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酒窝和光/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不甚自在地移开了目光,气氛沉默了一瞬,她问:“你、你没事吧?”

二人一同被碧春打进了空间裂缝,都是九死一生,她是因为帝元珠的保护没有大碍,可姬泓夜却不同,他之前就有伤在身的。

“瞳瞳,你这是在关心我?”姬泓夜桃花眼眸蓦地一亮,眼中闪过一丝潋滟的光华,灼灼地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面瘫着脸,一脸严肃的表情回望他。

姬泓夜心里笑翻,瞳瞳这幅样子真是可爱极了,面上却是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可怜地道,“我有事,有很大的事,我现在受了很重的伤,修为几乎没有了,好难受,瞳瞳,你要保护我啊!”

花青瞳眼神一动,忙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天之力小心翼翼地探了进去。

几乎是瞬间,花青瞳就发现,姬泓夜没有说谎,他体内的天脉枯竭,甚至伤痕累累,丹田之中,更是一片干涸,他那朵洁白清冷的雪莲花天礼,蔫搭搭地卧在丹田中央,就像是缺了水的植物一样没有精神。

花青瞳心里吃了一惊,嘶,伤的好重,这得多久才能恢复过来啊。

见花青瞳的眼底闪过震惊之色,姬泓夜顿时更加神色楚楚地朝她巴眨了几下眼睛,“瞳瞳,是不是很严重啊?我该怎么办?我都这样了,你会不会嫌弃我?”

我本来就很嫌弃你,一直都很嫌弃你啊。

可是,花青瞳看了一眼他可怜巴巴的眼神儿,面瘫着脸硬是没有说出嫌弃的话来,虽然明知酒窝这是在装可怜。

突然,花青瞳看到了他丹田的角落里卧着一朵黑莲,那黑莲她太熟悉了,以前就一直住在她的丹田里的,黑莲并不见萎靡,只是安静地卧着,似乎对于她的探察没有察觉。

当花青瞳的天之力探上黑莲的时候,一股灵魂的力量陡然顺着天之力传达到她的灵魂中,这一刻,花青瞳陡然震惊的无以复加。

这,这朵黑莲的魂,居然也受幽冥契约的控制,也就是说,这朵黑莲,就是姬泓夜的另一具身体。

这怎么可能!

“酒窝,你……”花青瞳震惊地看着姬泓夜,颤抖着双唇说不出一句话,花青瞳是知道的,黑莲和酒窝合体后,就会出现黑天原身,那是真正的黑天魔君,如此说来,不仅是酒窝,就连黑天魔君也受幽冥契约的控制,酒窝他怎么能这样做?

“这有什么好奇怪,我就是他,他就是我,所以,瞳瞳你也是他的主人哟~”姬泓夜不仅不觉得受制于人,反而还十分得意地挺了挺胸膛。

花青瞳瞪着清灵灵的眸子呆看着他,一时竟是无言以对。

就在这时,花青瞳的突然瞥见了姬泓夜身后的李昌锦,她顿时吃了一惊,“李昌锦,你怎么也在这里?”

花青瞳心中的吃惊着实不小,再次瞪圆了眸子。

李昌锦见花青瞳终于注意到他了,小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憨厚的笑容,“仙女姐姐,你就是君姐姐?”李昌锦已经想明白了,君姐姐和仙女姐姐虽然长的不一样,但是神情气质却是一模一样,但他就是还想确定一下。

花青瞳眼神柔和了一些,“对,之前对你隐瞒了我的身份,不是有意的。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西大陆?”

从东大陆到西大陆,这可不仅仅是距离的问题,莫非圣王的本尊又苏醒了?可是圣王为什么会想到要来西大陆?

这时,就见李昌锦也一脸疑惑地挠了挠头,不解地说:“仙女姐姐,我之前明明是去主峰找你去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西大陆,反正在我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和姬哥哥一起在西大陆的黑漠里了。”

花青瞳闻言心中顿时明白,李昌锦去主峰找她,找不到她定然十分焦急,焦急之下,便令得圣王苏醒,圣王许是为了他的转世的意愿,所以才来寻她,甚至不惜破开了空间裂缝。

花青瞳心中猜想了个差不多,不由心中发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少年的头。

李昌锦表情腼腆,脸颊微微发红,却没有躲开。

姬泓夜的视线追随着花青瞳白嫩嫩的小手移动,双眼有灼灼地盯着李昌锦的脑袋,那眼神凶悍的恨不取而代之,他顿时不依的握住花青瞳的手,“瞳瞳,你都没有这样摸过我。”他的声音里尽是浓浓的委屈之意。

花青瞳顿时抬头,看了一眼他高大的身体,自己的头顶只到酒窝的下巴处,她想象了一下自己踮着脚跟儿抚摸酒窝头顶的画面,顿时觉得十分怪异,而且,“酒窝,你是大人了。”

李昌锦闻言,小脸又是一红,“仙女姐姐,我也是大人了。”

花青瞳默默地看了他一眼,暗自摇头,李昌锦还是孩子呢,小脸稚气的很,不过,“你叫我花姐姐,不要叫仙女姐姐。”听起来怪怪的。

“好,花姐姐。”李昌锦乖乖应了一声,眼神带着亲近之意地看着花青瞳。

一直旁观的蓝枫少年此刻隐隐有些不淡定,他看着李昌锦,这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年,似乎很得花姐姐欢心啊,蓝枫的内心深处,不由涌起淡淡的危机感。

李昌锦敏感地朝蓝枫看去,两个少年四目相对,互相的眼中都涌起淡淡的审视和打量。

相较于蓝枫的冰冷锐利,李昌锦的目光相对温和,甚至,还对蓝枫抿唇友好地笑了笑。

蓝枫少年也淡淡地点了点头,花姐姐喜欢的少年,他也应该认真对待。

乌神祝此刻终于露出了笑容出声道:“十二秋使,这位是?”他带笑的眼眸看向姬泓夜。

“我是瞳瞳的人!”不待花青瞳回答,姬泓夜一扭腰,高大在身体硬是诡异地窝在花青瞳怀里,一脸荡漾地说道。

花青瞳歪头看了他一眼,将他推开站好,“他是姬泓夜。”然后又回头对姬泓夜说道:“这位是西大陆乌神国的三皇子殿下乌神祝,那位是金星城的少主,还有这个少年,他叫蓝枫,是他救了我,并收留了我。”

花青瞳说到这里便不再多说了,正跃跃欲待花青瞳介绍自己的蓝庭玉心中顿地失望无比。

姬泓夜对待别人的态度俨然不像对待花青瞳那般,他神色清冷,最先看向的不是乌神祝和金寒阳,而是蓝枫,“你叫蓝枫?谢谢你救了瞳瞳。”他说着,默默将花青瞳的手握在掌心里揉捏把玩。

花青瞳默默抽了抽,姬泓夜顿地机警地握紧了些,花青瞳抽不脱,又怕动作太大被人看笑话,就只好由着他去。

蓝枫吸了一口冷气,连忙摇头,“不、不用谢,花姐姐也帮了我。”

姬泓夜眯眼,又一个叫瞳瞳花姐姐的。姬泓夜不由扭头看向花青瞳,瞳瞳怎么招了这么多小孩子?

花青瞳面瘫着脸回视他。

“原来是姬公子,金星城就在近前,姬公子不如随我们上马车叙话,也正好进城,这里毕竟不是说话的地方。”乌神祝笑着说道。

姬泓夜这才回头,给了他一个眼神,神色淡漠地点了点头。

一行人再度回到了马车上,因为多了两个人,马车里的空间稍些几分拥挤,姬泓夜见状,长臂一伸,便将花青瞳揽进了怀中。

花青瞳身子一僵,无奈,姬泓夜已经低头,将脸埋进了他的颈窝,“瞳瞳乖,车里太挤了,坐在我怀里多安全。”

不坐在你怀里才安全呢。花青瞳面瘫着脸想,但是看到马车里一双双眼睛都定定地看向他们,花青瞳顿时脸颊涨的通红,一时间简直就是无地自容。

她不适地扭了扭身子,却听到姬泓夜轻轻吸气,低声在她耳畔喷洒气息,“瞳瞳啊……”

如吟似喃,长长的尾音随着湿热的气息传进她的耳廓,花青瞳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车厢内的温度陡然升高,除了乌神祝面不改色,金寒阳冷着脸外,其他人皆是满面潮红,气息不均。

蓝枫和李昌锦两个少年双双红透了小脸,竟是动作一致地往角落里缩了缩。

那旁,蓝庭玉却是看直了眼,为什么她竟觉得,这两人抱在一起,竟是有种说不出来的和谐养眼?明明二人什么也没做,但为什么她就觉得,这世上的一切香艳都尽被包括,又有着一种旁人无法融入,契合温暖的感觉?

乌神祝也定定地看着二人,眼底隐隐浮现一抹痴迷,这一抹痴迷既不是针对花青瞳,也不是针对姬泓夜,而是针对他们。

对他们。

这二人拥在一起的画面,简直震撼他的眼睛,直入灵魂。

那男子白衣似雪,容色绝世,清冷的气息莲香幽幽,而他此刻却以一种完全呵护的姿态将少女抱在怀中,而少女一身黑衣,小脸冰冷毫无表情,耳朵却红透几欲滴血,二人的黑发交融,这画面乍一看,就宛如一朵白莲绽放,绽放的白莲,包裹着黑色的花蕊。

二人宛如一体,盛开在这世间,宛如永恒不会凋零。

乌神祝的心脏狂跳,他觉得自己有些不太正常,因为,他盯着二人,心脏竟是越跳越快,快的有些让他惊恐,似要跳出了嗓子眼儿,渐渐的,他发现自己全身灼烫,他诡异又惊恐地发现,自己似乎……似乎变态的因这二人而动了情。

甚至,他的脑海中不由的幻想出这二人在一起时水乳交融的绝世画面,乌神祝的脸色不红反而变的惨白,自己这是怎么了,他怎么会、怎么会……

乌神祝不敢想自己这是一种什么心态,只是觉得自己这样是不正常的,他可以爱上那个少女,甚至,也可以爱上那个男子,但是,他怎么偏偏在心里对这二人同时充满了旖旎的心思?

仿佛,这二人就是一体,少了哪一个,他都会觉得是不完整的,唯有他们在一起时才会令他想入非非,难以自控?

这真是可怕。活了这么多年,乌神祝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竟有这样的爱好。

真是太可怕了。

花青瞳垂着头,不敢看众人的视线,她几乎将脸埋进了肚子里,只露出一双红通通肉乎乎的耳朵。

姬泓夜眼底闪着浓浓的笑意和宠溺,抱着她,心底一片柔软珍爱。

忽地,姬泓夜抬头,飞快地看了乌神祝一眼,乌神祝被那仿佛洞悉一切的桃花眼一盯,瞬间整个人都仿佛被看穿,他狼狈无比的别开脸,心想,这两个人在一起,就是魔,真正的魔,诱人堕落的魔。

姬泓夜眯起眼睛,不悦又阴狠地盯了对方一眼,继而便勾起唇角,低头,柔软的唇落在怀中少女的发顶。

乌神祝忍不住的又用眼神余光瞥向二人。

花青瞳觉得酒窝好像更难缠了,现在明明她才是主人好吗,为什么做为宠物的酒窝一点也不乖?

姬泓夜则是暗自认为,从前因为契约的关系,瞳瞳对他心结很深,自己若是做一些过份亲密的举动,瞳瞳指不定就会以为自己是在欺负她,而现在就不一样了,自己成了她的宠物,就可以肆意妄为了,这就是当宠物的好处啊!

渐渐的,花青瞳也就认命的窝在了姬泓夜的怀抱里,面瘫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蓝枫和李昌锦回头,看见此番情景,却是同时情不自禁地对视一眼,他们觉得,窝在男子怀中的花姐姐,怎么好像一只被抱着的小松鼠呢?

马车已经进了城,没过多久,便到了城主府。

金星城的城主金开天早早就等候在府门口,他等在这里,自然是为了迎接三皇子乌神祝,不过,在看到花青瞳等人后,只在稍愣了一下,便热情的笑脸相迎。

金寒阳这时却是开口命人将蓝庭玉和蓝庭烨带了下去,道:“他们是来参加金星卫的选拔,把他们带到候选者的住处。”

蓝庭烨神色一暗,低头默默地跟着上前来引路的护卫走了,而蓝庭玉则是有些不甘,因此,她站在原地不动,她是女孩子,金少主总不能就这样硬是将她赶走吧?

金寒阳还真没有不好意思一说,他目光一凛,冷冷道:“把她弄走。”

说完,便领着众人入内了。

蓝枫动了动唇,心中有些忐忑,自己也是金星卫,就这样跟着一起进了城主府没事吗?

金寒阳似有所感,回头看向他,严肃道:“到了金星城,你就不再是从前的身份了,而是一名金星卫。不过,我之前说过,今天允许你休息一天,明天开始,你就得去训练了。”

蓝枫立时站直了身体,声音响亮清脆地答了一声是。

城主金开天诧异地看向蓝枫,问鑫寒阳道:“寒阳,这位少年,这是内定了?”金开天很是吃惊,因为,内定这种事,这还是在他儿子领导金星卫之后破天荒的头一遭。

“他天赋心性都不错,可以收。”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这少年的背后,是花青瞳,万象宫秋殿的十二使者,并且身怀大帝药之传承,就连三殿下都有事求她。

一行人说着,大步进了府内,金开天年约五十,一身黑袍,魁梧高大,与金寒阳有着七分像,却更加的威严冷冽。

“三殿下,这几位是?”一行人在府内坐定,下人上了茶水点心,金开天这便将目光看向了花青瞳和姬泓夜等人身上。

乌神祝道:“金城主,这位是万象宫秋殿十二使者花青瞳,这位公子是她的朋友,这两位小友也是十二秋使的朋友。十二秋使身怀大帝药之传承,此次是要随祝前往皇城,为祝解毒的。”

随着乌神祝所说,金开天宛如刀锋一样犀利的眸光不由就看向了花青瞳,“秋殿十二使者,在下有礼了。”金开天拱手道,花青瞳淡淡点头,“金城主不必拘礼。”

金开天看着花青瞳,眼底隐隐闪过疑惑,这秋殿的十二使者,看着就是个小丫头,解毒之事乃是大事,即便是有药之传承,她担当的起吗?

相比于看起来还稚嫩的十二秋使,到是十二秋使身边的那位男子更让他在意。

金开天毕竟是一城之主,他一眼便觉得姬泓夜不凡,甚至是三殿下的风度气质都比不了这男子,金开天也不藏着,于是直接问道:“不知这位公子是什么人?”

此言一出,乌神祝和金寒阳也都朝姬泓夜看去,没错,这个问题他们早就想问了,只是一路上这男子一直腻着花青瞳,他们也没有机会问。

此刻,姬泓夜桃花水眸一眯,清冷的气质一变,竟是柔若无骨般的窝在了花青瞳身边,“我是主人的宠物!”

他说的响亮又理直气壮,又隐隐带着十分骄傲,在场众人皆是一愣,目瞪口呆。

金开天张了张嘴,一时无言。这男子气质不俗,若说是十二秋使的男宠,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男宠,男宠可没有如这男子这般的气质。可若说他只是不想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却也不必用宠物这样的身份来辱没自己吧?

众人不由就看向了花青瞳,花青瞳面瘫着脸,缓缓道:“他不是西大陆之人。”多的,她也不想说。

一言即出,众人也不好再多问。

当晚,花青瞳众人便留宿在了城主府。

书房中,金开天,乌神祝,金寒阳三人相对而坐,气氛凝重。

“三殿下,不是老夫不信任你的眼光,只是这位十二使者看起来太年轻了一些,就是个小丫头,能靠得住吗?那么大的事,事关我大乌部落的老祖……”

“金城主,除了她,我们别无选择了,老祖等不得了,那三眼族的十三老祖,眼看就要破封而出了,最关键的是,三眼族似乎也察觉了此事,正在暗中谋划着破坏老祖墓,迄今为止,已经多次袭击老祖墓了。”

乌神祝道。

金开天叹了口气,乌神祝又道:“不过,祝认为,十二秋使还是靠得住的,别看她小小年纪,却已经是天珠境的修为了。”

金开天一愣,他却是没有注意,今日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姬泓夜身上了,并没有认真打量花青瞳。

“这位十二秋使并不简单,能成为秋使,并不能小看。”乌神祝缓缓道,眼神渐渐飘渺起来,他不由想,此刻那二人在做什么呢?

城主府招待客人的房间十分气派,一应用品都是上品,床具更是全新,包括屏风后的暖玉池,也修的颇为华美。

只是,房间内的气氛却是不甚和谐。

花青瞳站在桌子上,戒备地低头瞪着桌旁的男子,凶巴巴地吼:“酒窝,你既然要沐浴,就快去,追着我干什么?”

“主人,酒窝是要伺候你一起沐浴的呀!”姬泓夜长发披散,身上只披了一件薄薄的里衣,胸前的衣襟微微敞开,窒命诱惑,若是换个女子,此刻怕是会主动扑上去,然而花青瞳却是被追的在这屋子里跑了一圈,最后被逼到了桌子上。

姬泓夜心里笑的打跌,仰头看着站在桌子上躲避他的小丫头,他简直恨不能扑去将她扑倒,然后抱进怀里好好揉捏疼爱一番,只是,这戏还是要唱,他是千万不能把人逼急的,要慢慢来,慢慢来……

花青瞳黑了脸,“我不用你伺候,你自己去。”

“别嘛,主人,让我伺候你好不好,你别害羞!”姬泓夜站在桌旁仰头看着她,桃花水眸中一片诚恳。

花青瞳站在桌上不下来,低头瞪着他,“酒窝,你要听话,你自己去,我不用……”

她正说着,就见黑莲花缓缓飞出他的体外,然后朝她扑来。

花青瞳一惊,下意识后退,脚下一个落空,就朝后仰倒下去。

花青瞳闭紧了嘴,怕惊呼出声会引来这府内的侍卫,天之力涌动,她正打算稳稳落地,却忽见那黑莲金光一闪,随即便化作一个金眸黑发黑衣的男子。

“光!”

花青瞳完全呆住了,待反应过来自己落入这个男子的怀抱里时,她还在怔怔发呆。

黑莲是光,黑莲是光,黑莲是酒窝,光,酒窝……

花青瞳瞪大水灵灵的眸子,看看光,看看姬泓夜,再看看光,再看看姬泓夜,来回重复着同样的动作,若不是幽冥契约让她感受到他们是同一个灵魂,打死她也不敢相信,这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人,会是同一人!

“瞳瞳,回神了!”姬泓夜上前来,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花青瞳的视线跟随着他挥动的手渐渐回过神来,瞪圆了眼睛,“光是你。”

姬泓夜沉默一下,眼神流露出一丝乞求,“光是我。瞳瞳,你别生气。”

花青瞳沉默,片刻闷声闷气地道:“我没生气。”

她却是不由想到光出现时的情景,原来,酒窝一直就守在她的身边,甚至,还化为黑莲充当过她的天礼。

花青瞳越想越是觉得古怪,浑身都不自在起来,她扭了扭身子,企图挣脱身后之人的怀抱。

“瞳瞳,别乱动,我抱你。”光轻声开口,收紧了手臂,金色眼眸温暖明净,柔和地看着她,将她打横抱起朝着屏风后的浴池走去。

花青瞳看着姬泓夜还站在原地,自己却被光抱着走了,她两眼呆滞,明明是同一个人,为什么她觉得好奇怪。

眼中不可自抑地流露出惊惶之色,身子止不住的瑟瑟发抖,噩梦成真了,虽然没有一群酒窝,却是有两个……两个也够恐怖了。

衣服被一件件剥落,温暖的水流将她包裹,身后忽有一个温暖的胸膛贴近,花青瞳一惊,回神之际,却见光已经化作黑莲消失不见。

“瞳瞳,不习惯光,嗯?”姬泓夜低头,将下巴搁在她肩膀上,心疼地问,之前瞳瞳在发抖。

花青瞳低头,小脸微微有些发白,“酒窝……”

“嗯,别怕,天色不早了,洗完澡我们去休息,主人。”姬泓夜心疼地安慰了一句,最后那‘主人’二字却是微微加重了音调,他得提醒她,现在她才是主人啊。

花青瞳果然愣住了,对啊,现在酒窝才是她的宠物啊,她怕他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