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 几个大舅哥/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晨的太阳缓缓升起,照耀着绿草如茵的大地,柔软的绿草中,是静谧安详的篱笆小院和绿竹小屋。

葡萄架上已经长了葡萄,一串串的晶莹可爱。

那一对男女站在篱笆墙的外面,没有越雷池一步,静静等待。

黑狼爬卧在门槛处,惊恐地竖直了耳朵,它看着篱笆墙外的那两道身影,身体本能地瑟缩了一下。

它认识那个男人,他就是厄族的族长,厄伦。

床上,花青瞳和三只小兽睡的正香,突然,三只小兽齐齐的耳朵一颤,接着,相继睁开了双眼。

它们的小耳朵高高竖起,湿漉漉的小鼻头努力嗅着周围的空气,似乎想要嗅到熟悉的气息。

“喵~”奶黄色的小厄兽轻轻地叫了一声,然后爬上了花青瞳的胸口,小爪子轻轻踩在了她的下巴上。

另两只见状,也纷纷爬上了花青瞳的胸口,不多时,三只小蹄子便都踩在了花青瞳的脸蛋上,她圆圆的脸蛋便被三只小爪子踩出了一个坑。

花青瞳被这么折腾一通,缓缓从睡梦中醒来,她睁开眼,看着三只小家伙,然后伸出手指点点其中一个小家伙的小鼻头,宠溺地嗔怪道:“小调皮们,今天怎么醒的这么早?”

“喵!”小家伙发出幼嫩的小奶音,似在与她说话,那湿漉漉水汪汪的小眼神儿,高兴地看着花青瞳。

“喵!喵喵!”另两只也不落下风地轻轻叫道。

小奶猫们软糯的叫声,让站在篱笆墙外面的二人微微一震,女人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厄伦,我听到了孩子们的叫声。”

厄伦拍了拍女人的肩膀,安抚她,“别着急。”

说完,厄伦又看着里面大声道:“厄族族长和夫人厄姗来访。”

正在与三个小家伙玩耍的花青瞳,听到这个声音,立即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的眼中滑过一丝警惕之色,厄族的族长竟然找来了,一定是为了小厄兽来的,看着在她怀里扑腾欢闹的三个小家伙们,花青瞳抿紧了唇穿衣起床。

然后,她缓缓推开门,探出头看向外面。

那是一对中年夫妻。

那二人在门被推开的霎那,也立即看了过去,当看到花青瞳那双青色的瞳孔时,夫妻二人的脸色都是微微的一变,这眼睛……果然是君家人。

花青瞳警惕地看着他们,看到他们的模样特征后,暗道,没错,是厄族的人,和厄珞长的很像。

不过,谨慎起见,她还是问:“你们刚才说,你们是谁?”

花青瞳从门缝里走了出来,站在瑟瑟发抖的黑狼身前。

“厄族族长,厄伦,和我的妻子厄姗,我们来,是为了找回我们的三个孩子。”厄伦目光如电,紧紧地盯着花青瞳。

花青瞳心中惊讶,这么说来,那三只小家伙,居然还是厄族族长的孩子。

“你们来,厄珞知道吗?”花青瞳问。

厄伦的脸色黑了黑,“厄珞是我们的大儿子,他把他的三个弟弟送人了,想必就是送给了姑娘你。”

厄伦的语气还算客气,但是厄兽一族天身凶煞,哪怕是他收敛了气息,也依然给人一种十分恐怖之感。

花青瞳心中暗道,原来厄珞也是厄族族长的儿子,只是,他送给她的,居然是他的弟弟们……

就在这时,‘喵喵’的叫声从屋里传来,然后,三只肉滚滚的家伙便一股脑儿的从里面窜了出来,它们看了篱笆墙外面的夫妻二人一眼,然后齐齐窜上花青瞳的脚,并且三只一股脑儿的将头埋进花青瞳的裙子下面,只露了三个肥嘟嘟的小屁股在外面晃。

其中一只小家伙,还扭头开心地看了厄伦夫妻二人一眼,那眼中的情绪,花青瞳瞬间解读:你们找不到我,快来找我……

花青瞳面瘫着小脸,心中却十分好笑无奈,这三个小家伙,这是在和它们的父母捉迷藏呢,只是,它们只把头藏起来,屁股还在外面呢。

厄伦错愕了一瞬,他的妻子厄姗则惊讶地捂住嘴,“厄伦,它们会走了!”

没错,之前,三个小家伙还不会走路呢,它们毕竟才刚足月,可是现在,短短两天不见,小家伙却已经会走了,可是他们做父母的,居然没有亲眼看到那个过程。

“二位请进来说话吧。”花青瞳已经十分肯定,他们就是小厄兽的父母没假了,看了小厄兽们的反应,也没差。

厄伦夫妻二人闻言,立即道了谢,推开篱笆院门,走了进来。

“二位请坐吧。”花青瞳将三只小厄兽从裙子底下捞出来抱进怀里,走到摇椅旁的小桌前。

三人坐下后,厄伦没有着急要回三个小家伙,而是打量着花青瞳,说:“多谢你救了小儿。”

“厄伦族长客气了,没什么的。”花青瞳面无表情的说,“到是厄珞,我没想到他居然给我送来三个小家伙。”

花青瞳低头看向怀里,此时,怀里三个小家伙都兴奋的扑腾着,小身子扭来扭去。

厄伦也看向花青瞳怀里的三只,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温和,“这三个小家伙,没少给你添麻烦吧?”

“它们虽然有点调皮,但是很可爱。”花青瞳说。

“可爱?”厄伦错愕,这还是他头一次听到有人说厄兽一族可爱,毕竟,厄兽即便是幼崽,也摆脱不了凶残之名

“我很吃惊,它们竟然与你相处的这么融洽。”厄伦说。

花青瞳淡淡看了他一眼,并不明白他说这句话的意思。

这是,厄姗缓缓开口了,她解释道:“姑娘可能不明白,厄兽一族,鲜少能与人相处的这么融洽,厄兽幼崽,除了同族,任何接近它们的生灵,都会被初食。”

“初食?”花青瞳不解。

“就是厄兽第一次吃掉的猎物,除了同族,任何接近厄兽幼崽的同族,都会被它们吃掉。”厄姗道。

花青瞳眼中闪过一丝浓浓的不解,“我不明白,它们明明很可爱。”

花青间想像不出怀里三只小家伙们吃人的场景,它们明明还都这么小,而且活泼可爱,虽然调皮,但是真的很可爱。

“哼,愚蠢的丫头,你也就是运气好,才能和它们相处融洽,没被它们吃掉。”君泱略带冷嘲的声音传了过来,花青瞳看去,却见君泱正站在门口伸懒腰,显然是刚起床的样子。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神困惑,她看向怀里闹腾成一团的小家伙们,它们真的有他们说的那样凶残?它们才是幼崽啊。

“别看了,再看你也看不明白的。”君泱说了一声,朝这边走来。

“原来是二皇子殿下。”厄伦和厄姗站了起来,夫妻二人双双脸色凝重地看着君泱,身体也微微紧崩。

“呵呵,小厄伦长这么大了。”君泱漫不经心地走过来坐下,兀自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花青瞳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君泱居然叫厄伦为小厄伦。

君泱轻笑一声,得意地看着花青瞳,“你个小丫头知道什么,我当年和父皇去厄族的时候,厄伦还只是个小不点呢。”

厄伦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有些凶狠。

不过君泱说的也没错,当年他见到君泱的时候,他已经是个偏偏少年,十分的嚣张高傲,他企图咬他一口,结果反被揍,而他的阿爹,因为大帝的原因,不仅不敢追究,反而还向这个二皇子道歉。

后来他的阿爹告诉他,不要轻易招惹君家的人。

群泱轻笑一声,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蓦地,他眉头紧皱,怒视花青瞳,“怎么是冷茶,臭丫头,快去给我烧水泡茶,我要喝热茶。”

“你——”花青瞳顿觉非常没面子,可是对上君泱凶狠的表情时,她只得一声不吭的起身去烧水煮茶。

她起身的时候,将三只小厄兽递向厄姗。

厄姗忙接过小厄兽,脸上闪过欣喜激动的表情,她的孩子们,终于又回到她的怀抱了,想到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厄珞,厄姗眼中不禁闪过无奈的神色,他居然把他的弟弟们,送给了一个人类,幸好这个人类对小厄兽们没有别的算计,不然,她的三个孩子们,岂不是要遭殃。

也许厄珞正是觉得她不会伤害弟弟们,才会把弟弟们给她呢,想到这里,厄姗不禁多看了花青瞳一眼。

花青瞳去打了水,然后生火煮茶。

君泱和厄仑夫妻说话,三只小厄兽们回到了娘亲的怀抱,也很高兴,只是调皮的它们,还不时的扭动着小身子,嘴里发出‘喵喵’的轻叫。有一只,还用小爪子捂住眼睛,然后从爪缝里偷看向花青瞳。

“我们的孩子,似乎都很喜欢那位姑娘”厄姗看着三个孩子,对厄伦说。

厄伦也发现了这一点,不仅是眼前这三个,就包括厄珞,也是如此。

“二皇子殿下也是为了氤泽之地而来?”厄伦看了孩子们一眼,转而面色一正,看向君泱。

“算是吧,既然有人说父皇曾在那里留下过传承,那我为什么不去看看。”他一边喝着冷茶,一边盯着花青瞳,完了又吼道:“臭丫头,动作快一点,磨磨蹭蹭干什么?”

花青瞳一边煮茶一边小脸发冷,等着吧,以后她一定要报复回来,先让你得意着。

厄伦看着君泱凶狠的嘴脸,看向花青瞳的目光不禁略有些同情,“那位姑娘的眼睛,和大帝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她是您的?”

“返祖血脉,你们应该也感觉到了,她的气息,与父皇如出一辙。”君泱缓缓说道,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花青瞳的背影。

正在这时,花青瞳舀了茶水到茶壶里,朝这里走了过来。

她给众人都倒了茶。

三只小厄兽看见她,立即扭着胖嘟嘟的小身子要朝她窜过来。

“它们真的很喜欢你。”厄姗对花青瞳说。

花青瞳目光微软,“我也很喜欢它们。”

“不少人类都会去往氤泽之地,天兽们就不会阻止吗?”君泱漫不经心地问。

“不会,氤泽之地近几年异象频频,天兽们正需要探路石,因为,不少进入那里的天兽们,都是有去无回,包括我们厄族的一名成员,也折在了那里,所以,人类要来送死,天兽们是不会阻止的,相反,他们还巴不得人类进来呢。”

厄伦也不隐瞒,如实说道。

“哦,原来如此。”君泱轻挑眉梢叹了一句,颇有些等着看好戏的意味。

花青瞳却是目光微凝,心中感到不安,她说:“连生活在远古巨森中的天兽都有去无回,可见那里很危险,人类们修为参差不齐,他们去,就是送死。”

“怎么,你想阻止人类进入?”君泱嗤笑一声看向花青瞳,目光略带轻嘲。

花青瞳面无表情地道:“我没有那样的能力,也不会那样做的。”她若是那样做了,人类不仅不会领她的情,反而还会敌视她,认为是她阻止了他们探宝的机缘,她才不会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哼,算你有自知之明。”群泱轻哼一声道。

三只小厄兽此时终于窜到了花青瞳的怀里,它们活泼地在她的怀里打着滚,花青瞳抱住一只,对厄姗说,“我给它们喝了鱼汤和鸡汤,不知是哪只小家伙,连锅都给吞了,我一直有点担心。”

厄姗笑了,“没关系,小家伙虽然小,但是厄兽一族天赋异禀,任何矿石和金属,都是我们爱吃的。这几天多亏姑娘你照顾了,我很感谢你。”

花青瞳不禁吃了一惊,原来,厄兽一族,还爱吃矿石和金属。

“看来,半个月后的氤泽之地,我们又能再见了,二皇子殿下,请代厄兽一族向太子殿下问好,我们夫妻二人这便不打扰了,族中事务繁忙,我们这就告辞了。”

厄伦起身,对君泱说道。

君泱懒洋洋的点了点头,没有起身,“也代我向老族长问好。”

“二皇子殿下有心了,厄伦会把话带到的。”厄伦点了点头说道。

“小公主殿下,厄兽一族欢迎你去做客,不要被厄兽在外的名声吓到。”厄伦从花青瞳怀里接过小厄兽们,语气真诚地邀请道,与对待君泱的态度明显不同。

花青瞳被对方那句小公主殿下叫的有些发愣,只是本能地点了点头,目送厄伦一家离开。

三只小厄兽似乎知道它们就要离开这里了,纷纷从他们的父母怀里探出头来,湿漉漉的小眼神儿都望着花青瞳。

花青瞳也看着它们,虽然一开始很想把小家伙送走,可是现在,看着小家伙们离开,她又有些微微的失落。

想小宝宝了。花青瞳眼底闪过一丝黯然,也不知什么时候,她才能去往中央大陆,和小宝宝团聚,这段时间,他一定又长个了。

“怎么,你还有些不舍得了?”君泱走过来,伸手敲了敲花青瞳的头说道。

花青瞳回过神,面瘫着脸冷冷瞪了君泱一眼,“等我的修为超过你时,我一定让你天天给我砍柴做饭烧火煮茶。”

“哟!”君泱惊呼一声,笑了,“小丫头想的挺美啊!”

花青瞳面瘫着小脸不与他争辩,转头看见黑狼呆呆地看着他们,花青瞳朝它招手,“阿蓝,你都不喜欢变成人形吗?”

黑狼变作人形,走到花青瞳身边,眼神中还带着震惊,“主人,原来你们是大帝的孩子,你是大帝返祖血脉。传言是真的。”

“什么传言?”花青瞳看着阿蓝 。

阿蓝抿了抿唇,犹豫地看了君泱一眼,见君泱没有反对的意思,它便说:“就是万年前就开始流传的一个传言,传言说大帝总共有十个孩子,最后一个,会在万年后出现,那第十个孩子,会是第二个大帝……”

花青瞳面无表情的听着,但是她关心的明显已经不在传言上了,而是吃惊地说:“大帝有十个孩子?”

她看向君泱。

“我上面还有一位皇兄,就是君泽,另还有三位皇姐,下面还有三位皇弟,一位皇妹,除了那位皇妹,三位皇姐和三位皇弟都与父皇一起殒落了。”君泱说。

“那为什么你没有殒落啊?”花青瞳面瘫着脸,十分不解地问,那眼神有些痛心疾首。

君泱一下气笑了,“臭丫头,看来,我还是对你太好了……”

“大帝是怎么殒落的,为什么说,我是大帝的孩子,我只是他的后人而已,为什么,我要叫你皇兄,按理说你应该也是我的先祖才对。”花青瞳看着君泱,花青瞳隐隐觉得,自己心中的这些疑惑,很重要。

“小丫头问的还挺多啊,不过,你要是叫声二皇兄,我就告诉你。”君泱笑的十分和蔼。

花青瞳默默别开脸,视线余光不经意看到外面不远处的几个人影。

她的眼中霎时闪过一丝冷芒,那几个人,竟还没有离开。

此刻,欧阳梦四人,心中惊骇的无以复加,厄兽,那三只小猫,居然是厄兽 。

做为驭兽师家族,他们也从家族的古籍里了解过一些关于厄兽传闻,传闻厄兽一族非常记仇护短,他们幼时,形似小猫,但依然十分凶恶,但是没有想到,那被他们认做小猫的三只,竟然就是传说中的厄兽。

而他们,居然一直把厄兽当成了小猫来看待。

小叶子脸色惨白,眼中浮现浓浓的震惊和怨恨,“她都有了三只厄兽了,居然还不肯把黑狼让给我。”

欧阳梦皱眉,“小叶子,厄兽是不可能跟着人类的,没看厄族的族长已经亲自来把小厄兽们带走了吗?她不把黑狼让给你,是有道理的。”

“有什么道理 ,她又不是驭兽师。”小叶子痛苦的低喃,眼泪决堤而出,她看着自己惨不能睹的右手,“姑婆,我们的族人什么时候到,我的手,真的还能治好吗?”

“一定能治好,你忘了吗,穆轻天药师的药术,有多么了得。”欧阳梦说道。

听到穆轻天药师的名字,小叶子的眼中顿时绽放出希望的光,对,有穆轻天药师在,她的右手一定还能恢复如初,等她恢复以后,一定要弄到一头比黑狼更厉害的天兽,到时候,她要让那头黑狼和那个女人都后悔她们的所做所为。

两天后,欧阳家派来救援的高手到了远古巨森,他们在篱笆墙附近呆了半天,半天后,便带着欧阳梦四人离开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花青瞳被君泱困在这里,天天砍柴做饭,更过份的是,还要给他洗衣服。

到了最后,还要给他梳头。

阿蓝敢怒不敢言,只能默默在心里为她的主人抱不平。

……

北大陆,辽阔无垠的黑色荒原,这里寸草不生,却有嶙峋怪石密布,气候常年冰寒刺骨,滴水成冰。

这里没有人烟,也没有太多的生灵生存。

这里就像是亘古沉睡的死地绝境,永远都是黑暗和冰冷。

然而,就在前不久,这片黑暗绝地里,竟是发生了惊天的巨变。

大地动摇,苍天轰鸣,一座仿佛沉睡了万载的古老宫殿,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声,从冰冷的古老土地里破土而出。

魔气四溢,宫殿巍峨恢弘,漆黑的外形,宛如一头巨大的狰狞凶兽。

它尘封了万年的大门,在一道异常高大的人影出现的时候,终于缓缓打开,伴随着沉重的吱呀声,无数黑衣人从这座魔宫里涌了出来,跪在地上,仰天欢呼,“王,您终于回来了!”

“王!”

“王!”

“王!”

欢呼声一声高过一声,一声比一声激昂,一道黑衣身影凭空出现,他缓缓地跪下,激动地看着了那个异常高大的身影。

“王,您终于恢复记忆了。”他激动地看着那高大的身影说。

那高大的身影低头,看向他,声音轰隆,宛如雷鸣,“缨,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让你留在瞳瞳身边保护吗?”

“属下保护不力,让小姐受难了,小姐和黑天魔君一起失踪了,所以,属下便来寻王了,求王责罚。”

缨深深的埋下头去,他是知道的,王和小姐的关系有多好。

那异常高大的身影闻言,抬手轻轻抚上自己的心脏位置,那里,连心佩的感应 隐隐传来,瞳瞳没事,她没事。

“不怪你,你起来吧。”他再次低头,看着缨说。

缨激动起身,不敢直视这样的王。

那高大的身影,他紫衣紫发,身高三丈,眼有九瞳,脸上生长着奇异复杂的纹路。他,就是那万古的魔神,高大,神秘,身上的气息恐怖慑人。

那九个瞳孔,在他的眼中不排列不一,但是,此刻却流露出丝丝温情,他的身形缓缓的变小,直到恢复成正常人一般,他的容貌恢复,他是,花紫辰。

他举步,在跪迎的魔卫中,走进了那座魔宫。

他的身后,以缨为首,一众魔卫恭敬跟随,待所有人都进去后,魔宫的大门紧紧合上,但是,这座魔宫却宛如一直就存在一般,巍峨而霸气地屹立在这片黑色荒原之中。

魔宫现世的消息惊动了整个北大陆的人,然后,除了北大陆的荒原守护者亲自来过的这座魔宫外,再无人能够见到他的真容。

渐渐的,黑色荒原魔宫和魔宫里的绝世强者之名,震惊整个北大陆。

这日,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两个人影鬼鬼祟祟的摸到了黑色荒原,然后一路直往魔宫而去。

“哼,装神弄鬼的狗屁强者,等苏小爷去了,非偷的他连裤衩都剩不下。”那高瘦个子的身影猥琐地低笑了几声,嚣张地呢喃道。

那身形矮胖的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苏猫猫,你别到时候被抓住哭天喊地的求饶就行了,本少爷才是福大命大之人,等见了那所谓的狗屁强者,本少爷一个屁股蹲儿,就把他压趴下,嘿嘿嘿。”

猥琐的笑声飘荡出很远,在黑色的荒原上蔓延。

两道身影虽然体型想差甚大,但是二人的速度却是异常的快速,不多时,他们便来到了那座巍峨高大的魔宫面前。

“哇,这魔宫果然和传言的一样高大雄伟,小爷发了,小爷要把这魔宫,也一并偷入怀中。”瘦高个仰头,眼中浮现浓浓的陶醉和惊叹。

“苏猫猫,别美了,就你那身材,连这魔宫里一块板砖都带不走。”矮胖的那个小声嘲笑道。

“月弯弯,你不懂,你苏哥哥我的身材虽然瘦,可是我的胸怀宽广啊,便是这天,也能被我偷入囊中,更何况区区一座魔宫!”

“吹牛!”矮胖的那个不服气地哼了一声,“你说吧,我们要怎么进去,万一我们打不过那个传说中的强者怎么办?”

“月弯弯你个胆小鬼,跟着小爷走就行了。”说着,高瘦的那个纵身一跃,便跃上了高高的宫墙。

他猫着腰,脚步轻盈地在宫墙上飞快窜入。

矮胖的见他进去了,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没有听到异样的动静,这才放心地跟着纵身一跃,也上了宫墙,然而,还没走两步,他矮胖的身子就被一根凭空飞来的绳子绑了,他正待张嘴大叫,一团凭空飞来的抹布就堵进了他的嘴里。

他的急的眼珠子滴溜溜的直转,然而很快,他就瞪大了双眼,因为,他看到瘦高个居然也和他一样,着道了。

“唔唔!”矮胖子顿时两眼垂泪。

杀气森然的魔卫们将他们包围,然后,魔卫们齐齐跪下,一个少年的身影缓缓走来,矮胖的少年抬头一瞧,顿时两眼一滞,然后便暴射出两团巨大的惊喜光芒!

“唔唔!”矮胖子朝少年发出一阵吱唔声。

花紫宸的身量又高了不少,少年已经向青年转变,他英气眉毛高高挑起,看着矮胖子那张满是肥肉的脸,诧异道:“居然是你们!”

“唔唔……”矮胖子激动地连连叫唤,花紫辰示意魔卫们将他们口中的布团扯掉,嘴巴一得自由,矮胖子就哭天喊地激动地狂吼起来:“大舅子,大舅子,原来是你,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居然在这里遇到了大舅子你!”

瘦高个看傻子一般看向他。

花紫辰的脸顿时黑透了。

这个小胖子,当初在东大陆遇到他的时候,他就喊着瞳瞳叫媳妇,现在可好,依然死性不改,还敢占瞳瞳便宜!

“给我把他的嘴巴再堵起来!”花紫辰黑着脸怒喝道。

这瘦高个和矮胖子,正是当初在东大陆时,他和瞳瞳几人去往天河途中遇到的苏猫猫和月弯弯,当初这二人正在打劫塗兮羽,后被瞳瞳遇上了。

这月弯弯两年没见,身高没见长,年龄没见长,但是身上的肥比却是又长了不少,锦衣华丽,金玉满身,整个一镶金嵌玉的肉球大团子。

而那苏猫猫,却是依然瘦的根竹杆儿似的,身上依然是一幅乞丐打扮。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花紫辰看着他们,眼眸中精光流淌,这两个,果然也非常人,只是,花紫辰显然不打算放过他们,尤其是这个敢占瞳瞳便宜的家伙。

“大舅子,不要,不要,不要把我的嘴堵上,我可是你的妹夫啊,你忘了,当年在东大陆的时候,我和瞳瞳就私订了终身了……唔唔。”

小胖子挥舞着双手叫嚣着,但还是被重新堵上了嘴巴。

苏猫猫同情地看了他一眼。

苏猫猫的眼珠子机灵无比地转了几转,回头一脸谄媚地对花紫辰说,“原来您就是那位传说中的魔宫强者,今日一见,果不其然,真是英雄出少年,早知道是您,我们早就来拜访了,哪还用等到现在,咱们可都是故人呐,紫辰兄弟,你说是不是?”

花紫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点头道,“没错,我们的确是故人。”

苏猫猫大喜,“既然是故人,那都是误会一场,我们本来就是好奇,所以才来看看,没想到啊,居然遇到了紫辰兄弟你,我真是太高兴了,高兴坏了!”苏猫猫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花紫宸眼中似笑非笑的神色更浓,他笑道,“的确是这样,我也很高兴,没想到亲手抓住了想来我这里偷东西的贼。”

“啊?不,不是的,紫宸兄弟,你听我说……啊——”苏猫猫的惨叫声划破长空,月弯弯瞪圆了眸子看着苏猫猫竹杆儿似的身子被一脚踹飞,而还不待他反应,他的身子已经变成一颗球飞远了。

花紫宸双眼如电,一道的紫色的弧形闪电从他的眼中飞出,只听‘咔嚓’一声巨响,远处的虚空裂开偌大一条缝隙,苏猫猫和月弯弯的身影转眼就被那裂缝吞噬。

“王,他们不会被空间裂缝绞杀吧?”缨神色忧虑地看着花紫辰。

花紫宸浑不在意地轻笑摆手,“不会,这两个狡猾的家伙堪比泥鳅,不会有事的,我只是把他们踢到了其他大陆,至于是哪片大陆,这就说不准了,不过以他们的手段,很快就会回来的。”

……

西大陆。

花青瞳任劳任怨地背着一大捆码的整整齐齐,一般大小粗细的柴禾回来,君泱躺在摇椅上手里拎着草房子把玩,听到脚步声,他瞥了花青瞳一眼,高高翘起了二郎腿,脚腕上的银色脚环铃铃作响。

花青瞳抹了一把脑门儿上的汗珠,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你没有把他们饿死吧?”

君泱翻了个白眼,“没饿死,他们草房子里有存粮。”

“主人,我们的存粮都馊了,我想吃新鲜的饭,我想吃肉。”碧水千叶泪汪汪的眨巴着眼睛,委屈无比地大声喊道。

卡森盘腿坐在地上,他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听到肉字时,依然还是眉峰微动,相比起吃长了绿毛的干粮,他也想吃肉。

“哟,还挺挑!”君泱伸进一根手指,在碧水小人儿的脑门儿上戳了一下,碧水千叶惊骇地瞪大眼睛,看着那根庞大无比的通天巨柱伸来,将自己点坐在地。

碧水千叶委屈地小脸憋红,想哭又不敢哭,肚子饿的咕咕直叫。

花青瞳生起火,将猎来的狍子肉架在火上烤,边烤边涂抹果汁和野菜,香气四溢。

烤肉的旁边,花青瞳娴熟的将石锅架上去,又生了火,锅里煮了野菜汤,清香的气息和烤肉的香味交融,花青瞳的眼中不禁发出亮晶晶的光芒,真香!

然就在这时,晴朗明媚的天空中,突然传出一声巨雷声,花青瞳猛地扬头看去,只见一条偌大的空间裂缝在湛蓝的天空中裂开,宛如无形的怪兽张开的巨口,两道黑影一前一后从那缝隙中掉了出来。

砰!前面那个掉在了架肉的帮边,溅起一片火星子飞溅。

花青瞳错愕地看着他,还不待她说什么,旁边的锅里,便发出‘噗嗵’一声水响,滚烫的水花四溅,花青瞳闪身避退,然后定睛一看,那锅里,赫然掉进一个肉球,肉球‘嗷嗷’直叫,肥胖的身上荡起的一层光障,将滚烫的开水隔离开。

但纵然如此,肉球依然疼的嗷嗷直叫,口里大骂,“好你个大舅了,居然这样对待你妹夫我,等我见到了我媳妇儿,一定好好告你一状!”

他的声音尖锐,花青瞳错愕地看着他,然后又看看那个瘦子,眼中不禁闪过一丝疑惑,这两个好像有点眼熟。

这时,那瘦子从旁边的地上爬起来,“月弯弯你个白痴,你没事占人家妹妹便宜做什么,这下好了,差点没被踹死,小爷我真是被你连累惨了——”

他边骂便从地上爬起来,抬起逢头垢面的脸后,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旁边的花青瞳,他的双眼呆滞了一下,然后蓦地尖叫出声,“月弯弯,你、你媳妇——”

“哪?我媳妇在哪?”锅里的肉球四脚朝天一番剧烈挣扎,花青瞳耳边只听‘咔嚓’一声响,锅碎了,锅里的汤汤水水和菜叶子四处流淌,肉球从地上一个打滚,然后直挺挺地站了起来,一双精光四射的双眼定定地瞄准了花青瞳的方向。

花青瞳吃了一惊,看着他,“你,月弯弯?”

月弯弯大喜,双腿一动,肥胖的身子便朝花青瞳滚了过来,“媳妇——你果然对我一片深情,居然没有忘记我,我好感动嘤嘤嘤,媳妇,弯弯也好想你,你一定也天天都在念着弯弯我吧——”

花青瞳面瘫着脸闪身到一旁,肉球一个前扑,扑倒在地。

“呜呜呜,我太激动了,吓着我媳妇了,我大舅子对我真是好,居然一脚把我送到了我媳妇身边,原来他早就承认了我这个妹夫,真是用心良苦啊——”

花青瞳板着小脸,不解地瞪着他,“月弯弯,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从天上掉下来?”

“是这样——”月弯弯从地上爬起来,眼睛咕噜噜地转了两圈,“媳妇啊,是这样的,你听我说,我和苏猫猫去了黑色荒原的魔宫,没想到,在那里我竟然遇到了我亲爱大舅哥,他一看见我,就把我给绑了,然后,又一脚把我踢到了你的身边,媳妇,大舅哥他真是用心良苦,他亲自把我送到你的身边,就是为了让我们小两口重逢啊——”

花青瞳直接忽略了他话中的含义,一双清灵灵的眸子瞪大,扑上前一把抓住月弯弯的肩膀,然而,只抓住一堆肥肉,但是花青瞳不介意,她急迫地问,“你见过我哥哥了?”

月弯弯眨了眨他那精光四射的小眼睛,“是啊媳妇,我要是没有见过大舅子,他又怎么能把我一脚送到你身边来呢!”

花眼瞳目光闪动,心头一片欢喜,她揪住月弯弯,“你给我说说我哥哥的情况!”

君泱终于从摇椅上起来走了过来,他的眼神非常不善,阴恻恻地盯着月弯弯,“死胖子,你之前在说什么,谁是你媳妇,谁是你大舅哥?”

月弯弯呆住了,呆呆地看着君泱,“你、你你你、你谁啊?”怎么和我媳妇的长的这么像?

君泱伸手,一把将花青瞳拉进自己怀里,“死胖子,看好了,我才是她哥哥,你叫的哪门子大舅哥?”他面目凶狠。

月弯弯整个人都懵逼了,他挤挤小眼睛,看着花青瞳:“媳妇儿啊,我到底有几个大舅哥啊?”

------题外话------

久陌离《欲宠不休:军爷的神秘娇妻》

(一对一军婚暖宠文,男女主身心干净,欢迎跳坑)

她是军政世家沈家的大小姐,容颜绝世,气质清冷,是家中人手心里的宝,却不受亲生母亲待见;

他是顶级豪门傅家唯一的继承人,权势无双,矜贵淡漠;是神秘特种部队的队长,也是最年轻的少将。

因为奶奶的遗愿,她以闪电般的速度嫁给了他,原本以为是一场各取所需的婚姻,却没想到迎来的是他的极致宠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