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 瞳瞳被欺负,遇厄兽/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见花青瞳被带走,塗兮羽眸色一寒,当即便要闪身去追,南玉华见状,连忙伸手,一把拉住他,“塗兄且慢。”

塗兮羽眼中带怒地回头看向他,南玉华面色严肃,连忙道:“十二秋使没事,塗兄请借一步说话。”

二人走到僻静处,塗兮羽脸色阴郁地盯着南玉华,“南公子,你最好有一个可以说服我的理由,不然……”

南玉华苦笑,殿下真是闲的无聊,居然跑来了西大陆,还抓走了十二秋使,这让他真是始料不及。

“是这样,殿下他一定不会伤害十二秋使,他可能,只是找点事情做……”

“殿下?南公子叫他殿下,莫非他是……”塗兮羽的脸色微微变了变,有些震惊地看着南玉华。

“没错,他就是大帝次子,君泱皇子。”南玉华正了正脸色,“殿下不会伤害十二秋使,也许,对于十二秋使来说,这是一场造化也说不定。”

塗兮羽的心底惊了惊,如果是大帝次子,那么,他即便是追,也是追不上的。他救不回瞳瞳,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通知殿主,除了殿主,他没有别的办法了。

都说大帝次子君泱皇子是南后所出,如今的南家,便是南后家族,万年前的皇亲国戚,真正的天潢贵胄。

塗兮羽看了南玉华一眼,没有再去追的打算,只是心头暗道,想不到大帝次子君泱,竟会出现在西大陆,还抓走了十二,他蓦地一皱眉,疑惑道:“他为什么要抓走十二?”

南玉华也颇为无奈,“这个在下真不知道了。只是,殿下不是滥杀之人,塗公子请放心。”

放心才有鬼。

塗兮羽看了他一眼,转身便走,而后联系通了殿主。

秋殿主听完塗兮羽的叙述,沉默了片刻,犹疑道:“老大,你有没有想过,十二的那双眼睛与大帝极似?君泱抓走她,会不会和她的那双眼睛有关?”

塗兮羽深深地拧眉,“殿主的意思是说,十二与大帝有关,那个大帝返祖血脉不是说曾在北大陆现身过吗?十二可没去过北大陆。”

“这我也说不清。十二的确是身怀大帝血脉,但是不是返祖血脉我无法断定,因为我没有见过大帝。”秋殿主叹息说道。

“不过,我想那位君泱皇子对十二应该没有恶意,我们不必太过担心。”秋殿主道。

塗兮羽切断与秋殿主的联系,眉头紧锁,那位君泱皇子,真的对十二没有恶意吗?

事实上,君泱对花青瞳那是怀着满满的恶意。

砰!

一声闷响,花青瞳被结结实实地丢在地上,好在地上落着一层厚厚的宽大树叶,厚厚的一层树叶,让花青瞳不至于摔的很惨。

花青瞳眼前一片晕眩,她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面瘫着脸,眼中射出愤怒的光芒,“你这个人,太过份了。”

君泱悠然地站在一旁,双臂环胸,斗笠下的脸庞满是恶意的笑容,“你可真不乖,居然敢说我过份,不过不着急,慢慢的,我会让你变的很乖。”

花青瞳瞪大眼睛,愤怒地说:“你真的是大帝的儿子吗?”

“没错,我是父皇的儿子。”君泱挑了挑眉,“你该叫我二皇兄。”君泱语气满是傲意地说。

“二皇兄?”花青瞳面瘫着脸重复,“我才不会叫你,你太过份了。大帝的儿子怎么都这么坏,等见了他的残魂,我一定得好好和他说叨说叨。”花青瞳恶狠狠地威胁。

“你敢告状?”君泱的脸色蓦地狰狞起来。

事实上,他那张圆脸,狰狞起来的样子不仅没有多么可怕,还有些讨喜,与花青瞳的圆脸,没有什么区别,二者可以说是极其的相似,几乎一模一样。

花青瞳冷冷地看着他,“你抓我做什么?这里是哪里?”

“我说过,我缺个劈柴烧火做饭的丫头,而我觉得你很合适。”君泱脸上的狰狞之色一消,露出得意的神色说道。

劈柴烧火做饭……花青瞳微微瞪大了清灵灵的眸子,怒斥道:“你居然让我给你当丫环,你休想,我是不会伺候你的,你都多大年纪了,你害不害臊?”

“你管我多大年纪了,反正我就是缺个像你这样的丫头伺候,哼哼,时辰不早了,赶了这么长时间的路,我饿了,你快去做饭!”

君泱伸手戳了戳她的脑门儿。

花青瞳被那力道戳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眼睛依然瞪的滚圆,喉咙里气的哆嗦了几下,然后发出响亮的咆哮,“你、休、想!”

“哼,你要是不听话,我就把你扔蛇窟里,这里是无尽远古巨森,这里面的妖蛇,一定会好好让你知道乖字怎么写。”君泱弯腰,一把揪住她的后衣领,将她提了起来,抬脚便往林子的更深处走去,似乎是真的要把她扔进蛇窟里。

花青瞳此时才发现,他们身处的这个地方,放眼看去,的确是巨木林立,一眼望不到边际,那巨大的树木直入天际,茂密的枝桠遮住了所有的阳光,光线阴暗。

花青瞳面瘫的小脸霎时紧崩。

“这里是远古巨森?”花青瞳惊讶,她听乌神祝说过,毓庆国的西北部方向,就是无尽的远古巨森,这里有着无尽的至宝,神奇的天兽,和取之不尽的天材地宝,当然,伴随而来的则是无尽的危险。

但纵然如此,依然还是有无数的人类狂热地踏足这里,只为了堵一个一夜暴富,或者逆天奇遇,但是,大多数人进来这里之后,还是会有来无回,永远的葬身在这里。

“没错,这里是远古巨森,我们现在就去找一处蛇窝,让你变的乖一点。”君泱边走边说,语气里满是认真。

花青瞳脑海中想到密密麻麻的蛇,各种各样的蛇,她就止不住的浑身汗毛倒竖,突然,君泱停下了脚步,花青瞳一惊,莫非是蛇窟到了?

“还没有找到蛇窟,不过我看到了一个蜘蛛洞。”君泱说道。

花青瞳的脑海中又闪过密密麻麻蜘蛛,身上的汗毛再次炸了起来,她不禁抬起头看向前方。

果然,她看到一大片密集的蛛网,那蛛网根根粗壮,粘性极强,上面粘了许多千奇百怪的虫子,有一只鸟儿大小的红色蝴蝶,此刻正在那蛛网上拼命的挣扎,然后,一只比脸盆还要大上一圈的黑色蜘蛛从洞里爬出来,在红色蝴蝶的腹部狠狠地咬了一口,汗水飞溅,那红色蝴蝶顿时发出一声尖锐的痛鸣,美丽的翅膀抽搐了几下,便一动不动了。

然后,那蜘蛛将红色蝴蝶,整只都吞吃入腹。

花青瞳看的毛骨悚然,此刻只恨不能挣开君泱的束缚,转身就跑,那黑色的大蜘蛛,长的可真丑,而且也太凶残了。

花青瞳的目光往那洞里看了一眼,顿时发现了密密麻麻,个个都有脸盆大小的黑色蜘蛛群,入目就有成百上千只。

“你放心,我不会让蜘蛛把你吃掉,但是我会让它们和你好好的亲热一番,只到你变的很乖为止。”君泱说着,抬手便欲将花青瞳扔出去。

花青瞳霎时间脸色煞白,反手便死死抱住君泱的大腿,那紧张用力的程度,勒的君泱大腿死紧,君泱挑了下眉头,低头一看,小姑娘脸色煞白,眼底含泪,明显是吓到了。

君泱微微一愣,然后笑了,“这么胆小?”

花青瞳不是胆小,但是,她是真的不想和那些蜘蛛去亲密接触。

花青瞳面瘫着脸,那粉嘟嘟的唇抿的死紧,双手死死抱着他的大腿,恨不能将他的大腿勒断一般。

“你抱着我的腿也没用,我最后还是会把你扔进蜘蛛洞,不过,你要是不愿意进这个蜘蛛洞也没关系,咱们继续去找蛇窟好了。”君泱缓缓说道。

花青瞳死死抱住他的大腿,手掌中缓缓出现一根黑刺,那黑刺朝着君泱的大腿就刺了下去。

‘咔嚓’,黑刺断成两截。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自己手中断成两截的黑刺一阵发呆。

“嗤!”君泱哧笑一声,“你手里的那是什么玩意儿?想扎我?看来,我还是就近把你扔蜘蛛洞里好了。”

说着,君泱就伸手将她的手掰开,然后拎着她朝那蜘蛛洞走去。

嗖!

花青瞳被呈一道抛物线抛了出去,‘嗡’地一声,她整个人和那些虫子一样,粘在了蛛网上,洞里的蜘蛛们听到了动静,立即爬了出来。

一只比脸盆大了数倍的黑色大蜘蛛爬了出来,七只眼睛幽幽地看着蛛网上这个新鲜美味的食物,花青瞳面瘫的脸煞白一片,君泱双手环胸,笑眯眯地看着她。

那大蜘蛛似乎终于断定这个粘在蛛网上的是个鲜嫩的美味,它便快速迈动自己的所有腿,快速朝花青瞳扑来。

花青瞳虽然害怕那蜘蛛,但也不是真的打不过它,她只是不喜欢而已。见那蜘蛛扑来,花青瞳眸色一闪,身上‘腾’地一声,燃起了白玉般晶莹剔透的火焰,那结实的蛛网,瞬间在她的白玉药火下燃成灰烬,花青瞳的身体自由落地,那巨大的黑蜘蛛见自己辛苦织出来的网就这样被毁了,顿时七只眼睛皆露出凶残的光芒,尖叫一声,抬起头颅就朝花青瞳扑来。

其他的蜘蛛见状,同时纷涌而出,直扑花青瞳而来,花青瞳正憋了满肚子火气,看见这些丑陋的家伙们朝自己扑来,顿时天之力汹涌而出,成为碧海境之后,她第一次出手,感受着体内那浩瀚的力量在奔涌,花青瞳的心头顿时快意无比,这种强大的力量,让她有种豪情万丈之感,仿佛天地间的一切,她都可以弹指间毁灭。但她知道,这只是自己的错觉。

最起码,站在不远处那个家伙,她就打不过。

对方是万年老妖怪,偏偏还非得欺负她,花青瞳肯定,自己大帝返祖血脉的身份,在他的面前,不过是透明,瞒是瞒不住的。

而且,圆圆至从那日销声匿迹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仿佛从来不存在一般。

想到此,花青瞳心头一跳,圆圆说过,帝元珠是神器,是大神费心一生心血,和无数天材地宝炼制而成,那是不是说,那个家伙接近自己,就是猜想到了帝元珠可能在自己这里,他就是为了图谋帝元珠而来?

花青瞳的眼中陡然闪过一道冷芒,不管是不是这样,自己都真的要小心了,她必须寻到一个契机,彻底逃离他的掌控。

汹涌的天之力将一大群扑来的蜘蛛轰成了碎渣,那些蜘蛛最起码有天泉境的修为,最大的那只,应该是天泉巅峰。可是纵然如此,它们又哪里是碧海境的她的对手?

一招全灭。

花青瞳看也不想看一眼那些蜘蛛的尸体,转身便要远离,因为,蜘蛛们流出的血的味道,真是太过刺鼻了。

然而,就在花青瞳回头的一刹那,一道晶亮的光芒突然在她的眼前闪过,花青瞳一愣,猛地回头,就见那些蜘蛛的碎尸中,赫然藏着一颗水汪汪的蓝色晶石,宛如水晶一般,美丽无比。

花青瞳微微瞪大了眸子,心中一阵惊讶,她听说,天兽的体内有兽核的存在,那是它们力量的源泉,修炼的根本,而且,天兽的兽核,是炼药和炼器的好东西。

此时,她竟是真的见到了。

花青瞳二话没说,一把白玉药火放了出去,将那些蜘蛛的尸体烧成了灰烬,然后原地,便露出了一大片水汪汪的兽核。

花青瞳眼睛亮晶晶地将之一一拾到一起,堆成一个小堆,就在她打算将它们收入自己的菩提花戒指中时,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一捞一卷,那些兽核就都不见了。

都进了那个家伙的口袋。

花青瞳大怒,太过份了,他居然这样,花青瞳面瘫着脸,冷冷地瞪着他,“你都是老怪物了,还跟我抢这些兽核,这些兽核是我的。”

君泱笑了笑,“到了我手里,就是我的,你能怎么样?哭啊!”

花青瞳气的小脸涨红,她会哭?当她是小孩子吗?她已经是小宝宝的娘了,怎么能哭?他未免也太看不起她了。

“你一定是大帝的孩子里,最淘气的一个。”花青瞳深吸了一口气,鄙视地看着君泱。

君泱一震,那张圆脸上顿时凶光乍现,“你说我什么?淘气?”这种形容小孩子的词,怎么会用到他的身体?也只有他的父皇,当年这样说过他,如今却被一个小丫头这样说了。他的心中,滋味难言。

“你就是淘气,你一直躲在暗中欺负我,还抓了我到这里,刚才还抢了我的兽核,我家小宝宝都不是你这样的。”花青瞳轻蔑地看着他道。

君泱听着听着,突然笑了,“臭丫头,我就是欺负你,怎么着吧?”

花青瞳面瘫了脸,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说吧,去蛇窟还是给我做饭,你选择。下次我可不会选择这么弱的蜘蛛,我可能会选择一窝天珠镜修为的花头蛇,它们一定会好好招待你的。”君泱笑着说道,心情看起来很是不错。

花青瞳面瘫着脸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很是识时务地说,“我给你做饭,不过先说好,我做的饭可不好吃。”

“不好吃?那就努力做好吃了,我可是不将就的。”君泱一双幽幽黑眸定定地看着她。

花青瞳气的小脸发青,却依然没有吭声。

君泱见状,唇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哼,这臭丫头,他定然要好好折磨她不可,父皇偏爱她,他非得狠狠欺负她,只到欺负到他心满意足才好。

君泱带着花青瞳一直走入了这远古巨森的更深处,然后,一片光明突然出现在眼前,花青瞳抬头一看,这是一片没有树的区域,没有巨大树荫的遮掩,明媚的阳光在天空中照耀而下,朵朵白云在空中飘浮,柔软嫩绿的草地踏在脚下,不远处,是一条清澈的小溪。

君泱看着这里的环境,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大手一挥,一间竹屋,一个篱笆院墙,院墙下方搭着葡萄架,他又放出一张摇椅,然后他慢腾腾地走过去躺在那摇椅上,大爷一般道:“臭丫头,快去做饭吧。”

花青瞳面瘫着脸站在原地,问:“做什么饭?拿什么做?”

“这里是远古巨森,宝藏无数,不论是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荤的,素的,应有尽有,是你在伺候我,你自己去动脑筋想办法。”君泱眯缝着眼睛,晃动着脚腕上的银色脚环,十分闲事不操地说道。

花青瞳呆站了一瞬,转身朝林子里走去。

“别走的太远,这是远古巨森,在大帝时代就已经存在了不知多久,里面有着无数未知的事物,除了父皇,没有人可以真正的知道这巨森中央存在着什么,如果不想把小命交待在这里,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做饭。听到没有?”

君泱悠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花青瞳多余的心思,在听他这番话之后,生生地打消了。

原来,这片远古巨森,竟然存在了这么久的岁月,在大帝时代竟然就早就存在了。

花青瞳脚下未顿,却是暗自将君泱的警告听在了耳朵里,她又不是冲动的小孩子,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花青瞳小心翼翼地走入了林子里,她并没有走远,而是寻着香味,摘了几个野果,又摘了一些野菜,最后看到一只兔子经过,又逮了一只兔子。

不多时,花青瞳架起了锅,生起了火,煮起了肉,香气四溢。

君泱闻到香味,终于睁开了眼睛,然而一看见那煮饭的锅,他的脸色就倏然变了。

因为,那锅也是大帝给花青瞳准备好的。

君泱的圆脸上肌肉抽了抽,他怔怔地盯着那口锅,父皇竟然偏爱她至此,连锅都要为她准备好。想当初,自己出生时,除了脚腕上的那个脚环,父皇哪里还送了别的东西?

可竟管如此,自己的这只脚环,还让君泽那个变态眼红了好久,没少找他的麻烦。

就连他的那些姐姐们,也对这只脚环极尽羡慕,对他嫉妒非常。

后来,他的那些弟弟妹妹们出生,虽然也各自得到了父皇送的礼物,但是也依然有不少人羡慕自己这个脚环。

然而时隔万年,看着花青瞳这个小丫头,不时地拿出一件父皇亲手给她准备的东西,他的内心就极其的不平衡。

君泱心情不好,就一挥手,将那一锅美味的食物完全挥成了渣渣。

花青瞳面瘫的小脸被气的硬生生地抽搐了几下,眼中喷出熊熊怒火,她凶狠地吼道:“君泱,你是三岁的小孩子吗?你为什么这么顽劣,你这样的孩子,最不讨人喜欢了。”

君泱眯起了眼睛,“你敢说我是三岁小孩子,还说我顽劣不讨喜?”他冷笑了一声,蓦地沉下了脸,“谁让你用这样的锅和白玉药火煮饭的?我要你现做的锅,劈柴生的火做的饭,还有,我不吃兔子肉,兔子那样的小动物,是用来观赏把玩的,不是用来吃的,我要吃狼肉。”

狼肉!

花青瞳的脸色铁青。

他居然还挑三捡四,跟自己要狼肉吃,真是太过份了,这远古巨森里面的狼,会是普通的狼吗?

“锅留下,你去抓狼。”君泱从摇椅上走下来,走到那口锅的面前,对花青瞳恶狠狠地说。

花青瞳面瘫的脸起身,眼神阴郁地认命又走进了林子里。

君泱坐了下来,伸手抚摸这口锅,没错,这气息,这手法,都是他父皇的。他真不敢想象,他父皇当年制造这口锅的情形,哦,对了,还有那磨盘。为了这个小丫头,父皇还真是煞费苦心啊。

“父皇,你这样偏心,让我怎么能不想欺负她?”君泱喃喃自语了一句,“我终于明白君泽的独占欲是从何而来的了。”

君泱呢喃着说着,然后缓缓地闭起了眼,手心里,依然轻轻抚摸着那口锅。

再说花青瞳,她走在寂静的林子里,周围除了鸟叫虫鸣,再没有别的动静,她要去哪里抓狼?

花青瞳双眼四下扫视,警惕地不断向前走着,直到,茂密的大树再次遮挡了阳光,她依然还是没有找到一点狼的踪迹。

如果抓不到狼,君泱那个家伙,还是会和她找茬儿的。说不定,她到时候,还得再跑一趟,可是,花青瞳停驻了脚步,再往前,就走的太远了,她有些犹豫。

“喵~”就在这时,一声虚弱的猫叫声突然在不远处轻轻响起。

花青瞳那肉乎乎的耳朵蓦地一颤,这远古巨森里怎么会有猫叫声?

而且,听这声音,分明就是一只小奶猫的声音啊。

花青瞳脚下一动,小心翼翼地向后退去,事出反常必有妖,她可不相信这远古巨森里,会真有什么小奶猫存在。

然,就在花青瞳退了一步打算回去的时候,那小奶猫的叫声却是再一次轻轻响了起来,花青瞳退的更快,然而,就在她转身原路返回之时,‘嘷’地一声狼嚎声蓦然响起,狼嚎声中,是小奶猫惊惶的轻叫。

花青瞳离开的身影,被那一声狼嚎给生生的叫住了。

狼肉!

听到狼嚎的一瞬,花青瞳的脑海中,只闪过这样两个字。

对,狼肉,君泱要的狼肉。

花青瞳返身朝那狼嚎的方向奔去。

离的近了,她隐隐看到了一道身躯线条优美的黑影,那是一匹身形优美高大的巨狼,它的皮毛是华丽柔顺的黑色,它的眼睛,是罕见的蓝色,水汪汪的,像是蓝色的水晶。

这狼挺漂亮的。

肉想必也好吃。

只是,这么漂亮的狼,杀了吃肉未免有点可惜。

但是,这只狼的狼品真心不怎么好。它竟然在以大欺小,因为,它的面前,真的有一只小奶猫。

那是一只奶黄色,只有巴掌大小的小奶猫,它的毛柔柔短短的,身子胖乎乎的十分可爱,脸上却生长着的淡淡的黑纹,那黑纹布了满脸,但依然遮掩不住它那双黑亮亮,湿漉漉的眼睛。

此刻,那小奶猫正在瑟瑟发抖。

而黑狼则是满眼凶光,前爪不时的刨地,激起尘土飞扬,喉咙里不断发出阵阵警告的低吼。

花青瞳拨开草丛,偷偷地偷看着这一幕。

就在那黑狼一跃而起,就此扑向那小奶猫时,小奶猫抖的越发剧烈,可是,它却只是在原地发抖,花青瞳起初不解,而后就看见,它的两条后腿,以一个十分诡异的角度,扭曲着,显然是断了。

不仅如此,他尾巴也受了重伤,鲜血直流,看伤口,像是咬伤。

若不是亲眼所见,花青瞳真不敢相信,一头巨大的黑狼,竟然为了吃到一只小奶猫,还用出了碧海境的气息震压。

没错,那黑狼散发出来的气息,竟然是碧海境。

花青瞳默默后退了,她没有必要和黑狼正面交锋,也没有必要给君泱抓一头碧海境修为的黑狼,杀了吃肉。

所以,花青瞳只能默默地同情一下那只小奶猫,合拢草丛,转身离开。

她转身离开了,自然是没有发现,黑狼,攻击上那只小奶猫时,小奶猫可爱的模样,在顿时变的凶狞非常,它张开了嘴,小小的嘴巴,竟是足有脸盆大小,尖锐的牙齿参差不齐,它的嘴,宛如一个噬人的黑洞,狠狠咬上黑狼前扑来的身体。

黑狼欲躲,但是那小奶猫湿漉漉无辜的眼睛,在这一刻,突然发出惑人的漩涡,漩涡里点点幽芒闪烁,在这样的眼睛之下,仿佛,就连灵魂都逃无可逃。

被小奶猫这样的眼睛摄了心神,黑狼的动作骤然一僵,但就是这一僵之下,小奶猫那可怖的巨口,咬上了黑狼健美的前肢。

黑狼吃痛,猛地回过神来,它的双眼之中不禁闪过一丝骇然,顾不得其他,狠狠挣脱小奶猫的巨口利齿,也不在意一大块血肉被深深咬下,黑狼转身便逃。

小奶猫也没有去追,因为它受伤了。

现在,它急需一颗新鲜的心脏来给它疗伤。而刚才,就在刚才,它似乎闻到了不一样的香味。

那是一种属于人类的气味。

小奶猫又恢复了可爱无害的模样,但是它的眼中却闪过一抹诡谲的暗芒,蓦地,它的整个子弹射而起,直冲它嗅到的那股新鲜气息而去。

砰!

花青瞳面前的脚下,小奶猫的身子狠狠砸落,好在下方是柔软的草地,这小奶猫才不至于摔的太惨。

花青瞳低头看着这只跌落在自己脚边的小奶猫,神情微微流露出一丝犹豫。

“喵~”小奶猫微微睁开眼睛,发出虚弱猫叫声,一双湿漉漉的眼睛里,更是透出哀求的光芒,救救我!

终于,花青瞳还是心软了,这还是只小奶猫,它这么小,就算它不会简单,不会真的无害,但她还是决定救它。

因此,花青瞳弯腰,拎着小家伙的脖子,将它提了起来,然后察看了一下它受伤的两只后腿。

“应该还有的治。”花青瞳怕弄疼小奶猫,只是动作极轻的用天之力探了探它的伤处,然后,花青瞳交小奶猫搂进怀里,取出一瓶伤药,打算给小奶猫的后腿包扎上。

而就在此时,小奶猫的眼中,却是快速闪过贪婪而垂涎的光芒,它的前爪上,一对爪钩般锋利的尖刺出现,对准花青瞳的心脏,兴奋无比地刺了下去。

“不行,我得连你的前腿也看看,要是前腿也受了伤,那我正好一起抹药,一起上药包扎。”花青瞳说着,一把握住小奶猫的前爪,小奶猫中浑身一僵,前爪被握住,那锋利无比,欲挖花青瞳心脏吃掉的前爪爪钩,蓦地缩了回去。

小奶猫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隐忍的暴戾。

花青瞳握住小奶猫的两只前爪,小心翼翼地看了看,然后竟真的在它柔软的肉垫上,发现了两道伤痕。

“前爪竟也有伤。”花青瞳轻轻呢喃了一句。

然后将小奶猫放在草地上,动作熟炼地上药抱扎,一柱香后,小奶猫四爪朝天,每只小爪上都绑了伤布,厚厚的一层伤布,将它的四只小爪子全都包了起来。

小奶猫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四只被绑成大包的爪子,湿漉漉双眼有些惊愕发愣,似乎是没有想到,自己的四爪,竟然会变成这幅模样。

“别担心,你的伤很快就会好的。”花青瞳重新抱起小奶猫,面瘫着脸说道,“我知道你一定不是普通的小猫,不过,在你的伤好之前,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花青瞳抱着它边走边说,“我要去哪里寻一只狼杀了吃肉呢?”

小奶猫听的翻了个白眼,她居然要吃狼肉,哼,它也想吃呢,它也好久没有吃上狼肉了,谁让它离家出走呢。

不仅没有狼肉吃,还险些被一只母狼把自己吃掉。

花青瞳轻轻抚摸着小猫柔软的皮毛,抱着她一路折返了回去,她抓不到狼肉,这回君泱就算真的把她扔进蛇窝里,她也认了。

“这个人类身上的气味真好闻,香香的一定很好吃,但是,她抚摸的自己也好舒服啊。”小姐猫不知不觉地眯起了眼睛,舒服的昏昏欲睡。

而与与此同时,之前那头被小奶猫咬掉一块肉的黑狼,却是飞快地没入了远古巨森的深处,然后,她化作了一个黑裙少女,少女捂着不断流血的右臂,脸色苍白,大喊道:“长老,爷爷,父亲,母亲,我招惹了一只厄兽。”

“什么,你招惹了厄兽?”一个老者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少女的面前,老者修为远远高过少女,但是,在听到厄兽两个字时,老者的脸却是变的极其是惊恐。

“你怎么会招惹到厄兽?完了,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