力量,涌入花青瞳的脑海,又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脑海中消失。

哦,是束缚,幽冥契约的束缚。

花青瞳脑海中的菩提花轻轻一震,她蓦地睁开双眼,震惊地盯着近在咫尺的绝美男子。

契约逆转,姬泓夜他竟然正在逆转幽冥契约。

都说幽冥契约无解,除非是逆转契约。没有人相信姬泓夜会逆转契约,花青瞳更不信。

逆转契约,意味着主人与宠物的身份将完全颠倒,契约无解,可是姬泓夜他真的这样做了。

花青瞳震惊的双眼里倒映着姬泓夜绝美的容颜,和他那从容的没有一丝犹豫的眸光。

他微微向她勾了勾唇角,缱绻柔和,花青瞳看不懂那笑容里包含的内容,只是觉得心脏有些发闷。

终于,当一股无形的力量被她的灵魂完全掌控,当她感觉到姬泓夜的灵魂,甚至他的生与死,尽在自己的一念之间时,花青瞳才清晰地意识到,她和酒窝的身份,真的扭转了。

“从今之后,我是你的宠物,你是我的主人。”姬泓夜朝她眨了眨眼睛,波光潋滟的眸子闪动着狡黠的光。

花青瞳瞪圆眸子,呆呆地看着他。

“瞳瞳,你以后可得好好对我,不然我可不依的。”姬泓夜捏了捏她软软的小手,嗲声嗲气地撒娇道。

花青瞳蓦地打了一个冷颤,头皮发麻,眼睛瞪的更圆,呆呆地看着他,她突然觉得,扭转契约也许并不是一件好事,还不如以前呢,至少,以前她不用担心自己要为酒窝负责,可是现在,看着他正在向自己挤眉弄眼,还撒娇,花青瞳全身陡然被冷汗打湿,好有压力!

“大帝返祖血脉,黑天魔君,你们两个可真是有趣至极。”碧春也看到了之前的一幕,他轻轻叹息,“你们生死相依,看来,今日必然是不能让你们活着离开。”

碧春不顾东大陆守护者的到来,一株通天藤蔓在他的身后缓缓出现,藤蔓遮天,迅速编织成一只笼子,将二人封锁,然后绞刺而来。

姬泓夜眼中厉光一闪,他蓦地手掌一翻,黑色的碎空伞蓦然出现,他挥舞碎空伞向周围的藤蔓狠狠一划,顿时间,藤蔓断裂,与此同时一起被划破的,还有一方空间。

碧春亲王见自己的藤蔓被划破,眼神蓦地一厉,他随之狠狠挥出一掌,无形的掌风逼来,将花青瞳和姬泓夜齐齐扫向被碎空伞划破的空间裂缝里。

------题外话------

二更晚上八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