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 爹娘找来了/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狼越发轻蔑地看着她,这个愚蠢的人类,她难道不知道,她贪婪的嘴脸很丑恶吗?

而且。

“你凭什么和我的主人比?凭你的自以为是吗?再说了,你这么愚蠢,做为人类的灵魂感悟,也许还不如我呢,我是疯了才会选你。”

黑狼的狼脸上流露出浓浓的嘲讽之意。虽然选择跟着主人它是被形势所迫,可是主人也没有逼她,而且,主人的身份一定不凡,它跟着她,也不辱没了它的身份。

小叶子被这头黑狼噎住了,灵俏的小脸格外的难看,她气呼呼地看着黑狼,“你、你真是不知好歹。”

黑狼只是淡淡地睨了她一眼,便迈动健美有力的四肢,优雅地走到草地中央爬了下来,默默等着主人回来。

黑狼心想,主人很好,可是主人的哥哥就不怎么样了,他不仅懒,什么活都不干,对主人的态度还不好。

不过,它也隐隐感受到,主人的哥哥很强大,强大的绝不是它可以冒犯的。

所以,它只能将心里的不满压下去。

主人真可怜,有那么一个哥哥。

花青瞳并没有走多远,这远古巨森里到处都是树木,她拎着斧头站在一棵大树下,心里则是想着君泱的要求。

每根柴都要劈的一般大小粗细。

花青瞳轻轻叹了口气,君泱就是在故间折腾她。但是,实力不如人,君泱是大帝的儿子,活了万年的老妖怪,她打不过,只有被欺负的份。

花青瞳爬上大树,站在高高的半树腰上,抬头眺望,眼中的世界宽阔了许多,她望向远方,远方有一片平整的绿色草地,草地不远处有一条小溪,小溪边,一头白色的鹿正爬在那里喝水,而这头鹿的腹部,正蜷缩着两头小鹿。

花青瞳眼前蓦地一亮,这应该是鹿妈妈和它的两个孩子。

那两个小鹿将身子埋进大鹿的腹部,应该是在吃奶。

那头鹿有奶水!

花青瞳想到了三只小厄兽,当即纵身一跃,朝着视线中那白鹿的所在跃了过去。

花青瞳毕竟是碧海境的修为,全力之下,她的速度飞快,不多时,便到了那条小溪边,她的出现,立即惊动了那头白鹿。

两头小白鹿也惊惶地抬起了头,三只白鹿都看着她。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中微微闪过一丝不好意思,她不知这三头鹿有没有灵智,但是生存在远古巨森里的天兽,最起码的灵性还是有的。所以,花青瞳迟疑了一下,看着那头母鹿说:“我想借一点奶水……不用多少,就一瓶。”花青瞳手掌一翻,手里多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白玉奶瓶。

母鹿眨了眨它那清澈温和的大眼睛,茫然地着花青瞳不说话,也没多余的动作。

花青瞳认为,这头母鹿只是有些灵性,并没有多少智慧,所以,她走了过来,将身上的气息收敛的极其温和无害,嘴里念叨着:“你别害怕,我只是向你借点奶水,不会伤害你的。”

花表瞳走到母鹿的身边,轻轻拔开两头小白鹿,伸手探向白鹿腹部。

她的手在白鹿柔软的腹部一阵摩挲。

白鹿浑身都僵硬了,两眼呆滞地看着她。

花青瞳摸了半晌,都没有摸到白鹿的乳房,她抬头,看了白鹿一眼,伸手去推白鹿的身子。

白鹿此刻终于反应了过来,它微微挣扎了几下,身体向后躲去,花青瞳连忙去摁它,“你别怕,我就是想借一点奶水……”

“我没有奶水。”白光一闪,一个白发及腰,香肩半露的俊美男子出现在花青瞳面前。

花青瞳的手,还摁在他的腹部。

花青瞳傻眼了,面瘫的小脸呆滞地看着他。

男子眨了眨眼睛,温和地伸手把花青瞳的手拿开,不好意思地说,“我不是阿娘,我没有奶水。”

花青瞳僵硬着脖子,扭头去看两只小鹿。这两只小鹿刚才不是爬在大鹿身下喝奶吗?

两只小鹿似乎明白她的疑惑一般,双双光芒一闪,变成一对软软糯糯,粉雕玉琢的小包子,“我们的草团子滚到哥哥身下了。”

其中一只白色卷曲短发的小包子指了指男子身下的青草团子。

另一只直发及耳的小包子也跟着点点头,表示他们真的只是爬到哥哥身下去抓草团子。

“我们已经不吃奶水了,我们都长大了,可以自己找吃的了。”卷发的小包子骄傲地说。

及耳直发的小包子又跟着点头附和。

花青瞳面瘫的脸渐渐有些崩溃,窘迫的红晕从脸上一直蔓延了整个脖子,她窘的不敢看两只小包子无辜真诚的大眼睛,一回头,又对上那男子温和的神情,花青瞳深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对不起,是我误会了,打扰你们了。”

说罢,花青瞳歉意地朝他拱了拱手,转身,逃也似的飞奔离开,仿佛身后不是三只性格温和的白鹿,而是三头吃人的凶猛野兽。

“咯咯咯!”两个小包子等花青瞳的身影远去后,双双欢快地笑了起来,卷发的小包子说:“哥哥,刚才那个人类被我们吓跑了。”

“哥哥,刚才那个人类在摸你的肚子,我要回家告诉阿娘。”齐耳直发的小包子说。

“小二,小三,你们俩个回去不要乱说,不然哥哥以后出来玩,就不带你们了。”男子捏捏两个小包子的小脸蛋说。

两个小包子闻言,连忙摇头,软软糯糯的告饶道:“哥哥不要生气,我们谁也不告诉。”

“乖。”摸摸弟弟妹妹的头,然后转头看向花青瞳远去的方向,唇角一弯,笑了,笑声很是悦耳动听。

花青瞳跑回了林子里,眼中满是尴尬地开始砍树,今天发生的事情,她绝对得遗忘掉,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不然真是太丢人了,如果被君泱知道了,他一定会笑话死她。

花青瞳开始砍柴,对于砍柴,她真是再熟悉不过了,然而,君泱变态的要求却让她犯难,就是砍柴老手,也不可能把每一根柴都砍的一般大小粗细吧?

砍了一大堆失败后,花青瞳面瘫着脸沉默地站在原地,眼中不自禁地流露出委屈悲愤的神色。

她这是过的什么日子啊,干活不说,还吃不饱,吃不饱不说,还砍个柴还得砍一般大小。

花青瞳默默盯着地上大小粗细形状都非常相似的一堆柴禾,但也只是相似而已。

花青瞳蹲下身,拿起一根,用斧头修了修,修出一个新的形状,然后她又拿起第二根柴禾,照着前一根的样子用斧头削了下去,但是,无论她怎么做,都无法将两根柴禾弄的一般大小粗细。

世上不可能有两片一模一样的树叶,自然也不可有两根一模一样的柴禾。

花表瞳泄气地放下斧头,坐地那堆高高的柴禾旁发起呆来。

“咯咯咯!”软糯清脆的笑声传进花青瞳耳中,花青瞳警惕地一抬头,看到之前的那三只白鹿此刻正站在不远处看着她。

花青瞳的脸色猛一变,仿佛看到了很可怕的凶兽,转身就跑。

“姑娘,你别跑。”男子喊道,花青瞳脚步不停,“姑娘,你刚才是想把那些柴禾砍的一般大小吗?”

花青瞳脚步一顿,转身看向他,面瘫的小脸上,一双眸子流露出好奇的神色,“你知道怎么做?”

男子微微一笑,不紧不慢地走过来弯腰捡起柴禾旁的斧子,随意抓起一根柴禾就劈了下去。

斧韧快速闪过,那根柴禾被扔在了花青瞳最先砍好的柴禾旁,两根一模一样,然后,白鹿男子又拿起第三根,第四根,他的速度快如飞光掠影,不过是一柱香的时间,一堆一般大小粗细,完全一模一样的柴禾就堆在一起。

花青瞳瞪圆了清灵灵的眸子走过去,拿起那些柴禾看了又看,不可置信地道,“居然完全一模一样。”

花青瞳眼神惊叹地看向白鹿男子,“你真厉害,你是怎么做到的?”

男子微微一笑,“用灵魂力。”

“灵魂力?”花青瞳诧异地看着他。

“对,灵魂力,姑娘也可以试试。”男子说道。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向那些柴禾,她拿起一根柴,将它用斧头劈成一个上粗下细的模样,然后她拿起第二根,试图用灵魂力控制斧头,砍出一根一模一样的柴禾。

可是,试了半天,她还是失败了。

“姑娘可以把灵魂锁定在一个模子上,以第一根柴禾为模子,那么接下来的,都会按着这个模子的模样走,姑娘试试,心神要宁静和专注,这对灵魂力,有着极好的锻炼。”

男子笑着说。

花青瞳凝眉思索,脑海中翻来覆去,不断记忆着第一根柴禾的模样,手中的斧头却是已经本能地朝着第二根柴禾劈了下去,接着,是第三根,第四根。

男子惊讶地看着花青瞳,她也许是无意识的,但是,她劈出来的柴禾,却是根根都一模一样。

“哇,她好聪明!”卷发小包子轻叹道。

直发齐耳小包子也点头,眼睛亮晶晶的说:“和哥哥一样聪明!”

不多时,花青瞳就重新砍出了一堆一模一样的柴禾,而花青瞳,也从脑海中那灵魂力凝成的模子上回过了神。

男子眼中闪过一抹赞叹的笑意,“姑娘天资聪慧,真是难得。”

花青瞳回味了一下之前的情景,不由赞道,“跟你比,我真是差多了,若不是你提点,我估计要费很多功夫才能完成。”

“姑娘客气了。”男子笑道。

花青瞳歉意地看着他,“之前的事情,是我鲁莽,多有得罪了。”

男子微微扬唇,眼睛微弯,“误会一场,姑娘不必放在心上,姑娘住在这里?”

花青瞳点了点头,“暂时住在这里,我劈好柴了,要回去生火煮饭了,谢谢你之前帮助我。”

“我叫白璃,姑娘怎么称呼?”男子笑问。

“花青瞳,白璃,我要回去了,你有空的时候,可以去做客,我就住在这附近。”花青瞳说。

“好啊,有空我们会去的,青瞳姑娘,有空你也可以来巨森深处找我,我们白鹿一族都很好客。”男子也道。

花青瞳点了点头,将柴禾收起,转身离开,白璃看着她的背影又喊道:“姑娘知道氤泽之地吗?”

氤泽之地?

花青瞳回头,茫然地看着他,然后摇了摇头,“氤泽之地,半个月后会很热闹,希望到时候可以再见到你。”

花青瞳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这才快步离去。

回去的路上,花青瞳运气很好的遇到了一些野蘑菇和野菜,而后又抓了两只肥硕的野鸡回去。

回去后,花青瞳直接走到小溪边将野鸡洗净,又将野菜洗净,再将锅洗净,舀了不少水,放野鸡和野菜都放进去,架起锅,拿出了柴禾生火。

君泱怀里抱着三只小厄兽从屋子里走出来,眼神跟刀尖子似的瞄向那些柴禾,当发现那些柴禾竟真的都一般大小粗细时,君泱的眸色微闪,想不到,这丫头竟然真的做到了。

“哼,还算过关,只是柴禾的形状太丑了,下次注意点。”

花青瞳听了冷哼一声,不屑地瞪了他一眼,“你知道氤泽之地吗?”

“氤泽之地?”君泱惊讶地看着花青瞳,“你怎么知道氤泽之地的?”

“看来你是知道的。”花青瞳一边生火一边说。

“我当然知道,传说,父皇在那里停留过,有人说,他曾在那里留下过传承。”君泱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眼睛一亮,“大帝去过那里?”不知道他有没有留下残魂,花青瞳很想再见见大帝的残魂,很想。

“说是这样说,不过没有人看见过,但是,惦记那里的人估计有不少,最近有一张关于氤泽之地的地图流传了出去,说是那里有大帝宝藏,估计不少人都会闻风而去。”

君泱说。

“难怪白璃说半个月后会很热闹。”花青瞳呢喃。

“你遇到了白鹿一族?”君泱挑眉。

“你怎么知道?”花青瞳面瘫着脸警惕地问。

“若论对灵魂力的控制,白鹿一族是其中佼佼者。”君泱指了指地上的柴禾,“你这丫头,居然遇到了白鹿一族,还算有点运气的。”

花青瞳暗松一口气,“没错,我是得到了白鹿族人的指导。”此时,锅里隐隐冒出热气。

“喂,你只抓了鸡,没有抓到兔子吗?”婷婷走过来,望着锅里。

“路上有没有遇到野参,姑婆失血过多,需要喝点参汤。”小叶子也走了过来,语气担忧地往锅里瞧。

欧阳少丰看着小叶子和婷婷,眼神里微微闪过一丝犹豫,但是最终没有说话。

花青瞳莫明地看了两个少女一眼,“想吃兔子,你们去抓,想喝参汤,你们去找。”

“你——”小叶子气急,婷婷终于受不了了,她的火气终于爆发了:“你就是这样待客的吗?我们是客人,还有伤在身,你让姑婆睡在草地上就不说了,难道饭食里,就不能顾及一下伤者吗?啧,我看到了什么,你居在锅里放了野辣椒,那么辣的东西,伤者怎么能吃?”

小叶子也看到了锅里的野辣椒,脸上的神色越发的难看。

花青瞳面瘫着脸沉默了一会儿,看向两个少女,说:“你们可能误会了,我做的饭,根本就没有你们的份,你们也不是我的客人,是你们自己闯进这里来的,并非是我邀请来的,对于我来说,你们只闯进来的陌生人,你们明白吗?”

什么?

小叶子和婷婷双双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花青瞳。

“我做这些饭,就很累了,为什么还要给你们这些不相干的人做?你们要是想吃饭,可以自己动手。”

花青瞳淡淡地说。

“你、你——”两个少女指着花青瞳说不出一句话。

花青瞳淡淡地瞥了她们一眼,便不再理会。

片刻,小叶子终于受不住了,她眼眶通红,眼底含着委屈的泪水,“我们是伤员啊,我们怎么出去找吃的,大家都是人类,你怎么这么冷血?”

“你们四个人,只有一个受伤了,你们三个都好好的。”花青瞳毫不留情地道。

“林子里那么危险,我们怎么出去找吃的?”婷婷愤怒地看着花青瞳。

“那关我什么事?”花青瞳头也不抬了,此刻锅里已经沸腾了,鸡汤和蘑菇混合的香气四散开来,诱人食欲。

花青瞳肚子里顿时传出咕噜声,君泱怀里三只小厄兽,也不知被君泱怎么整了,居然都乖乖地把小爪子搭在他的胳膊上,三个小脑袋整齐划一地望着锅里,没有调皮。

花青瞳见状,不禁怜爱地伸手摸了摸它们的小耳朵,“你们真乖,一会儿给你们喝鸡汤。”

三只的小耳朵一抖,湿漉漉的眼睛可怜地看向花青瞳,花青瞳不由眼神一软。

黑狼神色复杂地看着花青瞳和三只厄兽,若非亲眼所见,它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是真的。那可是凶残嗜杀的厄兽啊,就算是幼崽,那也是厄兽啊。

“啧,她居然养猫,你就甘心跟着一个这样的主人,与猫为伍吗?”小叶子非常气愤地瞪了花青瞳一眼,又看向了黑狼。

黑狼蓝水晶般的眸子,宛如看白痴傻蛋一样看了小叶子一眼,猫?嗥嗥,如果那三只是猫,那它就是小白兔了。

黑狼翻了个白眼,别开狼脸不忍看那个少女白痴的模样。

小叶子还想说什么,就在这时,那重伤昏迷中的女人终于醒了,欧阳少丰惊喜地叫了一声,“姑婆!姑婆醒了!”

小叶子和婷婷闻声,连忙飞快地跑了过去,围住女人。

女人不到四十岁的模样,因为重伤,脸色异常的苍白,几乎没有一点血色,从她的相貌中,依稀可见她年轻时的秀丽容颜,但是,许是岁月的沉甸,女人脸上少了几分女性的柔美,多了几分严肃刻板,但就是这样的女人,在危险来临的时候,将三个小辈保护的完好无恙,而她自己,却是重伤昏迷不醒。

女人身上深青色的衣袍因染了血而粘成一块一块的,她在少年的缠扶下,吃力地坐了起来,一双税利的眸子,缓缓打量四周,然后,她便吃了一惊。

“这是……还在远古巨森?”女人的声音十分虚弱,但难掩惊讶。

“是啊姑婆,我们还在远古巨森里,那日你昏迷了,我们就逃到这里来了。”小叶子娇声说道。

女人看着周围的竹屋和篱笆院墙,以及那茂盛的葡萄架,和旁边的摇椅,她的眼中渐渐露出骇然之色。

在危险无比的远古巨森里,搭起这么一处世外桃源般的院子,这里的主人该是何等的强大恐怖?

她的目光转动,缓缓转向花青瞳和君泱,当看到君泱的时候,她的眼中再次浮现深深的忌惮。

她,完全看不透那个男子。

“老身欧阳梦,多谢这位公子和姑娘的收留之恩。”女人虽然身体虚弱,但是,却依然十分坚持的拱手道谢。

欧阳梦态度谦逊,比那几个小的顺眼多了,花青瞳轻轻的点了点头,而君泱,却是宛如没听见一般,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女人。

然而,欧阳梦的反应,却让两个少女憋气不已,婷婷道:“姑婆,你做什么谢他们,你不知道他们多过分,她就把您扔在草地上自生自灭,连锅里的饭,都没有我们的份。”

“就是啊,姑婆,她……”

“住口!”欧阳梦脸色猛地一变,虽然虚弱,但却十分威严地瞪了两个少女一眼,回头有些惶恐地道:“公子,姑娘,家里小辈不懂事,还请你们不要计较,老身回去后会好好教育她们的。”

欧阳少丰眼中满是错愕,他到底比两个少女懂事,隐隐察觉那位姑娘和公子恐怕是不简单,毕竟,姑婆可是万象境高手,连她都对那两人如此恭敬,那二人的身份和修为可见一斑!

而那两个少女,虽然冲动,但也不是傻子,见状,虽然心中依然不愤,可是却还是压下了自己的脾气,低着头脸色阴沉。

锅里的饭食越来越冒出浓郁的香气,花青瞳找来碗,给受伤的欧阳梦盛了一碗鸡汤端了过去,欧阳梦受宠若惊,忙伸手接过,两个少女眼巴巴地望着那鸡汤,肚子咕咕直叫,然后又眼巴巴的看着花青瞳。

怎奈,花青瞳看也不看他们一眼。

君泱把一只空碗扔给花青瞳,花青瞳接住,面瘫着脸看向他,君泱面目凶狠地说:“看什么看,给我盛汤!”

花青瞳磨了磨牙,声音平板,却气呼呼的:“你自己不会盛吗?是不是盛好了汤,还要我一口一口喂你喝啊?”

君泱闻言,顿时乐了,“小丫头有长进,没错,最好你一口一口的喂我,二哥年纪大了,正需要你孝敬呢。”

花青瞳面瘫的小脸黑了黑,太无耻了!

她盛好了汤递给他,然后凶狠地低吼道:“你自己吃,别指望我喂你。”

说完,花青瞳向黑狼招手,“来吃饭。”

黑狼有些迟疑,不太敢过去,“你变成人形,来一起吃饭。”

花青瞳觉得,黑狼体形巨大,一定很能吃,锅里的饭恐怕不够,可是如果它变成人的话,那就会好很多了。

黑狼闻言,蓝眸感激的闪了闪,光芒一闪之后,一名身资窈窕的美丽少女出现在众人眼前,少女个子高挑,身材很是健美,美丽的脸庞透着一股子野性的美,蓝色的眼眸,让她看起来如精似魅。

花青瞳看的微微有点呆,赞道,“你长的真好看啊。”

阿蓝脸红了脸,看着花青瞳说,“主人,我叫阿蓝。”

花青瞳点了点头,“阿蓝,这个名字很适合你,真好听,阿蓝你过来,一起吃饭。”

“主人,我可以吗?”阿蓝有些不好意思了。

“当然可以。”花青瞳递了一只碗给她。

于是,三人,还有三只小奶猫,便围着锅吃了起来,那边,婷婷和小叶子饿的肚子咕咕直响,少年也很是窘迫,他也很饿,但是,那碗鸡汤,是给姑婆的。

欧阳梦端着鸡汤,听着三个孩子饿的咕咕直叫的肚子,心中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婷婷和小叶子都被宠坏了,估计是她们做了什么事情,惹的那两位不快了。

可是,三个孩子都饿着,这碗鸡汤,她也喝不下啊。

欧阳少丰看出了欧阳梦的为难,不禁握了握拳,起身道:“姑婆,鸡汤你喝,婷婷,小叶子,你们在这里照顾姑婆,我出去找点吃的。”

“少丰!”欧阳梦眉头紧皱,外面危险重重,少丰这孩子只是天珠境的修为,出去根本不够看,万一遇到危险,可是九死一生。

“姑婆,你放心,我没事的,之前是因为不放心您我才没有出去,现在您已经醒了,我就放心了,姑婆放心,我不会走远的,就去附近转转。”少年说道。

婷婷和小叶子看着欧阳少丰,二人的脸色都有些发白,动了动唇,想说什么,可最后终是什么都没说。

花青瞳看了少年一眼,见他脸色虽然苍白,眼神却很坚定,便淡淡开口道:“出了这里往右走,再往前走,不远处就有野菜和野蘑菇,还有野果。”

少年一愣,然后不禁感激地看着花青瞳道:“多谢姑娘提点。”

“哼,你倒是好心。”君泱挑眉轻笑着道,语气有些不屑。

“我乐意。”花青瞳面瘫的小脸回了他一句。

“哼,假惺惺。”婷婷小声嘀咕了一句,换来欧阳梦冷冷的瞪视,婷婷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多说,然而小叶子这时却是开口了,“姑婆,我们身上还有钱吗?”

“你想做什么?在这远古巨森里,有钱也买不到什么的。”欧阳梦威严地说道。

小叶子定定地看着阿蓝,伸手一指:“姑婆,我想买下她。”

阿蓝的眼中煞时露出一抹凶狠之色,花青瞳也面瘫着脸抬起头,看来,她的不理睬,到是让某些人觉得她很好惹了,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她。

“看吧!”君泱嘲笑地看了花青瞳一眼。

花青瞳面瘫的小脸铁青一片。

欧阳梦看了阿蓝一眼,默不作声,之前她也看到那头黑狼了,那是很尊贵的远古天兽黑狼族,但是,明显,小叶子的这种要求是不合适的,只是,他们欧阳家太需要这样一头天兽。

若是这位姑娘能卖,也不是不行。

欧阳梦道:“姑娘不要生气,小叶子不懂事,姑娘莫要与她一般见识,不过,不知姑娘听没听过西大陆欧阳家,说起来,欧阳家也是从上古之时就流传下来的古老驭兽家族,可是,随着远古天兽的隐世凋零,欧阳家能够契约到的天兽越来越少,如今,欧阳家的古老传承几欲凋零,若是可以,老身厚颜,愿付出一切代价,和姑娘换这只黑狼,我们欧阳家,一定会好好对它。”

花青瞳闻言看向阿蓝,“你愿意跟他们走?他们是驭兽家族。”

阿蓝连连摇头,“主人,我的命是你的。”阿蓝的声音斩钉截铁,最后恶狠狠地瞪了欧阳家的人一眼。

“你们也听到了,阿蓝不愿意跟着你们。”花青瞳说道。

欧阳梦一默,心头叹气,小叶子猛地抬起头说:“它只不过是头天兽,它是谁的还不是由你说了算,你开价吧,不论多少,我们都出得起!”

小叶子眼含着志在必得的光芒,她要让那头黑狼喊她主人,要让那头黑狼变成的少女,成为她的坐骑。

“打消你的心事,不要再让我听到你说话。”花青瞳面瘫的脸冷了下来。

小叶子不服气地张口欲言,却被欧阳梦一把拦下。

不久之后,欧阳少丰回来了,他的怀里揣了不少野果,他将野果递给婷婷和小叶子,小叶子看着手中青涩的果子,犹豫着问,“少丰哥哥,只有果子吗?”

欧阳少丰不太自然地挠了挠头,“我只摘了这些果子,野菜不好煮,我们吃果子省事。”

他们不是有锅嘛……小叶子嘴里的话脱口而出,可是想到花青瞳的冷酷,最终还是闭上了嘴。

果子又酸又涩,坚硬难嚼,却十分顶饿。

花青瞳几人吃完饭,锅里已经空空如野,好在花青瞳之前就给三只小厄兽留了三碗鸡汤。

为防三只小厄兽再把锅吞掉,花青瞳早早的就将这口锅收了起来。

三只小厄兽分别爬到碗边,伸出粉嫩的小舌头舔着碗里的鸡汤,吃的津津有味,花青瞳看的有趣,耐心地等着它们把鸡汤喝完。

果然,没一会儿,三碗鸡汤均都见了底。吃饱了的小家伙们又闹腾起来,纷纷围着花青瞳发出‘喵喵’的叫声,非常的活泼可爱。

花青瞳眼中不禁流露出温柔的光芒,便耐着性子,陪三只小家伙玩了起来,三只小家伙发现花青瞳在陪它们玩,顿时更加的开心,小短腿肥肥的,此刻却用力的蹦蹦跳跳,那只小花猫,还跳到了花青瞳的腿上,见花青瞳伸手要戳它,它又轻轻叫了一声,连忙扭着小屁股跑走了,边跑边回头偷看花青瞳,湿漉漉的小眼神儿里都‘你快来抓我’的期待表情。

另两只兀自跳的欢,见到小花猫这样玩,便都停下了之前的动作,一起朝花青瞳腿上跑来。

君泱黑着脸看着花青瞳,不屑地叹息,“果然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居然陪这些小东西玩。”

花青瞳却说,“你不懂,小家伙们离开了娘亲,一定很想家,我陪它们一起玩,可以让它们快乐一些。”

“啧,姑婆,你看见了吗,她把黑狼那样的远古天兽,和三只小猫一起养,那只黑狼留在她的身边,简直就是暴遣天物。”

小叶子愤愤地瞪着花青瞳和三只小猫。

欧阳梦也微微皱起了眉头,的确,花青瞳把远古天兽和三只小奶猫一起养,任何一个驭兽师看到了,都会觉得的不可置信,难以接受。

女人的眸色沉了沉,此刻她的心情有些沉重,她在想,要怎么说服那位姑娘,才能把那头黑狼让给他们欧阳家,对于一个驭兽家族来说,天兽,尤其是远古血脉的天兽,是超越一切的宝贝。

“姑娘,你真的不考虑把黑狼换给我们吗?我们是驭兽师家族,一定会好好待它的,你若是喜欢小动物,我们可以为你挑选很多珍惜品种,绝对不比这三只小奶猫差。”

花青瞳听到了,却是没有理会,兀自陪三只小家伙玩的开心。

女人皱了皱眉,然后无奈的叹气。

而那少女小叶子,见状却是眼神发狠,那头黑狼,她要定了!

是夜,花青瞳搂着三只小厄兽去睡,黑狼依旧爬在花青瞳的门槛上守着,欧阳梦和少年少女们依然还在昨晚的位置休息。

夜深了,小叶子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看向黑狼的方向,然后起身,放轻了脚步,小心翼翼地朝它走去。

黑狼在小叶子一动的时候,就警惕地竖起了耳朵,一双蓝水晶般的眼睛也猛地睁开,从中射出锐利的光芒。

小叶子双手结印,一个闪着微光,图纹玄奥的圆形法阵在她的双手中凝结,她快步走向黑狼,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快了,快了,就差一点,只要将这个阵法烙印进黑狼的灵魂里,那么,这头黑狼就是她的所有物了,她就是它的主人了。

黑狼蓝色的眼睛轻轻眯起,它盯着少女手中的那个法阵,那个法阵给它一种极为舒服的感觉,看着那个法阵,它竟不由有种,想让它烙印在自己身上的感觉。

但是,很快。黑狼便清醒过来,眼中飞快闪过一道浓烈杀机,该死人类,居然敢暗算它!

“嗥——”黑狼的嚎声划破寂静的夜,花青瞳和三只小厄兽都被黑狼愤怒的狼嚎惊醒。

花青瞳连忙一个激灵跳下了床,她拉开门,就见那个叫小叶子的少女狼狈无比地被黑狼扑倒,黑狼锋利的牙齿,就死死咬在她的肩膀上。

少女的一只手,手腕已经被咬断,还剩下一点皮肉,连接着少女的手,少女的手,软软的挂在那层皮肉上。

少女的肩膀不断渗出鲜血,鲜血的气味让三只小厄兽扭着小身子,兴奋非常地跑了出来,三只纷纷爬到花青瞳的脚上,好奇又兴奋地看着那血腥的场面。

黑狼看见花青瞳,咬着少女肩膀的力道有些松动,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忧虑,“主人,她暗算我,她想强行契约我。”

阿蓝如实道出实情,有些担忧地看着花青瞳,它怕,怕花青瞳因为它伤了人类而厌弃它。可是,刚才她真是太愤怒了,少女的行为,与强盗无疑,没有一口咬断她的脖子,已经是它忍耐的极限了。

“阿蓝,过来。”花表瞳唤道。

阿蓝闻言,甩开小叶子,走向花青瞳,花青瞳看了一眼它染血的嘴角,“脏不脏,快去洗洗,虽然你是天兽,可是,你是女孩子啊。”

女孩子应该都爱干净的。

阿蓝愣了愣,不明白地看了花青瞳一眼,忧心忡忡地去洗漱了。

“想强行契约我的天兽?”花青瞳上前,一脚踩在小叶子身上,面瘫着脸凶狠地低声喝问道。

小叶子已经吓傻了,也疼的够呛,她双眼呆滞地看着花青瞳瑟瑟发抖,连牙齿也咯咯打着颤。

欧阳梦,欧阳婷婷,欧阳少丰三人也早已从睡梦中惊醒,此刻均是沉默看着婷婷的惨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花青瞳的眼中闪过一抹杀机,手掌一翻,一根天之力凝成的尖刺便要刺入小叶子的脖子,“一再觊觎算计我的东西,我没有理由放过你。”

“喵!喵喵!”三只小厄兽在花青瞳脚下蹦跶,仿佛十分兴奋。

“姑娘手下留情。”欧阳梦发出一声焦急的喝止声,小叶子是他们欧阳家年轻一辈为数不多的驭兽师,而且,小叶子驭兽上的天赋很不错,她不能让这个家族的天才死在这里。

欧阳梦一喝的同时,手中已经飞出一团天之力,将花青瞳刺下的尖刺打飞,她歉意地看着花青瞳,“对不起,姑娘,今天的事是我们做的不对,我们这就离开,还请姑娘放过小叶子这次,她的手已经废了,求姑娘不要赶尽杀绝。”

花青瞳眼中涌起阴冷的黑雾,冷冷地盯着女人喝道:“都滚!”

欧阳梦不再多说,当即带着三个小辈快速离开了这个篱笆小院。

但是三人都没有走远,他们还不想死,自然不敢深入远古巨森深处,他们只能在篱笆小院外等待,等他们欧阳家的救援队伍到来。

而第二天天色蒙蒙亮,疼的睡不着觉,也吵的其他人睡不着的小叶子,终于恢复了一些清醒。

清醒过来之后,她的眼中便掉下大颗大颗的泪水,她的手,废了,她成了一个残废了。

欧阳梦和欧阳婷婷以及欧阳少丰,都沉默地看着小叶子。

而就在这时,两道身影却是飞快的从他们面前掠过,直冲篱笆小院,几人都朝那两二人的身影看去。

那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二人均是长发披散,长及脚裸,头顶一根血色尖角,双眸中旋涡涌动,浑身上下都散发出骇人无比的气息。

光是气息,就让欧阳梦四人脸色煞白。

而此时,那两道身影却是停在篱笆小院外没有继续闯入,他们停在了外面,那个男人道:“厄族族长厄伦和夫人前来拜见此处主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