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 杜家父子(第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完,花青瞳朝许管事点了点头,便转身返回包厢,三人回到包厢,刚一关上门的刹那,乌神祝祝便笑的直不起腰来,姬泓夜也将脸埋在花青瞳颈窝里笑的浑身打颤,“哎哟喂,好难受,太伤眼了,要不是对方的身份特殊,我好想杀了她洗洗眼睛啊。”

花青瞳面瘫着脸,无奈地看着笑个不停的二人,面瘫道:“许管事真可怜。”

许管事的确是很可怜。

直到包厢的门被无情关上,杜茵茵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她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会拒绝自己,所以,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大小姐,站在这里会让人笑话的,你也不想引人注意吧?”许管家缓缓道。

“好,先回去包厢里。”杜茵茵不甘地看了一眼那关上的门,眼中闪过一丝不甘来,她默默发誓,总有一天,她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而这一切,离她并不远,等她回去了,一定会求外公给她进入那个金令包厢的权力。

秋使又怎么样,她也是大小姐啊。

等二人随着许管事回了六号包厢里,看到墙面上巨大的幻镜里倒映出来自己高高肿起的一边脸颊,那可笑丑陋的模样,令她瞬间呆住了。

“啊——”片刻,她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叫,“我的脸!”

此刻,桃儿也缓缓恢复了说话的能力,她连忙道:“小姐,我们有伤药,有最好的伤药,家主给的。”

杜茵茵也反应了过来,连忙抬去翻她们的包裹,从中找出了一只精致小巧的玉盒子,打开玉盒子,清香的药香味瞬间飘散开来。

杜茵茵忙沾了药膏往脸上抹,边抹边眼神狰狞地瞪着外面,之前,她竟然一直顶着这样一张鬼脸在说话,还说了那么久……

许管事见这二人都消停了,不禁松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

听说,这位大小姐是家主从西大陆找回去的,好办,只要是在西大陆,他就能够查出她之前的经历,只有搞清她之前的经历,才能弄明白,她为什么又回到西大陆来了。

许管事当即派人去查此事,而这一通的耽搁,今天的拍卖会却是准备开始了。

许管事揉了揉眉心,沉沉地叹了口气。

金令包厢里,花青瞳将秋殿的令牌放置在了幻镜的右边凹槽里,霎时,金光一闪,幻镜里出现了二楼拍卖大厅里的景象。

二楼拍卖大厅里不同于之前的空空如野,此刻已经密密麻麻的坐满了人,这还不算,门口处,依然还有人陆陆续续地不断走进来。

与此同时,敷过药,脸颊已经恢复正常的杜茵茵也打开了幻镜,正看着幻镜里的情景。

“啧,有些人是这金星城的三流家族,以前我也见过的,只是不知道,杜家会不会有人来……”若是杜家真有人来,也正好她用来出气,想到此,杜茵茵的脸色渐渐恢复平静,眼中也滑过一丝报复般的狠意。

之前丢了丑,又没有如愿进入金令包厢,她的心情烦躁极了,也委屈极了,难怪那个白衣男子不愿多看她一眼,愿来竟是因为她的脸出了问题。

现在好了,她的脸已经恢复了正常,露出了真正的姿容,一会儿她就派人去将那个白衣男子请出来单独与她见一见吧,相信独处之后,白衣男子一定会对自己生出好感,毕竟,自己的姿容是很不错的。

就在杜茵茵这般想着的时候,乌云商会的大门外,两道身影缓缓地出现在此。

这两道身影,是两个男子,二人的身高差不多,都是高瘦的身形,其中一人是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另一人则是二十左右的青年。

这两人应该是父子,因为二人的长相有着五分相似,且不说那中年男子,就是那位青年,却是长的剑眉飞鬓,唇红齿白,很是清秀英俊,只是其那双漆黑明亮的星眸之中,时而有锐利的光芒一闪而过,看着便给人不好亲近之感。

这青年的脸色此刻十分冰冷,他看着中年男子,道:“爹,天石有多贵重您又不是不知道,还有那上古代传承,我们更是想都别想,我们根本就买不起的。”

中年男子走在前面,头也不回,“清随,你别管,爹此次是铁了心要为你买到一块天石或是一套传承,家里的地契,房契,所有铺子的证明,还有钱财,爹都带来了,这次,拼了倾家荡产,爹也要给你买到一块天石,或是一套传承。”

青年浑身一震,冷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动,他看着中年男子,“爹,你别冲动,万一我天洗失败,或者拍到的传承鸡肋,那咱家岂不是一无所有?到时候,恐怕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你别顾虑这些,身外之物都是可以重新挣来的,可是万一你能天洗成功,或者得到厉害的传承,那就是命运的转折,我们杜家也将从此一飞冲天,清随,男子汉大丈夫,把眼光放远一些,现在咱家只有咱们父子二人,便是倾家荡产,也死不了人的。”中年男子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迈进了一楼大厅。

杜清随看着他爹的背影,双拳紧紧地握的死紧,他发誓,如果爹能够拍到天石,他一定要觉醒成为天眷者,然后去参加金星卫的选拔,光耀门楣,给娘报仇。

三个月前,他的娘死在了那个他从来都不看在眼里的庶奴手里。

没想到那个庶奴有着那样惊人的身份,临走之时,竟然亲手将剪刀刺进了他娘的心脏。

从小到大,娘亲身为嫡夫人,虽然没有给过那母女两个好脸色,可也没有做过什么过份的事,哪想,那个庶奴居然心胸狭窄,对他娘竟然一直怀恨在心,临走,还要了他娘的命,想想其他家族的宠物和庶奴都是什么命运?如今看来,她娘还是对那个庶奴太仁慈了。

他娘死了,而他和他爹却是同时看出了那个庶奴的心狠手辣,她不会放过他们的。

父子二人在林默的引导下,进入了二楼大厅,而同时望着幻镜的杜茵茵却是蓦地直起了身,双眼缓缓眯起,“杜宗光,杜清随,你们果然来了。”

桃儿疑惑地是杜茵茵看着杜茵茵,她成为沃家千金后,在街头遇到买下来的,桃儿并不了解她从前的身世。

幻镜里,杜宗光和杜清随在最角落的座位坐下,杜茵茵缓缓勾起了唇角,眼中满是嘲讽,“从前在我面前看起来风光的老爷和大少爷,原来在乌云商会里,竟然只是这幅德性,哼,你们想不到吧,现在轮到我杜茵茵来俯视你们了……你们现在可是在我的地盘里啊!”

“咦,那个人……”金令包厢里,姬泓夜一双桃花眼定定地看着幻镜里一个青年的身影,眼中闪过惊讶和兴味之色。

花青瞳眨眨眼睛,顺着毁泓夜的目光看去,然后便注意到了最后进来坐在角落里的那两个人,那应该是父子俩,姬泓夜摸摸她的发顶,“瞳瞳,那个年轻人,给我的感觉很熟悉,他应该是老二无疑。”

老二?花青瞳不解地看着他。

姬泓夜笑道:“封天!”

花青瞳倏然睁大了眼睛,酒窝是说,那个青年是封天魔君?

“他现在只是个凡人,没想到啊,老二转世后居然轮为一介凡人,呵呵呵呵。”姬泓夜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瞳瞳,你说我要是去收他为徒,他会不会答应?”

花青瞳顿时一呆,排行第七的黑天去收排行第二的封天魔君为徒,万一有一天封天魔君恢复了记忆,那酒窝岂不是惨了?

花青瞳不赞同地看了他一眼,“酒窝,你别胡闹,你要是想帮助他,那就去帮,收徒就算了。”

“这有什么,还有更坑人的,大帝不就是把老大给坑了吗……”姬泓夜笑嘻嘻地道。

花青瞳顿时竖起了肉乎乎的耳朵去听下文,结果,姬泓夜只是笑的意味深长地摸摸她的小脸,然后竟出其不意地靠近过来,在她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亲完就飞快后退,并且笑的十分得意,一对酒窝更是露了出来,花青瞳一边擦脸上的口水,一边盯着他脸上的酒窝瞧,面瘫的小脸已经不知不觉红透,连那一双肉乎乎的耳朵,都鲜红欲滴。

真可爱啊!

姬泓夜默默地在心里念叨。

真美好的画面啊。

乌神祝眼中流露出迷醉的光芒。

就在这时,拍卖开始了。

只见之前给他们领路的黑衫青年林默走上了拍卖台,在一番简单的开场语之后,一名纤细婀娜的的绿衣女子端着一个拖盘娉娉袅袅地走了进来,她将托盘放到桌子上,然后缓缓地退了下去,林默的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容来。

“大家都知道,此次的拍卖会,主要是针对上古时候流传下来的宝物和传承,那么,此次的第一件拍卖品,到底是什么呢?”

他说着,手已放在托盘上面的红色绒布上,不论是大厅里的客人,还是包厢里的客人,此刻都是盯着林默的手,盼望他快一点将绒布掀开。

终于,在一个短暂,却无比紧张的等待过程中,盖在托盘上面的绒布被缓缓掀开了,众人只见,在黑色的托盘上,静静地放着一枚明黄色的玉牌,那玉牌上圆下方,长形,色泽油润明亮,一看便是古玉。

只听林默道:“这是上古之时,一个名为‘焱’的小部落,流传下来的一篇灵魂修炼法,对于每一名天眷者来说,灵魂的化形都是十分的不容易的,而若是有了一篇来自上古部落的灵魂化形法诀,天眷者要化魂,就不再是问题了。”

他声落,不论是拍卖大厅里,还是包厢里,一些灵魂还未化形的天眷者们纷纷双眼爆亮,没错,对于他们来说,灵魂的化形,十分的重要,因为,只有灵魂化形了,他们的生命,才会真正长长久久,亘古不死。

花青瞳也微微吃惊,“上古部落的化魂之法?酒窝,你听说过个这个叫做‘焱’的部落吗?”

姬泓夜拧眉,然后可怜兮兮地眨了眨眼下,“瞳瞳,我的记忆不太全,除了关于十魔君的,其他的,都不太清楚。”

花青瞳也不在意,而是想到了自己的化魂之法‘十里凝魂术’,圆圆说,她修炼的化魂之法是来自于一个上古代的野人小部落,那个野人部落凶悍野蛮,极难驯服。

只是不知,相较于她的十里凝魂术,正要拍卖的这个玉牌里的法诀如何。

“相信这枚玉牌的价值大家都明白,现在我宣布,它的起拍价是一千枚上品天脉矿石。”

一千枚上品天脉矿石,是个天价了,至少,对于金星城这样的城市来说,一千枚上品天脉矿石的确不是小数目。

天脉矿石是每个天眷者梦寐以求的修炼宝物,其中蕴含着浓郁的天之力,开采的难度也极大。

“天脉矿石是什么?”正两眼放光地看着那枚玉佩,手中捏着厚厚一沓银票,想要拍下的杜茵茵傻眼了。

桃儿也茫然地摇摇头,“小姐,我也不知道啊。”

杜茵茵的脸色缓缓扭曲起来,“哼,什么天脉矿石,有银子值钱吗?”说罢,她正待喊出一万银珠子的天价时,就听幻镜里已经开始传出一声声的叫价声。

“一千五百枚上品天脉矿石。”叫出这个价格的人,杜茵茵也认识,他是金星城的一个二流家族柳家的家主柳昊,这位家主人到中年,长的仪表堂堂,杜茵茵从前还想着要不要去给这个人当宠物,可是,后来她听说这个人的嫡夫人十分的狠辣,府里的那些个宠物,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她才打消了注意。

“一千七百枚上品天脉矿石!”人群中又有人喊价了。

“两千枚!”立即有人跟上。

“两千五百枚。”一个淡淡的声音传出,却不是从大厅里传出,而是从别的银令包厢里,因为,别人也不知这个喊价的人是谁。

杜茵茵的脸色难看,喃喃道:“为什么这些人不用银珠子?”外公给了她很多财宝,足够她想要什么都能买到,可是现在,听着外面的叫喊声,她的心中渐渐生出一丝不满,外公为什么不给她一些天脉矿石?

“瞳瞳,想要这个玉牌吗?”姬泓夜将头靠在花青瞳肩膀上,声音就在她耳边回响。

“不想。”花青瞳摇头,不自在的伸手推了推身上的人,却是没能推开,酒窝现在总是这样黏着她,她也有些无奈。许是逆转契约后,她的心境发生了一些变化,打心底里认为酒窝是她的宠物了,她就应该多迁就他一些。

若是放在从前,姬泓夜做出这种亲密的动作,她只会觉的排斥又不安。

不得不说,逆转契约,姬泓夜这是下了狠招。

乌神祝对那玉牌也没兴趣,他的家族传承至上古的乌神部落,底蕴不浅,自然不缺化魂之法,此刻,他正不着痕迹地看着不远处的二人,只觉得脸热心跳,十分养眼。

“一会儿应该会有药材出现吧……”花青瞳转头,看向乌神祝。

乌神祝立即道:“一定会有的,十二秋使耐心等待便是,况且,这拍卖会很有趣的,不买东西,看看热闹也是好的。”

花青瞳不以为然,此刻外面的叫价声已经喊到了六千枚上品天脉矿石,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幻镜里的场景,目光不由落在那个封天魔君转世的青年身上,只见对方眉头微拧,神色凝重地看着场间,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

而就在热闹的叫价声此起彼伏的时候,一个女子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十万银珠子!”

宛如沸腾的开水里投入了一块冰块,全场倏然静止,六号包厢里,喊完价的杜茵茵一脸得意地看着幻镜里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画面,心道,自己这一下果然震住了全场。

站在拍卖台上的林默,自然听出了这个声音正是来自于那位大小姐的,他的嘴角抽了抽,正在说话,全场众人已经轰堂大笑。

这喊价的是哪个凡人家族的无知小姐吧?

现在明明是以天脉矿石在竞价的啊!

而坐在角落里的杜家父子二人此刻蓦地脸色一变,那个声音……杜茵茵!

他们又岂会听不出杜茵茵的声音,她不是被接回中央大陆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杜家父子的眉头双双拧了起来,杜清随的脸上蓦地闪过一丝凶狠之色,不论那个庶奴回来做什么,他都要把她的命留下。

“噗,哈哈,哪个白痴啊这是!”乌神祝刚喝一口的茶水全喷了。

“这声音有点耳熟。”花青瞳歪头说道。

姬泓夜笑着捏了捏她肉乎乎的耳朵,提醒道:“就是之前那个丑女人。”

幻镜中,林默挥手示意众人安静,待场中恢复安静后,林默道:“那位叫价十万银珠子的客人,抱歉的歉,此场竞价只能是天脉矿石,所以你的叫价无效。”

说完,他便不再理会,场中的气氛又渐渐恢复了热烈。

而六号包厢中,杜茵茵的脸色已经完全扭曲。

最终,那枚玉佩以九千上品天脉矿石的价格,被一间银令包厢里的客人拍走。

而紧接着,第二件拍品也送了上来,那是一只巴掌大小的白玉圆盘,而白玉圆盘的中央,镶嵌着一颗黑色晶莹的玉珠子。

“天算子!”花青瞳看见那黑珠子的刹那,蓦地低呼出声。

------题外话------

今天有二更,在晚上八点,娃今天白天考科目四,昨天才临阵磨枪,不造能不能过,去碰运气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