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乌神祝和金寒阳/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蓝庭溪揉着胸口摇了摇头,“没有,爹,那股力量就像是凭空来的。”

蓝青桥的面色缓缓凝重,“凭空来的?难道是老祖在护着他?”

蓝庭溪的脸色蓦地一沉,“他只是个废物,老祖为什么要护着他?”

蓝青桥沉默,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不甘和嫉妒,“因为他爹是蓝梦桥,蓝梦桥是蓝家第一天才,又为了家族而死,老祖感念于此,或许会不容许你做的太过份,平时不理不睬也就罢了,可若真要动他,老祖许是不允许的。”

蓝庭溪的脸色扭曲了一瞬,神色极为不甘,“爹,我不服。”

“不服又能怎么样?谁让他是蓝梦桥的儿子,算了,溪儿,你是天才,犯不着与一个废物计较,蓝梦桥再如何厉害,也已经是个死人了,倒是咱们父子,应该好好修炼,只有变强了,我们想要谁消失都是抬抬手指的事,所以,这段时间你好好养伤,伤好后好好修炼,尽快早些突破天洗五层。”

蓝青桥脸色冷酷,他微微冷笑了一下,叮嘱蓝庭溪。

“是,爹,我知道了,我会好好养伤,努力修炼的,我会超越蓝庭烨,成为蓝家的第一天才。”蓝庭溪目露坚毅之色。

蓝青桥满意地看着他点了点头,这才起身离去。

因为花青瞳的药,蓝枫的伤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为了不引人注目,他并没有给脸上和身上的一些皮外伤抹药,因此,他依然顶着那张青紫肿胀的脸出去了。

花青瞳独自一人留在这间脏乱不堪的小屋子里打坐,最近她的天之力有了突破的迹象,许是因为毛毛的原故。

“主人,我饿了!”花青瞳耳边轻轻响起一声虚弱的嗡嗡声,花青瞳从打坐中睁开眼,缓缓低头看向自己的腰间。

略有些破损的草笼子里,碧水千叶缓缓地动了动身体,一只脚从破损的笼子破洞里露了出来。

花青瞳面瘫着脸,心中却想着,估计得给碧水千叶重新换个笼子了。

如此想着,她打开草笼子,将碧水千叶取了出来握在手心,碧水千叶立即伸出两只胳膊紧紧地抱住花青瞳的手指,“主人,我不想再到笼子里去了,我想到外面来。”

对上他黑亮的眼睛,花青瞳沉默。

经过之前一战,她已经知道,为了杀死大帝返祖血脉,碧春会毫不犹豫地舍弃碧水千叶,她在心底叹了口气,看向碧水千叶的目光不禁多了一丝怜悯。

“主人,不要再把我关到笼子里,我好孤独啊,主人,我饿了,我想吃饭。”碧水千叶的用力摇晃了一下花青瞳的手指,放大了声音抗议。

花青瞳默默走到桌边,将中午剩下的三个馒头拿起来,掰下一小块递给他。

碧水千叶忙接过来狼吞虎咽,过了一会儿,他说:“主人,我想喝水!”

“你可真不傻。”花青瞳面瘫地说了一句,又了倒了一杯水递给他。

可惜,碧水千叶搬不动一杯水,花青瞳只好将他托在手上,让他爬在杯沿上喝水,她揉了揉眉心,心想着是不是要让他变大一些好。

“真不知道留着你还有什么用。”花青瞳低低地说了一句,碧水千叶用懵懂的眼睛看着她,“主人,父王呢?”

花青瞳低头看了他一眼,面瘫着脸冷冷道:“你父王不要你了。”

碧水千叶巴眨着眼睛,怔怔地看着花青瞳,整张脸傻乎乎的。

花青瞳冷冷地握着他,“走,我们上街去给你买个草笼子去。”

碧水千叶还是愣愣的,脑海中只回响着那句‘你父王不要你了’的话。

花青瞳出了蓝家后,就择了一条无人的巷子现了身,然后缓缓走了出去。天牛镇颇为热闹,街道上到处都是吆喝叫卖的小摊小贩,她慢悠悠的行走在热闹的街上,第一次,以自由之身行走。

她抬头看了一眼湛蓝的天空,和朵朵白云,以及温暖刺目的阳光,又感受着灵魂中真正的自由,花青瞳的目光不禁有些恍惚起来。

重生至今,她也就是此时此刻真正意识到,自己自由了,自己不再是谁的宠物,她是一个自由的人了。从此之后,再也没有谁可以控制她。

没有经历过受制于人,就不会明白失去自由的可怕,可是,也正因如此,她才不敢想象,姬泓夜是用多大的勇气来逆转契约,成为她的宠物,从此一切都受制于她的。

这世上,恐怕只有他,才会做出这种甘愿成为别人宠物的事情,酒窝难道就不怕她对他怀恨在心,借此机会报复他吗?这其中的感情,让她不敢深想。

幸好,他去了别处,否则,她真不知该怎么面对他。

而花青瞳却不知,此刻的西大陆某一角,一望无际的黑漠里,两道身影一坐一站凭空出现。

“我说,黑天魔君,你是死糊涂了吧,死了一次再活过来,怎么变成这样了,为了一个小丫头,不惜身体破损,多次穿越空间,你受罪就算了,还连累本王。”

李昌锦,亦或者说圣王,蹲在地上气喘吁吁。

“多谢圣王救命之恩。”姬泓夜低头,看着少年神色淡淡。

“啧,还多谢救命之恩,连个笑容都不给,毫无诚意。”圣王摆了摆手,一脸的憋屈,“算了,本王也不说你,谁让本王的转世也是个傻的呢。本王要睡了,黑天魔君,你可得保护好本王,不然,本王可跟你没完!”

“你别睡,咱们还没走出黑漠呢,我这走不动了,还要靠你呢,唉,你别睡,别……”

圣王哪里还能听到姬泓夜说了什么,他已然睡了过去,姬泓夜不禁傻眼,此时,李昌锦缓缓睁开,他茫然地看了一眼周围一片黑茫茫的沙漠,整个人完全惊呆,再一抬头,看见身边立着一名陌生的红衣男子,不禁瞪大了眼睛,“你、你是谁?”

姬泓夜一屁股跌坐在黑沙上,瞪大眼睛与李昌锦对视,无比悲伤道:“我是你姐夫啊,小弟,你快睡着,先把我送出这鬼地方再说吧,我还急着让瞳瞳宠幸呢~”

李昌锦一双秀气的眉毛缓缓拧紧,看着姬泓夜的眼神不禁流露出一丝怪异,这人是个疯子吧?说什么疯话呢?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李昌锦看了看四周,他隐约记得自己十分担心君姐姐,跑到天药门主峰去找她,可是并没有找到,一时心急担忧,最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里是西大陆,你为了找人进入了空间裂缝,然后遇到了我,我们一起来到了这鬼地方,天呐,这黑漠可是大的很,又危险无比,我又受了伤,我们要怎么走出去啊!”姬泓夜一脸悲伤地躺了下去,睁大眼睛望着火辣辣的天空发呆。

“西大陆?空间裂缝?”李昌锦眉头拧的死紧,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姬泓夜,“那君姐姐呢?”

“什么君姐姐啊,她是瞳瞳易容的。”姬泓夜斜了这圣王转世的少年一眼。

李昌锦拧紧了眉毛。

“唉,先不说了,趁着天没黑,我得恢复一下修为,免得晚上被黑漠吞噬掉。”姬泓夜直挺挺地又坐了起来,盘腿打坐。

李昌锦坐在他对面,拧着眉毛,沉默地看着他。

……

花青瞳看到了一个小摊,小摊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木雕,草人儿,还有草编的各种物件,比她编的精巧多了,花样也多多了。

花青瞳瞅了一眼,最后瞅中了一个白草编织的八角小笼子,她眼前一亮,忍不住伸手去拿,藏在她袖中的碧水千叶见状,顿时不干了,“不要草笼子,不要草笼子,不要……”

他在她袖子里拼命的跺脚,花青瞳不禁手下一顿,而就是这一顿的功夫,草笼子被另一只手拿走了。

从袖管子里看到这一幕的碧水千叶顿时眉开眼笑,好好好,草笼子让别人抢走了,主人不能再把他关起来了!

花青瞳本能地回头看向那拿走草笼子的人。

“大叔,这草笼子怎么卖?”问话的正是那拿了草笼子的人。

那是一名锦衣华服的青年男子,他长的眉清目秀,眼睛不笑也像极了月牙,丰润的红唇微微上翘,不笑而笑。

他的身边,则是一名气质冷漠的青年,那青年一身金甲,气质冷冽如冰,飞扬的剑眉和狭长的黑眸都透着剑锋般冷戾的寒芒,两片薄薄的红唇严丝合缝地紧抿着,不苟言笑,浑身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小摊的主人是个中年男子,他有些惶恐地看着眼前的几人,不论是那位姑娘,还是这两位公子,一看就都不是普通人,他诚惶诚恐地答,“这位公子,这草笼子只要一颗铜珠子便可。”

“一颗铜珠子……”青年笑着重复,然后看向身旁的金甲青年,“寒阳,你身上有带铜珠子了没?”

金寒阳冷着脸,看了青年一眼说:“没带。”

他的声音如同他的人一般透着一股金属般的冰冷,花青瞳无意与这二人争抢一个草笼子,于是他又在小摊上瞅了几眼,这次看到了一只灯笼状的草笼子,算了,就这个凑合一下吧。

于是,她伸手,向那灯笼状的草笼子抓了过去。

“不要,主人不要,不要草笼子……”碧水千叶顿时又不干了,在她袖管里一阵折腾。

而就在这时,那青年竟又伸手,将那灯笼状的草笼子也拿了起来,“没有铜珠子,那就银珠子喽,这样好了,大叔,你这摊上的所有草笼子我都要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唔,加上这个草人,总共十件,给你一颗银珠子怎么样?抵得上十颗铜珠子了吧?”

花青瞳不禁微微瞪大了眼睛,歪头表情莫明地看了他一眼。

随后,她默默摇头走开,她边走边捏住袖管里的家伙,“你要是不听话再胡闹,回去后我就把你装到布袋里去。”她语气凶狠地低声威胁道。

袖管里的碧水千叶顿时一阵无声,片刻,他才弱弱道,“主人,我真的不想被关进笼子里呜呜呜~”

他难过地哭泣起来,“主人,你都不陪我玩,我要找甜儿玩,甜儿呢?”

花青瞳被袖管里的声音弄的有些烦燥,她不由想,她是不是对他太仁慈了?

就在这时,她视线一转,又看到了一个卖草笼子的小摊,这个小摊的主人是个老大爷,他小摊上的这些草笼子有大有小,木头玩偶也有不少,花青瞳眼前一亮,对碧水千叶说:“你不喜欢草笼子,我给你买一个草房子怎么样?”

花青瞳看上了老人小摊上一个草编的小房子。

小房子约有巴掌大,里面有小床,小桌子,小椅子,还有木雕的小碗,不仅花青瞳喜欢,就连她袖管子里的碧水千叶也消停了。

“主人,我要,我要,我要这个大房子,好大,好宽敞,里面还有床,还有碗……”碧水千叶高兴极了。

花青瞳也眼睛亮晶晶的,忍不住伸手朝那小草屋抓了过去,而没想到的是,一只手竟以比她更快的速度伸出来,将那小草屋抓了去,“老大爷,这个草房子怎么卖?”

花青瞳蓦地瞪大眼睛,面无表情地朝旁边看了去,只见正是之前的青年,他的右手提着一串草笼子,左手正拿着她看上的那个草房子。

老大爷为难地看了花青瞳一眼,但也没有拒绝青年,声音颤歪歪地道:“五个铜珠子。”

“好,我要了,我给您一颗银珠子,不用找了。”青年笑着将草房子收起来。

花青瞳默默扭头,对那老大爷说:“老大爷,我也给您一颗银珠子,您给我再编一个这样的草房子。”

老大爷眼前一亮,笑呵呵地正要答应,就听那青年道:“哎,老大爷,我再给您一颗金珠子,您给我编十个这样的草屋子,先给我编。”

老大爷一愣。

花青瞳不由有些生气,若说之前对方买走所有的草笼子是巧合,可是现在,花青瞳不得不怀疑这个人是在故意针对自己。

花青瞳歪头,定定地看向这个青年。

青年也转头,笑嘻嘻地与她对视。如此,花青瞳更加确定了对方是在故意针对她。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对方,眼中透出丝丝怒意,青年顿时笑的眉眼弯弯,“哎,姑娘,你别误会,我没有针对你,而是我真的需要这些草笼子和草房子啊。”

花青瞳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主人,我要草房子,我要草房子,我要草房子……”碧水千叶不干了,又开始闹腾。

“别吵,回去了我给你编。”花青瞳闷闷地吼了碧水千叶一声。

“哎,姑娘,你会编草房子啊,教教我,我也想学啊!”青年笑嘻嘻地追了上来,走在花青瞳身侧。

花青瞳歪头看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不耐,“你走开,我不认识你。”她凶巴巴的吼道。

“别啊,姑娘,我叫乌神祝,他叫金寒阳,你叫什么?”青年指指自己,又指指身旁的金甲青年道。

花青瞳莫明觉得乌神祝这个名字些耳熟,但是,她完全没有与这个人结识的打算,无原无故的,这个人莫明奇妙的缠上她,她不由心生戒备。

于是,花青瞳没有理会他,加快了脚步甩开他,而后化作一道金光,极快消失。

青年和金甲男子快速追了过来,已经不见了花青瞳的身影。

笑眯眯的青年缓缓收敛了笑容,那名冰冷冷的金甲男子道:“三殿下,你确定她是一名天药师?如果真是,你这样做,似乎得罪她了。”

乌神祝皱了一下眉头,“哎,寒阳,你说我长的不英俊么?小姑娘们见了我,哪有不喜欢的,我都这么热情了,怎么她就不理我呢?”

金寒阳不禁黑线了一下,“三殿下,明眼人都会以为你在故意欺负人,她没跟你打起来,已经算是好脾气了。”

“是这样么~”乌神祝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我得找到她,然后拿着这些草笼子和草房子去赔罪,嗯,她身上的气息和普通天药师不一样,或许真的可以帮到我……”

“那恐怕就不好找了。”金甲男子冷冷道。

“怎么?”乌神祝挑眉询问。

“三殿下,你没见她听到咱们的名字都没什么异常反应吗?这只能说明她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你我的名字,她要么是隐世不出的世外之人,要么就压根儿不是西大陆之人。”

乌神祝一呆,抚额苦叹,“完了完了,早知道我就早点把草笼子和草房子都送出去讨好人啊。”

金甲男子无奈地看着他,“三殿下,我们可以找这镇子上的人帮忙找找人,看看最近天牛镇来了什么身份特别的人。”

“好,那你找吧,反正寒阳你对天牛镇比我熟。”乌神祝苦着脸说。

“那就去蓝家吧,蓝家是天药师家族,对天药师极为感兴趣,既然那位姑娘也是天药师,那就不妨让蓝家出面找找人。”金寒阳道。

二人在此说着的时候,花青瞳已经回到了蓝枫的小屋,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候,花青瞳本来想在街上买些小吃回来,可是被那两个男子一捣乱,什么都没有买到,无奈之下,她用天之力将中午剩下的三个馒头热了,两个留给蓝枫,一个自己吃。

正在这时,蓝枫回来了,许是蓝庭溪受了伤的原故,今天下午没有人再来找他麻烦,他扫完庭院,这便早早回来了。

“花姐姐,我回来了。”少年有些拘束,小心翼翼地走到花青瞳对面,花青瞳正抱着一个馒头慢慢啃,她又用天之力将茶壶里的水烧热,缓缓说:“吃饭吧,吃完饭我看看你的身体。”

蓝枫顿时红透了小脸,默默地看了花青瞳一眼,抓起馒头大口咀嚼吃了起来。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哪怕中午吃了不少,但忙了一下午,依旧饿的前胸贴后背。

等吃完饭,蓝枫扭扭捏捏地开始脱衣服,他脸颊涨的通红,边脱边偷看花青瞳。

花青瞳喝完水放下杯子,一抬头就看到少年正在脱衣服,花青瞳一口水险些喷了出来,她忙道:“你在干什么?”

虽然少年还是个孩子,但少年身体高壮,也不小了,就这样在她面前脱衣服,真的没问题吗?

“花姐姐,你、你不是要看我的身体吗……”他的声音越说越小。

花青瞳面瘫的脸顿地憋的发红,这傻孩子,脑子里在想什么。

看着他清冷的小脸上明显羞涩躲闪的眸光,花青瞳面瘫的脸也不禁略微柔和,她拿起衣服给少年披上,缓缓说:“我的意思是说,要探查一下你的身体,看看是否需要调理。”

少年终于明白是自己想岔了,顿时脸颊涨红,他手忙脚乱的披上衣服,手足无措,又隐隐激动地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看见他眼底闪烁着企盼的光芒,还有些紧张。花青瞳明白,对于渴望力量的少年来说,自己的出现,就是他救命的稻草。

花青瞳握住他的手腕,仔细探索他的脉搏,片刻后,她终于确定,少年的确是身体亏损的严重,而且体内暗伤不少,加上常年吃不饱饭和过度的体力劳动,这具看似强健的身体其实并不健康。

“圆圆,他的身体比我当初如何?”花青瞳问圆圆。

“小公主,你当时比她更严重,你想给他天洗?”圆圆问。

“我想给他天洗,他渴望力量,我想成全他,如果我不帮他,这个少年这辈子或许都只能任人欺辱。”花青瞳说。

“那小公主你自己决定吧,反正你有天石,给他一块天洗也没什么。不过,小公主,你这样做能得到什么呢?”圆圆道。

“我帮了他,给了他力量,就等于给了他重生的机会,他会感激我,关键时刻,他会回报我,这就够了,而且,这个少年不是弱者。”花青瞳默默道。

“好吧,小公主,你的举手之劳,拯救一个人,得到这个人一辈子的感激,很划算。”圆圆道。

“你想变强,只有成为天眷者,我可以帮你天洗,你愿意吗?”花青瞳抬头看向少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