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 好一个公主抱!/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默默看着南玉华,他居然也要跟着一起去,不禁问道:“你不去解决你的事吗?”如果她没记错,南玉华是被敌人追杀至此,他继续跟着自己,确定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吗?

似乎看懂了花青瞳眼中的嫌弃,南玉华低低一笑,“十二秋使,在下暂时无事,跟你走一遭,或许还能帮上些什么忙呢!”

花青瞳想到在乌神祖墓里,也是没少了南玉华的帮忙,不禁微微收敛了嫌弃他的心事。

姬泓夜没说什么,却是意味深长地看了南玉华一眼,心中隐隐明悟了什么,这个南玉华倒是会算计,竟是打着要交好瞳瞳的心事,也好,交好总比交恶好。

“乌神祈,你还知道别的消息吗,大哥哥的父皇,为什么会突然病危?”花青瞳看向一旁的乌神祈,心中很是担忧,听说,大哥哥的父皇很疼大哥哥,大哥哥这下一定会很难过的。

乌神祈摇头,“不太清楚,这个真不好说,从前只是听说另几位皇子和公主,同塗兮羽的关系一直不太好。”

“瞳瞳,别太担心,我们去了打探一下,就什么都知道了,而且,说不定很快就会遇到你大哥哥。”姬泓夜伸手温柔地摸了摸少女的头,目光里满是温柔与爱意。

花青瞳小脸严肃地点了点头,回头对乌神祈说:“那我们就不耽搁了,这就准备告辞,这段时间,你们一定要留心三眼族的高手来围攻。”

乌神祈点头道:“十二秋使请放心,乌神国地大物博,兵力强盛,又岂能被三眼异族轻易围攻?”

花青瞳感到一丝欣慰,“好,不怕他们就好!”

当花青瞳他们向乌神帝告辞之后,坐上马车出城的时候,就见一个背着包袱,飞快朝他们奔来的身影,他边跑边喊,“十二秋使,姬公子,南公子,李小公子,等等我,我要和你们一起走……”

来人满头大汗,正是刚刚清除所有咒毒的乌神祝。

看着这人手脚并用的爬上马车,花青瞳严肃地道,“乌神祝,我是有很严肃的事情要做,不是去游玩。”

乌神祝笑眯眯地看着她说,“祝鼻子灵,跟着或许能帮上什么忙也说不定呢,十二秋使可是祝的救命恩人,滴水之恩尚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大恩,祝自当以身相随,姬公子,你说对吧?”

姬泓夜歪头,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歪头对花青瞳说,“他鼻子好用,跟着或许真有用。”

花青瞳闻言,看了看乌神祝,道:“连酒窝都说你有用,那你就跟上吧。”

乌神祝大喜,姬泓夜却是满眼笑意地看着花青瞳。

马车快速驶离乌神皇城,这马儿是宝马,速度奇快,西大陆无比广阔,十之有七都是无边无际的黑漠,只有三成才是两国生存的地域,但是,从乌神国到毓庆国的距离,依然大过整个东大陆。

宝马飞快行驶,纵然如此,他们也是在七天之后,才到达了毓庆国的边界。

乌神国和毓庆国自古以来都不和,二国没少为了国土而发起战争,可谓是互不相让,若说乌神国是以肥沃的土地,丰富的矿产为主,那毓庆国就是以茂密的远古巨森,和富饶丰收的作物为主,那远古的巨森中,拥有着无尽的至宝,神奇的天兽,和取之不竭的天材地宝,因此,毓庆国的天药师也相对较多,毓庆国,就有一个出名的天药师家族,据说那个天药师家族的实力相当不弱。

一路上,乌神祝将西大陆两个大国之间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更是将他所知道的毓庆国的情况,与花青瞳等人说了。

“除了那个天药师家族,就是毓庆皇宫里的一些事情,众所周知,毓庆帝这一生最爱的人是皇后缪日媛,只是,这个毓庆帝生性多情,可谓是见一个爱一个,后宫之中佳丽不少,所以子女也少,但是,嫡出为尊,加之毓庆帝爱乌及乌,对皇后所出的大皇子宠爱非常,因此,大皇子塗兮羽继承人的地位从来没有被动摇过。”

花青瞳听瞪直了眼,怒道:“大哥哥的父皇,居然见一个爱一个?这和花正义那个坏人有什么区别?”

“咳。”乌神祝轻咳了一声,“十二秋使,现在毓庆皇宫里的嫔妃,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花青瞳小脸已然紧崩,出口便问,“他居然花心到这种地步,能忙的过来吗?”

马车上的众人嘴角一阵抽搐,对于男人来说,再多一倍,也是能忙过来的啊,尤其天眷者的体质那么好,再多也是不嫌多的啊。

乌神祝脸颊微红,轻咳了一声道,“其实,原本只有十来个,其他的,都是皇后给加进去的,凡是毓庆帝多看一眼的女人,皇后都一股脑地赐个封位,送进后宫,以至于到了后面,后宫人满为患,毓庆帝再也不敢多看别的女人一眼。”

众人听的全部目瞪口呆,花青瞳更是不解地道:“大哥哥的母后为什么那样做?”

“女人心,海底针啊!”乌神祝摇头叹气。

花青瞳也摇头,一本正经地叹气,“海底针啊!”

大哥哥母后的心,真是海底针呐!

“噗!”南玉华一个没忍住喷笑出声,这十二秋使忒是有趣,她自己难道就不是女人吗?

乌神祝也是一脸忍不住的笑意,就连李昌锦都在偷偷发笑,花姐姐真是太可爱了。

姬泓夜将下巴搁在花青瞳头顶,不断低低发笑,眼中都是浓的化不开的温柔笑意,花青瞳感觉到身上的颤动,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不经意的,唇角擦着他的脸颊而过,光滑沁凉的触感,让花青瞳惊了一下,连忙向后躲去,姬泓夜却是头一低,整个人都挂在他的身上,撒娇道:“瞳瞳主人,酒窝的心不是海底针。”

额!

车内众人闻言,齐刷刷的打了一个寒颤,这姬公子也太……也太……

花青瞳面瘫着脸,突然觉得脸上火烧火燎,十分丢人,忍不住凶巴巴地低吼道:“酒窝,你好好说话,快从我身上起来!”

姬泓夜看着她那红的快要滴血的耳朵,肉乎乎的,可爱的不得了,他深深吸了口气,这才忍住一口咬下去的冲动,缓缓直起了腰。

乌神祝看的有些呆,隐隐有些口干舌燥。

马车快速驶进毓庆国国界,一路直向毓庆皇城而去,渐渐的,他们遇到越来越多的上古巨木,那些大树最普通的也有丈许粗,其高更是直插云宵,万年巨树,狰狞的树皮召示着它的古老和沧桑,繁茂恐怖的枝叶,其覆盖范围每一棵就足有方圆二里之广。

因为大树极其繁茂的枝叶,马车不得不放缓了车速,行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才能走出一棵大树的树荫,而不用多久,就会遇到下一棵大树,马车行进的速度渐渐变缓。

花青瞳掀开车帘看着外面像普通大树那样粗的枝叶,眼中全是惊奇,前世她在西晋皇宫,曾经也看过一些奇书,那书上说,有大树枝叶奇粗,须两人环抱。当时她还觉得一定是假的,但是现在亲眼所见,花青瞳不得不信。

大帝统治过的这片世界,真是奇妙,而她现在,恐也只是窥到了冰山一角罢了。

就这样的行程,又渐渐过了三天,这样的大树才渐渐稀少,等他们行出了最后一棵大树的林荫,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咱们遇到的这几棵树只是零星,在毓庆国,这样的巨树随处可见,而且,在毓庆国的西北,那里巨树成林,绵延千万里之广,无边无际。”乌神祝说。

此时,马车刚刚驶离的那棵巨树之上,正无声无息地立着一道身影,那人农夫打扮,头戴斗笠遮住了大半张脸,左脚上的银色脚环上,串着几只铃铛。

他望着那马车越行越远,只是淡淡望着,突然,他的身形缓缓地消失在大树上,再出现时已经是坐在了马车的车顶上。

马车内的人浑然不觉,只有姬泓夜疑惑地抬头看了看顶蓬,眉头缓缓皱了起来。

而这时,花青瞳的脑海中,圆圆突然‘啊’地惊呼一声。花青瞳下意识地心念传音,“圆圆,怎么了?”

她只是随口询问,本以为圆圆会像从前那样与她说些事情,但是没想到,圆圆此次竟没有回应。

花青瞳不禁感到一丝奇怪,便又唤道:“圆圆?”

圆圆就仿佛不存在一般,完全的沉寂了。

花青瞳突然感觉到了一股不同寻常,她默默地用灵魂力感应了一番自己脑海中的帝元珠,然后她发现,帝元珠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彻底的消失在了她的脑海之中,若不是那种奇妙的感应还在,她会以为,帝元珠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不同寻常,花青瞳心中凝重起来,让圆圆有这种反应,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大事,只是,到底是什么事呢?圆圆竟然连提醒她一句都来不及,就这样躲起来了。

对,在花青瞳的感应中,圆圆就是躲起来了,而且是躲到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找不到的地方。

见她小脸不自觉的凝重起来,姬泓夜缓缓握住了他的手,“瞳瞳怎么了?”

车内所有人都朝他们看来,这一路上,他们都习惯了悄悄观察这两人,只觉得这两人的相处模式十分有趣,让他们颇感津津有味。

花青瞳严肃着小脸摇了摇头,抿紧了粉嘟嘟的唇瓣没有多说。

姬泓夜没有再追问,只是默默握紧了她的小手,目光再次不着痕迹地朝上看了一眼。

马车疾行,马车上的人都没有再闲聊,一路疾行到毓庆皇城时,那农夫打扮的年轻男子,依然还坐在车顶,沉默地坐着,一动不动,就像遗忘了他在何处一般。

等马车进了城,他依然那般坐着,但是,过往的行人,却仿佛都看不到他一般,丝毫没有往这个坐在马车车顶上的人看上一眼。

“这就是毓庆国的皇城吗?”花青瞳掀开车帘往外看,声音软软糯糯的。那一直坐在马车车顶上的人,此刻闻声,突然略感好奇地动了动耳朵,那耳朵也是肉乎乎的。

“我还是五年前有一次偷偷跑到毓庆国皇城来玩,当时身份暴露,险些被当成奸细抓起来。”乌神祝很是得意地道,“不过这回,有十二秋使在,他们一定不会再抓我了吧,我这次可是客人。”

“让开!让开!这是兰少的马车,快让开!”急促高亢的厉喝声从他们的正前方传来,那马车来势迅疾,在人流如此密集的道路上居然也敢这样快速的奔跑,纵然如此,那赶车的人却是依然飞快地挥舞着马鞭。

乌神祝轻轻一道掌风挥出,将他们的马车往道路边缘赶了赶,而此时,对方的马车已经呼啸而过,两辆马车擦肩而过,劲风掀着车帘飞起,花青瞳侧头看去,正好看到了对方马车里的一对年轻男女,那男子一身白衣,容颜俊美,但神色颇为倨傲,而那女子,却是一身碧色裙衫,满头珠翠,正是杜茵茵。

“她怎么在这里?”花青瞳着实感到意外,杜茵茵竟然来了毓庆国了。

“丑人多作怪罢了。”姬泓夜和花青瞳坐的近,刚才也从这个角度看见了对方马车里的两人,闻言便发出淡淡的嘲笑。

“哼,兰钰那个家伙,还是这样嚣张,真当天药师就了不起啊!”乌神祝有些愤愤地低骂道,若不是初到毓庆国,他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之前是一定不会礼让他的。

“乌神祝,你认识之前马车里的人?”花青瞳不禁看向乌神祝。

乌神祝点了点头,目光略带不满,“认识,以前我来毓庆国皇城,和他见过一面,还打了一架,那家伙嚣张的很,仗着自己出身天药师家族,本身又是天药师的身份,好不嚣张。”

“哦,他就是毓庆国那个天药师家族的人?”花青瞳问,“这个天药师家族,姓兰?”

“这个兰家可有趣的紧,兰姓家族在毓庆国可谓是十足显赫,因为,他们不仅是天药师家族,还是皇亲,兰家有个女儿,也入了宫,乃是毓庆帝的兰妃娘娘,二皇子塗兮阙正是这兰妃所生,只比大皇子小了一个月,并且因是与大皇子同年出生,也颇受毓庆帝宠爱。”乌神祝道。

“大哥哥的父皇太过份了。”花青瞳闷闷地说了一声,这兰家人如此嚣张,想必那个兰妃娘娘也不好惹,大哥哥的母后,一定是惹不起那个兰妃娘娘,所以才会给毓庆帝塞那么多女人进后宫的。

花青瞳觉得自己找到了真相,心中对于大哥哥的母后不禁充满了同情之情。

“乌神祝,我们怎么样才能进入皇宫里去?”花青瞳回头问乌神祝。

乌神祝顿时苦笑,“十二秋,这你可就问住我了,毓庆皇宫把守严密,高手无数,我们没有人引路,还真进不去。”

花青瞳顿时苦恼了,“也不知道大哥哥回到西大陆没有,他若是回来,就好办了。”

“十二秋使没有联系秋一使的办法吗?”乌神祝微微错愕。

花青瞳想了想,还真没有。但是她有办法联系到殿主,她可以问问殿主,大哥哥有没有回来。

事实上,塗兮羽此刻也是刚刚回到西大陆,皇城外,空间剧烈地扭曲了一下,然后,两道身影便同时出现在了城门不远处。

这两人,正是塗兮羽和西门无瑕。

想当初,西门无瑕突然跟着塗兮羽一起离开,真是给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但此刻,二人却是双手紧握,姿态十分亲密。

然事实却是,“无瑕,要进城了,你可以放开我了吧?”塗兮羽那柔柔的声音轻轻响起,听着悦耳舒服,十分好听。

西门无瑕闻言,非但没有放开他的手,反而还握的更紧,少女一身水粉色的裙装,楚楚动人,声音亦是同样轻柔,“羽美人,你害什么羞啊,咱俩睡都睡过了,说不定,我已经怀了小兮羽呢,咯咯。”

塗兮羽嘴角抽了抽,眼神很是无奈,“无瑕,你这是第一次来见我的父皇和母后,你就不能矜持点儿?”

西门无瑕脸红了红,“是啊,我很矜持,所以才要握着你的手,不然人家会紧张的。羽美人,你看瞳瞳生的小宝宝多可爱,咱们也生个那样的怎么样?”

塗羽羽彻底无语,他是完全没有感觉到她哪里紧张。

“兮羽,不是说,你父皇病危了吗,怎么你好像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西门无瑕眨了眨眼睛,疑惑地问。

塗兮羽脚步一顿,侧头看着西门无瑕,“我的样子看起来不担心?”

西门无瑕当即大力点头,表示他真是一点担心的样子也没有。

塗兮羽怔了怔,突然眼眶一红,那柔弱的面庞蓦地涌上了一股令人心疼无比的脆弱之色,脸色竟也不知为何,看起来有些微微的苍白,一种无声的,强撑的坚强,在他的身上充斥。

他默默走着,一言不发,却是不动声色地问西门无瑕,“无瑕,这回呢,你看我像不像难过的样子?”

西门无瑕惊愕无比地看着他,“天呐,羽美人,你这变脸的速度,真是比天气还快啊,你这个样子,真是让我看着心都要碎了,你别担心,你父皇一定会吉人天相,没事的。”

涂兮羽丝毫淡所动,眼神越发哀凄了几分……

……

而与此同时,花青瞳拿出秋使令,向秋殿主发出去了一条传音,然后,她便抱着令牌,默默等待。

所有人都看着她,等着她令牌的动静。终于,过了片刻后,她的令牌亮了,花青瞳用意念一查看,便听到了秋殿主那邪气十足的声音,“小十二,你有何事?想小宝宝了?”

“他好吗?”花青瞳眼眶一下红了,忍不住问道。

“小宝宝好的不得了,你现在身在何处?我听说你不在东大陆了。”秋殿主的声音里透出几分笑意。

花青瞳忙道,“殿主,我现在西大陆,听说大哥哥的父皇病危,我想问问殿主,大哥哥回来了没有?”

“哟,小丫头跑到西大陆去了,你大哥哥此时应该是回去了,不过,你不知道东大陆刚发生了一件大事吗?”殿主的声音传来。

花青瞳闻言,心中突然狠狠一跳,“东大陆发生了什么?”不知为何,她隐隐觉得东大陆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东大陆的天河守护者身份暴露了,他是花正义,你的父亲花正义。这件事情刚暴露,花正义和朱正德就失踪了。花正义失踪后,你娘西门清雨,不知为何,也失踪了。”秋殿主道。

花青瞳的小脸猛地变的苍白,脑海中只想着娘亲竟然失踪了,她会去了哪里?或是遇到了什么不测?突然,花青瞳似想到了什么,连忙问:“殿主,那花府的那个宠物呢,崔清婉,她可有失踪?”

“巧了,她是和花正义一起失踪的。”殿主道。

“瞳瞳,发生了什么?”姬泓夜见花青瞳与令牌那边不知沟通了什么,脸色越来越苍白,不禁担忧起来。

花青瞳浑身一个激灵,有些茫然地看向姬泓夜,“花正义居然是东大陆的天河守护者,可是,他失踪了,娘亲也失踪了,花府那个新来的崔姨娘也失踪了,一定与她有关。”

姬泓夜的脸色也是猛地变了,他知道,对于瞳瞳来说,花正义或许不重要,但是西门清雨一定是很重要的,此刻,她一定是担心极了。

见她小脸越来越白,姬泓夜暗暗下了决定,道:“瞳瞳,我现在就回东大陆去调查此事,一定找到你娘的下落,你别担心,你娘她不会有事的,失踪,就代表她一定还活着。”

花青瞳没有拒绝,只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姬泓夜,姬泓夜伸出大手揉了揉她的发顶,“主人瞳瞳,为你做事,是酒窝应该做的呀,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花青瞳面瘫着小脸看着他,小声道:“那你小心。”

东大陆,她是回不去的,而酒窝却不一样,他是上古魔君,不论是哪片大陆,还没有他去不得的。

“酒窝离开以后,瞳瞳一个人要多加小心,要多和李昌锦呆在一起,等找到你大哥哥,我就放心了。”姬泓夜不舍地看着她。

“殿主说,大哥哥已经回了西大陆了。”花青瞳说。

姬泓夜神色一松,“那就好。”

“小十二,你们腻味完了没有,还想不想见到你大哥哥?”殿主不满的声音从令牌里传出。

花青瞳连忙道:“想知道的。”

“告诉我你的位置,我传音告诉你大哥哥。”

花青瞳当即报了位置,令牌闪了几下,殿主已经掐断了传音,想必是去通知塗兮羽去了,花青瞳看着不再闪烁的令牌怔怔出神,她还没有来得及询问小宝宝的情况呢,怎么殿主就掐断了呢。

而此时,收到殿主传询的塗兮羽,突然回头对西门无瑕说:“瞳瞳来了,就在大街上,我们去找她。”

西门无瑕听的一愣,然后猛地露出欣喜之色,“那还等什么,羽美人。”

花青瞳这边,马车终于寻了一处安静的位置停了下来,花青瞳等人陆陆续续下了马车,站在马车旁边等待塗兮羽的到来。

此刻,那一直坐在车顶的人,却是低头好奇地看着下方几人,他的目光,尤其落在了花青瞳的身上,不过,此时因为花青瞳正背对着马车,所以他只能看到花青瞳的后脑勺。

就在此时,两道身影,飞快地在人群里穿梭而来,花青瞳看见之后,连忙面瘫着小脸朝他们招了招手。塗兮羽和西门无瑕当即朝他们闪身而来。

二人转眼到了近前,但是当看到花青瞳身边的姬泓夜时,塗兮羽本来还柔和的神色,突然就轻轻地笑了起来,姬泓夜瞳孔一缩,闪身便退,然塗兮羽已经挥舞着狼牙棒,狠狠朝他招呼了下来,“姬泓夜,你居然还敢出现在瞳瞳身边!”

他的神色轻柔,眼神却狰狞一片。他可没忘这个人当初是如拒绝娶瞳瞳的。

狼牙棒厉风呼啸,却是毫不留情。花青瞳站在原地,已经看傻了眼,西门无瑕却是一把抓住花青瞳的手,欣喜道:“小表妹,你怎么到西大陆来了?家里一切可都好?”

花青瞳呆呆点头,然后道,“表姐,娘亲失踪了,酒窝正要回东大陆找人呢,你快别让大哥哥打他了。”

“姑姑失踪了?”西门无瑕惊呼一声。

而此时,乌神祝,南玉华,李昌锦三人却是完全的呆了。

他们之还惊艳于那位白衣男子的柔弱之美,但是此刻,看着突然挥舞着狼牙棒,化身凶兽的柔弱美男,他们不禁无语了。

这可真是人不可貌相呐!

姬泓夜被追打之余,只是闪避,并不回击,而塗兮羽却是渐渐的动作越来越慢,他的眼底滑过浓浓的震惊之色,因为,在追打姬泓夜的时候,他竟然发现了一个令他心惊的事实,那就是,他感觉到,姬泓夜居然逆转了契约!

逆转契约,那意味着什么?意味黑天转世的姖泓夜,他成了瞳瞳的宠物,将永远受制于瞳瞳。这段时间里,到底又发生了,姬泓夜竟然疯狂至此?

而就在这时,姬泓夜却是对花青瞳道,“瞳瞳保重,我一定找到你娘。”说罢,姬泓夜身形一晃,已消失在此地。

花青瞳看着姬泓夜消失的地方,她知道,酒窝走了,他回东大陆,帮她找娘亲去了。

塗兮羽的眼底还有些震撼之色残留,他转身,走回花青瞳身,上下打量她一遍,见她还是那幅面瘫的模样,不禁笑了,伸手喜爱地揉了揉她的发顶,“小十二,原来你竟然是来到了西大陆。走,大哥哥带你回宫。”

“大哥哥,我还有几个朋友呢,他们也要一起进宫,可以吗?”多时未见,二人没有丝毫生疏,花青瞳忙拉住他的衣袖道。

塗兮羽的目光缓缓扫过另几人,当看到南玉华时,他的目光不禁微微一怔,只因,这男子也真是美的有些不真实。

“在下南玉华,秋一使有礼。”南玉华笑道。

塗兮羽微微一惊,诧异地看了花青瞳一眼,瞳瞳居然和南后家族的人扯上了关系,他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然后道:“原来是南公子,失敬。”

乌神祝此刻却是缩在了南玉华身后,只因,方才塗兮羽挥舞狼牙棒的一幕太震撼人心了,他简直不敢想,若是他知道了自己是乌神国皇子后,该是怎样的反应,会不会一狼牙棒将他给砸成肉泥?

李昌锦却是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塗兮羽,花姐姐的大哥哥真厉害,他的狼牙棒也厉害,自己要不要求花姐姐拜他为师,然后也学习狼牙棒呢?

一行人简单的寒喧完,便又上了马车,往皇宫而去。

因为花青瞳一直背着身子,那车顶上的人,并没有看到花青瞳的脸,因此也就没有看到花青瞳那双与大帝一模一样的双眼。

马车很快到了皇宫,因为塗兮羽在,马车一路畅行无阻,很快就到了皇宫深处,直到在毓庆帝的寝宫外才停了下来。

“何人马车,胆敢直闯父皇寝宫?”花青瞳几人正待下车,就在这时,却听一道青年男子的声音突然冷冷传来。

塗兮羽微微掀了掀唇角,伸出修长白皙的手优雅无比地掀开车帘,然后神色悲凄地走了下去,“是我。”

继塗兮羽之后,花青瞳等人也下了马车。

这时,众人都看清,那说话的人,乃是一名穿着深蓝皇子袍服的青年,那青年与塗兮羽有三分相像,应是都随了毓庆帝。

看到下来的人是塗兮羽,那青瞳胜气凌人的气势陡然一缩,皮笑肉不笑地道:“原来是大皇兄回来了,就算是大皇兄,可也不能仗着父皇宠爱,直闯他的寝殿。”

塗兮羽脸色悲凄,“兮阙,你不懂我与父皇的父子情深。为兄这也是太忧心父皇的病情,才驾车快速赶到此处。”

塗兮阙霎时脸色一僵,眼中霎时闪过一丝阴狠之色,“皇兄说的是,皇兄和父皇之间感情深厚,不是为弟这些普通皇子可比的。”

塗兮羽柔柔地笑了笑,“二皇弟明白就好。”

说罢,他已带着花青瞳等人欲往殿内走去。

“兮羽哥哥!”突然,就在这时,二皇子塗兮阙的身旁,传出一个少女的声音。

众人这才发现,原来在塗兮阙的身边,竟还站着一名少女,只是之前众人都没有仔细打量,竟都没有发现。

这少女长的很是娇俏,只是一双杏眼却颇显跋扈之色,她痴迷地看着塗兮羽,眼中赤裸裸的爱慕贪婪毫不掩饰。

塗兮羽厌恶地皱了皱眉,直接无视了这少女,转身便走。

少女一下急了,身影飞快一闪,向一只蓝蝴蝶一样跟了上来,她一把挤开花青瞳,侵占了塗兮羽身边的位置,“兮羽哥哥,你怎么不理铃儿?铃儿好想你!”少女说完,脸颊微红,瞪大眼睛期待地看着塗兮羽的反应。

花青瞳被挤开了,面瘫着小脸无声看着这少女,她的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不喜,就凭她这样没礼貌没眼色的丫头,也想觊觎大哥哥?这样看来,还是无瑕表姐和大哥哥最配了。

而此刻的西门无瑕,无动声色地看着这个明显对塗羽兮抱有爱慕之色的少女,默默地磨了磨后槽牙,若非此刻塗兮羽的父皇还在里面病着,她真想一把揪起这少女的脖子,将她丢出去。

塗兮羽突然回头,对上少女期待的大眼,他轻柔地笑了笑,然后轻轻地吐出一个字,“滚!”

说完,继续转身朝殿内走去。

花青瞳看了那傻眼的少女一眼,小脸面瘫。

那少女却突然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死死地盯住了花青瞳,尖声道:“你是谁?”她伸手,一把拉向花青瞳,花青瞳却是突然微微一闪身,避开了少女的拉拽。

“你敢躲!”少女不服地再度抓来,花青瞳又是一躲,然后不耐地回头,凶巴巴地吼道:“滚开,别碰我。”

她这样突然一回头,那双清灵灵的丹凤眼,便倒映进了依然坐在马车顶上的那人眼中,那宛如天空一样明净的青色双瞳,一瞬间便照亮了他眼前的这片天地。

那人原本慵懒的模样,在措不及防看到花青瞳的双眼时,猛地僵住了,然后,他缓缓,缓缓地直起了身子,抬头,死死地盯住花青瞳。

“眼睛……”他喃喃出声,双眼死死地盯着花青瞳的眼睛出神。

花青瞳丝毫不觉自己被人盯上了,她冷冷地看着撒泼一般朝自己又一次冲来的少女,突然抬脚狠狠一踹,那飞扑上来的少女,便‘啊’地一声惨叫出声,被踹翻在地。

西门无瑕爽快地看了花青瞳一眼,瞳瞳厉害。

“你是哪里来的野女人,居然敢跟我抢兮羽哥哥,我要杀了你!”少女痛苦地爬在地上嘶吼。

“大哥哥,这是哪家的疯女人?”花青瞳面瘫着脸看向塗兮羽。

“兰家的。”塗兮羽宠溺地拉住花青瞳的手,完全不理身后那少女的叫嚣。

“原来也是兰家的,大哥哥,你为什么不拍飞她,任由她这样缠着你?”花青瞳不解道,依大哥哥的性子,应该将这样的女人拍飞才解气啊。

塗兮羽道:“留着她有用,无趣的时候可以拿来玩玩。”

西门无瑕立即道:“羽美人,以后就用不到她了吧,你要是无趣了,无瑕可以陪你哟!”西门无瑕伸手,轻轻抚上他的胸口。

花青瞳歪头,看的满眼惊奇,看来,大哥哥和无瑕表姐有进展呢。

看到她那亮晶晶的目光,西门无瑕和塗兮羽皆是扬起了唇角,而他们身后那个少女,却是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翻手便是一道天之力凝成的尖刺,朝花青瞳的背心射来。

这是想要花青瞳的命呢。

花青瞳一挥衣袖,衣袖掀起的劲风,便将她的这缕攻击击散了,然后她回头,冷冷地看向那个少女,面无表情地道:“你找死!”

“你是什么东西,敢这样和本小姐说话?本小姐可是天药师,而且,本小姐的姑姑可是兰妃娘娘!”那少女尖叫道。

什么,兰妃娘娘是她的姑姑。看了这少女的德性,花青瞳便越发对那个兰妃娘娘没什么好感,她冷冷地道:“我不管什么兰什么妃,你要是再胡搅蛮缠,就别怪我不客气,我可没功夫陪你胡闹。”

少女当即大怒道:“你大胆,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对兰妃娘娘无礼……”

“何人在外喧哗,打扰到朕休息?”突然,一声虚弱的男子声音从殿内传来,那声音听着异常虚弱,竟真有一股腐朽的死气蔓延。

花青瞳一惊,这个声音一定就是大哥哥的父皇了,花青瞳顿时担忧地看向塗兮羽。却见塗兮羽正抬头,看向殿内的方向,花青瞳也抬头看去,就见一名瘦的皮包骨的中年男子从殿内走了出来,他眼窝深陷,一脸惨白地看着外面情形,当看到塗兮羽时,他的眸光微微亮了亮,“原来是羽儿回来了。”

“父皇!”塗兮羽突然脸色一变,一脸痛色地走上前,扶住男人的手臂。

“羽儿,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大帝保佑,父皇还能再见你一面。”男人也回握住塗兮羽的手,神色激动地说。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白色宫装的女子从殿内走了出来,看到这女子的瞬间,花青瞳不禁微微吃了一惊,因为,大哥哥长的竟与她有着七分像,花青瞳当即知道,这个女子定然就是大哥哥的母后,毓庆的皇后。

“羽儿回来了就好,别缠着你父皇,要说话就要里面说,你父皇受不得凉。”那女人柔柔地说,果然,她的声音和她的人一样温柔,花青瞳默默想道。

“媛媛,朕没事……”毓庆帝转头,温柔地看向皇后。

皇后却是再度柔柔一笑,“你看看你,都快死了还说没事!”

说着,皇后温柔地一弯腰,猛地将毓庆帝打横抱起,十分利落霸气地转身走进了殿内。

花青瞳一行人看着那画面,顿时目瞪口呆,众人一致转头,看向塗兮羽,你母后好勇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