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 厄兽/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者神色惊恐的喃喃着,几道身影快速地朝这边奔来,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阿蓝,你刚才说什么?你招惹到了厄兽?”一名三十来岁,墨绿眼瞳的女人脸色微微发白地看着少女。

少女捂着被撕下一大块肉的胳膊,苍白着脸点头,“是那厄兽先要攻击我的,我本来不想招惹它,只是逃跑,可他欺人太甚,死追着我不放,无奈之下,我与它战了一场,好在那只厄兽还未成年,它也不奈何不了我,我重伤了它,它也重伤了我,长老,爷爷,父亲,母亲,现在该怎么办?”

先前那老者喃喃道:“厄兽生性凶残邪恶,被他们撞到,被捕食那是必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依厄兽一族的护短,我们黑狼一族,看来只能迁移了……”

“迁移有什么用,不付出一条生命,就是走到天涯海角,它们也不会放过我们的。”一名中年男人脸色沉重地说。

那叫阿蓝的少女,脸上布满了泪水,“都是我的错,若是我不返抗,也许……也许就不会给族人带来这么大的麻烦,我们黑狼一族世代生活在这里,要往哪里迁移?这里才是我们的家啊。”

“幸亏阿蓝没有杀死那只厄兽,只是重伤了它,这样或许还有谈判的可能性,我们主动去和厄兽一族谈判,或许事情还能有所缓解。”那名女人道。

“去谈判求和可以,但是,我们要付出的代价也是很沉重的……”中年男人看向了少女阿蓝,目光闪过一丝沉痛,也许,阿蓝要被放弃了……

阿蓝美丽蓝眼睛浸满了泪水,“父亲,我不怕,是我招惹的麻烦,应该由我来承担……”

“可恶的厄兽一族,他们为什么不灭绝光?”一旁,一名年纪更小一些的少年愤怒地握紧了双拳,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嚎叫。

众人沉默,厄兽一族,可怕的厄兽一族,他们又怎么会灭绝呢?

……

花青瞳抱着小奶猫,在林子里又走了约摸一个时辰,然后,她看到一棵甜香四溢的果树。

那果树上面长满了拳头大小的鲜红果子,果子的皮薄薄的一层,宛如透明,隐隐可以看到里面流淌着鲜嫩果汁的果肉。

口水不自觉的分泌,花青瞳面瘫着小脸,仰着头,看着那些可口的果子,足足看了一柱香的时间。

肚子里传来明显的咕咕声,她竟是被这果子勾起了浓浓的食欲,不仅是她,她丹田里的晶晶,在这一颗也飞出了她的体外,五彩光芒闪烁,直冲那果树而去。

花青瞳咽了咽口水,心想,晶晶能吃,说明自己也能吃,不会毒死人的。于是,花青瞳将小奶猫放在树下,轻柔地拍了拍它的小脑袋,“小猫,你乖乖在这里休息,我去摘果子给你吃。”

小奶猫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她,十分懵懂无辜,看着可怜又可爱。花青瞳面瘫的小脸微软,不由想起了小梨涡,小梨涡也是这么可爱的,而且小梨涡还很爱哭,不像这只小奶猫这么坚强,受了这么重的伤,也没有哼一声,小梨涡现在应该长大了吧。

思绪一闪而过,花青瞳安顿好小奶猫,这便转身纵身一跃,飞到了树上去摘果子吃。

看着花青瞳的背影,又看看自己被绑成大包子的四只爪子,小奶猫脸色狰狞地呲了呲牙,天呐,这个新鲜美味的人类,居然把自己包扎成这样,自己要不是受伤加饥饿没有力气,一定把她嚼碎吃掉。

小奶猫的嘴角隐隐渗出一丝口水,实在是,那个人类太鲜香了。

花青瞳到树上去摘了几十个果子储存在了自己的菩提花戒指里,怀里又揣了几个,这才心满意足地跃下大树,而晶晶见主人不采摘了,顿时五彩光芒大作,将这棵大树上的所有果子都笼罩起来,果子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干瘪,消失。

花青瞳抱着果子放在大树下面柔软的草地上,她坐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拿了一个果子轻咬了一口,果子薄薄的皮,用牙齿轻轻一磕就破了,里面的汁液,便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涌入嘴里,霎时间,清香四溢,沁凉甜美的汁液在口腔里弥漫开来,说不出的美味,说不出的沁甜。

花青瞳面瘫的脸忍不住涌起一层红晕,太好吃了,好吃的无法形容,那美味的感觉,让她全身的血液都奔涌了起来。

吃完果汁,那果皮便化作了一股清流,窜入腹中,别有一翻滋味。

花青瞳忍不住又拿起一个果子,享受无比地吃下了肚。

吃完第二个,便是第三个。

小奶猫四爪朝天躺在地上,它一直歪着头看着花青瞳,这个愚蠢的人类,她居然把仙婆鬼果当成了普通的野果吃,真是不要命,不行,再吃下去,这个人类会爆体而亡的,这么美味鲜嫩的人类要是暴体而亡了,那就太可惜了,它还没有吃过人类呢。

见花青瞳拿起了第八个果子,小奶猫顿时扭动胖乎乎的小身子,四爪笨拙地朝花青瞳挠了过去,喉咙里更是发出‘喵喵’的轻叫声。

花青瞳被小奶猫吸引了注意力,这才想起,自己就顾着吃果子了,居然把小家伙给忘了,对上小奶猫湿漉漉的眼睛时,她微微有些不自在,耳朵微红,她小声道:“原来小猫也想吃果子啊,对啊,你还这么小,饿了想吃东西也是正常的,可是,你娘亲呢?”这么小的小奶猫是要吃它娘亲的奶水的啊,可是显然,小奶猫没有娘亲。

花青瞳伸手又温柔地摸了摸它的小脑袋,觉得任何小生命,在小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可爱柔软,又十分的脆弱,若是没有娘亲在身边,饿了肚子也没有人照顾,那该多可怜啊。

花青瞳想到了小宝宝,不过她知道殿主会好好照顾小宝宝,小宝宝一定不会受委屈,心里这才微微好受了一些。

但纵然如此,她的心中还是酸涩难忍,看向小奶猫的眼神,就越发的温柔。

她面瘫的小脸变的十分柔和,她轻轻咬开果皮,用手指沾了一些果汁,送到了小奶猫嘴边。

“小家伙,你快舔,要是不想饿肚子的话。”她认真温和地看着小奶猫。

小奶猫眯起了眼睛,眼底极速闪过一道血光,这人类,她难道不知道,对于它来说,她那鲜香的手指,才是最好的食物吗?

虽然如此想,可是对上花青瞳那温柔的目光,小奶猫竟是鬼使神差地伸出舌头舔了她手上的汁液。

这对于小奶猫来说,无疑是一种天大的折磨。

就好比一块美味的鲜肉就在嘴边,可是你却因为某种原因,只能舔食肉上的酱料,却不能吃那肉一口,个中滋味,真是令人恼火又折磨。

然而,花青瞳却因为小奶猫舔干净了果汁而感到喜悦,她的目光更加温柔了,她不断地沾了果汁喂给小奶猫,不知不觉,一个果子竟然吃完了。

“想不到你这小家伙这么能吃,居然把一个大大的果子都吃完了。”花青瞳伸手摸了摸小奶猫依然不大的腹部。

软软肚皮,摸上去十分的舒服,还暖暖的。花青瞳不禁轻轻挠了挠,小奶猫的身子一下僵住了。

这个人类,她在摸它哪里?她还挠它,那个位置……

就在这时,闪着五彩毒光的晶晶飞了下来,吃了一整棵树的果子,它的外形没有任何变化,但是花青瞳明显察觉,它的思维更清晰了,“果子好香,谢谢主人!”

居然懂的向主人道谢了,晶晶真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它那稚嫩的声音,软软糯糯,听着格外讨喜。

“晶晶真乖。”花青瞳伸手摸了摸晶晶,晶晶顿时发出糯糯的轻笑声。

“小马屁精,你快给老大回来,别去烦主人。”毛毛尖锐的咆哮声在花青瞳的脑海中炸响。

晶晶听到毛毛的声音,宛如听到了圣旨一般,圆胖的身子连忙一闪,回到了丹田之中。

花青瞳眨了眨眼睛,觉得毛毛真是太凶了。

花青瞳感觉到身体微微的发热,天之力的运转似乎加快了许多,她隐隐察觉,也许是和那果子有关系,看来,她不能再吃那果子了,以后每天吃两个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她将地上的果子都收了起来,抱起小奶猫,喃喃自语,“我出来这么久,估计君泱那家伙要着急了,我得快点找到食物,好回去给他做饭吃。”

她抱着小奶猫,在林子里谨慎地转悠了起来,半个时辰后,终于,就在花青瞳停下脚步,觉得不能再往里走的时候,一头体型庞大的红色黑纹大虎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之中。那老虎宛如一座小山,异常高大凶猛,它通体更是散发出天珠境的气息。

天珠境的大老虎,总比那只碧海境的黑狼好对付。

花青瞳打算速战速决,在那老虎眼中凶光一闪,长嚎一声朝她扑来之际,花青瞳便将小奶猫放置在安全的地方,碧海境的天之力汹涌澎湃,宛如奔涌的海浪,在滔天的哗哗声中,朝着老虎碾压而去。

老虎十分凶猛,察觉到花青瞳碧海境的气息,竟也不惧,庞大的身体却是灵活迅捷地快速跃起,直冲花青瞳凶狠扑来。

花青瞳眼中冷光一闪,面瘫着小脸,双手蓦然握住一把尖锐的黑刺,然后双手猛地向外一甩,密集的黑刺便朝刺向了大虎。

大虎仰天发出一声长吼,虎头一仰,意欲躲开那些黑刺,而就在这个时候,花青瞳的身形灵活地向前疾射而去,直逼那大虎而去,手腕同时灵活一转,一根尺许长的尖锥在手中快速凝成,然后狠狠刺进那大虎的喉咙。

大虎发出‘嗷’地一声哀叫,鲜血自喉咙处滚滚喷涌而出,庞大的身体轰隆隆地砸落在地,抽搐了几下便一动不动了。

花青瞳面瘫着脸稳稳落在地上,这大虎很凶猛,只是有点愚蠢,以它天珠境的实力,也想与自己拼命,着实不自量力。

不过,这头大老虎的肉应该很好吃,等自己把大老虎洗干净煮熟了再给君泱送去吃,想必君泱也吃不出来这是虎肉还是狼肉,哼,这老虎这么大,足够他吃很久了。

花青瞳暗自想着,眼神也不禁微微流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神色。

花青瞳手腕一翻,将许久不用的乌云匕首翻了出来,然后朝那大老虎走去,她先得把虎皮扒掉才行。

然而就在这时,那只小奶猫却是不知几时蹭了过去,花青瞳目光微微一凝,“小家伙,这大老虎虽然长的像大猫,不过它和你可不是一个种类的,你别看它了,快到一边去休息,等煮熟了肉,我给你喝肉汤。”

小奶猫闻言,在花青瞳看不到的角度,那湿漉漉的可爱眼神,瞬间变得狰狞万分,它翻了个白眼,然后那娇小的身躯微微一顿,小嘴蓦地张开,其大小,竟是不比那老虎庞大的身体小,那嘴里,宛如有着一个恐怖的黑洞,能将一切事物都吞噬进去。其嘴里尖利参差的惨白利齿暴露在外,颗颗宛如尖利刀剑,发出森森寒芒。

它一口将大老虎吞下,腮帮子微微鼓动了几下,血花飞溅,除了一张虎皮被吐了出来外,那宛如小山一般的庞大老虎,就这样被吃掉了。

花青瞳站在原地,手中还举着乌去匕首,她面瘫着脸没有一丝表情,她的眼神是呆滞的,整个人可谓是呆若木鸡,遍体生寒。

那小奶猫,对,明明就是一只小奶猫,可是,这只小奶猫居然张开一张可以吞下巨虎的大嘴,那嘴有多大?大概可以一口吞下几十个她这样的人类。

明明是那么娇小的小奶猫,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嘴?

吃了那大虎,小奶猫仿佛补充了能量,它的身上微微发出一层微光,那光是黑色的,透出丝丝邪恶的气息。

花青瞳不着痕迹地倒退了一步。

微光闪过,小奶猫娇小的身子缓缓开始变大,眨眼间,一头体形矫捷,身体线条优美,猎豹大小的黄色兽类便出现在她的眼前。

它的外形依然像猫,但是又不像猫,它的脸上,布满了浓黑的纹路,那些纹路狰狞而神秘,看的仔细了,会让她的双眼晕眩,让她的意识出现迷乱,而它的眼睛,漆黑的没有眼白,也没有瞳孔,里面隐隐涌动着无尽的黑暗漩涡,仿佛连接着另一个时空。

它的头顶中央,生着一根笔直的血色尖角。

危险。

花青瞳心脏狂跳,明明之前还是小奶猫一只,可是转眼间,它就变成一头诡异的凶兽,它散发出来的气息,让花青瞳本能的有种,对方绝非善类的直觉。

它缓缓转头,朝花青瞳看来。

花青瞳面瘫着脸,连连后退。

而它,却是在看到花青瞳向后退去的动作时,突然呲了呲牙,然后优雅地迈动四肢,朝她走来。

花青瞳瞪圆了眼睛,眼底都是骇然,她再次后退一步,然后转身,碧海境的修为全部暴发,拼命地狂奔而逃。

它看着她的背影,呲牙一笑,黄色的身影霎时间化作了一道光,再出现时,已经到了花青瞳的前方,花青瞳看到挡在自己身前的家伙,刹住脚步,心脏几乎快要跳出了嗓子眼儿。

花青瞳不知道它是什么兽类,但是她却隐隐有种感觉,在这远古巨森里,这家伙一定不是好惹的,而且,它看向自己的眼神,分明就是满是垂涎。

它想吃了自己。

花青瞳抿了抿唇,转身继续狂跑。

它不满地哼了一声,眼中的旋涡收缩了一下,然后,它一个前扑,花青瞳直觉身后大力袭来,然后,她整个人便被扑倒在地了。

那兽就压在她身上,嘴巴搁在她的颈项处轻轻的嗅闻舔拭,似乎是在细细品偿终于到口的美味。

花青瞳浑身僵硬,她从来不曾想过,自己的最终下场,居然是葬身兽口。想到之前那头大虎被吞掉的情形,想到那张被利落的吐出来的虎皮,也许下一刻,自己就会一丝不剩的被吞进去,连根头发丝都不会被吐出来。

花青瞳微微闭上了眼睛,这种时候,谁也帮不了她,谁也帮不了……

它的旋涡般的眼中出现了一丝迟疑,它到底是要现在就把这个鲜香的人类吃掉,还是把她抓回去,让她天天给自己摸毛呢?

似乎,她给自己顺毛的时候,自己总是会感觉十分的舒服,舒服的想要哼哼,还舒服的浑身酥软,隐隐还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冲动,陌生的冲动,无法言说。

要不,还是先不要吃掉她了,把她抓回去,让她给自己顺毛吧。等自己腻了她,再吃掉也不迟。

它想了一会儿,暗自点头,觉得自己的这个决定很好。

花青瞳面瘫的脸煞白一片,它的鼻息和嘴巴就在自己颈窝处磨蹭,她的神经已经紧崩到一个极限,无时不在想象着,下一刻,它就会咬破自己喉咙的情景。

“算了,也不吃你,你跟我回家,天天给我摸毛吧。”少年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回响,花青瞳浑身一个激灵,定睛一看,那兽类,它已然变成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只是,少年长发披散在脚裸,身上披了一件浅黄色的外衫,隐隐可见衣衫里空荡荡的,应该是没有穿亵衣,他的眼睛漆黑深邃,嘴唇也殷红似血,尖尖牙齿,细碎而尖利,一看就异于常人。

他将她拉起来,然后返手抗在肩上,“走啦,我们回族里去,我出来这么久,阿爹和阿妈一定很担心了。”

“你、你能不能放开我,我还有事情要做,你不能把我带回去。”花青瞳被少年抗在肩上,脸色依然惨白,她试着与他沟通。

他笑了,笑的十分诡异,“等回去了,我就会给你烙下属于我厄珞的烙印,到时候,你就是我的猎物,你的一切,都将属于我,你只属于我。”

花青瞳眼中一片冷色。

她完全不敢想象,在此之前,它还仅是一只小奶猫。

她更加不敢想象,先前的小奶猫,和它,是同一只。

花青瞳眼底闪过一丝焦急,她知道,她不是这少年的对手。他的气息,深不可测,也许,他是碧海境巅峰,也许,它有着未知的手段。

“你、你是什么种类?”逃不掉,那就先打听一下他的来历,“是变异的猫吗?”

少年的脚步,在听到那句‘变异的猫’的时候,就微不可察地顿了一下,然后,他轻轻地笑了一声,“不是变异的猫,是厄。厄兽。”

“厄兽,我没有听说过。”花青瞳喃喃道。

“很久很久以前,我们厄兽一族,来到了这个世界,生活在远古巨森里,很少有人类知道我们,你不知道也不奇怪。你别想逃走,你要是不逃走,乖乖的,我就每天给你找很多好吃的果子吃,你不是很爱吃果子吗?”

花青瞳抿唇不语。

“你把那只大老虎吃哪里去了,你的肚子明明不大。”花青瞳忍不住又问。

少年眼中蓦地闪过一道诡谲的光芒,“吃哪里了,你想知道?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把你吞进去,让你去看看。”

花青瞳的身子蓦然一僵,“不,我不想试,一点也不想试。”

“其实你想试也没什么,大不了我再把你吐出来就好了。”少年道。

“真的不用了。”花青瞳连连拒绝。

少年的速度奇快,转眼便来到了远古巨森的内围里,而花青瞳的心,也一点一点地往下沉。

前方是一片浓浓的雾气,花青瞳隐隐觉得,雾气的里面,一但进去了,就绝不容易出来。

花青瞳看着少年的头发,那头发随着他的移动而轻轻飘荡,少年身体,在靠近那里的浓雾时,越发的敏捷了。

花青瞳死死盯着来时的路,她要记住这条路,好等着以后逃跑,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人的身影却是快速地朝他们追来。

君泱。

他还是那幅样子,头上戴着一个斗笠,只不过,他左脚上的银色脚环,不断发出悦耳的铃铛声。

铃铛声越来越近,少年缓缓地停下了脚步,然后他转身,双眼阴冷地盯着君泱。

“你是什么人,居然敢来到我厄族的地界?”少年的声音沙哑,透着一股凶性。

少年成为人类后的容颜很是俊秀,只是再如何俊秀,也无法掩盖那凶恶的气息,它给人的感觉,就是凶恶的。

君泱没有停下脚步,他快速逼近,蓦地一挥手,一道狂风扫来,将少年的身体狠狠击飞了出去,而后,狂风一卷,将花青瞳的身体卷到他的身旁。

花青瞳回到君泱身边,不由有种重生般的感觉,她小脸煞白,看着身边的君泱,仍然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少年被击飞后,口中不由喷出一口鲜血,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化作了兽形,凶狠万分地盯着君泱,眼中满是仇恨之色。

“哼。”君泱冷哼一声,眼中酝酿起一股冰冷的杀意,“今日本殿便是杀了你,你族人也不敢给你报仇,你抓的,可是大帝的孩子,我君氏皇族的人。”

它听到君泱的话,眼中的旋涡陡然一凝,陷入了静止,“君家的人?”

它看着君泱和花青瞳,这个小丫头,竟然是君家的人。

这次,换它缓缓地后退,它还没有成年,它是族里最优秀的小辈,等它成年以后,它的实力,一定会达到族里的巅峰,它不该死在这里。

然而,君泱眼中的杀意,却是作不了假,他要杀了自己。别人或许害怕他们厄族,可是,君家的人,不怕。

君泱是真的怒了,他左等右等,都等不到花青瞳回来给他做饭,等的不耐烦了,他便出来寻找。

可是当发现那丫头竟然被厄兽抓走后,他是真的慌了。厄兽一族有多凶残,他又岂能不知,也许只要他迟上一步,那丫头就没了。

如果那丫头真的因此没了,那他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毕竟,她还那么小,那么弱,是他把她带来这里,她若出事,他无法面对父皇。

所以,他是真的怒了,他要杀了眼前这只厄兽,以平息他心中的怒火。

厄兽一族,对于杀意真是太敏锐了,他要杀了他,这个人类真的要杀了它,可是,他却逃不了了,它知道,在他的面前,他就如同那待宰的羔羊,逃无可逃。

君泱手中酝酿起一股力量,花青瞳突然拉住他的衣袖,君泱回头,看到她还白着脸,显然惊惶未退,“怎么?”君泱恼怒地看着她,这个丫头真笨,不过是逮只狼,都能招惹上厄兽。

“别杀它。”花青瞳拉住了君泱的手。

“它没有杀我,我们也别杀它。”而且,它还是一只小兽,没有长大。

君泱大怒,一巴掌就拍在了花青瞳的头顶上,直拍的她眼冒金星,“蠢丫头,你知道厄族是一个什么样的族群吗?你居然对它起了怜悯之心?真是见鬼了!”

花青瞳抿了抿唇,看向它,它也看着她,眼里涌动着莫明的光。

“你也说了,厄兽很凶残,可是它没有第一时间吃掉我,所以,我们也饶它一次。就这一次。”花青瞳说,认真地看着君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