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乌神先祖/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齐家主不必多礼。”金寒阳点了点头,淡淡回应。

“金少主路过此地,若无要事,不如就到寒舍休息片刻?”齐域邀请道。

“我们还有要事要做,齐家主有心了。小妹妹,告诉我,你看到那个姐姐往哪里去了?”

金寒阳低头看向悠悠,冷硬的面庞略柔和。

“金少主,你要是让我成为金星卫我就告诉你。”悠悠转动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不打算松口。

“悠悠,不得无礼。”齐家主责备了悠悠一句,回头说道:“金少主,悠悠说的那位姑娘已经离开此处了,之前我们在拐角处见过她。”

“齐家主有心了。”金寒阳点头,与乌神祝匆匆离开。

看着二人离开的身影,齐域低头宠溺地摸了摸悠悠的头,“悠悠才五岁,不能参加金星卫,等悠悠长大了再去好不好?”

悠悠点了点头,小人鬼大地说:“悠悠知道了,爹爹,我看见金少主去过蓝家,和那个姐姐一起哦,爹爹,木哥哥和元哥哥会成为金星卫吗?”

“会的。”齐域点头,“只要你木哥哥和元哥哥成为金星卫,那么齐家在天牛镇的地位就没有人可以动摇的了,蓝家,不算什么,哪怕他们的名额多过我们,也影响不了我们的地位,要知,兵在精而不在多。”

齐域抱着悠悠边走边说。

悠悠环住齐域的脖子,转动着乌黑的眸子,撒娇说:“爹爹真聪明,爹爹,一会儿娘亲责怪悠悠的时候,你一定要保护悠悠啊!”

“好。”齐域哭笑不得地应是。

花青瞳和蓝枫从小巷子出来并没有回蓝家,她已经暴露于蓝家众人眼前,再住在蓝家就有些不合适了,因此,花青瞳找了一家客栈落脚。

她已经生了离开天牛镇,甚至是乌神国的打算,她和蓝枫站在房间的窗户口朝下看,正好看到下方乌神祝仰着头朝她微笑挥手,花青瞳知道,逃避不是办法,有些事,还是要面对的。

花青瞳转身走到茶桌前坐下,兀自倒了杯茶水喝。

蓝枫担忧地说:“花姐姐,怎么办?他们追来了。”

“不要担心,大不了我就跟他们走一趟。”花青瞳缓缓说道,“毕竟是他们有求于我。”

蓝枫依然难掩忧虑,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乌神祝和金寒阳不请自来。

花青瞳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们一眼,眼中一片冰冷。

乌神祝见状,眸光不禁一闪,神情挫败,“看来,我的确是没给姑娘留下好印象。”

花青瞳点头,的确是。

见花青瞳如此直白,乌神祝不禁失笑,他拉着金寒阳大喇喇地走过来坐下,并不客气地倒了茶水来喝,然后才叹了口气道,“许是在姑娘的心底,我乌神家族一定是坏人无疑,企图让死去多年的老祖重生复活,止不定有什么阴谋鬼蜮,祝说的对是不对?”

花青瞳看了他一眼,虽然面瘫着脸,但她的眼神却明显透露出她就是这样想的。

乌神祝顿时苦笑,他巴眨了一下眼睛,看着花青瞳圆圆的面瘫脸道:“先前惹得姑娘不快,的确是祝行事有欠妥当,祝应该与姑娘坦承的。”

花青瞳眼神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坦承什么?有什么可坦承的?

“姑娘可是秋殿十二使者,身怀大帝药之传承的花青瞳?”乌神祝问道。虽是问话,但他的语气却颇为笃定。

乌神祝身旁的金寒阳也是第一次听说,顿时面露诧异之色,这位姑娘,是万象宫的使者?如此身份,难怪三殿下对她如此在意。

花青瞳顿面露警惕之色,冷冷地看着乌神祝,“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乌神祝道:“之前嗅到姑娘身上药香特殊,又听姑娘说是与我皇兄有仇,加之我皇兄也日日念叨秋殿诸使,祝恰好听到过十二秋使的名字,是以,祝这才猜想,姑娘或许就是秋十二使花青瞳无疑。”说着,乌神祝面露笑意,“我那皇兄在秋一使那里吃了亏,现在还耿耿于怀。”

“哼。”花青瞳冷哼一声,看向他的目光更加戒备冰冷,“那是他多管闲事,先来招惹于我,活该被我大哥哥教训。你说你与乌神祈关系不好,我看不见得,你到底想怎么样?”

乌神祝暗叹,这位秋十二使心性直白简单,是个好相处的人,这样的人,不该为敌。他皇兄真是不该与她结仇,同时,他也不由庆幸自己没有将人得罪彻底。

“十二秋使,祝的心思很简单,想求十二秋使为祝解毒,从而解救老祖,这世上,除了身怀大帝药之传承的十二秋使你能帮助祝,祝再别无他法。”乌神祝如实道。

花青瞳眸光一凝,心中觉得麻烦。

“十二秋使之所以不愿帮助祝,只不过是因为害怕乌神家族过河拆桥,待十二秋使为祝解毒后,乌神家族杀人灭口,行那恶毒之事,十二秋使还怕乌神家族欲让老祖重生,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又怕老祖心性邪恶,十二秋使万一救了他,是放了一头恶魔出笼,祝说的可对?”

乌神祝漆黑的眼眸定定地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一愣,心中暗道,这乌神祝可真是花样百出,所说之话,的确容易让人意志动摇,花青瞳眼神如冰,“是又怎么样?”

乌神祝叹了口气,“是祝的错,既然求姑娘解毒,就应该将事情的来笼去脉告知,以免十二秋使心中有所顾虑。”

花青瞳垂眸不语。此刻他也想听听乌神祝能说出什么话来打动她。

“实不相瞒,乌神家族的确是想让老祖重生,老祖身中死咒,万年来生不如死,近几年来,老祖墓里动荡不已,乌神家族人心惶惶,实在难安,老祖不得解脱,我们这些后人又岂能眼睁睁看着他不得安眠而视若不见?于是父皇和族内一些长老这才联手施法,沟通老祖,而后我们才知,原来老祖这般不安,竟是有原因的。”

说到这里,乌神祝眼中不禁闪过深深悲伤和愤怒。

花青瞳见他神情不似有假,不禁起了一丝探究好奇之心。

乌神祝道:“我乌神一族,在大帝时代,也是雄霸一方的强大部落,名为大乌。”

“大乌部落?”花青瞳脑海中,圆圆惊呼一声,“大乌部落我知道,小公主,大乌部落当年的确是雄霸一方,其族人射术了得,其首领更是名声赫赫的英雄人物。”

花青瞳闻言吃了一惊,竟是如此?

只听乌神祝又道,“当年与三眼族一战,先祖以我部落神器大乌弓射杀多名三眼族强者,三眼族损伤惨重之下,一名三眼族的强者便给老祖下了死咒,老祖心中不甘,濒死之际疯狂反击,以一身修为,将那名施咒的三眼族强者镇压于地底。”

花青瞳目光一凝,暗问圆圆,“圆圆,你可听说过此事?”

圆圆道,“小公主,他没说谎,他口中的老祖,应该就是当年的大乌部落首领。那位首领的确是以身镇压了一名三眼族强者。那名三眼族强者当年屠杀了无数的大帝子民,简直是凶恶至极。”

花青瞳心神一动,“圆圆,如果是这样,我一定会救这位大乌部落的首领。只是,万年已过,这位身中死咒,受尽折磨的英雄首领,心性是否还如当初就以待商榷了,因此,此事还须谨慎。”

一般人,万年岁月灵魂被困于肉体之中,忍受非人折磨,不是心灵崩溃疯魔,就是性格变的邪狞无比。

“没错,小公主,你的谨慎是对的。万年已过,人心易变,更何况是倍受折磨的大乌首领,万一他已心性成魔,放他出来,简直就是灾难。”圆圆也十分郑重。

不仅是花青瞳心中动容,一旁的蓝枫少年闻言,眼中顿时冒出了崇拜的小星星。

乌神祝一脸悲容,又隐带骄傲,“万年非人折磨,灵魂被困于肉体之中不得解脱,但老祖依然心性如初,坚韧不变,只是,老祖修为几乎耗尽,那名被他镇压的三眼族老祖,正待破封而出,这几年的祖墓动荡,就是因此而起,只有老祖体内的死咒解除,才能重新将那位三眼族老祖镇压。”

“如此说来,你们乌神家族的这位祖先的确是一位英雄人物,如果是这样,无论如何,我都会救他。”花青瞳直言道。

乌神祝眼中霎时露出欣喜之色,“多谢十二秋使!”

花青瞳没再说话,心中却是暗自盘算。

“如果十二秋使方便的话,同祝一起回去见见父皇和几位长老如何?也好商量解毒之事?”乌神祝小心翼翼的提议道。

花青瞳闻言只是稍稍沉吟了一瞬,就点头答应了。

如果那位首领正在受难,她的确是应该快一些去帮助他,不仅是帮助他,还要防备那位三眼族的强者破封而出。花青瞳可不希望三眼族再多一位强者出来。

见花青瞳答应的这么痛快,乌神祝和金寒阳对视一眼,眼中全是惊喜之色。

“祝代老祖,多谢十二秋使大义。”乌神祝起身,躬身一礼。

花青瞳伸手扶了他一把,冷冷道:“不用谢我,能够拯救一位对抗三眼族的英雄,是我应该做的。”当然,这位英雄真的没有变才好。

乌神祝神情激动,又道,“祝知道十二秋使和皇兄之间有些摩擦,此番,祝代皇兄向十二秋使道歉,还望十二秋使大人大量,能够不与皇兄计较,皇兄也并非真的记仇之人,若知十二秋使能够帮助老祖,皇兄定会感激十二秋使的。”

花青瞳没有说话,而是看向金寒阳,见他目光清冷正直,遂拍了拍蓝枫的肩膀,“你想成为金星卫,不如就跟着金少主去吧。”

花青瞳已经明白,让蓝枫跟着金寒阳走,是没有后顾之忧的。

蓝枫眼眸晶亮地点了点头。

蓝枫离开客栈,走在喧闹的大街上,心情飞扬,他,终于可以成为金星卫了。

此刻的蓝家大门口,管家伸长脖子翘首以盼,蓝家的大厅内,蓝家老祖蓝破云,家主蓝梅桥,以及蓝思桥,蓝青桥,甚至还有蓝庭烨,蓝庭溪等嫡系都齐聚一堂。

蓝梅桥神色复杂,“想不到啊想不到,蓝枫那孩子竟然也有出息的一天,真不愧是梦桥的儿子……”

“什么蓝枫,以后该叫蓝庭枫。”老祖蓝破云出言打断,其实蓝梦桥还活着的时候,蓝枫的名字的确是叫蓝庭枫的,只是后来蓝梦桥死了,蓝枫这个没有天眷者天赋的孤儿,就再也没有资格加上蓝家嫡系这一代的中间字,便成了蓝枫。

“对,老祖说的对,是蓝庭枫。”蓝梅桥极快的改变话风,“庭枫那孩子果然是造化不浅啊,就是不知道他和那位姑娘是什么关系,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如果我们蓝家能与那位姑娘打好关系,何愁不能更上一层楼?那位姑娘可是天珠强者啊!”

身为蓝家的家主,蓝梅桥理所当然的想到这一层上。

一旁的蓝青桥和蓝庭溪早已面沉如水,以往,就是他们父子欺凌蓝枫最甚,现在蓝枫突然咸鱼翻身,最不适应的就是他们了。

“什么搞好关系?我们蓝家与那位姑娘的关系本来就很好,庭枫能够突然间天洗,定然与那位姑娘脱不开关系,所以,只要有庭枫在,那位姑娘就是蓝家最亲密的朋友!”蓝破云说道。

“老祖说的有理。”蓝梅桥欣喜道,还是老祖想的通透啊。

“爹,老祖,这些年我们蓝家一直对庭枫不好,万一他对蓝家有所心结呢?”一旁的蓝庭烨插言道。

本来老祖和父亲说话,他不该插言,可是,他实在是有些听不下去了,父亲和老祖是不是有些太想当然了?最起码如果他是蓝庭枫,在被那样对待后,就绝对不会再毫无芥蒂的为蓝家付出。

蓝破云和蓝梅桥顿时面色微微一僵,片刻,蓝梅桥僵笑道:“你这孩子,说什么呢,就算蓝家对他有所疏忽,但他毕竟是蓝家人啊,一家人哪有解不开的结?”

蓝庭烨不再说话了,他觉得,父亲真是太想当然了。

就在这时,一名下人匆匆跑来,禀报道:“蓝枫少爷回来了。”

蓝家老祖,蓝梅桥及其他人纷纷上前一步,“蓝枫少爷和谁回来的?”

下人道:“只有蓝枫少爷自己。”

蓝家人不可避免的有些失望,蓝家老祖本来站起来的身子又坐了回去,“不管是几个人,只要回来了就好。梅桥,将庭枫召来,我有话问他。”

蓝枫快步朝自己的小屋走去,丝毫没有理会身边管家的殷勤态度,管家表情讪讪的,就在这时,蓝梅桥亲自走了过来,“庭枫!”

庭枫!

听到这个久违的名字,蓝枫的脚步一顿,随之,他的脸上就闪过一丝浓浓的嘲讽。这就是他的家人啊。

蓝梅桥没有看到蓝枫脸上的嘲讽之色,他面带笑容地走过来,“庭枫,你总算回来了,那位姑娘呢?金少主呢?”

蓝枫看着他不说话。

蓝梅桥又道:“哎,你这孩子,算了,你跟我去见老祖,老祖要见你。”

蓝枫一言不发地跟着他往大厅走。

到了大厅,蓝枫毫无意外的看到蓝家众人都在,他冷冷地扫了一眼众人,看到蓝庭溪阴毒的目光,他冷冷地转开眼,目不斜视地走到大厅中央。

他既不见礼,也不说话,就沉默地站着,老祖蓝破云目光闪了闪,开口道,“庭枫,这趟出去,见了不少世面吧,那位姑娘呢?你突然天洗,就是那位姑娘出的手吧?你可知道那位姑娘的来历?”

蓝枫心中冷嘲,他就知道,在他回来之前,他就知道蓝家一定会向他打听花姐姐的来历,花姐姐是什么人,他已经有些了解,三殿下说,花姐姐是万象宫的十二秋使,万象宫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万象宫的崇高地位,神圣不可冒犯,而花姐姐,竟是来自那样一个强大势力。

他当然不会把这样的消息告诉蓝家,想到从前,父亲死后,蓝家人冷酷的态度和狰狞的面容,他在无数次被欺负的时候,无数个冬天差点被冻死的日子,无数次差点被饿死的时候,这些人又有谁会理会他?不落井下石已经不错了。

可是现在,看着面前佯装慈爱的老祖,和友好的一众人,蓝枫心中不禁为父亲不值,也为自己愤怒,愤怒过后,便是心潮无波。

“回老祖,蓝枫什么都不知道,那位姐姐的确是帮蓝枫天洗了,不过,她什么都不说,蓝枫也不敢多问。”蓝枫道。

“对,对,她不说,你也不要问,万一惹得她不快呢。”蓝破云觉的有理,接着又追问,“那你们刚才出去,和金少主他们都说了什么?”

蓝枫低头垂眸,眼中浮现浓浓的嘲讽,他声音平板地道:“蓝枫也不知道,他们说话的时候,蓝枫并没有听到。”

老祖蓝破云皱了一下眉头,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片刻,他话风一转,慈祥道,“庭枫啊,这些年家族对你疏于照顾,你可心里有怨?”

蓝枫语气淡漠:“蓝枫不敢。”

不敢,这个回答……蓝破云不禁皱眉。

“老祖,蓝枫还要回去收拾东西,此次,蓝枫会跟着金少主他们一起走,若无他事,蓝枫这就先回去了。”蓝枫道。

蓝家众人目光一凝,蓝梅桥不禁道:“现在就走?”

“现在就走,蓝枫不好让金少主他们久等,这便回去收拾东西了。”蓝枫说罢,转身便走。

没人阻拦,看着蓝枫的背影,老祖蓝破云不禁皱起了眉头,蓝梅桥道:“老祖,看来这个孩子对我们有怨啊。”蓝枫那冷冰冰的态度,在场之人都不是傻子,怎么看不出来。

“梅桥,送些财物衣服,还有干粮给那孩子带上,都是一家人,他心里有气是正常的,只要我们以后好好对他,他会消气的,毕竟都是一家人。”老祖蓝破云道。

这时,蓝青桥突然出列,说道,“老祖,金家只给了我们三个名额,蓝枫占去一个,那另两个该给谁?”

蓝青桥的脸色实在算不上好,他知道,蓝枫的凭空翻身,极有可能,那个被刷下来的,会是他的儿子,庭溪。

果然,蓝家老祖淡淡地看了蓝庭溪一眼,“庭溪和庭枫多有摩擦,都是孩子,让他们分开一段时间缓和缓和关系也好。”蓝破云说到这里,蓝青桥和蓝庭溪顿地脸色惨白。

蓝破云不理他们,接着又道:“庭烨,庭玉,你们也去收拾东西,一会儿跟着庭枫一起去吧,能够跟金少主一起同行相处的机会可不多,路上,你们也多与那位姑娘亲近亲近……”

蓝梅桥眼睛一亮,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如果庭烨和庭玉跟金少主还有那位姑娘相处好了,那还有蓝枫什么事?

蓝庭玉眸光一亮,霞飞双颊,眼中难掩激动,她不由想到了金少主的那位朋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