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无名道士和天算子(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抱着那个白玉盘一动不动,面瘫的小脸虽然看不出表情,但姬泓夜却就是从她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上感觉到了浓浓的懊悔之意。

姬泓夜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然后深深的看向花青瞳的眉心之中。他一直隐隐有所觉,瞳瞳的识海之中应该是有着一样十分神秘的存在。

之前瞳瞳喊出那两万上品天脉矿石的天价,应该就是与那个存在脱不了关系。

而站在一旁的许管事此时却是好奇地开口,“十二秋使,您可是知道这东西的来历?”

花青瞳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点头,“知道。不瞒你说,这件宝物的真正所在是这颗黑珠子。”

“哦?”许管事惊奇地瞪大了眼睛,而就在这时,只见花青瞳用力一拍,然后‘啪’地一声,那白玉盘应声而碎,镶在中间的黑玉珠子便掉落在了花青瞳的掌心。

嘶!

许管事不由吃惊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而这时,花青瞳竟然又朝着那黑玉珠子用力一捏,只听‘咔嚓’一声,黑玉珠子也应声破开,在场几人都定睛看去,却见原本圆润的黑玉珠子破开一层黑色的玉壳,露出里面天算子的真正原形。

一颗扁圆形,中间有一小孔的黑玉算盘珠子。

“啊?”许管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发出声音。

“对!对!就是算盘珠子的形状,我在家族的古籍中看到过,天算子就是这个形状!”乌神祝不知几时凑了过来,惊声说道。

姬泓夜却是淡淡微笑,丝毫没有惊讶之色。

“天算子?”许管事又是吃了一惊,天算子是什么,他在这乌云商会的分会大半辈子,可谓是阅宝无数,又岂能没有听说过天算子的大名?此刻闻言,不禁震惊无比,“这、这就是天算子?”

“对,这就是天算子。”花青瞳点头道。

两万上品天脉矿石,买到一颗天算子,似乎也很是划算。

“这、十二秋使,能让我看看吗?”许管事双眼炽热地盯着那颗黑珠子,眼中闪动着渴望的光芒,他小心翼翼地说道。

花青瞳倒是不担心他会抢了宝物就跑,很是大方地将天算子递给了他。

许管事小心翼翼地接过,捧在手心好一番赏看,过了片刻,这才又小心翼翼地还给花青瞳,“多谢十二秋使,十二秋使真是慧眼如炬,许某今天也跟着有幸得见上古神器天算子的真容了。”

“许管事不必客气。”花青瞳道。

许管事离开后,乌神祝又好奇心十足地拿了天算子细看,然后才不舍地还给花青瞳。

花青瞳接过天算子,输入天之力和灵魂力查看,然后发现,这颗天算子中,竟然同样也有一个白雾蒙蒙的偌大空间,而且同样的,这颗天算子也有着防御的作用。

花青瞳不禁感到惊讶,这颗天算子,竟是和她给小宝宝的那颗一模一样。

“小公主,你不必惊讶,因为六颗天算子本身便是一模一样,六颗天算子聚在一起,可以将这个世界封锁,它的本源力量,就是空间之力和防御之力。”圆圆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花青瞳了然,如今的她,可以轻而易举地将这颗天算子炼化,让之成为自己的东西。

灵魂力和天之力同时烙印在这颗天算子中,不需要配戴在身上,只见光芒一闪,这颗天算子便化作为一道黑光,没入了她的体内。

而此刻她的丹田之中,天珠的旁边,悄然多了一颗黑珠子。而此时此刻,花青瞳隐隐感觉到,这天算子除了空间之力和防御之力,竟还有一种十分玄妙,令她说不清的力量。

“小公主,那股力量叫做算天,在它的空间封锁之中,这天地间的一切,都逃不过它的测算,所以,它的名字叫做天算子。炼制它们的主人,说来与小公主你也有些渊源,此人是一名道士,号无名。”

圆圆的声音适时响起。

“无名道士?”花青瞳身子轻轻一震,无名道士,那不就是上辈子,他们刚一出生时,给他们批过命的无名道士吗?

“对,就是那个无名道士,只可惜,他看了八字批对了命,但恐怕连他也没有想到,当时你和花风染被调换了。”圆圆闷声道。

花青瞳心中也沉了下来,“这个能够炼制出天算子的无名道士应该很厉害啊,可为什么连他也没有看出我和花风染被调换了?难道是这个无名道士故意的?”

“不可能。小公主,那个无名道士应该是隐隐算出了你和花紫辰,以及花风染的真正来历,只是,出于某种原因,他说不出口,但是,如果当他知道你和花风染被调换后,他是一定会揭破真相的,因为,这个无名道士曾经对大帝十分敬慕,若是知道大帝血脉被调包,他一定会很愤怒。

可是,他却没有揭破真相,那只能说明,当时,就连算无遗漏的无名道士也没有算出你和花风染被调包的事,嘶,小公主,如此说来,这其中必有蹊跷啊!”

花青瞳也是目光一凝,“圆圆,我在你给我看的记忆中,清晰地看见过是崔姨娘亲自调包了我和花风染,难道那崔姨娘有什么来历不成?”

说到这里,花青瞳的眼神突然一变,“圆圆,必然是崔氏有蹊跷无疑,那个后来又出现的崔清婉就是最好的证明啊。”

圆圆的声音陡然凝重下来,“小公主,你说的没错,那个崔氏一定有问题,如此说来,正义候府内岂不是很危险?那个崔清婉一直瞅中了正义候府,是为什么?”

花青瞳心中突然烦躁不安,“但愿她不是针对娘亲。”

“瞳瞳,在想什么?”姬泓夜的大手放在她的头顶,轻轻揉了揉她的发丝,温柔地轻声询问。

花青瞳看了他一眼,竟是脱口而出,“酒窝,我突然想到,正义候府的那个崔清婉,和崔姨娘长的一模一样,名字也一样,我觉得她有古怪……”

“瞳瞳别担心,你再回东大陆不方便,但是我却不受限制,你要是担心你娘亲,我可以回去一趟。”姬泓夜柔声安慰道。

花青瞳眼睛一亮,如果是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

一时间,她看向姬泓夜的目光格外温和。

姬泓夜弯唇一笑,桃花眼波光粼粼地轻轻眨动,“主人瞳瞳,你是不是突然间觉得酒窝很有用,很英俊?”

花青瞳不能直视地别开脸,肉乎乎的耳朵微红,“酒窝,你的伤还没好,你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对,她得赶快凑齐天引丹的药材,给酒窝炼药。

就在他们说话的空间,幻镜里的拍卖却是一直没有停下来,而就在这时,乌神祝突然惊呼一声,“万年天引草!”

什么?

花青瞳顿时被吸引了注意力,猛地抬头朝幻镜中看去,只见,幻镜中赫然清晰无比地呈现了一株闪烁着银光的宽叶植物。

那植物是一株草,大约有十来片叶子,每一片叶子都有寸许宽,整体有一尺高,通体银色,并且闪烁着星光般的点点银芒,看着华丽而梦幻。

“这样的高度,和银色的光芒,的确是万年天引草。”花青瞳的声音微微颤抖,然后眼神不由凝重了下来,“万年,会不会年岁太久了些,天引草是炼制天引丹的重要药材,有了它,事半功倍,但是,万年的天引草,其中蕴含的能量定然恐怖无比,我怕我掌控不了……”

“小公主,你得有点出息,万年的天引草怎么了?怕什么?大不了炸炉的时候你跑的快一点不就是了嘛!”

“圆圆,你这个坑货,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花青瞳微微有些生气,圆圆真过份,“那可是万年的天引草,万一炸炉了,就太暴遣天物了。”

“小公主,现在遇到了,就是缘份,你放宽心,大胆的去做就是。”圆圆的声音正经了起来,花青瞳听了,心里这才轻松一些,对,既然碰上了,那就大胆的去尝试。

“这株万年天引草的起拍价是五千上品天脉矿石。”林默的声音在幻镜中响起。

虽然这是一株万年天引草,但事实,接下来竞价的人并不多,一则是天药师稀少,普通人就算是将之拍了回去,也只能束之高阁,所以,除了拥有天药师的家族会斟酌出价外,这株天引草引来的轰动并不大。

虽是万年天引草,听起来十分不俗,但事实上,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却是有些鸡肋了。

“六千五百上品天脉矿石。”

“六千七百上品天脉矿石。”

幻镜里有人断断续续的叫价。

花青瞳皱了下眉,然后果断开口,“八千上品天脉矿石。”

八千……场中一时静默无声,再无人竞价,最终,这株万年天引草,被送来了花青瞳这里。

许管事再次笑盈盈的进来了,“十二秋使,这是您的天引草,早知道十二秋使得到了大帝药之传承,必然对药材十分感兴趣,所以许某这才临时加上了这株万年天引草,哈哈,十二秋使果然对它感兴趣。”

花青瞳心中错愕,也有些感激,“这株天引草,是你临时加上去的?”

“哈哈,没错。”许管事笑的十分得意。

“许管事有心了。”花青瞳感激地道。

许管事摆了摆手,“十二秋使不用客气,十二秋使的消费,全部按竟拍价的八成付,这是乌云商会对诸位秋使的优待,也是小少爷立下的规定。”

咦?按八成算?岂不是便宜不少?要知道,像乌云商会这样的拍卖会,是鲜少会出现这种打折的情况的。

“许管事,那我要买别的东西,是不是也能按八成算?”花青瞳十分严肃的问。今天没少消费,能省就省点吧。她暗暗盘算着。

姬泓夜满眼都是笑意地看着她有些精明的小模样,明明面瘫着脸,但她的神情,在他的眼中却是那么丰富多彩,令他欲罢不能。

许管事微微一愕,这位十二秋使明明没什么表情,为什么他竟然觉得在她的脸上,看到了和那位毓庆国大皇子同样的精明表情?

“十二秋使,小少爷说了,秋殿的诸位使者在乌云商会不论买什么东西,一律都按八成算。”许管事道。

花青瞳那双青色的丹凤眼,顿时闪耀出明亮的光芒,然后,便听她问,“那殿主呢?要是秋殿主来乌云商会买东西,是不是也要按八折算?”

许管事摇了摇头,笑容有些古怪,“并非,小少爷交待过了,若是秋殿主来咱们商会买东西,价格一律加倍算。”

“什么?”花青瞳错愕地瞪大了眼睛,“为什么?”

许管事脸上的笑意更加浓郁,“小少爷说了,秋殿诸使,那都是他的难兄难弟,要彼此友爱互助,而殿主,那就是万恶的强盗头子,对他们从来下得了狠手,又吝啬的可怕,所以,不宰他宰谁?”

“啊,原来是这样……”花青瞳眼中露出淡淡的同情之色,殿主真可怜,竟然被四哥哥坑,到了此时,她对四哥哥越发好奇的不行,不知不觉,她竟然说:“四哥哥真厉害,四哥哥干的好。”

许管事的嘴角狠狠一抽,他终于明白了,秋殿这些使者们,都是一个德性,或者说,这秋殿的风水有问题啊,他隐隐记得,小少爷小时候是个多么矜贵有礼的好孩子啊,可是现在呢,至从去了秋殿之后,就完全的被染黑了!

“许管事,我有一些药材要买,这是清单,你看一下。”花青瞳将一张纸拿出来递给许管事。

许管事接过一看,还未看那些清单上都写了什么,入目就是一排一排十分工整,但笔体十分生涩的字。

可见写字的人十分认真,但可能是写字的人才刚刚开始习字,所以字体十分生涩。

“这……是十二秋使写的?”许管事惊讶地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脸红了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许管事当即心中了然,然后一目十行地看了下去,发现这张清单上列的全是药材,许管事看完后点头,并将清单还给花青瞳,“十二秋使,您上面列出来的这些药材,咱们乌云商会都有,您是现在就要,还是晚一些?”

“越快越好吧。”花青瞳道。

“好,那许某这便去准备。” 许管事没有再耽搁,转身朝外走去。

花青瞳满意地点了点头,一回神发现姬泓夜正拿着那张清单看,花青瞳脸颊一红,她写的字,的确是不好。

她才刚学写字没多久,写的自然是不怎么样的。

她当即羞愧的伸手去抢。

姬泓夜却是灵敏地躲开,然后悠然自得地将那清单叠的整整齐齐,收了起来。

“酒窝,你……”花青瞳怒了,酒窝这是在做什么。

“瞳瞳,以后我教你写字,好不好?”哪想,姬泓夜突然凑过来,轻轻地说道。

花青瞳一怔,抬眼向他看去,却不经意望进他温柔的仿佛能滴出水来的眸子里。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藏着深深的情。

花青瞳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有些呆愣。

“瞳瞳写的字很好看。”突然,姬泓夜又认真无比的说道。

花青瞳的脸陡然红了,她写的字当然不好。她知道。

姬泓夜却不这样认为,少女的字迹虽然生涩,但是每一笔每一画都是倾注了少女全部的心思,可见她的认真。

姬泓夜脑海中不由闪过少女写下这张清单时的认真的模样, 而这在张清单,却是为了他而写的。

没过多久,许管事就再次敲响了他们的房门,花青瞳打开门,许管事站在门口,对花青瞳说:“十二秋使,我让他们送来了清单上的药材,不过因为结界的关系,他们进不来,所以,恐怕要您亲自出来收一下了。”

这个结界,只有进过一回的人,结界就会记住他的气息,这个人在当天是可以随意进出的,所以,这也正是为什么许管事没有秋使令的情况下,也可以多次进入金令包厢的原因。

而那几个送药的人员就不一样了。

花青瞳看了眼他们抬来的一大箱子药材,走了出去,挥手间将大箱子收了起来,然后向许管事道谢。

收集齐了药材,花青瞳对拍卖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兴趣了,因此,再回到包厢里后,她就不看幻镜了,埋头认真思索回忆天引丹的炼药过程。

有百草本源经,和黄玉鼎的辅助,应该成功率会提高一些,她暗暗想道。

就在这地,姬泓夜突然发出饶有兴趣的声音。

“他们出价了。”姬泓夜看着幻镜里的情景道。

花青瞳抬头扫去一眼,就见那封天魔君转世的青年父子终于出价了。

现在正在拍卖的是一套上古传承,传承是同时针对天眷者和凡人的,因此,天脉矿石和金银都可以参拍。

而此时,叫价的也大多数是凡人。

再杜家父子叫出第一声价后,杜茵茵的叫价声就几乎是立即的紧跟而上。

“十万金珠子。”杜宗光叫出此价。

“二十万金珠子。”六号包厢里,杜茵茵终于十分快意的叫出了价,看着杜宗光脸上隐忍的怒气,杜茵茵便觉得无比舒爽。

她的脸色难掩快意之色,暗道,杜宗光,杜清随,你们也有今天,你们想要这套传承?哼,做梦!

“三十万。”杜宗光咬牙道。

“五十万!”杜茵茵笑容惬意无比地喊道,反正外公给了她数不清的金银财宝,她想怎么花都可以。

------题外话------

有二更,今天尽量早更,中午一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