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 咒毒/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带着蓝枫,跟着金寒阳二人来到了一家酒楼里,二人要了一桌佳肴招待花青瞳,花青瞳却是目光淡淡地看着二人,直接问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她与这二人着实是不熟,但是这二人却似乎对她十分热情,很明显,花青瞳知道这二人定是对她有所求。

金寒阳和乌神祝对视一眼,乌神祝忽然起身,双手作揖,恭敬地对花青瞳弯腰一礼,“在下乌神祝,的确是有事相求于姑娘,事后祝必有重谢。”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中冷光乍现,“你我素未平生,你怎知我能帮你?”

乌神祝忙道:“姑娘莫要多想,实在是,姑娘身上的气息让祝断定姑娘是一位天药师,所以,祝才会想方设法接近姑娘,只是没想到会惹得姑娘不快。”

“就算我是天药师,也不一定能帮得了你啊,乌神公子莫非是身体不适?”花青瞳面瘫道。

“祝也不与姑娘兜圈子,这就直说了,祝是中了毒,此毒顽固,祝也没少求医问药,但普通天药师都对祝所中之毒无可奈何,而祝不瞒姑娘,祝天生嗅觉较常人更为灵敏,因而在无意中嗅到姑娘身上的药香时,便断定姑娘绝非普通天药师,这么些年,也只有姑娘让祝看到一线希望,还望姑娘施以援手,救祝一救。”

乌神祝满脸诚恳,说完又是弯腰深深一礼。

金寒阳见状起身,也跟着深深一礼而下。

花青瞳坐在原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没有急着回复。

而蓝枫原本是被一桌丰盛的菜肴吸引了注意力,此刻见状,不禁小脸错愕,暗暗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扭头,瞪大眼睛定定地看着花青瞳,清亮的黑眸中满是崇拜的小星星,花姐姐好厉害,居然连金少主都对她这样尊敬,而且,那位乌神公子……这乌神国,似乎只有乌神国的皇族才有资格姓乌神,莫非,这位乌神公子是位皇族?

想到此,蓝枫整张小脸都僵硬了,他的脸无声地涨红,隐隐有些坐立难安。

花青瞳垂眸沉思,片刻,她缓缓开口,“你跟乌神祈是什么关系?”

乌神祝错愕抬头,“姑娘认识我皇兄?”

“他是你皇兄?”花青瞳面瘫的脸陡然一寒,眼中隐隐冒出杀意,乌神祝和金寒阳面色一变,乌神祝忙道:“姑娘莫非与皇兄有所误会?”

“没有。”花青瞳淡淡道,乌神祝刚想松一口气,只听花青瞳又道:“我跟你皇兄有仇。”

没有误会,有仇。

这简直就是要坑死他。乌神祝一时间欲哭无泪,呆呆地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可没忘当初在天河堤岸上,乌神祈和王伯玉帮助春殿三使欲杀她。后来那乌神祈被大哥哥拿下,硬是花了巨额财富买了一条命,如此大仇,恐怕不论是自己还是乌神祈都不会忘。

“这……”乌神祝顿时满脸苦色,“姑娘你有所不知,乌神祈虽然是祝的皇兄,但是,他与祝向来关系不和,他的事,的确是与祝无关啊,姑娘你可千万别把我和他看成一伙的啊,那样对祝岂不是不公平,冤枉啊!”

乌神祝哭诉道。

花青瞳睡眸思索,她并不相信乌神祝的话,但是,他却对乌神祝所中之毒感兴趣,他所中的,到底是什么怪毒呢?为什么别的天药师都救不了他呢?

奈何乌神祝此刻却是为了得到花青瞳的帮助,已经开始口不择言,“姑娘啊,我那皇兄可不是个好东西,他为人愚蠢又毒辣,从小可没少打压欺负我,就连我那未婚的皇子妃,还被他抢了去,最可恶的是,他还多次想置我于死地,就他这样的人,竟然也配成为姑娘你的仇人,祝认为,他不配啊,姑娘,只要你能帮祝解了怪毒,祝一定帮你把那乌神祈绑了来,任由姑娘你处置……”

花青瞳眨眨眼睛,心想,看来这个乌神祝和乌神祈果然是不对付,皇家无亲情啊,指不定这个乌神祝和乌神祈就是那种为了争夺皇位而名争暗斗不死不休的敌人呢。

而一旁的金寒阳冷着一张脸,内心却是又一番想法:三殿下真是没有节操,没有下限,没有人品,没有良心,太子殿下明明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兄长,从小对他呵护疼爱,他自己天资优秀从小欲被封为太子,可是他嫌当太子太麻烦,于是求了他皇兄替他当了太子。

那柳丞相家的女儿泼辣凶悍,他自己不想娶硬是塞给了他皇兄当未来太子妃,此时怎么就成了是他皇兄抢了他未婚的皇子妃呢?

还有,他小时候被万象宫看上要他去当使者,他不愿意,觉得离开皇宫一定会吃苦受罪,于是又推了他皇兄替他垫背,可是现在呢,为了解毒,他张嘴便是浑话,还要把他皇兄绑来给仇人处置……

摊上这样一个弟弟,太子殿下真心可怜。

偏偏乌神祝一脸悲戚,神情真诚无伪,花青瞳一下信了八九分,当下道,“你们坐下吧,乌神祝,你把手伸出来让我看看。”

乌神祝一听,顿时大喜,忙不迭将两只手都齐齐伸出,花青瞳默默看了他一眼,指尖探上他的右手脉搏,一缕天之力缓缓探了进去,但是,那一缕进入他体内的天之力,待到了他的胸口处时,却是陡然变的凝滞缓慢,接着,花青瞳便感受到一股阴冷异常的气息一下将她的那缕天之力吞噬,或许是腐蚀。

花青瞳目光霎时一凝,缓缓收了手,“的确是很奇怪的毒,你的身体里有一股很阴冷的能量。”

乌神祝巴眨着眼睛看着花青瞳,眼底隐隐流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只是如此吗?若是如此,那么她与别的天药师也没什么区别啊,他的身体,绝不仅仅是这点问题啊!

就在这此时,花青瞳却突然一把握住了他的手。

乌神祝顿时浑身一震,心底再次蔓延上一丝希望。

花青瞳握着乌神祝的右手,冰冷僵硬,看着无异,可是触感却是与死去多时的尸体无异。

花青瞳心中一动,又握住了他的左手,与右手不同,他的左手却是正常的温度与触感。

花青瞳面瘫着脸,心中震惊非常,乌神祝这种情况,在大帝药之传承中只有三种情况会是这种症状,这三种症状,都是中毒引起,但究竟是哪一种,还有待断定,但愿不是她想的那种。

眼见花青瞳握着他的手发起了呆,乌神祝心情激动,这位姑娘果然与旁的天药师不同,他从小到大看过无数天药师,可从如至终,只有三位天药师同时握过他的双手,只有一位天药师摸过他的心脏。

眼前这位姑娘能做到哪一步呢?

乌神祝静静地等着,目光便自然而然落在了那只握着自己手掌的小手上,白白嫩嫩,指甲圆润晶莹,看起来甚为可爱。乌神祝默默勾了勾唇,这姑娘的手,略肉乎乎,看着竟是颇有食欲,想让人咬上一口。

这时,花青瞳缓缓回过神来,她松开了乌神祝的手,在乌神祝定定的目光注视下,花青瞳伸手,探向了他的心脏。

乌神祝的眼神蓦地一亮,一旁的金寒阳也是目光一凝,眼底精光连闪。

正常人的心脏,都有血液流动,而且心脏会时快时慢的跳动,可是这个乌神祝,他的心脏,竟是完全的静止的,不止如此,他的心脏,竟是完全没有血液流动的声音。

花青瞳心中忽然一凉,事到如今,她突然发现,自己似乎摊上了一个大麻烦,而她,之前着实不应该因为好奇,而探上了他的心脏。

不知此时再收手还来不来得及。

“我看你这症状奇怪的很,莫非是被人暗算中了怪毒?”花青瞳眸色凝重,沉吟片刻,她缓缓道:“我给你一个药方,你拿这药方去找人炼药,看看能否解了此毒。”

乌神祝闻言,笑眯眯的眼眸中突地划过一丝冷芒,乌黑的眸子定定地看着花青瞳,那眸光充满了怀疑和审视。

金寒阳也是同样怀疑地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将他们的神色尽收眼中,眼神也淡了下来,这个乌神祝果然是个大麻烦,但愿她这番话能糊弄过去,她一点也不想给这个乌神祝解毒了。

因为,这乌神祝所中之毒,根本就不是寻常意义上的中毒,他的毒,来自于一种无形的诅咒遗传,确切的说,应该他的祖先有人中了死咒,肉体死亡,而灵魂困于肉体内不得解脱,而时隔多代,他那位中了死咒的祖先终于通过血脉,将一部分死咒的力量转嫁到了后代的身上,也就是乌神祝的身上。

乌神祝的身体状况,就是因为一部分死咒的力量转嫁到了他的身上,因为此他身体上的一些部位,才会呈现出如同死人一般的症状,他那位祖先在转嫁这种死咒到乌神祝身上的同时,也将沉积多年的死气和怨气也难以避免的转嫁到了他的身上。

乌神祝所中的的确是毒,不过,这种毒叫做咒毒,而且是咒毒最凶恶的一种。

乌神祝于其说是让她给他解毒,还不如说是通过给他解毒,从而接间地给他的那位祖先解咒。

只要花青瞳解了乌神祝身上现有的咒毒,那么,他的祖先会立即将另一部分死咒继续转嫁到乌神祝身上形成咒毒,这样一来,他那位死去已久的先祖,或许就能破土重生了。

此事关系到了一个家族老祖的重生,而乌神家的祖先到底是什么人,花青瞳并不了解,中了死咒的人,一定不是简单人物,而中了死咒,还能通过这种转嫁给子孙后代的法子解咒的人,就更加的恐怖。

因此,花青瞳才知道,自己这是陷入了一个大麻烦中。

所以,她才要装糊涂,打算随便写一个药方给乌神祝,将此事糊弄过去。

可是,事已至此,花青瞳真的能糊弄过去吗?

乌神祝忽尔淡淡地笑了笑,“姑娘,也许是祝所中之毒吓到了你,不过你不必顾虑太多,你只需尽力而为就好,只要姑娘你尽力,事后不论成败,祝都会重谢姑娘。”

你所谓的重谢,也许就是杀人灭口。花青瞳心中明白很,因为此事事关一个家族的隐秘。

“我已经尽力了。”花青瞳冷冷地拒绝道。她也不是认人欺负的主儿,她的敌人已经够多,连四大亲王,圣王寺,以及君泽太子她都不惧,又岂会将这个乌神祝放在眼里?大不了就是多一个敌人罢了。

似察觉到花青瞳眼中的冷漠和决绝,乌神祝也不禁收起了假面,他淡淡地收回手,理了理衣袖,神色从容,气质尊贵,浑身上下隐隐流露出一丝尊贵无双的危险的气息,再不见之前的嘻笑随和。

花青瞳在心中冷哼一声,暗道自己这次怕是大意了,陷入了这样的麻烦之中,想要抽身,恐怕不易。但是那又如何,大不了,她离开乌神国,去毓庆国寻找大哥哥。

“姑娘明显是没有尽力。”乌神祝微笑着看着花青瞳,“姑娘为什么不继续为祝检查身体了?想要检查出祝到底中的是什么毒,姑娘所做的恐怕还不够。”

花青瞳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不语,暗地里,她一手握紧了蓝枫的手,另一手之中,却是出现了毛毛的毒刺。

蓝枫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他隐隐察觉到陡然紧崩的气氛,身子不着痕迹地往花青瞳身边靠了靠。

“不如,就让祝来为姑娘做完下一步如何?”乌神微笑着,抬手蓦地在手上一划,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顿时裂了开来,但是,除了深红的肌肉纹理,却是没有一滴血流出。

他的血,是凝固的。

而他的伤口,却是缓缓地自我恢复如初。

“之前祝就与姑娘说过,祝的嗅觉自小异常于常人,而姑娘身上的气息让祝很是在意,祝坚信姑娘一定能够解了祝的毒,这天下,唯姑娘能够做到,所以,姑娘一定要相信祝的决心。”

“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我连你所中的是什么毒都看不出来,又怎么为你解毒,你高看我了。”花青瞳冷冷道,说完,她蓦地起身,拉了蓝枫就要走。

乌神祝和金寒阳却是双双阻挡了她的去路,气氛顿时剑拔弩张。

“姑娘虽是天珠境,可我二人联手,也不惧姑娘,更何况,姑娘你身边还有一个小家伙拖累。”乌神祝道。

蓝枫的脸色蓦地苍白。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中杀意沸腾,此刻,她已生出将将这二人斩于此地,然后离开乌神国的打算。

眼看花青瞳真的生怒,乌神祝忽地叹气,他的气息又是一变,悲伤道:“祝知道姑娘定是看出了祝所中之毒为何,祝也知道,祝的做为是为难了姑娘,可是,只要姑娘能够为祝解了此毒,救下先祖,整个乌神家族定会感激姑娘的大恩大德,绝不会做出那等过河拆桥的事。”

花青瞳这次丝毫没有动容,她问圆圆,“你可知道大帝时代,哪个家族姓乌神,或是与乌神有关?那所中死咒的乌神族先祖到底是何人?”

圆圆想了一会儿,片刻很是为难地道:“小公主,我想不起来啊,我只是个器灵啊。”

“可是你有时候什么都知道的样子。”花青瞳道。

“我也不知道啊,我记性一向不好的,小公主,你可千万不要嫌弃我啊。”

花青瞳心中顿时无奈,“圆圆,这个乌神家族是敌非友,我一点也不想救他们。”

“不想救就不救,小公主,你可是大帝返祖血脉,他们若是敢逼你,你就去端了他们乌神家的老窝。况且,你现在也是天珠境了,怕他们做什么?就是逃跑,都少有人能拦住你。”

花青瞳听了,觉得很有道理,于是,他看向乌神祝和金寒阳的眸光顿时不客气起来。

眼见花青瞳态度转变,乌神祝顿时苦了脸,“姑娘啊,再这样下去,祝必死无疑,姑娘你就行行好……”

花青瞳歪了歪头,拉了蓝枫身形一闪,蓦地消失在此处。

“挪移法。”乌神祝叹气。

“三殿下,现怎么办?”金寒阳也觉得事情有些麻烦。

乌神祝挺起了胸膛,负手而立,忽尔笑眯眯地道:“她逃不了的,我就缠着她,看她往哪里走,她走哪我就跟哪。”说完,他转身,朝外追了去。

金寒阳黑线了一瞬,忙也跟了出去。

花青瞳带着蓝枫并没有回到蓝家,而是出现在天牛镇一处无人的小巷子里。

“你也看到了,我似乎惹上了一个麻烦,我自己到是不惧,只怕是会连累了你,那金星卫,你恐怕一时半会儿是当不成了,把你送入金星卫,金寒阳一定会拿你挟持我,我的确不能看着你因我而出事。”花青瞳歉疚道。

她也是颇觉无辜,哪里会想到自己无原无故也能惹来这种麻烦。

蓝枫表情清冷如霜,堪与花青瞳一比,他认真道:“花姐姐,不成为金星卫,我一样可以变强,只要我变强了,照样可以去做金星卫能做的事,花姐姐,我就跟着你,好不好?”

花青瞳摸了摸他的头,目光温和柔软,“好!”

“许是会连累蓝家。”花青瞳淡淡道。

蓝枫沉默,一时无话,虽然蓝家不义,但若让蓝家因此而被连累毁灭,也着实是太狠,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你放心,我会努力保住蓝家的。”花青瞳拍拍他的肩膀,认真说道。

“咦,我原来以为她和金少主关系不错,跟她打好关系一定能走走后门,现在听起来怎么好像她得罪了金少主?”

花青瞳二人身后的拐角处,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噘着嘴巴嘀嘀咕咕地低喃着,眼睛乌溜溜地一通乱转。

花青瞳缓缓转身,看向那角落里。

正在偷听偷看的小女孩吓了一跳,立即缩了回去,顿了顿,又冒出了头,巴眨着眼睛好奇地与花青瞳对视。

花青瞳摇了摇头,不再理会小姑娘,小姑娘的胆子大了起来,她缓缓地走了出来,问:“姐姐,你跟金少主关系好不好?你能不能帮我跟他要一个成为金星卫的名额?”

小女孩声音稚嫩,花青瞳回头,见小姑娘的个子只到自己的腰处,只有五六岁的样子,而小姑娘鼻子往下的部位,竟是被大片黑色的胎记遮盖。

花青瞳吃了一惊,脸上却没有流露出任何异色,蓝枫虽然也吃惊,但他小脸清冷,此刻竟也面无表情。

小女孩小心翼翼地打量他们,见他们均都没有流露出异样之色,眼睛不由亮了几分,小姑娘正待再说什么,这时,一个魁梧大汉飞快地蹿了过来,一把将小姑娘抱进了怀里,“悠悠,你又乱跑,担心死爹了,你这孩子,真是不听话。”

大汉在小姑娘屁。股上轻轻拍了一巴掌。

小姑娘瞪大乌溜溜的眼睛,小手环住大叹的脖子,说:“爹爹,这个姐姐认识金少主哦,悠悠想让她帮我成为金星卫。”

大汉顿时满头黑线,“悠悠,你才五岁。”这样说着,大汉转头看向了花青瞳二人,他抱着悠悠站了起来,“姑娘,抱歉,悠悠还是个孩子。”

花青瞳淡淡地点了点头,表示她没放在心上,拉了蓝枫转身便走。

悠悠噘着小嘴滚下了大汉的怀抱,转身便朝墙角后跑走了,转过墙角,悠悠正好看到了两个人站在不远处。

悠悠目光大亮,因为她认出来,那两个人正是金少主和他的朋友。

“三殿下,这里似乎是齐家的范围,他们怎么会来这里?”金寒阳说。

“我的鼻子不会出错,她的气味就在这附近,也许是怕我们去蓝家找到她,所以躲到这里来了。”

金寒阳点了点头,跟着乌神祝向前走去,就在这时,一个小女孩飞快地跑了过来,她一把抱住了金寒阳。

金寒阳低头,诧异地看着这个小姑娘,待看清小姑娘脸上的胎记后,又是一惊,好在他面色冷淡,常人并看不出什么表情。

“哥哥,你们是不是要找一个姐姐?”小女孩眨动乌溜溜的眼睛,狡黠地问道。

金寒阳吃了一惊,与乌神祝对视一眼,点头道,“是啊。小妹妹,你见过她?”

“见过,悠悠刚刚见过她哦,不过,哥哥你要是答应让我成为金星卫,我就告诉你她在哪儿。”悠悠认真地说。

“悠悠!”魁梧大汉又追了过来,看到悠悠,无奈地唤了一声,然后恭敬地抱拳行礼,“齐域见过金少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