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 送礼报恩/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花青瞳的心底,厄珞那小奶猫的形象依然抹之不去,虽然,它也许很想吃了她,可是她感觉得到,它还是犹豫了,虽然它犹豫的原因是指望抓她回去给他顺毛。

但是,花青瞳脑海中闪过那小奶猫的形象,缓缓道:“饶他一次又何妨。”

“哼。”君泱冷哼一声,冷笑着看着花青瞳,“好,就听你的饶他这次,不过,厄兽一族很记仇,也很护短,别怪我没提醒你,到时候被他恩将仇报仇反扑的时候,可别后悔。”

花青瞳面瘫着脸,静静地看着厄珞,“它要是恩将仇报,我再拼尽一切杀了它就是!”

“麻烦。”君泱冷哼一声,抓起花青瞳转身而去。

厄珞静站在原地,脸上黑色的纹路闪了闪,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久久不动,就在这是,它身后的雾气里突然走出一人,那是一个异常高大,足以两米多高的男人,他长发拽地,英俊的五官和厄珞的少年形象有着八分像,一根红色的尖角高高竖立在头顶,漆黑幽深的双眼旋涡涌动,身上涌动着一股深不可测的恐怖气息。

男人的脸色很是凝重,他大步走了出来,看到厄珞时,他不禁松了口气,然后走到它的身边,慈爱地拍拍它的头,“珞,出了什么事,你怎么招惹了君家的人?”

厄珞转头看了男人一眼,“阿爹,没事的。”

男人的眼中霎时闪过一丝诧异,他儿子居然说没事,若是他没有感觉错,之前他分明就是感觉到一股杀意笼罩在这里,而受到威胁的,似乎正是他的儿子,可是现在,他儿子居然告诉他说,他没事。

“阿爹,那个君家的男人,等我强大以后,一定会打爬他,然后吃掉他。”厄珞双眼涌起疯狂杀意,对,它就是这样记仇,那个男人抢走了他的猎物,还要杀了它,它一定会杀了他。

“君家的男人?”男人重复了一句,脸色渐渐凝重,“君家存活的男人,我知道的,只有两位,一个是君泽,一个是君泱,你招惹到了哪一个?珞,不要招惹君家的人。”

“阿爹,等我足够强大以后,不怕他。”厄珞坚定地说。

“厄珞,你不明白,君家是这个世界真正的主人,别人只当我们厄兽一族一味的蛮横凶残,孰不知,趋利避害是生灵的本能,我们厄兽一族要想在这个世界好好生存下去,就不要招惹君家的人。”

厄珞缓缓化作人形,眼底的旋涡层层涌动,“阿爹,我知道了,可是,君家的那个丫头,她救了我,那个男人说我会恩将仇报,哼,我偏要让他另眼相看。”

男人诧异地看向少年,他的孩子,今天似乎很反常。

“对了,阿爹,我之所以受伤,就是被黑狼一族的丫头伤到的,她居然敢重伤我,我不会放过她的。”厄珞的脸色突然变的凶狞起来。

男人闻言,也不问原由,“如果黑狼一族聪明,他们一定会主动上门请罪的,那个黑狼族的丫头,迟早是你的猎物。”

男人拍了拍少年的头,领着他一起穿过了浓雾,到了浓雾的另一边。

花青瞳被君泱带回去后,就晕倒了,还发烧。

“不是吧,还没给我做一顿饭,没劈一根柴,这就病了,胆子这么小,不是吓病的吧?”君泱看着高烧不止的花青瞳,眼中闪过浓浓的嫌弃之色,女孩子就是麻烦,哼。

君泱不大乐意地上前握住花青瞳的脉搏,这一探脉,他就发现了花青瞳体内此刻汹涌澎湃的天之力,她通红的着小脸,浸出的汗水,发出清甜的香气。

“原来是贪吃的下场,哼。”君泱气笑了,“好啊,我让你去给我抓狼肉,你倒好,自己在外偷吃的,吃的还是仙婆鬼果,臭丫头,看我这回怎么收拾你!”

君泱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然后转身走了,花青瞳一个人被孤零零的丢在草地上,兀自昏迷。

一转眼,就是三天过去,花青瞳从昏迷中醒来之后,体内的天之力已经归于正常,肚子里传出饥饿的感觉,花青瞳坐了起来,眼神还有些迷糊,便听一个可恶的声音在不远处想起,“醒了?醒了就快去给我做饭,我刚抓了一只白鹿回来,我要吃鹿筋,喝鹿血。”

那白鹿被束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惊恐之色,它初俱灵智,知道自己今天一定活不了了。

花青瞳听到君泱的声音,一瞬间顿觉生无可恋,现实太是残酷,她刚醒来,浑身都饿的没有多少力气,可是马上就要给人去做饭。

花青瞳面瘫着脸,狠狠地瞪了君泱一眼,他是怎么欺负自己的,自己来日见到大帝残魂,一定要去告上一状。

花青瞳手掌一翻,取出两个果子来,双眼中流露出垂涎的光芒,就算要她去做饭,她也得把自己的肚子填饱再说,不然,她也没有力气干活不是。

君泱眯眼一看,正好看到了她手里的果子,抬手蓦地一招,那两个果子便自行从花青瞳手中飞走了,然后稳稳落在了君泱手中。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睁睁地看着君泱就这样把她的果子给吃了。

“味道不错,丫头,再拿几个出来。”君泱朝花青瞳招了招手,花青瞳捂紧了戒指,面瘫道:“没了。”

“没了?”君泱挑眉,笑了。然后,不知他怎么做到的,花青瞳就呆呆地看着自己戒指里的果子不断地飞了出来,一个个地都涌向了君泱那里,果子在君泱身边堆成了小山,可是,花青瞳的戒指里,却是空空如野。

君泱满意地笑了笑,拿起果子慢悠悠地吃了起来,而花青瞳,感受着自己戒指里一个果子都没有剩下,顿时气的小脸煞白。

“君泱,你太过份了。”花青瞳生平第一次,以一种愤怒无比的姿势,朝君泱扑了过去。

见她扑来,君汰大手一挥,果子尽数被他收入囊中,消失不见,花青瞳也不在乎,扑到了君泱身上,狠狠挥起了拳头。

君泱屈指一弹,一道无力的天之力出现,将花青瞳的双手缚了起来,“臭丫头,想和我打架?就凭你?你还是乖乖听话的好。”

花青瞳被缚住了双手,但是,怒极的她,却是猛地伸脚,狠狠朝他踹去,今天,她非得揍他一顿出气不可。

“你都是万年老怪物了,居然还欺负我,叫你欺负……我……”花青瞳愤怒地叫骂,然后,只见君泱又是屈指一弹,一根天之力凝成的白色光绳出现,将她的双脚也缚了起来,花青瞳的双脚猛然被缚住,下盘一个不稳,结结实实的一屁股跌坐在地,疼的她顿时两眼涌出了泪水。

花青瞳倍感委屈,眼泪一流出来,这便收不回去了,她,真的被欺负哭了。

君泱很是得意地看了她一眼,慢悠悠地拿出一个仙婆鬼果,眯着眼睛缓缓吃着,他享受地晃动着脚腕,左脚上的脚环,发出清脆悦耳的铃铛声。

花青瞳悲催的坐在地上,眼泪直流,瞥见君泱十分戏谑地欣赏她的惨状,花青瞳眼泪顿止,气的浑身哆嗦。

“说吧,你是继续坐在哭鼻子,还是去做饭?”君泱慢条斯理地开口问道。

花青瞳面瘫着脸,双眼凶狠地瞪着他,“做饭!”她咬牙切齿,吼的大声。

“很乖,那快去做饭吧,那里有块大石头,先把大石头磨成锅,再去砍柴回来点火。”君泱指了指一旁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花青瞳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顿时看见一块半人高的黑色大石,上面坑坑洼洼,极不平整,看着十分粗糙坚硬。

花表瞳面瘫着脸,问:“我之前的锅呢?”

君泱指了指一旁的篱笆墙,花青瞳一看,锅在墙上挂着呢,花青瞳当即就要过去拿,君泱又开口了,“不能用那口锅,我就要你用石头磨成的锅煮饭。”

花青瞳怒了,面瘫的脸变的铁青,她就知道,君泱就是故意欺负她。“你一定是觉得大帝很疼我,所以在嫉妒。才会这样对我的。”花青瞳冷冷地看着了君泱一眼,愤怒地说道。

“哼,快去磨锅,做饭,少废话。”君泱有种恼羞成怒之感,因为,这丫头这句话,还真是真相了。

花青瞳认命的用天之力凝出刀子,开始吃力地削那大石。

那大石不知是什么石头,坚硬非常,便是花青瞳用出碧海境的全力,也只能是十分吃力勉强地削动它一层皮。

君泱大爷似的躺在摇椅上,一边欣赏少女满头大汗的削石头做锅,一边吃着果子,不时还哼出几声怪异的小曲,十分惬意享受。

花青瞳的肚子饿的咕咕响。

躺在地上的白鹿疑惑地看着花青瞳,她在做什么?可是,当花青瞳手中的大石,渐渐变成一口锅时,白鹿泪流满面了。

原来,是为了煮它。

磨好了锅,君泱反手一扔,一把斧子就‘砰’地一声砸在她的脚下,“去砍柴。”

花青瞳还没有喘过气来,此刻看着脚边的斧子,小脸气的青紫一片。

“怎么,不想去,做个饭就这样磨磨蹭蹭,是想去给厄兽顺毛,还是去蛇窟喂蛇?”君泱笑的恶意满满。

花青瞳闻言,默默捡起斧头,转身走进了林子里。

“别走远,再被厄兽抓去,我可不会救你,而且,砍柴的速度快一点,我还等着吃鹿呢。”君泱慢悠悠的可恨声音传来。

花青瞳默默握紧了斧头,忍住一斧头丢出去砸死他的冲动,憋着一肚子的气,走入了林子里。

走到了林子里,花青瞳才发现,这里的任何一棵树,都有磨盘粗,它们的枝桠,都有碗口粗,并且是高高地在半树腰上蔓延开,要想砍树,就得爬上极高极高的树身上去。

好在她是天眷者,身体高高跃起,凌空而立,挥舞斧子砍了两根碗口粗的小枝桠,扛着它们往回走。

君泱见花青瞳回来,肩膀上找了两根很粗的树桠,他轻轻勾起了唇角,扔出一物,“

给,火折子。”

指尖刚刚跳出一朵白玉药火的花青瞳,顿时面瘫着脸看向他。

“看什么看,用火折子,不是说过不能拿白玉药火煮饭吗,这是煮饭,又不是煮药。动作快着点儿,我饿了。”君泱理直气壮地道。

花青瞳强忍下心中的闷气,收起白玉药火,拿过那个火折子,然后,花青瞳发现,火折子上那小小的一点小火苗,根本就无法烧着那两根碗口粗的枝桠,说是枝桠,其实却是与普通的大树无疑。

花青瞳又认命的将大树劈成小截,就着树叶,这才缓缓生起了火。

石锅里填满了水,花青瞳拎起那只雪白漂亮的白鹿,走到了溪水边,白鹿用泪光盈盈的纯洁大眼睛看着她,花青瞳看了顿觉不忍,她想了想,便把白鹿给放了,然后抓了一只经过此地的灰色野鼠。

那野鼠有一尺多长,半尺多高,十分肥硕,花青瞳便将那野鼠杀了,扒了皮,洗干净,剁成了肉块,扔进了锅里。

“鹿筋呢?”君泱眯着眼睛看她。

花青面瘫着小脸认真道:“不会弄,只剁下来这些肉。”

“鹿血呢?”君泱又问。

花青瞳翻手,一只石碗盛放着的鲜红血液出现在手中,然后抛给了君泱,君泱单手接住,血腥气扑面而来,然后脸色猛地一变,表情狰狞欲吐,他将鲜血远远抛开,怒吼:“臭丫头,你敢糊弄我?”

花青瞳面瘫着脸,假装无辜地看着他。

君泱怒极反笑,“好啊,胆子肥了,看来你是很想去喂蛇是不是?敢拿耗子肉糊弄我,臭丫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君泱怒极,身形一晃便到了近前,一把将花青瞳拎了起来,‘啪啪啪’一阵脆响,花青瞳屁股上结结实实挨了三个巴掌。

花青瞳面瘫着脸,整个人都是呆滞的。

她——被、打、屁、股、了。

而且,被打的很疼。

花青瞳的眼泪一下子出来了,羞的也是气的,她‘哇’地一声哭了,真哭了,怒指君泱,“我不给你做饭了,不做了,不做了,要做你做,要喂蛇就喂蛇,你真是太过份了,我一定要告诉大帝你是怎么欺负我的,我一定要告诉大帝——”

君泱的脸色微变了变,“告状?你敢,不许告!你要是敢告状,信不信我今天再揍你一顿!”

花青瞳哭声一噎,愤怒地盯着他的巴掌,却是不再哭了。

君泱狠狠砸出一股天之力,将那煮了耗子肉的锅砸成粉碎,挥手,又是一块大石挥出,“重新磨口锅出来,重新做饭,我不想吃肉了,我要吃素,你去挖野菜回来做。”

因为之前那一锅野鼠肉,君泱对肉食,可谓是倒尽了胃口,不得不说,花青瞳这一招还是反击的挺有效的。

花青瞳又开始了被迫磨锅的工作。

在这片远古巨森中少见的安静区域里,花青瞳被大帝次子,她的二皇兄,狠狠地虐待着。

而在远古巨森的深处,一场血腥的杀戮,或许即将上演。

三天了,厄兽一族还是没有找上门来,那黑狼族的小少年侥幸地说:“父亲,母亲,厄族还没有找上门来,是不是他们放过此事了,也许,那个受伤的厄兽,死在了别的族群手里呢,这样的话,就没我们黑狼族什么事了。”

黑狼族的众人看了他一眼,这个孩子,还真是太天真了,哪里有那么容易,厄族三天不上门,八成是等着他们主动送上门去呢,他们要是不主动,或许,迎接他们的就是灭族之灾。

“父亲,就让阿蓝一个人去吧,祸是阿蓝闯的,以防万一,你们大家谁也不要踏入厄族的地界为好。”少女阿蓝的胳膊已经好了许多,她站了出来,脸上的神色很是决绝。

“没那么简单的,阿蓝,没有我族有地位的人一起去,厄族是不会罢休的。”男人摇头,“就由我和阿蓝一起去吧。”

一名老者说:“不行,你虽然是我黑狼族的族长,又是阿蓝的父亲,可是你的修为还不足以说服厄族,就由老夫和你们一起去吧。”一个老人站了出来,他是黑狼一族的长老。

众人默默地看着他们,都没有再反驳,因为事实的确是如此。

厄族。

厄珞抱着新出生的三只弟弟,他一个个的观察,它们都是小奶猫,并且三只是三胞胎,因为是三胞胎,所以它们比一般的小厄兽个头要小上许多,现在虽然已经满月了,可是他们依然小小的,发出的叫声也十分的虚弱稚嫩。

这三只,一只是奶白色的,一只是浅黄色的,和他小时候一样,另一只,是白色和黄色交替的花色。

“阿爹,我把弟弟们送人行不行?”厄珞回头,对不远处正在修炼的男人大声喊道。

正在修炼的男人猛地睁开了眼睛,眼中闪过不可置信的光芒,“什么?”男人觉得他一定是幻听了。

正端着一个拖盘走来的女人,脚下一个踉跄,手中的拖盘摔在了地上,上面放的各种果子滚落一地,女人也震惊地看着厄珞,“厄珞,你要把弟弟们送人?天呐,厄珞,你是不是觉得阿爹和阿娘有了弟弟们,就不疼你了,不是的,你可千万不要干糊涂事啊!”

厄珞看着激动的阿爹和阿娘,呲了呲牙,“又不是把它们往火坑里送,你们这么激动做什么,其实,那个人很喜欢小奶猫,她一定会照顾好弟弟们的……”

“那不是小奶猫,是小厄兽,是你的弟弟们……”女人不放心地看着厄珞,生怕他真的会把弟弟们送人。

一旁的男人若有所思的地看着厄珞,这次出去之后,厄珞就怪怪的,而且,“人?”

厄珞一愣,看着父母,不说话了。

而就在这时,一只黑色的厄兽跑了过来,说:“族长,黑狼族的人求见。”

厄珞眼中凶光一闪,转身大步朝外走去,“走,我们去瞧瞧,也许很快就能吃到黑狼肉了。”

“哎,厄珞,把你弟弟们放下来。”女人不放心地喊了一句。

“阿娘,放心,弟弟们是该见见血了。”厄珞道。

男人安抚性地拍了拍女人的肩膀,抬步也跟上了少年,他倒要看看,黑狼一族,要如何上门道歉。

厄族的议事大厅里,一众有地位的厄兽们都已经来到了这里,他们的眼睛,都兴奋嗜血地看着站在大厅中央的三个人,议论纷纷。

“那个少女的肉一定最香最嫩。”一名厄族少年看着阿蓝忍不住低声说道。

“我们吃她的时候,她的惨叫声一定也很动听。”另一名少女舔了舔唇附和。

“小家伙们,你们懂什么,老一些的肉才有嚼劲儿!”另一名高壮的厄族青年则是双眼饶有兴趣地盯着中年男人和老者。

少女阿蓝听着他们纷纷的议论声,已经吓的脸色煞白,浑身抖个不停,今天,就在今天,也许就是一会儿,她就会被这些厄族活活吃掉。

少女的眼底闪过一闪而逝的晶莹泪水。但是,她不能逃跑,也不能哭泣。

那黑狼族的老者和男人还算镇定,但是,他们的脸色却依然难以好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少年的身影缓缓出现在了这里,他抚摸着怀里小厄兽们的小耳朵,目光幽深地看着大厅中央的三个黑狼族。

“族长,少族长。”厄族的人看到厄珞和他身后的男人后,立即恭敬地纷纷喊了一声,然后,迅速列队站好。

男人走到主位上坐下,目光凶残地看着大厅中央的三人。

“厄族族长,我们是来道歉的,关于我的女儿和你们的族人发生的误会,希望您能够宽容黑狼一族,我们是无心的……”

厄珞没有听那位黑狼族的老者都说了什么,他的目光,此刻兴奋地落在那少女阿蓝的身上。而少女阿蓝,也望着少年,眼底有着一丝吃惊,他竟然是厄族的少族长。如此说来,被她重伤的,岂不就是厄族的少族长?

阿蓝的脸色白了白。

果然,就听厄族的族长说,“你们黑狼一族,伤的,是我的儿子。”

黑狼族老者和中年男人的脸色猛地一变,看向了厄珞。

厄珞眼中缓缓浮现骇人的光芒,“没错,她挑衅的人,是我。哼。”

“我们不是故意的,还望族长和少族长饶恕我们这次,我们愿意搬离这里,把地盘让给厄族……”

“老黑狼,你是老糊涂了吗?我们厄族会稀罕你们的地盘?我们要是想要你们的地盘,大可吃光你们去抢来,何须你们施舍?”厄珞嘲讽地笑了。

黑狼族的老者这时脸色一白,眸色惊恐地闪了闪,他一时无话,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少女阿蓝却是愤怒地瞪着厄珞,“你到底想怎么样?你知道的,我没有主动招惹你,是你先攻击我的,我是为了保命才不得不反击!”

厄族的人,顿时眼露寒光,厄珞更是冷笑,“你是来和我讲理的?”

“不,我们是来向厄族赔礼的。”中年男人连忙大声道,生怕激怒这伙凶残的厄族。

“哦,怎么个赔礼法?”厄珞把玩着弟弟们的小耳朵,饶有兴趣地看着大厅中的三人。

“这件事是我们黑狼一族无礼,厄族族长,但愿您可以宽恕我的族人,这件事情,我愿意留下来,任由少族长处置。”中年男人这时沉声开口了。

“不!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留下任你处置。”少女阿蓝大声说道,她的眼中含着屈辱与绝望的泪花,声音狠狠地颤抖着。

黑狼族的老者和中年男人都沉默着,气息十分的悲伤。

厄族族长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冷笑一声,“我没有感受到你们的诚意,不过,这件事事关我儿,就由我儿来决定吧。”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厄珞。

厄珞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道:“好啊,你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件事就由你来承担后果,不牵连你们黑狼族。”

厄族族长眸色微闪,却没有干涉。

厄族的其他族人都失望地叹气,哎,他们还想着把这三头黑狼都吃掉呢,结果,要放走两只,只留下一只……

少女阿蓝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喜色,只要不牵连她的族人,她就算是死,也很欣慰了,虽然她很害怕。

黑狼族的老者和中年男人,虽然早就预料到这种结果,可是此刻,他们还是十分的难过。

中年男人看着阿蓝,眼中闪过浓浓的悲伤,“阿蓝,父亲对不起你。”

“不,不怪父亲,是阿蓝自己惹的祸,能够不牵连族人,阿蓝很高兴。”阿蓝的眼泪终于淌了下来,晶莹的泪珠,滑过她白皙的脸庞。

“好了,事情就这样结束吧,你们快离开吧,我们厄族不欢迎外人。”厄族族长淡淡开口。

闻言,黑狼族的老者和中年男人不禁松了口气,他们几乎不敢相信,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但是,看着阿蓝的身影,他们的心情又格外的难过,可是,那又能如何呢,牺牲阿蓝,可以换来全族的平安,他们没有选择。

阿蓝望着长老和父亲的背影离去,眼泪再次脱眶而出,大颗大颗的泪水砸落在地,溅起朵朵水花。

厄珞饶有兴趣地走到大厅中央,围着阿蓝转了好几圈,他怀里的三只小奶猫,纷纷用湿漉漉的眼睛好奇地看着这个异族,不时发出几声‘喵喵’的叫声。

阿蓝开始瑟瑟发抖,她站着一动也不敢动,任由这只厄兽围着她打转,她想,也许下一刻,他就会扑上来咬断她的脖子,然后将她吞下。

阿蓝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来临。

“不错,肉很嫩,血也很鲜,她一定会喜欢吃的。”厄珞轻轻叹息着说道。

“啊,少族长,你要把她送给谁?”厄族的族人们顿时沸腾了,厄族的族长眼中也不禁闪过一抹诧异。

“不要你们管!”厄珞眼中闪过一道凶光,族人们顿时噤声,厄珞则回头冷冷地对阿蓝道,“变成原形。”

阿蓝眼底闪过一丝恐惧,却不得不听话的变成原形。

高大优雅的黑色巨狼现出原形,她华丽柔软的黑色皮毛油光水滑,那漂亮的蓝色眼睛宛如水晶,厄珞捏了捏她肌肉强健的前肢,心中想到花青瞳那日在寻找狼肉吃,然后,他猛地一抬手,一根结实的绳子出现,将黑狼的四肢和嘴巴绑了起来。

“哈哈,不错!”厄珞满意地笑了一声,然后竟然一把拎起巨狼,大步朝外走去,“阿爹,我出去一趟。”

厄族族长错愕地站了起来:“厄珞,你要干什么去?”

“送礼去!”厄珞道,“阿爹,别担心,我只是去送礼,很快就回来。”

厄族族长深深地蹙起了眉头。

“那你把你弟弟们留下。”厄族族长连忙道。

厄珞顿了一下,“弟弟们也是礼物。”

“珞!”厄族族长的脸色彻底变了,然而,厄珞的身影已经彻底的消失在这里。

“族长,少族长去给谁送礼了,怎么还把三位小少爷给一起带走了?”族人们见状,纷纷好奇无比地围上了族长。

厄族族长脸色铁青,他也想知道。

而这个时候,花青瞳正苦哈哈的用天之力磨成了第二口石锅。

累的满头是汗的她并不知道,此刻正有人给她送礼来了。

花青瞳冷冷地瞪了一眼躺在摇椅上享受的君泱,“锅已经磨好了,我现在就去采野菜。”

说罢,花青瞳面瘫着脸走进了林子里。

君泱看着她的背影,唇角轻轻地勾起,哼,臭丫头,敢用耗子肉来捉弄他,自找罪受了吧?

花青瞳面瘫着小脸,行走在黑压压的林子里,但愿这次不要遇到什么野兽,她很饿,根本就没有心情打架,可恶的君泱,居然把她的果子都抢光了。

“好饿啊,这里不仅没有天兽,怎么连根野菜都没有?”少女轻灵悦耳的声音十分沮丧的响起。

“会有的,这么大的林子,一定会有野菜的,等我们找到野菜填饱肚子,一定可以碰到天兽的,小叶子,等你契约到一只高品质的天兽,就可以被选中前往万象宫了,到时候,你就是春使了,所以,小叶子,你一定要坚持。”

少年鼓励的声音响起。

“对啊对啊,小叶子你要坚持,你是我们欧阳家族百年来最优秀的驭兽天才,你一定可以的,所以,坚持住,说不定我们还可以遇到一只上古天兽呢。”又一个少女的声音响起。

叫做小叶子的少女似乎被少年和少女的话安慰了,她骄傲地挺起了胸膛,仿佛一下充满了力量,饥饿也离她远去,可是她很快就再次垂下了头,愤愤道:“可恶的森林大盗,要不是遇到他们,抢走了我们的食物,我们怎么会沦落到这等下场。”

“对啊,可恶的森林大盗,希望我们以后再也不要和他们打交道。”另两个少年和少女纷纷附和。

“好了,你们都安静,远古巨森里危险重重,都打起精神,提高警惕,一不小心,在这里就会丧命。”一个非常威严沉稳的中年女人的声音响起,她一说话,所有人都安静了。

花青瞳站在原地没有发出声音,听着脚步声,那几个人应该是从她前方斜侧方经过了,只要她站着不动,就能避开他们,花青瞳觉得,以免多生事端,自己还是不要与他们打照面为好,况且,她也没有时间与他们纠缠,当下,她要赶紧的找到野菜,然后回去煮饭吃。

她实在是饿了。

这几天她一直在林子里晃荡,其实心里对于野菜的位置还是有所了解的,等那些人的脚步声远去后,花青瞳便直接向着目的地而去。

那里有一片蘑菇,还有各种野菜,野果。

花青瞳摘了许多放进菩提花戒指里,然后迅速折返回去,而她不知,就在她摘了野菜回去之后,进入林子里的那几人,却是遇到了一场大危机。

他们遇到了一头龙鳞赤焰兽,这兽身披龙鳞,全身上下燃烧着赤红火焰,温度炽人,龙兽狮身,眼神凶狰,恶狠狠地盯着这几个闯入他视线的不速之客。

中年女人将三个少年少女护在身后,全身紧崩地与这龙鳞赤焰兽对峙。

……

花青瞳回去之后,到不远处的小溪里将野菜一一洗净,然后看到一条经过的鱼儿,便忍不住将之抓了起来,杀了洗净,和野菜一起扔进了锅里煮着。

君泱这次没有挑三捡四,而由她转来转去的忙活。

终于忙活好了后,花青瞳便浑身无力地坐在大锅旁边添火,小脸饿的十分苍白。

“你能不能把果子还给我,我很饿。”花青瞳没忍住,回头问君泱。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君泱听到后,却是恶意地勾了勾唇,“不能。”

花青瞳气结,不再自讨没趣,转头面瘫着脸盯着渐渐冒出香气的锅里。

见她这么识趣,君泱挑了挑眉,从摇椅上下来,走到花青瞳身边坐下,“丫头,你叫我一声二皇兄,我以后就不欺负你了,怎么样?”

花青瞳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心中恶狠狠地暗道:想得美!

她心中的想法,从她那双清澈的眸子里流露出来,君泱不禁气笑了,“很好,丫头,你有骨气,那就别怪二皇兄对你不客气。”

“你是坏人,你不讲理。”花青瞳面瘫着脸冷冷道。

君泱脸上的神色顿时冷了下来,“好,这是你说的,臭丫头,我就不讲理给你看。”

又过了一会,锅里的汤渐渐浓了,花青瞳便拿出碗筷,和君泱一起吃了起来,吃完一碗,花青瞳又去盛第二碗,君泱却冷笑着阻止了,花青瞳霎时不可置信地看向他,君泱笑道,“你只能吃一碗,剩下的都是我的。”

“我还没吃饱。”花青瞳面瘫着脸,眼底冒出怒火。

“我不管,反正锅里的都是我的了,没你的份了。”君泱无耻道。

“你、你——”花青瞳憋的小脸通红,“可是,锅里还有很多,你一个人根本吃不了。”

“我乐意。”君泱挑眉,“我吃完,还可以硬塞进去。”

花青瞳深深吸了一口气,摸着只是三层饱的肚子,眼里再次冒出委屈的泪花,“我要告诉大帝,你欺负我,我要让大帝狠狠的教训你。”

君泱听的脸色漆黑,“臭丫头,除了告状,你就没有别的本事了吗?”

花青瞳动了动唇,没有说话,暗想,下次她要往饭里放点泄药,或是下点诅咒,让他吃了饭拉肚子,拉死他。想想她是一个多么实诚的孩子,可是现在,竟然开始满肚子的想坏注意,这都是被君泱逼的啊。

花青瞳心中一阵忧伤,一阵暗爽,若是真的让君泱天天拉肚子,那就好了……

就在花青瞳饿着肚子,心里憋坏注意的时候,厄珞的身影却是已经出现在了这里,他望着篱笆墙里的二人,眸光微微闪了闪。

君泱回头,诧异地看着厄珞。

厄珞的目光从君泱的身上错开,看向花青瞳。

花青瞳站了起来,也十分惊讶的看着厄珞,没想到,他竟然会来。

“我是来找你的。”厄珞开口,对花青瞳说。

此刻,厄珞手中拎着的黑狼,还有她怀里的三只小奶猫,都十分好奇地伸长脖子往花青瞳的方向瞧。

花青瞳的目光不禁朝厄珞手中的黑狼,以及怀里的三只小家伙看去,“你这是做什么?捕猎路过?”

花青瞳看着那黑狼,觉得有些眼熟,仔细一想,这黑狼,可不正是之前与厄珞对峙的那头吗,没想到现在,它竟然成了厄珞的猎物。

那么漂亮,居然要被吃掉,真是可惜了。

“我来给你送礼,感谢你之前救了我。”厄珞说,然后将手中的黑狼‘砰’地一声扔进了篱笆墙,“你不是说过要吃狼肉吗,我给你送来一头,活的,新鲜。”

花青瞳的面瘫脸,在这一刻不自禁的抽了一下。

然后,少年快速逼近,往她怀里塞了软乎乎的一堆,“你不是很喜欢小奶猫吗,送你三只玩。”

少年说完,已经如来时那样,很快的走了。

花青瞳低头,看向怀里,只见三只小奶猫,正整齐划一地纷纷抬头看着她,那一双双湿漉漉的小眼神儿,真是可怜又可爱。

它们显然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都很是好奇无辜地盯着花青瞳看。

而被扔在地上的黑狼却是满眼的震惊,天呐,她看到了什么?厄兽居然给一个人类送礼,自己且不说,可是,他竟然把自己的弟弟们送给了一个人类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