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你到底是什么人/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少年和孙管事在半道上就分开了,孙管事临走前骂骂咧咧了几句,少年一声不吭地埋头去打水。

少年拿了扁担,一趟又一趟地从井里打来水倒进半人高的水缸里,那些水缸一字摆开,足有十来口。

花青瞳面瘫着脸,心想,少年的处境比及自己以前也不遑多让,她看了一会儿,见少年虽然辛苦,身子倒也强健,于是,花青瞳便闪身在这蓝家里闲逛了起来,事实上,她是想找找附近有没有酒窝的踪迹。

在蓝家附近转了一圈,花青瞳并没有感受到姬泓夜的气息,反而倒是隐隐对蓝家有了一些了解。

蓝家在天牛镇,是唯二的天眷者家族,与蓝家齐名的还有齐家。

在天牛镇上,蓝家和齐家竞争的相对激烈,久而久之,便成了互相敌对的关系。蓝家以天药师为主,而齐家则纯粹以武力取胜,所以,虽然齐家在武力上胜了蓝家一筹,可蓝家天药师的身份也不比齐家逊色。

蓝家无疑是一个大家族,规模之大,堪比十个候府,十个西门家之类的权贵之家,而这仅仅还是一个小镇上的家族。由此可见,西大陆比东大陆,大了不止一星半点儿。

当年大帝殒落,天元大陆五分,东大陆最小,其天之力也最为匮乏。

如今花青瞳一见,更是觉得果然不虚,西大陆上的一个镇,镇上的一个家族,竟也比东大陆朝阳国的一个权贵之家庞大,更重要的是,西大陆天眷者的数量明显不是东大陆可以比的。

东大陆的天眷者数量不过千,而西大陆,仅花青瞳这一会儿所见,就不下数十人,这还仅仅是一个小镇上,若是到了城里,甚至是皇权集中的皇城里,其天眷者数量必然非常可观。

而且,西大陆的天之力明显比东大陆浓郁充沛许多。

“小公主,你现在才真正的看到这个世界的冰山一角,以往在东大陆,只是坐井观天,而现在,你要好好看看,不论是东大陆,还是西大陆,亦或是其他大陆,每一片大陆,每一寸土地,都是大帝的领土,以后也会是你的,它们属于你,你不要一味的将东大陆当成自己的故乡,你要知道,你真正的家园,是这个世界,是这个天下!”

圆圆老秋横气地开始教育花青瞳。

花青瞳本来对西大陆的确是没有多少归属感,可是听圆圆如此一说,花青瞳不禁浑身一凛,对啊,圆圆说的对,她的未来是这个天下,不论是哪片大陆,将来都是她的,最起码,她要从内心里将它们全部认同。

“我知道了,圆圆。”花青瞳严肃回道。

许是心理发生了变化,花青瞳再看向这座小镇时,已然是另一番心情,直觉得这座小镇的风土人情,地域文化都格外有趣,甚至,就连气派的蓝家,在她眼中都顺眼了不少。

因着契约的关系,花青瞳一遍遍的感应寻找姬泓夜的气息,却最终都没有发现,最后,她不得不承认,姬泓夜或许根本就没在这座小镇,甚至是根本就不在这片大陆。

“小公主,酒窝对你多好啊,你看,他为了你,甘愿逆转契约,啧啧,他可是黑天之子啊,呸,不对,他压根儿就是黑天魔君,那朵黑莲,才是黑天魔君的本源之魂,可是,他却愿意逆转契约,以你为主,小公主,收了他吧,收了吧~”

“圆圆,要是没有别的话,你就闭嘴吧。”花青瞳面瘫着脸回应道。

圆圆轻呼一声,“好吧,我闭嘴,小公主你这是害羞吗?”

花青瞳面瘫的脸上毫无表情,眼神却有些无奈,圆圆是哪只眼睛看到她害羞了?

“对于黑天魔君来说,等他觉醒之日,一定可以解开契约的。”花青瞳道。

“哎,小公主你怎么能如此无趣,你就不能感动一下吗?你这样下去,后宫里一个男妃也收不到啊收不到。”圆圆哀叹道。

花青瞳面瘫的脸终于止不住地抽搐了一下,圆圆越来越不着调了,什么后宫什么男妃?听着就渗人。

想想自己以后会有好几个酒窝,她就蓦地打了一个冷颤,不禁面瘫着脸喃喃低语,“幸好酒窝和我分开了,不然他让我负责,我该怎么办?”说到这里,她的心中不禁庆幸不已。

一个酒窝就够恐怖,再多几个酒窝,岂不是要命?

花青瞳不理圆圆,而是凌空而立返回蓝家,经过蓝家的修炼场上,看到了几十名少年男女在一起修炼比斗,修炼气氛浓郁,各种各样的天礼飞来飞去,天之力绕来绕去,花青瞳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修炼氛围热闹的场景,一时间不由感兴趣地驻足观看了一会儿。

为首的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和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女,他们正在交手。

他们大概是蓝家最优秀的后辈,少年的修为在天洗八层,而少女则是天洗七层,少年的天礼是一朵白玉芙蓉,而少女的则是一株紫粉色的天仙子。

二人的天礼都是名品,潜力强大,花青瞳眼中不禁闪过赞叹之色,天礼的潜力,直接决定了修炼路线的强弱,从而决定了一个未来的潜力,这二人都不弱,但是,花青瞳却渐渐地发现他们的潜力虽然不错,但修炼效果却缓慢。

花青瞳百思不得其解,圆圆忍无可忍道:“小公主,修行一途,除了天赋,还要有悟性,除了悟性,还要有资源。

他们天赋不弱,悟性也尚可,但是这蓝家显然资源并不充足,他每日就抱着一条固定的路线修炼,想要更进一步,恐怕还要有一番折腾。

不过,这二人已经是很不错了。况且,不是所有人都如你一样,身为大帝返祖血脉,短短时间就达到天泉中阶,而且悟性绝佳,资源充足。”

花青瞳顿时茫然无比,“我悟性绝佳,资源充足?”她怎么不知道。

“唉,小公主,你慢慢就知道了,你看见没,这些少年少女,他们从小就开始修炼天之力,可是现在都与你差不多大,可他们却都还在天洗阶段徘徊,而你,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已经是天泉境中阶,如此一相较,你能明白自己和他们的区别吗?”

“区别是看到了,但是完全不明白。”花青瞳面瘫着脸,眼神有些不可置信。

“小公主,你该明白的,这世上天才毕竟只是少数,如你,如你舅舅西门清霜,都是天纵奇才,而且,你的大帝返祖血脉,本身便是逆天优势,包括西门清霜,本身也有一丝大帝血脉,这就是最好的资源,这个世界,对大帝血脉总是格外恩宠。”圆圆说道。

“我明白了。”花青瞳点了点头,“其实,他们已经很优秀了。”花青瞳看了一眼那为首的少年和少女,这才挪步离开此处。

那为首的少年似有所感,与少女交战的动作微微一滞,抬头却未发现异常,不由疑惑地眨了眨眼。

“庭烨哥哥,你怎么了?”那少女不解地看着少年。

“没什么,我们继续。”蓝庭烨感觉到那股被窥视的感觉消失了,只当是自己之前错觉了,便放下疑惑,和少女继续练习。

“那个少年倒是敏锐,险些发现了你。”圆圆兴味地说。

“嗯。”花青瞳随意点了点头,低头瞥见自己身上堪称碎布条的衣服,她面瘫的脸微微一僵,身形一闪,又回到了之前少年的小屋,她换了一身衣服,厚重的黑袍穿在身上,哪怕是款式简单,但流光般的缎面依然显示着华丽与不凡。

花青瞳将外婆给她的朱雀浴火赤金步摇戴上,这才又闪身到了外面,时候已经差不多了,那少年应该快干完活了吧?

等花青瞳出去一看,果然,十来口水缸已经满了,而少年正在不远处的小院里劈柴,他挥汗如雨,才是十三四岁的少年,手臂的肌肉却格外结实有力,少年鼻青脸肿,但五官隐约可见稚嫩与秀气,她眼神微微一闪,少年的动作沉重缓慢,可见是体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

连续几个小时的不停干活,是人都会累。

而且少年嘴唇干裂,应该是身体缺水而至。

花青瞳瞥了一眼水缸旁边的木瓢,打算舀一瓢水给少年喝,正在此时,却听几个脚步声隐隐传来,花青瞳下意识闻声看去,却见一名锦衣少年带着四五个跟班缓缓走来。

那为首的少年瞅了一眼少年身后已经劈好的一大堆柴,唇角一弯,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来,“很不错嘛,蓝枫你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这劈柴的功夫不错,正好,本少爷那里也有一千斤柴还没有劈,不如你就去给本少劈完吧!”

蓝枫手下一顿,声音干哑,“三少爷,我下午还要去打扫庭院,恐怕没空给你劈柴,你找别人吧。”

那锦衣少年唇角的笑容顿地阴冷了几分,“蓝枫,你没有拒绝的权力。”

蓝枫埋头劈无此处最后一根柴,将斧头扔在一边,打算去厨房要饭吃。想到午饭,他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因为他屋里还有一个人需要吃饭,看来,自己的午饭今天要分一半出去了。

“蓝枫,你给我站住!”蓝庭溪大怒,厉声喝斥,然而蓝枫却并没有打算理会他的意思,他知道,蓝庭溪这是故意在刁难自己。

自己若是服了软,他只会变本加厉,更何况,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去劈柴,他昨天的午饭,晚饭,以及今天的早饭都没有吃,又经过强大的体力消耗,若是今天中午再吃不上饭,他真怕自己会挺不下去。

“蓝枫,你想去吃饭对吗?你今天若是不给本少爷把柴劈完,就别想吃饭。”蓝庭溪似乎知道了蓝枫的目的,不禁怒气一敛,转而满是戏谑地道。

蓝枫脚步一顿,双拳紧握,眼中的冷意不住蔓延,他转身,冷冷地盯着蓝庭溪,“蓝庭溪,我好歹也是蓝家的嫡出子孙,我爹更是为了家族而死,若是我闹到家主那里去,你也讨不到什么好处不是吗?”

蓝庭溪戏谑的神情蓦地转为阴冷恼怒,“蓝枫,你敢威胁我?你闹,尽管闹,看看谁会为了你这个废物为难本少,兄弟们,跟我上,废他一条腿,本少爷要让他以后跪着求我。”

话音一落,蓝庭溪和他的跟班们齐齐朝蓝枫涌去。

蓝枫转瞬便被几人包围扑倒,拳脚相加,他们着重照着少年的右腿下了狠手。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中露出阵阵寒芒,这群少年太过份了,这明显就是在欺负人,而且听那蓝枫说,他也是这蓝家的正经少爷,他爹还是为了家族而死,他们怎么能这样对他?

就在这时,花青瞳见那叫蓝庭溪的少年拳头上涌起一股天之力,他挥舞着这一拳,朝蓝枫的右腿膝盖处击了下去。

嘶!

好狠,这一击下去,蓝枫的腿骨必断无疑,而且会是永久性的伤害,便是大多数灵药,也难将其治好。这蓝庭溪到底是对蓝枫有多大的仇恨,居然下这般狠手。

对于花青瞳来说,蓝枫救了她,她自然更偏向蓝枫,况且,此时明显就是蓝庭溪无理在先。

蓝枫亦感觉到了危机,拼命地挣扎,那几个蓝庭溪的跟班竟齐齐轰笑着将他的手脚死死摁住,任蓝枫如何都挣扎不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蓝庭溪朝自己的腿骨击下。

他的眼底在这一刻翻涌着骇人的恨意,他发誓,这辈子,他一定要出人头地,一定要变强,一定要将这些欺辱他的人全都踩在脚下,以报这些年他们对自己的践踏和欺辱。

还有蓝家,自己的父亲为了家族而死,他们不仅不善待他,反而还任由这些少爷们,甚至是仆人们虐待他。

这一刻,疯狂的恨意在蓝枫的眼底涌动。

眼看着蓝庭溪的拳头即将击碎蓝枫的腿骨,花青瞳指尖一缕天之力涌动,她轻轻屈指一弹,一缕气劲就蓦地飞射而出,恰好击在了蓝庭溪的拳头上。

蓝庭溪拳头上的天之力被那气劲一震,顿地四散开去,甚至,蓝庭溪觉得他体内的所有天之力,在这一刻都仿佛受到了强大的压制,竟是再也调动不起来,因此,他身子一软,不由屁。股着坐,结结实实地跌坐了下去。

正摁着蓝枫手脚的几个跟班本来欲欣赏蓝枫断腿的痛苦表情,此刻见状,顿时傻眼。

“三少爷?”几个跟班疑惑不解地看着蓝庭溪。

蓝庭溪却是大骇,“是谁?”

没人应他。

蓝枫猛地从绝望中回过神,他瞪着眼睛四下察看,却没有发现任何家族的长辈,心中不由一动,不知为何,他的脑海竟闪过了他屋中那个女子的身影。

想到女子化作金光,飞上房梁的情形,蓝枫的心中越发有些相信,一定是她救了自己。

蓝庭溪深深地皱起了眉,他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拳头,因着刚才被莫明一击,他的手背和五指高高肿起,青肿不堪。

他的眼中乍然闪过一道寒光,另一只手边,正好摸到一根柴禾,他举起这根柴禾就朝着蓝枫身上敲了下去。

花青瞳脸色冰冷,这个少年真是太狠了,她再次屈指一弹,一股气浪涌出,将那柴禾击飞,同时将蓝庭溪狠狠击飞了出去。

“三少爷!”几个跟班大惊失色,再也顾不得蓝枫,而是齐齐涌上前去扶起蓝庭溪。

蓝庭溪惊疑不定地揉着胸口,目光四下扫视,却并未发现任何不妥,他狠狠地皱了皱眉,不甘地狠瞪了蓝枫一眼,一咬牙,道:“我们走!”

说罢,一群跟班扶起他,狼狈而走。

蓝枫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地挪了几步,疼的倒抽了一口冷气,之前被一阵拳打脚踢,还是伤到了筋骨。

他没有理会自己的伤,而是看着空无一人的小院,问:“是你吗?”

花青瞳面瘫着脸缓缓现身,心道,这个少年到是聪明,知道是自己来了。

蓝枫只见不远处的空气微微荡起一圈波澜,而后,一个在他看来异常强大神秘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

她已经换了完好的衣服,让她显得尊贵又神秘,他怔怔地看着,忽然觉得她很遥远,之前她还躺在自己床上的那一幕,仿佛只是一场幻觉。

“你,你——”蓝枫嘴唇蠕动,却不知该说什么好。

花青瞳走了几步上前,一把拎起少年,带着他回了居住的小屋。

屋里有股霉味,花青瞳将少年放在床上,床上辅着厚厚的干草,并无被褥,盖的也是一张草席子。

“我,我没事……”蓝枫被花青瞳按在床上,顿觉浑身不适,他脸色通红,不敢直视花青瞳,显然是非常不适应被人照顾。

“你伤的不轻,最好还是别乱动。”花青瞳面瘫着脸说道。

蓝枫看着她严肃的面庞,不禁停止了挣扎,花青瞳握着他的手腕探了探脉,发现少年的身体十分虚弱,大概是常年吃不饱,又有干不完的活,所以,哪怕是小小年纪,他的身体已经亏损严重,看似强健的身体,内里却十分虚弱。

花青瞳摇了摇头,面无表情地将一颗滋补身体的灵药喂进他嘴里,又取出一盒灵药递给他,“你自己把药涂上吧。”

丹药入腹,蓝枫顿觉胃里一片暖融融,说不出的舒服,他心知对方给他的是好药,接过那药盒,竟是不舍得涂抹。

花青瞳见状,面瘫道:“不会涂?要帮忙?”

“不、不用!”蓝枫一个激灵,慌忙摇头,忙不跌的打开药盒往自己伤处涂药。

肿胀不已的脚踝和小腿,几息之后竟是奇迹般地恢复了完好,仍在涂药的蓝枫蓦地瞪大了眼睛,这、这、这怎么可能!

他颤抖着双手看着自己手中的药盒,那药盒中是碧色的晶莹玉膏,清香袭人,没想到药效竟如此神奇,他敢肯定,便是家主也没有见过这么好的药。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蓝枫茫然而又惶恐地抬头看向花青瞳,却正好对上花青瞳淡淡的目光。

“你别害怕,我不是坏人。我要在你这里住一段时间,不会被人发现的。”花青瞳道。

“你……”蓝枫口干舌燥,激动无比,他突然意识到,或许自己救下的并不是一个麻烦,而是自己的机缘。

人这一生,或许只有一次机缘,只要能够抓住,或许就能改变自己一生命运。

思及此,蓝枫看向花青瞳的目光陡然炽热无比,他小心翼翼地将药盒盖上,不顾身上的伤,下了床,‘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我叫蓝枫,还请高人不弃,能够收我为徒!”

说完,这孩子就‘砰砰砰’地结结实实磕了三个响头。

花青瞳愣住了。

她面瘫着脸,愣了一瞬才回过神来,她低头声音平板道:“我不打算收徒。”她自己其实也是很弱的,要不然怎么会被碧春追打到西大陆来呢?

蓝枫满腔的希望与热情在听到花青瞳那冰冷的话音时陡然结冰,但抬起头,眼神悲伤而坚定地看着花青瞳,“我不会放弃的。”说完,他竟是又接着‘砰砰砰’地磕起了头。

较之前更加的用力,没几下,他的额头就红肿出血。

但他毫无停顿,仿佛也不觉得疼,大有花青瞳不答应,他就不停下的意思。

花青瞳看着他一阵恍惚,她依稀明白少年为何如此执着,一颗迫切的想要变强的心,想要不被欺负的愿望,她也曾体会过。

“你别磕了,我不会收徒,不过我可以帮你,你起来!”花青瞳缓缓开口。

蓝枫一顿,蓦地抬头,满脸的惊愣。

“起来!”花青瞳面无表情道。

“反正我也要在这里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会帮你,你当是还你的收留之情。”花青瞳缓缓道。

“多谢高人。”蓝枫激动的浑身颤抖。

花青瞳面瘫道:“你别叫我高人。或许在你眼里我是高人,可是,我不是。”

“是,高人。”蓝枫恭敬应是。

花青瞳的面瘫脸一滞,“我叫花青瞳,你比我小几岁,叫我花姐姐。”

“是,花姐姐。”蓝枫眼中射出异常灼亮的光芒,花青瞳看了他一眼,“你先去涂药吧,我出去找吃的。”

花青瞳闪身离开此处,蓝枫内心突然一阵惶恐,他抱着药盒眼神死死地盯着门口,生怕花青瞳去而不回。

好在没一会儿,花青瞳便提着一个食盒回来了,打开食盒,香气袅袅,两碗白饭,五个馒头,还有一只烧鸡,和几碟小菜,甚至,还有一壶酒。

“给,这酒拿去清洗伤口。”花青瞳随手将酒壶给了蓝枫。

蓝枫拼命地忍住吞咽口水的动作,接过酒壶去清洗伤口。

“动作快一点儿,涂完了药过来一起吃饭。”花青瞳将饭菜一一摆好,并没有立即吃,而是看着少年淡淡道。

蓝枫不知为何,眼眶蓦地一湿,这种有人等着一起吃饭的感觉,让他控制不住的淌下两行泪来,泪水将他脏兮兮的脸颊刮出两道印子。

花青瞳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目光却微软,她大概能理解少年的心情。

蓝枫动作奇快地抹完了药,然后小心翼翼地走过来,站在对面。

花青瞳这才想起,少年似乎只有一个板凳,如今正被自己坐在身下,细一看,这板凳只剩下三条腿。

“搬了桌子去床边吧。”花青瞳将桌子挪到了床边,自己坐着板凳,让少年坐在床上,两人就此开始相遇后的第一顿饭。

而另一边,蓝庭溪躺在床上,疼的难以忍受,蓝青桥神情凝重,“溪儿,真的没有看清是何人帮他伤了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