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 驭兽师/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把自己的族人送给你玩了?”君泱无声靠了过来,贴近花青瞳的后背,探出头看着她怀里的三只小奶猫。

“真的是他的族人,不是小猫?”花青瞳微微瞪大了眸子,看着君泱。

君泱眉峰微蹙,“他为什么这么做,这不符合厄兽的行事风格,厄兽一族,很是护短,最是爱惜自己的族人,像这种情况,还是头一次。”

“这三只小猫,不,这三只小厄兽,真的是小厄兽,而不是大厄兽变成的?”有了前车之鉴,花青瞳有些不敢确定怀里的这三只是不是真的小幼崽。

“它们应该刚足月。”君泱淡淡道。

花青瞳眼神凝重地看着怀里的三只,“那他把三只小幼崽给我干什么?小幼崽没有娘亲怎么能行?万一这三只小家伙在我这里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

花青瞳心里发起了愁。

君泱轻哼一声,幸灾乐祸道:“没听他刚才说吗,这是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的,他把自己的族人给你送来当宠物了,你就受着吧,这不,还送了你一头猎物呢。”

花青瞳这下真是头大了,她根本就不用他报救命之恩的,而且,她鄙视地看向君泱,“你不是说厄兽一族最记仇,最护短了吗?你还说,他一定会恩将仇报,可是现在分明是你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才是那个坏人。”

君泱脸黑了黑,“是吗?那就好好享受他报恩送来的东西吧,我告诉你,小厄兽很难养的,尤其你是人类,没有经验。”

君泱冷笑着看了花青瞳一眼。

“那我该怎么办?”反正她是养不活小厄兽的。

一时间,花青瞳急的头上冒汗,尤其怀里这三只此刻似乎很是活泼,对周围的新环境感觉到十分新鲜,纷纷在她怀里扭来扭去,而且个个虽然娇小,但是力气却不小。

花青瞳顾得上这个,顾不上那个,手忙脚乱之余,那只白色的小奶猫‘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四爪着地,软软的四肢爬在地上,小身子瑟瑟发抖,好不可怜。

花青瞳瞪大了眼睛,忙伸手将它抓起来,而后见它并没有受伤,这才松了一口气,而就在这时,另两居然也扭动的更厉害,‘啪啪’两声,另两只也掉在了地上,然后双双抬起头看着花青瞳,似乎在说:快来捡我们。

花青瞳更加头大,我算是明白了,它们这都是故意的,这三只这么淘气,她要怎么养?

“我要去一趟厄兽一族,把小厄兽们还给他们。”花青瞳将小厄兽们一一捡起来搂在怀里,朝外走去。

“别怪我没提醒你,你怀抱三只小厄兽,要是途中遇到什么其他兽族,你会死的很惨,小厄兽们也会死的很惨,它们一族的仇人,可是多不胜数。”

君泱冷笑着道。

花青瞳脚步一顿,扭头默默看着君泱,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服软的话来,一时间,花青瞳面瘫的小脸越发僵硬。

啪!啪!啪!

三只小厄兽却在这时接二连三,很有节奏地掉在了地上,然后三只排排爬在地上,排排抬起头看着花青瞳,三双眼睛均是流露出很好玩,快来一起玩的情绪。

花青瞳瞪大眼睛,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想当初,小宝宝都没有这样让她费心过,小宝宝多乖呀,从来不哭不闹,也不调皮,哪像眼前这三只。

花青瞳觉得,厄珞一定是没安好心,他在用这种方法折磨自己。

君泱幸灾乐祸地在旁看热闹,恨不能花青瞳真的被折腾哭,花青瞳将三只小厄兽都捡起来,三只小厄兽顿时高兴地在她怀里扭来扭去,个个的目标,都是往地上掉,然后再被捡起来。

花青瞳急了,将三只紧紧抱住,走到锅边恶狠狠地威胁,“小家伙们,你们要是不听话,我就把你们都扔进锅里煮了吃掉!”

三只小奶猫哪里能听懂她的话,三只的视线纷纷看向锅里,此刻锅里还有半锅热气腾腾的鱼汤,三只小厄兽齐齐双眼一亮,纷纷流露出一脸馋相,然后,三只小家伙齐齐张开了黑洞一般的巨口,眨眼前,锅里的汤便没了,最后,一眨眼,锅也没了。

花青瞳傻眼了。

而三只小家伙却是轻轻打了一个嗝,满足地眯起了眼睛。

“谁把锅吃了,快吐出来!”花青瞳面瘫地看着三只。

三只小家伙均是眯起了眼睛,无辜地看着她,其中的小花猫,居然张嘴打了个哈欠,自发爬进她怀里,睡了。

另两只见状,竟也有样学样,纷纷爬进她怀里,四肢摊开,睡了。

花青瞳伸手戳了戳它们软软胖胖的小身子,虽然觉得它们很可爱,但是,心情却很沉重。

砰!

一声巨响蓦地响起,花青瞳闻声看去,只见一块大石再次出现,花青瞳脸色一僵,“你干什么?”

“锅被他们吃了,下次拿什么做饭?所以,你还不快来磨锅。”君泱冷笑道。

花青瞳面瘫的脸,不禁扭曲了一下,底头看看怀里三只,又看看那块大石,她已经无力去反抗什么。

“下顿就吃煮狼肉。”君泱指了指被丢在地上的黑狼。

黑狼闻声,身子一抖,眼中不自禁的流露出悲哀之色。想她黑狼一族,也是这远古巨森里的佼佼者,若非是撞到厄族手中,她也是天之骄女,可是现在,被厄兽一族吃掉也就罢了,没想到最终却是沦为人类的食物。

他们会怎么对待自己?把自己的皮扒掉,兽丹取出来备用,内脏洗掉,骨头和肉被撒上佐料或烤或煮。

黑狼想到那场景,突然整个狼身剧烈的抖了起来,大颗大颗的眼泪不断从眼里掉下来。

花青瞳抬头,看到黑狼在哭,她眨了眨眼,说:“它会哭。”

“它当然会哭,黑狼一族是远古巨森里的原住民,他们天赋极高,修炼速度也极快,它们有着不输于人类的智慧,乃是不可多得的远古天兽,眼前这头黑狼,应该刚刚成年,不过,它的运气显然不怎么好,居然得罪了厄兽一族。”

君泱说道。

“那她会变成人形吗?”花青瞳眼神一凝,沉声问道。

“自然是会的。事实上,除了捕猎的时候,远古巨森里很多兽族,他们一般情况下都是以人形活动的,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与人类无异。”

君泱边说边走向黑狼,随着君泱的靠近,黑狼抖的越发的剧烈,她很害怕,面对人类,比面对厄兽还要让她觉得害怕。

她的眼中不自禁的流露出一丝哀求的神色,希望这两个人类可以给她一个痛快,她牢牢记得厄珞在路上警告她的话,他让她乖乖听话,乖乖被吃,若是不听话,闹出什么乱子,他就拿她的族人们出气。

她是真的不敢有一丝反抗之心,除瑟瑟发抖,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君泱解开了她身上的绳索,黑狼顿时得了自由,然而得了自由的黑狼,却依然乖乖的爬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厄珞的警告,是套在她身上的一层无形枷锁。

为了族人,她只能忍。但愿这两个人类,不要以太残忍的方式吃她。

花青瞳巴眨着眼睛,看着黑狼高大优美的身体,她问君泱,“你不是说它会变成人形吗,它怎么不变?”

“它要是变成人形,你还吃的下去?”君泱冷笑着反问。

花青瞳一顿,想了一下黑狼变成人形,而他们要吃掉它的情景,那跟吃人有什么区别?

花青瞳面瘫的僵了僵,“谁说我要吃掉它了,知道它能变成人形,还要吃它,不一样和吃人没有区别吗?”

“倒也是,本殿讲究的很,的确没有吃过这种可化形的天兽。”君泱懒懒地走回摇椅上躺下,然后幸灾乐祸地说:“所以,如果不吃它,你就只能养着它。”

花青瞳闻言,面色又是一僵。

“你会说话?”她看着黑狼。

黑狼听到花青瞳问话,连忙回答,“是,我会说话。”

“咦,是个女孩子。”花青瞳看着黑狼,到了此时,花青瞳更绝了吃掉黑狼的心事。

“你、你们真的不吃我吗?”黑狼小心翼翼地问。

“嗯,不吃,我们不吃你,你别害怕。”花青瞳说。

黑狼眼中不禁闪一丝喜色,可是很快,又变成了忧色,“万一厄珞知道你们不吃我,还要拿我的族人报复怎么办?我……我的肉很好吃,你们吃了我吧!”

花青瞳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你居然这么害怕他?你别怕,他把你送给我了,那就是任我处置,我说不吃就不吃。”

黑狼闻言,顿时大喜,“真的吗?我愿意成为你的坐骑。”

花青瞳歪头看了看她,看到她高大优美的身体,微微有些意动。

君泱躺在摇椅上听着她们说话,没有插言。

“主人,请让我成为你的坐骑,我会献上我的忠诚,我才刚成年,我不想死去,连厄兽一族都能对您如此友好,还把小厄兽送来给您玩,您一定不是普通人,若是能跟着您,不会辱没了我,而是我的荣幸。”黑狼诚恳地说道。

“你这黑狼倒是聪明。”君泱淡淡轻笑出声。

花青瞳看了黑狼一眼,点了点头,“那你就跟着我吧,不过,跟着我可没有什么好处,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跟着我,或许是要吃苦受累的。”

“我不怕吃苦受累,吃苦受累,总比被吃掉好。”黑狼激动地说,眼泪不禁又涌了下来。

花青瞳点了点头没再说话,算是默认了它的跟随。

花青瞳抱着三只小厄兽,三只小厄兽在睡觉,她则是在修炼,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君泱一脸笑意地道:“丫头,天快黑了,你还不准备准做饭?哦,对了,还没有锅,你得先把锅磨出来。”

花青瞳面瘫的脸僵了僵,然后认命的低头,将小厄兽都一一放下来,她则起身去干活。

黑狼错愕地看着花青瞳走到一块大石旁去干活,“主人,你在做什么?”

“我要做一口锅出来,之前的那口,你也看见了,被小厄兽吃掉了。”花青瞳面瘫着说。

黑狼微微瞪大了眼睛,看了君泱一眼,又看向花青瞳,问,“主人,他应该是您的哥哥吧,他为什么就让您一个人干活?”

花青瞳下一顿,歪头看向黑狼,“他不是我哥哥。”

黑狼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疑惑,主人明明和那个男人长的就很像啊,他们的脸都是圆圆的,虽然五官长的不一样,但总体,就是给人一种他们很像的感觉。

“切,你不承认也没用,事实就是事实。”君泱嗤笑,“所以,你这臭丫头,就是世上最不乖的妹妹。”

黑狼不禁有些不满地偷看了君泱一眼,这个男人,他既然是哥哥,为什么他不干活,要让主人这个女孩子干?

“主人,我帮你。”黑狼自告奋勇道。

花青瞳心中一喜,正待点头,却听君泱阴测测地道:“不行。”

黑狼和花青瞳都是一僵,“算了,我自己来,你在一旁看着吧。”花青瞳对黑狼说,说罢,她就认命的开始磨第三口锅。

也许是有了之前两次的经验,这一次,一口锅很快就做好了,花青瞳又任劳任怨的去林子里找吃的,还不许黑狼跟随。

吃过晚饭后,已经是星月满天,花青瞳很累,很想睡,偏偏在这个时候,三只小厄兽醒来了,它们睡饱之后,精神充沛,一只只扭着胖乎乎的小身子,挥舞着小爪子,在花青瞳的身上窜来窜去。

花青瞳不敢动,怕一个翻身,把哪只给压身下,一时间,她只能僵着身子,任由它们折腾,简直就是欲哭无泪。

偏君泱这时说道:“如果你实在受不了他们,那就来求我啊,只要你叫我一声二皇兄,再对我笑一笑,我明天就带你把小厄兽送回去。”

花青瞳听了心中一片绝望,二皇兄她是不会叫的,至于笑一笑,那更不可能了。

一时间,花青瞳只能看着三只闹腾不休的小厄兽发呆。

一夜闹腾,到了天快亮的时候,三只小厄兽终于玩累了,于是,三只排排爬在一起,其中一只的小爪子还抱着花青瞳的大母指,呼呼的睡了。

花青瞳这时才终于松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立即陷入了黑甜的梦乡。

但是,好景不长,‘砰’地一声巨物的砸落声猛地在篱笆墙外面响起,那声音很响,也很沉,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声少女的尖叫声。

那尖叫声尖利刺耳,堪与毛毛一比,花青瞳一个激灵,醒了。

天色蒙蒙亮,花青瞳却再也没有了睡意,她走出房间,看到君泱也起来了,二人不禁对视一眼,君泱戏谑地道:“昨晚睡的好吗?丫头!”

明知道她一夜没睡,他还故意这样问。

花青瞳面瘫着脸不说话,就在这时,外面却是一阵剧烈的拍门声,“有人吗,里面有人吗?快开门!”少女尖利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剧烈的拍门声,让君泱立即皱了眉,眼中闪过一丝冷意,而花青瞳,心中也对这打扰了她休息的来人,十分不喜。

黑狼警惕的竖起了耳朵,眼中流露出一抹凶光盯着外面,而后,黑狼的声音传了过来,“主人,是四个人类。”

四个人类。花青瞳的脑海中,不禁闪过了今天她在林子里遇到的那几人。

篱笆院的小门很快被推开了,少年背着的一名中年女人,脚下生风地跑了进来,看到站在竹屋门口的君泱和花青瞳,少年连忙道:“对不起,打扰二位了,实在是,姑婆她受了很重的伤,这里又是远古巨林,我们看到这里有一处院子,这便来了,还望二位帮帮忙。”

君泱可不是好说话的人,花青瞳也面瘫着脸不说话,但她好歹不会见死不救,于是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少年将女人放在草地上。

少年看着花青瞳身后的屋子,以及屋子里的床迟疑了一瞬,最后却在花青瞳冷冷的目光下,只得依言将中年妇人放在地上。

后面进来的两个少女,见状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浓浓的不满。

明明有屋子,可以让少丰哥哥带姑婆进去的,却非要让姑婆躺在地上,而且,之前他们明明听到了他们的拍门声,他们居然也不出来帮他们开一下门,害得他们在外面喊了好久,还狠狠摔了一跤。

两个少女心中十分不满,十分愤怒,可是,姑婆被那龙鳞赤焰兽重伤了,命在旦夕,她们也是没有心情立即发作,只是暗自将心底的不满压下。

虽然这几个人十分狼狈,满身血污,脸上也满是污迹,但是花青瞳二人一狼,还是从他们的神色间,看到了他们的不满。

君泱冷冷的看了众人一眼,一转身,进了屋,便不再出来了。想来是不想看到这几个人。

而花青瞳却是没法离开,因为,就在她转身回屋之际,那少年却是突然出声了,“姑娘,求求你,我姑婆受了很重的伤,我们身上带的药全都用完了,如果姑娘有药的话,能否借我们一些,等回去了,我们一定加倍偿还姑娘。哦,对了,我们是驭兽家族,欧阳家的人。”

花青瞳确定,他们就是自己昨天在林子里遇到的那几个人。

不过,看他们现在的样子,别说是得到天兽了,分明就是损失惨重的样子。

花青瞳想了想,手掌一翻,拿出几瓶伤药递给少年,少年眼前一亮,忙千恩万谢的接过。

而那两名少女却是眼睛一亮,看着花青瞳的目光十分灼热惊叹,是储物容器,居然是储物容器,她看起来年纪也不大,穿着也一般,竟然会有储物容器这样的宝物。

想他们欧阳家,虽然是西大陆的一流家族,可是,这样储物容器,也就只有家主才会有,旁人是想都不要想的。

而就在这时,少年已经接过伤药,欲给昏迷不醒的中年妇人服下。

“少丰哥,别,小心为上。”一名少女上前,一把阻止了少年的动作。

“小叶子……”少年迟疑起来,正欲转身进屋的花青瞳微微一顿,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嘲讽。

但她并不想理会,他们若是用她的药,那就用,若是不敢用,那也不关她的事。反正,她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

黑狼性情有些耿直,此刻更是愤怒地看着这几个人类,主人好心给他们药,他们到好,居然怀疑主人,而且主人有什么理由要害他们,他们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主人和她的哥哥能够收留他们已经不错了。

“小叶子,没事,你放心,这位姑娘她没有害我们的理由不是吗?”少年轻声说道,他想,不服药,姑婆会死,服了药,也许会死,不管怎么说,他还是赌一把吧。

于是,少年在少女的低呼声中,果断给昏迷中的女人把药服下了。

花青瞳此时已经转身进了屋,并且关上了门,不再理会几人。

黑狼则是爬卧在花青瞳的房门外,眯着眼睛,不屑多瞧那几人。

“太冷血了,太过份了,没看姑婆受了这么重的伤,他们居然也不让我们进屋。”另一个少女终于忍不住小声抱怨出声。

少年没有作声,叫小叶子的少女却是道:“是啊,婷婷说的有道理,少丰哥,这世上怎么会这么冷漠的人,他们居然就这样把我们关在外面不理会了。我好饿,他们一定有吃的。”

少年也抬起了头,拧眉看向竖的房门,他们的确是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了,很饿。

“那里有泉水,不如我们去那边先喝点泉水,洗漱一下再说吧,我身上难受死了。”叫婷婷的少女看向不远处的小溪。

小溪很清澈,小叶子也动了心。

二人说着,便朝那小溪走去,而少年则是无心洗漱,一直坐在妇人身边守候。

一柱香过去后,少年发现,妇人冰冷的体温,竟奇迹般地回转了一些,少年大喜,恰在这时,两名少女也结伴回来,洗干净脸的两个少女,都是清秀美丽的少女,那个叫小叶子的少女,有着尖尖的瓜子脸,眼睛也是水灵灵的,看着很是灵动俏皮,而那个叫婷婷的,则鹅蛋脸,皮肤白皙,清丽脱俗。

“那药管用,姑婆的气息比之前稳了。”少年对两名少女说。

两名少女闻言大喜,小叶子更是道:“那真是太好了,幸好姑婆福大命大,只是,这里的主人真是太过份了,居然就把我们丢在这里不管了。”

“是啊,真是过份,姑婆需要一张床。”叫婷婷的少女也道。

“你们省省吧,主人没有把们赶出去已经很不错了,你们还妄想其他,人类真是贪婪无耻。”黑狼听不下去了,语气满是嘲讽地开口道。

黑狼一开口,顿时吸引了少年和两个少女的注意力。

在看到黑狼那华丽漂亮的外表时,三个少年男女顿时惊呆了,之前他们没注意,此刻看去,竟是发现这黑狼乃是远古巨森中难得的强大天兽,看其外形,应该还是黑狼一族。

天呐!

小叶子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双眼满是惊艳地看着黑狼,他们这次冒险进来远古巨森,不就是为了得到一头天兽吗,如果……如果她能得到这头天兽,那该多好。

不止是小叶子,就连那名叫作少丰的少年和叫婷婷的少女也都满是惊艳地看着那头爬卧在门口的黑色巨狼。

“它真漂亮!”小叶子的双眼粘在它的身上移不开来,此刻不禁满眼痴迷地说道。

“是啊,它可真漂亮,它应该是黑狼一族吧!”婷婷也满眼惊叹。

“那位姑娘究竟是什么人,她不仅有储物容器,还拥有这样一头黑狼,真是了不起。”欧阳少丰喃喃道,便是他出身驭兽世家,也没有见过这样漂亮的黑狼。

“家族里的那头七彩幻豹已经够漂亮了,但是和眼前这头黑狼比起来,还是少了一些尊贵与华丽的气度。”婷婷道。

小叶一句话也不说,双眼中却渐渐闪烁起异样的神彩,她看着黑狼,默默握紧双拳,是我的,这头黑狼,一定是我的,不论用何种方法,她都要得到它。

黑狼蓝水晶般的眼睛清澈又锐利,它将眼前这几个人类的情绪都看在眼中,心中闪过浓浓的不屑和杀机,尤其是那个叫小叶子的人类,居然敢对它怀有那样的心事,凭她也配?

他们黑狼一族是血统高贵的远古天兽,普通人类,怎么能配拥有它?

“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刚才那个女人的天兽?”小叶子心中狂跳,激动和兴奋交织,想得到这匹黑狼的欲望促使她出言试探这头黑狼的底细。

黑狼不屑地看了她一眼,一扭头,兀自爬卧在门槛上眯眼假寐,事实上,换作往常,遇上这种不知死活的人类,她早就扑上前咬断他们的喉咙了。

花青瞳进了屋,重新回到了床上,床上的里侧,三只小厄兽乖巧地酣睡着,小鼻子里偶尔冒出一个小鼻涕泡泡,小身子也随着呼吸一起一伏,肉乎乎小屁股微微撅着。

花青瞳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小白猫的小屁股,小家伙不满地扭了扭小屁股,喉咙里发出轻轻的呼噜声。

另两只在睡梦中听到它在哼哼,也跟着一起哼哼了几声,小奶音十分软糯。

花青瞳收回手,生怕把这几只调皮的小家伙给闹醒了,它们要是醒来,受罪的可是自己。

于是,花青瞳收回手,在几只小家伙的身边躺了下来,没想到,她刚一躺下没多久,几只小家伙就像是有感觉一般,闭着眼睛,在睡梦中都朝她爬了过来,一只两只三只都爬到了她怀里,喉咙里撒娇般的哼了哼,继续睡的安稳。

花青瞳面瘫的小脸微微僵了僵,但最后,眼神却是格外的温柔慈爱起来。这几小家伙,大概是在睡梦中把自己当成它们的娘亲了。厄珞真是太过份了,怎么能把才足月的小厄兽就给她送来了,没有娘亲在身边,小厄兽们真可怜。

花青瞳简直就是母性大发,也不嫌小厄兽们调皮了,想着今天要给几只小厄兽们找点奶水回来喝。

就这样,她搂着三只小厄兽睡着了。

睡的正香的时候,耳边一个可恶的声音大声地响了起来,“臭丫头,快中午了,快起来去做饭!”

花青瞳‘刷’地一下睁开眼,好梦被打搅,她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脾气,更何况,她早就想揍君泱一顿了,于是,猛地挥拳,直击君泱半边圆脸。

君泱岂能被她偷袭成功,身子微微一闪,抬手就抓住了花青瞳的手腕,捏着她的拳头,君泱抬起另一只手,狠狠给了花青瞳那白白嫩嫩的小手两巴掌。

白嫩的小手霎时一片通红。

君泱抿着唇冷笑。

花青瞳疼的眼底泛泪,小脸也气的通红,呼嗤呼嗤的大喘气。

“快起来,快要中午了,我饿了!”君泱伸手戳了戳她圆圆的脸蛋,目光微微闪烁,不得不说,这丫头长的还真是跟他很像。

“你饿了,不会自己去做饭吃吗?为什么非要等我?而且,你是皇子,是大帝的儿子,你应该不缺伺候的人吧,为什么非要找我呢?”花青瞳崩溃地怒吼道。

君泱笑的很是邪恶,“因为我就看上你了,快点,别磨蹭,快出去找吃的回来,你还要砍柴,对了,今天的柴禾要砍的一样长短粗细,差一点点都不行。”

“你说什么?”花青瞳瞪大了清灵灵的眸子,“柴禾是用来烧的,能烧就行了,为什么要砍的一样长短粗细,你这是欺负人,故意刁难我,以前在乡下的时候,兰婆子都没有这样要求过我,你比兰婆子更恶毒!”

“哦?听起来你以前砍过柴,既然砍过,那想必就不用我来教了,很好,你自己有砍柴的经验,那就自己去琢磨吧,反正今天的柴禾要是有一根不一般大小,就重砍,你知道的,我可不是说着玩呢。”

君泱脸上的笑意十分浓郁,同时十分享受地看着花青瞳那痛苦的表情。

花青瞳被君泱从床上拽了起来,三只小厄兽没了温暖的怀抱,顿时有些可怜的挤在一起,彼此汲取着彼此身上的温暖,三只肉乎乎的小身子,微微地抖了起来。

“你还真是把它们当儿子了,居然搂在怀里,啧。”君泱毫无怜惜之情的伸手揪起一只小厄兽的后颈皮毛,将它拎了起来。奶黄色的小厄兽被吊在半空,四脚无助地在空中蹬了蹬,没有找到着落点,不由缓缓睁开了眼睛,发现拎着自己的人居然另有他人时,这小家伙眼中的凶光本能闪烁,小嘴一张,一个黑洞般的巨口便露了出来。

君泱冷笑一声,屈指一弹,小厄兽便不由自主地合上了嘴巴,两眼蓄满了泪水,扭头委屈又可怜的看着花青瞳,小眼神儿充满了求救的意味。

花青瞳的脸色顿时变了,上前就要抢回小厄兽,君泱一把拎起花青瞳将她扔了出去,“臭丫头,别打扰我调教这些小东西们,你快去做饭,一个时辰之内,你要是做不好饭,我饶不了你!”

君泱不满地咆哮着。

花青瞳被扔在了门外,身形一个踉跄摔在了黑狼巨大的身体上,好在黑狼身上很软,花青瞳才不至于太狼狈。

“主人,您没事吧?”黑狼一惊,忙将花青瞳扶起来。花青瞳气的小脸通红,回头对着关上的房门大喝,“你别欺负小家伙们,它们都还是小宝宝呢。”

君泱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臭丫头,磨叽什么,还不快去做饭!”

黑狼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主人,你哥哥太过份了。”

花青瞳眼中都是怒火,这几天,被君泱虐待,她就没有过过好日子,以前被追杀的日子都没这么痛苦。

黑狼驼着花青瞳要出门。

“你的狼不许帮忙!”君泱的眼睛仿佛能隔着门板看到外面的情形,他的声音一传来,花青瞳和黑狼就齐齐呆住了。

最后,花青瞳认命的出去砍柴了。

黑狼站在原地,十分同情地看着花青瞳,主人明明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为什么她的哥哥对她一点也不温柔呢?

看着花青瞳垂头丧气的出门,看也没看他们一眼,坐在地上的少年少女们的脸色不禁十分难看。

“她居然不理我们。”小叶子咬住了下唇,双眼定定地看着花青瞳的背影,眼底涌动着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嫉妒之色。

“小叶子,对于冷漠的人来说,她是不会懂得关心他人的。”婷婷也愤愤地盯着花青瞳的背影,脸色十分不善。

“这位姑娘虽然冷漠了些,但是人还是不坏的。”少年欧阳少丰缓级说道,“她给了了我们药,姑婆的伤势已经好转很多了,而且,她收留了我们,使我们不用在林子里奔波逃命。”

“少丰哥哥,你就是太傻了,她要是真的是个好人,就该让出自己的床让姑婆睡,还应该给我们一些食物,而不是把我们丢在院子里不理不问。”

婷婷道。

小叶子也说:“是啊,她很冷漠,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冷血的人,那头黑狼跟着她,只能睡在门槛处,要是我有这样一头黑狼,一定给她准备一个房间,黑狼一族可是很厉害的天兽。”

小叶子边说,边看向黑狼。

黑狼猛然回头,朝他们呲了呲牙,喉咙里发出威胁的低吼,“你们要是再说我主人的坏话,信不信我咬死你们?”

黑狼兽类的眼中,凶光大作,身上强大的威压让三个少年男女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一下,黑狼的眼中霎时闪过一丝轻蔑不屑。

小叶子似乎被黑狼眼中的轻蔑和不屑刺激到了,她顿时挺起了胸膛,在场的三个少年男女,只有她拥有驭兽师的天赋,所以,一向自傲的她,又怎么能允许一头天兽看不起她呢?更何况,在她的心里,早已隐隐将这头天兽当作了自己的所有物。

对,它一定会成为她的。

“黑狼,你叫什么名字?你为什么跟着她?她能给你什么好处?不如你跟着我吧,我是一名驭兽师,你做为天兽应该明白,驭兽师的灵魂,天生对天兽有着修炼上的好处,只要你跟了我,我可以和你缔结契约,我的灵魂感悟,你便也可以感受的到。”

天兽的实力无疑是强大无比的,可是在灵魂感悟上,却是天生就较人类稍弱,而驭兽师的存在,正好填补了这个空缺,他们可以和天兽共享灵魂中的一些感悟。

小叶子此言一出,婷婷和欧阳少丰都惊讶地看着她,二人的眼中都闪过羡慕的神色,他们没有驭兽师天赋,原来也不敢打这头黑狼的注意,可是小叶子不一样,小叶子是家族里天赋最优秀的驭兽师。

小叶子的眼神很是骄傲,她看着黑狼,相信只要这头黑狼够聪明,就一定会考虑她,她做为驭兽师,可以感觉到,那个女子根本就不是驭兽师,相较之下,明显是自己驭兽师的身份对黑狼更有好处。黑狼如果够聪明,就一定会选择她。

“反正都是给人当天兽,要找一个主人的,于其找她,为何不选我?我可是驭兽师。”小叶子看着黑狼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