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英雄之魂/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声音太虚弱了,虚弱到,除了专注无比盯着那三眼族少年身体的李昌锦外,其他人均是没有注意到。

李昌锦无意识地朝那三眼族少年的身体走了过去,一旁的乌神族人见状,顿时就要去阻止,花青瞳却是一闪身,将之拦住,道:“这位长老,别管他。”

这位乌神族的长老脸色有些不好,“十二秋使,你不让我们的人靠近老祖,却让一个少年去靠近三眼族的老祖,这是为何?若非知道你是秋殿的十二使者,我们真的要怀疑你是不是三眼族派来的奸细了。”

花青瞳闻言没有生气,而是淡淡地看着他,说:“这位乌神长老,你不用怀疑我的意图,我的确是来灭杀三眼族的老祖的。”

“可是,你的所做所为,让我们极为解,你就不怕那三眼族的老祖突然醒来,伤害到那个少年?”这位乌神老祖又道。

花青瞳摇了摇头,“我不担心他,因为我说过,他不是普通的少年。于其担心那位三眼族的老祖突然醒来伤害到他,我看倒不如提防你们那位老祖会伤害他。”

“你——十二秋使,你——”这位乌神老祖有些生气。

花青瞳面无表情,就在这时,李昌锦已经经过那骨架身旁,出乎乌神族人意料的,他们的老祖竟然真的出手了,那白骨森然的利爪,骤然抓向了李昌锦的喉咙,森冷的爪风掀起一道迅疾的残影,让众人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他们几乎预见了下一刻这个少年的喉咙将被抓破,血溅三尺,命殒当场的下场。

然而,乌神族人更震惊的是,老祖为什么突然要对这个少年出手?

花青瞳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这一幕,她没有出手,只是冷冷看着,就在众人都以为李昌锦死定了的时候,李昌锦眼中的光芒突然变了,他变的沧桑,变的成熟睿智,他通体的气息,在这一刻,也变的深不可测。

只见巨大的菩提花虚影在他的身后浮现,他的双手合拢,结了一个复杂又优美的手印,那手印亦宛如盛放的萻提花,一层淡淡的屏障出现,将那骨架的一击挡了回去。

骨架身形微微踉跄了一下,好不容易站稳,他声音嘶哑地冲乌神族人低吼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抓住他,他是三眼族的奸细,他要去放了卡森,你们快阻止他。”

骨架燃烧着血红火焰的双眸死死盯着李昌锦,确切地说,是盯着李昌锦之前结出的手印和他身后的菩提花虚影。

这个人像极了迦伊水,万年前那个野人小部落的首领。

如果真的是他,他一定会坏了他的事,一定会。不能让他接近卡森的身体,不能!

骨架情绪激烈地朝着乌神族人嘶吼,并且颤颤歪歪想要再度扑过去阻止李昌锦,但是,他却又顾忌着什么,而迟疑了。

“老友,是你吗?”李昌锦不理那骨架,一边朝祭台上方的三眼族老祖的身体走去,一边轻声询问。

之前,他分明听到从这具三眼族老祖的体内传出的声音,那声音,是那么的熟悉,熟悉的让他既欣喜,又悲伤。

三眼族少年的身体里久久没有传出回应,但是李昌锦没有放弃,他继续朝那祭台上方走去。

“他在和谁说话?他口中的老友是那个三眼族老祖?”乌神族的人脸色变的极其难看,乌神帝,乌神祈,甚至是乌神祝,都怀疑地看向了花青瞳,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花青瞳冷冷道:“你们没看见吗?李昌锦身后的菩提花,他是圣王寺原圣王转世,他会是三眼族的奸细?”

乌神帝身体一颤,“那他为何叫那具三眼族老祖的身体为老友?”

乌神祈在这一刻却是突然不可思议地道:“父皇,你想起没有,我族古籍的记载中,老祖有一老友,乃是上古一野人部落的首领,那人名叫迦伊水,其部落虽小,但固若金汤,其本身修为更是强悍无比,他是我族老祖的至交好友,他的天礼,就是菩提花……”

他话未说完,但是这一刻,乌神族的人,包括乌神帝在内的所有人,脸色都猛地变了。

他们纷纷疑惑地看向那骨架,如果是这样,那为何那个转王转世的少年,不与他们的老祖叙旧,反而是走向了那个三眼族老祖的身体,还声唤老友?

如果他们的老祖和那个圣王转世的少年是老友,为何老祖之前要出手攻击那个少年,他们是旧友,老祖应该认出他来不是吗?

一个极为可怕的猜测在乌神族众人的心底升起,这一刻,他们纷纷看向了花青瞳,似乎看向她,她就能给出他们想要知道的答案。

花青瞳面瘫的小脸此刻格外凝重,她道:“方才我注意到你们的老祖,他眉心的死咒印记比胸口的浅,所以,我以为,之前他过渡给乌神祝的死咒,都是眉心封印灵魂的所在,封印灵魂的死咒减轻了,意味着,他的灵魂出现的变故要多于身体。

我猜想,你们老祖这副骨架里的灵魂,不一定就是你们的老祖,万年时光,变数太多,我希望你们能够理智的分析事情的真相,不要一味的盲目去送死!”

乌神族众人这次没有反驳花青瞳,反而被花青瞳的话惊的呆怔在原地,纷纷震惊悲痛,又戒备地看着那骨架。

那骨架到了此刻,已经知道自己再欺骗不了旁人,却是不再理会乌神族众人,他的双眼死死地盯着李昌锦的背影,突然,在所有人都反应不及的情况下,骨架转身,一只白骨手爪突然抬起,成爪形,朝着乌神祝的方向,发出了强大的吸力。

霎时间,乌神祝的身体便不由自主地飞快朝它的方向飞去。

姬泓夜和南玉华见状,眼中均是闪过一丝冷笑,蓦然出手,二人的碧海境天之力凝成一道,朝那骨架发出的吸力蓦地斩去。

‘嗡’地一声嗡鸣之音发出,那吸力被斩断,乌神祝正在向前冲去的身体蓦然砸落在地,而那骨架,亦是痛苦无比地连连后退,一直撞击在了身后的祭台上。

此刻,祭台上,李昌锦已经停在了那三眼族老祖的身体面前。

“老友,乌汗,我知道是你。”李昌锦缓缓地开口。

乌汗!听到李昌锦叫出这个名字,所有乌神族的人来不及震惊那骨架突然袭击乌神祝,而是纷纷看向李昌锦和那祭台上的三眼族老祖的身体。

因为,乌汗,正是他们老祖的名字。

“伊……水……”一声极其虚弱,也极其吃力的声音从那三眼族老祖的体内发出,这一次,除了李昌锦,其他人也都听的清清楚楚。

那骨架刚从祭台上狼狈的爬起来,就听到这一声,他顿时转头,燃烧着血红火焰的双眼,散发出凶恶狰狞的光芒。

“伊水……老友,帮……我……杀了……他……他是……卡森……他……和我……换了……魂……”吃力无比的虚弱声音从三眼族老祖的体内断断续续传出。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惊的愣在当场,哪怕对事情的真相,隐隐有所猜测的花青瞳姬泓夜和南玉华,都敢到震惊非常。

“我知道了,乌汗,你放心,我一定会杀了他,我现在就去杀了他,为你报仇。”李昌锦,或者说圣王迦伊水大怒,他的眼中浮现了森森寒意,冷冷地转头,看向那骨架。

“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杀了我,他也要死。”那骨架突然发出刺耳得意的叫嚣声,李昌锦眼神一顿,骨架又道,“我和他换了魂,我们的性命已经紧紧相连在一起,我死了,他也会死。”

“杀……了……他……”三眼族老祖的体内,那虚弱的声音再度响起。

李昌锦眼中幽光一闪,有些迟疑了,他明白老友的心意,他是宁愿托着那三眼族的卡森一起死,也不愿这样活着,可是,他真能眼睁睁看着他去死吗?

乌神族众人,此刻的脸色简直难看的无以复加,所以,眼前这具骷髅,他虽然是老祖的,但是他的灵魂却是那个三眼族老祖的,而他们真正的老祖的灵魂,却是被困在了那三眼族老祖的身体里。

乌神祝的脸色最为难看,所以,十二秋使的谨慎没有错,原来,自己这几年,竟是一直在为这个三眼族老祖在承受咒毒的折磨吗?

他恨的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乌神帝和乌神祈的脸色亦是铁青一片,他们最疼爱的儿子和弟弟,竟是一直在白白受罪,甚至还是间接帮住了他伤害老祖,这让他们如何平了心中这口气?

若不是十二秋使谨慎,提出打开祖墓,或许,他们到现在还被对方戏耍于鼓掌之中,甚至,在将来还会酿成大错。

“圣王,有没有办法将他们的灵魂换过来?”花青瞳面瘫着脸开口,现在,她终于明白那骨架上的铁链是哪里来的了,应该是换魂之后,为以防卡森作乱,乌神老祖不惜损伤灵魂,也要将之束缚,所以,才有了祖墓不时的异动。

若是他们再迟来一些时候,估计乌神老祖虚弱的灵魂,终会有被消耗完的一天,到时候,便是卡森破封而出的时机。

而卡森,到时候会以乌神老祖的身体复出,那个时候,乌神族会将他奉为老祖,渐渐的,整个乌神族,都会落入这个三眼老族的掌控之中。

真是太可怕了。

狡猾凶残的三眼族!

李昌锦回头看了花青瞳一眼,无奈摇头,“没法换了,乌汗的灵魂太虚弱了,他随时都会消散,根本就经不起换魂的冲击。”

“我这里有万灵丹,给他吃下,管用吗?”花青瞳连忙说道。现在,只要杀了卡森,这位乌神先祖就也会死去,可是,他是一个英雄,他的结局不该这样悲惨。

“微乎其微。”李昌锦道。

花青瞳毫不犹豫,将自己的三颗万灵丹都拿了出来,递给李昌锦,“圣王,给,都给他吃了,让他的灵魂强大一点,你们圣王寺不是有转世秘法吗,你帮他转世如何?实在不行,我还可以给他炼制三生丹,助他去转世。”

圣王看了花青瞳一眼,“你这小丫头,还真是固执,你的好意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也不会让我的好友去死的。”

花青瞳缓缓点了点头。

三颗万灵丹服下,乌神老祖的灵魂明显强盛了些许,虽然他的声音依然十分虚弱,但明显不再断断续续。

“谢谢你,小姑娘,你的眼睛……真不愧是……要不是你,我那后辈,恐怕已经遭了难,不说这个了,伊水,一定要杀了他,他要夺舍我的后辈,千万不要让他成功。”乌神老祖愤怒地开口。

花青瞳望着他,知道他已经看破了自己大帝返祖血脉的身份,不过,他明显不会说破。

“乌汗,你受苦了。”圣王低头看着他死死拽在手里的铁索,这根铁索,就是他拼尽性命,也要牢牢抓紧的东西,这根铁索,是他唯一还能束缚卡森的手段,可是,这却是在以消磨他的灵魂为代价。

“乌汗,你还是那样固执。”李昌锦低低叹息。

“乌神族正在酝酿一个惊天大计划,除了卡森,还有他们第十老祖,第八老祖,第七老祖,还有第二老祖,均在进行复活计划。这是换魂一刹那,我在卡森的灵魂中窥到的东西,这件事情,十有八九是真,你们都听好了,一定要阻止这些三眼族老祖的复活,尤其是那位第二老祖,他的实力强悍无比,性情暴虐凶残,在三眼族中威望极高,若让他复活,后患无穷!”

乌神老祖迅速说道,说完这句,他便痛苦的喘息,那死死抓着铁索的手,剧烈的颤抖着。

而花青瞳等人却是听的心惊不已。

一个卡森就够棘手,原来竟还有更多的乌神族老祖要复活,想想那场面,就令人心惊。

花青瞳面瘫的小脸此刻严肃非常,突然,她挂在腰间的草房子动了动,应该是碧水千叶在里面发出了动静,花青瞳低头看了一眼,心中突然灵感一现,“我想到不杀他,也能让他老实的办法了。”

少女声音软软糯糯地响起,众人都朝她看去,却只见她面瘫着小脸,双手缓缓结印。

姬泓夜见状突然眸光一闪,动了动唇想说什么,最终却还是保持了沉默。

因为,他看见花青瞳用的是罗天锁魂。

罗天锁魂每用一次,都是以少女的生命为代价,而且痛苦非常,但是此刻,他却无法阻止少女。

而最令姬泓夜现在痛悔的就是,瞳瞳修炼罗天锁魂,就是为了抵抗他的幽冥契约,幽冥契约可以逆转,但那个罗天锁魂,却是会给少年带来永久的伤害,说到底,都是因为他。

姬泓夜默默垂下头,低垂的眼睑和长长的睫毛,遮挡住了他眼底的情绪。

罗天锁魂阴冷刺骨的黑雾溢散而出,它化作一缕黑烟,冲向骨架的眉心。那骨架防备不及,蓦地发出一声尖叫,那罗天锁魂的黑丝已经完全钻进了他的眉心之中,紧紧附在他的灵魂上。

若是卡森全盛时期,花青瞳想这样暗算他,根本就不可能做到,但是现在,万年时光,他的灵魂力已经消磨的差不多殆尽了,正是虚弱无比的时候,又岂能不中招?

花青瞳还不罢休,又以傀儡之术,将卡森的身体变成了傀儡大小。

“大乌首领,得罪了,你的灵魂就先在他的身体里委屈一下吧,等把你的灵魂弄出来后,我会让卡森的灵魂回到他的身体之中的。”花青瞳缓缓说道。

“没关系,小姑娘。”大乌首领的声音温和地传来,然后,花青瞳将变成小人儿的三眼族老祖身体,放进了草笼子里去和碧水千叶作伴,她隐隐听到碧水千叶发出的兴奋的叫声。

“主人,怎么是个男的,男人不能当媳妇。”但是很快,花青瞳就听到了碧水千叶的抗议声。花青瞳愣了一下,暗想,碧水千叶这个傻子居然也想找媳妇了。

被下了罗天锁魂的骨架,此刻正缩在祭台的角落处瑟瑟发抖,他竟然被下了罗天锁魂,而且,他的本体,竟然变成了傀儡小人儿,这怎么可能,变故来的太快,快到他无法反应过来。

花青瞳看着他想了想,索性连这骨架也一起变成了傀儡,将他一起塞进了草房子里,有了罗天锁魂在,卡森再翻不起什么浪。

“啊,有鬼——”看到被塞进一个骨架,碧水千叶那傻子顿时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花青瞳直接将其无视。

“小丫头,接下来就麻烦你炼一颗三生丹出来了,到时候我也好送他去转世。”李昌锦看向花青瞳说道。

花青瞳点了点头,“圣王放心。”

圣王道,“他们三眼族的老祖们要复活,我们的强者也不能殒落,我会尽量保住乌汗的命。”

“对,我们的强者不能殒落。”花青瞳握拳,目光坚定。

突然,圣王扫了众人一眼,目光在姬泓夜身上停顿了一瞬,然后意味深长地笑了,他走过来,小声道:“小丫头,你挺本事的嘛,这个黑天残魂和你……嘿嘿!”

花青瞳歪头,面瘫着脸看着他,道:“圣王,你一点也不可爱,你快睡着,把李昌锦放出来。”

圣王脸色微微一僵,“在我送走乌汗之前,我都不打算沉睡了,好久没有出来走动了……唉,小丫头,你知道吗,天眷者和窃天者向来是争的你死我活,现在这个魔君被你拿下,呵呵,你可真不愧是……”

“你闭嘴。我上次没发现你这么聒噪的。”花青瞳凶巴巴的低吼,这个圣王,再说下去,自己的身份都要被他说漏了。

“前、前辈……”此时,乌神族的人都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来,向圣王参拜,他是老祖的好友,他们岂能不惶恐尊敬。

圣王不再逗花青瞳,回头看向这些人,叹息道:“乌汗的后人,都很不错……可是,比起乌汗差多了,想当年,他的风采……”

乌神帝等一众乌神家族的人纷纷羞愧的低下头去,乌神帝更是小声道:“我们对不起先祖。”

“罢了,你们已经很不错了。”李昌锦淡淡摆手。

“我们离开这里吧,卡森被我控制,三眼族估计还不知情,他们或许不日就会动手围剿乌神皇宫,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再将这祖墓封住,别惊动任何人。”花青瞳道。

“好,我们快点出去。”乌神帝忙道,然后恭敬地弯了弯腰,“迦前辈,您先请……”

李昌锦看了他一眼,跟着花青瞳,一起朝外走去。

此刻,不少人心中都是震惊,这位十二秋使,竟连圣王寺原圣王这样的上古大能都能交好,真是不可思议。

最为惊讶的就要数南玉华,他跟在众人身后,想着这一路上那个叫李昌锦的少年对花青瞳的依赖,包括现在的圣王本魂对花青瞳的友好,都让他觉得这位十二秋使,真正是不能小看。

必须笼络她,必须将情况尽快和殿下说明,让殿下早做准备,务必要笼络交好这位十二秋使。

想着,他目光严肃地默默拿出一块传询玉佩,将自己的想法烙印入玉牌之中,然后又将玉牌捏碎。

远在中央大陆的一片山林里,这林子里野果飘香,草木蓊郁,蝴蝶在花朵上翩翩起舞,泉水清澈,潺潺流淌,清晰可见有鱼儿在水中欢快游荡,一间竹屋静静地建在这林子中,竹屋外搭着篱笆墙,墙边,是一株株茂盛的葡萄架。

一个年轻的男子,就半躺在葡萄架旁边的摇椅上,眯着眼睛晒太阳。

若花青瞳在此,就可发现,这是一名和君泽太子有着七分相似的青年,若是花青瞳有心,就会发现,这青年的脸蛋,略圆。

只是,青年的目光明显不若他的外形那般,青年的目光平静而冰冷,宛如沉积万年的寒潭,幽深莫测。

他身量修长,一身农户打扮,脚上趿拉着一双草鞋,脚腕上带上一只银色的脚环,上面的小铃铛随着他不时的晃动一下脚,发出清脆连绵的铃音,青年似乎很喜欢听这铃音,每当那铃音快要散去时,他就再晃动一下脚,那铃音便会再度传出。

青年眯起眼,圆圆的脸蛋显得有些可爱,但是,那双眼睛射出的光芒,却令人望而生畏。

突然,青年挂在腰间的一块玉牌亮了亮,青年似有所觉,漫不经心地伸手将之摸了出来,然后一番察看,蓦地,青年微微睁开了眼,粉润的唇角微微上扬,“好久没有出去走走了,玉华小子说的这个十二秋使,到是挺有趣的,他说要好好笼络交好,那本皇子就不防去拉拢拉拢,顺便看看西大陆最近几年有没有好玩的事情发生……”

青年嘴里呢喃着说着,其身形已经缓缓消失在了摇椅上。

……

乌神国皇宫,黄玉鼎中,三生丹已经渐渐凝聚,乌汗和卡森被花青瞳双双放了出来,片刻后,花青瞳将炼好的三生丹递给圣王,“给,三生丹好了,大乌首领的灵魂那么弱,能承受住三生丹吗?”

“应该没问题,只要是一缕魂念在,就没问题,三生丹是三生石所炼,三生石本身便有保护转世之魂的效用。”圣王道。

这个道理花青瞳也明白,可他就是不放心,因为,这位大乌神首领的灵魂,真是太弱了,几乎只剩下了一丝魂念,他的力量,都用来镇压卡森了。

骨架里卡森的灵魂,那双鲜红火焰燃烧的灵魂死死盯着那颗三生丹,恨不能抢到手里自己吃掉,可每当他起了这种念头,那盘踞在他灵魂中的罗天锁魂,就将他的灵魂死死拧紧,让他痛不欲生。

花青瞳感受到他的恶念,伸手一根手指戳了他一下,“你别急,等回头我好好和你聊聊,你那个死咒好像挺厉害。”

圣王在旁听了顿时好笑,乌汗也道:“小公主,这卡森咒术了得,他会的,可不仅是死咒,你要是感兴趣,可以把他的咒术全弄到手。至于怎么弄到手,就看你的手段了。”

此刻这里除了他们再没有旁人,乌汗便改口叫她小公主。

花青瞳愣了愣,这还是除了圆圆外,第二个叫她小公主的人。

花青瞳面瘫着小脸,很没出息的脸红了。圣王和乌汗见状,顿时笑了起来。

------题外话------

木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