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是英雄还是恶人/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祖墓的大门被推开的一刹那,祖墓最深处,那高高的祭台之,赫然停放的巨大石棺之中,一具白骨森森的骷髅陡然眼开了双眼。

其空洞的双眼处,两团鲜血般红艳的火焰在瞬间燃烧起来,那只剩下骨架的嘴部,在这一刻,更是诡异地扬了扬。

花青瞳等人的脸色凝重非常,乌神帝等乌神族之人的带领下,几人缓缓朝着祖墓的最深处走去。

祖墓内的结构都是上古玄石造成,这种玄石坚硬非常,哪怕是碧海境高手的全力一击,都不一定能将之击碎。

祖墓是万年前的大乌部落先人所建,时隔万年,古老的气息交织着久居地下的阴冷,让花青瞳一行人的心情不知不觉地肃然无比。

姬泓夜从进来这里的时候,长臂就缠在花青瞳的腰间,一双桃花眼眸警觉地四下打量,“乌神帝,这祖墓之中,没有机关陷阱之类坑人的东西吧?”

乌神帝没说话,到是一名须发皆白的乌神族长老摇头,语气骄傲地缓缓道:“没有,这里哪用什么机会陷阱,先祖的镇压之力,就足以令这座古墓无懈可击。”

乌神帝也道:“先祖乃是上古大乌部落的首领,当时的绝顶高手之一,除了大帝和魔祖,无人能触其锋芒。”

众人点头,上古之时,天泉多如草,天珠遍地走,碧海不稀有,万物称高手。

万物境,在那个时代,只能是普通高手。万物之上,还有完美,完美境,在当时,那才是真正的绝顶高手。

一行人顺着长长甬道往前走,脚步踏在潮湿的地面上,荡起直击人心灵的回音。

众人的情绪,都紧张中夹杂着一丝激动,哪怕是乌神族人,也是第一次踏入这里,第一次即将直面他们的先祖。

花青瞳面瘫的小脸经刻越发严肃,姬泓夜不时用眼角瞥上一眼,唇角止不住的上扬,瞳瞳严肃的时候,真是可爱想让人去那脸蛋上咬上一口,他揽着她腰肢的手缓缓收了收,花青瞳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竟然一直被酒窝就这样搂着。

她面瘫的小脸上,眼中微微闪过一丝错愕,自己被一路搂着,竟然才发现。

“酒窝,你快放开我。”这样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

姬泓夜回头,眼底满是笑意,嘴角一撇,就道:“瞳瞳,让我抱着你,不然我害怕。”

“酒窝,你别耍赖。”花青瞳默默抿紧了唇,酒窝真是越来越无赖了,而且也太会撒娇了,他可是黑天魔君,哪里会害怕,分明就是故意的。

“酒窝没有耍赖,瞳瞳,你可是主人哟,关键时候是要保护我的。”姬泓夜恬不知耻地道。

花青瞳抿着唇不说话了,心里渐渐感受到一丝无奈,敢情她是主人,所以她就没理了?以前她是宠物的时候,也没有像他这样啊?

南玉华默默地走在他们的身边,眼角余光不时瞥向他们,只觉得这两人的相处时模式十分有趣,对于秋殿这位引起四大亲王追杀令的十二秋使,中央大陆不少势力都暗暗调查过,最后竟都惊愕地发现,最开始,她的身份竟然只是一介宠物!

一个宠物,不止成了秋殿的十二秋使,还破坏了白鸟郡主和黑天之子联姻,碧春的一双子女更是折在了她的手中,此时看来,就连这位黑天魔君,似乎都陷落她手。

南玉华目光闪了闪,交好十二秋使势在必行,且不说她与黑天的关系,笼络住她就是笼络住了黑天,光是秋殿那伙护短的魔头们,就绝对不能小视。

想到这时,南玉华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嘲讽,那四大亲王忒是愚蠢,居然将这样一个厉害人物推到对立面,真是不知所谓!

还有那君泽太子……听十二秋使所言,那君泽太子似乎是也要杀她,如此看来,这十二秋使,还真是最适合他们笼络的人选了。

正好,他可以借助救命之恩的借口,将她纳入己方阵营。

李昌锦跟在最后头,双眼疑惑地看着搂在一起的两个人,姬哥哥和花姐姐分明才是一对的嘛,那上次陛下抓了花姐姐,难道是强抢不成?

他年龄最小,更是一介凡人,但是,进来这里之后,却丝毫没有受到阴冷气息的侵扰,这就不由令人侧目了,“敢问这位小兄弟修为?小兄弟年纪轻轻,定然也是绝代天才。”乌神族的一位长老早就注意到这个不声不响的小少年了。

李昌锦被如此一问,霎时脸颊红,他羞愧地低下头去,嗫嚅道:“我、我就是一个凡人而已。”

凡人?那名长老极为惊讶,怎么可能,若是凡人进入了这里,早就被这里的阴气侵蚀的性命不存了,哪像这个小少年,丝毫不受影响。

众人听到他们的话,一时都朝李昌锦看来,见众人看来,李昌锦顿时越发不好意思,红着脸求救般地看向花青瞳。

南玉华也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这才发现这个少年的不同寻常来。

花青瞳看了李昌锦一眼,说:“你们都不要看李昌锦,他自然不是一般少年,大家多注意周围的情,免得那个三眼族老突然间冲来。”

众人听的皆是嘴角一抽,这十二秋使前面的话还正常,后面这句算什么?吓唬他们吗?吓唬他们也找个靠谱点的理由啊。

“咳,十二秋使啊,那三眼族老族被我族老祖镇压在下,不可能突然冲出来的。”乌神帝轻咳一声道。

“唔,那就好,我就是随便说说。”花青瞳面瘫着小脸点头。

众人哭笑不得之余,南玉华却是若有所思地看了李昌锦一眼,这少年自然是不一般的,呵,真是有趣,看来这十二秋使身边,还真没一个简单的人。

经过这一番话,气氛终于轻松了些许,当祖墓深处那高高的祭台出现在众人眼前时,所有人的脚步都在此时停了下来。

唯有乌神祝,他蓦地感受自己和那祭台上的某种紧密联系。

“不肖后人,拜见老祖!”乌神帝等乌神族后人纷纷拜倒在地。

花青瞳和南玉华也拱手拜了拜,姬泓夜却是面色平静地负手而立,并没有任何举动。而向来乖巧有礼的李昌锦,此刻却也是站着没动,他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玄石巨棺,小脸上的神情罕见的有些呆滞,细看之下,他的眼底,还隐隐有些悲伤之色流转。

“尔等为何才来?”突然,祭台上那黑色的巨棺之中缓缓想起一个沙哑无比的声音,那声音像是两种古老生锈的铁具在互相磨擦,不仅沙哑,还极为刺耳。

花青瞳默默揉了揉手臂上突然跳起来的鸡皮疙瘩,双眼警惕地盯着那巨棺。

老祖发话,乌神一族的后人们顿时一个个面色大变,乌神帝连忙道:“老祖恕罪,是后辈不孝,让老祖您受苦了!”

“罢了,老夫并非是责怪你们,只是,那三眼族的卡森越来越活跃,老夫快要压制不住他了。”一声低沉地叹息从棺内发出。

瞬间,所有人的心神都是一紧,卡森,正是那名被镇压的三眼族强者的名字。

乌神帝忙道:“敢问老祖,如何才能让您顺利复活?”

巨棺内陷入了沉默。

所有人都屏息等待,花青瞳双眼定定地看着那棺内,心中不知,有些不安。

“那个接收了老夫部分死咒的小家伙呢?”就在众人等的越来越紧张的时候,巨棺里终于再次发出了声音。

乌神祝一个激灵,连忙抬起头道,恭敬道:“回先祖,晚辈在。”

巨棺里顿了一会儿,仿佛有一双眼睛穿透厚厚巨石板,正在打量他,乌神祝不由紧张的吞咽了几下口水,终于,巨棺里的声音再度响起,声音有些慈爱,“是个好孩子,你过来!”

乌神祝一愣,其他乌神家族的人却都是激动起来。

在短暂的愣神之后,乌神祝便也激动起来,他小心翼翼地应了声,抬步朝要朝那祭台之上走去。

巨棺内那慈爱的声音作不了假,那是他们的先祖,自然不会伤害他们。

因此,没有人会认为乌神祝走过去有什么不妥,但是,经历过前世那暗无天日的生活,对于他人的情绪敏感异常的花青瞳,却是在这时突然感觉到一丝浓浓的不妥。

这种感觉让她蓦地出声,“乌神祝,别过去!”

她的声音突兀地在寂静一片的古墓里回荡,所有人都朝她看来,由其是乌神家族的人,看向她的眼神微微有些怀疑,虽然她是来帮忙的,但是在老祖面前如此失礼,还是让他们感到惊讶。

乌神祝疑惑地看着花青瞳,花青瞳面瘫的脸,双眼死死地盯着他,重复道:“别过去!”

“你们带了外人进来?”那巨棺内的声音缓缓响起,带了些疲惫的意味,乌神族人听到老祖话中的疲惫,脸上纷纷露出担忧之色,乌神帝连忙道:“老祖,这几位小友是我们请来解除祝儿身上的咒毒的。”

“原来如如,谁是那个修炼百草本源经的小家伙?”巨棺内的声音很是温和地问。

花表瞳淡淡开口,“是我。”她的双眼盯着那巨棺,这位乌神族的老祖到底是英雄还是恶人,总会见分晓,若是恶人,她定会将他覆灭在此。

“之前就是你一直在给祝儿解毒?”巨棺内的声音缓缓问。

“没错。”花青瞳道。

“那你刚才为何阻止祝儿靠近我?”巨棺内的声音又问。

“因为……”花青瞳眼神凝重,“我觉得你不是好人。”

对,不是好人,不论是之前不顾乌神祝死活,疯狂地过渡咒毒给他,还是此时花青瞳从他的话音感受到的丝丝不妥。

花青瞳此话声音一落,众人皆是一呆,就连那巨棺内的人,也沉默了。

“你这小丫头倒是有趣。”片刻,巨棺里的声音缓缓响起,“小丫头,老夫是不是好人,一会儿自见分晓,现在,老夫就让你们看一看,老夫的样子。”

话落,那巨大沉重的石棺突然缓缓震动了起来,那牢牢覆盖在巨棺之上的棺盖,竟缓缓滑落,随着棺盖滑落,一股阴冷腐臭的气息突然从那棺中喷涌而出。

众人脸色猛地一变,姬泓夜当即搂着花青瞳向后狂退而去,乌神家族的人却是在惊了一下之后,站在原地未动,那棺中的,毕竟是他们的老祖。

待浓重的阴敢和腐烂之气散光后,棺内缓缓响起了几声‘咯吱咯吱’的硬物磨擦声,接着,一只白骨手掌缓缓从棺内伸了出来,紧紧扣住棺沿,再接着,第二只白骨手掌。

它的双手撑住棺沿,渐渐的,整个身体都站了起来。

那是一幅白色的骨架。

嘶!

乌神族人吃了一惊,震惊地看着面前的骨架。

骨架的双眼处,燃烧着两团血红的火焰,那两团血红的双眼,正幽幽地望着他们,在这骨架的胸口处和眉心处,各印着一个黑色的图案。

那两个黑色图案一模一样,仿佛与生俱来一般烙印在他的骨骼上。

“小公主,那就是死咒的印记,眉心处的那个印记封印着他的魂,而心脏处的那个印记则是封印着的他的生机。”

圆圆的声音在花青瞳的脑海中响起。

花青瞳闻言,顿时凝眸看去,但这一仔细观察,她却发现,他眉心处的那个印记,分明要比心脏处的那个印记淡一些。

“圆圆,这位老祖需要生机和修为镇压三眼族老祖,他应当是将心脏处的死咒过度给乌神祝,应该是心脏处的印记颜色要浅一些,可现下所见,他分明是反其道而行,这是何故?”花青瞳盯着那骨架身上的两处死咒印记,在心中寻问圆圆。

“的确是有古怪,小公主,要小心了。”圆圆也道。

“老祖!”待那骨架走出巨棺,呈现在众人面前时,乌神族人不禁悲呼一声,他们的先祖,曾是怎样叱诧风云的大英雄,可是现在,竟然落到这步田地,乌神族人一个面露悲色。骨架的身上,除了那两个印记,却还有一根儿臂粗铁索穿透它的胸骨,将它牢牢的锁死在巨棺内。

那根铁索,闪烁着乌黑幽芒,隐隐有神秘的符纹闪烁。

“这乌神族也真有意思,为何在他们的老祖身上锁了一根铁索?总该不会是怕他们的老祖跑出棺材吧?十二秋使,你说这是不是很奇怪?”南玉华这时突然轻声开口,看向花青瞳说。

花青瞳点点头,“没错,的确很奇怪。”

“祝儿,到老祖身边来。”骨架向前走了几步,因那铁索的拉扯,他便再也无法前进一步,只得站在原地看着乌神祝说道。

乌神祝情绪激动,老祖的悲惨状况让他心神悲痛,闻言当下就迈步朝那骨架走去。

“乌神祝!”花青瞳怒喝一声,“别过去!”

乌神祝脚步一顿,回头看着花青瞳说:“十二秋使,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它是我族老祖,它不会害我的。”

说完,他继续朝那骨架走去。

“愚蠢!”姬泓夜微微勾起唇角,嘲讽地看着乌神祝,“瞳瞳,他要去找死,保必拦着他?”

花青瞳却是摇头,“我必须阻止他。”

说罢,花青瞳身形陡然一闪,靠近了乌神祝,拉住他的手臂,将他的身体狠很向后甩去。

乌神祝被摔飞,乌神族人都有些不悦和怀疑,那骨架此时抬起燃烧着血红火焰的双眼,看向了花青瞳,“为何阻止他?”

“为何?”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他,“我心目中的大乌首领,不是你这个样子的。”

“哈哈哈哈!”那骨架愣了一下,然后仰天发出嘶哑的笑声,那笑声宛如悲鸣,“我被困在这里万年之久,你说,我该是什么样子?”

是啊,老祖被困在这里万年之久,生不如死,不是这个样子,还能是什么样子?

“十二秋使,你这是什么意思?”乌神帝,以及一众乌神家族的人,此刻均是有些责备地看向花青瞳。

花青瞳无视他们的眼神,只是看着那骨架,“你不是大乌首领,你是谁?”

此言一出,所有人皆是一愣,大乌族人在短暂的一愣之后,皆是愤怒地看向花青瞳,“十二秋使,你太过份了,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我族老祖,还能是谁?我们的血脉感应不会有错!”

“或许,这具身体的确是你族老祖的。”花青瞳缓缓道。

“什么意思?”乌神祈陡然看向花青瞳,他也不傻,他比其他人理智一些,此刻不禁疑惑地看向花青瞳。

花青瞳没说话,双眼之中突然有厉光乍现,她抬手,陡然向那巨棺击去!这一击,她用了十成的天珠修为,然而,当她深厚无比的天之力击在那巨棺之上时,却是对那巨棺没有丝毫破坏。

花青瞳一呆,然后呆萌呆萌地眨了眨眼睛,似乎很是意外,自己的全力一击,竟然没能将那巨棺哪怕击出一个小洞。

“噗!”姬泓夜被她面瘫又呆萌的神情击中红心,一个没忍住噗笑出声,瞳瞳这幅样子无辜又可爱,实在是像极了呆萌的小松鼠,真想抱在怀里好好亲亲揉揉啊。

花青瞳听到笑声,当即回头看向姬泓夜。

姬泓夜立即收了笑,脸色一肃,“酒窝知道了,主人瞳瞳你别生气,酒窝这就马上击碎它。”

说着,姬泓夜便酝酿天之力,意欲朝那巨棺击下。

“十二秋使,姬公子,你们别太过份!”乌神帝怒了,那巨棺乃是他们的先祖沉睡之物,岂能被他们这样轰击?

那骨架此刻也双眼幽幽地盯着花青瞳和姬泓夜。

花青瞳面瘫着脸,而姬泓夜则是冷笑一声,“乌神帝,你们是当局者迷,眼前这骨架到底是不是你们的先祖暂不论,但是那三眼族老祖,我们是定然要毁灭的,那三眼族老族就在巨棺之下,不轰碎巨棺,如何击杀他?”

“这……”乌神帝一滞,姬泓夜说的有道理。

“住手!”突然,那骨架愤怒无比地嘶吼一声。

而与此同时,轰!

轰地一下,姬泓夜碧海境的修为全力轰下,那巨大的石棺陡然颤动,然后‘喀吱喀吱’地裂开几道蛛网般的裂缝。

姬泓夜皱眉,上古玄石真是厉害,他的全力一击竟然,竟然只是破坏它到如此程度。

南玉华在旁见状眸光一闪,“姬公子,我与你一起!”

姬泓夜看了他一眼,“好!”

“你们这帮不孝子孙,眼看着他们破坏老夫的棺材,居然不予阻止,是要活生生气死老夫吗?”骨架再次发出愤怒地嘶吼,愤怒的声音中隐隐有丝急迫。

花青瞳顿时定定地看向它,面瘫道:“大乌先祖,你别急,击碎了这口巨棺,你的后代子弟一定会赔你一个更新更大更好的棺材让你安睡,你不是也想杀死那个三眼族老祖吗,我们现在正在帮你呢,你别急,耐心等等。”

骨架闻声,浑身僵了一下,然后便开始瑟瑟发抖,估计是气的。

而就在这时,南玉华和姬泓夜已经联手合击,电光火石间,但闻‘轰’地一声巨大轰鸣,之前裂开两三道缝隙的石棺,此刻的裂纹竟是迅速蔓延,裂出无数蛛网般的裂缝。

就在这裂疑出现之后,整个石棺突然摇晃起来,似乎是,那石棺之下,有什么东西要破封而出一般。

“坏了,那三眼老祖要出来了!”乌神族的一位长老惊呼一声。

巨棺的摇晃越来越剧烈,那骨架还被花青瞳气的瑟瑟发抖,突然,‘哗啦啦’地一声巨响,巨棺碎成一堆废石,废石被无名的力量四散击飞,露出祭台的全貌,所有人都眼睛不眨一下地看向那祭台中央。

因为,那祭台中央,闪烁着一个人形的光茧,光茧中,赫然束缚着一个身量修长无比的少年。

那少年看其模样只有十五六岁,皮肤黝黑,三只眼睛紧紧闭着,其身体完好,看样子,根本不像是被镇压万年之久,反而倒像是正在熟睡一般。

少年的右手之中紧紧拽着铁索的另一端,令那骨架无法再往前一步。

乌神族众人见状,纷纷露出仇恨之色,原来,老祖身上的铁索,竟是被这三眼族所缚。

这一刻,不仅是乌神族人,就连花青瞳都有些愤怒地盯着那三眼族少年。

但是,没有人注意到,一直沉默的李昌锦,此刻却是疑惑盯着三眼族少年。

“老友……是你吗?”一声极其微弱,仿佛吹口气,就能将之吹散的声音响起。

李昌锦浑身蓦地一颤。

------题外话------

今天木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