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 三个名额/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蓝枫整个人都呆住了,“天、天洗?”

花青瞳明白他的震撼,认真地点头道:“没错,天洗。你之前想拜我为师,不就是想变强吗?现在我给你变强的机会,你愿意要吗?”

蓝枫浑身一震,蓦然回神,“愿意!”他大声道,“我愿意,花姐姐!”

花青瞳欣慰地看了他一眼,少年目光如火,清澈而坚定,此刻青涩的小脸上全是激动之色,花青瞳微微柔和了眼眸,心情也跟着莫明的愉悦。

蓝枫此刻被浓烈的狂喜侵袭,他以为,花青瞳或许会教他一些防身的招式,或是给他一些丹药,如此,便是最大的恩惠,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她竟会帮他天洗!

天洗,意味着他将从一介凡人成为天眷者,意味着,眼前神秘的女子至少有一株天礼或是一块天石。

但不论是哪一样,都是天大的手笔。

别说是蓝家,就是金星城,甚至是皇城,一块天石或者一株天礼都是极宝贵之物,尤其是天石,天石会让人觉醒属于自己的天礼,不论是天礼的品种还是潜力,都由自己的潜力而定,随着自己的成长而成长。

而用现成的天礼天洗,却是会继承这株天礼的一切,天赋也成为一成不变。

接着,蓝枫就看见花青瞳手掌一翻,一块乳白色,宛如蕴含了晶莹玉液的不规则石头便出现在了她的掌心。

那石头虽然没有既定的形状,但是它晶莹逷透,美伦美奂,其中更是仿佛蕴含了仙汁玉液,让人爱不释手,连视线都不舍得挪开一下。

蓝枫的呼吸微微急迫起来,他死死盯着花青瞳掌心上的那块石头,眼中流露出无比浓烈的激动和渴望,竟是天石!

蓝枫激动无比,震撼无比,但是,他却小心翼翼地抬眼看向花青瞳。

花青瞳看着这脏兮兮,又满脸青紫肿胀的少年,目光柔软,她微微抬手,一根天之力凝成的细针蓦地在少年腕间轻轻一划,鲜血涌出之际,花青瞳手掌一翻,将掌心的天石推送了出去,在天石触及蓝枫碗间的伤口时,瞬间宛如融化一般,迅速融进了他的体内,而他腕间的伤口也恢复不见。

蓝枫只觉得一股清凉无比的气息顺着手腕涌入体内,极快的窜遍全身的四肢百骇,一股舒服的不像话的感觉让他浑身虚软,但紧跟着取而代之的便是阵阵火辣辣的,剜骨剔肉般的剧痛。

蓝枫来不及向花青瞳表达什么,便痛苦地蜷缩在了地上抽搐不止。

然而,少年却硬是连一声闷哼都没有发出,从始至终都是紧咬牙关,默默忍耐。

花青瞳茫然地眨了眨眼,问圆圆,“为什么他这么痛?我记得我当初天洗的时候很舒服啊!”

圆圆无奈叹气,“小公主,当初我为你天洗时,用的是神器帝元珠,帝元珠是大帝费尽一生心血,无数宝物炼制的神器,神器啊。你明白普通天石和神器的区别吗?他这样痛苦才是最正常的天洗过程,不是所有人都是大帝返祖血脉的。”

花青瞳一阵沉默,原来如此。

她默默地看着地上痛苦无比的少年,暗暗盼望他能天洗成功。

“坚持住,你会成功的。”花青瞳平板的声音缓缓响起,正疼的死去活来的少年,模糊的意识蓦地一清,双眼中霎时流露出一丝深刻的清明和坚定。

“我、会成功。”蓝枫咬牙道,此刻,他的身体开始不断排出一层层污黑的杂质,散发出刺鼻的腥臭,花青瞳目光一松,到了这个地步,就说明天石正在给他清除体内的杂质,洗髓之后,便是真正的天洗。

蓝枫也闻到了这股刺鼻的气味,他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上不断涌出的黑色污垢,眼神不禁无比尴尬,但见花青瞳面无表情,眼神也没有流露出嫌恶之色,他不由的心情蓦地一松,忍不住眼睛一红,两行眼泪不禁就冒了出来,与脸上厚厚的黑色油污混在一起。

花青瞳以为他是太疼了,所以才忍不住哭了,便出言安慰道:“你可真厉害,这么疼了都没吭一声,毅力很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他的身体再也没有脏污排出,一股妙不可言的舒爽感便排山倒海般涌遍了全身。

蓝枫不由的盘腿坐好,双手结印,无形的天之力朝着他的体内汹涌奔来,花青瞳知道,他开始觉醒天礼了。

花青瞳看了看屋子周围,突然想到,她当初天洗之时,圆圆让她去草木最茂密,灵气最浓郁之地,可是现在,她却将这一茬儿给忘了,这里既无茂密的草木,又无充沛的灵气,花青瞳不禁傻眼。

“小公主,整个蓝家便是灵气最浓郁之地,在这天牛外镇,没有更好的地方了,这里就不错了。”圆圆安慰道。

花青瞳这才稍稍安心,面瘫着脸,眼巴巴地等着蓝枫觉醒,此刻她很好奇,蓝枫的天礼会是什么。

不仅是花青瞳好奇,就连她的两个天礼晶晶和毛毛都十分好奇地飘出了她的体外,一左一右落在她的肩膀上。

乍一看,花青瞳圆圆的脸蛋两旁,一边是晶莹圆胖的蘑菇,一边是长满黑刺的圆球,真是圆的不能再圆,场面十分令人发笑。

怎奈,偏偏这三只都散发出严肃又好奇的气息,简直令人捧腹不止。最起码,圆圆就笑的打跌,他从帝元珠里飞了出来,落在一旁的桌上,笑的眼泪都飞了出来,“哎~但愿这个傻小子别受到小公主你的影响,觉醒什么奇奇怪怪的天礼。”

花青瞳面瘫着脸朝他不满地看去,圆圆这是什么意思?

而晶晶和毛毛也发现了圆圆,双双朝他转去,散发出一种不满的气息,甚至,晶晶这孩子还发出五彩光芒,想要吃了圆圆。

“哎,晶晶,圆圆可不能吃。”花青瞳忙将晶晶收回,这小家伙怎么什么都想吃。

圆圆将晶晶发出的五彩光芒拍散,心有余悸道:“小公主,你这朵蘑菇可邪乎的很啊!”

花青瞳面瘫着脸,表示很无辜,“晶晶只是贪玩。”

她话音刚落,便听空气中蓦地传来一股异样的波动,她扭头一看,便见蓝枫的头顶之上,飘了一棵新鲜水嫩,白绿相间的大白菜!

大白菜!

花青瞳面瘫着脸,本能地抬手揉了揉眼睛,然后重新瞪圆眸子定睛去看,没错,大白菜!

“噗!”圆圆一个没忍住,噗笑出声,然后抱着肚子开始笑的打跌,“一定是因为小公主的原因,一定是这样!”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圆圆你可别乱说。”花青瞳忙面瘫着脸冷冷打断他,“这分明就是蓝枫自己觉醒的天礼,我只是提供了天石而已。”

“哈哈哈,这颗大白菜一看就水灵灵的,好吃!”毛毛抖动着圆滚滚的身体,笑的不住打颤,根根黑刺‘噗噗噗’地不断被它笑的抖落,钉在了地面。

而丹田里,晶晶也不断发出‘咯咯’地笑声,笑声还很幼嫩。

“别笑了,这有什么好笑的,你们一个是蘑菇,一个是毛刺球,还好意思笑人家。”花青瞳很有自知之明地将毛毛收回了丹田。

这时,蓝枫缓缓睁开眼,他头顶的大白菜飘到了他的面前,他眼眸清亮,较之天洗之前更加的灼灼有神,光芒一闪,他将大白菜收回,一句话也没说,便换了个姿势跪在地上,“蓝枫多谢花姐姐的再造之恩,从今之后,蓝枫的命就是花姐姐的。”

蓝枫从小体会世态炎凉,他深信这世上没有人会无原无故地对他好,花青瞳能如此大方相助,不论原因为何,但就凭这份恩情,就足以他倾尽所有去报答她。因为他知道,从今之后,他将从一个任人肆意欺凌的蝼蚁,迈入强者的行列。

他会成为强者,他发誓!

“我不要你的命,我只要你的不背叛。”花青瞳缓缓说,“别想这些,我帮你,只是举手之劳,对于我而言,只是因为看到了你的不甘,才愿意出手相助,你去洗洗吧。”

少年此刻一身脏污,他看了眼自己仿佛是从污泥里爬出来的一般的身体,黑泥下的小脸一红,一溜烟就窜了出去。

小院里有一口辘轳井,少年跑到外面,一桶接一桶地提了水上来冲洗身体,冰冷的水浇在身上,少年丝毫不觉得冷,再冷,也抵不上心中此时的火热和激动。

但是,当他彻底冲洗干净后,便傻眼了,因为,他之前那身衣服,已经完全的毁了,它泡在脏污里,看样子,怕是再洗也洗不干净,无法着身了。

而他,只有这一套衣服。

其实,他这仅有的一套衣服已经小了,又破烂的厉害,但是他连饭都吃不饱,又哪有条件换衣服,蓝家对他可真是连下人都不如,至少下人每月还有五颗铜珠子的月钱。

少年彻底的僵在原地,那他穿什么?

想到屋里的女子,他全身一瞬间都如同被煮熟的虾子,他该怎么办?

正在他为难之际,头顶上方,却是忽地有一团东西被砸了下来,他下意识地伸手接住,定睛一看,竟是一套崭新的衣服。

少年顿时整个人都傻眼。

“快穿上,别着凉了。”花青瞳的声音冷冷传来。

蓝枫整个人都僵住,花姐姐给他扔来衣服,那、那他岂不是被看光了?少年脸颊更红,几欲滴血,眼神里更是流露出无尽的羞赧。

事实上,少年真是想多了,花青瞳做为天泉中阶,完全可以感应到少年的位置。之前她发现少年屋里并没有换洗的衣服,便趁着少年冲洗的时候到外面给他买了一套衣服回来,然后又凭着少年的气息所在,将衣服抛了过来。

可是少年不知,他已然想多。

花青瞳面瘫着脸站在小屋中等着少年,不多时,门被推开,少年缓缓入内。

花青瞳转身,便见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年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口。

少年穿着她刚买来的浅蓝衣袍,黑发也用一根蓝色丝带束住,少年小脸白皙,英挺的眉眼飞扬而有神,薄唇微抿,两颊发红,看着别样动人。

“不错!”花青瞳面瘫着脸轻声赞道,原来少年是长这样的。

少年脸颊羞红的垂下了头,小声道:“谢谢花姐姐。”

不论是天洗还是这身衣服,对于他来说,都是此生刻骨铭心的恩赐。

“让我看看你的天礼。”花青瞳道。

少年毫不迟疑地唤出天礼,心念一动,那颗水嫩嫩的大白菜就飘到了花青瞳面前。

花青瞳抱住那颗大白菜,顿时就闻到了一股水嫩的清香气。

花青瞳咽了一下口水。

不过,她面瘫着脸,少年并没有察觉出异样。

少年像个等评判的孩子,乖巧拘谨地站着等待花青瞳的反应。

片刻,花青瞳说,“嗯,很水灵的大白菜!”

少年浑身一僵,猛地抬头,呆呆地看着花青瞳,他总觉得这个评价有些奇怪。

“花姐姐,我先打扫屋子。”少年有些狼狈地闪身逃离,拿了工具去打扫屋子,之前他天洗之时,屋里难免沾了不少污渍,气味也不好闻。

看着少年去忙碌,花青瞳抱着大白菜走到了小院里,花青瞳面瘫着脸,双眼定定地落在鲜嫩欲滴的大白菜上。

“小公主,你要是想吃,就吃一口嘛,吃一口也没什么的嘛。”圆圆怂恿道。

花青瞳面瘫着脸,严肃道:“圆圆,其实是你想吃人家的白菜吧?”

“对啊,小公主,我想吃,你也可以顺便吃一口的,天礼很好吃的,你的蘑菇当时也很好吃,而且,这种刚刚觉醒天礼,除了吃,没有多少战斗力的。”

圆圆道。

“那怎么可以,这不是我的天礼,万一给你吃了,蓝枫生气了怎么办?”花青瞳面瘫着脸严肃道。

“要不,小公主就掰一根白菜叶子下来吃嘛,只吃一片叶子,不全吃。”圆圆道。

花青瞳想了想,觉得有道理。

她巴眨着眼睛,看着眼前水嫩嫩的大白菜叶子,本能地吞咽了一下口水,她做贼似的瞅了一眼正在忙碌的少年一眼,然后忍不住快速低头,在那水嫩的白菜叶子上咬了一口。

咔嚓。

清甜入口,灵气四溢,花青瞳眼眸微微发亮。

而正在打扫的蓝枫,身体蓦地一僵,他不可置信地转头,就瞥见花青瞳抱着他的大白菜,脸颊一鼓一鼓,分明是在偷吃。

蓝枫的僵硬着脖子一点一点地转头,小脸上浮现出怪异的表情,片刻,他无声地眼眸一弯,他突然发现花姐姐分明就是个比他没大了多少的女孩子,虽然她的修为深不可测,但是,也许她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深不可测,那样高不可攀,不能亲近。

而他突然觉得,正在偷吃的花姐姐,很可爱。

花青瞳没忍住,咔嚓咔嚓地吃完了一根白菜叶子。

她抹了把嘴,面瘫着脸走到少年身边,面无表情地将白菜还给了他。

看着一脸平淡,毫无表情,显得格外高深的少女若无其事的将白菜还给他,蓝枫嘴角止不住的掀起一丝浅浅的弧度,花姐姐大概还以为自己没发现呢吧。

这是一个十分平静的夜晚,花青瞳和蓝枫一个在床上,一个在地上,双双闭目打坐,第二天天光微亮时,蓝枫神清气爽的转醒,他看了一眼犹还闭目打坐的花青瞳一眼,轻手轻脚的出了门去干活。

而花青瞳,却是正在缓缓的和毛毛融合,长满黑刺的仙人球在花青瞳的体内开辟另一条修行脉络,渐渐的,这条新的天脉与晶晶开辟的那条连通,就如通两条宽敞大道汇聚一点,四通八达,汹涌天之力疯狂的涌来,花青瞳犹还觉得不够,心念一动,从菩提花戒指里取出许多天脉矿石来提供天之力。

百草本源经将两道天脉路线统一融合,渐渐,花青瞳的修炼之法再次得到升华。

只到此时,毛毛才真正的成为了她的第二天礼。

“呀,真好。”毛毛尖声感叹。

“咯咯,弟弟。”晶晶开心地发出笑声,竟是将毛毛称作为弟弟。

毛毛顿时不干了,朝着晶晶凶狠地扑了过去,“你这个不长心的家伙,要叫老大!”

两只小家伙在天脉里游走追逐,掀起阵阵天之力风暴,而当花青瞳体内的天之力充沛到一个饱满的境界,从天泉境中阶到了天泉后阶,接着又是天泉境大圆满,到了此时,天泉里的泉水沸腾不断溢出,蓦地,她的丹田一震,所有的天之力缓缓凝聚,一颗晶莹的丹珠缓缓在泉眼中心凝结。

那颗丹珠只有指甲盖大小,很小,但是,花青瞳却看到一方黑漆漆的空间浮现眼前。

天珠境,天珠内空间形成。

晶晶和毛毛相继钻进了天珠内的空间里,黑漆漆的一片混沌里,两个小家伙却不住地滚来滚去,玩的格外开心。

“小公主,恭喜你成为天珠境。”圆圆欣慰地道。

就在花青瞳突破成为天珠境时,整个蓝家却是陷入了一片热闹紧张的气氛里。

之所以说是热闹紧张,是因为蓝家来了两名尊贵无比的贵客。

蓝家的家主蓝梅桥,甚至是蓝家的老祖蓝破云皆出现在大堂之中,不仅是他们,蓝家的嫡系皆在其列,家主蓝梅桥是老大,老二蓝思桥,老三蓝青桥,包括他们的儿子女儿们也在其列。

蓝庭烨,蓝庭玉,蓝庭然,以及受伤未复的蓝庭溪皆在。

蓝庭玉便那日与蓝庭烨交手的天少少女,天洗七层,天礼为天仙子。

此刻蓝庭玉两颊通红,目光羞赧地不住看向主位侧方的两名尊贵无比的青年男子,他们,就是家主和老祖召唤他们前来的原因。

家主蓝梅桥神色惶恐地看着这两名青年男子,“不知是金少主和您的朋友前来,在下有失远迎,还望金少主和您的朋友不要见怪。”

金寒阳一脸冷漠,他身边的乌神祝却是神色温和,虽未开口,笑容却彬彬有礼。

“不见怪,蓝家主,我们此次来,是想拜托你在天牛镇上找个人,最近,天牛镇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人出现,是个姑娘,十七八岁,一身黑衣。”金寒阳缓缓道。

乌神祝虽不作声,却也默默地看向了蓝梅桥。

蓝家老祖蓝破云也紧张地看向蓝梅桥,那眼神,竟是巴不得他知道。

可是,蓝梅桥注定要让他失望了,只见蓝梅桥额际浮现一层冷汗,小心翼翼地道:“金少主,在下……在下并未见过您说的这位姑娘。”蓝梅桥紧接着又道:“不过,在下这就马上派人去寻找。”

金寒阳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道:“要快!”

“是,是,在下立即派人去寻。”说罢,蓝梅桥忙不跌派了人出去打听。

金寒阳满意点头。

见他脸色缓和,蓝家老祖蓝破云心中一松,微笑道,“金少主也不是外人,老夫这便有话直说了,敢问金少主此次前来天牛镇,可是为了招收金星卫之事?”

金寒阳看了蓝破云一眼,微微点头,“没错,的确是为了金星卫之事。”

蓝破云当即眼眸一亮,不仅是他,这大厅内在坐的所有蓝家人都是眼眸一亮,尤其是蓝家的第一天才蓝庭烨,以及蓝庭玉,蓝庭溪等嫡系。

蓝破云脸上不由露出了微笑,“那金少主看,我蓝家的这几个孩子如何?”

金寒阳闻言,转头看向厅内,目光掠过蓝庭烨时,他眼前一亮,点头道,“不错!”

蓝庭烨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喜色。

接着,金寒阳又看向蓝庭玉,蓝庭溪等蓝家少年们,他均是微微点头,“都不错。”

蓝庭玉和蓝庭溪也脸露喜色,尤其是蓝庭玉,羞赧地看向金寒阳身边的乌神祝,希望对方能够注意到自己。

果然,乌神祝正笑眼弯弯地环视大厅,目光缓缓在厅内掠过,蓝庭玉顿时两颊羞红,而乌神祝却目光毫不停留地从她身上掠过,少女顿时一阵失望。

“天牛镇的名额只有五个,金星卫向来是求精不求量,我可以给蓝家三个名额。”金寒阳直接痛快道,这一代的蓝家少年,的确是天赋不错。

蓝破云和蓝家一众人顿时面露喜色,总共五个名额,却有蓝家三个,而且,三个名额正好给蓝庭烨,蓝庭玉,蓝庭溪。

那就说明留给齐家的只有两个,终于,他们蓝家压倒了齐家。

金寒阳也是知道蓝家和齐家的竞争,他并不多说,留下三个名额便打算起身离去。

而就在这时,一股汹涌庞大的天之力波动突地传来,金寒阳和乌神祝一惊,齐齐惊立而起,天珠境!

“附近有人突破天珠境?”金寒阳和乌神祝齐齐看向蓝破云。

蓝破云也满面骇然,“这、这、老夫也不知……”蓝破云虽是蓝家老祖,但他的修为只是天泉境初阶。

“带我们去看看。对方的气息应该就在附近。”乌神祝首次开口,声音温和。

他声音清润,蓝庭玉听的心醉神迷,说时,一行人已经浩浩荡荡朝外走了去。

他们所去的方向正是偏僻角落里的位置,途经后院时,看到一名少年正在劈柴。

劈柴的少年并没有引起众人的特别注意,但是,就在这时,许是少年用力过猛,一根柴禾蓦地飞射了出来,倏地朝着金寒阳面门射来。

众人顿时惊呆,发现自己闯祸的少年也呆了。

蓝枫只是刚刚天洗,力量充沛,再干这些活时,他一时激动,不由得有些用力过猛。

金寒阳目光一凛,身体微微后仰,猛地一抬手,将那柴禾接住,然后转头,目光犀利地看向少年。

蓝枫嗫嚅了一下,看着蓝家如此浩荡的声势一时也不由傻眼,“我不是故意的。”

少年声音清冷。

“蓝枫,你这个废物,你好大的胆子!”蓝枫经过天洗后眉清目秀,干干净净,又换了一身干净崭新的衣服,蓝家众人一时间竟是没有反应过来这少年是谁,还是蓝庭溪最先认出他来,当先喝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