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 天引丹引来的祸害/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姬泓夜,眼神微微有些抽搐,酒窝真是越来越没有下限了。

“天呐!”花青瞳的识海中的,圆圆捂住了脸,哀呼道:“小公主,快收了他吧,你要是不收了他,这个妖孽一定会越来越不要脸,真不敢想象昔日的黑天魔君会变成这个样子。”

什么?一旁的乌神祝却是错愕至极地张大了嘴,他们已经有孩子了?他蓦地浑身一个激灵,陡然间激动起来,眼中闪动着无比迫切的光芒,这两个人生出来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

“啧,老七,若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会变成这幅德性。”杜清随啧啧咂舌,英俊秀气的脸庞,双眼紧闭,双眼闭合之处若隐若现各有一条金线闪烁,而他眉心的那只竖眼,却给他的容颜乍添十分魔性,令他的模样看起来十分的危险,也充满了一种无形的诱惑。

然而,花青瞳和姬泓夜却是双双抬头,眼神凶狠地瞪了他一眼,神情十分不善。

杜清随一愣,默默勾起了唇角,笑容有些魔性,有趣,这两个很有趣。

“老二,你既然觉醒了记忆了,就快点离开吧,别在这里打扰我和瞳瞳。”姬泓夜觉得封天靠不住,留他在这里万一再说出什么话惹瞳瞳不高兴,那就不好了,所以,还是将他赶走好了。

杜清随俊秀清冷的脸庞蓦地流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好吧,老七,我先走了,你好好努力,我看好你。”

说着,他戏谑地看了姬泓夜和花青瞳二人一眼,和杜宗光一起离开了。

“哼,他们终于走了,终于只剩下我们两个了,瞳瞳主人,你饿了吧,咱们去的吃饭吧。”姬泓夜低头在花青瞳的颈窝蹭了蹭。

一旁的乌神祝神情陡然错愕非常,什么叫这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敢情自己这个大活人在这里,他看不到吗?

“啊~呜~”一个细微的打哈欠的声音在寂静的空气中微微响起,虽然微弱,却充分的说明了此处真的不只是只有两个人。

花青瞳低头看向挂在自己腰间的草房子,只见草房子晃悠,里面的碧水千叶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从里面的小床上跳下来,然后走到小桌子旁,拿起上面的小木碗喝了半碗水,这才揉着肚子叫道:“主人,主人,我饿了!”

碧水千叶迈步走到草房子门口,从中探出头来理直气壮地看着花青瞳。

姬泓夜前几天就注意到了这个人,不过前几天这个人一直在睡觉,此刻却是醒了,看着那个姆指大小的小人儿,姬泓夜狠狠的眯起了眼睛,眼中闪过嗜血的杀意,这个碧春世子,前段时间对瞳瞳的追杀他可是从未忘记。

“这,这是?”乌神祝惊讶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碧水千叶,他一直以为花青瞳买草笼子和草房子就是为了好玩,没想到今天却是发现,原来里面还住了一个小人儿。

花青瞳看着他正待说话,姬泓夜却已经伸手一把捏住了他,然后两根手指将他拿了出来放在眼前,“饿了?”

姬泓夜的声音有些阴冷,眼中射出满是恶意的光。

“你是谁?快放开我,你捏痛我了。”碧水千叶挥舞着两只小手,痛苦的尖叫起来。

花青瞳看了他们一眼,没有理会,她知道,酒窝也是厌恶这个碧春世子的,就让他发泄去吧,更何况,这个碧水千叶的日子似乎也过的太舒服了些。

睡完了吃,吃完了就要玩,玩累了就要睡,真是连她都觉得有些看不过眼,现在让姬泓夜好好收拾一番也好。

乌神祝惊奇地看着那个小人儿,不知为何,只觉得后背一股凉气窜起,“这……十二秋使,这是真人吧?”

“是真人。”花青瞳看了他一眼道。

“那他……呵呵,那他怎么变成这样了,可真有趣啊。”乌神祝本来要问的详细一些,可是对上花青瞳面瘫的脸,便硬生生的挤出有趣两个字。

花青瞳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你要是觉得有趣,我可以让你也试试。”

啊!乌神祝当即大惊失色,恐惧之色自眼底流露而出,花青瞳那双认真的眼睛可不像是在开玩笑,他连连摆手加摇头,“不,不用了,十二秋使,真的不用了。”

“放心,试过后,我会把你再变回来的。”花青瞳见他如此紧张,便好心的补充了一句,面瘫的小脸格外认真,一点也不像是吓唬他的。

“不,不,不,十二秋使,千万别,我不想试试的,一点都不想,真的。”乌神祝急的脸都白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皇兄说秋殿的人都是一群疯子,他本来还半信半疑,但眼前看起来很正常,实质很恐怖的十二秋使,他终于深深体会到了皇兄的心情。

而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突然响起,虽然那声音很微弱,但是听在人的耳中却是知道,那惨叫的人,是用尽全力,歇斯底里地在惨叫的。

花青瞳和乌神祝双双回头看去,就见碧水千叶一张小脸已经涨的发青,而姬泓夜的两指,却是狠狠捏着他的身子,看样子,只要再稍稍用力,碧水千叶的身体就被会捏碎。

“酒窝!”花青瞳连忙喊道,“留着他还有用。”

姬泓夜闻言,眼中的寒意不断翻涌,最终在对上花青瞳认真的双眼时,才恢复了平静。

他缓缓松开碧水千叶,揪着他的头发,将他扔进了草房子里。

被扔进了草房子里的碧水千叶再也不敢喊饿,也不敢说别的话,只是缩在角落里,痛苦的瑟瑟发抖,他的眼中残留着惊恐的情绪,恐惧的泪水自眼中缓缓流出。

乌神祝看着动了动唇,眼神有些不忍,抬头,却见花青瞳面无表情,而姬泓夜眼中却是凶狠的杀意,他不由噤了声,再看向那草房子里的小人儿时,眼神就多了几分耐人寻味的神色,这位悲剧的小人儿兄,是怎么得罪这两位的,看这两位的神情,好像是有着深仇大恨的啊。

“且留着他的命,来日,我定然叫他生不如死。”姬泓夜咬牙道,“不仅是他,四大亲王一个也别想逃!”

花青瞳点了点头,“碧水千叶现在这个样子,已经是生不如死了,但是其他人不一样,碧春亲王的命,一定是我的。”

姬泓夜伸手摸摸她的头发,声音低沉,“瞳瞳,我不会再让你被人欺负,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

花青瞳不甚自在地看了他一眼,低下头,“不用你管,我自己会变强。”

姬泓夜没有多说,黑眸定定地看了她一眼,眼中诸多情绪。

乌神祝的神色越发复杂,所以,这个小人儿,原本竟是身份极奇不凡的?

乌神祝眼神颤动,不好惹啊,但愿十二秋使不要记恨皇兄,不然,将十二秋使带回皇宫,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乌神祝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忧色。

就在这时,金令包厢的门被敲响了,乌神祝看了花青瞳和姬泓夜一眼,抬脚前去开门,打开门,许管事拎着一个偌大的食盒站在门外,笑盈盈地看着他们。

“我来给几位送午饭来。”许管事笑呵呵的提着食盒走了进来。

当食盒打开,饭菜的香味在包厢里飘散时,花青瞳的肚子不禁响了一声,姬泓夜宠溺地牵起她的手,走到了餐桌旁。

“呵呵,饭菜简陋,十二秋使和两位都不要嫌弃。”许管事摆好饭菜,又拿出一壶酒。

“许管事费心了。”乌神祝笑眯眯地说。

花青瞳也说,“饭菜很好,许管事也留下一起吃吧。”

许管事笑呵呵的,“这次就不了,许某那里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等来日见了小少爷,十二秋使和小少爷吃饭,一定要叫上许某啊。”

花青瞳也不做挽留,缓缓点头,“嗯,我记下了,和四哥哥吃饭的时候,一定叫上许管事。”

许管事笑呵呵的点头,不由多看了花青瞳一眼,眼中的笑意不禁多了几分温和,又说了几句,他这才离开。

花青瞳三人围着桌子一起吃完午饭,饭后,花青瞳便打算留在这间金令包厢里炼制天引丹。

“十二秋使,其实城主府里也很安全的,不如我们回城主府里去?”乌神祝说道。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了他一眼,“不了,在这里也一样。”说是一样,但花青瞳的内心里却是更相信乌云商会,而城主府,却是不得她的信任的。

乌神祝眼神微闪,心中也明白了花青瞳的顾虑,于是他没有再强求,而是点了点头,就此告辞离去,见他出门,花青瞳又不放心地叮嘱,“李昌锦和蓝枫还在城主府,就多劳你照顾了。”

乌神祝闻言顿时眯眼笑了,“十二秋使放心,寒阳对手下的兵虽然严苛,但是也向来公正,蓝枫在他手里,十二秋使大可放心,至于那位李昌锦小公子,祝会好好照顾的,祝这便回去了,静待十二秋使炼药成功。”

花青瞳认真地点了点头,“嗯,你费心了。等我炼制出天引丹,咱们就一起去皇城,给你解毒。”

乌神祝眼中的笑意不由浓了几分,轻轻点头,“好,祝知道了。”

送走乌神祝,偌大的包厢里便只剩下花青瞳和姬泓夜二人。

“瞳瞳要去乌神国皇城?”姬泓夜凑进了一点,桃花眼水汪汪地看着她。

花青瞳这才想起,酒窝尚不知她要去乌神国皇宫给乌神祝解毒的真正内情,于是,她便将乌神祝身中咒毒,乌神家族来自上古大乌部落,后人意欲复活祖先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罢,姬泓夜双眉微蹙,陷入了沉思,稍时,他脸色凝重地道,“瞳瞳,此事极不简单,一不小心,恐会危及自身性命,时隔万年,变数太多,这其中危机重重啊!”

花青瞳也严肃地点了点头,“我知道,所以,我会小心的。”

姬泓夜沉默,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少女,她长大了,也变强了许多,想刚见她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十么都不懂的少女,那么胆怯,那么绝望,可是现在,她已经强到足以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了。

想到这里,姬泓夜的目光越发柔和,花青瞳被他看的浑身都有些发毛,她不甚自在地扭了扭身子,说,“我去炼药了,酒窝你自己坐在这里,别去打扰我。”

说完,花青瞳就起身朝屏风后走去。

姬泓夜哑然一笑,自然是明白少女有些不自在了,他当即眼睛的一弯,腮边也露出两个小酒窝,“瞳瞳主人,酒窝可以给你打下手啊,你别嫌弃洒窝。”

花青瞳微怒,姬泓夜却是率先一溜烟地走到了屏风后,并且朝她招手,“主人瞳瞳,快点来!”

“哈哈,小公主,这个黑天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真受不了,你快收了他吧。”圆圆大笑不止。

“酒窝越来越向光了。光就是这个样子的。”沉默了一会儿,花青瞳对圆圆说。

“小公主,你竟然这么了解光。”圆圆惊讶道,声音略带揶揄之色。

花青瞳不语了。也许是自己从前从来没有认真的看过酒窝,所以,才没有发现他居然有着这样的性情。

想着的时候,她已来到屏风后,屏风后,空间依然不小,这里有十二扇门,花青瞳一眼扫去,发现每一扇门上都标了数字,一到十二,一个不差,一个不落。

花青瞳当即迈步走向那扇标了‘十二’的门前。

她伸手,将这扇门推开,入目的,是精致华丽的女子闺房,里面的布置精细周全,可见是费了一番心事的。

花青瞳站在门口看着房中的情形,不由抿紧了唇,眼中不由流露出了柔和的神情。

姬泓夜的眼神也不由起了波动,心中有些吃味,便道:“瞳瞳,这秋四使一定是个会讨女孩子欢心的风流家伙,你可千万不要被表象迷住。”

花青瞳闻言,不禁沉了脸,扭头不悦地盯着他。

姬泓夜顿时脸色一垮,连忙讨好道:“瞳瞳主人,别生气,酒窝就是吃醋了嘛,等以后酒窝给你准备比这更好看的屋子。”

花青瞳到不是真的生气,闻言顿时无奈地摇了摇头,酒窝真是越来越幼稚了。

二人走进了屋子里,除了一张偌大的床外,还有一只整面墙大小的衣柜,花青瞳打开,里面放满了各种衣服,都适合她穿的。

姬泓夜拿起一件看去,不禁嘀咕道:“连尺寸大小都这么合适。”

最后,花青瞳在另一间屋子里,发现了一个偌大的修炼室,花青瞳当即走了进去,‘嗡’地一声响后,黄玉鼎被拿了出来。

而后,她又接连将炼制天引丹的药材都一一拿出,其中最显眼的,就要数之前拍到的那株万年天引草。

花青瞳的小脸不自禁地严肃了起来,姬泓夜也不再逗她,而是说道:“据说,天引草的年份越大,其药效就越强,炼制出的天引丹品质就越高。”

花青瞳点了点头,“没错,是这样。”

花青瞳一边回忆药方,一边在手中摆弄药草,对于炼药,她有着一种天生的天赋,虽然是新手,但是她炼药的成功率却是一向很高。

“只有一株万年天引草,机会只有一次,若是失败了,就浪费了。”花青瞳面瘫着脸,眼神凝重地说,然后,她开始了专注的炼制。

姬泓夜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她忙碌,看着她严肃的小脸因为火焰的高温而变的有些微红,看着那白玉的火焰在她的双瞳中跳跃,燃烧着妖娆的风情,姬泓夜不由看得痴了。

时间悄无声息地流逝,不知不觉,已经是三天过去。

这三天,许管事来过一回,在听到姬泓夜说十二秋使在炼药后,他便不再来打扰。

炼制天引丹的过程中极其复杂,花青瞳几乎投入了全部的心神在其中,不知不觉间,她对于白玉火焰和天之力的控制也越发的精进。

时间又是一天过去,黄玉鼎中的所有药材,都已经化作一滩药液,花青瞳控制白玉药火,开始了缓慢的炼制,浓郁的药香气,也不断地从鼎中发出。

……

这几天,金星城发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默默无闻的三流小家族杜家,竟出现了一名绝世高手,在多方打探后,金星城的一些势力发现,那位所谓的高手,竟是杜家的儿子,杜清随。

杜清随的变化不少人都看到了,在个别有心人的调查中,杜清随疑似封天魔君转世的消息也不径而走。

不少家族和势力都向杜家抛来了橄榄枝,甚至,有些势力隐隐有扶持杜家崛起的趋势,其中,就包括了乌云商会,乌神国皇室和毓庆国皇室,以及星金城中的一流家族,城主府,甚至是其他一些势力。

比如,圣王寺。

一名纯洁的不染纤尘的少女默默出现在杜家的门口,她的眼神纯净的仿佛天山融化的雪水,清澈无垢污,那绝美的容颜更是能够令所有的男人倾醉,她静静地站在门口,贝齿轻轻咬住粉润的唇,神情微显拘促,却越发让她显得楚楚可怜,令人心醉。

“你是何人?”杜清随站在门口,眉心的金色竖眼冷冷地盯着这名少女。

少女仿佛受了惊,她用那双纯净无垢的眼睛看着杜清随,“杜公子,小女子贞妶,是圣王寺的圣女,今奉圣王之命,前来拜会封天魔君转世,还望杜公子不嫌贞妶柔弱之躯,收下贞妶。”

“圣王寺?”封天微微眯起了眼,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之色,“圣王寺是什么玩意儿?”

在他的记忆中,并没有圣王寺这一势力,既然没印象,那这个圣王寺定然就是后世建立的,这样的势力,居然也想拿一个圣女来拴住自己,哼,想得倒美!

“要是不想被我打残,就自己快点滚,你那点姿色,本公子还不看在眼中。”

贞妶圣女泫然欲泣的瞪大双眼,为什么,这些男人一个个的都不懂怜香惜玉,之前的那个西晋帝是这样,现在这个杜公子也是这样。

“还愣着做什么,不想死就滚!”杜清随不耐地低吼一声,眉心的金色竖眼中杀意毕露,因为,他发现杜家的大门前,已经因此而引来了不少围观,他可不想被人当成猴子看。

贞妶圣女双眼中的泪水滚滚而落,她到底哪里不好,她是世上最冰清玉洁的女子,为什么这些男人一个个的都不要她?

贞妶圣女觉得委屈,也认为这些男人的眼睛一定是都长歪了,她捂住脸,边哭边化作一道光瞬间消失在此地。

围观的人群中顿时发出一声声惊呼,杜清随冷哼一声,‘砰’地一声,将杜府的大门关上,转身走了。

围观的人群此时也缓缓退散了,但是,却依然有一个人靠坐在不远处的墙角里,他的头发凌乱地遮挡住了大半张脸,身上的衣服也褴褛不堪,形似乞丐。

只是,乱发下,隐约可见他的唇角饶有趣味地勾了起来,仿佛是觉得之前的一幕十分有趣,“呵呵,不愧是封天魔君,果然不一般。”

他的声音如醇醇美酒落杯,醇厚清脆,格外好听,令人听之欲罢不能。

就在这时,一队白鹿马车的车队缓缓从远处的空中飞来,这些白鹿车足有八辆,而看他们飞来的方向,竟是冲着杜家的方向飞来。

那正在笑着的人,看到这行车队时,唇角的笑容陡然凝固,而后,那张形状十分优美的唇,紧紧地抿成了一条线,两道犀利的光芒从他的乱发下暴射出来,然后,他的身上陡然有光芒一闪,光芒闪过后,他的身形已经从原地消失不见,消失在了此处。

再出现时,他已来到了另一处墙角下,他捂着胸口,有些痛苦地佝偻着腰,他抬头看向身边的这幢庞大建筑,“乌云商会?”

他低低呢喃出声,眼中光芒闪烁,然后,他无力地靠着墙坐了下来,喉咙里发出一声长长的无奈叹息,“唉,此次伤的太重……”叹息中夹杂着苦涩。

而此时,乌云商会三楼的金令包厢里,黄玉鼎中的药液已经被极致地去除了杂质,所剩下的药液晶莹剔透,银光闪烁,已经从最初的半鼎,浓缩成了两颗鸡蛋大小的程度。

随着白玉药火的不断炼化,此刻,鼎内的液体缓缓收缩成两团,两团药液不断收缩凝固,竟是正在缓缓成丹。

花青瞳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激动之色,越发的小心翼翼,谨慎起来。

而一旁的姬泓夜此刻也不禁露出了一丝激动之色,他死死地盯着鼎内的动静,眼中竟是流露出无比的自豪神色。

瞳瞳真厉害,果然不愧是他看上的人,连碧海境的丹药竟然也能练出来。

其实,依花青瞳现在天珠境的修为,能炼出碧海境的丹药,除了黄玉鼎的辅助外,与她本身的天赋和所修炼的百草本源经也有着极大的关系。

时间缓缓流逝,又是半天过去,就在某一刻,黄玉鼎内突然发出‘嗡’地一声嗡鸣声,嗡鸣声过后,一束银光陡然从鼎内发出,直冲天际。

银光冲天,药香扑地。

正在坐在乌云商会墙角下的那人,猛地抬起了头,他定定地看着那束冲天的银光,乱发下的双眼中猛然射出无比炽热明亮的光芒。

“天引丹!”

他低吼一声,双眼死死盯着那束直冲天际的银光,那银光寻常人看不到,但是碧海境外修为的人却是能够看到。

“这是天助我也——”他喃喃一声,循着药香,缓缓扭头,看向了乌云商会内部。

“拼了!”他蓦地低喝一声,狠狠一拍胸口,周身光芒一闪,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

两颗丹药自黄玉鼎中猛地飞出,这两颗丹药约指腹大小,通体银色,体表闪烁着耀眼的银光,它们宛如有了灵性一般,在冲出黄玉鼎后,便猛地朝外逃遁而去。

花青瞳瞪大了清灵灵的丹凤眼,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等情形,忙挥手间,一个空间牢笼施出,将二丹困于其中。

天珠境,天珠中自成一方空间雏形,这也正是空珠境强者可以使用空间领域的原因。

想当初,那林君泽困住花青瞳的空间领域,其能力便是幻境,让花青瞳困于其中,看到无边无际的药材。

而花青瞳的领域现在还没有出现,但是她却可以初步使用空间牢笼封锁一方空间。

其实她之前学会的挪移之术也是空间的一种,只是当时她不能领悟,现在却是略有领悟了。

待她的空间牢笼将两颗丹药困住后,花青瞳立即上前将二丹捞进手中,就在二丹被她捞进手中的刹那,另一只修长白皙的手竟也莫明出现,看其动作,竟也是朝着两颗丹药捞去。

但这只手的速度明显有些迟了,一声遗憾的叹息传来,醉人的声音格外的好听,宛如天籁。

花青瞳毫无欣赏此等绝妙声音的兴趣,她握紧两颗丹药,冷冷地瞪着突然出现在此不速之客。

“你是什么人?你怎么进来的?”花青瞳握紧丹药,怒视来人。

来人衣衫褴褛,披头散发,但隐隐从身形可以看出,是个年轻人。

“我要丹药……”那人呢喃一声,不待花青瞳发怒,他已经是身子一软,捂着胸口一屁股跌坐在地。

花青瞳怒视着他,眼中戒备无比,姬泓夜微微眯起了眼,“瞳瞳不要生气,不过是欲抢丹药的小贼而已,回头绑了扔到城主府关上个十天半月就好了。”

花青瞳点了点头,当下天之力涌出,凝成绳索,就要朝那人捆去。

“姑娘且慢!”那人蓦然出声,哪怕是着急之下,他的声音依然不急不叙,十分醇厚好听,“在下也重伤在身,是被姑娘的丹药吸引而来,还望姑娘慷慨,将那丹药给在下一颗,在下必有重谢。”

那人乱发下的一双眼睛看着花青瞳说道。

花青瞳面无表情,丝毫不为他的声音吸引,面瘫道:“不行,不能给你,我这药是给酒窝炼的。给了你,酒窝吃什么?”

那人乱发下的双眼看着花青瞳,或者说,是看着花青瞳手中的丹药,“你不是有两颗的吗,一个人只需吃一颗,再重的伤都能恢复如初了,而且,姑娘人的丹田品质不俗,一人一颗足以。”

姬泓夜眯了眯眼,上下打量此人,突然,姬泓夜脸色一变,喝道,“瞳瞳小心,他要抢丹药!”

姬泓夜猛喝一声,闪身就朝花青瞳扑来,但他身受重伤,修为大损,一时间竟是没来得及扑上前来,而那男子的速度虽然称得上快,但却完全在花青瞳的应付范围之内,于是,一个空间封锁之下,男从便被困于其中。

花青瞳怒哼一声,握紧丹药,不理男子,转身走向了姬泓夜。

男子被困在了空间封锁里,在乱发的遮掩下,看不清其表情。

“瞳瞳,没吓着吧?”姬泓夜伸手捏了捏少女的耳朵,担心地问。

花青瞳耳朵微红,她的确是吓了一跳,倒不是吓别的,就是后怕万一丹药被人给抢走了可就糟了。

花青瞳摇了摇头,将其中一颗丹药递向姬泓夜,“给,酒窝,你快吃了。”吃了才保险,才不会被人惦记。

怎奈,姬泓夜并没有伸手,而是头一低,张嘴便将那丹药连同花青瞳的手指一起含进了嘴里。

指尖是湿热的触感,还有些烫,花青瞳顿时大怒,猛地将手指收回,凶狠地吼道:“酒窝,你快去修炼调息,你不是也有手嘛,为什么不拿手接着。”

姬泓夜巴眨了几下眼睛,无辜到,“主人瞳瞳,酒宫以为,主人是要喂酒窝吃药,所以……酒窝不是故意的,主人瞳瞳你别生气好不好?”

花青瞳耳朵发烫,脸也发红,她凶巴巴地挥了挥手,“好了,我知道了,我不生气,酒窝你快去调息吧。”

姬泓夜双眼笑意深深地看着了她一眼,然后乖觉地点头,在一旁的蒲团上坐了下来,开始闭目调息伤势。

那天引丹不愧是用万年天引草炼制,姬泓夜刚一开始调息,他的身上便蓦地生出一圈银光,银光笼罩在他的周身,为他镀上一层柔和的银芒。

花青瞳眼中闪过一丝惊叹之色,怕自己的空间封锁困不住那个男子,打扰到姬泓夜恢复,便拎着他来到了外间,将男子丢在地上后,自己则坐在门槛上监视着对方。

------题外话------

今天下午只有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