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撒娇的酒窝/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面就是金星城了。”金寒阳淡淡开口,花青瞳透过他掀起的车帘缝隙往外瞧,隐隐可见前方数里处巍峨的城墙,和城墙下方手拿黑铁长戟,不时巡逻而过的队伍。

蓝枫眼中的期待光芒越来越浓,他努力压下心头的兴奋,很是小心翼翼地问:“金少主,我马上就能成为金星卫了吗?”

“今天先休息一天,我让人去安排,明天你就能成为金星卫,去参加训练。”金寒阳对这个冷冰冰的少年颇有好感,见他眼底难得流露出来的孩子般的迫切,不禁微微勾起唇角回答道。

当然,这个少年天赋不错,这一路上在马车里,他更是经常打坐修炼的,既不讨好也不谄媚,心神全部都在修炼上,以他的眼光,这个少年再过不久就会突破天洗二层了。

反观蓝家另两人,二人这一路上的心思都用在了不时的寻找话题,与他搭话中。

蓝枫闻言,眼中顿时散发出无比璀璨的光芒,“金少主,我会努力训练,成为最优秀的金星卫的。”

少年的声音坚定而清脆,金寒阳的唇角又是流露出一丝笑意,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一旁的乌神祝也饶有兴趣地看了他一眼,“你这个小家伙到是有志气,十二秋使帮你天洗,还真是慧眼识人。”

蓝枫少年微微一愣,随即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

花青瞳却是歪头目光一凝,看着乌神祝说:“我虽然帮他天洗了,但以后是成为强者还是弱者,还是要靠他自己的。”

乌神祝无声一笑,“没错,经过训练后,他会成为合格的金星卫。”一名合格的金星卫,是将军人的使命放在第一位的,天洗之恩,恐怕也及不上一名合格金星卫的信念。

花青瞳面无表情道:“没错,他会成为一名合格的金星卫。”她要的只是少年的不背叛。

蓝枫听着他们在议论他,脸色微微有些不自在,可是渐渐的,他觉得他们的话有些别扭,似乎话中有话。蓝枫默默地看了他们一眼,不知为何,心头渐渐有些微妙。

“太好了,我们明天就能成为金星卫了。”乌神祝和花青瞳都在因蓝枫的一句话而夸奖他,被花青瞳震摄过的蓝庭玉此时也不由略带迎合讨好的开口,企图引起他们的注意。

“你们和蓝枫不一样,你们还要参加金星卫的选拔,选拔中取胜后,才能成为一名金星卫,落选后,还是要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的。”金寒阳冷冷的开口打断她,唇角冷凝的抿成一条直线。

蓝庭玉呆住了,什么?他们和蓝枫不一样?凭什么?

但是,看到金寒阳冰冷严肃的表情,蓝庭玉哪怕心里不甘,也终究不敢再说什么。

一旁的蓝庭烨却是无声地苦笑一声低下头去,庭玉恐怕还不明白,蓝枫的资质很优秀,以刚刚天洗的实力,挡下蓝庭溪天洗四层的攻击,其天赋可见一斑。

而且,他的身后有那位姑娘在,他成为内定的金星卫,又岂是难事?而那位的姑娘的身份,似乎也很特别,听那位公子称呼她为十二秋使……当今天下,唯有万象宫的四季使者才有这样的称呼吧?

想到此,蓝庭烨不由心底一叹,蓝枫真是好运气。

说话间,马车渐渐临近金星城下,而神情冷漠面瘫的花青瞳,却是在某一时刻,突然缓缓地僵直了脊背,连同一张面瘫脸,都明显的越发僵硬。

“花姐姐?”蓝枫挨着花青瞳,立即就发现了她的异样,他这一问,顿时引来车厢内众人的注意。

花青瞳感受着脑海中幽冥契约传来的波动,清晰地感受到了姬泓夜的气息就在不远处。

花青瞳看着车厢内的众人,僵硬地眨了眨眼睛,嘴唇嚅动,没有说出一句话,心头却是想着,酒窝竟也来了西大陆了。

不知为何,花青瞳的心头有些发酸,有些闷痛,不知为何,还有一丝隐晦的喜悦。来了也好,面对,总是比逃避要好。

想及此,花青瞳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决绝之色,颇有壮士断腕的意味。乌神祝和金寒阳对视一眼,看十二秋使这个表情,似乎是出了大事啊,他们当即警惕起来,目光锐利地等着突变来临。

就连蓝枫都察觉到气氛的冷凝,身子无声紧崩起来。

花青瞳自己陷入了紧张当中,自然是没有发现车厢内的诡异气氛。

而金星城的城门处,姬泓夜和李昌锦看着那辆越行越近的马车,脸上不由露出无比欢喜的笑容。

姬泓夜表情清冷,神态亦是高傲,整个人宛如高岭之花,然而,他的眼底却荡起浓浓笑意,哪怕看不见瞳瞳此刻的表情,但是,光凭猜想他也知道,她此刻定是浑身僵硬,那面瘫的小脸,估计也更加面瘫了。

终于,马车缓缓停了下来,金寒阳掀开车帘,看到挡在马车前面的二人,他不由眼神一变,实在是,这拦车的二人,气质着实不俗。

不待金寒阳开口询问,花青瞳便已起身,朝外走去。

见状,金寒阳,乌神祝以及蓝枫等人均是跟着一起下了车。

花青瞳下了车刚一站定,便看到了对面一身白衣,清冷似雪的白衣男子,花青瞳浑身僵硬紧崩,令得她身边的乌神祝和金寒阳亦是神色凝重万分,无他,实在是花青瞳的神情,简直就是如临大敌。

刚刚下车来的蓝庭玉和蓝庭烨亦是十分诧异地看着那名白衣男子,蓝庭玉看到姬泓夜的一刹那,整个人都是浑身巨震,她的眼底满是震惊和痴迷混合的光芒,这、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好看的男子?

她觉得,乌神祝已经是温润如玉,风度翩翩的浊世佳公子,然而此刻一见姬泓夜,她才知,自己真是井底之蛙,何谓真正的绝色无双,嫡仙降世,她想,她此刻终于真正的见识到了。

她的心脏疯狂的乱跳着,双眼流露出痴迷的光芒,此刻,她隐隐有种心碎的感觉,这样的绝色清冷的男子,真是美的令人心碎。

然而,众人眼中清冷不俗的白衣男子,却是在某一刻突然化身为以犬类为原形的妖精,一扭三晃地朝着花青瞳疾闪而来,其速度之快,简直令在场众人骇然。

当那白衣男子扑到了花青瞳的怀里时,那原地,还有着白衣男子的身影,竟是残影还未散去。

“十二秋使!”乌神祝看到那白影朝花青瞳扑来的刹那,就本能地惊呼一声,然而,随后的一个声音,却令他的惊呼完全的卡在了嗓子眼儿里,只因——

“主人瞳瞳,人家好担心你啊,你有没有想人家~”

之前还清冷的宛如天上仙的白衣男子,此刻已经完全化身为犬类原形,扑在花青瞳的怀里,不断地扭动身体蹭啊蹭,嗲声嗲气的声音更是令人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甚至,他们似乎看到了男子的身后有一条无形的大尾巴在摇啊摇。

之前还浑身戒备的乌神祝和金寒阳,此刻竟是双双目瞪口呆。

蓝枫也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而一旁的蓝庭玉,却是双眼呆滞,完全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她只是疑惑,刚刚的嫡仙男子呢?这只大狗狗般的家伙,一定是她的错觉。

花青瞳僵硬地低下头看着大脑袋搁在自己肩膀上不断蹭来蹭去的人,对方光滑冰冷的发丝令她的脖子一阵骚痒,她僵硬地站立着,伸出胳膊轻轻地推了推他,面瘫道:“酒窝,你快起来!”

姬泓夜埋在她颈窝里的脸上闪过浓浓的笑意,然后便不依地蹭的更加卖力,“不嘛,主人瞳瞳,人家不要起来,你都不疼爱人家~”

花青瞳头皮立时一麻,面瘫脸上陡然被激起了一层不正常的红晕,身上更是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李昌锦的眼睛瞪的溜圆,本来他的注意力都在花青瞳身上,可是听到姬泓夜这一声,顿时抱住身子,狠狠地搓了搓,鸡皮疙瘩也是纷纷地往下掉。

乌神祝狠狠地打了一个冷颤,不由的往后缩了缩,喃喃道:“真是人不可貌相。”刚刚还是清冷的一朵高岭之花,转眼却又成了一只大型犬类。

“酒窝,你别这样,会被人笑话的。”花青瞳僵硬着脸再推了推他,满眼都是无措,怎么办?这样的酒窝似乎更加的难对付了。

以前,她是酒窝的宠物,面对他时,她总是心里隔着厚厚的一层隔阂,可是现在,情形完全相反过来了,她心中对他的隔阂,随着契约的逆转完全消失不见,可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沉重的负担,她现在是酒窝的主人,要对酒窝负责的啊。

“人家不管,主人瞳瞳你都不担心人家,人家可想你了~”姬泓夜不肯放过她。

花青瞳急了,语气生硬地大声道:“酒窝,你好好说话。”这样子像什么话?

然而,在花青瞳声落的瞬间,二人灵魂中的幽冥契约,发出无形的波动,花青瞳的意念,化作一道命令,随着那无形的波动,传达进姬泓夜的灵魂之中。

二人皆是浑身一震。

花青瞳不适的僵立在原地,姬泓夜却是终于直起了身子,却依然抱着她不撒手,水波潋滟的桃花眸里承载着绵绵密密的情愫,定定地看着她。

“主人瞳瞳,我知道了,我好好说话。”他声音柔和,眼中渐渐荡起缱绻笑意。

------题外话------

那个,也许,没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