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抵达氤泽之地/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花青瞳面瘫着脸看了它一眼,继续吃,原来它只是问一问。

在场众人却是看的面皮猛抽,连那头成年的龙鳞赤焰兽此刻都不禁有些傻眼,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头龙鳞赤焰兽分明就是想问她要桃花糕吃嘛,偏花青瞳还真以为它只是问一问。

他们忍不住焦急,恨不能取而代之,把桃花糕都给它吃,以讨好这头强大的天兽。

吉宝闻着桃花糕的香味,忍不住又回过头来,它圆溜溜的墨色眼瞳看向了花青瞳手里的盒子,语气不自在地问:“这个……桃花糕,好吃吗?”

“好吃。”花青瞳又往嘴里塞了一块,甜香四溢。

众人见状,一阵着急上火,你别就顾自己吃啊,照顾一下那头天兽啊喂。

吉宝看着她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吃,忍不住吞咽了几下口水,眨巴了一下圆溜溜的黑眼睛,又问:“桃花糕是什么味道的?”

花青瞳正捏桃拿糕的动作一顿,面瘫着小脸看向面前这头分明一脸馋相,还偏偏作出一幅高傲模样的龙鳞赤焰兽。

“噗!”一声噗笑声蓦地响起,花青瞳和吉宝同时回头看去,却见乌神祝正一脸憋笑,西门无瑕早就笑的打跌,塗兮羽等人也是一脸哭笑不得。

吉宝眼中霎时凶光大作,恶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这些可恶的人类,居然敢笑话它。

花青瞳面瘫着脸,无奈地看着龙鳞赤焰兽,想吃就直说嘛,她又不是小气的人!

“给。你偿偿。”花青瞳捏起一块粉红色的方块形桃花糕,递到吉宝嘴边。

吉宝骄傲地看了花青瞳一眼,两个鼻孔颤了颤,瞬间被近在咫尺的香气熏的有些晕眩,它冷傲地说:“这可是你要给我的,我可没问你要。”

说完,它不待花青瞳反应,便埋头将花青瞳手上的桃花糕叨走了,它的嘴巴缓慢地咀嚼着,大眼睛眯成了弯弯的月牙。

花青瞳面瘫着脸,也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块,一人一兽面对面的吃了起来。

“怎么你的盒子里就剩下三块了?你们人类的女孩子不是吃的都很少吗?怎么你这么能吃?你一会儿功夫就快把一盒桃花糕吃完了。你这么能吃,在人类中一定没有雄性喜欢你吧?”

吉宝不舍地将嘴里入口及化的桃花糕吞下肚,看见盒子里只剩下三块桃花糕了,顿时心中暗急,两只有力的前蹄难耐地在地上刨啊刨,一边不忘鄙视地出口刺激花青瞳。

吉宝它阿娘,那头成年的龙鳞赤焰兽,此刻完全就是兽眼呆滞,呆呆地看着她的孩子,似乎不认识它一般,这傲娇的货,真的是它儿子?

而之前还与龙鳞赤焰兽拼杀的狼狈无比的一伙人类,此刻更是瞠目结舌,他们呆呆地看着那一人一兽,那傲娇的吃货,真的是凶猛无比的龙鳞赤焰兽吗?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了眼前龙鳞赤焰兽一眼,见它的眼中都是渴望,便将盒子里的三块桃花糕都递给它,“我不吃了,都给你吃。”

“那我就不客气了啊,反正你也吃不了。”吉宝圆溜溜的黑眸中飞快闪过一丝欣喜,而后十分傲气地仰起头看了花青瞳一眼,低头,伸出粉嫩的舌头,将盒子里的三块桃花糕一下都卷走了。

盒子空了。花青瞳将盒子收起来,摸了摸有点饱的肚子,转身走回塗兮羽和西门无瑕的身边。

西门无瑕笑的脸蛋通红,眼睛更是濡湿,她揉着肚子,靠塗兮羽的身上,眼中的笑意止不住的蔓延,“哎哟喂,瞳瞳,你从哪儿捡到这么一只傲娇的天兽啊?把它骗回家行不行啊?真是太可爱了,我天天喂它吃桃花糕怎么样?”

正在咀嚼桃花糕的吉宝闻言,顿时竖起了耳朵,斜眼看了西门无瑕一眼,刚才的桃花糕好像就是她拿出来的,要是她有很多桃花糕,它也不是不可以考虑跟她回家。

“它太能吃,桃花糕很难做,很珍贵,不能把它骗回家,养不起。”花青瞳面瘫着脸,严肃地对西门无瑕说,生怕西门无瑕真的动了把小龙鳞赤焰兽骗回家的心思。

她的语气平板,吉宝却是听出了浓浓的嫌弃意味。

吉宝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恼羞之色,冷冷地道:“人类你别胡说,我可没有你吃的多。况且,谁稀罕跟你们回去?”

它冷傲地一甩头,却是站在原地一脸期待地看着西门无瑕,希望她再坚持一下。

它阿娘眼神复杂无比地看着它,无奈地道:“吉宝,我们回家吧。”

吉宝怒气腾腾地瞪着花青瞳,气恼地刨了刨蹄子,不太情愿地走到它阿娘身边,那个桃花糕可真香,可惜它今天吃的连塞牙缝都不够,要是有一筐就好了。

找到了它的孩子,成年的龙鳞赤焰兽也无心再理会这些人类,转身之际,它深深地看了花青瞳一眼,其实,那桃花糕,它也想偿偿。

众人眼看着两头龙鳞赤焰兽离开,脸上的神情都复杂的难以描述,吉宝走出一段距离,忍不住回头看了花青瞳一眼,脚下微顿,然后在它阿娘的催促下,两头龙鳞赤焰兽渐渐加快了速度,转瞬远去。

等它走的没影了,花青瞳才松了一口气,她看向西门无瑕,“表姐,你带了几盒桃花糕?”

西门无瑕嘴角一抽,“瞳瞳,怎么一段时间没见,你变成小吃货了?”

花青瞳面瘫着脸默默地看了她一眼,严肃地道:“这段时间,我常常吃不饱饭……”

塗兮羽和西门无瑕对视一眼,两人的眼神都有些哭笑不得,瞳瞳明明是很委屈的,但是,她这么面瘫,这么严肃地说出来,他们怎么也心疼不起来啊,现在他们只想笑。

西门无瑕忍笑道:“你放心,表姐带了很多桃花糕。”

花青瞳点了点头,回头,见君泱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这边,花青瞳的心中霎时警惕万分,暗道,下次吃桃花糕的时候,一定要背着群泱。

“殿下。”南玉华恭敬地走到了君泱面前,拱手行礼,君泱看了他一眼,淡淡点了下头,目光略显温和,南玉华美的不似真人的面庞微微有些激动的红晕,以往拜见殿下,都是离的远远的距离,哪像今天,可以近距离站在他的身边。

此刻,莫家队伍里,莫紫璇等三个少女纷纷手忙脚乱的将衣服穿好,三个少女被莫家长老和两名青年护在中间,她们满脸羞愤,但是却还是忍不住嫉妒不甘地瞪着花青瞳,居然连凶残龙鳞赤焰兽,都没有攻击她,还和她要点心吃。

她们也有点心,也有桃花糕,下次,她们也用桃花糕交好龙鳞赤焰兽,到时候交好了龙鳞赤焰兽,让强大的龙鳞赤焰兽为他们所用,他们还怕什么森林大盗?

独眼老大见危局已解,经过一番与龙鳞赤焰兽的打斗,他的兄弟们也受了轻重不一的伤,他们已然没了再找莫家三女快活的心事,独眼老大扫了在场众人一眼,大手一扬,高声道:“兄弟们,我们走!”

独眼头子目光火热地盯了花青瞳一眼,转身带着一众森林大盗快速离开,那个小姑娘,他看上了,只是,她的身边强者太多,不好下手。

莫家长老见这伙强盗走了,眼神不禁动了动,他有些不甘又有些放松,转而脸色严肃地对乌神祈和塗兮羽说:“两位殿下,就这么任由那帮亡命之徒走了?”

乌神祈道:“莫三长老,他们没有招惹我们,我们也没必要赶尽杀绝,与他们拼命,在危机重重的远古巨森里,我们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谁说他们没有招惹我们?之前他们就对我们动手了,太子殿下还不快把他们拦下,那伙亡命之徒,就该把他们千刀万剐!”莫紫璇蓦地出声,语气十分激动,声音也显得高亢而尖锐,一双美丽的眼眸,怒火熊熊。

乌神祈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面色冰寒刺骨,“这位莫小姐,你是在命令本殿?莫三长老,本殿怎么不知,你们莫家几时有了命令本殿的资格了?”

莫紫璇心中愤怒非常,也怨毒非常,见乌神祈面色冰冷,眼神讥嘲地看着他们,她的脸色不禁一滞,一时无言。莫三长老连忙道:“太子殿下误会了,莫家怎么敢命令太子殿下?只是,那伙亡命之徒,放了他们离开,后患无穷。”

“本殿不须要你来教!”乌神祈冷冷地道,眼中厉色一闪,好一个莫家,真当乌神国对他们的忍耐就是无能了吗?他们难道真的以为,一流世家的地位可以凌驾于皇室之上吗?他们真的以为,乌神皇室,会怕他们?

莫家长老见乌神祈面色冰冷,脸色也不禁有些难看起来,垂下眼皮不再多说。

乌神祈的心中连连冷笑,莫家和欧阳家在乌神国的地盘上,一直行事高调又嚣张,他们自诩一流世家,堪与乌神皇室平起平坐,可是,他们的行事,却是一直不将乌神皇室放在眼中,看来,乌神皇室的确是有必要让他们知道,在乌神国,谁才是主人了!

“十二秋使,在下请求与你们同行,还望十二秋使不要嫌弃。”乌神祈心中打定教训莫家的注意,他便不再理会莫家一行,而是转头面带笑意地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点了点头,她是不反对与乌神祈同行的,乌神国与她的关系现在非同以往,二者之间颇有交情,对于乌神老祖,花青瞳更是十分佩服,自然不介意和乌神祈一行同行。

塗兮羽也没有意见,他伸手摸了摸花青瞳的头发,目光带笑。

莫家长老眸色变幻,心头惊骇非常,看眼前这情形,乌神和毓庆,竟是要联手的征兆吗?

怎么会是这样,乌神和毓庆两国向来水火不容,从前若说他们会联手,那他定是一笑置之,因为他知道,那根本就不可能,可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莫三长老的脑海中瞬息闪过这两国联手会有的后果,他不禁惊骇的倒抽了一口气,两国联手,那氤泽之地之行,还有他们三大一流家族什么事?

而那个促使两国联手的人,乌神太子竟然唤她什么?十二秋使?原来她竟也是万象宫的人!

莫三长老的目光一下了聚焦在花青瞳的身上,这个十二秋使可不简单……他的眼睛微微眯起,眼底闪过一抹算计的精光。

然后,他强笑上前,“既然大家都遇到一起了,那么不如就一起同行吧。”

“可是我们不愿意和你们同行啊。”小胖子眯起眼睛厌恶地大声说道,他的声音尖利高亢,刺的莫家长老不禁皱了皱眉,脸色微微尴尬,莫家几个小辈也是脸色不佳。

但是,经历过之前的事情,他们真不敢再独自前行了,万一再撞到那伙森林大盗,他们真是不敢想象会有什么后果。

花青瞳不说话,她很不喜欢莫家人,很不喜欢。

“我们不欢迎你们。”阿蓝见花青瞳虽然面瘫着脸,但她的眼中分明就满是排斥,阿蓝顿时冷冷地对莫家一行人喝道。

阿蓝的人形,有着美丽与野性交织的狂野之美,黑狼族本就性情高傲,她冷傲地睨视着莫家一行人,目光满是鄙薄之意。

被如此直接了当地抹了面子,莫三长老的脸色简直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他看向乌神祈,“这也是乌神太子的意思吗?乌神太子也要拒绝我莫家吗?”

乌神祈眸中厉色一闪,冷笑一声,“莫三长老难道没看见,本太子可是做不了主的。”

“啧,你当你们莫家是什么玩意儿?乌神太子为什么要接受你们?”月弯弯唯恐天下不乱,很是豪气地站了出来,从之前莫家三个女人欲陷害花青瞳开始,他就看他们超级不顺眼了。

“走吧,不要与他们浪费时间,不过是个小小的一流家族罢了。”塗兮羽柔柔弱弱的,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直戳莫家人的心窝子。

莫紫璇等三个少女此刻的脸色更是难看的无以复加,他们先是怨恨花青瞳见死不救,后又是嫉妒花青瞳能够得到龙鳞赤焰兽的另眼相看,现在,又怨恨花青瞳他们居然拒绝他们同行。

这一切,都与花青瞳有关!

三女的眼中不禁都流露出浓浓的怨恨之色,等着吧,等到了氤泽之地,她一定要让她万劫不复!

花青瞳一行人当真没有理会莫家人,可是无奈莫家人居厚颜无耻地跟在他们后面。

好在接下来去往氤泽之地的路上没有再起波澜,到是十分顺当的进入了远古巨森深处,那峰峦起伏的氤泽之地入口外围。

鲜少有人真正去过氤泽之地,进去的人大多数都没有再出来的机会,永远的留在了里面。

花青瞳等人渐渐走进山里,远远的,就看见黑压压的人族和天兽已经守在了氤泽之地的入口外。

此时,入口外被五彩浓雾笼罩,没有人或是天兽敢靠近那里,因为,在那五彩浓雾的笼罩下,一具具死去不知多久的骸骨堆成了小山,那里面,有人类的,也有天兽的,令人觉得触目惊心。

人类与天兽的阵营泾渭分明,各据一边。那些天兽种族之间虽然常有争端和杀戮,但是此刻,却是都一致充满不屑和敌意地盯着对面的人类们。

人类被黑压压一片天兽虎视耽耽地盯着,无不头皮发麻,但是,他们也不惧它们,若是惧怕,也就不会进来了,等他们得到了氤泽之地的宝物,自然有离开的法子。

“欧阳老弟,想不到你竟然亲自来了,你们欧阳家可真是深藏不露,天资优秀的小辈,可真是不少啊。”雷家也是刚到片刻,看见欧阳家主的时候,雷京不禁阴阳怪气地嘲讽了一句。

欧阳家主欧阳力,能成为欧阳家的家主,也是老狐狸一只,此刻,他一脸莫明奇妙的看着雷京,“雷京兄这话是什么意思?”

雷京冷笑一声,视线缓缓扫过欧阳力身旁的一众欧阳家人,然后发现,居然没有!没有那个拥有黑狼的少女。

哼,雷京在心中冷笑连连,到了这个时候欧阳力还在装!

此时,欧阳力身旁,是双手已经被接好了的欧阳叶子,欧阳叶子一双美丽的眼睛定定地看着雷京身后的雷冲,雷冲却是一改往日对她的热情温柔,此刻竟是看也不看她一眼,冷漠非常。

欧阳叶子看了雷冲好久,都得不到他的回应,眼眶不禁渐渐的红了。

不是这样的,以往,雷冲对她不是这样的,他总是能第一时间发现她的存在,第一时间感受到她的心情喜怒,第一时间上来对她嘘寒问暖,可是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欧阳叶子身边的欧阳婷婷和欧阳少丰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他们平常与欧阳叶子都走的近,对于雷冲也颇为交好,自然是知道雷冲和欧阳叶子的关系有多好。

欧阳婷婷和欧阳少丰对视一眼,双双担忧地看向欧阳叶子,“小叶子,别着急,也许是发生了什么误会,我们等等看。”

欧阳叶子被黑狼咬断的手还没有好利索,她正是委屈的时候,满心期待雷冲第一时间上前来关怀与安慰,可没想到,事实与她期望的完全相反。

此时,欧阳家主身边另一名与欧阳叶子长相十分相似的少女,正默默地看着欧阳叶子那委屈的面容,她的眼底噙着一丝讥嘲,面容上,也有着一丝极为隐晦的高傲。

“菱菱,那个雷冲不是一直把欧阳叶子哄的天旋地转吗?怎么今天这么反常?”身为优秀的天药师,穆轻其实也只是个二十左右的女子,此刻见雷冲没有向往常那样第一时间粘上欧阳叶子,不禁微微蹙起了眉头,“菱菱,别不是雷家发现了什么吧?”

那个与欧阳叶子长相十分相似的少女闻言,眉头紧紧蹙起,然她冷哼一眼,神色中流露出几分傲然,“哼,就算发现了又能怎么样?”

穆轻天药师闻言眼睛一亮,低笑道:“对,就算发现了又能怎么样呢?发现了也好,雷家不是一直在恭维讨好欧阳叶子那个白痴吗?让他们知道欧阳家真正的天才,其实是一直看似平凡,他们从不正眼看一眼的菱菱你,他们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欧阳菱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她是庶奴出身,三岁的时候,却意外觉醒了驭兽师血脉,并且阴差阳错之下契约了一头远古血脉的天兽雪灵虎幼崽,家主欧阳力知道之后,怕嫡夫人将她害死,又为了给欧阳家留一张真正的底牌,于是就让她隐藏天赋,秘密培养,对外,她是不得宠,资质平凡的庶奴,平时没少受欧阳叶子这个嫡出天才小姐的欺负。

只是,欧阳叶子虽然也是天赋优秀,可是还从来没有成功契约过一头天兽。雷家一直以为欧阳家唯一的天才就是欧阳叶子,所以,雷家的那个雷冲,一直对欧阳叶子倍献殷勤。可是欧阳家主却是看的分明,那雷家的年轻人分明就是别有所图,并非真正的喜欢欧阳叶子,偏偏欧阳叶子还认不清现实,任由那雷冲哄弄。

欧阳菱一直十分同情可怜欧阳叶子。可怜她虽然是嫡出,虽然天赋优秀,可是没长脑子一切都等于零。

“若不是留着她还有用,她的手,废也就废了……”欧阳菱轻轻叹息。

“菱菱,别着急,你娘亲的仇,一定能报,嫡夫人所做的一切,都要负出代价,报复在她引以为傲的女儿身上,不是更好?”

欧阳菱笑了笑,握住穆轻的手,“我知道的,穆轻姐你别担心我。”

她们二人说话声音极低,姿态也亲密,是以没有人听到她们说了些什么,就连离她们最近的欧阳家主欧阳力也没有听到。

欧阳力此刻正在应付几欲暴怒的雷京,“雷京兄,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一来就说话怪怪的,有什么话,你不防直说。”

“直说?”雷京冷笑,他的目光狠狠扫过安欧阳力身边的几人,此次欧阳家总共来了七人,年长一辈的,只有欧阳力和万象境的高手欧阳梦,小辈们则是欧阳少丰,欧阳婷婷,欧阳叶子,还有欧阳家的那个外姓天药师,再就是一个普通庶奴欧阳菱。

偏偏没有那个契约了黑狼的少女。

突然,雷京的目光定格在欧阳菱的身上,他眯眼盯着欧阳菱,嘴角掀起一丝冷笑,“欧阳老弟,既然你让我直说,那我就真的直说了,你可真是不实在啊,瞒的我们雷家好苦,你们雷家分明是天资优秀的小辈很多,却是都藏着掖着,连我都不告诉,可真是不厚道啊。”

欧阳眸色微变,而后强笑道:“雷京兄,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欧阳家哪有隐藏天资优秀的小辈?最优秀的,不就是小叶子?”

“哼,是吗?那么这个丫头又算什么?来氤泽之地这么重要的场合,欧阳家主带上她,她不会真的就是一个资质平凡的庶奴吧?”雷京冷笑着怒指欧阳菱。

欧阳菱面色淡淡,并不开口说话,雷京看在眼中,更觉得她不同寻常,他咬牙冷笑,“好啊,平时我到是没看出来,你这丫头宠辱不惊,到真是个人物。”

欧阳菱状似无辜地低下头,眼底飞快闪过一丝得意,哼,雷家,狗眼看人低的雷家,你们终于发现了吗?我欧阳菱,可是比你们讨好的欧阳叶子优秀千万辈。

欧阳家主欧阳力眸色一闪,并不多说,此刻,他无法否认什么,氤泽之地有着大帝的传承和宝藏,若是不让他们家族最优秀年轻人来,他又怎么甘心?小叶子根本就靠不上,她唯一的利用价值也就是给菱菱当挡箭牌,现在,氤泽之地之行,只要菱菱能够得到大帝传承和宝藏,那么,掀开她欧阳家第一天才的身份,也是时候了。

欧阳叶子终于发现了一丝不对劲,她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欧阳菱,也附合着雷京的话:“对啊,爹,氤泽之地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把这个废物庶奴带来做什么?当探路石吗?”

欧阳力面色难看至极,一旁的欧阳菱闻言,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寒意。

就在这时,雷京又道:“除了她,欧阳老弟你可还藏着一人,怎么,我都见过她了,你还不舍得放出来吗?”

此言一出,不仅欧阳力愣住了,就连欧阳菱的脸色都变的十分难看起来,难道,欧阳力还背着她,藏了其他底牌天才?哼,那也未必不无可能,欧阳力能背着欧阳叶子把她藏起来,就还能藏着其他人,只是,会是谁呢?

她的眼中浮现浓浓的杀机,欧阳家的天才,只能是她。

穆轻也不禁担忧无比地看了欧阳菱一眼。

“那个契约了黑狼一族的少女呢?欧阳老弟你还不让她出来和我们见见吗?”雷京嘲讽地看着欧阳力。

欧阳力一愣,他是真心冤枉啊。若说欧阳菱,那的确是他藏起来的天才,可是契约了黑狼的少女是怎么回事?他很肯定,欧阳家一定没有契约黑狼的少女。

但是欧阳菱显然不这么想,听到黑狼的时候,她的心中就不禁‘咯噔’一声,黑狼,那可是和她的雪灵虎一样的远古天兽啊。

欧阳菱的心底顿时生起了一股危机感。

“主人别担心,小雪会帮你打败敌人的。”雪灵虎清脆的声音在欧阳菱的脑海中响起。

它从幼崽之时,就被欧阳菱契约,他们几乎是一起长大,感情十分深厚,感受到欧阳菱心情的凝重,已经成长为少年的雪灵虎顿时在天兽空间里出言安慰。

欧阳菱默默笑了,对啊,她有小雪,她怕什么?就算对方的黑狼再强大,也抵不过她和小雪心有灵犀的合力攻击。

“雷京兄,你可真是冤枉我了,我欧阳家可真的没有契约了黑狼的少女……”

一旁的欧阳叶子原本还在用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欧阳力,因为她不敢相信,她不是欧阳家唯一的天才,更不敢相信,宠她爱她的父亲,会藏着比她更优秀的天才,这是她不能接受的,但是,当听到雷京说的契约了黑狼的少女时,欧阳叶子的心中,不禁闪过一个人的影子。

是她。一定是她。

她正想说什么,就在这时,一大队人却是浩浩荡荡地朝这边走来了。

正是花青瞳一行。

后面,是莫家一行五人。

莫家一路上受够了花青瞳一行人的气,此刻到了地方,又见到了同为三大一流世家的欧阳家和雷家,他们顿时也硬气了起来,丢下花青瞳一行,大步朝着欧阳家和雷家走去。

“哼,小人嘴脸。”月弯弯骂了一句。

雷家和欧阳家迎上莫家一行人,便是一阵寒暄,而雷京,当他看到新来的这拔人中,花青瞳的身影时,顿时瞳孔一缩。

花青瞳也看见了雷京,眼底冷意升腾。

欧阳叶子自然也看到了花青瞳和阿瞳,顿时怒不可遏地道:“爹,就是她,就是那个女人,就是她的黑狼咬断了我的手。”

她怒指着花青瞳和阿蓝。

花青瞳和阿蓝顿时看向了欧阳叶子,欧阳力也朝花青瞳看来,他被黑狼二字吸引。而雷京,此刻也死死地盯着花青瞳,他突然明白,花青瞳根本就不是欧阳家人,从始至终,都是他想岔了。

“我说的少女就是她,欧阳老弟,难道她不是你们欧阳家的人吗?”雷京脸色阴郁无比地说。

欧阳力错愕地看了雷京一眼,怎么可能?欧阳叶子却是道:“我认识她,她根本就不是驭兽师,她只是好运,养了一头黑狼的而已!”

欧阳力和雷京顿时都十分惊讶地看着花青瞳。

莫家三长老也很惊讶,黑狼?那位十二秋使身边的那个少女,居然是黑狼,而非人类?

莫家三个少女此刻都是咬牙切齿,眼神含恨。

莫紫璇眼神一闪,看情况,欧阳家的欧阳叶子似乎也对那个十二秋使十分不满,如此一来,她到是可以看好戏了。

“怎么回事?”塗兮羽看向花青瞳询问。

花青瞳伸手指向雷京,说:“那个人要杀我,误以为我是欧阳家的驭兽师,被我用雷球震慑住了,另一个欧阳家的少女,想要偷偷契约阿蓝,被阿蓝咬断了手。”

她面瘫着脸,说的简单,但是塗兮羽听罢,却是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曲折。

当即,他冷笑一声,“我却是不知道,我秋殿的人,什么时候也能轮到这些杂碎欺负了。”

花青瞳面瘫着脸点点头,说:“我打不过他们,所以就等大哥哥来和我一起打他们了。”她说的十分严肃认真。

西门无瑕看着她,伸手在她那圆圆的面瘫脸上掐了一把,“瞳瞳,你可真是聪明。”掐完,她竖起了大姆指。

花青瞳看着西门无瑕脸上的笑意,不禁耳朵发红,无瑕表姐这是在夸她呢,还是笑话她呢?

君泱斜着眼睛不着痕迹地瞪了花青瞳一眼,好个臭丫头,居然一直在等着别的帮手。

“好啊,我们以为她只是与我们莫家有怨,没想到,她与雷家和欧阳家也不太友好,雷伯父,欧阳伯父,你们知道她是什么人吗,她可是秋殿的十二秋使,毓庆和乌神都因为她而联手了呢。”莫紫璇冷冷地开口说道,眼神宛如淬了毒的刀子一般盯着花青瞳的身影。

雷京心中的杀意已经沸腾无比,他眼眼神一变,“什么?毓庆和乌神联手了?”

三大家族的人,都齐齐盯着花青瞳一行人,当看到乌神祈和塗兮羽果然站在一起时,他们的脸色不禁变的无比的难看。

“两大皇室联手了,莫非,他们是要打压世家了?”欧阳力脸色凝重地呢喃道。

此言一出,不仅莫家和雷家的人脸色变了,其他一些二流世家,三流世家的人,也跟着齐齐变了脸色。

他们这些二三流的世家,一直都是仰仗三大一流家族而生存,若是皇室要打压三大一流世家,那么最先遭殃的,就是他们啊。

“瞳瞳,大哥哥记住他们了,等着,咱们一定杀他们个片甲不留!雷家,好一个雷家!”塗兮羽阴笑道。

乌神祈眸色一闪,笑着接道:“也算我一个,这些个世家们,是该好好敲打敲打了,不然,他们还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

南玉华和君泱站在一起一言不发,此时闻言,南玉华不禁说:“殿下,如是我没记错的话,这西大陆的雷家,其背后一之人,可是与太子有关啊。”

君泱闻言顿时冷笑出声,“哼,那又如何,我倒要看看,太子会不会为了一个小小的狗屁雷家和毓庆的尸卫大军扛上。”

南玉华神色复杂地看着君泱,殿下您说脏话了,您知道吗?

只是,当今世上敢骂太子为狗屁太子的,也就只有您一人了。

气氛在两大皇室和三大家族的对峙下,无形中紧崩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天空中忽有一辆马车飞来,待那马车降落后,却见一名面容十分艳丽冷酷的青年从中走出。

青年挥手间将马车收起。

他一转眼,就看见了南玉华,以及南玉华身边的君泱,看着君泱,他的瞳孔狠狠一缩。

“南玉华,你果然也来了,只是没有想到,你身边的那位居然也来了!”青年一脸谨慎地看着君泱。

君泱此时一脸的高冷,并不说话。

南玉华笑道:“怎么,北家就只有你一人来吗?”

“南家不也只有你一人来吗?我为什么不能一人来?”北鸿峰看着南玉华,艳丽的脸上带着一丝冷嘲。

“哼,我之所以一人在此,其原因为何,北鸿峰你心里不清楚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命大呢?”

南玉华冷笑道。

之前他被人追杀重伤,正是被北家所赐。

“下次,你可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北鸿峰亦毫不相让。

南玉华哪里又肯服输,便道:“听说,你们北家把女儿送给了封天转世之人当妾?听说,那人除了北鸿蕊,还收了雪幽亲王的两个郡主?”

北鸿峰的脸色一下变的异常难看。

没错,他们北家的确是想要把女儿嫁给封天,生下封天的子嗣,以牵制封天,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封天魔君的转世之人,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他竟然把三个女子都给收了。

想来,那封天也是不可能让三女怀上他的孩子的。

这样一来,他们北家就是白白赔进了一个女儿。

看着南玉华一脸的嘲讽笑意,北鸿峰的面容不禁气的扭曲起来,若不是顾及到一旁的君泱,他现在立即就扑过去,将南玉华那张脸揍扁。

而偏在这时,又是一辆马车从远处飞来,马车落下,里面的人走了出来,好巧不巧,正是封天魔君转世的杜清随和他新收的三个美人。

北鸿蕊,雪灵玉雪珠玉姐妹,都姿态亲密地偎在杜清随的身边,看样子,已经都成了他的女人。

花青瞳本来正在南玉华和背鸿峰吵架,此刻一见杜清随,以及杜清随身边的三个美人,她顿时瞪圆了清灵灵的眼睛,面瘫地赞叹道:“杜清随真厉害,居然同时有三个女人!”

众人闻言,不禁嘴角抽搐,杜清随闻言看向花青瞳,揶揄道:“弟妹,多谢你夸奖。”

花表瞳顿时浑身一僵,面瘫着脸转头不看他了,这个人居然乱叫。

他们在这里说着,天兽的阵营里,黑狼一族的族长,却是看着花青瞳的身边,不敢置信地喃喃道:“我怎么好像看到了阿蓝的身影。”

他身边的女人也是怔怔地看着花青瞳身边的阿蓝许久,“没错,我也好像看到了阿蓝的身影。”

“可是,她不是被厄族吃掉了吗?”

“不知道,可是,那个身影,她就是阿蓝啊,她没死,我的孩子,她没死……”女人捂嘴哭泣。

“阿蓝,我们的阿蓝——”男人也红了眼眶。

阿蓝似有所感,此刻不禁也望向了天兽阵营里黑狼族的方向,她的神情一阵激动,对花青瞳说:“主人,我想去见见我的族人。”

她的神情格外紧张,说完又补充道:“我很快就会回来。”

花青瞳点了点头,“你去吧,没事的。”

阿蓝感激地看着了花青瞳一眼,闪身长啸一声,化作原形飞奔向天兽阵营里的黑狼一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