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 大小姐/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顿好花青瞳三人,黑衫青年匆匆朝外走了去,他得快些找到管事,把有关十二秋使的事情向他汇报。

他心事忡忡,难免有些火急火燎,然而就在此时,第六号包厢的门却是突然打开了,桃儿和蓝衣女子双双走了出来。

“哎,你等一等!”桃儿一把拉住正在疾走的黑衫青年的衣袖,微微抬高了娇俏的下巴,一噘粉唇,声音清脆地道:“你等等走,小姐有事找你。”

黑衫青年微不可察地皱了一下眉头,这丫环一般的少女看起来着实是有些刁蛮,那拽着自己的衣袖的手一点也不客气地将他的衣袖绷拽的死紧,若不是他这衣服布料够结实,此刻怕是被扯烂了。

而且这少女看人的时候也是鼻孔朝天,看着颇有些虎假虎威的骄傲。

“二位客人是有什么事吗?”虽然心中不悦,但黑衫青年还是耐着性子,十分礼貌的问道。

这时,那蓝衣女子也走了过来,她神色淡淡地看着黑衫青年,说:“我有话要说,在这里说不方便,到包厢里说吧。”

说完,蓝衣女子便十分淡然的转身,朝包厢里走了回去,仿佛胸有成竹这黑衫青年一定会跟上来一般。

“好了,你快跟上来!”桃儿终于放开了黑衫青年的衣袖,拍拍手转身跟着蓝衣女子一起往包厢里走。

黑衫青年额角的青筋狠狠地跳了跳,他有些不安地看了一眼第七号包厢的方向,无奈地走向了六号包厢,虽然心中有急事,但是照顾好客人的需求是他的工作,他只能进去看看这两个女子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

等黑衫青年走进了六号包厢,便见那名小姐模样的蓝衣女子危襟正坐在桌旁,而那叫桃儿的少女则是恭敬地站在蓝衣女子身后,主仆二人颇有气势地盯着黑衫青年。

黑衫青年走到二人十米的距离时便停止了脚步,他觉得,他该离这二人远一点,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范围是最好的选择。

“二位客人有什么事,便说吧。”黑衫青年说道。

对面的主仆二人均是用审视般的眼神儿打量了他一会儿,终于那叫做桃儿的丫环开口了,“你们可听说家族里失散多年的孙小姐回来了?”

黑衫青年闻言,眼中瞬间流露出一丝惊讶,沃家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孙小姐,这件事在三个月前就基本已经在各个分会里都传扬开来了,这事他当然也听说过。

黑衫青年心有所感,看向蓝衣女子的目光当即有些微妙,他点了点头,“此事西大陆分会的人当然也听说过。”

“好!听说过就好!”桃儿一抚掌,骄傲地抬高了下巴,斜着眼睛看着黑衫青年,颇有气势地道:“大小姐在此,你还不快见礼?”

黑衫青年虽心有所感,但还是诧异地看了蓝衣女子一眼,蓝衣女子此时也微微抬起头来,神色淡淡地看着黑衫青年。

黑衫青年却是道:“二位可有证明身份的东西?”

“你这人……”桃儿顿时怒了,不悦地看着黑衫青年,伸出食指就指着他欲开口便骂,好在蓝衣女子及时出声打断,“桃儿!”

桃儿不甘地收了声,一双杏眼却依然气呼呼地瞪着黑衫青年,“小姐,他居然敢怀疑你的身份!”

蓝衣女子颇为大度地一笑,“桃儿,他的顾虑是对的,沃家大小姐的身份,以防有人冒充也是应该的。”

说着,蓝衣女子从怀中取出一物,正是沃家子孙特有的黑玉佩,“这是外公给我的黑玉佩。”

说着,她将黑玉佩小心翼翼地交给桃儿。桃儿也小心翼翼地拿着那黑玉佩走到黑衫青年面前,凶巴巴地道:“给,你看吧,可小心点别打碎了,打碎了你可陪不起,这可是小姐身份的象征。”

黑衫青年没有接过那黑玉佩,他只是扫了一眼,心中便已经断定这黑玉佩的确是真的,如此说来,这蓝衣女子的确是沃家那位新找回来的孙小姐。

他的心中顿时有些啼笑皆非,这位新找回来的孙小姐,从前也不知是在什么地方长大,便是成为了金凤凰,但其装腔作势的造作行为,也依然将这份尊贵的血脉玷污了。

而之前她口中的外公,正是乌云商会现任的会长,同时也是沃家现任的家主。

黑衫青年知道,眼前这女子的身份做不了假,于是他拱手弯腰一礼,“林默见过大小姐。”

蓝衣女子看着躬身行礼的黑衫青年,眼底极速滑过一丝得意和兴奋,若是放在从前,如林默这等身份的人,她见了都是须要卑躬屈膝的,因为,对方可是在乌云商会里工作的啊。

可是现在呢?她摇身一变,成为了乌云商会的大小姐,从前她连直视都不敢的人,现在却在向她弯腰行礼,人生啊,可真是变幻莫测。

不仅是蓝衣女子心中飘飘然,就连她身边的丫环桃儿也是骄傲地挺了挺胸,下巴越发抬高了。

林默行完礼,询问道:“大小姐来到西大陆竟是没有通知管事,在下这便前去通知管事,让管事来接待大小姐。”林默说着便欲离开,对于这位新来的大小姐,他着实是没有什么好感。

“通知管知先不急,哎,林默是吧,即然已经知道了大小姐的身份,那为什么还不给大小姐换个包厢?”桃儿不满地说道。

蓝衣女子微微垂下了眸子,没有阻止桃儿的话,她要等,等林默给她换到金令包厢里去。

林默惊讶四下打量一眼这个包厢,发现这包厢里一切都正常,他不解地道:“大小姐可是觉得这间包厢里有哪里不合适?”

桃儿万万没有想到对方会这样问,她不禁微微睁圆了眼睛,道:“你眼前的可是大小姐!”

“林默知道。”林默点头,心中却是发出一声嗤笑,对这位大小姐更是无比感到好笑,对方二人的表现在他眼中,完全就是小丑一般,偏她们还自以为自己表现的很低调,很矜持,很尊贵。

桃儿不禁有些气急败坏了,就连蓝衣女子眼底都不禁滑过一丝不满,桃儿气的一跺脚,“喂,你这人是怎么在这里当差的,知道大小姐就在你眼前,你还不给大小姐换到最好的包厢里去?和普通人一样都住在这种包厢里像什么话?”

桃儿不满地指了指四周。

其实,偌大的乌云拍卖行,银令包厢只有二十个,可见这银令包厢里的富丽堂皇和不凡,这每一间包厢里,不仅有坐位,还有屏风,屏风后有床,床后面有浴池,还有备用的一切物品。

便是金星城的城主家里,也不见得就比这样的银令包厢要好到哪里去。

地辅青玉砖,桌是白玉桌,床是暖玉床,茶具一应用品皆是碧玉制成,精贵非凡。

而且,便是家族里的高层来了这里,也就是住在这样的包厢里观看拍卖的,这位大小姐有什么好不满的?

而且,给大小姐换到最好的包厢里去?她们所指的最好的包厢,是指哪一间,他岂又不明白?

林默在心底嘲讽的笑了笑,对这位新来的大小姐越发的充满了轻蔑和不屑,不过他并不会表现出来,而是道:“乌云商会的银令包厢可不是普通包厢,也不是普通人可以进得来的。便是家族里的高层,来了这里,也都是会住银令包厢里的,在下着实不明白大小姐为什么对这里不满。”

“那些高层毕竟是家族的下人,而大小姐却是家人,这就是区别,你还不明白吗?那金令包厢才是符合大小姐的身份所在。”桃儿轻蔑地大声说道,蓝衣女子却是不理不问地端起了面前的碧玉杯喝了一口茶水。

茶水入喉回香,可是蓝衣女子却是盯着手中的碧玉杯子眼底不由自主的闪过垂涎之色,这杯子,可极品的好玉雕琢而成啊。

林默眼角抽了一下,“大小姐可能不知道,在下口中的家族高层,是包括家主,还有大少爷等人在内的。”

桃儿一怔,接着惊的瞪大了眼睛。

蓝衣女子也蓦地抬头,眼中难掩诧异,不可思议地道:“连外公和大表哥他们都住在银令包厢里?”随即她皱眉,“那金令包厢呢?难道连外公都不能住到金令包厢里?他可是家主啊!”

林默在心底冷笑,“大小姐,其实所谓的金令包厢和银令包厢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区别就在于,金令包厢是小少爷特意给一些特殊的客人准备的,与银令包厢本身并无等级差别。”

“特殊的客人?大小姐也算是特殊的客人啊。”桃儿顿地不满地道。

林默眼底闪过一丝鄙夷,而后冷冷道:“在下已经将话说明白了,在下毕竟只是一个跑腿的,大小姐要是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在下这就去找管事。”

“你——”桃儿气急地怒瞪林默,这人好大的胆子。

蓝衣女子心中极其不满,眼神也不由的阴郁起来,哪怕她十分大度的挥手制止了桃儿继续说下去,但心中对那间金令包厢反而更加的渴望起来。

特殊的包厢,有多特殊?难道她大小姐的身份,还不够特殊吗?

因此,她心中却是暗暗将这叫做林默的黑衫青年记在心里,总有一天,她要让对方后悔今日对她的失礼。

林默不欲再多说,大小姐又如何,一个没有天赋的凡人,若是换个场合,他是连正眼都不会看一眼这样的女人的。

想到这里,林默不由想到了那位年龄更小一些的十二秋使,对方修为高深,看着冷漠,但谦逊有礼,对他这样的身份没有丝毫看轻。

林默无声地摇了摇头,脸色十分不佳。

这一通耽搁,其他的银令包厢里又进去了不少人,其中便有这金星城的三大一流世家,以及外城来的一些拥有黑银令牌的客人。

林默快步朝着管事的所在走去。

一名五十左右,身穿蓝衫,留着山羊胡须的男子一丝不苟的坐在巨大的黑色桌案后面看着什么东西,听到脚步声,他抬起头来,看到来人是林默的瞬间,这名中年男子不禁微微诧异,“林默?”

奇怪,这林默向来是十分沉稳的人,这次怎么听着脚步有些火急火燎的?

“出了什么事?”中年男子诧异地问道。

林默顿了一下,说道:“许管事,第七号包厢来了三名客人,其中一名是乌神三皇子殿下,另两人是随同三皇子一起前来的,其中那位姑娘,三皇子称呼她为‘十二秋使’。”

说到这里,林默便收声不再多说了,他知道,许管事自己会斟酌。

果然,他话音落后,许管事怔愣了一瞬,便猛地站了起来,“林默,你没听错?”

虽是如此问,但许管事知道林默为人向来稳重可靠,办事鲜少出错。

“许管事,林默没有听错,三皇子殿下的确是那样称呼那位姑娘的,而且,那位姑娘的神态长相,都与小少爷留下的关于十二秋使的信息很相似。”林默道。

“那就十有八九错不了,哎呀,这下可好了,十二秋使来了咱们分殿,其他分殿的人知道,一定会羡慕的,嘿嘿。”许管事说着便笑呵呵地朝外走去,林默有些不忍,却还是开口道:“许管事,还有另一件事。”

许管事不耐地挥手,“有什么事你去处理,我先去看看那位姑娘到底是不是十二秋使。”

林默见状急忙道:“许管事,第六号包厢的两位客人,是家族新回来的大小姐。”

话落,许管事脚步一顿,转身,看着林默难看的表情,许管事眼中精光一闪,心中一瞬间似乎明白了什么,“我知道了。”说罢,许管事一摆手,继续走了。

林默目送许管事走远,他便默默朝一楼大厅里走去,他还得云迎接其他客人,别的事,他管不着了。

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正在等待管事前来拜见的蓝衣女子眉头一皱,“桃儿,这敲门声……”

这敲门声分明是在敲对面的门。

桃儿顿时走到门边,将门悄悄拉开一条缝,往外探去。

乌神祝打开门,看着外面的中年男子,笑道,“这不是许管事吗?”

许管事微微一笑,拱手作礼,“没错,正是在下,三皇子殿下安好,可否方便在下进去说话?”

“岂有不方便之理?”乌神祝笑着让开了道,许管事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待看到包厢内唯一的姑娘时,他的眼中不禁精光闪烁,将花青瞳上下打量了一番,而后拱手问道:“在下冒昧,敢问这位姑娘如何称呼?”

花青瞳微微一怔,诧异于这位管事一进来就询问她的名字,一旁的乌神祝眼神一闪,笑意加深。

姬泓夜也是淡淡挑眉,他也很好奇对方特意来找瞳瞳是有何事。

“我叫花青瞳,这位管事可是有什么事?”花青瞳淡淡问道。

“嘶!”许管事听到‘花青瞳’三个字时,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没错,十二秋使就是叫作花青瞳的,“姑娘是十二秋使?”

花青瞳微微一愣,顿时明白了这位管事的意图,莫非四哥哥提过她?

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花青瞳手掌一翻,一枚金闪闪,上书‘利秋’二字的金色令牌便出现在掌中,看到那金闪闪的令牌,许管事顿时笑了,笑的十分欢乐。

“原来真是十二秋使驾到,在下真是不胜荣幸,想必十二秋使也知道,乌云商会的小少爷,正是秋殿第四使者,小少爷特地叮嘱过我等,凡是秋殿的使者来到乌云商会,都要好生招待,那唯一的金令包厢,就是小少爷专门给各位秋使准备的,还请十二秋使移步!”

花青瞳眼眸微微一亮,“四哥哥还有这样的吩咐?”

花青瞳心中对这位未见过的四哥哥顿时生出了亲近之心,虽还没有见面,却无形中少了一些生疏,不仅如此,对于其他哥哥们,也十分的好奇起来。

许管事也笑道,“没错,十二秋使,请移步,我们边走边说可好?”

花青瞳当即点头,看向姬泓夜和乌神祝。

乌神祝笑道:“今天能沾着十二秋使的光,一堵那最神秘的金令包厢,真是祝之大幸。”

随即,花青瞳三人都很是高兴地跟着许管事走出了第七号包厢。

“十二秋使,金令包厢就在那边,三位请跟在下来。”许管事在前带路。

四人一同朝着金令包厢走去,而六号包厢里,桃儿和蓝衣女子却是双双探头偷窥,神情颇为猥琐。

此刻,二人的表情都是愤怒不已,桃儿关上门,怒道:“小姐,岂有此理,那个管事不先来拜见小姐你,居然带着那三人去了金令包厢,他们的身份能跟小姐您比吗?您可是沃家的大小姐啊。”

蓝衣女子沉默不语,眼底却酝酿起一丝风暴,她,可是很记仇的,此次回来西大陆,她就是为了报复从前那对她不好的家族而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