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 为帝者(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此刻完全没有心情理会杜茵茵和兰铃,她的目光已经被下方士兵们的异动吸引。

“这是怎么回事?”一名官员站了起来,神色震惊地看着下方那黑压压的一片军队,之前还整齐划一的军队,此刻竟是发出了阵阵惨嚎,一支军队的惨号声,哪怕是他们再压抑,再不解,再茫然,但依然还是发出令人心魂震颤的轰鸣。

“到底是怎么回事?”又一名官员站了起来,随之,一些权贵陆陆续续地站了起来,纷纷用疑惑的眼神看向毓庆帝,这是毓庆的军队,他们第一时间就是看向毓庆帝。

毓庆帝此刻却是一言不发,沉默地看着那军队的异状,似乎并不意外。

还有一些权贵也极其诧异,就在他们要惊立而起之时,突然看到兰海生狰狞凶狠的脸色,又生生地稳了下来。

事情已经发生,兰海生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恐怕这就到了最后的关头,他要立即,用秘法控制住这支军队,让他们在爆体而亡之前,覆灭毓庆皇宫。

花青瞳将兰海生脸上那隐秘的表情收入眼中,面瘫的小脸越发冰寒一片,塗兮羽则同样是面无表情,他很少没有表情,可是他内心对于下方那数以百万计的军队接下来的命运了如指掌,正因如此,他的心情才更加沉重。

毓庆帝控制不住的双手剧烈颤抖起来,那是他毓庆的军队,那是一条条生命,那是保卫着毓庆的勇士,他们为国流汗流血,还要承受弄权者的阴谋迫害和利用。

毓庆帝痛彻心扉,眼中渐渐弥漫上一层腥红的血丝,他恨,恨兰家,但更恨的却是自己。

但是,他没有后悔的时间和资格,他只能往前走,只能往前,因为,他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他必须要保住他们,保住这个国家,保住无数子民。

“天呐,毓庆国的军队这是在做什么?他们都怎么了?”乌神祝缓缓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死死盯着那黑压压,看不见尽头的百万军队。

南玉华那美的不真实的脸上,眉头紧锁,美人哪怕是皱眉,也是美的,“这是……不对,他们要爆体!”南玉华忽然低呼出声。

他顿时转头看向花青瞳,他有感觉,花青瞳一定知道这件事情。

果然,花青瞳小脸虽然面瘫,却透出一股凝重之意,她那双漂亮的丹凤眼中,此刻满是熊熊怒火。

那么多生命,那么士兵,那么一支军队,不仅仅是他们看到的,毓庆国总共有十八城池,十八个城池的军队,皆都被兰家这样控制了,那又是多少生命?这样恐怖的事情,兰家真的敢做,还做的如此毫无顾忌,一做到底。

花青瞳的眼底的愤怒渐渐流露出一丝难过之色,随即,又转为嗜血的杀意,她从来没有这样愤怒过,哪怕是自己被敌人追杀的逃无可逃的情况下,她都没有这样愤怒,这样痛心过。

她小嘴紧抿,沸腾的杀意不断在眼底翻江倒海。

“啊——”

一声凄厉痛苦的惨叫突然自军队中传出,士兵们的隐忍终于不再,随着一个惨嚎出声,接二连三的惨嚎就这样此起彼伏的传出,震颤云宵。

士兵们在痛苦中清晰地发现,以往那些让他们变的强大无比的药力,在这一刻,都化作了吞噬他们生命的恶兽,让他们痛不欲生。

是那些炼体的药,是兰家的药!

一双双因痛苦而血红的眸子死死盯向兰家和毓庆帝,是他们,他们为什么要害他们,难道就是为了让他们更强大,更能保护这个国家?他们可以更强大,他们不怕流血,不怕死亡,不怕严酷的训练和艰苦的生活,可是,为什么要用这样残忍的办法来对待他们?

毓庆帝对上那一双双血红仇恨的眼睛,他的眼睛也更加的血红,仿佛快要滴下血来,无知不觉,两行血泪从他的眼眶中滚滚而下。

兰海生脸上却是缓缓露出残忍的冷笑,尤其是当看到毓庆帝脸上那两行血泪时,他惊了一下之后,便是更深的得意。

“母妃,这……他们是军队,这么多人,他们到底是怎么了?”塗兮阙毕竟是毓庆的二皇子,他看着场中的情形,眼中出现不可置信的神色,惊愕地看向兰妃。

这些年,他隐约感觉到,兰家似乎控制了军队,并且是通过那些炼体的药物,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那些药物,会为这支军队,带来这样的后果。

兰妃抬头,看着他眼中错愕的神色,心中不禁叹了口气,暗道,这孩子毕竟还是毓庆的皇子,从小到大,他或许不满于毓庆帝对塗兮羽的偏爱,更是对皇位充满了执着,但是,对于毓庆国,他无疑是有着深厚的感情和归属感的。

“阙儿,没有回头路了,也无法挽回了。”兰妃看着塗兮阙,沉沉地叹了口气说道。

塗兮阙不知为什么,心头突然笼罩上了一层阴云,他沉默地看向那支军队,无法挽回了么?

军队的惨嚎一声接着一声,一声高过一声,毓庆帝的情绪,也在濒临失控的边缘,塗兮羽一把握住毓庆帝的手,“父皇,不必忍耐。”

这一句话,就仿佛打开了最后的枷锁,毓庆帝突然站了起来,眼含血泪,朝着下方的士兵发出一声震天响的巨吼,“毓庆的士兵,是朕对不起你们!”

天珠境强者的修为,让他的声音传遍百万军队,传进每个士兵的耳里。

“是朕这些枉信小人,害了你们,那炼体的药,是夺你们性命的毒药啊,朕却将之当成了宝药,一次次让你们喝下,一次次支持着他们残害你们的生命,是朕的错,朕的错!”

他撕心裂肺地嘶吼着,发出悲伤的嚎叫。

士兵们一双双痛苦血红的看向他,听着他话里的悲号,心头不禁蔓延上一股汹涌的恨意和绝望。

是兰家,就连陛下都是被蒙蔽的,有的士兵将仇恨的眼神完全盯向了兰家,可是也有一些士兵,他们则是更加怨恨地盯着毓庆帝,对,都是你的错,是你枉信小人才害了我们,是你的错!

毓庆帝骨瘦如柴的身体,在所有人错愕的瞪视中,迅速恢复了常态,但是,他脸上悲痛到极致的神情,却并没有让他看起来好上多少,反而更加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但是,毓庆帝这样的变化,对于兰家和兰妃来说,无疑是天大的意外。

“一个帝王,如果做的不够好,甚至是哪怕一个小小的疏忽,都会引起不可收拾的后果,为君者,不易。所以,父皇才是最伟大的帝王。”

斗笠男子站在花青瞳身边,轻声呢喃着说道。

花青瞳听不到他的声音,但她的内心,却是无法平静,一种前所未有的沉重感笼罩在她的心头,沉甸甸的。为君为帝,这就是她以后必须要走的路,她没有选择,可是,她能比毓庆帝做的好吗,更甚至,她能与大帝相比吗?

“父皇既然选择了你,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只是,我怎么也不明白,你有什么好的。”

斗笠男子冷冷地看着花青瞳,冰冷的双眼闪过一丝嫌弃和嫉妒之色,哼,不过是个面瘫脸的丫头,父皇也不是面瘫脸,他们谁都不是面瘫脸,怎么偏偏她是?不过是欠调教吧,成天面瘫着一张脸给谁看?他非得给她弄出点表情不可。

花青瞳可不知自己正在被人盯着嫌弃,更不知,那人正在嫉妒自己,想着怎么调教自己。

然而,此时此刻,因为毓庆帝的突然恢复,兰海生瞪大了一双眼睛,失声道:“你、你居然没事?”

毓庆帝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只是死死地看着那百万军队。

而兰妃,在看到毓庆帝无事之时,一愣之后,她竟是低低的笑了起来。然后,她突然转头,看向了花青瞳。

“十二秋使,真不愧是大帝药之传承者!”兰妃盯着花青瞳幽幽地说道,眼中闪动着莫明的光芒,那光芒,让花青瞳心底生寒,但是,愤怒和杀意交织的情绪却是让她迎上兰妃那双突然莫测无比的眼眸,她冷冷地说:“我绝对不会让毓庆覆灭,绝对不会。”

兰妃勾了勾唇,笑看向那黑压压惨嚎成一片的军队,“十二秋使,你该明白,这无法挽回。”

“那就不挽回了。”花青瞳也道。

“哦?”兰妃微微眯起了眼睛,盯着花青瞳一阵审视。

就在这时,兰海生突然狂吼一声,“起来,你们都给我起来,听我号令,杀了毓庆帝,杀入皇宫——哈哈哈!”

兰海生的吼声,让场间痛不欲生的军队们突然齐齐一震,他们死死地盯着毓庆帝,身体却是在这一刻不受控制地站了起来,朝着毓庆帝冲去。

就是现在!

塗兮羽突然双眸一闪,大喝道:“阴尸阵,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