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 我就是问问/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少女一身紫色衣裙,长的明眸桃腮,宛如天仙,修为更是达到了碧海境,此刻闻言,她的一双明眸中,不禁流露出深深的愤怒和屈辱之色,一看,便知道这是一个性情高傲的女子。

独眼男子瞧了少女一眼,顿时狰狞地笑了一声,“既然兄弟们如此有心,那大哥就不客气了,等大哥上完,就给你们轮流着玩。”

那少女闻言脸色蓦地惨白一片,她一个劲儿地往同行的一名青年身后躲,冰冷小脸渐渐有些崩溃。青年挺身向前,将那少女护在身后,小声说道:“紫璇别怕,有我在。”

那少女忧虑地道:“子安哥,怎么办,这伙人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森林大盗,听他们的话,好像是盯上我们好久了。”

“没事,还有三长老在。”叫子安的青年看向一旁白发老者。

白发老者此时面色阴沉而凝重,他看着面前的一伙森林大盗,厉声道:“你们这伙亡命之徒,当真要与我莫家过不去?”

莫家,西大陆三大家族之一。与欧阳家,雷家,并列三大一流世家。

其中,雷家在毓庆国界内,莫家和欧阳家在乌神国。

三大世家和两大皇室的关系是平等的,护不干涉,乌神国还好,一直如此不曾变过,可是至从毓庆有了尸卫军团后,雷家的地位就危险了,雷家在短短时间内,已经不断向欧阳家和他们莫家求助了,甚至,也向乌神国示了好。

莫家此次进入远古巨森的人,一共有六人,除了那名老者长老外,便是五名年轻男女,两男三女,都是莫家年轻一辈的佼佼者。

而那些森林大盗,却是有十来人之多,而且个个凶悍非常,修为高绝。传闻,这些森林大盗,之所以沦落为大盗,就是因为他们的出身太过尴尬。

他们是三眼族和人族的混血儿,从小,他们既被三眼族瞧不起,受尽欺辱,又被人族打压排斥,久而久之,他们为了生存便走进了远古巨森,沦落为靠抢劫为生的森林大盗,他们同时仇视三眼族和人族,行事狠辣,杀人不眨眼。

欧阳梦四人那天也是运气好,在撞上森林大盗后,只是被抢走了身上的食物,并没有要了他们的命。

此刻,听到那名老者说的话,一众森林大盗们顿时狂笑不止,那名高壮的胖子道:“老头儿,你既然已经说了我们是亡命之徒了,我们还会怕你们莫家不成?别说是你们莫家,就是欧阳家,雷家,两个皇室加起来,我们都不放在眼里。”

那莫家的长老顿时怒了,他冷笑一声道:“你们不要太猖狂,老夫就不信,你们敢招惹毓庆国。”

对,现在没有人敢招惹毓庆国,毓庆国的尸卫大军,可谓是铜墙铁壁,杀人凶器。

哪怕是这些森林大盗,也不敢硬触其锋芒。

果然,听到毓庆国时,那些森林大盗的面色变了变,然而,那独眼老大却是冷笑一声,“老头儿,别扯这些有的没的,老子们现在打劫的是你们莫家,又不是毓庆国。你们若是识相,就把身上值钱的东西和干粮都交出来,再把那三个小美人儿交给我们兄弟们玩玩,我们要是玩的爽快了,或许还能饶你们一命。”

那莫家队伍里的三个少女闻言,顿时面色越发苍白,她们神色仓惶,一个个宛如受惊的小鹿一般看着他们。

那惊惶的小眼神儿,顿时更加激起了这些森林大盗的兽性,他们的体内本就有着一半三眼族的血统,三眼族天性凶残狠辣,这些森林大盗们疯起来,更是毫无人性可言,不知有多少人族和三眼族均被他们所害。

想到关于森林大盗的传闻,莫家几人,越发面如土色。

“你们别太过份,如果不想被莫家追杀,就放我们过去,财物干粮我们都给你们留下。”那长老色厉内荏地说道。

“哈哈哈哈!”一伙森林大盗们狂笑不止,那高壮胖子戏谑地说:“老头儿,你做梦呢,咱们兄弟几个好久没有沾过女人了,这会儿正想的紧,你居然叫我们放了你们?放了你们也行啊,都说了把这三个小美人儿给我们玩玩就好了。”

“大哥,二哥,别跟他们废话,兄弟们等不及了,先上吧。”一伙森林大盗们催促起来。

独眼老大眼中凶光一闪,大手一挥道,“兄弟们,动手,干他们!”

一声令下,森林大盗们轰隆隆地扑向莫家众人。

那名叫做紫璇的少女被高壮胖子从那叫子安的青年身后拉出来,塞进了独眼老大的怀里,独眼老大怀里霎时被温香软玉填满,他大笑一声,抱着少女的便走到一旁的树下,将少女扑倒在地,用力撕扯她的衣服。

那叫紫璇的少女顿时哭喊不止,美丽的脸上布满了泪水,她的眼中全是惊恐屈辱之色,拼命的反抗着。

‘撕拉’一声,她的衣服被扯掉,露出一片雪白细腻的香肩,那独眼老大见状,顿时眼中放光,如狼似虎的低下头狠咬一口,少女惨叫一声,雪嫩的肩膀顿时见了血。

与此同时,另两名少女也分别被几名森林大盗拉了出来,她们更惨,被五六人包围,摁在地上一阵撕扯殴打。

“嗨,兄弟,别打她们的脸,打肿了不好看,影响感觉,要打就打屁股,哈哈哈哈!”

一名森林大盗淫邪地大笑着。

那名长老和两名青年,却是急的眼睛发红,但是无奈,他们被几名森林大盗一起围攻,自身难保,根本就分不开身。

那边,那名叫紫璇的少女已经被扒光了身上的衣衫,雪白的身子暴露在空气中,眼看那独眼大盗就要欲行其事,那叫紫璇的少女突然指着前方不远处惊叫哭喊,“别碰我,你别碰我,那里有人,那里有一个比我更美的女子,不,是两个。”

没错,疯狂挣扎中的莫紫璇看到了花青瞳几人,此刻,她指着花青瞳和花青瞳身旁的阿蓝,宛如看到了替罪羊,激动无比。

莫紫璇的心中,此刻只有一个念头,希望身上这恐怖的男人放过她,那两个女人也是女人,只要身上这男人去抓了那两个女人来,也许就放过她了。况且,那几人来都来了,居然不过来救救她们,那就别怪她拉她们下水了。

花青瞳面瘫着脸,冷冷看着那叫紫璇的少女,这个少女自己遭殃就算了,还要拉她和阿蓝下水,真是过份。

其实花青瞳几人只是刚刚到来,便目睹了全过程,事情发生的太快,根本就来不及他们及时过去。而就在刚才,花青瞳自知不是这些森林大盗的对手,正看着君泱,希望他能出手一救,没想到,还没等到君泱的回应,他们就被坑了。

花青瞳很生气,她冷冷地看着那名少女。

这时,另两名少女听到紫璇的叫声,也纷纷看向花青瞳和阿蓝所在,她们也纷纷指向花青瞳和阿蓝,“你们去抓她们,去抓她们,她们长的好看。”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神阴沉似水。

若是没有君泱在身边,今天她和阿蓝必定也遭难。

“哼,丫头,这年头好人不能当啊,你明白了吗?”君泱冷笑着盯着前方,对花青瞳说。

花青瞳面瘫着脸一句话也没说,冷眼看着那些森林大盗聚集在一起,朝他们走来。

“你们别过来,你们继续你们的事,我们只是路过。”小胖子月弯弯扯开嗓子尖叫,肉球般的身子一闪,挡在了花青瞳面前。

花青瞳见了,心中既是好笑,又是感动,她将月弯弯拉到一旁,冷冷看着那些森林大盗。

“我们无意打扰你们,我们只是路过,放我们过去,大家各自相安无事,不然,谁也讨不了好!”花青瞳本还对那三个少心中怜悯,打算出手相救,可是到了此时,她是半点救人的心情都没了,别人无情,就别怪她无义。

那为首的独男子闻言,独眼一闪,他盯着花青瞳,突然舔了舔唇,笑了。

他笑的嗜血,笑的残忍,笑的意味深长而兴奋无比。

他蓦地一把将那叫紫璇的少女推开,“兄弟们,这个给你们玩了。”

与对面那个面瘫脸的小丫头比,怀里这个就显得索然无味了。

一伙森大盗将紫璇接住,在她光裸的身子上大下其手,而那独眼老大却是漫不经心的系好腰带,迈步朝花青瞳一行人走来,花青瞳将阿蓝扯到自己身后,阿蓝脸色一变,闪身挡在花青瞳身前。

“哈哈哈,有趣!”独眼男子见状,不禁哈哈大笑,他的独眼透出一股灼热的火光,紧紧地盯着花青瞳的面瘫脸,“美人儿,报上名来,你们是哪个家族的?”

“我们只是路过。”花青瞳道。

花青瞳冷冷地看着他,她对于森林大盗也隐有几分了解,他们体内有着三眼族的血统,十分凶残,她并不指望真的能与他们和谐商谈,于是她又补充道:“你们不要招惹我们,我们也不会多管闲事,非要招惹我们的话,你们也也讨不到好。”

她语气冰冷,但是声音却有着一丝软糯,还有些笨拙,再配上那幅面瘫脸上一本正经的表情,令得那独眼老大微微一愣,而后便是哈哈大笑,目光越发灼热,“小丫头,说,你们是哪个家族的?”

“我们不是哪个家族。”花青瞳道。

“我们是君家的。”君泱道。

二人异口同时,君泱不满地瞪了花青瞳一眼,冷冷地看着那独眼老大,“不想死的话,就滚!”

随着‘滚’字落下,君泱微微泄露出一丝修为气息,那气息一出,那独眼老大的脸色便是猛地一变。

好强!

仅是一丝气息,就足以碾压他。

“我们过可以过去了吗?”君泱冷冷地看着他,一把抓住花青瞳的手,狠狠地驯斥道:“笨丫头,跟他们讲理?跟他们是讲不出道理的,只有用实力说话。”

独眼老大目光一闪,闪身避让到一旁,他不敢再看花青瞳,而是对君泱道:“这位阁下说的对,几位请过。”

独眼老大和他的兄弟们都站着不动,却是暗自警惕紧张。

他们万没有想到,今天居然遇到了一个绝世高手,对方仅是一丝气息,就让他们心头骇然。

眼看着花青瞳一行人要过去,莫家众人的脸色顿时变了。

“几位,几位慢走,我们莫家的人,几位若是能出手相助,我们……”那莫家的长老见花青瞳一行人要走,连忙出声挽留。

花青瞳没有看他,目不斜视。

阿蓝也没有理会,只是紧紧地跟在花青瞳的身边。月弯弯却是冷哼一声,尖着嗓子道:“老头儿,我们凭什么助你们?没听见你们家那几个女人刚才还在想拉我们下水吗?你当我们是什么?”

“是几个小辈不懂事,她们没有见过这种阵仗,不是故意的,几位,我们走是人类,还求几位仗义相助。”

两名年轻人也是期待地看着花青瞳一行人,只是,期待之中,夹杂着一些怨怼之色。

此时,那叫紫璇的少女正一脸呆滞地看着君泱,这个男人好强,他仅用一丝气息,就震慑住了这些亡命之徒,如果他能救救她,她……莫紫璇咬紧了唇瓣,一双美眸定定地看着君泱。

花青瞳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对那长老说:“要助你们可以,但是,那三个女人,我却是管不了。”

她冷冷地扫过被一伙森林大盗抓住的少女们。

花青瞳沉着脸,考换思考,若之前被这伙强盗抓住的是她,她是绝对不会再拖别人下水的,便是自己万劫不复,她也不会陷害旁人一起和她遭殃。

可是这几个少女,却是毫不犹豫地那样做了,这让她心寒,她没有理由救这样自私,关键时候就陷害别人的人。

那莫家的长老和两名青年闻言,脸色一变,神色不禁十分复杂。

那独眼老大闻言,顿时大笑,“哈哈哈,好,就听这位小姑娘的,你们三个,可以走了,但是这三个女人,就得给我们留下好好快活快活了。”

莫紫璇和另两名少女顿时面色惨白,她们纷纷怨恨地看着花青瞳,那莫紫璇更是不甘地吼叫道:“都是女子,你的心肠怎么这么硬,你怎么可以见死不救?”

花青瞳面瘫的小脸顿时冰寒嗜人,“说实话,我之前的确是打算救你们,可没想到,你们居然妄想拉我给你们当替罪羊,既然如此,我凭什么要救你们?”

“跟他们废什么话,快走了。”君泱不耐地伸手敲了敲花青瞳的脑门儿催促。

花青瞳捂住脑门儿,委屈地瞪了君泱一眼,抬脚便走。

月弯弯和苏猫猫幸灾乐祸地看了那三个少女一眼,然后视线定格在那叫紫璇的少女身上,苏猫猫道:“你的胸太小了,白给小爷,小爷也看不上。”

月弯弯却是十分害羞地说:“本少爷喜欢那样的。”

“月弯弯你找死啊,既然喜欢那你就找她去吧!”

月弯弯摇头,“可是她腿不够长,本少爷不喜欢。”

看着花青瞳几人当真就这么走了,那三个少女顿时面如土色,一片绝望,那叫紫璇的少女,更是盯着君泱的背影,绝望的眼神里透出几分恍惚。

花青瞳三人走的极快,转眼就走远了。

见他们真的走了,莫家众人的脸色不禁难看无比。

“真是冷血,他们居然真的见死不救。”另一名莫家青年一脸苍白地说道。

“是我们的不是。”那个叫子安的青年看向三个少女。

“那也是冷血,紫璇她们也没做什么,她们只是本能的反应而已,不论是谁,在那种情况下,也会有本能的反应吧,她们又不是故意的。”

“长老,怎么办?”莫子安看向莫家长老。

莫家长老脸色凝重而沉痛,他看向那伙森林大盗,“老夫将身上所有的财物都给你们,只要你们放过我莫家三个小辈,莫家必有重谢。”

独眼头子哈哈大笑,“老头儿,你糊涂了吧,我们兄弟们想要什么,大可自己去抢,又岂用你施舍?而且,你们身上的东西,今天都是我们的。赶紧把你们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然后你们就可以滚了,这三个小美人儿,等老子的兄弟们玩尽兴了,也会放了她们的。”

莫家长老三人站着不动。

独眼头子大笑道:“你们不走也没关系,可以这里观看,要是有兴致的话,可以和我们一起,哈哈哈!”

“你们别太过分!”莫家长老大怒,他又岂能真的容忍自家小辈在自己眼前被凌辱,他眼睛赤红一片,手掌一翻,一根白色拐杖出现在手中,那白色中,似隐隐有液体流淌。

独眼老大一看到那拐杖,便哈哈大笑起来,“莫家的至宝通灵杖,很好,这宝贝也是老子的了!”

莫家长老已经气发狂,闻言便是狂吼一声,“那就来抢!”

说着,他已挥舞至宝通灵杖朝那独眼头子挥去。

独眼头子的眼中也是凶光一闪,二人转眼打到一起。

就叫在二人打的不可开交之时,一声震撼云宵的兽吼声蓦地在不远处响起,众人皆是一惊,莫家长老和独眼老大停止了打斗转头看去,却见一头小山般的巨大天兽正站在不远处。

那天兽身披龙鳞,头似龙首,身似雄狮,白色的身躯,却是燃烧着熊熊赤色火焰,眼中射出凶光,眼中满启愤怒和杀意。

莫家长老和森林大盗们俱是脸色猛地一变,惊呼道:“龙鳞赤焰兽!”并且,眼前这头身躯大若小山,俨然是成年的龙鳞赤焰兽。

未成年的龙鳞赤焰兽便极为恐怖,更何况是成年的。

对上它,他们虽不至全军覆没,但绝对会伤亡惨重。

“兄弟们,撤。”独眼头子当机立断,迅速撤退。

莫家众人脸色大变,竟是不顾一切,紧跟在这伙森林大盗们身后狂奔逃命,那三个少女更是不顾形象地赤裸而奔。

他们的身后,龙鳞赤焰兽紧追不放。

可恶的人类,他的孩子就是被可恶的人类所伤,生死不明,它要杀光所有人类,以消心头之恨!

……

“莫家,雷家,欧阳家,这西大陆的三大世家,没一个好的。”阿蓝走在花青瞳身边,愤怒地说道。几天时间,阿蓝跟在花青瞳身边,已经见识了人类中这些一流世家的嘴脸。

花青瞳不说话,就在这时,身后却是传来愤怒无比的兽吼声,听声音,却是离他们不远。

阿蓝脸色一变,“是龙鳞赤焰兽的声音,而且,听声音,是成年的龙鳞赤焰兽,主人,我走快一点,不要与它撞上。”

花青瞳几人默默加快了脚步。

而另一边,森林大盗们疾速狂奔,莫家众人也紧紧跟随,就在这他们跑了没多远时,竟是遇到了另两拔人。

森林大盗们默契地对视一眼,齐齐朝那两拔人奔了过去。

“你也来了!”乌神祈与乌神国一众高手与塗兮羽等人碰了个正着,一看见塗兮羽,乌神祈不止是头疼,连心都不断抽抽地疼。

“二皇兄。”乌神祝就站在塗兮羽身边,见状,唤了一声乌神祈,乌神祈神色复杂地看向他弟弟,他弟弟站在秋殿大魔头身边,居然还完好无损,真是不容易!

“怎么没见十二秋使?”乌神祈神色尴尬地意欲转移话题,顺便想拉近一下关系,毕竟,他们乌神国现在和花青瞳的关系是很不错的。

然而就在这时,一群人和一头龙鳞赤焰兽哗啦啦的涌了过来,最重要的,队伍中,赫然还有三个一丝不挂,香艳非常的女人。

那个三白花花的女人在一群五三粗的男人中一起狂奔,画面着实别俱一格。

乌神和毓庆两拔队伍皆是惊呆。

“不好,那是成年的龙鳞赤焰兽!”突然,乌神祈说了一声,塗兮羽面色微变,随即冷笑,“这些人不知死活,居然敢将天兽引到我们这里来!”

“来不及了!”乌神祝怒喝一声,怒视那群人和龙鳞赤焰兽的逼近。

“大哥,是毓庆和乌神的人!”高壮胖子在看到塗兮羽身后煞气浓浓的两名尸卫后,不禁面色大变道。

独眼老大也惊了一下,然后咬牙道:“来不及了,过去!”

转眼,几拔人汇聚到一起,那龙鳞赤焰兽追了一路,此刻早已处于狂怒的边缘,当即便朝就近的莫家人扑了上去,莫家长老冷哼一声,至宝通灵杖狠狠挥出,朝那龙鳞赤焰兽击了出去,同时朝森林大盗等人大吼,“你们还不快帮忙,快随老夫一起来围剿这畜牲!”

畜牲二字越发激怒了这头龙鳞的赤焰兽,它周身火焰爆涨,见人就喷,场面顿时乱作一团。

此处的打斗动静极大,惊动了不少过路的天兽,但是,暴怒中的龙鳞赤焰兽,没有任何天兽敢触其锋芒,龙鳞赤焰兽将此处空间用火焰封锁,无人能逃得出。

“到底是怎么回事,它怎么发狂至此?龙鳞赤焰兽虽然凶猛,但鲜少如此疯狂。”乌神祈俊颜阴沉道。

塗兮羽沉默不语,柔弱的外表十分无害,但是,只有了解他的人才会知道,他的凶残,不压于龙鳞赤焰兽。

乌神,毓庆,森林大盗,以及莫家人,在这一刻,不分敌我,纷纷反击那头发狂中的龙鳞赤焰兽。

而与此同时,花青瞳一行人却也是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吼!”那是一头负伤的龙鳞赤焰兽,他身躯只有半人高,宛如一头小牛犊一般大小,身上燃烧的火焰已经十分黯淡,许是这头龙鳞赤焰兽并没有想到它会迎面遇到人类,一时不禁有些傻眼,它晶莹圆润的墨色眼瞳中浮起淡淡的赤红,它凶恶地朝他们发出一声低吼,头颅微低,前爪在地上警告地剖了剖,一副警告与随时会攻击的模样。

只是,它的腹部和两条后腿,都在流血,鲜血一滴一滴的不断砸落在地。

这头龙鳞赤焰兽它还没有成年,此刻发现自己竟然再度撞上了人类,它的眼中不禁警惕又绝望。

人类都是贪婪又该死的。

它身上的伤,就是被人类重伤的。

那几个该死的人类!

它前几天就与那几个人类撞过面,它将那个人类女人重伤,没想到,今天那个人类女人身边,居然多了许多帮手。

它很后悔没有听阿娘的话,它不该独自出来乱走。可是,它与阿娘失散了,阿娘找不到它,不知道会有多么着急。

它本是想快点找到阿娘,然而,没想到却又撞上了人类。

它只能不断地警告他们。

花青瞳看着这头负伤的龙鳞赤焰兽,微微侧开了身子,让开了路。

正警惕地盯着他们的龙鳞赤焰兽,见状不禁一愣。

但是它却没有放松警惕,它的喉咙里不断发出阵阵低吼,一边警惕地瞪着花青瞳几人,一边飞快朝前跑去。

在与花青瞳几人擦肩而过的时候,这头龙鳞赤焰兽突然‘轰’地一声,一头栽倒在地。

正欲抬脚离开的花青瞳几人顿时扭头看去。

“它摔倒了,看来真的伤的很重,连最起码的自保之力都没有了!”阿蓝皱起了眉头,转头对花青瞳说:“主人,我想救它,可以吗?龙鳞赤焰兽一族和黑狼一族同属远古天兽血脉,我不能见死不救。”

花青瞳看了阿蓝一眼,翻手间,拿出许多药瓶来,“这里面都是伤药,绿瓶的外敷,白瓶的内服。”

“阿蓝多谢主人。”阿蓝大喜,接过药瓶,快步走到龙鳞赤焰兽身边,并且释放出了自己的黑狼气息。

焦燥不安的龙鳞赤焰兽,在感受到黑狼的气息时,果然平静了许多。

“我叫阿蓝,是黑狼一族的人,你怎么独自在这儿,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阿蓝走过去,看着龙鳞赤焰兽说道。

“是几个该死的人类!”龙鳞赤焰兽开口,竟是十分清脆冷漠的少年声音,只是少年的声音里,掺杂了几分疲惫。

“它也会说话。”花青瞳好奇地歪头看它。

听到花青瞳的声音,龙鳞赤焰兽回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阿蓝,它瞪我。”花青瞳向阿蓝告状。

阿蓝看了一眼花青瞳那面瘫的小脸上无辜的神情,顿时觉得的好笑,它伸手拍拍龙鳞赤焰兽,“你别瞪我主人,她虽然是人类,但是她很好,而且,这些伤药还是她给的,她的药很好用的。”

“你是尊贵的黑狼族,怎么叫一个人类为主人?难道她也是驭兽师?”龙鳞赤焰兽顿时十分生气地说。这让它想到了那伙伤了它,还想契约它的驭兽师,就是那伙驭兽师伤它至此的。

“主人不是驭兽师,是我自愿认她为主人的,说来话长,我先帮你治伤吧,最近这段时间人类很多,你受了这么重的伤,万一你被人类和你们一族的敌人撞上了,就完了。”

阿蓝说着,将丹药倒出来给龙鳞赤焰兽服下,又倒出伤药给它涂抹在伤口处。

伤口上了药,一股清凉舒服的感觉传遍全身,龙鳞赤焰兽的身体有些微微的僵硬,“你给我用了人类的药,你会付出什么代价?她会叫你去帮她拼命打架吗?”

阿蓝看了它一眼,摇了摇头,“不会。主人很好的。”

“你居然夸一个人类!”这头龙鳞赤焰兽不可置信地惊呼。

花青瞳给的是好药,龙鳞赤焰兽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龙鳞赤焰兽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已经愈合的伤口,眼中不禁闪过浓浓的错愕之色,“我的伤居然好了!”

“我主人的药不错吧?”阿蓝骄傲地拍了拍手站了起来走向花青瞳,“主人,它已经没事了。”

花青瞳点了点头,一行人不再理会那头龙鳞赤焰兽,继续向前行去,龙鳞赤焰兽瞪圆了圆溜溜的眼睛,惊讶地看着花青瞳一行人,他们居然就这样走了?居然对它没有一丝贪婪?

他们难道就不想得到它吗?

他们救了它,不是正好借机向它讨要人情,让它感激他们,为他们所用吗?人类不是都喜欢这样干吗?为什么这伙人类走的这么干脆?

还是说,他堂堂龙鳞赤焰兽的魅力在他们眼中根本就不算什么?

“喂!”龙鳞赤焰兽的自尊心有点小小的受伤,忍不住出声唤道,但是声音一出,它就后悔的肠子都有些青了,它是疯了才会主动去和一伙人类搭讪。

阿蓝和花青瞳一行人回头,惊讶地看向它。

龙鳞赤焰兽的眼睛闪过一丝不自在,然后骄傲地扬起头颅,并且狠狠地瞪了花青瞳一行人一眼,“我是在和黑狼说话,你们这些人类看什么看?”

“你还有什么事吗?”阿蓝问。

“我……”龙鳞赤焰兽一滞,然后狠狠地低吼一声,“没事,就谢谢你主人的药。”

说完,这头龙鳞赤焰兽撒开蹄子就跑了,身上的赤色火焰在它的奔跑下掀起阵阵炽热的劲风。

阿蓝目瞪口呆,然后她‘噗哧’一声笑了,回头对花青瞳说:“主人,它大概是害羞了。”

花青瞳看着它轰隆隆跑走的身影,叹道:“它真是太容易害羞了。”

阿蓝笑的眼睛弯弯,她看了一眼她的面瘫脸主人,眼底闪过一丝暖意,她的主人,很善良,对于天兽更是没有丝毫的轻视,在她的眼中,天兽和人类,都是没有区别的。所以,今天她才会大着胆子向她请求救一救龙鳞赤焰兽,主人给的那些药,可都是很珍贵的好药。

花青瞳一行人正待继续前行,突然,不远处的林子里,有两道阴森煞气冲天而起,同时,还夹杂着龙鳞赤焰兽和人类的怒吼。

花青瞳看着那两道阴煞之气,惊道:“是尸卫,难道是大哥哥到了,还遇到了袭击?”

说着,花青瞳已经转身朝那阴煞之气发出的方向跑了过去。

“臭丫头!”君泱恼怒地骂了一声,闪身便追。

阿蓝和月弯弯苏猫猫三人见状,见连忙紧跟而去。

于是,一行人又朝着来时的方向跑了回去。

正在朝它阿娘气息所在的方向奔跑的龙鳞赤焰兽,发现花青瞳一行人又追了过来,它的眼中不禁浮现一丝愤怒之色,它就知道,它不该对人类抱有好的期望。

它还以为,这伙人类与其他的人类不一样,可是现在看来,他们还是后悔放过它了,此时竟然追了过来。

但是,想到自己之前竟然用了那个人类的药,它不禁后悔,早知道,自己就是死,也不用她的药。

眼看着花青瞳跑了过来,龙鳞赤焰兽停下了脚步,它高傲地仰起了头,哼,既然它用了她的药,那么,就是它欠了她的救命之恩,只要她提的条件不太过份,它都会帮她完成的。

花青瞳越来越近了。

龙鳞赤焰兽冷冷地看着她。

然而——

倏地。花青瞳的身影飞快从它身边一晃而过,看都没看它一眼。接着,嗖嗖嗖!这几个人类的身影接二连三地从它身边经过,对它视若无物。

龙鳞赤焰兽傻眼了。

还是阿蓝好心,她最后一个经过,见它站在路边发呆,不禁道:“你站在这里发什么呆,前面好像有一头成年龙鳞赤焰兽,你不过去看看吗?”

“啊——那是我阿娘,我要去找我阿娘,你们这是干什么去?”它恼羞地低吼一声,转移话题道。

“我的主人发现前方有她认识的人,她要过去看看。”阿蓝说,然后她看了龙鳞赤焰兽一眼,“可千万不要是和你的阿娘在打架。”

“不好说,我阿娘脾气不好,发现找不到我了,她一定会大发雷霆的。”龙鳞赤焰兽说。

“那我们快点过去,说好了啊,一会儿你可得劝着点你阿娘。”阿蓝道。

“我知道了。”龙鳞赤焰兽凶巴巴地道。

花青瞳一行和龙鳞赤焰兽很快就到了那处战场外围,一眼,花青瞳就看到了被龙鳞赤焰兽围攻的一行人。

乌神祈一行,塗兮羽,南玉华,乌神祝,李昌锦,西门无瑕,还有两名尸卫,再就是那伙森林大盗和莫家一行。

森林大盗们和莫家一行人看见花青瞳等人,先是大喜,还好,又来了几个帮忙的。但是,当他们看到花青瞳一行人身后的小龙鳞赤焰兽时,他们的脸色就变的十分难看了。

在他们看来,那头小龙鳞赤焰兽,是追着他们来的。

他们是为了逃命,才跑到这里来的。

一头成龙鳞赤焰兽已经够可怕,现在又来一头。莫家一行人,不禁恶狠狠地瞪着花青瞳一行。

“大哥哥!”花青瞳当先扑向战圈。

“阿娘,吼——”那头龙鳞赤焰兽也扑向战场中的那头成年龙鳞赤焰兽。

众人一呆。

那头成年的龙鳞赤焰兽猛地回过头去,一眼,就看到了她的孩子。她的孩子好好的,活蹦乱跳着呢。

“吉宝,我的孩子!”之前还杀气腾腾的成年龙鳞赤焰兽,扑向小龙鳞赤焰兽。

“大哥哥!”花青瞳的心情,和那头成年的龙鳞赤焰兽一样激动,因为,见到了大哥哥,她终于可以摆脱君泱这个魔头了。

塗兮羽看到花青瞳,也是十分惊喜,“十二,你在这里?”

花青瞳一个闪身就扑到了塗兮羽和西门无瑕的身边,眼中漾起薄雾,“大哥哥,无瑕表姐,我可算见到你们了,这段日子,我过的好苦……”

塗兮羽和西门无瑕见她这么委屈,不禁双双脸色一变,西门无瑕更是从包袱里取出一盒点心,“瞳瞳,你别哭,表姐带了桃花糕,你要不要吃?哎呀,你看看你,都瘦了,快吃吧。”

花青瞳鼻端一下就充斥了浓浓的桃花糕香味,她眼前一亮,也顾不上诉苦了,连忙接过这桃花糕,正待捏起一块送进嘴里,蓦地,一只大手伸来,就将她的桃花糕抢走了。

花青瞳抬头,怒视君泱。

“臭丫头,有了好吃的,要先孝敬哥哥知道吗?”君泱十分无耻地道。

花青瞳小脸铁青,一旁的南玉华却是脸色抽搐,殿下爱吃桃花糕他知道,但是这么无耻的抢人家的,却是连他都觉得有些丢人。

好在,西门无瑕又往花青瞳手里塞了一盒。

君泱立即斜眼瞟去,花青瞳怒视了他一眼,将怀里的桃花糕捂的死死的,然后走到一边去吃,她吃了一块久违的桃花糕,心中被浓浓的幸福添满,继而拿起第二块,那头正在和他阿娘说话的龙鳞赤焰兽突然鼻端轻嗅,圆溜溜的墨色眼瞳中不禁闪过一丝陶醉之色,好香,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香的东西。

它的鼻子抽动了几下,忍不住迈动四肢,朝花青瞳走了过去。

众人不禁一惊。

劫后余生的莫家几个后辈,此刻却是禁不住幸灾乐祸,龙鳞赤焰兽的凶残,他们可是刚刚见识,这见死不救的丫头这下要遭殃了!

莫紫璇等三个少女更是眼底露出怨毒之色,都是她,害她们和一群男人一起裸奔,丢尽了脸。

然而他们完全忘了,之前,这头龙鳞赤焰兽,是和花青瞳他们一起来的。

“小姑娘,龙鳞赤焰兽十分仇视人类,你小心。”那独眼老大捂着受伤的手臂,大声提醒道。

“吉宝!”见自己的孩子居然走向一个人类,成年龙鳞赤焰兽眼中不禁露出凶光,着急唤道。

吉宝走到花青瞳的面前,看着她手中的桃花糕,问:“你吃的是什么?”

“桃花糕。”花青瞳将桃花糕赛进自己嘴里,见眼前这头龙鳞赤焰兽看着自己,她就面瘫着脸问,“你也想吃?”

吉宝从鼻子里喷了一口气,十分傲气地别开脸,“没有,我就是问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