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竞价(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镶嵌在白玉圆盘中央的黑色玉珠子,的确就是天算子。花青瞳的那颗天算子可以储物和防御,她将之给了小宝宝带走。

而如今,幻镜里出现的这颗镶嵌在白玉圆盘中的黑珠子,虽然与天算子有些区别,但她不会认错,那的确就是天算子无疑。

“天算子?唔,这个我知道,上古神器天算子,六颗齐聚为神器,威力可比碎伞和帝元珠,但是六颗分开,只能算做至宝,但纵然如此,依然令不少人向往。”

姬泓夜也看着幻镜中出现的那颗镶在白玉圆盘中的黑珠子,“瞳瞳怎么认出那是天算子?哦,我明白了,瞳瞳以前好像有过一颗的……”说着,姬泓夜握住花青瞳的手,看向她的腕间。

“唔,没了?”姬泓夜眨眨桃花眼,无辜地看着花青瞳,“瞳瞳,你的那颗天算子没了?哪去了?”

当然是送给小宝宝了。花青瞳不答,看了他一眼,面瘫着脸收回手。

花青瞳的眼神突然冷了下来,见面这么久,酒窝居然一句也没问过小宝宝的下落,他难道就一点也不担心小宝宝?

花青瞳浑然不觉,若是放在从前,姬泓夜越是对小宝宝不闻不问,她或许就越是开心,认为酒窝一定不会和她抢小宝宝,可是现在,对于酒窝对小宝宝的不闻不问,她竟生出一些不满和怨气。

姬泓夜看着她的神色,眸色一闪,突然就勾了一下唇角,笑意一闪而没。

“天算子……”一旁的乌神祝却是没有注意姬泓夜和花青瞳说了什么,此刻他也惊讶地望着幻镜中,“那颗黑珠子就是传说中的天算子吗?”

他曾在他家族里的古藉中看到过天算子的记载,但因为时间太长,那些记载也不甚完全,他也只是一知半解。

而就在这时,幻镜中的拍卖台上,林默已经说话了。

“大家看到了,这是一件宝物,但这件宝物有什么用,叫什么名字,却是不得而知,只知道,它是来自一个上古遗迹中,因为对它的了解不多,所以,它的起拍价相对较低,而且,除了天脉矿石,金银之物此次也可以参加拍卖。一千银子珠子相当于一颗下品天脉矿石,起拍价一万银珠子,一百颗下品天脉矿石。”

此言一出,幻镜中有一瞬间的沉寂,拍卖大厅中,之前那名姓柳的二流家族的家主柳昊开口喊价了,随着他的喊价,大厅中零零星星的又出现了几声喊价声,相较于之前热闹,此时未免显得有些冷清。

“五百颗下品天脉矿石……”

“五百五十颗下品天脉矿石……”

而此时,六号包厢里的杜茵茵却是震惊无比地站了起来,她死死盯着幻镜,脑海中不断回忆着林默之前所说的话,“一千银珠子才相当于一颗下品天脉矿石,而一万银珠子,才一百颗下品天脉矿石……”

“银珠子居然这么不值钱?怎么可能?那天脉矿石究竟是什么,竟然比银珠子还要贵重?外公为什么不给我天脉矿石?”

“下品天脉矿石一定不如极品,上一次那玉牌的价格可是极品矿石,嘶,那要折算多少银珠子啊……”

她喃喃自语着,眼中逐渐升起一团阴霾,“骗人,都是骗人,外公明明说是要好好补偿我的,可为什么却不给我天脉矿石?”

“离武!”陡然的,她厉喝一声。

空气中毫无回应,杜茵茵也不心急,阴沉着脸默默等待。

过了大约三息时间,空气中传来一股波动,空间扭曲,一个黑色的人影竟凭空出现,那是一个下半张脸遮挡在黑色铁甲中的黑甲男子。

“啊!”看着凭空出现的黑甲男子,一旁的桃儿蓦地惊呼一声,眼神颇为震惊。

黑甲男子的一双眼睛毫无感情波动地看着杜茵茵,“大小姐,你没忘记你只能召唤我两次吧?这是第一次。”

杜茵茵的脸色扭曲了一下,“我没忘。离武,天脉矿石是什么,外公不是说会好好补偿我的吗?”

离武那双毫无感情波动的双眼闪了一下,冷冷道:“天脉矿石是天眷者修炼用的一种矿石,大小姐你是凡人,要来也没用,所以家主才补偿给你巨额的金银之物,那才是凡人可以用到的。”

“天眷者修炼用的?”陡然,杜茵茵的神色激动起来,“是不是我用了之后,也能成为天眷者?”

离武摇头,“不可以,凡人用不了天脉矿石,即便强行用了,也只有爆体而亡一途。”

“我要怎么成为天眷者?”杜茵茵不甘地问。

离武那双毫无感情波动的双眼中闪过淡淡的轻蔑,“大小姐第一天回到家族的时候,家主就查看过您的体质,您没有成为天眷者的天赋。”

“没有,居然没有……”杜茵茵咬住下唇不甘地呢喃。

“大小姐还有别的问题吗?若是没有,离武便告退了,大小姐,你还有一次召唤我的机会。”离武淡淡道。

杜茵茵咬着唇没有说话,离武身旁的空气一晃,他的身形当即消失不见了。

而此时,幻镜中那枚白玉盘镶黑珠子的宝物还在竞拍,本来这件宝物冷冷清清,没有多少人愿意竞价,在那位柳家主又叫出一千枚下品天脉矿石的时候,就该尘埃落定了,但是,就在林默准备敲定这件宝物的归属之时,从某一个银令包厢里竟又传来一个竞价的声音。

“一千五百枚下品天脉矿石。”

林默一怔,脸上露出一抹微笑,“一千五百下品天脉矿石,还有人要竞价吗?”

出乎意料的,那位柳家主竟然再次出价了,“两千下品天脉矿石。”

某包厢里那个声音似乎有些意外,再次道:“三千。”

“三千五。”那位二流家族的柳家主也毫不落后。

“四千。”那个来自某包厢的声音又响起。

“四千五。”这位柳家主继续道,他的家族只是金星城的一介二流家族,对于他竟然为了这件宝物付出如此大的代价,令众人不禁生出不解,虽然是下品天脉矿石,但那也毕竟是天脉矿石,万金万求。莫非是柳家主知道这件宝物的来历,所以才如此拼命竞拍?

“五千。”那某个包厢里的声音再次传出。

那是个男人的声音,听声音大约三十来岁,声音有些沙哑阴沉,声音中透出势在必得的意味。

“五千五。”柳家主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这个与他竞价的人到底是何人,不知有无协商的可能。

那个与他竞价的人似乎是抱着一种戏谑的态度,再次沙哑着声音叫价:“六千。”

因为这二人的竞价,这件本来不太受欢迎的宝物,竟是又引来一些一流世家的窥视,毫无疑问的,来自三个一流世家的竞价也参于了进来。

“七千。”

“八千!”

“九千!”

叫价声一时间不断响起,花青瞳面瘫着脸,眼中隐隐闪过一丝不耐,索性开口道:“一百中品天脉脉矿石!”

她此声一出,场间瞬间传来一片静默。

姬泓夜宠溺地笑看了她一眼,头一次发现,瞳瞳的耐心似乎也不太好啊。

一千下品天脉矿石,才能换一枚中品,这一百脉中品天脉矿石一下子就将竞价提了不止一个台阶。

场间静默了瞬间,竞价声竟又响了起来,有人竟然愿意出中品天脉矿石竞拍这件宝物,那只能说明这件宝物的不凡,所以,竞价声越发激烈起来。

“五百中品。”

“七百!”

“一千!”那个沙哑阴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两千!”突然,那位柳家主,一咬牙,脸色难看地道。

“三千。”

“五千。”

“五千,上品。”花青瞳又出声了。

姬泓夜捂脸,然后一脸憋不住的笑意,伸出大手揉了揉她的发顶。

花青瞳不满道:“这些人太啰嗦,一次性叫完多省事。”

“对,是那些人啰嗦,还是瞳瞳痛快。”财大气粗,果然不愧是大帝返祖血脉嘛。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了他一眼,然后淡定无比地看向幻镜中。

幻镜中再次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那位柳家主脸色复杂地看了眼三楼的方向,然后一言不发,他已无力再竞价了。

林默一脸微笑,“五千上品天脉矿石,各位,还有人竞价吗?”

静默。

林默缓缓道:“五千上品一次,五千上品两次,五千上品三……”

“一万上品!”突然,那个阴沉沙哑的声音再度传来。

一瞬间,场间又是一静,此时此刻,那些一流世家早已打消了竟拍的举动,为什么一件不知名的宝物,浪费大把天脉矿石明显不是明智之举,因此,他们早已偃旗息鼓。

“两万上品。”突然,花青瞳再度出声。

这次真不是花青瞳想叫价这么多。而是圆圆怂恿的。花青瞳本来是想叫价一万一千的。

嘶!

两万上品天脉矿石,这个价格甚至远远超越了之前的那枚记载了化魂之术的玉牌。

第十九号包厢里,一名身材魁梧高大,长相英俊的男子深深地皱起了眉头,眸光中翻涌着浓浓的阴冷暴虐。

“哼,真是财大气粗啊,我石麦出不起这个价,可我去抢不就行了。”这个男子唇角勾起邪恶阴冷的笑容,低低的笑了起来,眉心的第三只横目若隐若现。

终于,再无人竞价,这枚镶在白玉盘中的天算子落到了花青瞳手中。

不多时,包厢的门被轻轻敲响,许管事一脸笑意的捧着东西走了进来。

花青瞳接过那白玉圆盘,面瘫着脸默默问圆圆,“我们是不是花的太多了?”

“不多,不多,小公主,你可是大帝返祖血脉,大帝留给了你那么多天脉矿石,不花留着做什么?”圆圆无比嘚瑟地道。

花青瞳蓦地瞪大了眼,问:“圆圆,你让我这样叫价,不会就是为了炫耀吧?”

“小公主,咱这叫与众不同!”

花青瞳瞪圆眼睛,想想自己刚花出去的两万上品天脉矿石,突然觉得心脏生疼,她就不该听圆圆的这个坑货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