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 花心多情的毓庆帝/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塗兮羽却是见怪不怪,他母后的家族缪日氏乃是上古缪日部落的遗脉,族人天生神力,母亲又是嫡脉,自然是继承了纯粹的缪日氏血脉,看似柔弱,实际上却是天生神力。他也正是因为继承了母亲的血脉,所以同样力大无穷。

“呵,幸亏皇后娘娘力大无穷,不然,父皇还要拖着病体自己行走。”这时,一直沉默看戏的二皇子塗兮阙却是笑呵呵地开口了。

塗兮羽看都没看他一眼,带着花青瞳一行人举步走入了殿内。

塗兮阙看着他那可恨的背影,脸色禁不住转冷,他默默握紧拳头,塗兮羽,你牛什么,你不就是有幸成为了万象宫的使者吗,你不就是仗着父皇对你的偏心吗?

“阙儿,发生什么了?铃儿,你这是怎么了?”就在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塗兮阙回头,看见来人,脸上的冷色淡去了不少,“母妃。”

来人正是兰妃,兰妃人如其名,温婉美丽,空灵如兰,虽然上了年纪,但岁月仿佛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印迹,此刻,她温婉的气质里微微流露出几分威严,不满地看着姿势不雅地爬在地上的兰铃

兰铃之前被突然出现的毓庆帝和皇后震住了,此刻被兰妃这么一问,顿时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浓浓的委屈之情瞬间爆发开来,“姑姑,还不是兮羽哥哥带回来的那个野女人,她居然敢踹我,就是她把我踹倒的,而且,她还不把姑姑放在眼里,兮阙表哥也听见了,姑姑,铃儿可没有胡说。”

兰妃目光凌厉地看了她一眼,喝斥道:“铃儿,你是兰家的小姐,这样爬在地上像什么话?还不快起来!”

兰铃很是畏惧兰妃,连忙手脚并用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阙儿,你表妹说的是真的吗?”兰妃转头看向塗兮阙,目光温和起来。

塗兮阙笑了一声,“母妃,表妹倒是没有说假,不过,表妹的性子也太过冲动了些。”

兰妃微微皱起了眉头,“塗兮羽带回了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她比较在意的是这个,塗兮羽是万象宫的使者,他带回来的女人,定然不是什么普通身份。

塗兮阙微微拧起眉头,“这个倒是不清楚,不过,他带回来的可不是只有那个女子,还有别人,不过,那个女子也是天眷者,并且修为不弱,应该是天珠境。”

兰妃闻言目光不禁一闪,“天珠境的天眷者……”

“姑姑,你可千万不能放过她,她也太嚣张了,居然也敢不把姑姑放在眼中。”兰铃愤恨地对兰妃说道。

“好了,铃儿,你回去吧,你这性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改改,再也这样下去,迟早会吃亏的。”兰妃回头,神色微冷地看着兰铃说。

兰铃不甘地还想说什么,但是触及兰妃那凌利的双眼,最终没敢再说什么,眼圈一红,委委屈屈地跑走了。

兰妃看着她的背影,无奈摇头叹气,“好在兰家还有兰钰还算成器,不然,兰家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塗兮阙微微笑道,“母妃不必忧心,兰钰表弟虽然性情高傲了些,但天资还是不错的。”

“也就他还让我感到欣慰些。”兰妃神色微缓道,母子二人都没在说话,顿了片刻,兰妃神色突然一凛,“阙儿,随母后进去看看你父皇去。”

“是,母后。”塗兮阙微微一笑道。

殿内。

毓庆帝躺在病床上,皇后缪日媛一脸悲痛地坐在床边照顾着他,塗兮羽站在一旁,花青瞳等人站在塗兮羽身后,一双双眼睛都看着床上的毓庆帝。

现在仔细一看,这毓庆帝病的还真是不轻,瘦的皮包骨不说,还满脸死气。

花青瞳瞪大眼睛,看看毓庆帝满脸的死气许久,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疑惑,这毓庆帝生的是什么病,怎么模样这么惨,难不成是女人太多,体力劳累过度所致?没错,看他这幅模样,还真像是精尽人要亡的样子。

“咳咳,羽儿,这几位小友,都是你的朋友?”毓庆帝看了花青瞳等人一眼,缓缓开口了。

塗兮羽点了点头,“没错,父皇,他们都是我的朋友,瞳瞳是我秋殿十二使。”

“哦,十二秋使!”毓庆帝看了众人一眼,目光落在了花青瞳身上,正想说些什么,却看到了花青瞳眼底的淡淡不屑。毓庆帝一愣,这位十二秋使好像看不起他的样子啊。

“呵呵,十二秋使的性子一定很高傲吧,小姑娘的性子高傲点也没什么。”毓庆帝呵呵发笑,以前,羽儿也没少往回领其他秋使,但是那些人对他都是真心的尊敬,不像这位十二秋使,眼底对他充满了不屑之意,不过,既然羽儿将她带回来了,那最起码就说明她还是不错的,小姑娘嘛,高傲点也正常。

塗兮羽却是一愣,瞳瞳高傲?父皇哪只眼睛看见瞳瞳高傲了?那分明是个呆萌的傻丫头好不?

花青瞳更是瞪圆了眼睛,越加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大哥哥的这个父皇,眼神果然不太好,自己明明一点都不高傲,他居然说自己高傲,难怪会见一个爱一个,原来是眼神不好使。

“父皇,瞳瞳不高傲的,瞳瞳药术了得,不防让瞳瞳给您看看身体。”塗兮羽说。

兰妃和塗兮阙一进门,正好听到这句,兰妃目光一闪,那个小姑娘药术了得?

塗兮阙却是轻轻咦了一声,“皇兄,这位小姑娘莫非也是出身天药师家族,不知药术与母妃比起来如何?”

塗兮羽闻言回头,看见进来的两人,轻轻柔柔地说:“自然是各有所长,谁人不知,兰妃娘娘是药术天才,要不然,当年又怎么会凭着一颗灵药救了父皇,让父皇为她情根深种。”

哦,原来还有这么一说。花青瞳顿时歪头看向这位兰妃,这一看,花青瞳不得不承认,这位兰妃,的确是位美人,而且看起来并不像之前那个兰家女人那样无脑冲动,看来,能迷到毓庆帝的兰妃娘娘,果然不是一般角色。

“咳,羽儿,胡说什么。”毓庆帝闻言,却是不好意思了,一双充满死气的双眼,在这一刻却是温柔地看向兰妃的身影。

花青瞳顿时瞪圆了丹凤眼,眼底闪现一丝怒火,大哥哥的父皇果然很花心,刚才还在很温柔地看着他身边的皇后娘娘,现在居然就用同样的目光看像别的女人,这般行为,真正是太可恨了。

而就在她这样想着的同时,兰妃已经身姿款款地走上前来,站在床边握住毓庆帝的手,柔声道:“陛下,今天身体感觉好些吗?蝶儿再为你看看。”

“好,辛苦蝶儿了。”毓庆帝牵强地笑了笑,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却还是任由兰妃为他探脉,可见对兰妃的宠爱和包容。

塗兮阙站在一边,“大皇兄,这几位是你的朋友?”

塗兮羽淡淡地嗯了一声,轻轻柔柔地道:“二皇弟,大哥的朋友,你还是少打听的为好,毕竟你我身份有别。”

塗兮阙闻言脸色不禁扭曲一瞬,什么身份有别,不就是尊卑有别吗?

花青瞳也对这位二皇子没有好感,面瘫着脸瞟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会,而是转头不动声色地暗自打量那个兰妃娘娘。

哪知,毓庆帝这时却不乐意了,他回头,看了塗兮羽一眼,“羽儿,别这样跟你二皇弟说话,你们是兄弟,但父皇要是不在了,你二皇弟就是你的亲人啊。”

塗兮羽微微一笑,“父皇说的是,羽儿记住了。”

花青瞳默默抿紧了唇,大哥哥的父皇倒底是怎么想的,抛开嫡庶之别不说,他难道看不出那个二皇子明显是对大哥哥心有不满吗,居然还让大哥哥把他当亲人,他到底是不是真的疼爱大哥哥呢。

这时,兰妃缓缓放开毓庆帝的手腕,神色颇为欣慰,“陛下的状况和昨天一样,虽然没有好转,但好歹稳定住了。”

“都是蝶儿的灵药有效。”毓庆帝笑笑,虚弱地说。

“哪里,是皇后姐姐照顾的好,皇后姐姐真是辛苦了。”兰妃当即笑着看向缪日媛说道。

缪日媛淡笑着不说话。毓庆帝却是一手握住兰妃的手,一手又握住皇后的手,虚弱地扯开一抹笑容,“你们都有功劳。”

花青瞳见状,眼底顿时滑过一丝鄙夷,没想到大哥哥的父皇居然是这种人,都快要死了,还要哄女人开心。

她抿紧了唇,越来越感到生气,大哥哥的这个父皇太过份了。

许是她的目光太火辣了,毓庆帝终于感受到了一丝不好意思,放开两个女人的手,摆了摆手道:“朕累了,想睡了,皇后,你照顾朕辛苦了,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吧,蝶儿你也回去吧,你们都出去吧。”

毓庆帝大概是真的累了,说罢便微微闭上了眼睛,一副要睡的样子。

众人见状,都没有再留下来的意思,纷纷起身告退。

兰妃在走到缪日媛身旁的时候,低笑道:“陛下还真是多情不改,你说是吧,皇后姐姐。”

皇后点了点头,声音一如既往的轻柔,“兰妃妹妹说的没错,陛下的确是多情,快死了还是这幅德性。”

“咯咯,那是,不过,他也只是对我们俩个这样罢了,对别的嫔妃,可没有这般上心。”兰妃笑道,眼神略带嘲讽地看着缪日媛,“想当年,陛下可是只对皇后娘娘一人上心的,可是现在呢,如妃,雲妃,媚嫔,玉夫人,啧啧,都是他的心头肉啊!”

“兰妃妹妹,陛下都快死了,我也不在意这些东西了,你也不在意的,对吧。”缪日媛柔声叹了口气,声音很是轻柔,没有一丝被挑衅的怒火。

花青瞳一直竖着耳朵在偷听,眼角余光还不忘偷窥兰妃的表情,见她不断用话刺激皇后,还一幅挑衅的神色,花青瞳暗道,这个兰妃果然不是好人,她居然这样欺负大哥哥的母后。

塗兮羽带着花青瞳一行人住到了他的极光殿内,乌神祝笑问,“大皇子殿下,我们都是男人啊,住在宫里真的没问题吗?”

塗兮羽闻言,一张漂亮柔美的脸庞看向了他,将他打量一番,塗兮羽不在意地笑了笑,“乌神三皇子,你想有什么问题?”

乌神祝不知为何,在他那明明含笑的目光下,竟然一阵内心打鼓,他强硬挤出个微笑,“没、没问题,我只是开笑。”

塗兮羽微微笑了笑,说:“有问题也没什么,随意。”

什么?随意?乌神祝瞪大了眼。

“我先带无瑕去见见母后,十二,你帮大哥哥照顾你的朋友。”塗兮羽朝南玉华和李昌锦点了点头,回头揉揉花青瞳发顶,轻声叮嘱道。

花青瞳点了点头,目送他和西门无瑕离开,眼睛亮晶晶的,大哥哥和无瑕表姐已经到了这种见父母的程度,看来他们已经在一起了。

“南公子,李昌锦,乌神祝,你们先待在这里,我有件事要去处理,很快就回来,别让大哥哥知道我出去过。”等塗兮羽和西门无瑕的身影不见了后,花青瞳面瘫着小脸,神情严肃地对三人说。

“花姐姐,你要做什么去,要不要帮手?”李昌锦担忧地看着她。

“不用。”花青瞳说了一声,便面瘫着小脸闪身消失在此处。

没有人知道,一个他们看不见的人,望着花青瞳消失的方向,也一闪身跟了上去。

花青瞳自然是又回到了毓庆帝的寝殿,空间微微扭曲,花青瞳的身影出现在了毓庆帝的床前,看见床上闭着眼睛,正在睡的男人,她满眼的不屑,面瘫着小脸神情冰冷。

这时,她的身后凭空出现一个戴着斗笠的男子。

男子凑近花青瞳,站在她的身边,微微侧头,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

床上的毓庆帝大概是被花青瞳盯的时间有点久了,终于有些不安地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床前的人竟然是花青瞳,他不禁吃了一惊,“十二秋使?”

毓庆帝心中很惊讶,这位十二秋使怎么在此?她来做什么?“十二秋使,你怎么来了?你来做什么?”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神冷冷地看着他,毓庆帝倒吸了一口气,他怎么觉得这十二秋使是来跟他找茬儿的?

“毓庆帝,听说,你后宫里有很多嫔妃?”花青瞳才不理他的吃惊,张嘴便声音平板地问道。但是,还不待毓庆帝回答,花青瞳便开始念叨,“如妃,雲妃,媚嫔,玉夫人,哦,还有兰妃……还真不少呢。”

毓庆帝皮包骨的脸上有些呆滞,她说这些做什么?他后宫的那些嫔妃惹她了?

“听说你还是位天珠强者,唉,天珠强者竟然沦落到这幅模样,真是够可怜的,大哥哥心里一定很难过。”花青瞳叹了口气。

毓庆错愕地看着她。

花青瞳继续道,“毓庆帝,不是我一个晚辈说你,你选女人的眼光实在不怎么好,这选女人呢,要选质量,而不是数量。像兰妃那样的女人,十个也不能要,像皇后娘娘那样的,有一个就够了。还有,孩子也是得要一个女人生出来的,你看看那个二皇子,明显就是对大哥哥心存不满,你还让大哥把他当成亲人,你眼神真不好。”

毓庆帝皮包骨的脸上狠狠地抽搐了一下,敢情,这位十二者来,是来给他说教来了。

花青瞳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想到这是大哥哥的父皇,她想了想,只好将一些狠话咽了下去,叹了口气道,“唉,算了,我也不是给来大哥哥和皇后娘娘说好话的,就是……唉,算了,你眼光不好,现在都快死了,想必说了也没用,我就不该来,唉,但愿你死了大哥哥不要太难过。”

说完,花青瞳摇了摇头,这才面瘫着脸转身一闪身离开了。

毓庆帝整个人都僵在床上,什么情况?发生了什么?他这是,被人给教训了?

那位载斗笠的男子也站在原地没有动,他脸上的神情有些怪异,片刻,他喃喃自语,“她怎么是这种性格……”

说完,他又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又到了花青瞳身边。

花青瞳一回来,李昌锦就扑过来,“花姐姐,你处理完事情了?”

花青瞳拍拍他的肩膀,点头道:“嗯,处理完了。”

“十二秋使去处理什么事了?”南玉华眼中闪过一抹好奇,此时笑盈盈地问道。

花青瞳看了他一眼,也不隐瞒,“我去看了看大哥哥的父皇,他快死了,我担心大哥哥心里会难过。”

“这么说来,毓庆帝是真的不行了,可是,他一个天珠强者,怎么会说病危就病危呢?”乌神祝不解地道。

花青瞳看了乌神祝一眼,她当然不会真的以为毓庆帝是因为女人太多劳累所致,低头闷闷道:“我没给他探脉,不知道他是什么原因如此。”

“为什么?”乌神祝惊讶地看着她,“他不是你大哥哥的父皇吗?你不想治好他吗?”

“我回头还是问问大哥哥,再决定要不要给他治吧,我想救活一个人,还是有把握的。”毓庆帝那么花心,治好了他,岂不是要继续找那么多女人给大哥哥和他的母后找不痛快。

花青瞳对毓庆帝很是看不上眼,她一直以为,他是一个很疼大哥哥的好父皇,可是现在看来,情况有点复杂。

另一边,塗兮羽带着西门无瑕径直去了皇后处,缪日媛刚沐浴出来,头发还在滴着水,她披了一件厚实的白袍在身上,看到二人,那双漂亮的黑眸不禁在西门无瑕身上转了一圈,唇角掀起丝丝笑意。

西门无瑕的脸一下涨的通红,整个人都手足无措起来。

“之前在你父皇那儿,我就注意到这姑娘了,原来还真不是我的错觉。”缪日媛笑着坐在了主位之上,西门无瑕红着脸,塗兮羽回头看了她一眼,笑了,“娘,你吓到无瑕了。”

“哦,是叫无瑕吗?过来我身边坐,别紧张,我是个很开明的人,只要是兮羽看上的人,我是没有什么反对想法的。”缪日媛笑容温柔地朝西门无瑕招了招手。

西门无瑕神色微缓,看来,羽美人的母后不难相处,她红着脸走上前,缪日缓便拉着她的手让她坐下,不想,二人这接触,缪日媛的眼中便不禁滑过一丝错愕。

“无瑕是拓拔氏人?”缪日媛诧异地看着西门无瑕。

西门无瑕连忙摇头,“不是,皇后娘娘,我姓西门,叫西门无瑕,我家在东大陆……”

“无瑕不知母亲是谁,也许她的母亲就是拓拔氏人。”塗兮羽说道,走到另一边坐了下去,“母后,父皇到底是怎么了?”塗兮羽的脸色实在不好看。

缪日媛当即冷笑一声,语气幸灾乐祸,“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是兰妃?”塗兮羽黑了脸。

“不是她还有谁,其他女人,顶多就是争个风吃个醋,这个兰妃,图谋甚大,从前还好,尤其是最近,那个女人越来越让人看不透。”

“再大也大不过那个位子,她想让塗兮阙登上皇位。”塗兮羽淡淡道。

“哼,只要有我在,就轮不到她和她儿子。”缪日媛轻轻地笑了笑说。随即又皱眉,“你父皇的身体,这次好像是真的出问题了,羽儿,你去看看他吧,这段日子,要不是我一直守着他,指不定他连骨头都不剩了。”

塗兮羽黑着脸,起身朝外走,“母后,无瑕就交给你照顾了,你们好好处处感情,可千万别打架啊。”

他叮嘱了一句,便干脆利落地走了,留下了哭笑不得的缪日媛和满脸通红的西门无瑕,西门无瑕眼中闪过一道凶光,这个羽美人,真是胆子肥了,居然就这样把她扔给他母后,看她今晚怎么收拾他。

缪日媛有趣地看着她暗自发狠的神情,心道,估计他儿子这是遇到克星了。

塗兮羽并没有一个人去看毓庆帝,而是叫上了花青瞳,“瞳瞳身怀大帝药之传承,应当能对父皇的身体情况有所了解。”

花青瞳见塗兮羽如此关心他父皇,便也一言不发地跟着去了,如果大哥哥想要治好他父皇,她会不遗余力。

二人转眼就到了毓庆帝的寝殿,听到脚步声,毓庆帝顿时睁开了眼,虚弱地道:“咳,羽儿,你来了……”他的语气似乎比之前更虚弱了,看见塗兮羽身边的花青瞳,他的目光不禁顿了顿,花青瞳见他看来,不禁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你可别乱说。

毓庆帝不动声色地将目光从花青瞳身上移开,看向塗兮羽,“羽儿,父皇快要死了……”他朝塗兮羽伸出枯瘦如柴的手,声音虚弱无比。

花青瞳看着觉得有些悲伤,大哥哥的心情一定很难过吧?她回头,担忧地看向塗兮羽,却见塗兮羽黑着一张脸,冷冷地道:“父皇,别装了,快起来,我宁愿相信这天下人都死光了,你也能比谁都活的滋润。”

嗯?花青瞳一愣。

床上虚弱的人僵了僵,在塗兮羽的黑脸下,缓缓坐了起来,然后扭了扭腰,抽了抽手脚,身上的骨头‘咯吱咯吱’地响了半晌,接着,那皮包骨的身体,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充盈,丰满。

转眼,一个腐朽如柴的将死之人,就变成了一个风度翩翩中年美男子。

花青瞳双眼瞪圆,一眨不眨地看着毓庆帝,整个人都懵了。

塗兮羽却是一点也不意外地看着他,“你想博得母后的同情?”

毓庆帝叹了口气,“你母后是真的怨我,我都快死了,她竟也不肯原谅我。”

“那是你自找的。”塗兮羽毫不同情他。

“也不单单是为了博取你母后的原谅,而是,父皇真的中了一种毒,收缩了所有的血气和精元,可以缓解毒性的蔓延,父皇也是无奈之举,羽儿啊,你一定要给父皇在你母后面前说说好话。”毓庆帝表情有些可怜。

塗兮羽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真的中了毒?”

“真的。不信你让你身边的小姑娘给我查看。”毓庆帝一脸的无辜神色看向塗兮羽。

塗兮羽当即看向花青瞳,花青瞳面瘫着脸,浑身僵硬地走到毓庆帝身边,伸手握住他的手腕给他探脉,毓庆帝看着她那面瘫的小脸,眼神之中不禁闪过一丝揶揄的笑意,这个十二秋使很好玩,之前偷偷跑来教训他,估计是以为他对羽儿不好吧?

花青瞳刚一探入毓庆帝的身体,面瘫的小脸不禁就凝重起来,的确是中毒了,而且还是一种很恐怖的慢性毒。

“大哥哥,你父皇真的中毒了,这种毒……”突然,花青瞳脸色一变,“三眼族!”

什么?毓庆帝和塗兮羽都惊讶地看向她。

“这种毒叫母毒。我不知道这种毒为什么叫母毒,我只知道,这种毒是三眼族专有的毒。用量多了,这种毒会瞬间要了人的命,而且还会把人变成干尸,若是用量少了,就是慢性毒药,会渐渐吞噬人的血肉精元。若是不解毒,总有一天,会真的变成之前那种皮包骨的样子,然后再慢慢死去。”

花青瞳眼神凝重时看向毓庆帝,大哥哥的父皇,竟是着了三眼族的道。

“真的,会变成那种皮包骨的样子?”毓庆帝的侧重点明显和她不在一条线上,此刻他一幅大受打击的模样,“我不能真的变成那种鬼样子啊,我要是不英俊了,皇后迟早得厌弃我。羽儿啊,你要是不想父皇被抛弃,就快点想想办法啊。”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毓庆帝真的慌了神,心中有点幸灾乐祸,皇后娘娘那么好看,不要他也好。

塗兮羽无奈地看了他父皇一眼,然后看向了花青瞳,花青瞳面瘫着脸问,“大哥哥,你父皇那么多女人和孩子,他那么花心,你真的要救他吗?”

塗兮羽摸摸她的头,无奈道:“那也得救啊。”

“大哥哥放心,我一定救好他,而且,我还会让他再也没有办法花心。”花青瞳想到一种可以让男人彻底老实的药物。

毓庆帝无端端地打了一个寒颤,塗兮羽笑容僵了僵,可是看着花青瞳很是认真的眼神,竟是点了点头,“嗯,那就辛苦十二了。”父皇也的确须要一些教训。

“不辛苦。”花青瞳严肃地说了一声,然后转身走到毓庆帝面前,“毓庆帝,你还是恢复到之前的样子吧,你那个样子我不知你是如何做到,但那样做的确可以保护你不被毒性伤害。”

毓庆帝有些不安地看着她,她有什么办法让自己不花心?为什么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心中忐忑地想着,毓庆帝又变成了那幅皮包骨的样子。

“这世上能解母毒的,也就只有父皇的药之传承了,这世上,也就只有你能救他。”那个戴着斗笠的男子站在花青瞳身边,看着她说道。

但是,花青瞳听不见他的声音,在场三人也都看不见他的身影。

“让我看看你的药术,及不及得上父皇当年的风采。”他负手而立,目光微微闪动着期待的光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