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开祖墓(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夺活人的生机?

花青瞳眼底闪过一丝凝重,问圆圆:“你的意思是说,乌神老祖为了复活,在夺这全城人的生机?”

“那也不见得,毕竟和乌神老祖葬在一起的,还有三眼族的那位强者。”圆圆道。

难道是三眼族的那位十三老祖在夺这全城人的生机?

“那个方向就是祖墓的方向吧?”南玉华突然伸手指向皇城正东方,那个方向,正是黑雾弥漫的源头。

“没错,那里就是祖墓的方向。”乌神祝点头道。

众人的目光立即看向皇城的正东方,那个方向有着一座巨大的陵墓,现在,整座陵墓已经被浓稠的黑气完全笼罩。

“那三眼族的十三老祖,正在抢夺整座皇城的生机,一但让他复活,这座皇城,将彻底被他们掌控,这皇城里的所有人,都将成为他们的奴隶。”乌神祝的神情凝重无比,“所以,只有复活先祖,将之再度镇压,才能破解此事。”

果然是三眼族的那位老祖在吞噬全城人的生机吗?

“想必父皇和皇兄已经在准备迎接诸位了,我们先回皇宫,再做计较。”乌神祝说道。

花青瞳几人点了点头,马车再次行动,驶向皇宫方向。

刚到了宫门口,便见长长的队伍早已候在宫门口多时,为首之人一身鸦青色的帝袍,五十来岁,其儒雅的容颜,依稀可见年轻时是个英俊的男子。

他的气势威严,见到马车行来,脸上缓缓露出高兴的笑容,朗声道:“贵人远到而来,乌神国不胜欢迎。”

花青瞳一行人此刻已经下了马车,花青瞳点了点头,“乌神帝有礼了。”

乌神帝顿时看向了花青瞳,双眼如炬,早在接到了乌神祝传来的信息时,他就知道,那位可以帮助他们的十二秋使,是位小姑娘,虽然年纪不大,但能力非凡,让他不要轻视。

所以,乌神帝王丝毫不敢因花青瞳的外形而看轻他,笑道:“这位就是十二秋使吧?十二秋使果然是年少有为。”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他,对于他的恭维有些不大适应,谦虚道:“乌神帝夸奖了,在下能力有限,但会尽力而为。”

“父皇,皇兄。”乌神祝此刻朗声开口,“别在这里,我们到里面去说。”

花青瞳早就看到了乌神帝身旁的乌神祈,这位夏殿的使者,此刻竟然也在这里。此刻,他正用一脸复杂的表情默默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对他不予理会,这个人曾经帮助班之婳要杀她,被大哥哥收拾了之后,也不知道老实了没有,要是不老实,她也是可以向大哥哥学习的。

当即,花青瞳面瘫着脸,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碧水千叶正好缺个小伙伴不是吗?

乌神祈在花青瞳向他看来的一瞬间,不知为何,突然就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冷颤,表情不太自然地避开了她的眼神。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进了宫,宫中已经设了宴,几人相继入坐,花青瞳看着面前各种佳肴美味,眼睛微微流露出些许垂涎之色,闻着香味,她就知道这些食物很是美味。

乌神帝笑道,“十二秋使,那碧玉荷叶盘里盛放的,是天兽龙鱼的肉,龙鱼肉鲜嫩多汁,越嚼越香,不用加以辅料,以清水煮之,便回味无穷,十二秋使不防偿偿。”

龙鱼是西大陆乌神国境内才有的天兽,其身灵活,难以捕捉,数量更是稀少。花青瞳点了点头,拿起了手边的玉箸,而就在此时,整个皇城的上空,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轰鸣声,花青瞳手一抖,放下了玉箸,转头看向乌神帝。

而乌神帝此刻却已经是惊的站了起来,不仅是乌神帝,乌神祈,乌神祝都是脸色大变。

花青瞳淡淡问道:“乌神帝,这是怎么回事?”

“是古墓异动。”说话的竟然是乌神祈,乌神祈那俊美的容颜,此刻一片凝重,他双眼看着花青瞳,“十二秋使,从前多有得罪,但既然你已来到了这里,就说明你不会因为之前你我的恩怨而迁怒于我的族人。不过,我还是想要问问十二秋使,关于给祝解毒之事,此事事关重大,你有多少把握?”

花青瞳面无表情的抬起头,“把握不大,但我会不惜一切灭杀三眼族老祖,绝不让其复活!”

乌神祈话音一滞。

乌神帝和乌神祝都蓦地看向她。

因为,她说的是她会不惜一切灭杀三眼族老祖,而不是不惜一切救活乌神老祖。

“好,十二秋使,我们明白了,我们这些人,都会与你一起,不惜一切灭杀三眼老祖,绝不让其复活!”乌神帝看着她朗声道。

花青瞳眸光一闪,对这位乌神帝不由我看了一眼。

“另有一事……”花青瞳看向了乌神祝,乌神祝当即便将三眼族暗中谋划之事说出,乌神祈冷笑道,“三眼族暗中派了许多高手来围剿我乌神皇城?哼,我乌神国岂是好动的?”

花青瞳淡淡道:“此事事关重大,已不单单是乌神国一国之事,若是让三眼族老祖复活,三眼族的实力必定大大提升,到时对于我们任何人来说,都不是好事,所以,夏七始可以联系夏殿诸使,若春殿诸使来助你。”

乌神祈身子微微一震,双眼隐含一丝怒气地看向花青瞳,见她只是说说,而并非嘲讽之意,他不禁心头憋闷,她当夏殿是秋殿那伙疯子吗?

不论是夏殿,还是春殿,亦或是冬殿,均是人人自危,彼此之间表面和睦,内里却明争暗斗诸多,彼此间为了争夺更多的资源,用尽手段,又岂会真心彼此相帮?

从前夏殿之中还有王伯玉与他关系不错,但是至从王伯玉在东大陆的天河失踪生死不明后,王伯家族不免对他心生怨怼,现在,他与王伯家族的关系,也没有从前那么好了。

想到此,乌神祈只能暗暗苦笑。

花青瞳只是建议,见乌神祈没有回应,便不再理会,转而问:“祖墓异动是什么意思?”

乌神帝转而看向花青瞳:“所谓异动,就是我族老祖与那三眼族老祖正在交锋,只到我族老祖将三眼族老祖暂时镇压为止,但这样的镇压,为时越来越短,恐怕再过不久,我族老祖就再也不镇压不住对方了。”

“原是这样。”花青瞳若有所思,然后她扭头看向乌神祝,乌神祝体内的咒毒,就是乌神老主将死咒的一部分转移到了他的身上,自己则会随之减除一部分死咒,从而对抗三眼老祖,但乌神老祖想要继续将死咒转移到乌神祝身上,那就必须把他身上现在的咒毒解除,否则,不断的转移之下,乌神祝身上的咒毒越积越多,他便离死不远。

只有花青瞳将乌神祝身上的咒毒解除,乌神老祖才能再次将死咒转移到乌神祝身上,自己得到解封。

总而言之,乌神祝就是一件转化死咒的工具,这件工具不能坏。

他身上的咒毒,既是咒也是毒,而唯一解除咒毒的方法,便是百草本源经。

因为花青瞳修习百草本源经,这才令乌神祝本能地注意到了她。

宴散后,乌神帝和乌神祈去布置兵防,以防三眼族高手突然来袭,乌神国所有的天眷者,几乎全部出动,不仅如此,他们甚至从最近的几座城池中,又秘密调来了数支天眷者军队,如此一来,乌神国的防护,颇为严密强大。

花青瞳没有耽搁时间,当晚就为乌神祝开始解毒,没有丹药辅祝,只有百草本源经化解。防护严密的密室之中,花青瞳和乌神祝相对而坐,掌心相贴,百草本源经运行的路线,宛如一股生机盎然的清流,不断洗刷着乌神祝的身体。

百草本源经,乃是天元大陆上的生命本源之力,在这样浓郁的生命本源之力冲击下,一缕缕阴冷的黑色雾气不断从乌神祝的体内溢出,飘散在了空气当中。

而被那黑雾触碰到的桌椅摆设,却是会在瞬间被腐蚀冻结,然后碎裂开来。

乌神祝的脸色渐渐有所好转,冰冷的身体也渐渐回温。

天光破晓,花青瞳这才停止了给他治疗,而此时,乌神祝体内的咒毒,却是所剩无几,几乎可以乎略。

乌神祝惊喜而又惊骇地看着花青瞳,没想到,她的办法竟如此神效。

而花青瞳的脸色此刻却是微微有些发白,姬泓夜冷冷地瞪了乌神祝一眼,心疼地将少女打横抱起,直接走人。

而花青瞳离开不久后,咒毒被解除大半的乌神祝体内,却是再次被转移了更多的咒毒,这一次的转移十分凶猛,等花青瞳休息好,再见到他的时候,发现他的整张脸都是青白一片,乍一看,与死人无异!

“怎么这么严重?”花青瞳惊讶地看着他。

“许是老祖坚持不了多久了。我还能忍,辛苦十二秋使了。”他的声音透出一股僵硬幽冷的味道,像是千年僵尸开口一般不自然,让人听了感觉阴森森的。

姬泓夜和南玉华都站在一旁,见状二人均是皱了皱眉,却没有多说。

这一晚上,花青瞳再一次给乌神祝用百草本源经解毒到天亮,看着乌神祝恢复了苍白容颜,花青瞳的眼神很是凝重。

这咒毒太过霸道狠毒,再这样下去,乌神祝的身体就废了。

这已经是花青瞳来到乌神皇宫的第三天。

当晚上,花青瞳再度见到乌神祝时,她的眼神不禁有些愤怒,因为,乌神祝再次被转移了更多的咒毒到身上,他的整张脸,已经宛如死尸,连眼神都显的呆滞而没有生机。

南玉华和姬泓夜再次双双皱眉,花青瞳的眼中也冒出了寒意。

“乌神祝,你相信你的祖先这样做,只是为了镇压三眼族老祖吗?他这样做,就没有考虑过你的死活吗?”花青瞳冷冷地问。

乌神祝的眼珠子动了动,说话有些吃力,“老祖他,一定有自己的苦衷!”

“嗤!”南玉华和姬泓夜双双嘲讽地冷笑一声。

花青瞳没有说什么,再次用百草本源经给他洗刷体内的咒毒,然而这次,花青瞳并没有为他洗刷太多,当将乌神祝的身体微微好转一些时,花青瞳就放弃了给他的治疗。

乌神祝疑惑地看着她。

花青瞳起身,冷冷道:“我们现在用的法子,就像一个永远也填不满的无底洞,根本就没有成效,再坚持下去,不仅我的身体受不了,你的身子也要废了。”

乌神祝想了想,“十二秋使,你说的不无道理,但是,你还有除此之外别的办法吗?”

花青瞳的眼中陡然射出一缕冷光,“打开祖墓,我要亲眼见见你们的祖先,看看他身上的死咒有无别的解法。”

“打开祖墓?”乌神祝大惊失色,正巧赶到的乌神帝和乌神祈也是脸色大变,乌神帝道:“十二秋使,打开祖墓,就意外着破开封印阵法,那三眼老祖到时定会作乱,说不定,他就有可能会趁机破封而出,此举实在冒险,所以我们现在最保险的做法就是救活我族老祖,待我族老祖灭杀那三眼族老祖后,我们再打开祖墓。”

花青瞳垂眸,“乌神帝的想法没有错,但是,乌神祝的身体再有两回就废了,我也就直说了,这样不顾后人死活的老祖,我对他心存怀疑。乌神帝,我的目的是灭杀三眼族老祖,拯救万年前与三眼老祖一战,不惜身中死咒也要镇压对方万年的英雄,而不是一个枉顾后代死活,只为自己复活的老祖。”

此话一出,乌神帝的脸色‘刷’地一下变了,怒道:“十二秋使,你这样的怀疑,是我对我族祖先的污蔑,他是英雄,他绝不会为了自己的复活而伤害自己的后人。”

“但愿如此。”花青瞳面瘫道。

“乌神帝,你现在唯有打开祖墓一途,否则,我不会再让瞳瞳给乌神祝解毒。”姬泓夜上前一步,冷冷说道。

乌神帝和乌神祈对视一眼,二人双双陷入两难,姬泓夜又道,“乌神帝大可放心,我与南公子如今的修为都是碧海境,我二人联手,足以对付得了一个被重伤镇压了万年的三眼族老祖,你们大可放心地打开祖墓。”

闻言,乌神帝惊讶地看向他二人,姬泓夜的实力他不意外,因为他毕竟是黑天魔君转世,可那位姓南的公子,修为居然也如此之强。

乌神祈惊讶地看了南玉华一眼,姓南,又是如此高手,难道……忽然,似想到什么,乌神祈的脸色微微一变。

开祖墓的决定十分突然,乌神帝没有告诉多余的人,只叫上了乌神族内几个修为高强的长老,当夜便与花青瞳三人一起秘密去往了祖墓。

要打开祖墓,需要乌神家族人的鲜血,淋上鲜血,那封尘了万年多之久的古墓,终于缓缓开启了。

‘吱呀吱呀’的沉重声音缓缓在众人耳边响起,随着祖墓大门的开启,一股无比阴冷潮湿的气味也霎时扑面而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