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 冲着花青瞳去的/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兽阵营里,黑狼族族人看着阿蓝化为本体,朝它们飞奔而来,黑狼族族人无不惊喜激动,阿蓝的父母,黑狼族的族长筑梵和他的妻子都是喜极而泣,他们定定地看着阿蓝化作的黑狼离他们越来越近,筑梵激动地喃喃道:“真的是阿蓝,真的是她,她还活着!”

黑狼族旁边,是雪灵虎一族,雪灵虎的族长是一名身材颀长高大的中年男子,他看着激动的筑梵,眼中不禁闪过淡淡的羡慕之色。前段时间,黑狼族招惹了可怕的厄兽一族,筑梵的女儿阿蓝被送往厄族,只为了消除厄兽一族的怒火,可是现在看来,筑梵的女儿阿蓝并没有死。

难道是厄兽一族转性了?

怎么可能?

但不管怎么说,看着黑狼扑向黑狼一族,转瞬化作少女的模样,扑进筑梵的怀里,雪灵虎一族的族长不禁暗自羡慕,筑梵的女儿失而复得,而他的儿子,早在十几年前丢失后,却是杳无音信。

不论他们雪灵虎一族怎么找,却终是找不到。

“父亲!母亲!”阿蓝扑进筑梵的怀里,紧紧抱住了她的父母。

“阿蓝,真的是你,你还活着,这是怎么回事?”一家三口激动地拥在一起,激动过后,筑梵不禁好奇地询问。

阿蓝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指向人类阵营,“父亲,母亲,那个穿黑衣服的小姑娘,她,是我的主人。”

筑梵和他的妻子,以及所有黑狼族的族人,他们的脸色霎时都变了,变的十分难看。

阿蓝见状不禁着急道:“你们不要急,听我说,是这样的……”

阿蓝语气快速地向她的族人解释着事情的始末,而另一边的人类阵营里,花青瞳一人行人,可谓是被三大一流家族和二三流家族孤立。

北鸿峰的出现,让雷家欣喜若狂,因为,雷家在中央大陆的后台,就是北家。

对,北家。

北家是北后家族,流传万载,他们的底蕴和实力,令人不敢想象,放在大帝时代,北家是真正的皇亲国戚,这样的庞然大物,万年之后,他们不仅没有衰落,还越发变的强大无比。

有着北家为靠山,雷家永远不会真正被毁灭,只要北家一日存在,那雷家就不会消失,因为,他们雷家,是北家的附属啊。

毓庆国再强,也不敢动摇北家一流世家的地位。

当然,那是从前。

在毓庆国有了无数尸卫大军之后,一切就都变的未知起来。雷家不仅害怕毓庆皇室会打压雷家,更怕,北家为了无数尸卫军团,而放弃他们雷家,转向毓庆示好。这也正是雷家心里真正的隐忧。

没了北家的支持,雷家,什么都不是。

雷京看到北鸿峰来了,整个人霎时精神头一震,眼中激动的光芒让欧阳家和莫家频频侧目。

雷京带着雷家的几个年轻人上前,走到了北鸿峰的面前,雷京拱手深深一礼,“雷家雷京,参见少主,少主万安。”

雷家的几个年轻人虽然没有见过北鸿峰,但是此刻听到雷京口中的称呼,不禁也脸色纷纷大变,一脸惶恐地跟着雷京拜了下去。

北鸿峰正看着杜清随身边的北鸿蕊,脸色愤怒扭曲,乍一听雷家人的声音,他艳丽的脸上,怒气微微收敛,回头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问:“雷家?”

“是,在下是雷家雷京,家主雷震因为闭关没来,若是早知少主会来,家主定然会亲自到此。”雷京惶恐地说。

北鸿峰摆了摆手,不耐地道:“本少主知道了,别聒噪,安静。”

雷京面皮一抽,却是再也不敢多说,带着几个年轻人小心翼翼地候在一旁,垂着头乖巧无比。

花青瞳淡淡瞥了雷家一眼,然后看向那个叫做北鸿峰的青年。

她面无表情,眼神却是微微凝重,“大哥哥,雷家有后台。”

塗兮羽神情柔和,掀唇扯出一抹淡笑,“他们有后台,咱们也有后台,十二,咱们万象宫不怕他们。”

乌神祈闻言,眉头微蹙,“恕我直言,我春殿的一使北鸿岭,便是北家的嫡系子弟,万象宫不见得会只为秋殿撑腰。”

花青瞳闻言,眼神一凝。

塗兮羽神色一沉,怒视乌神祈,乌神祈连连摇摇头苦笑,“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就事论事。”

“你以为,万象宫会为了一个北鸿岭,放弃整个秋殿吗?”塗兮羽冷笑。

乌神祈一愣,苦笑摇头,对,秋殿这伙疯子,他们护短,团结的可怕,也凶残的可怕。

得罪他们的人,哪怕是那些个上古权贵也占不到什么便宜,谁让他们的殿主,是个极其恐怖的家伙呢。

但是,北家也不是好惹的啊,那可是北后家族啊,北家的身后,可是那位太子殿下,大帝的长子啊!

一但北家真的恼了,便是秋殿也不好对付啊。

“哼。”有人突然冷哼一声,然后一个巴掌就狠狠抽在了花青瞳的脑门儿上,花青瞳被抽的霎时眼泪飞出,她抱住头,怒视向罪魁祸首。

君泱脸色阴沉至极,他恼怒地瞪着花青瞳,“臭丫头,北家算个屁,值得你苦恼?我一根手指就能让他们灰飞烟灭,你只要讨好了我,还怕什么北家?”

塗兮羽在花青瞳被打了一瞬间,眼中不禁闪过一抹凶光,但是当听到君泱的话后,他就不禁心神一凛,这位可是大帝的儿子,他若出手,一个北家的确不算什么,但是,他为什么帮他们?

塗兮羽若有所思地看向花青瞳。

“你以为你很厉害吗?你也就只能欺负欺负我了,你能打得过君泽吗?如果我没记错,北家是君泽的母族吧?”

花青瞳恼怒地瞪着君泱嘲笑他。

君泱听到君泽的名字时,不禁脸色一青,眼中杀机滔天,“君泽算个屁!我会怕他?”

花青瞳捂着脑袋,无言以对。

好吧,君泱的确也很厉害,他是大帝的儿子,唯二存活下来的儿子。大帝那么多孩子都殒落了,他和君泽能活下来,的确都不是简单的角色。

但是,他们一但让君泱帮了他们,那么肯定就是站在了君泽的对立面,看君泱的反应,他和君泽的关系,可是并不融洽的。

但是花青瞳转念一想,君泽要杀她,他们迟早得站在对立面的啊。

花青瞳心中心思复杂,而另一边,北鸿峰却是看着北鸿蕊,“妹妹,你怎么样?”

北鸿蕊长的娇俏灵动,又温婉可爱,虽是的北家的嫡女,但是性情十分温和,也没有一般嫡小姐的嚣张跋扈。

被家族做为工具一般送给封天魔转世的杜清随,她虽然心中也很伤心,伤心于家族对她的利用,但是,她也深知,这是她做为北家大小姐必须要面对的命运,不是封天,也会是别人。

在最初的恐惧之后,她渐渐接受了封天,也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再加上雪灵玉和雪珠玉姐妹俩的劝说,她便真的死心踏地地留在了杜清随身边,她已经是他的人了,就算再回到北家,也失去了原有的价值,家族也不一定再看重她。

此刻看着北鸿峰,她的心底不禁涌上了一股委屈和伤感,哥哥是最疼她的人,可是,面对家族利益的时候,不还是照样放弃了她?

眼泪朦胧地看着北鸿峰,北鸿蕊心中委屈,张嘴欲言,而杜清随这时却一伸手将她紧紧揽进了怀中,宣示所有权,他嘲讽地看着北鸿峰,“北家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本魔君还会虐待自己的女人不成?”

北鸿峰眼中闪过一丝恼怒之色,但还是深吸一口气忍了下来,“不敢,在下没有这个意思,只是随口问问,毕竟有一段时间没见小妹,甚是想念。说起来,封天魔君与北家现在也是一家人,有空还是多带小妹回家族走动走动才是。”

杜清随眉心的金色独眼中不禁浮现浓浓的嘲讽之色,“你们北家好大的脸面啊,你们送来的女人,只是本魔君的一个宠妾,本魔君又岂会与你们北家是一家人?”

北鸿峰面色一变,而北鸿蕊听到那宠妾二字,却是眼眶一红,雪珠玉和雪灵玉见状,却是低笑出声,“北家妹妹,你委屈什么,就算是给封天魔君当宠妾,也并不辱没我们啊。”

北鸿蕊泫然欲泣,垂下眼睑不再看北鸿峰。

北鸿峰的脸色难看的无以复加,也屈辱的无以复加。好一个封天,家族算计他,简直就是最愚蠢的做法,不仅陪了一个妹妹进去,还讨不到什么好。他北家堂堂的嫡小姐,在他这里,就只是一个宠妾。

花青瞳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心中思绪万千,封天魔君的性情显然十分桀骜不驯,也很狂妄霸气,并且十分冷酷大胆,他居然一点也不顾及那三个女子的感受,直言她们是宠妾。

她不由想到了酒窝,酒窝做为黑天魔君,想必骨子里,他的性情也是十分骄傲的。可是现在,他却逆转契约,成了她的宠物,还放下脸面百般撒娇讨好于她。

花青瞳默默垂下头,感受着自己突然跳动加快的心脏。

就在这时,那笼罩了无尽白色骸骨的五彩浓雾竟是开始迅速散去,有人惊呼出声,众人立即闻声望去,却见那五彩浓雾散去后,露出了无数白骨,白骨的前方,是一个山涧的的入口。

那入口上笼罩着一层宛如水银一般的屏障,上面红蓝相交,状如双鱼。

“有两个入口。”一红一蓝,都是入口,但其中间分明隔了一道山石,所以,氤泽之地的入口,竟是有两个。

天兽们也看到了那一红一蓝两个入口,一个个都是瞳孔收缩,生活在远古巨森里面的它们,对于这红蓝两个入口的恐怖最是了解,也正因如此,它们都不动,而是目光嗜血地盯着人类阵营。

而人类阵营中,也是阵阵迟疑,在场的没有傻子,只要看着那堆恐怖的白骨,就能知道,那两个入口定然不简单。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动。

三家一流家族没有动,花青瞳一行人也没有动,那些二三流的家族,更是不敢出头。

就在这时,一伙森林大盗们浩浩荡荡地朝这边冲了过来,众人神色凝重地看着,独眼老大一行停下脚步,看了一眼那红蓝相交的入口,他的独眼之中精芒一闪,站在原地不动了。

莫家三长老皱了下眉。

欧阳家的家主欧阳力也是脸色发沉。

莫家三长老笑道:“我们既然是奔着大帝传承和宝藏来的,畏首畏尾又算怎么回事?想要传承,想要宝藏,就大胆进去嘛。”他笑着看向在场所有人。

那些二三流的一些家族闻言,纷纷低下头去,他们可不想当探路石。

“十二秋使不是养了一头黑狼吗,不如你和你的黑狼先去吧,有强大的黑狼保护,想必也不会遇到危险。”莫家人群中,莫紫璇微微仰起头,看向了花青瞳的方向大声道。

她眼中噙着一抹恶毒的笑,唇角微扬,满带算计。

所有人闻言,都看向了花青瞳,一双双的眼中充满了期待的光芒。花青瞳瞪圆了清灵灵的丹凤眼,愤怒地瞪了莫紫璇一眼,这个女人是疯狗吗?为什么咬住自己不放呢?

“对啊,十二秋使很强大的,她的黑狼也很强大,让她们进去,最是合适不过了。”欧阳叶子闻言,眼中一亮,眼神怨毒得意地看向了花青瞳。

“哈哈,两位侄女说的有理,十二秋使有黑狼相护,第一个进去最是合适不过。”雷京哈哈笑道,眼中冷芒连闪,灼灼盯着花青瞳。

那些个二三流的家族们见三大一流家族的人都盯住了那个有黑狼的少女,便也纷纷点头附合,柿子桃软的捏,毓庆这次只带了两名尸卫来,不足为惧,不让他们的人探路让谁探?

“可是,入口却是有两个啊,十二秋使和她的黑狼也只能探其中一个入口,那另一个入口由谁探?”莫紫璇满脸笑意的开口,仿佛笃定了花青瞳和她的黑狼必须要探路一般。

欧阳叶子眼中闪过浓浓的笑意,“要不,让十二秋使和她的黑狼分开,分别探一个入口?”

雷京闻言摇头,状似厚道地说:“那恐怕不行,十二秋使一定会和她的黑狼在一起的啊,没有了黑狼的保护,想必十二秋使也不敢一个人去探路,就让十二秋使和她的黑狼同去一个入口好了,至于另一个入口……”

雷京说着,瞟了一眼毓庆队伍里的两名尸卫,他笑意盈盈地看向塗兮羽,“大皇子殿下,想必您也不介意让两名尸卫去探路吧,它们毕竟是尸卫,与死人无异,便是出了什么意外,也不可惜,毕竟,毓庆无数尸卫大军,就是死了一两个,也没什么吧?大家以为如何?”

顿时,附合声一片,三大一流家族的,二三流家族的,还有一些无名散修。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眸圆瞪,看着他们在那儿自说自话,然后她扭头,看着塗兮羽,“大哥哥,他们脑子不好使吧?”

塗兮羽脸上挂着异常柔和的笑意,“不错,他们脑子不好使,所以也以为我们脑子不好使。”

花表瞳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他们是傻了才会以为我们会听他们的去探路。”

两名尸卫的眼中均是闪过幽蓝阴冷的光芒,他们盯着三大家族,杀机汹涌。他们虽然是尸卫,可是他们依然有着曾经的记忆,有着人类的感情,凭什么他们就该死?

塗兮羽伸手拍了拍两名尸卫的肩膀,安抚了他们即将暴走的情绪,突然手掌一翻,巨大狰狞的狼牙棒在手。

“十二,跟大哥哥走,让那些杂碎知道知道我们秋殿的人不是好惹的。”塗兮羽轻轻柔柔地盯着三大一流家族的人说。

花青瞳面瘫着脸点了点头,手腕一转,斧头在手。这斧头,正是君泱之前让她砍柴用的那把。

连续砍了这么多天的柴,这把斧头,她已经用的颇为顺手。

二人一人手拎狼牙棒,一人手拎斧头,一个轻柔的笑着,一个面瘫着严肃脸,双双朝三大家族的人走去。

“你们要干什么?”雷京神色一厉,大声喊道,塗兮羽却掀唇一笑,狼牙棒蓦然抡起,掀起阵阵狂风,狠狠朝着雷京头顶砸下。

雷京眼中闪过惊怒之色,没有想到这毓庆的大皇子居然说动手就动手,他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当塗兮羽万象境的气息暴露出来后,他更是骇然的瞪大了眼,身形暴闪便要躲过塗兮羽的狼牙棒,见他逃了,塗兮羽当即挥舞的狼牙棒去追。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令所有人都呆愣当场,而花青瞳也不落后,她蓦地挥舞起斧头,砍柴一般,就砍向了莫家队伍里的莫紫璇。

花青瞳不理他们惊恐的脸,始终面无表情,斧头高高抡起,朝着莫紫璇一边的肩膀砍了下去,莫家三长老大怒,“住手,尔敢!”

他怒喝一声,瞬间就要朝花青瞳抓来。

花青瞳眼神狠辣,毫不示弱,而就在这时,那森林大盗独眼老大却是狂笑一声,朝着这边冲来,“莫家老头儿,你那把通灵杖,老子还惦记着没忘呢。”

说着,独眼老大冲来,竟是纠缠住了莫家三长老。

花青瞳顿时没了阻力,一斧头劈空后,她面瘫着脸,竟是伸手,一把抓起了莫紫璇,朝着其中一个入口冲去。

莫紫璇神色惊恐,完全忘了反抗,花青瞳冷冷地睨了她一眼,道:“你几次三番的想陷害于我,我若是再放任你下去,你岂不是以为我很好欺负?你不是想让我去当那第一个探路石吗?哼,现在看看到底谁才是那第一个探路石。”

“不!”莫紫璇惊恐地尖叫一声,她的视野中,那红蓝两个入口越来越近,花青瞳蓦地将她狠狠抛出,在她惨烈的叫声中,将她扔进了红色入口之中。

莫紫璇一被扔进了入口之中,就没了音信,仿佛,那红色的屏障,将外界和里面隔绝成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探路石,也根本探不出什么。要想知道里面有什么,必须得他们亲自进去才行。不过,在进去之前,花青瞳可不打算放过另一个害她的人。

她看向了欧阳叶子。

欧阳家主神色一变,挡在了欧阳叶子身前,一脸怒容地盯着花青瞳,欧阳叶子惊恐地看着花青瞳,她好恐怖,她居然说扔就扔,毫不迟疑地将莫紫璇扔了进去,她果然不是好人。

欧阳叶子惊恐的双眼含泪,又是恐惧又是怨恨,最后不由楚楚可怜地看向了雷冲,雷冲在心中微一衡量,最终还是不打算再哄着欧阳叶子,他相信,欧阳家一定还有别的底牌,欧阳叶子,没用了。

见即便如此,雷冲还是对她置之不理,不知太过惊吓还是太过伤心,欧阳叶子的眼泪,决堤而出,忍不住呜咽出声。

“哈哈哈,看来,这氤泽之地真的很热闹啊!”一声狂笑声响起,众人闻声看去,却见五六个黑衣身影朝这边涌来,黑衣之中,夹杂着一名白衣青年,这些人的眉心上皆有一只第三横眼,并且身形高大,皮肤发黑,他们是,三眼族。

花青瞳扭头,看着这几个三眼族,其中那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毓庆大败而逃的三眼族岩部首领,兰妃。

兰妃的身边,是脸色冷漠的毓庆二皇子塗兮阙。

另外三名三眼族花青瞳没见过,但是,那名白衣青年,即便对方化成了灰,她都能认出他来。

英律,三眼族少主。

英律一身白衣,是这行三眼族的为首之人,之前那嚣张的笑声,就是他发出。

他漆黑的三只眼睛在人群中微微一扫,然后,他的眼神陡然一凝,落在了花青瞳的身上,缓缓的,他的唇角绽开一个极其诡异的笑容。

“原来你在这里,你果然没有死,本少主的直觉果然没错!”英律盯着花青瞳,兴奋地伸出舌头舔了下唇,眼中涌出浓浓的凌虐之意。

花青瞳也面瘫着脸,心情极为凝重,一段时间没见,英律似乎更强了,不,或许,他这次出现的,是他的本尊,而非分身。

“你是我的,逃不了!”英律盯着花青瞳,嚣张的宣言。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他,冷冷地道:“我要把你变成我的傀儡。”

英律一愣,然后嗜血大笑,“哈哈哈哈……”

“啊——”突然,一声狂怒的吼声响起,众人闻声一看,却见竟是塗兮羽挥舞着狼牙棒,将雷京狠狠地逼入了红色入口之中,和莫紫璇一样,雷京也进了红色入口。

而与此同时,那名森林大盗,却是夺了莫家三长老的通灵杖,然后狠狠揪住他,将他扔进了蓝色的入口之中。

独眼头子在蓝色入口前等了一会儿,没有听到里面传出任何声音,他皱了皱眉。

“混血杂碎。”一名三眼族的勇士看着独眼头子的身影,不屑地嗤笑一声。

就近的一伙森林大盗们听到了,眼中纷纷露出愤怒之意,双拳紧握,心头更是窜起熊熊怒火。

站在蓝妃身边的塗兮阙在听到那句‘混血杂碎’时,眸色不自禁地暗了暗。跟着母妃回到三眼族的这短短一段时间,他真切的体会到了被轻视,被排斥,时时刻刻都在被用异样的眼光看待的屈辱感觉。

哪怕他的体内有着一半三眼族的血脉,可是,另一半人类的血脉,却依然让这伙三眼族将他看成异类。

然而,她的母妃,对这一切,竟是仿如未觉。

塗兮阙不断安慰自己,母妃对这一切并不知情,可是,一天,两天,三天,几天过去之后,他发现了三眼族与人族截然不同的团结精神,他的母妃,是岩部的首领,她是一名勇士,在她的心中,三眼族的一切,高于一切,她愿意为了三眼族献出一切,牺牲一切,连他这个儿子,在她的眼中,也什么都不是。

她就任由他被三眼族排斥,侮辱,嘲笑,他甚至无数次听过他们骂他‘混血杂碎’的声音。

而真正令他绝望的却是,他的母妃,对这一切,视如无睹。

她残酷的将他抛弃了。

因为三眼族的到来,场面再次紧崩了起来,塗兮羽闪身走到花青瞳身边,眯起眼睛看了英律,兰妃等人一眼,当看到塗兮阙的时候,他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愤怒之色。

不管如何,在毓庆皇宫长大,不论怎么看,人类的身份对于他来说,都更有归属感吧,可是他竟然抛弃了毓庆,选择了三眼族。

塗兮羽冷笑一声,不再看向塗兮阙,却是对花青瞳说:“十二,你也发现了吧,探路石没用,我们将他们扔过去,根本就探知不到里面的情形,看来,只有我们自己亲身进去,才能知道里面究竟是一番什么样的天地了。”

花青瞳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没错。”

正在这时,天兽阵营里,两道身影飞快的朝这边飞奔而来,狼啸声响起,花青瞳回头一看,见是阿蓝和一名中年男子飞快朝这边飞来。

二人转眼到了花青瞳身边,“主人。”阿蓝脆生生唤道。

花青瞳看着她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她身边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五官粗犷,身材高大,他犀利的眸子看着花青瞳,眼底带着一抹审视之意,花青瞳目光清澈地与他对视,猜想,这位中年男子一定是阿蓝的长辈。

“我叫筑梵,是阿蓝的父亲,也是黑狼一族的族长,我已经听阿蓝说了事情的经过,谢谢你救了我的女儿。”筑梵深深地低下了他的头颅,表达着他的感激之情。

花青瞳微微错了一下身,认真地说:“黑狼族长不必客气,在我心中,已经认定阿蓝是我的朋友,你是阿蓝的父亲,又是一族之长,不必多礼。”

见她错身避开他的行礼,这只是微小的一个动作,却让筑梵的心头不禁暗自一震,看来阿蓝说的果然没错,这个人类的确有所不同。若是换了别的人类,刚才一定会非常得意地受了他的礼,而绝非如眼前这个人类少女,错身避让。那只能说明,在她的眼中,他与人类无异,又是长辈,她不愿受他的礼。

筑梵抬头,见花青瞳眸光清澈见底,认真坦诚,筑梵的心中突然就完全的释然。

他的女儿,认了一个人类为主,但如果这个人类是眼前这个少女的话,那么,也没什么不好吧。

他犀利的眸子微微柔和了几分。

“阿蓝就交给你了,人类小姑娘,做为她的父亲,我请求你好好对她。”筑梵看着花青瞳道,虽然知道她也许不同于别的人类,可是,做为一名父亲,他还是忍不住叮嘱。

花青瞳看着他,目光微微温和,“黑狼族长不要担心,我不会伤害阿蓝的,我说了,她是我的朋友。”

她说着,看了阿蓝一眼。

阿蓝也目光温暖地看着她。

花青瞳又道:“阿蓝是自由的。”

阿蓝和筑梵的身影皆是一震。

“不过,为了以防厄珞生气,阿蓝还是要留在我的身边,但是她想做任何事,都是自由的。”想了想,花青瞳还是无奈地道,对于厄兽的性情,她还是很谨慎的。

但是,阿蓝和筑梵依然十分震撼,筑梵道:“人类小姑娘,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知道,如果你把阿蓝赶走,厄兽一族一定还会要了她的命,厄兽一族绝不允许被他们判了死刑的人活着,所以,阿蓝无法离开你。但是,把阿蓝交给你,我很放心,谢谢你救了阿蓝。”

“你放心吧。”她说。

筑梵的眸色也温和下来,“小姑娘,你是整个黑狼族的朋友!”

嘶!

筑梵此言一出,人群霎时倒抽一口冷气。

不止是人类,就连三眼族的脸色都有些变了。

“黑狼族居然对她那么客气!”欧阳家的阵营中,欧阳菱小声呢喃了一句。

欧阳叶子嫉妒的双眼通红,她明明不是驭兽师,却有天兽对她那么客气,还亲自把黑狼托付给她。

欧阳力更是双眼微眯,那个十二秋使,居然和整个黑狼族的关系都那么好,不能留,这样的人活着,对于驭兽师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和耻辱。

“黑狼认了她为主,可是她却得到了整个黑狼族感激,她虽然不是驭兽师,却比驭兽师更恐怖。”欧阳菱无声的呢喃,面色凝重。

“穆轻姐,你说,如果雪灵虎一族知道我契约了一头它们的族人,他们也会如黑狼一族对她那样,友好的对我吗?”欧阳菱看着穆轻。

穆轻脸色凝重,“不可能。菱菱,没有天兽会愿意他们的族人被契约。他们若是知道了,肯定会逼迫你把雪灵虎交出去。”

欧阳菱的脸色蓦地异常难看,“那为什么黑狼族就接受了她呢?”

穆轻一时无言。

欧阳菱死死地盯着花青瞳的身影,她分明不是驭兽师,却做到了连驭兽师都做不到的事情,她不仅收了一头黑狼,还得到了整个黑狼一族的友谊,简直不可思议,也令人嫉妒,嫉妒的发狂!

而恰在这时,一道白色的身影优雅地朝这边凌空飞来,众人定睛一看,发现那竟是一头十分漂亮华丽的白鹿。

欧阳叶子看着那头白鹿靠近,眼中不禁爆射出惊艳的光芒,真漂亮!

白鹿通体雪白,皮毛似闪着圣洁的白光,他的体型高大,线条优美,一双鹿角晶莹如玉,流光溢彩,那漆黑的眼瞳,更是清澈温和,让人看上一眼,就觉得被一股温柔的情绪包围。

欧阳叶子的眼中渐渐流露出一丝迷醉,黑狼算什么,她要这头白鹿,要他!

“是白鹿一族,白鹿一族向来低调温和,这个时候跑过来人类的阵营中做什么?”欧阳菱也诧异地说道。

欧阳家主欧阳力,此刻也是满眼惊艳赞叹地看着那头白鹿,白鹿一族,虽然他们性情温和,也不喜战斗,但是,却并不能代表他们战斗力弱,他们对于天之力的修炼比别的天兽更加通透,甚至,它们强大的灵魂力,令所有生灵忌惮。

这是一个异常强大,却又异常低调温和,好相处的种族,若是能得到一头白鹿……

在所有人目光灼灼的注视下,这头白鹿落在了黑狼族长的身边,白光一闪,它变成一了一个十分漂亮的年轻男子。

他披着一件洁白似雪的白色衣袍,衣袍如同他的华丽洁白的皮毛一样,泛着晶莹的流光,看着柔软又华贵。

白袍松松散散的披在他的身上,露出玉白的肩膀和胸膛,他的肩膀和胸膛结实矫健,线条优美。

他那一头白色的长发垂落在他的身后,与身上的白衣交融为一色。全身的白色并不让他显得单调,他那温和漂亮的面庞,反而给人一种宁静祥和之美。

祥和,圣洁。

“我们终于又见面了。”白璃粉色的唇勾起一抹笑,看着花青瞳说。

“嗯。”花青瞳面瘫着脸点了点头。

筑梵的眼中闪过一丝震惊,“白鹿少主和这位人类小姑娘认识?”

“我们是朋友,对吧?”白璃微笑着,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看了白璃一眼,感受到他传递过来的善意,轻轻点了点头。

“氤泽之地危险重重,你一定要小心,若是遇到困难,可以来白鹿一族的队伍找我。”白璃对花青瞳说。

花青瞳感激地看着他,“白璃,谢谢你的好意,我知道了。”

“这是我以前褪下来的鹿角,你拿着它,可以循着气息找到我。”白璃将一根白玉一般的鹿角递给花青瞳。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神却微微动容,白璃温柔地笑着,看着她的青色的眼睛,“青瞳姑娘,你的眼睛真漂亮,白鹿一族会成为你最好的朋友。”

白璃凑近她,在她耳边轻语。

花青瞳一怔,心中隐隐有些明悟,白璃说她的眼睛漂亮,那么说,他认出了自己的身份,白鹿一族,这是在向自己表达友好。

花青瞳将白璃的鹿角收了起来,认真地回视着他,“白璃,我知道了,我也会成为白鹿一族的朋友。”

白璃掀唇而笑,向花青瞳伸出一只手,花青瞳微愣,然后,就见白璃十分轻柔地握住她的手,二人手掌交握一瞬,白璃便松开她,转身朝着天兽阵营的队伍中飞去。

黑狼族长也不再久留,跟在白璃身后一起离开。

但是,不论是人类还是三眼族,在这一刻都震惊的无以复加,气氛一片死一般的沉默。

欧阳家主重重的喘了一口气,身体微不可察地轻轻颤抖着。

居然,连白鹿一族,都向她表达了族群的友好之意。

凭什么?

这个不是驭兽师的少女,她到底有什么不同?

不止是欧阳家主心中嫉妒不平,就连莫家和雷家也感到了一丝几欲破体而出的嫉妒,欧阳家的欧阳叶子和欧阳菱更不用提,二人的脸色已经无法控制的微微扭曲了起来。

但偏偏在这时,几只大猫一般的身影飞快地从远处飞奔而来,它们虽然像猫,但是异常高大结实的身体,和头顶生长的一根血色的尖角,还有那旋涡一般的双眼,以及面部满满黑色诡异的纹路,都召示着,它们不是猫。

“厄兽!”

欧阳力做为驭兽家族的家主,自然认识厄兽,他惊呼一声,眼中涌起浓烈的骇然之意。

哪怕是做为驭兽家族,他们对一切强大的天兽都心存觊觎,可唯独对于厄兽一族,那是想都不敢想。

这是一个异常恐怖的种族。

但是,这几只飞奔而来的厄兽,看其方向,却是不去天兽阵营,反而是朝着人类的阵营飞奔而来。

“快退!”欧阳力惊恐地厉喝一声,扯着欧阳家人疯狂后退,莫家和雷家的人见状,虽然不太明白,却同样跟着一起后退。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后退。

就连北家的北鸿峰都不例外。

甚至是三眼族,他们也微微让开了一条道,哪怕是他们,也不愿在这个时候招惹到厄兽。

然后,所有人都看到,那几只厄兽,是冲着花青瞳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