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蓝家诸人/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蓝庭溪也是觉得不可思议,短短一天时间,蓝枫的变化也太大了些。脸上的伤好了不说,身上的衣服也换了。

对于别人来说,这许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可是换在蓝枫身上,蓝庭溪不知为何,心中隐隐觉得极不适应,也有些不舒服。

蓝枫面色清冷地站在原地,这样大的阵仗让他有些无措,但是他的目光清澈无畏,虽然有些拘谨,但背脊挺的笔直。

蓝梅桥身为家主,此时的脸色实在算不上好,尤其是听到蓝庭溪叫出这闯祸少年的名字后,他的脸色尤其变得铁青一片,他眯起眼眸看着那面目清秀,身姿笔挺的少年,威严沉喝道:“你就是蓝枫?”

蓝枫冷冷地回视着蓝梅桥,在他的记忆中,他的父亲未死时,眼前这个男人也曾无比慈祥和蔼的抱过他,不过当他的父亲死后,那些慈祥与和蔼就是统统化为了冷漠和蔑视。

蓝枫眼底滑过一丝深深的不屑,人情冷暖,他早已深深体会,他早已不会再为这些名义上的亲人们而心绪波动,因此,听到蓝梅桥的话,他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我就是蓝枫。”

蓝家所有人都盯着这个少年,目光里有漠然,有不屑,还有愤怒,有的是觉得这个废物少年着实不值得他们在意,有的则是幸灾乐祸,想当年蓝梦桥是怎样的天骄人物,可他的儿子却是这样的不堪入目。

也有的人则是觉得蓝枫之前所为,恐会得罪金寒阳,万一金寒阳恼了,许是会影响他给蓝家的三个名额,因此,这蓝枫今日定要好好惩罚,只有惩罚了他,才能让金寒阳不迁怒于蓝家其他人。

蓝庭溪自然也是这样想的,甚至于,他的眼底隐隐闪过一丝快意的光芒,他知道,蓝枫今天完了。

“蓝枫,你大胆,你可知你冒犯了何人,还不快滚过来给金少主请罪!”蓝梅桥陡然大喝一声,虎目含威,冷冷地瞪着蓝枫怒喝道。

他突然怒喝出声,令所有人都惊了一下,蓝枫紧紧抿着薄唇,神色清冷淡漠,他没有理会蓝梅桥,却是看向金寒阳道:“这位公子,我的确不是故意的,对不起。”他弯腰深深一礼。

在蓝枫看来,险些伤了人,的确是他的错,所以,他理应向这位险些被他伤到的公子道歉。

金寒阳脸色冷漠,他当然知道这少年不是故意的,以他的风度为人,自然犯不着和一个少年斤斤计较,只是,他觉得这少年气质不俗,不卑不亢,心性委实不错。

乌神祝也饶有兴致地看着蓝枫,他觉得这个少年颇为有趣。

金寒阳上下打量了蓝枫一眼,而后惊讶的发现,这少年竟也是一名天眷者,不过,他只是天洗一层,应该是刚刚天洗不久。

金寒阳对蓝枫是没有恶感的,他正想说些什么揭过此事,但是蓝梅桥却并打算如此。

因为,蓝枫的做为无疑是深深地触怒了蓝梅桥,被一个小辈这样无视,他当真觉得颜面无存,更何况,蓝枫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向金寒阳道歉,在他看来,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蓝枫,你给我跪下!”蓝梅桥怒喝一声。

蓝枫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倔强地看着金寒阳。

见蓝枫不理他,蓝梅桥的脸色顿时变的更加难看,这时,蓝庭溪表情阴冷地勾了勾唇,径直上前,抬腿就朝蓝枫踹去,“你这个废物,得罪了金星城少主还不跪下请罪,真是不知死活!”

蓝枫心中先是吃惊于金寒阳的身份,然后便是身形灵活敏捷地朝后退去,他不可能真的让蓝庭溪踹中自己,他所须道歉的对象只有金寒阳,而其他人,却是没有资格对他做什么的。

蓝庭溪眼眸微瞪,眼底隐隐冒出火光,不可置信地怒道,“蓝枫你敢!”

蓝庭溪觉得面上无光,他一个天洗四层的天才,居然让蓝枫这个废物躲开了他的一脚,蓝庭溪将这归咎于是因为自己有伤在身,他的眼底闪过一丝阴狠之色,掌间隐隐凝聚出一缕天之力,抬手就朝蓝枫劈去。

正要出言制止的金寒阳突然住了嘴,他的眼底闪过一抹精光,他想看看,这个少年将如何应对。

蓝家众人也无人出言阻止,在他们看来,蓝庭溪的做为没有错,如此惩罚冒犯了金少主的罪魁祸首,只能更加的取悦对方,让金少主看到他们蓝家对他的恭敬之心。

就连蓝家的老祖蓝破云亦是这样想的,他神色漠然地看着蓝庭溪向蓝枫袭去,仿佛完全忘记了蓝枫的父亲是为了守护家族而死,也仿佛完全忘记了蓝枫是他的重孙,是蓝家的嫡系血脉。

而蓝枫看着蓝庭溪向他一掌击来,他的瞳孔蓦然一缩,几乎是出于本能的,体内的天礼白菜于天脉之中快速游走运行,转瞬间,一层薄薄的膜凝结于体表,同时间,他也快速地抬掌一扫,一股淡淡的天之力对上了蓝枫的掌风,二人的掌风相接,蓝枫毕竟只是刚刚天洗,又岂是蓝庭溪这个天洗四层的对手,但纵然如此,他依然将蓝枫的掌风挡下了一半。

而另一半掌风之力,却在是触及蓝枫身上的薄膜后,双双化于无形。

如此,蓝枫这个刚刚天洗的少年,竟是挡下了天洗四层的一击。

金寒阳眼前蓦地一亮。

而蓝庭溪却是完全的傻眼了。

不仅是他,此时此刻,所有蓝家人都是满脸震惊地看着蓝枫,他,竟然成为了天眷者。

蓝梅桥,蓝思桥,蓝青桥三人都是神色复杂地看着蓝枫,此时此刻,那少年笔直的身影和清冷的容颜,仿佛让他们看到了蓝梦桥的身影,像,真是太像了,这么多年,他们第一次觉得,这个侄儿像极了他的父亲。

蓝家老祖蓝破云也并不是糊涂的,一看蓝枫成为天眷者,他便是心中一动,天眷者是每一个家族最宝贵的资源,此刻的蓝枫,在他的眼中无疑是变的不一样了,一时间,他看向蓝枫的眼神微微发生了一丝变化,他自然看得出,蓝枫资质不凡,以刚刚天洗的实力就能硬抗蓝庭溪,虽然蓝庭溪有伤在身,但之前那一击蓝庭溪可是出了全力的。

无疑,蓝枫很有潜力,将来哪怕是及不上他父亲,恐怕也不会简单。

但是,蓝枫却得罪了金寒阳,他垂眸,打算暗兵不动,先看看情况再说。

蓝家众人陷入深深的震惊里无法自拔,蓝庭溪片刻的震惊后,再回神便深深的扭曲了面容,蓝枫这个废物,他竟然也天洗了,这怎么可以?

不止是蓝庭溪有这样的想法,蓝家不少人都生出了这样的想法,蓝梅桥神色晦暗,此时突然出声道:“蓝枫啊,大伯就说你为何如此桀骜不驯,冒犯了金少主还不认罪,原来是因为成为了天眷者了啊,可是你以为你成了天眷者,就可以对金少主不敬了吗?”

蓝枫冷冷地看着众人,一言不发。

金寒阳眼底闪过一丝怒色,蓝梅桥这是拿他来打压这个少年啊,哼,当他金寒阳是什么了?

“金少主,您千万别生气,在下这就好好惩罚于他。来人!”蓝梅桥眼中闪过一丝冷光,他大喝一声,随即便有两名蓝家护卫快速冲来,朝蓝枫而去。

金寒阳见蓝枫到此依然面色冷淡,没有丝毫惧色,眼中反而略带嘲弄之色,他不禁心中微叹,这个少年不论是潜力还是心性,无疑都是很不错的,只是蓝家这些人的做法未免让他有些看不上眼了。

眼看着两名护卫朝蓝枫扑去,蓝枫站着不躲不避,眼神竟是直直地向他射来。

金寒阳莫明看这个少年很顺眼,见他朝自己看来,他不禁唇角微微扬了扬,露出一丝浅笑来。

“住手!”金寒阳突地大喝一声。

那两名扑向蓝枫的护卫顿时顿住了身形,蓝家众人也都诧异非常地看向金寒阳,莫非,金寒阳是打算亲自动手处理了这个小子?

只见,金寒阳突然朝蓝枫走了过去,蓝枫浑身崩紧,一脸戒备地看着金寒阳朝他走来,一旁的蓝庭溪见状,眼底不禁滑过一丝冷笑,哼,得罪了金少主,蓝枫看你怎么死!

“刚刚天洗?”金寒阳走到少年面前时,便停下了脚步,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对上少年警惕的目光,他不禁面色稍缓。

蓝枫微微一愣,顿了一下还是答道:“嗯。”

“不错。”金寒阳淡淡道。

蓝枫一愣。蓝家所有人也是一愣。

“有兴趣加入金星卫吗?”金寒阳问道,虽是问,但他却明显语带笃定。

此言一出,蓝家众人皆是大惊,一旁的蓝庭溪瞬间瞪大了眼睛,脸色煞白,怎么回事,金少主怎么会问蓝枫这样的问题?蓝家总共就只有三个名额,若是被蓝枫占去了一个,那其他人岂不是就要少一个名额了?

蓝家老祖蓝破云眼中精芒一闪,看向蓝枫的目光顿时十分温和,甚至还鼓励地朝他点了点头。无奈,他这一番动作都白做了。

蓝枫本来听到金寒阳的问题脸上便闪过一丝激动和欣喜,但是突然地,他的面上竟露出迟疑之色,他为难地看着金寒阳,道:“金少主,能不能容我想一想?”

金寒阳不禁大讶。少年的回答完全的出乎了他的预料。

“蓝枫,你胡说什么?这有什么好想的?”蓝家老祖蓝破云顿地阴沉了脸色,不识好歹的东西,居然敢拒绝金少主。

蓝家一些人顿时面露幸灾乐祸之色,废物就是废物,哪怕是觉醒成为了天眷者,也是烂泥扶不上墙啊。

可是金寒阳却不这样想,之前他是明明从少年眼中看到了他的激动和喜悦的,可见少年也是很想成为金星卫的,毕竟,在金星城的管辖范围内,能够成为金星卫,那无疑就会成为守护金星城的中坚力量,若是立了战功,将来成为一方将领也不在话下,那么从此,便可扬名立万,名震天下,改写命运。

成为金星卫,是每一个少年的梦想和骄傲,也是每一个家族从此飞黄腾达的资本。

没有人不想成为金星卫。

可是,少年却在一瞬的惊喜之下,迟疑了。他为什么迟疑,是什么让他对落到头上的好事生出了迟疑?

蓝枫抬起头瞪大眼睛定定地看着金寒阳,“金少主,我很想成为金星卫。”蓝枫双拳紧握,“但是,能不能给我一会儿时间,让我想一想?”

“呵,这小子有意思,寒阳,你就给他一会儿时间想一想,我到是好奇,他为什么要想一想。”乌神祝笑眯眯的开口。

金寒阳眯起了眼眸,眼神锐利地看着蓝枫,“好,就给你时间让你想一想,一个时辰,够不够?”

“够了!”蓝枫大声道,说完,他转身便跑了。

“有蹊跷!”乌神祝捅了捅金寒阳,眼神十足好奇,“我们要不要跟上去瞧瞧?”

金寒阳眸光闪动,没错,他也想跟上去瞧瞧,不过,他既然答应了那小子让他想,那等他一个时辰又何妨?

“我们继续,看看那位天珠境强者走了没有。”金寒阳道。天珠强非常值得他们重视,金星城内的天珠强者只有十八位,若是能再多上一名,那最好不过。

于是,循着之前天之力波动的方向,蓝家一行人带着金寒阳和乌神祝继续朝前行了去。

花青瞳并不知道自己的突破,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她起身,活动了下身体,觉得眼前的整个天地都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那是对于空间的领悟。

就在这时,小屋的门被‘砰’地一声推开,蓝枫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他气喘吁吁,小脸通红,眼眸晶晶发亮,进了门,身形笔直地站在门口看着花青瞳。

“花姐姐,有件事我想征得你的同意。”少年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紧张。

花青瞳一愣,“你有什么事需要得到我的同意吗?”

“花姐姐,我想加入金星卫,可以吗?”少年眼带渴望地看着花青瞳,对于他来说,是花青瞳让他成为了天眷者,从他接受她的恩惠的那一刻起,他的命运,他的人生,他的一切,就都是眼前的女子的,他是她的人,得听她的。

哪怕他很想成为金星卫,但是,在没有得到花青瞳的首恳前,他也是不会自己做决定的。

花青瞳一愣,“你很想成为金星卫?”她看得出来,他很想。

少年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花姐姐,没有人不想成为金星卫。我想出人头地,我想变的更强大,我想成为一名真正的战士,一名真正的天眷者。不过,我听花姐姐的。花姐姐若是同意我就去,若是花姐姐不同意,我就不去。”

蓝枫眼中闪过一丝憧憬,他依稀记得小时候看见的金星卫,他们穿着金色的铠甲,将闯入天牛镇的三眼族斩于剑下,当时的一幕,在他当年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很深的印记,至今难忘。

他也想成为一名那样的金星卫。

花青瞳目光柔软地看着他,眼前的少年让他生起了呵护之情,她道,“你想去,那就去。不必过问我。”

蓝枫摇头,小脸严肃:“花姐姐,我一定要得到你的同意才行。”

“那万一我不同意呢?”花青瞳面瘫着脸逗他。

蓝枫小脸一呆,还是说,“那我就不去了,我就跟着花姐姐。”少年眼神明亮清澈,神色中一副那我就赖定你了的模样。

花青瞳觉得少年真是不讨厌,她认真地看向他,问:“金星卫是什么?”

“啊?”蓝枫一呆,没有想到花青瞳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但是转念一想,花姐姐并不是西大陆之人,她不知道金星卫也实属正常,于是他便解释道:“花姐姐,金星卫就是金星城的兵。他们专为守护金星城而存在。乌神国共有十座城池,每一座城,都有一名城主坐镇,我们天牛镇就是隶属于金星城的。”

“原来是这样,天牛镇原来竟是属于乌神国啊……”花青瞳喃喃自语,脑海中不由想到了在东大陆天河之上,那名帮助班之婳要诛杀她的夏殿使者乌神祈,似乎当时就有人称呼他为乌神太子。

而且,对方还被大哥哥狠狠地整了一顿。

蓦地,花青瞳想起了昨日遇到的那两名青年男子,那个跟她抢草笼子的人,似乎就叫乌神祝……难怪她会觉得他的名字耳熟呢。

那么,乌神祝与乌神祈又有什么关系呢?

还有,大哥哥现在是否就在西大陆?

花青瞳眼睛一亮,若是大哥哥在西大陆,她就可以让他帮助她去往中央大陆,那样就可以见到小宝宝了……

蓝枫点头,“是啊,花姐姐,我们这是属于乌神国,金星城在乌神国是排名第七的城池,相对偏远,附近三眼族也多,他们不时的骚扰我们,多亏了金星卫守护百姓平安。”蓝枫毕竟是少年,说起金星卫,语气颇多向往和崇拜。

花青瞳却是一愣,“三眼族?”

“对啊,花姐姐,三眼族经常来抢我们的人和食物,还有其他物资。若不是金星卫,我们早就被三眼族吞并了,十年前,我爹就是为了保护家族,被来犯的三眼族杀死的。”少年蓦然双拳紧握,他爹不仅是蓝家的第一天才,还是一名出色的金星卫。

“我明白了。”花青瞳看向蓝枫,“我同意你成为金星卫,希望你努力修炼,成为一名优秀的金星卫。”

蓝枫眼星一亮,激动道:“谢谢花姐姐!”少年声音响亮,“花姐姐,那我现在就去找金少主告诉他我愿意成为金星卫!”

少年转身欲走,花青瞳面瘫着脸,隔着门板看着外面,道:“你不用去了,他们来了。”

少年一愣,就在这时,小屋的门被人从外推开。

蓝枫顿时大惊失色,而花青瞳则是淡淡抬头,面无表情地看向门外众人。

而门外,金寒阳,乌神祝,还有蓝家众人都怔怔地看着小屋里的女子。

花青瞳淡然而立,面瘫着脸默默回视众人,蓝家众人心想,莫非眼前的这个丫头就是那位天珠境?她才多大?有十八岁没?怎么可能是天珠境?

蓝家老祖蓝破云惊疑不定地看向了金寒阳。

金寒阳却是看向了乌神祝。乌神祝却是笑呵呵的一翻手,顿时一串草笼子和一个草房子就这么出现在手中,“呵呵,姑娘,能再见到你,可真是缘份啊,昨天我是故意和你开玩笑的,今天我跟你赔罪,你看,这些草笼子和草房子够不够?”

花青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表情很冷漠。

乌神祝也不介意她的冷漠,兀自跑进来,将草笼子和草房子放在桌上,看着坑坑洼洼的桌面,他不由打量周围,“不是吧,姑娘,你就住在这里?”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他不说话。

“花姐姐?”蓝枫不安地走到花青瞳身拉,拉住了她的衣袖。

花青瞳歪头看了他一眼,安慰道:“没事。”

“昨日是在下不好,故意与姑娘抢草笼子,还望姑娘大人大量,不与在下计较,在下其实并无恶意。”乌神祝拱手深深一礼。

花青瞳看了他一眼,默默掏出了一颗银珠子递给他,“草房子我买了。”花青瞳将那草房子收了起来。

乌神祝嘴角一抽,花青瞳道:“你们可以走了。”

“枫儿啊,这位姑娘是?”就在这时,蓝破云一脸慈祥地开口了。

蓝枫神情淡漠地看了蓝破云一眼,默默拽紧了花青瞳的衣袖,看着这些人的嘴脸,他不仅没有感受到丝毫亲情,反而只觉得虚伪。反而是身边的花姐姐,虽然冷漠,却让他十分依恋欢喜。

眼见蓝枫没有理会他的意思,蓝破云的脸色顿时十分不好,就在这时,金寒阳说,“姑娘,在下金星城少主金寒阳,有请姑娘出门一叙,还请姑娘赏脸。”

花青瞳心知此事难免,遂应了下来。

在蓝家人欲言又止的表情下,花青瞳带着蓝枫跟着金寒阳二人出了蓝家。

蓝破云,蓝梅桥及蓝家一行人将花青瞳几人送出蓝家大门,蓝破云更是慈爱地叮嘱蓝枫说,“枫儿,早些回来啊。”

蓝梅桥也威严道:“枫儿,你可别怪大伯对你严肃,大伯那也是为你好啊,唉,这些年是大伯疏于对你的照顾,是大伯不好,看看你住的那是什么屋子,大伯一会儿就给你把你爹以前住的院子收拾出来……”

蓝梅桥笑容僵硬,但他不得不如此,没看见蓝枫屋里的那女子,是连金少主都极为恭敬的吗?也许,她就是那位天珠境强者呢,天呐!

想到此,蓝梅桥就不由心头发颤,蓝枫是如何认识这样的存在的?

直到花青瞳几人走远了,蓝家众人才一个个神情无比复杂凝重地返回蓝家,而蓝家大门外不远处,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儿却是探头探脑地瞧着蓝家人的反应,片刻,她乌溜溜的大眼睛转了几转,小身子麻溜地一扭,朝着城东头跑去了,城东头,那正是齐家所在的方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