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封天觉醒,沃老现身/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神情得意的杜茵茵闻言猛地变了脸色,对,正如杜宗光说的,哪怕她成了乌云商会的大小姐,她也改变不了自己曾经的过往,杜家的庶奴,呵呵……

“没错,我是杜家庶奴,可是我想改变这一切也不难,只要杜家和你们都消失了,我杜茵茵就是一介孤女,我的爹娘早就死了,外公一定给我安排一个更加光鲜的身份,然后嫁入某个大家族当主母,而你们父子俩,为了我的未来,今天就消失吧!”

杜茵茵看着他们笑了起来,笑容格外扭曲狠毒。

“杜茵茵,你这贱人!”杜清随猛喝一声,突然一翻手,从袖中抽出一把匕首,脚下飞扑,猛地朝杜茵茵刺去。

杜宗光脸色一变,却没有阻止,这个杜茵茵留着是个祸患,根本就没有他们父子的活路,倒不如杀了干净,至于后果……也不会比现在更遭就是了。

“啊,小姐!”桃儿见状,猛地尖叫出声,已经是吓的有些傻了。

“离武!”杜茵茵也是吓的魂不附体,出事的一霎那,本能地就唤出离武的名字。

空气扭曲,离武突然出现,他轻轻一抬手,将杜清随的攻击的挡下,回头双眼毫无感情波动地看着杜茵茵,“大小姐,这是你第二次召唤我,也是最后一次,两次召唤我的机会,你现在已经全部用光了。”

杜茵茵此刻是后怕不已,整张脸已经扭曲的不成样子,她厉喝一声,“离武,给我把他们绑起来,扔到包厢里去,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杜家父子的脸色一变,离武抬头,双眼毫无感情地看了他们一眼,一挥手,无形的绳索出现,将杜家父子绑了个结实,然后,离武带着他们,回到了六号包厢里。

“大小姐,你让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做完了,你再也没有召唤我的权力了。”离武淡淡地说了一句,看也不看众人,身形一闪,就消失在此处。

杜茵茵不耐地挥了下手,她此刻根本就不在乎什么离武,她双眼兴奋无比盯着被绑住扔在地上的两个人,脸色因过度的兴奋而扭曲,“哈哈哈哈!”

她仰天狂笑不止,简直是兴奋的不能自己。

“杜宗光杜家主,杜清随大少爷,没想到你们也有今天吧?”她眯起双眼,居高临下地盯着二人。

杜宗光和杜清随脸色冰冷,杜清随的眼中更是闪动着不屑的光芒,“哼,小人得志。”

杜茵茵也不怒,而是翻出了一条带着毛刺的鞭子,一言不发,就猛地挥起鞭子,朝杜清随抽了下去。

“清随!”杜宗光脸色一变,猛地大喝出声。

啪!

鞭子抽在身上,杜清随满脸怒意,却是一声不吭,然他的身上,却是陡然出现了一条血痕,衣衫破碎,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别急,现在就轮到你了啊!”杜茵茵微微一笑,回头看向杜宗光,话音落下的瞬间,她已再次将鞭子高高扬起,抽向了杜宗光。

啪!

鞭子落下,竟是抽在了杜宗的脸上。

霎时间,杜宗光左边的脸和眼睛被抽出深深的血痕,隐隐可见皮肉下的白骨。

而他的那只左眼,此刻却是废了,血水从眼眶里汩汩汹涌而出。

“爹!”杜清随发出撕心裂肺的大叫。

“哈哈哈哈!”杜茵茵狂笑出声,双眼死死盯着杜宗光的脸,脸上是怎么也掩不住的快意,“高高在上的杜家主,你没想到吧,自己有一天居然会落在我的手中,变成这个鬼样子。”

“贱人!白眼狼!”杜宗光用另一只完好的眼睛恨毒地盯着杜茵茵,狠狠斥骂出声。

杜茵茵闻言顿时大怒,“你们才是贱人?现在谁尊贵,谁下贱,你们还不明白吗?”说着,她再度挥舞鞭子,竟是抽向杜宗光的另一只眼。

“爹!”

眼看那鞭子落下,杜清随猛地扑了上来,挡在了他爹身前,那狠辣的一鞭,因此便挥在了杜清随的的身上。

杜茵茵见状大怒,“杜清随,你急着找死!”

杜茵茵大喝一声的同时,再度挥起鞭子,直朝杜清随的身上而去。

“清随!”杜宗光大喝一声,杜清随却是不躲,他若是躲开,这一鞭子依然会挥在杜宗光的脸上,他的另一只眼必然也就不保。

杜清随死死地护在杜宗光身上,任由杜茵茵的鞭子一下接一下地挥下来,抽的他整个后背皮开肉绽,血肉模糊,而杜茵茵却是越来越兴奋。

一旁的桃儿此刻已经是完全地吓傻了,这个疯狂血腥的女人,是她的小姐?天呐!

桃儿的脸色惨白一片,看着杜清随血肉模糊的后背,她整个人都开始瑟瑟发抖,小姐好可怕,她、好像魔鬼!

杜茵茵此刻却是有些不过瘾了,她打了这么多下,这个该死的杜清随,居然都没有过吭过一声,她伸脚狠狠一踹,将杜清随从杜宗光身上踹了下来,杜清随被踹的仰躺在上,背后的伤势被如此一阵压迫,顿时疼的撕心裂肺,杜清随不禁扭曲了脸色。

而就在此时,杜茵茵却是再次挥舞长鞭,朝杜清随那张完好英俊的脸抽了下去。

而与此同时,花青瞳三人却是疑惑地站在乌云商会的门口,花青瞳看着完全不见了的杜家父子身影,微微疑惑道:“他们走这么快?”

姬泓夜双眉微蹙,“不会啊,他的气息还在这乌云商会周围……”就在这时,姬泓夜突然鼻端一动,脸色一变,“血,我闻到了他的血的气味……”

什么?花青瞳和乌神祝都是诧异地看向他。

姬泓夜仰头看向三楼的方向,脸上露出浓烈的凶煞之气,是谁让封天流了这么多血的?这血腥的气味如此浓烈,定然是情况严重。

来不及多说,黑莲花从姬泓夜的体内冲出,化作一道黑光,已经冲向了三楼。

花青瞳带着姬泓夜,还有乌神祝,三人随后跟着黑莲疾闪而去。

……

啪!

鲜血飞溅,带着毛刺的鞭子陡然抽在了杜清随的双眼上,血花飞溅!

黑光一闪,光的身影出现的刹那,看到的就是杜清随双眼被废的一幕。

“老二!”光惊喝一声,猛地挥掌一道劲风挥出,将杜茵茵甩到角落,他扑上前来到杜清随的身边,将他扶起。

这一刻,所有人都傻了,这突然出现的一幕,突然出现的人,都令杜宗光和杜茵茵感到莫明。

而最冷静的,却要数杜清随了,哪怕是双眼被废,剧痛非常,但此时此刻,这个扶着自己的人,却让自己有种说不出的亲近,无原无故,他就有种想要信任他的感觉,这种感觉在他靠近的一瞬就自然出现,毫不突兀。

“你是谁?”眼部的剧痛让他的声音颤抖,但他依然伸出一只手,死死地抓住光的衣袖。

此时,三道光影闪过,花青瞳三人也到了此处。

姬泓夜已经通过光知道了杜清随的状况,他飞扑到杜清随身边,感受到他的到来,杜清随又扭头,用不断涌出鲜血的双眼看向他。

“眼睛废了。”姬泓夜淡淡出声,“果然是命运如此。”姬泓夜的脸色在这一瞬透出一种令人看不懂的深沉。

“你是谁?你们……是一个人?”几乎是本能的,杜清随这样认为。

光的那双温暖而耀眼的金眸轻轻一闪,而后他微微笑了,“果然不愧是兄弟。”

杜清随听到这句话,微微勾唇笑了,不知为什么,他就是感觉到开心,因为身边这个人的出现而感到开心。

“你们是……”这时,杜宗光也反应过来什么,用完好的一只眼激动地看着姬泓夜和光。

光抬头,抬手一挥间,捆绑在杜家父子身上的能量绳索便断裂了,杜宗光一恢复自由,就朝杜清随而来,“清随,你的眼睛……”

“瞳瞳,你的蘑菇……”这时,姬泓夜抬头看向花青瞳,眼中流露出一丝渴求。

花青瞳顿时明白了,当即结出两朵白玉蘑菇,一朵给了杜宗光,一朵则是给了杜清随。

“这是?”杜宗光拿着蘑菇,不知所措。

“吃了它,虽然不能让你的眼睛重新长出来,但是却可以让你的伤马上恢复。”花青瞳面瘫着脸道。

“吃了它,你的伤会好。”姬泓夜将白玉蘑菇送进了杜清随的口中,顿时,杜清随只觉得那白玉蘑菇化作为一股清香的液体,窜进了他的腹中,不过是瞬息间,他的身体便发出阵阵异动,不仅伤口蠕动着开始恢复完好,紧接着,一股奇痒奇痛的感觉也从身体深处传出,不过是眨间眼,他的体表就覆盖了薄薄一层黑泥。

这朵蘑菇,竟是帮他洗筋伐髓了。

一旁的杜宗光见状,顿时目瞪口呆。

“杜家主,你也吃了吧,能治伤。”花青瞳转头,面瘫着脸看向杜宗光,杜宗光一怔,花青瞳一挥手,一道天之力飞出,瞬间将那蘑菇打入了杜宗光正要说话的嘴里。

不出片刻,杜宗光的模样便与杜清随一般无二。

姬泓夜和光带着杜家父子去了屏风后洗浴,花青瞳和乌神祝便在外面默默等待,乌神祝看向花青瞳的眼神有些奇妙,“十二秋使,你的蘑菇……”

花青瞳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别问,问了我的蘑菇也不给你吃,你又没受伤。”

乌神祝眼睛一弯,笑了,“这么说,我要是受了伤,十二秋使你的蘑菇就能给我吃一个?”

“你吃了没什么用,对于凡人和修为低的人才有洗筋伐髓的作用。”花青瞳道。

就这时,被眼前的惊变弄的已经完全傻眼的桃儿终于贴着墙皮蹭到了被打到角落里昏迷的杜茵茵身旁。

“小姐!”桃儿小心翼翼地晃了晃杜茵茵的身子,低低唤道。

杜茵茵的眼皮颤了颤,缓缓睁开,醒来的她,顿时就觉得身上剧痛不已,揉了揉剧痛的半边身子,她猛然地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她抬头朝杜家父子之前所在的位置看去了,却发现那里此刻空无一人,而不远处,却是还站着两个人。

“是你们!”看清花青瞳和乌神祝身影的瞬间,杜茵茵便咬牙发出声来,她隐隐记得,是一个穿黑衣服,有着金色眼睛,宛如妖神的男人突然出现将她打飞的,那岂不是说,杜家父子是被救了?

想到此,她的不禁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你们和那个金眼睛的男人认识?杜家的两个贱人呢?”

杜茵茵双眼死死地盯着花青瞳,怎么没见那个白衣服的宛如仙人一般的男子?

花青瞳和乌神祝谁也没有理她,杜茵茵一双眼睛四下转动,仿佛是在四处搜寻着什么蛛丝马迹,而扶着她的桃儿,却是悄悄地拽了拽她的身子,杜茵茵侧头看去,就见桃儿正伸出一根手指头,悄悄地指向屏风后。

杜茵茵顿时反应了过来,眼睛一眯,就要迈步朝屏风后走去,而就在此时,屏风后陡然传出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动,那股能量波动,将杜茵茵即将迈开的步伐掀翻,令她的身子一个踉跄,朝后跌倒。

花青瞳和乌神祝猛地转头望向屏风后的方向,那股能量十分庞大,也十分古老。

变化要从之前的一刻说起,当杜清随体内的杂质被排除干净,洗净身体刚刚走出浴池准备穿衣时,他突然一把捂住眉心,闷哼一声又一头栽进了池子里。

好在那池子里都是活水,掉进去也不至于弄脏自己。

他的脸色十分痛苦,哪怕是之前被杜茵茵抽瞎了双眼,也不至于令他发出痛哼声,可是此刻,他却控制不住的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姬泓夜闻声看去,就见他捂住的眉心间,有耀眼的金光从他的指缝间流泻而出。

“清随?”此时,杜宗光死死地盯着杜清随,盯着他眉心处那缕金光。

“那是他的力量在觉醒,没事,不会有事的,杜家主,你先上去穿衣服吧,他有我照顾。”姬泓夜淡淡微笑,早在之前,光就已经回到了他的体内。

“力量在觉醒?”杜宗光喃喃了一声,扭头深深地看了姬泓夜一眼,便一言不发地上了池岸,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竟真的放心将杜清随交给了姬泓夜。

杜宗光身为金星城的三流世家的家主,早年便略通武功路数,此番经过花青瞳的白玉蘑菇洗筋伐髓,隐隐发觉自己体内的力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他仅剩的一只眼中流露出深深的震惊,不由回头朝池中看去,这一看,他的眼睛不由瞪的滚圆。

只见原本捂住眉心痛吟的杜清随,此刻已经站了起来,他松开了放在眉心上的手,而在他的眉心上,此刻赫然有着一只金色的竖眼,那竖眼发出闪闪金光,耀眼非常,也魔性十足。

杜宗光惊愕地看着,那个眉心突然长出第三只眼睛的人,是他的儿子?“清、清随?”

他不敢置信地唤了一声。

杜清随转头,那只金色的竖眼看向杜宗光,然后朝他缓缓地点了点头,而后,只见他蓦然抬手,朝自己已然瞎掉的双眼点去,每点一下,都有一团金光一闪而逝没入眼眶之中,而后,他的双眼上便各自己浮现一抹金线,那金线若隐若现,仿佛是将他的双眼封住。

“恭喜。”姬泓夜淡淡出声,双手抱胸靠站在一旁。

杜清随眉心的竖眼看了他一眼,其中魔魅的光芒一闪,“老七,你怎么是这副样子?”

姬泓夜挺了挺胸膛,笑容甜蜜,“是不是更英俊了?”

杜清随皱眉,“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这自恋的毛病,以前可没有。”

“我这不是自恋,是事实。”姬泓夜挥了挥手,“不跟你说了,反正你的记忆已经觉醒了,我就不管你了。”说罢,他风度翩翩地朝外走去,边走边嘀咕,“真是的,那魔祖之眼跟我儿子的一模一样。”

杜清随浑身一怔,错愕地吼道:“什么?你儿子?你有儿子了?”

姬泓夜的身影却已经离开了。

杜清随愣了片刻,这才想起,他爹还在一旁。

“清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杜宗光的声音发颤,他隐隐有种预感,他们杜家,不同以往了。

“爹,对不起,是清随觉醒的晚了。”杜清随那只金色的魔祖之眼歉意地看向杜宗光,杜宗光摇头,“不,不晚,爹想知道真相,你……到底是谁?”

“上古十魔君,封天转世。”杜清随一字一顿地缓缓道。

“上古十魔君,封天转世……”杜宗光喃喃道,剩下的那只眼呆滞地看着杜清随,“那你还是清随吗?还是我儿子吗?”

“是,爹,杜清随就是我,我就是杜清随。”杜清随笃定点头。

杜宗光眼中闪过一丝激动,后又想到什么,“那你的双眼……”

杜清随低低笑了,“我的双眼,注定是要瞎的,因为,封天的双眼不能睁开啊!”

杜宗光愣愣地看着他,眼前这个冷漠中透着魔性的青年,即陌生又熟悉,但他的确是自己的儿子无疑。

“爹,我会想办法,让你的那只眼睛恢复的。”杜清随温和地看着杜宗光,而后,他的眼中又闪过一道厉色,“现在,我要去找那个贱人算算帐。”

而屏风外,杜茵茵已经有些傻眼,她惊惧不安地盯着屏风后,屏风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的心中有种极其不详的预感?

杜家父子呢?死了没有?

就在她心中忐忑不安的时候,两道挺拔笔直的身影却是缓缓地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父子二人各自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杜宗光的一只眼睛瞎了,此刻,正用没瞎的那只眼,死死地盯着她。

那只眼睛里的光芒阴冷恨毒,令杜茵茵蓦地狠狠打了一个冷颤,突然觉得恐惧无比。

而真正令她崩溃的还不是杜宗光眼中的恨意,而是——杜清随的变化。

“怪、怪物!”不待杜茵茵有所反应,桃儿已经吓的双直翻白,而后一个挺不住,竟是直挺挺地吓晕了过去。

杜清随额心的竖眼里顿时闪过轻蔑之色,骂道:“无知凡人!”

花青瞳看着杜清随眉心的竖眼,两眼有些吃惊,这是魔祖之眼,和小宝宝一样的魔祖之眼!

“你、你是杜清随?”杜茵茵声音颤抖着问。

杜清随,亦或者说封天,缓缓勾起了唇角,“不是我,还能是谁?常言道最毒妇人心,今日深有体会。”

杜茵茵死死盯着他眉心的金色竖瞳,直觉得眼前阵阵发黑,到底发生了什么?杜清随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彻骨的恐惧将她淹没,而此时,她终于看到,杜清随的眼中浮现浓浓的杀意。

他要杀了她。

他一定会杀了她。

“我是乌云商会的大小姐,你不能杀我,杀了我,外公不会放过你们的。”杜茵茵还算机灵,知道关键时刻搬出乌云商会。只是,已经觉醒封天记忆的杜清随会怕吗?

当然不会。

“你当初是怎么杀死我娘的?之前又是怎么毁了我爹的眼睛的?现在,我都一一还给你。”说着,他的掌间已经聚起一股力量,挥向了杜茵茵的双眼。

“不——离武!”此时,杜茵茵凄厉地叫喊离武的名字,可是,两次机会过后,离武早已离去,哪里会理会她。

眼看那股力量,即将毁去杜茵茵的双眼,而就在此时,六号包厢里的空间,却是突然微微波动,而后,一名银发银须,高瘦威严的老者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波动的空间里。

老者穿着藏蓝镶银色袍边的华服,一头银发只用一根黑色的发带束于脑后,露出饱满的额头和红润的脸颊,以及格外锐利明亮的双眼。

老者抬手,将杜清随的力量挡了下来,关键时刻,竟是救了杜茵茵的一双眼睛。

“外公!”不待所有人反应,杜茵茵已经是发出激动的大叫声,“外公,他们要杀我,你快杀了他们给茵茵出气。”

老者慈祥地看了杜茵茵一眼,温和地安抚,“茵茵,别急。”

花青瞳等人都看着这老者,在杜茵茵叫出老者的一刹那,他们就知道,这位老者,就是乌云商会的当家人,沃星野。

沃星野修为高深,绝不是还未恢复魔君实力的姬泓夜和杜清随可以对付的。

杜清随的金色竖眼中闪过一丝冷色,“看来乌云商会的当家人是要护着这个女人,与我为敌了?”

老者的视线在杜清随眉心的金色竖眼上停留了一瞬,笑道,“老夫自然不敢和封天魔君为敌。”

杜清随眼睛一闪,并不意外对方认出他的身份。

但是下一刻,老者的视线就越过他,看向了花青瞳,“十二秋使,看在少冲的面子上,先留茵茵一命如何?”

“少冲?”花青瞳眉头一拧,隐隐意识到什么,眼神不禁变了。

“秋殿第四使,沃少冲。”老者唇角含笑地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的脸色陡然一寒,一旁姬泓夜的脸色也不好看起来,若老者真要花青瞳看在那个沃少冲的面子上饶这个女人一命,那岂不是为难人。

“我以少冲祖父的名义,向下二秋使求个人情如何?来日老夫必有重谢。”老者缓缓道。

花青瞳冷着脸色陷入了为难。

他是四哥哥的爷爷,自己若是不给他面子,不就是不给四哥哥面子?可是……

“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脸阻止封天魔君杀人。”花青瞳道。

沃老头微笑,笑容深沉了起来,“十二秋使做不到,可是你身边的黑天魔君却是可以做到。十二秋使,其实老夫只是要你暂时留茵茵一命。”

“暂时?”花青瞳重复,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这个‘暂时’是什么意思,好像有点意思啊。

杜茵茵却是完全没有多想,外公果然是疼他的,只是她还是有些不满的,“外公,为什么要跟他们商量,你出手惩罚他们不行吗?”

沃老头眸色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并未多说什么,而是转头继续望着花青瞳和姬泓夜。

花青瞳和姬泓夜对视一眼,双双看向了杜清随。

杜清随拧眉,神色发冷,他冷冷看向沃星野,“老头儿,多久?”他问的是这个‘暂时’是多久。

沃星野笑了,微微沉吟一瞬间,道:“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一年。”

说罢,他微微泄露了一丝自己的气息,这股气息一现,却令姬泓夜和杜清随同时脸色微变,而后却是神色双双微妙地看向他。

“原来是这样,恭喜沃家主了。”姬泓夜微笑道。杜清随则冷着脸没有多说。

花青瞳却是有些不解,面瘫着脸眼神好奇地看着姬泓夜。

“多谢诸位。”沃星野微笑。

“沃家主不必客气,您是秋四使的爷爷,我们是一定会给您这个面子的。”姬泓夜笑道。

眼看着外公和这些人竟然说上了,杜茵茵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不甘之色,“外公,你不是说要好好补偿茵茵的吗?他们可是要杀茵茵的啊,你为什么不给茵茵出气?”

沃星野眸色一沉,回头看向杜茵茵,“茵茵,人活在这个世上是要积德的,沃家经营这偌大的商会,从来是以信服人,以德交人,此次的事情,是你做的过了,要知,人要懂得感恩和知足。”

“外公,茵茵当然懂得感恩,外公对茵茵好,茵茵知道,所以,茵茵很感激外公,以后一定会好好孝敬外公的。”杜茵茵讨巧地道。

沃星野摇头,“你连养育自己的人都能下杀手,外公这个从来没有抚养过你的人可不敢指望你什么,若是你懂得珍惜,就不该生出这些事非来,你的命运如何,将来就看你如何为自己积福了。”

“外公?”杜茵茵错愕地看着沃星野,对方的这番话让她的心中极为不安。

沃星野却已是朝花青瞳笑笑,“十二秋使,希望你早日到中央大陆来,沃家会很欢迎你的到来。”

说罢,他的身影已然是散去。

“外公!”杜茵茵不甘地大叫一声,奈何,沃星野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一见沃星野不见了,杜茵茵顿时吓的六神无主,回头惊恐地看着杜清随,生怕他突然出手要了她的命。

杜清随如看蝼蚁一般看着她,眼中闪过淡淡的不屑,“且先留着你的命一段日子。”

说完,几人便不再理会杜茵茵,而是回了金令包厢里。

“酒窝,那个四哥哥的爷爷为什么说是暂时留她一命?”花青瞳依然在纠结之前的问题,她总觉得沃星野说让他们暂时留杜茵茵一命这句话有些奇怪,而在沃星野做了什么之后,酒窝和封天魔君却是都同意了暂时留杜茵茵一命。

姬泓夜见她着实好奇的紧,样子也十足可爱,不禁露出宠溺的笑容,“是这样,之前沃家主向我们流露出了一丝碧海镜巅峰的实力,只有一步之差,他便可迈入万象境。”

“他威胁你们?”花青瞳瞪大了眼睛,觉得很生气。

姬泓夜微笑着揉揉她的发顶,“不,并非是威胁,而是他在告诉我们,他即将踏入万象。而碧海踏入万象,有一个十分重要的门槛,那就是要过心魔一关,或许,年轻时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他早已将之忘却,却在关键时候足以成为他的心魔。他向我们流露出即将突破的气息,又让我们暂时留那个女人一命,这其中所透露的信息足以明了。”

花青瞳惊讶道:“那个女人是他的心魔?所以他才会在突破之际,将她认回?”

“没错,定然是这样,等沃星野突破后,杜茵茵的命运,就与他无关了。其实,若不是杜茵茵自己要作死得罪老二,她若是安安份份的,沃家主也是定然不会亏待她的,只可惜,她自己不知惜福。”姬泓夜冷笑道。

“那个女人真是太可恶了,她的心肠也太狠了。”花青瞳叹息一声,不由瞥了一眼杜宗光和杜清随的眼睛。

杜清随却是从之前进来这里之后,就一直沉默不语,他眉心上的那只魔祖之眼却是一瞬不瞬地打量花青瞳和姬泓夜。

实在是,这二人之间的氛围让他着实惊讶。

“老七,这个面瘫脸的丫头,就是你儿子他娘?”突然,杜清随开口了,这一开口,就是语出惊人。

花青瞳顿时怒了,这人怎么说话的?亏她之前还在同情他。

姬泓夜心中暗道一声糟,然后毫无底线地说:“老二,你可别乱说,什么我儿子?那是瞳瞳的儿子,跟我可没有关系,儿子只是瞳瞳一个人的!”他的语气凶狠,恨不能将儿子与他的关系撇的不能更清,然后他回头,一脸谄媚地对花青瞳说,“酒窝说的对吧,主人瞳瞳?”

杜清随此刻完全是目瞪口呆,所以,这个两面三刀,谄媚无耻,毫无底线的家伙,是黑天?

------题外话------

今天木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