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因祸得福,君泱现身/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群中发出倒抽冷气的嘶嘶声,那空中的场景太过震撼。

那个小姑娘,就那样被雷电化作的巨蟒吞噬了,她死了。

这一刻,就连兰妃都是这样认为的,那雷电化作的黑色巨蟒,十分恐怖,其强大,光是气息,就足以碾压碧海境,更遑论是花青瞳这个天珠境的小姑娘,她死定了。

“瞳瞳被吞了?”西门无瑕的脸色惨白一片,完了,她姑姑好不容易认回这个女儿,这就没了?

缪日媛的脸色也很难看,这地雷电巨蟒不论是谁去,都是只有送死一个下场,可是,那位十二秋使却在他们所有人之前,挡在了羽儿的面前。

许是因为吞了花青瞳的原故,那雷电巨蟒并没有再去攻击塗兮羽,它停在了半空中,仿佛静止了一般。

此时,它的肚子里,花青瞳双手结印,安静地站立着,她的目光环顾四周,这雷电巨蟒到底并非是真正的蟒蛇,它是由雷电形成,所以,它的肚子里,便是一片宛如雷海般的景象。

花青瞳的脚下,也是一片雷海,她就站在雷海之上,雷电蔓延了她的全身,不断地闪烁游走,让她的身体发出噼里啪啦的火花飞溅声,她全身的皮肤,也在这一瞬被雷电击成了黑色的焦炭,其痛楚无法形容,但花青瞳依然生生忍受,她知道自己不能倒下,她必须坚持到大帝印完全使出。

现在,她唯一能够想到的保命之法,就是大帝印。

除了大帝印,一切手段,都无法抗衡这雷电巨蟒。因为,这雷电巨蟒散发的威压太强大,强大到不仅是她,此处任何人恐怕都能够被它一个眼神碾压的魂飞魄散。

“这是雷电化生,它的气息乃是完美巅峰境,那小丫头进入它的腹内,不知能否承受得住它的气息碾压。”斗笠男子喃喃自声,眼神微微透露出一丝复杂,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出手。

他默默地看着那雷电巨蟒,“罢了,若是三息之内她还活着,看在血脉同根的份上,就救她一次……”

时间缓缓过去,一息,两息……到了此时,斗笠男子依然能够感受到花青瞳微弱的生命气息,她还活着,“三……”息……

就在三息到来之时,斗笠男子正欲按照自己之前的打算,出手救她一救,而恰在这个时,花青瞳的气息消失了,斗笠男子的身形蓦在一顿,紧接着,一股微弱的,只有他可以感受得到的大帝气息从那雷电巨蟒的体内散发而出。

太过恐怖的雷电巨蟒将那大帝返祖血脉的气息遮掩,若非斗笠男子血脉起了共鸣,也不会感受得到。

“她竟然在雷电巨蟒的体内,使出了大帝印……”斗笠男子的面容闪过一丝意外,想不到,那小丫头竟有这份坚持。

此时,雷电巨蟒的体内,花青瞳已经完全失去了知觉,她完全看不出原本的体貌,浑身宛如黑色的焦碳,只隐隐可以看出,那是一个人形。

就在之前,大帝印完全使出,纯净的大帝返祖血脉,让这头强大到不可思议的雷电巨蟒,完全的收敛了一身的恐怖气息。宛如有灵一般,它缓缓的散去,庞大的恐惧蟒身一点一点的瓦解,变的越来越小,然后化成了一条雷电小蛇,只不过,它依然是黑色的,身上有着缕缕紫芒闪烁。

而后,这条黑色的雷电小蛇,在花青瞳的身体上方闪烁,眨眼间,它迅猛无比地冲入了花青瞳的体内。

“啊!”太狠了,那小姑娘都变成焦碳了,那闪电却依然还要攻击她,恐怕,这下那小姑娘连个人形都留不下了,估计马上会变成渣渣。

然事实并非在如此,花青瞳并没有变成渣渣,她还是安然地躺着。只有那斗笠男子忽然眯起了眼睛,眼底闪动着莫明的情绪,那闪电,居然在察觉到她大帝返祖血脉的身份之后,进入了她的身体,并没有攻击,而是以一种守护或者认主的姿态!

此时,花青瞳的丹田之中。

“啊啊啊啊,你是谁,你是谁?你是外面那个恐怖的大家伙,你快滚,快滚,滚滚——”毛毛全身的毛刺都炸了起来,根根倒竖,尖锐刺耳的声音响彻花青瞳的丹田,仙人球的根部,愤怒地指向这突然闯进来的黑色雷电。

黑色雷电化作的黑色的小蛇,身上有着幽邃的紫芒闪烁,一双眼睛也是紫色,它霸气无比,对于炸毛的毛毛丝毫不予理会,兀自寻了天泉中的一处地方,游了进去,盘卧下来。

毛毛简直要气炸,圆滚滚的仙人球身体在这一刻,猛地涨大了一圈,“喂,外来的,那里是俺的地盘,俺的!”毛毛尖叫着,一根根密密麻麻的尖刺便飞了出去,直刺那雷电小蛇。

雷电小蛇对于毛毛的挑衅终于不耐烦了,它抬起蛇头,张嘴,一道电芒便自它口中飞了出来,‘啪’地一道电光闪烁,击在了毛毛的身上,在毛毛的身上溅起一朵火花。

“噢!”毛毛蓦地哀叫一声,膨胀的身子缩回了原样,全身的毛刺被都被电的电光闪烁,发出一阵阵‘滋啦滋啦’的声响。

毛毛彻底萎了。

到是晶晶,那五彩晶莹的圆胖身子,此刻却是跳到了雷电小蛇的不远处,很是好奇地观望。

“坏蛇。”最后,晶晶发出稚嫩的总结。

“笨蛋,你快过来,离它远点,咱们要孤立它!”毛毛见状,对晶晶低吼。

晶晶闻言,乖巧地来到了毛毛的身边,离那雷电小蛇远远的。

自己丹田里发生的故事,花青瞳并不清楚,此刻,她整个人都陷入了深沉的昏迷之中,对外界的一切,都毫无感知。

在那黑色雷电化作的小蛇进入花青瞳的身体之后,黑暗的天地间,便缓缓地,恢复了一片光明。

一切如常。

碧空白云,艳阳高照。

高台上的权贵们被这么一番折腾,早已没了形象,有的跌坐在地,有的昏迷不醒,有的虽然还站着,但早已是抖如糠筛。

再观下方,那百万士兵,此刻成了名副其实的尸卫大军。

阵眼处,两具焦碳般的人形一动不动。

但是终究,毓庆国这恐怖的尸卫大军,还是成功了。

兰妃的脸色几经变幻,她一把拉住塗兮阙的手,闪身便退,“阙儿,走!”她说着,便拉着塗兮阙就要逃走,而与此同时,她大喝道:“岩部的勇士们,撤退!”

一声令下,无数高大的黑影撤退奔逃,但是对他们恨之入骨的尸卫们,又怎么能允许他们就这样轻易逃走?

“我毓庆的将士们,别让他们逃走!”

已经成为尸卫的毓庆帝,蓦地大喝一声,顿时间,尸卫们一双双黑中透着点点幽绿光芒的眼睛,在这一刻射出刻骨的仇恨和怨毒,成为尸卫之后,他们的实力提升,身体的强度,更是达到了水火不惧的程度,其速度和灵敏度,更是令人砸舌,最可怕的是,他们都有了尸卫特有的噬灵神通。

所谓噬灵,就是吞噬活人的生机。

他们的双手,长出了尖利的指甲,宛如黑刺,他的牙齿,变的尖锐锋利,闪着寒光,仿佛可以撕碎人的血肉。

他们咆哮着朝着三眼族的岩部勇士汹涌而去,‘滋拉’一声皮肉被撕裂的声响后,一名三眼族的勇士被一名尸卫撕扯下一大块血肉。

众人无不骇然,三眼族的皮肉之坚韧,是众所周知的,可是,在尸卫们的利爪之下,竟也毫无防御力。

三眼族的岩部勇士瞬间骇然,眼中露出凶光,与尸卫们战成一团。

百万尸卫,转瞬将岩部勇士包围。

一场惨烈的撕杀,就此开始,而兰家的人,此刻早已骇的魂飞魄散。

缪日媛和西门无瑕这时双双朝着阵眼处而去,雷劫散去后,尸卫大成,阴尸阵也自行散去,因此,此时的塗兮羽和花青瞳,已然是落在地上,缪日媛和西门无瑕看着他们黑糊糊的焦炭身体,双双眼眶通红,却没有耽搁,拿出衣袍,将二人裹住,小心翼翼地抬了回去。

而战场上,岩部约近千人,在这一战之中,全部被屠杀殆尽,兰妃重伤,带着塗兮阙狼狈奔逃。

塗兮阙离开的霎那,不禁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景象,物是人非,他再也回不去了。当他体内的三眼簇血脉觉醒,生出第三眼的时候,当他帮住母妃对抗花青瞳等人的时候,当他的父皇为了百万军队,自愿成为尸卫的时候,他就知道,回不去了。

从今之后,他将成为一个有着一半人类血统的三眼族,他未来的命运是什么,不得而知。

三眼族此次损失惨重,整个岩部,除了兰妃,全军覆没。

成为尸卫的士兵们,将那些煮药的大锅一一砸的粉碎,兰家,该死的兰家!

三眼族该死,兰家更该死。

三眼族谋害他们,那是因为对方本就是残忍的异族。而兰家呢?兰海生呢?他是人类啊,他居然也能做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他们要让兰家生不如死。

兰钰扶着兰海生,就缩在角落里,包括毓庆帝在内,所有尸卫们的眼睛,都满是怨恨和仇恨地盯着他们。

兰铃从昏迷中醒来之后,正好看到了他们这幅情景,眼睛一翻,再次晕了过去。

宫中,缪日媛和西门无瑕小心翼翼地照顾着那两具成为焦碳的人形。

而幸运的是,两人都没死,他们都活着,虽然外表可怖了些,但最起码,他们还活着。

花青瞳的房间里,李昌锦瞪大眼睛看着床上黑糊糊的人形焦碳,整张小脸都惨白一片,“完了,花姐姐怎么变成这样了?她还能变回来吗?这要是变不回来,姬哥哥见到了,会不会被吓晕过去?”

他白着脸喃喃自语。

南玉华和乌神祝也是神情复杂,但复杂之余,他们更多的却是感慨,当花青瞳坚定的护在塗兮羽身前的那一刻,他们就知道,秋殿的团结和护短,并非虚言。他们都是可以为彼此付出生命的亲人。

毓庆国的皇帝,成为了一个尸卫。

看着他没有血色的脸,没有心跳和血液流动的身体,冰冷的体温,阴冷泛着绿芒的眼睛,虽然他高大英俊,但是毓庆的权贵们,还是不敢直视他的容颜。

毓庆帝眸色晦暗地看着这些权贵,他们有的是忠于毓庆国的人,也有的,却是兰家的走狗。

如今,兰家已被覆灭,兰海生没了四肢,又被废了修为,被关进了毓庆的天牢里,将生不如死地度过下半生,这是百万士兵的心声,死,太便宜他了。

蓝家的嫡系被一律处死,蓝钰和蓝铃,也被废去修为,和兰海生一起关进天牢里,度过一生。

曾经那些归附于兰家的走狗,此刻一个个面无人色,跪倒一片。

整整一个月,向来手段温和的毓庆帝,在经此大变之后,变的铁血狠辣,就连向来最不老实安分的几个皇子,都被他以铁血手段镇压。

一个月后,毓庆皇城的血,才洗刷干净,如今的毓庆国,可谓是铁桶相连,刀枪不入。

但是,毓庆帝的脸上并无喜色。

因为,一个月了,塗兮羽和花青瞳还是两具焦炭,他们昏迷着,没有丝毫好转。

斗笠男子坐在花青瞳房间的摇椅上,手里提着一只草笼子把玩,这草笼子,是那日雷劫之时,从花青瞳身上掉落下来的,也幸好这草笼子掉下来了,不然此刻……看看花青瞳焦炭一般的身体,他微微摇头。

草笼子里,因为发现自己换了主人的碧水千叶,这几天有些紧张兮兮的,就连饿了,都不敢吭声,而斗笠男子,也的确是没有想到要给他们饭吃。

好在,草房子里有存粮。

斗笠男子的神情很是惬意,别人不知,可是他却知道,这两个劈成焦炭的人,他们的身体情况并没有旁人想象的那么糟糕。

昏迷不醒,只是他们自我保护的一种状态。

而大量的雷电入体,那些雷电正在修复改造他们的身体,而他们原本的修为境界,也在发生着质的提升。

随着时间的一天天过去,虽然花青瞳和塗兮羽谁也没有醒来,但是,他们的生机却是恢复了不少,气息也强了一些,不再虚弱的似有若无。

此时的塗兮羽体体内,依然是片电光闪烁,火花四溅,他本来就强横无比的肉体,在雷电的洗礼下,变的更加强横,堪称是真正的金刚不坏之躯,而他的修为,也在雷电的洗礼下,不断凝炼,迅速蜕变,提升。

他的丹田之中,是一片滔滔大海,天之力化成的大海,大海无边无际,大海中央的圆珠,在某一刻,陡然碎裂,融入浩瀚的大海之中,而后,一棵棵草木的嫩芽在碧海之中诞生,除了草木的嫩芽,还有初生的山石,以及星光闪烁的种子,那些种子,宛如一颗颗星辰。

万象境。

这是万象境的景象。

而花青瞳的体内同样,同样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天泉之中,天珠上雷光闪烁,在雷光的洗礼下,她的血肉发出点点雷芒,仿佛生而有之,浓郁的天之力在雷电的洗礼下不断被纳入体内,只到某个时刻,她的天泉陡然崩碎,汹涌的天之力,如同银河倒灌,疯狂地注入她的丹田之中,晶晶和毛毛在各自的天脉路线里游走,飞快地用这些天之力滋润花青瞳的身体,直到天泉化海,碧波粼粼。

碧海境。

随着修为的突破,焦炭的人形发出轻微的破裂声,那罩在他们体表的焦炭,宛如丑陋的壳,终于破开。

咔嚓咔嚓。

外壳破碎的身音不断响起,躺在摇椅上的斗笠男子微微眯缝开眼,只是瞅了一眼床上,便又浑不在意地躺了回去。

无疑,那小丫头是因祸得福了。

相同的情况,也在塗兮羽的身上发生。

当看到塗兮羽身体表面的焦壳缓缓破碎掉落,露出白皙鲜嫩的身体时,毓庆帝阴沉了多时的脸色,终于缓和了。

而看到这一幕的缪日媛和西门无瑕,也满怀希望地来到了花青瞳的房间,果然,当看到花青瞳体表的焦壳也破裂时,她们纷纷露出狂喜之色。

但无论是塗兮羽,还是花青瞳,他们都没有醒来的迹象。

因为,他们的体内,残余的雷电力量,还在缓缓地洗礼着他们的肉体,令他们的肉体和修为,都得到了更好的提升和巩固。

一转眼,离那日炼制尸卫经历雷劫,已经过去了三个月。

三个月,说长不长,可说短也不短。

终于,在三个月后的这一日,花青瞳身上的焦炭完全脱落干净,露出白嫩嫩的身子,西门无瑕来给她换衣服,不禁微红了脸,想不到瞳瞳虽然小脸面瘫,可这身子却是十足十的漂亮。

修长,干净,白皙,匀称,皮肤散发莹莹光芒,隐有清香。

就在花青瞳脱去焦壳的时候,塗兮羽醒了。强大的万象境让他的气质发生了莫大的变化,他的气息更加的柔和了。

只是,他醒来的第一时间,看着围在床前的众人,问,“十二呢?”

“瞳瞳没事,只是还没有醒来。”西门无瑕说了一句。

塗兮羽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起身之后,却是来到花青瞳的房间,给她探了探脉,当发现她如自己一般,因祸得福,修为提升后,塗兮羽这才真正的放松了神色。

他不由回想当时情景,当时的他,以为自己死定了,那道短小紫雷,他无论如何也招架不住了,可是瞳瞳却在那个时候出现,挡在了他的面前,虽然他当时的瞳孔已经涣散,看不清她的模样,但是他却肯定,那是小十二,是她。

他轻轻地摸了摸她的额发,目光温和,做为秋殿的老大,他却被最小的十二保护了。

三天后,花青瞳终于醒了。

醒来后的她,看到的第一景象便是,自己的草笼子凭空飘在半空中。

事实上,并非是草笼子自己飘在半空中,而是斗笠男子提着它在半空中把玩。只是,花青瞳看不见斗笠男子。

花青瞳面瘫着小脸,呆呆地看着那个草笼子的方向。

西门无瑕和缪日媛到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她正在发呆的景象,西门无瑕不禁担忧地问道,“瞳瞳,你终于醒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怎么在发呆?”

“无瑕表姐,你看那里,我的草房子,是我眼花了吗?”她指着草房子所在的位置,询问西门无瑕。

而此时,那草房子却是缓缓地消失在空气中,花青瞳眨眨眼,再看去,哪里还有草房子的影子?

缪日媛和西门无瑕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果然什么也没有看到,二人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的凝重起来,瞳瞳一定是昏迷太久,眼花了。

在二人担忧紧张的目光中,花青瞳被塗兮羽再次诊了脉,确定一切都好后,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沐浴,洗漱,吃饭,等她吃完饭,乌神祝,南玉华,以及李昌锦三人这才一同前来看望,花青瞳惊讶地看着他们,“你们居然还都没走?”

李昌锦就算了,是肯定会跟着她的,可是乌神祝和南玉华,却是竟也没走。

南玉华笑道,“在下说过,会邀请十二秋使到中央大陆去做客。”

乌神祝也道:“祝是个闲人,回去也没事干,更何况,祝是要报答十二秋使救命大恩的,就以身相随了。”

李昌锦没说话,却是用闪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她。

花青瞳面瘫着脸,心中微动,现在毓庆国的事情已经了了,她是不是可以和南玉华一起前往中央大陆了,她很想念小宝宝。

就在她如此这般想着的同时,却是有宫人来传话,说是皇后娘娘在御花园里办了宴席,为了庆贺此次大难不死。

“的确是该庆贺。”花青瞳说了一句,想到那百万尸卫,心情并无喜意,但好歹,毓庆是保住了,并没有让三眼族得逞。

到了御花园,毓庆帝和缪日媛,以及一些臣子们,皆已到了,花青瞳几人刚入座,塗兮羽和西门无瑕也一起到了。

花青瞳抬头,默默地看了毓庆帝一眼,明显地察觉到了他异于常人的苍白和阴冷。

毓庆帝笑了笑,朝花青瞳举了举杯,“十二秋使,这次的事情,多谢你。”

说完,不待花青瞳回应,他便仰头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毓庆帝也是有心了,你很有魄力,我很佩服你。”花青瞳面瘫着脸认真说道,说罢,也一饮而尽。

塗兮羽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并没有提那日花青瞳闯入阵眼,保护他的事,他像个宠爱妹妹的大哥哥,温柔地摸摸她的头,一切都无须多言。

虽然是御宴,但是,气氛却出奇的温暖和谐。

“经此一事,三眼族恐怕是彻底的安静了,再也不敢轻易踏上毓庆的土地了。”一名大臣也说道,说罢,他举杯,深深地看着毓庆帝,朝他敬了一杯酒,见状,其他臣子们纷纷效仿,他们都是真心如此,只为,毓庆帝有着和百万士兵们一起成为尸卫的决心和魄力。

花青瞳吃着食物,沉默着一杯一杯地喝着酒。不知是眼花了,还是酒喝多了,花青瞳发现,自己面前的食物,消失的特别快。

她瞪大眼睛,定睛盯着盘子里,她最爱吃的桃花糕,竟是由五块,凭空就变成了四块,然后又少了一块,成了三块。

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花青瞳身上的汗毛陡然竖了起来。

她‘倏’地一下站了起来,引来场间众人的注意。

“瞳瞳,怎么了?”西门无瑕疑惑地看着她。

花青瞳低头,看着自己盘子里的桃花糕,竟然变成两块了,又少了一块,于是她便说:“有偷吃我的桃花糕,但是我不知道是谁在偷吃。”这诡异的情况,让花青瞳想到了那日悬在半空的草房子,和上次被莫明吹散的银鳞根粉末。

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当是当听她说的是桃花糕丢了的事时,所有人看向这位十二秋使的目光都透着些古怪笑意。

花青瞳一见众人如此,不禁急了,“我说的是真的,真的有人在偷我的桃花糕。”花青瞳面瘫着小脸认真说,然后低头指向自己的盘子里,这一指,她发现,自己的桃花糕,已经只剩下空盘子。

她面瘫着小脸,眼神格外严肃,究竟,是谁在偷吃?或许说,究竟,她的身边藏着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这个人总是给她搞乱?

而此时,所有人也都看着她面前的空盘子,他们的目光都不禁变了,是的,之前十二秋使的盘子里,还是有着两块桃花糕的,可就是这一转眼,竟然空了。

顿时,所有人的神情都变的凝重起来。

斗笠男子就坐在花青瞳的身边,他吃完最后一块桃花糕,目光瞅上了花青瞳的酒壶,他动作自然地拎起酒壶灌了一口酒,神色惬意而满足。

而在所有人的眼中,便是那酒壶自地飞起,自行倒了酒出来。

这一刻,所有人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塗兮羽眼神一凛,慌忙一把将花青瞳拉到自己的身后,他拧紧眉头,自己已经是万象境了,可谓是高手中的高手,然而,他竟然对于那暗中作怪的存在,毫无察觉,也无丝毫感应。

场间气氛陷入了一片静默中。

塗兮羽起身,拱手询问道:“不知阁下是何方高人,还望现身一见,切勿藏头缩尾。”

“哼。”空气中传出一声冷冷的轻笑。

在这个声音传出的同时,南玉华猛地身子一抖,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这个声音……这个声音……他不是听错了吧?

果然有人。

塗兮羽却是眸光一闪,越发紧张地盯着那处空位,“还望阁下现身一见,我等一定好生招待。”

“哦?如何招待?”那个声音再度凭空响起。

所有人都安静又紧张地盯着那空地,眼神中不无好奇。

南玉华浑身一颤,这个声音,竟然真的是……

塗兮羽却是道:“桃花糕和美酒,阁下想要多少都可以……”瞳瞳桌上别的吃食没少,唯独少了桃花糕,可见那暗中之人,和瞳瞳一样,也是喜欢吃桃花糕的。

“哈哈哈哈……”那人畅笑出声,“你这小子倒是有趣,竟然看出我爱吃桃花糕。”

说着,那空空无人的地方,空气微微一扭,然后,一个人影突然现出身形,他头戴斗笠,浓夫打扮,最显眼的是,他的左脚腕上,带着一个银色脚环,脚环上挂着银色的铃铛。

此时,随着男子现身,铃铛悦耳的声音也缓缓传进众人的耳中。

花青瞳的视线低垂,落在那个银色脚环上面,这脚环的气息,很熟悉,就像是大帝给她准备的无数物件一样,有着相同的气息。

一时间,花青瞳的心中,对于这男子的身份不禁有了猜测。

“小子,光是桃花糕和美酒可不够,本殿还缺个劈柴烧火煮饭的丫头。”斗笠男子轻笑着抬起头,冰冷幽深的目光定定地落在花青瞳身上,锐利无比,花青瞳对上那锐利的光芒,心头不禁巨惊。

“殿下!”南玉华猛地站了起来,眼中全是震惊之色,“您是何时来到这里的?”

斗笠男子看了南玉华一眼,眼神微带笑意,“来了一段时日了。”

南玉华嘴唇哆嗦,竟然是来了一段时日了。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神严肃无比地看着斗笠男子,郑重无比地出声道:“你,你是?”

虽然她的心中对男子的身份隐有猜测,但她依然还是感到吃惊,他是大帝的儿子。

而且,看南玉华的表情,这位定然就是那位君泱皇子无疑。

“我是谁,小丫头你的心中应该猜测到了,我是,君泱。”斗笠男子道。

花青瞳听到君泱二字,不禁瞪大眼睛打量他,这是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到大帝的儿子,她那好奇的目光,仿佛是要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丝不同来。

但事实上,群泱除了长的好看一些,脸蛋也圆一些外,并无什么特别。

君泱却是眼神戏谑地冷哼一声,“面瘫着一张脸给谁看?我说过了,我缺个劈柴烧火煮饭的丫头,我就看上你了。”

声落,君泱大手一伸,便将花青瞳捞入了怀中,其动作之快,令人毫无反应的余地。

塗兮羽看着被抓走的花青瞳,脸色不禁一阵难看。

“好了,这小丫头本殿带走了,你们继续。”君泱笑了一声,抓着花青瞳身形一闪,就此消失在此处。

------题外话------

今天木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