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极品主仆/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从前的家族只是金星城的一个三流小家族,她的娘亲,给那个三流小家族的家主当了宠物,生了她,而正夫人却一直对她和娘亲百般苛待,她此次回来,就是为了给那个三流小家族好看!

她的娘亲从小不知父亲是谁,外婆生性软弱,为了生存给一个小镇上的财主当了宠物,娘亲十三岁时出落的婷婷玉立,那名财主又看上了她的娘亲,娘亲抵死不从,在外婆的帮助下,逃出了财主家。

那财主一怒之下,将外婆打杀了。

十三岁的娘亲逃出了财主家,正好被那个路过的三流小家族的家主救了下来,她娘亲生的好看,求那家主收留,那家主便将娘亲给收了,然后生了她,而她八岁的时候,她的娘亲就因病去逝了。

想到这里,蓝衣女子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她的娘亲,是外公的亲女儿,乌云商会的千金小姐,身体里流着尊贵的血液,可是从小却受着那样的苦,若是娘亲从小在外公身边长大,或许,娘亲就会嫁给一个门当户对的大家族公子,而她的父亲,也将是一名真正的贵族。她也不用从小以庶奴的身份,在那个三流小家族长大,受尽奚落。

那个三流小家族,是她的耻辱,只有彻底的消失掉,她才真正的能够抛却过往,没有污点。

从小她就发誓,她一定要让那些对她不好的人付出代价,所以,当三个月前外公找到她时,她欣喜若狂,简直不敢相信,她杜茵茵也会有这样的身世!

回到沃家的这三个月当中,她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尊贵,什么样的生活才叫人生,想到在沃家的吃穿用度无一不是最好,想到外公送给她的那些名贵宝物,她就止不住的心里颤抖,狂喜,然后便是更深的渴望。

只是,她不明白,怎么到了西大陆,她只是想要去最好的包厢里住,都不被允许?

她越想越是愤怒,越想越是不甘,外公说过会好好补偿她的,现在她不过是要去那个金令包厢里,有什么不可以吗?

想到此,杜茵茵挺起了胸膛,“桃儿,走,这乌云商会是我家,是我说了算,那金令包厢到底该是什么人住,还得我说了算的。”

“就是,小姐,你可是这乌云商会的正经主子呢。”桃儿立即兴奋地红了小脸,雄纠纠气昂昂地推开门,和杜茵茵朝着金令包厢走了过去。

而与此同时。

许管事领着花青瞳三人到了那间最神秘的金令包厢面前,还有十步远的距离时,许管事忽然停下了脚步,花青瞳三人都疑惑地看向他,许管事微微一笑,道:“因为怕人打扰,所以小少爷在这里设置了一道的结界,只有秋殿的秋使令牌可以打开,平时,就是我们这些内部人员,也是进不去的。”

花青瞳心中颇觉有趣,面瘫着小脸道:“四哥哥真有意思。”

说罢,她又将那块上书‘利秋’二字的令牌拿了出来,一瞬间,那无形的结界便和这令牌共鸣起来,空中传来一声低低的嗡鸣声后,花青瞳明显感觉到那无形的结界消失了。

四人顺利地走了过去,在四人过去后,没了秋使令的感应,那无形的结界再次凝结了出来。

“咦,这金令包厢跟银令包厢一个样儿嘛!”四人进了包厢里,环视一圈其中环境,乌神祝有些失望地说。

许管事笑道,“其实这都是小少爷弄的,从前是没有金令包厢的,这包厢大厅里,除了座位多了些,有十二个,桌子也大了些,里面有十二张床外,其他的都跟银令包厢一个样儿,这西大陆的金令包厢还好,只有毓庆国的大皇子偶尔会来,中央大陆的乌云商会里,每逢拍卖时,这金令包厢里都是很热闹的,几位使者都会去。”

乌神祝咂咂嘴,“难怪皇兄很羡慕秋殿。”光是这份心意,就足够促进秋殿团结的了,这是一个可以尽情聚会的宝地啊。

许管事笑着看了乌神祝一眼,没有多言,他也很骄傲,小少爷是沃家最优秀的一位少爷,他能够结识到如秋殿那么多要好的兄弟,他们这些下人也颇觉得骄傲。

而且现在,秋殿终于有了一位女孩子,许管事不着痕迹地打量了花青瞳一会儿,见她身边的那个好看的白衣男子始终握着她的手,姿态亲密无比,他不禁暗自摇头,看来,这位十二秋使是心有所属了,要不然,可以建议跟他家小少爷处处嘛……

花青瞳环顾四周,然后面瘫着脸说,“这样说来,以后我来到金星城,都不用找地方住,直接就来这里……”

许管事一愣,哑然失笑,这还真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秋殿这些个使者都是一个样儿,想当初那位毓庆国的大皇子来这里,转了一圈后,就是这样说的。

许管事脸上笑意更浓,“十二秋使要是愿意,当然是可以的,咱们商会里连饭食都会准备最好的送来。”

花青瞳眼睛一亮,放眼打量这间不小的包厢,心中不禁感到一丝亲切,虽是第一次来,虽然从未见过那位四哥哥,但花青瞳却是毫无生疏之意。

姬泓夜目光一闪,眼中闪过欣慰之色,这样很好,瞳瞳不会孤独,若是放在从前,他会忌妒,可现在,他只会为她高兴。

这世间,能够让瞳瞳信任的人,恐怕除了西门家,就要数万象宫秋殿诸使了。

姬泓夜眼底不禁滑过一丝苦涩,但最后皆化为坚定,总有一天,他会成为瞳瞳最信任,最亲近的人,爱人,亲人!

“幻镜的使用方法和传音石想必林默都告诉几位了,十二秋使,您可以在这里尽情享受,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若是有什么需要,就用传音石告诉在下。”许管事说道。

“多谢许管事。”花青瞳认真地道了谢,许管事这便转身朝外走去,转身的刹那,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精芒,他得去会会那位大小姐。

从林默的神色里,他就看出,恐怕那位大小姐不甚讨喜,也是,从小流落在外的女子,听说从前还是以庶奴的身份长大,估计是……想到此,许管事不禁暗暗摇头。

他正如此想着,忽觉外面隐隐传来一丝能量的波动,有人擅闯结界!

能来这三层包厢的客人,都是贵人,没有人会无理的擅闯金令包厢自讨没趣,到底是什么人做出如此无礼的事情?

许管事眼中滑过一丝阴沉之色,十二秋使第一次来就遇到这种事,真是太打脸了。想到此,许管事不禁迈开大步朝外走去。

花青瞳三人也发现了这股能量波动,同时朝外走去,乌神祝则是唯恐天下不乱道:“看来有好戏看啊。”

花青瞳三人跟着许管事到了门外,便见两名女子狼狈地跌倒在结界外,其画面十分令人震惊。

杜茵茵和桃儿此刻恨不得骂娘,她们本来是颇有气势地要到金令包厢里去的,可是哪想,走到了这里时,居然怎么也前进不了了,似乎有一层看不见的墙壁挡在这里,无论她们怎么走,也都始终前进不了,她们甚至不甘心地用力去撞,最后被那看不见的力量狠狠地弹倒在地,摔的浑身剧痛,鼻青脸肿,就连头上的首饰都歪斜了。

“小姐,咱们这是见鬼了吗?”桃儿捂着撞出鼻血的鼻子,双眼满是惊恐地朝杜茵茵身边缩了去。

杜茵茵双手抱住自己的满头珠宝,脸上早已失了镇定,神色隐隐扭曲,怒喝道:“桃儿,快来给我把头饰扶正!”

这些召示自己尊贵身份的珠宝可千万不能出了差子,她厌恶极了从前那寡淡的装扮,只有宠物才会那样,真正的小姐们,都是穿金戴玉的,因此,不论是头上,还是身上,她都是华丽无比,连同她的丫环桃儿,也是打扮的十分精致,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出自己的尊贵不凡。

桃儿闻言,顾不得自己鼻血狂流的鼻子,忙拿帕子擦了一把手,就扑过来给杜茵茵收拾头饰,任鼻血直流她也顾不得管了。

许管事和花青瞳等人出来时,看到的就是一个少女一边流鼻血,一边给蓝衣女子整理头饰的场景。

“她怎么不先把鼻血止住?”花青瞳分外不解。

“哎呀,她的鼻血都流在那个蓝衣服的身上了。”乌神祝捂脸,不能直视。

姬泓夜只是淡淡地瞟了一眼,便嫌恶地扭头不再去看,而是整个人都挂在了花青瞳的身上。

许管眼看着这一幕,眼角止不住的抽搐,此时此刻,他对这两个女子的身份,隐隐有了些猜测,只是还不敢确定,于是开口道:“敢问二位小姐是?”

杜茵茵抬头,眼神凶狞地瞪向许管事,冷冷道:“我们是谁?好奴才,你说我们是谁?”

嘶!

许管事倒抽了一口凉气,倒不是因那女子的话,而是因为女子高高肿起的半边脸,真是丑。

桃儿此时也抬起头来,一边不停地流鼻血,一边凶狠地吼:“这是大小姐,大小姐在此,还不快让大小姐进去!”

嘶!

许管事再次倒抽了一口气凉气,这少女鼻血涂了满脸,看着更为恐怖,连番视觉惊吓,许管事的一张脸已经有些绿了。

“大小姐?”许管事眼角不断抽搐,“大小姐微服前来西大陆分会,许某不知,有失招待,还望大小姐见谅,只是,大小姐这是……为何不在包厢里,而是出现在这里?”

杜茵茵不答,而是眼中滑过一丝冷色,“桃儿,弄好了没有?”

桃儿给她插好头上最后一根蓝宝石兰花簪子,收手捂住鼻子,道:“弄好了小姐。”

杜茵茵这才有了一丝自信,她抬手抚了抚头上,感觉到一应头饰都没有损失,这才有了一丝自信,“许管事对吗,本小姐到此,这就是你的态度?”

许管事眼角再抽,“在下若有不对之处,还望着大小姐勿怪,大小姐快些起来,坐在地上实在不合适。”

杜茵茵此刻摔的浑身都疼,根本就站不起来,两条腿都是软的,最重要的是,对面那个笑眯眯的锦衣男子正盯着她笑,对方是在取笑她!为什么要笑他,她长的不好看吗?她摔倒在地,他们就没有一丝怜时惜玉之情吗?而那个绝美的白衣男子,则是整个人都靠挂在那个女子身子,姿态颇为亲密,就连看她一眼都没有。

杜茵茵胸口顿时觉得憋闷至极,她厉喝一声,“桃儿,快扶我起来!”

正在擦鼻血的桃儿一惊,手忙脚乱地从地上爬起来,弯腰来扶她家小姐。两个女子跌跌撞撞的好一番折腾,终于都站了起来。

杜茵茵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这才又恢复了风度,眼神阴郁地看向花青瞳三人,“许管事,这三位是?”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她,嘴角不禁抽搐,对方一边的脸高高肿起,还刻意摆出淡然优雅的表情,连她看了都觉得难受,若是会笑,此刻她定然已经笑了出来,而绝不是如现在这样,想笑又不会笑,只能憋的自己嘴角抽搐。

姬泓夜一抬头,正好看到她颇有些痛苦表情,顿时大手一伸,温暖的掌心贴着她的侧脸,将她的头扳到一边,与他面对面,四目相对。

姬泓夜眨了眨眼睛,唇角一扬,露出一对甚是喜人的小酒窝,“瞳瞳别看,伤眼。”

花青瞳此刻深以为然,默默垂下了眼睑,对,伤眼,不看好。

姬泓夜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现在的瞳瞳,多了一些鲜活,不像刚遇到她那时,她那满是冷漠又绝望的气息。

看着面面相对,亲密无间的二人,乌神祝的视线不由被吸引了过去,他定定地看着那二人,一时有些失神。

“大小姐,这三位的身份,在下不便多说,还请大小跟在下来。”许管事朝花一走出结界,朝着六号包厢的方向走去。

“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大小姐在此,你就是这样对待的?金令包厢才是适合大小姐身份的所在,你们居然宁愿给不相干的人住,也不给大小姐住,是什么意思?”桃儿愤怒地大声道。

许管事脚下一顿,眉心抽搐地回过头来,却见桃儿满脸鼻血,眼神愤怒地瞪着倔,许管事再次倒抽了一口气,这少女的模样,真是活脱脱一只满身怨气的女鬼。

偏这时杜茵茵也开口了,“许管事,其实我是不在乎这些的,我只是不解,能住在唯一的金令包厢里的人,是什么人?”身份有她这个大小姐特殊尊贵吗?

许管事的眼角狠狠一抽,此刻他终于明白林默的神色为什么那么难看了,他看着这位大小姐,心道,你嘴里说着不在乎这些,可你的表现却一点也不是不在乎啊,而是非常的在乎啊。

口是心非,明明贪婪又心胸狭窄,还偏偏装备出一副什么都不在意,很大度的样子。

只是,既然是装,能装的更像一些吗?

许管事在心中不断腹诽,面色却是更加淡了几分,他在这乌云商会多少年了,虽然只是一个管事,但是他的修为却已经是天珠境初阶了,他是天眷者,又对乌云商会忠心耿耿,便是对方是大小姐,也没有资格对他不敬。

“大小姐,在下已经说过了,这几位的身份,你不要多问。”许管事语气也微微冷了下来。当着客人的面,不断追究对方的身份,幸亏这是十二秋使,若是换了别的人,简直就是在给乌云商会抹黑。

花青瞳避了一会儿,就不禁感到心中不悦,这个大小姐应该是四哥哥的姐姐或妹妹吧?怎么如此的不懂事?

杜茵茵丝毫没有感受到许管事的不耐,她的神色黯然了下来,淡淡道:“莫非许管事是认为我一个新回到家族的孤女不值得分会的人看中,所以才这样对我?那金令包厢宁愿让一介外人住,也不让我这个大小姐踏足,外公说过会好好补偿我,却原来,外公的话也并不是全部好使……”

许管事的脸色已经漠然一片,这位大小姐的脸皮,竟然如此之厚,而且颇有些无赖泼妇之嫌。

“呜哇……小姐,你的命好苦,好可怜啊!”一旁的桃儿眼珠一转,放声便大哭起来,声音悲恸,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罢了,桃儿,你别哭了,是小姐我命苦……”杜茵茵神色黯然地道。

此时,桃儿的哭声已经引起了银令包厢里其他客人的注意,拍卖还未开始,不少人听到动静不禁走了出来探察情况,一见这般情形,许管事的脸色完全黑了下来。

“你既然身为乌云商会的大小姐,就应该为乌云商会着想,你这样胡闹,又放任丫环胡闹,是来砸自家的场子了么?”

就在这时,一个平板冷漠的声音缓缓响起,那声音软软糯糯,宛如一股清甜的泉水浇灌进许管事的心灵,他顿时满眼感激地看向花青瞳。

杜茵茵也当即朝着花青瞳看了过云,她的眼神之中露出一丝凶狞之色,这个女子,居然敢教训她?她可是大小姐……“这位姑娘,你是什么人?”她微微扬起了脸,淡淡地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完全不理会她,见那个叫桃儿的丫环还在大哭,并且引来越来越多的人的注意,她顿时面无表情地屈指一弹,一缕天之力形成的气劲飞出,击在那桃儿身上,桃儿霎时噤声,只是嘴巴还张着。

不理桃儿惊恐的眼神,花青瞳面无表情地看向这个大小姐,她对许管事说,“告诉她我是什么人,为什么可以住在金令包厢里。”

杜茵茵的脸色一变再变,在桃儿被噤了声之时,她的眼底就滑过一丝胆怯,她毕竟是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虽然刚被沃家找回,享受了三个月的大小姐生活,但过去二十年的习性和眼见,已经深入骨髓,又岂是三个月就可以改变的?

许管事的眼底飞快闪过一丝赞叹,这位十二秋使看着冷漠,但实际上却颇为果决,而且,那个叫桃儿的泼辣丫环,实在是该得到这般教训。

许管事得了花青瞳的许可,此时便缓缓道:“大小姐,并非是西大陆分会欺你,实在是,那金令包厢只有小少爷和秋殿的使者们可以进去,那是小少爷为万象宫秋殿所设的专厢,这件事情,大多数银令贵族都是明白的。”

杜茵茵脸色一白,万象宫?秋殿?在天元大陆上,没有人不知道万象宫,而正因知道,她才知道,万象宫的使者,是多么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人。

“只有……万象宫秋殿的人可以进去?”杜茵茵声音艰涩的重复。

许管事脸色冰冷,眼底滑过一丝鄙夷地道:“没错。大小姐,这下可以回到你的包厢里去了吧,别说是你,就是家主亲来,那间金令包厢他老人家也是不会进去的,因为那是小少爷和诸位秋使专用的包厢。”

杜茵茵脸上火辣辣的,到了此时,她才发现,也许真是自己想的多了,她一抬头,正好看到不少银令包厢里都有人出来打探情况,甚至有的隐隐对她投来鄙夷的眼神,她顿时恼羞成怒,心中隐隐明白,自己这是出了一个大丑啊。

“许管事,你早说便罢了,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我只是刚回到家族,不知内情,你何必苦苦相瞒,害我以为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住到了金令包厢里。”她自以为大度地说道,孰不知,她无形中便透露出了刻薄的言辞,令在场众人皆是大皱眉头。

许管事歉意地看了花青瞳一眼,回头淡淡道:“既然已经明白了,大小姐,可以跟许某回到包厢里去了吗?”

他越发的不耐了,这个大小姐,他就不信家主会看不出来她的粗陋低劣,不过,看出来又怎么样呢?总归是血脉亲人啊,唉!

哪知,这位大小姐竟然还是不愿走,一双眸子扫过花青瞳三人,问许管事,“许管事,这三位都是秋使吗?”

许管事额角的青筋再度跳了跳,强忍耐心道:“不是,大小姐,十二秋使是这位姑娘,另两位都是她的朋友。”

杜茵茵顿时眼眸一闪,道:“原来是这样,使者的朋友也可以一起进去么,如此说来,我也可以和十二秋使一起进去金令包厢吧?”

许管事闻言瞪大眼,险些吐出一口血来,这个大小姐……她、她她她……

“大小姐,这就不是在下说了算了,因为这金令包厢是小少爷设的,所以,只有秋殿诸位使者才能说了算,所以,你要想进去,问许某是没什么用的,因为许某做不了主,是要十二秋使说了才有用的。”

许管事的声音已经完全的冷了下来,他将目光投向了花青瞳,示意她不必客气,身为秋使,实在不必忌惮一个无权无势的大小姐,家主也不会为了一个大小姐,而令秋使不快的。

花青瞳看了许管事一眼,明白了他的意思,正好,她也的确是不喜欢这个虚伪造作的大小姐,若是对方向自己提出要求,她就毫不客气的拒绝好了。

正在这时,那位大小姐果然朝花青瞳看了过来,并且微微一勾唇角,露出一个自以为十分好看的笑容,孰不知,对方一边高高肿起的脸颊配上这个笑容满,简直堪称狰狞,“十二秋使,作为乌云商会的大小姐,我想跟你一起进去,可以吗?”

虽是问话,但她着重强调了自己大小姐的身份,并且自信这位十二秋使一定会让她进去,毕竟她是大小姐不是吗?而且,和这几位在一起,比她一个人更好,和他们一起,她就可以近距离接近那位白衣公子了,以她的姿色和身份,吸引到他也不是完全的没可能啊……再不济,另一位公子也是不错的。

而花青瞳却淡淡地瞟了她一眼,一句话打碎了她所有的盘算:“不可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