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 三眼之局,人族惊魂/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人惊恐屏息,有人幸灾乐祸,完了,这颇得天兽青睐的少女,要惨死厄兽口下了。几只厄兽快速冲来,一路所过,掀起阵阵烟尘,浓雾滚滚。

阿蓝原本站在花青瞳身边,此刻见状,脸色不免露出一丝惊骇之色,塗兮羽更是欲拉了花青瞳要退,花青瞳却是一摆手,道:“大哥哥,你别紧张,我认识它们。”

塗兮羽一愣。

阿蓝点了点头,声音干涩地说:“主人认识它们。”

塗兮羽的脸上不禁浮现了一抹古怪之色,他看向花青瞳,暗道,十二在天兽中的人缘,似乎比在人类中好点?

此时,狂奔而来的几只厄兽们均都刹住了奔跑的脚步,它们身后的滚滚烟尘缓缓平息散去,花青瞳面瘫着脸数了一下,一二三四,总共来了四只厄兽。

其中两只厄兽是黄色的,另两只一只是褐色的,一只是黑色的。

黑色的那只,脸上布满了金色的复杂纹路,一双黑幽幽旋涡般的眼睛隐藏在黑色的皮毛中,显得神秘而恐怖,深不见底。

“你没吃了她?”一只个头小一些的黄色厄兽开口了,花青瞳目光一凝,认出它就是厄珞。

此刻,厄珞一双漆黑如漩涡的双眼,正幽幽地盯着她,其中隐隐透出一丝不满的意味,它口中的她,显然是指阿蓝。

阿蓝脸色一白,颤抖着身躯向后退去。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兽型的厄珞,想了想说,“反正你把她送给我了,怎么处置她,都是我说了算了。”

黄色的厄兽不满地从鼻孔里喷出两股白气,“哼,你不知道,黑狼肉很好吃的。”

阿蓝的身子狠狠一抖。

花青瞳回头看了阿蓝一眼,见她吓的面无人色,回头看着厄珞,“你别吓她了,她可是女孩子。”

“哼。我不是吓她,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真是太浪费了,没成年的黑狼最嫩了。”厄额不满地说了一句,黑幽幽的漩涡双眼中,射出两道明显很不满的光芒。

花青瞳面瘫着脸不说话。

“算了算了,有空我再给你抓一头黑狼吃吧,这头你喜欢的话,那就先养着吧,等养肥了想吃肉的话宰了就是。”

他晃了晃脑袋,十分不满地说。

花青瞳面瘫着脸,唇角止不住的抽了抽,她知道,厄珞是在实话实说,并不是在吓唬谁。

阿蓝眼中的惊恐越积越多,美丽的眼中不禁蓄了一层晶莹的雾气,加上她那狂野的美丽,给人一种异样矛盾的冲突之美,非常诱惑。

花青瞳看了阿蓝一眼,心说,阿蓝是多么漂亮的女孩子啊,厄珞这个家伙居然一点也不懂得欣赏,光就知道吃肉了。

她伸手,摸了摸厄珞嘴边的几根长长的透明胡须,这家伙,太凶残了,难怪阿蓝那么怕它。

这一举动,令得厄珞身边其他三只厄兽均都眼神一凝,眼中的漩涡有一刹那停止了旋转。

这个人类,她居然敢摸厄兽的胡须,她知不知道,厄兽的厄须是很要命的,这种相当于挑衅的行为,她就不怕厄珞生气了一口把她吞掉吗?

花青瞳可不知这些门道,见在她抚摸之后,厄兽嘴上的软肉受不了的轻轻一抖,大概是有些痒,厄珞眼中闪过凶光,“臭丫头,别摸我的胡须。”要摸也是摸毛啊。

花青瞳收回手,心想,你变成小猫迷惑我的时候,我哪哪都摸过你了。

见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自己,厄珞眼中的凶光散了不少,然后道,“你跟我们一起行动,氤泽之地很危险,跟我们在一起,没有人和天兽敢招惹你。”

他的声音沙哑,但是却很洪亮,带着一股冷傲的意味,令在场的众人都听的清清楚楚,甚至,就连天兽阵营里的一大部分天兽,都听到了它的声音。

这个人类,她不仅得到了黑狼族和白鹿族的友谊,与可怕的厄兽一族居然也有交情!

一时间,不少天兽目光灼灼地盯着花青瞳的身影,如果交好她,是不是就能打通和厄族的关系,以后即便发生一些误会,也不至于被厄族报复了?

天兽们的目光比人类犀利多了,花青瞳一瞬间如芒在背。

而那些暗自或担忧,或幸灾乐祸的人类,听着厄兽和花青瞳的交流,看着花青瞳的动作,陷入了一片诡异的沉默,沉默的有些可怕。

英律眯着眼睛盯着花青瞳,厄兽一族有多恐怖他自然知道,除了厄兽一族凶残的天性外,还有就是它们强大恐怖的实力,但是,这些厄兽,居然对花青瞳释放出了好意,甚至,连摸胡须那等冒犯的行为都出来了,那只厄兽居然没有生气。

欧阳家主的脸色已经是青白一片,怎么回事,怎么连厄兽一族也对她另眼相看,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塗兮羽紧张到屏息的呼吸此时微微松缓了一些,他看着花青瞳和厄兽,眼睛闪过晶亮的光芒,十二真厉害,他得好好和殿主还有其他兄弟们炫耀一番。

“和你们一起也可以。”花青瞳听了,点了点头说。

厄珞闻言,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大言道:“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厄珞身旁的另三只厄兽却都是十分诧异地看着厄珞,也很古怪地看着花青瞳。

这个人类可真是大胆啊,居然真的敢答应跟他们同行,她就不怕他们饿了,忍不住把她给吃了吗?

那只褐色和黑色的厄兽都十分震惊的看着花青瞳,另一头黄色的厄兽眼中流露出一丝温和之色,光芒一闪,他化作了人形,正是厄兽族长厄伦。

厄珞眼中的旋涡凝了凝,转头对厄伦说:“阿爹,你不是要去拜见一个人吗?怎么还不去?”

“珞,好好和小公主相处,知道吗?”他不放心地的叮嘱。

“我知道了。”厄珞应了一声,花青就见厄另两只褐色和黑色的厄兽也变成了人形,他们分别是一名高挑的女子和一名高壮的男子,女子是那头褐色的厄兽变的,男子是黑色的那只。

他们变成人形,跟在厄伦身后,一起朝人群中的君泱走去。

见三人走了,厄珞突然对花青瞳张开了黑洞一般的大口。

所有人皆是一惊,有人甚至受不了的惊叫出声,塗兮羽几乎要抡起狼牙棒朝厄珞敲下去了,但是,突然,奇异的一幕发生了。

从厄珞那张开的黑洞巨口中,三只胖乎乎的小肉团子骨碌碌地滚落了出来。

啪嗒啪嗒,三只小小肉团子掉落在地。

“喵~喵喵~”

小奶猫幼嫩的‘喵喵’声轻轻响起。

正走开的厄伦族长身形蓦地一僵,不可置信地回过头来。

那三个小家伙掉出来后,有些晕头转向,白色的那只小家伙摔的四脚朝天,扭动了好半晌,才翻过了身。

等它们嗅到熟悉的气息,看到熟悉的脚尖后,三只便努力扭着肉乎乎的小身子,争先恐后地窜上了花青瞳的脚背,然后齐齐抬头,用湿漉漉的眼睛可怜又可爱地望着花青瞳。

花青瞳乍一看到三只小厄兽,眼中一亮,不禁露出温柔之色,弯腰将三只小厄兽抱了起来,搂进怀里,三只立即在她怀里欢快无比地扭动起了小身子,不断发出‘喵喵’的欢快小奶音。

花青瞳低头爱怜地看着它们,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但是,她的脸色却是渐渐严肃了起来,“厄珞,我们是要历险的,你把它们带来做什么?”

厄珞正默默地看着花青瞳和它三只弟弟的互动,闻言也化作了人形,脸上的神色很是淡定。

“厄珞,你又把你弟弟们带出来了,你阿娘会担心的你不知道吗?”厄伦和两个族人僵硬地看着在花青瞳怀里欢快无比的三只,厄珞居然把三只弟弟都带来了!

厄伦的脸色很黑。

厄珞却完全不以为然,回头很坑爹又坑弟的说:“可是阿爹,送出去的礼物没有要回来的道理,我都把它们送给她了,你再要回来,就显得很小气了。”

厄伦额角的青筋狠狠跳了一下,就连他身边的那两个族人都双眼凝滞,同情地看着厄伦和花青瞳怀里的三只。

“它们是你的弟弟们!”你竟然把它们当成礼物送人!厄伦几近咆哮。

“我知道啊。”厄珞理所当然,并且神色坚定,“就知道它们是我的弟弟,是很宝贵的,所以我才送人,不然怎么表明我的诚意?”

噗!厄伦几欲吐血。

连花青瞳都有些听不下去了,看着在她怀里亲昵地撒娇的三只小家伙,她的眼中不禁流露出同情之色,小宝宝们太小,被自己的哥哥坑了也不懂,还一个劲儿地在她怀里欢快地扭着小屁股,一个个眼睛湿漉漉又亮晶晶地看着她,充满了依恋。

“厄珞,你太不应该了,你把它们带来,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它们还是小宝宝呢,离开阿娘不行的,你这个哥哥太过份了。”花青瞳看着怀里的三只,心越来越软,不禁很不高兴地说道。

说到最后,花青瞳的眼中不禁流露出浓浓的不赞同,她有些生气。

厄珞板着脸,也十分的不高兴,“反正他们已经被我送出去了,就交给你了。”

花青瞳顿时眼神一变,那可不行,她自保尚可,但是一定保护不了三只小家伙的,万一让三只小家伙遇到危险,那可怎么办?

花青瞳不禁求救地看向了厄伦。

厄伦走过来,黑着脸瞪了厄珞一眼,花青瞳连忙将怀里三只递向他,厄伦伸手来接,然而,三只小家伙居然‘喵喵’地叫着,四只小爪子都紧紧抓着花青瞳的衣服,眼睛湿漉漉地瞪圆,丝毫不愿意回到厄伦的怀里。

它们可怜兮兮地看着花青瞳。

看着它们委屈的小眼神,连小鼻子都因为过度用力,而冒出了小鼻涕泡泡。

花青瞳的心又软了,不禁十分心疼。

厄伦额角的青筋跳了跳,泄气地放过三只小家伙,他的孩子们,居然宁愿呆在一个人类的怀里,也不想回到他的怀里,这让他在心里在哭笑不得,同时又不得不感叹孩子们古怪的性情。

但是,当他看到花青瞳看向三只小家伙时,眼底那担忧温柔的神色时,厄伦一愣,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的孩子们都喜欢她了。

见连厄伦都没有带走三只小家伙,花青瞳心中不知是高兴还是担忧,她托着它们软乎乎的小屁股,举高了用脸颊轻轻磨蹭它们柔软的小身子。

“喵~喵~喵~”三只小家伙被磨蹭的十分开心,纷纷兴奋地举起小爪子,用粉嫩的小肉垫拍打花青瞳的脸。

塗兮羽此刻已经是看的眼睛闪亮,想不到凶残的厄兽幼崽居然这么可爱,他忍不住微笑着伸手欲拨弄它们毛茸茸的小耳朵。

然而,就在他的手指接近其中一只小厄兽的时候,那只小厄兽的可爱小模样陡然变的狰狞起来,它湿漉漉的眼睛变成了一个黑色的旋涡,可爱的小嘴触不及防地张开,一个与它们小肉团子体型截然不符的黑洞巨口陡然张开,露出里面几个还没长齐的小乳牙,但即便是小乳牙,也依然十分尖锐锋利。

花表瞳一惊,连忙抱着小家伙们闪到一边,塗兮羽同时也极快的缩回了手,眼底一片骇然。

错觉。之前的可爱都是他的错觉。哪怕再可爱,也改变不了厄兽凶残的本性。

“乖,不要生气,他是大哥哥呢。”花青瞳摸了摸它雪白的小身子,心中却是十分的震惊,她没有想到,可爱的小家伙,居然也这么凶狠,而且说变脸就变脸了。

小厄兽被她的抚摸安抚,缓缓收回了黑洞巨口,花青瞳神色复杂地看着它,而小家伙在收回巨口之后,竟是十分委屈地‘喵喵’叫着,把毛茸茸的小脸埋进了她的怀里蹭啊蹭,撒娇的不得了。

比酒窝还会撒娇呢!

另两只见状,也有样学样,纷纷将脸埋进她怀里蹭,三个肉乎乎的小屁股一齐在外面扭。

花青瞳哭笑不得。

渐渐有些明白,哪怕是小厄兽,也不是无害的,哪怕它们在自己的怀里很可爱,可若是换了别人,凶狠的本性一定会毕露无疑,她隐隐有些明白,为什么阿蓝那么惧怕厄兽了。

但是,它们依然是可爱的小宝宝,它们喜欢她,她也绝对不会因为它们的本性而害怕或是排斥它们。

她得好好珍惜这份被依赖的感情。

她越加温柔地抚摸着小家伙们,小家伙们得到了她温柔的抚摸,顿时撒娇的声音变的欢快起来。

花青瞳看向塗兮羽,“大哥哥,你没事吧?”

塗兮羽摇了摇头,眼神流露出一丝惊叹,“十二,你这在天兽中的人缘还真是好。”他十分骄傲地看着花青瞳:“不愧是我们秋殿的人。”

花青瞳看着塗兮羽得意的神情,微微有些无语。

阿蓝神色复杂地看着花青瞳,虽然早知道三只小厄兽很依赖她,但她还是忍不住的心惊。小厄兽们天赋神通,哪怕幼兽,也不能小觑,因为,新出生的小厄兽,每一只都有天珠境的实力,随着后期的成长,哪怕不用刻意修炼,它们的实力也会不断增长。

小家伙们出生了一个多月,实力已经超越了天珠境,虽然达不到碧海境,但的确不是好惹的。

厄珞凶狠地瞪了塗兮羽一眼,冷哼道,哼,幸亏弟弟们还小,不然刚才一定咬掉他半条手臂。

“那就是厄兽,太凶残了!”欧阳菱缓缓地低喃一句,眼神透出无与伦比的复杂,她又是渴望,又是惧怕地看着花青瞳怀里的小厄兽,“她就不怕被喜怒无常的小厄兽突然吃了吗?”

而欧阳叶子却是紧紧咬住了唇,她死死盯着那三只曾被她认做小猫的小家伙,眼中翻涌着无比强烈的不甘艳羡之色。

她曾亲眼见了花青瞳在喂养这三只小厄兽,小厄兽们在她面前有多么活泼可爱她也是见识过的,她的眼底不禁酝酿起深深的不甘和嫉妒,却又无比的无力。

“家主,这个十二秋使,我们最好不要与她结怨。”欧阳梦的脸色十分凝重,她也曾见过花青瞳是亲自喂养过三只小厄兽的,今天又见识了花青瞳和一众天兽们的友好相处,如果家主明智,就一定不会得罪这位十二秋使。

但是,欧阳家主显然不是这样想的。

他目光阴冷地看了花青瞳一眼,然后缓缓垂下眼睑,掩饰住了眼底的杀机,这样的人,不该存在。不是驭兽师,却比驭兽师更能得到天兽们的青睐,这样的人,让他忌惮,也让他嫉妒。

“少主,这个十二秋使很不简单,毓庆的尸卫大军,应该就和她有关。”兰妃低声对英律说道。

英律眯眼微笑,“我当然知道她很不简单,连我都在她手里吃过不止一回亏,她的身份来历我一直就觉得很是不简单,我已经派了人着手去查,一定能挖出她的秘密。”

塗兮阙沉默地站在旁边,他一言不发,就在这时,英律突然看向了他,“走吧,我们进去吧。”

塗兮阙一愣,没想到英律会和他说话,他下意识地看向兰妃,兰妃朝他微笑了一下,目光很慈爱。

塗兮阙静静地看了兰妃一眼,心中不仅没有因为这个慈爱的眼神而感到欣喜,反而还生起了一股让他背脊生寒的凉意。

三眼族一行,飞快地朝着一个入口走去,看他们的方向,竟很是随意,似乎完全不在意从哪个入口进入。

震惊的人类突然都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三眼族几人的身影。

“他们真的进去了。”花青瞳看着他们的身影一个个的没入了红色入口之中,突然,英律在进去之前,回头朝她露出一个诡异无比的笑容。

花青瞳面瘫的脸非常凝重,“大哥哥,他们竟然就这样进去了,他们难道就不怕里面未知的危险吗?”花青瞳的心底不知为何,升起了一股十分不好的感觉。

塗兮羽也眉峰紧拧。

“我们也进去。”欧阳力定定地盯着三眼族的身影,带着三大家族和其他二三流家族的人举步也朝入口走去。

不过,他走的是蓝色的入口,想来,他也是不敢和三眼族走同一个入口的。

“我们也走。”塗兮羽淡淡道。

“大哥哥,我们走哪个入口?”花青瞳立即问道。

“十二想走哪个入口?”塗兮羽看向花青瞳

花青瞳淡淡地瞥了两个入口一眼:“我觉得,两个入口都没有什么区别。”

塗兮羽点头附合,“没错,我也认为这两个入口没有什么区别。”

“二殿下以为如何?”厄伦看着君泱。

君泱淡淡道:“无所谓。”

“我们也进去吧。”厄伦道,他到底要看看,这氤泽之地里,到底有什么传承宝藏,使得那么多天兽和人类都折在其中。

君泱走到花青瞳身边,恶声恶气地道:“臭丫头,跟在我身边,老实一点,进去了要是遇到了谁的残魂,别胡说八道知道吗?”他半是叮嘱,半是威胁,表情很凶狠。心中却是十分忐忑,若是真遇到了父皇的残魂,到时候这臭丫头给他告上一状,那可不行。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了他一眼,很是不屑,“我不会胡说八道,我会实话实说。”

君泱气的脸色发青。

一行人说着,继三眼族之后,也进入了红色入口。

花青瞳怀里抱着三只小厄兽,紧紧将它们护在怀中,三只却是努力探出头,好奇地看着周围。

当花青瞳进入那屏障入口的一瞬,只觉得一股玄妙的力量笼遍全身,只是极短的一刹那,眼前的世界便蓦然一变,而后,一行人就出现在了一个不同的空间里。

然后,所有人都面露震惊之色。

君泱更是眼露怒色。

呈现在众人眼前的世界,并不是什么传承或宝藏,而是,一座古墓。

这是一座奇大无比,自成一方独立空间的古墓。

他们就站在古墓的之中。

古墓的中心,是一口凌空飘在半空中,巨大无比的青铜棺椁,棺椁上锈迹斑斑,四角垂落着八根儿臂粗细的铁链。

棺椁中不断溢出浓浓的阴冷黑雾,透着一股不祥的气息。

之前进去的几名三眼族,此刻就在那青桐棺椁的下方,以英律为首,他们虔诚地跪拜在地。

花青瞳一行人皆是震惊无比,她冰冷的眸光四下一扫,然后看到了面如死灰的三大家族之流。

他们的站位离他们稍远,就站在他们的对面。

就在那青铜棺椁的下方,最先被花青瞳扔进去的莫紫璇,此刻正瞪大双眼,皮肤青白地躺在一堆或是白骨,或是腐肉的尸堆上,身上被青铜棺椁发出的黑雾笼罩,那黑雾渗透进她的皮肤下方,吞噬着她的生机,她应该是极其痛苦的,身体不断的抽搐,喉咙里更是不断发出‘嗬嗬’的呻吟,那张娇美的面庞,此刻却是宛如死人一般的青白。

离她的不远处,雷京和莫三长老的尸体惨不忍睹的躺着。

所有人看着那一幕,只觉通体冰冷,纷纷面无人色。

尤其是雷家和莫家的小辈们,更是吓的面无人色。

即便是欧阳家的几个小辈,同样惊恐到极致。

就在这时,古墓中的空间轻轻扭动,英律为首的一众三眼族人抬起头,一脸微笑地朝着众人看来。

英律的目光缓缓瞟过众人,在花青瞳的身上定格了一瞬,然后看向陆续进来的一众天兽,和森林大盗们。

与花青瞳等人一样,一批批进来的天兽们皆是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它们看着眼前的一幕,又看见青铜棺椁下方的尸堆,尤其是看到其中天兽的尸骨时,天兽们顿时愤怒无比。

“三眼族!”天兽们怒吼。

没有传承,没有宝藏,所谓的氤泽之地,只是三眼族的一个阴谋。

显而易见,他们将人类和天兽都骗进了这里,让那青桐棺里的人,吸取他们的生机。

他们,今天所来的这些人,都是三眼族为那青铜棺里的可怕存在骗来的食物。

花青瞳的心中除了震惊,还有愤怒。

三眼族,他们居然敢利用大帝传承和宝藏的名头,将所有人都骗到此地,这简直就是对大帝的一种冒犯和侮辱!

显然,君泱的心情和花青瞳是一样的,他漆黑的瞳孔中一片阴冷的情绪蔓延开来,他死死盯着那半空中的棺椁,脸上流露出一种轻蔑不屑,又厌恶至极的神色。

“看三眼族几人的虔诚模样,那青铜棺里,一定是三眼族的某个老祖,乌神祈,你还记得乌汗前辈说过的话吗,三眼族好几个老祖,都在进行复活计划,第二老祖,第七老祖,第八老祖,第十老祖,还有十三老祖。”

十三老祖卡森,现在就在她的草房子里,被她完全的控制起来,只是,不知这青桐棺椁里的,会是哪一位老祖。乌汗前辈说过,千万不能让第二老祖复活,因为第二老祖十分凶残恐怖。但愿这棺椁里的,不是第二老祖。

乌神祈当然记得,显然他心中所想和花青瞳一样,“但愿不是第二老祖。”

“可是大帝的确是在这里留下了传承和宝藏,现在怎么会变成了三眼族的老祖之墓?”

南玉华不可置信地道。

“难道,大帝的传承和宝藏,已经被三眼族拿下了,他们拿下了大帝的传承和宝藏之后,又在这里设了这个局?”塗兮羽猜测地说道。

“不可能。”花青瞳想也不想地出口反驳,“大帝的传承和宝藏,一定不会被三眼族拿下。”她坚信。

“没错,父皇的传承和宝藏,一定不会被三眼族拿下。”君泱也淡淡地道。

就在这时,那尸堆上的莫紫璇已经被那黑雾吸取完了生机,但她显然还没有死透,神色极其痛苦地盯着上方,脸上的肌肉幅度微小地抽搐着。

“换。”英律瞟了莫紫璇一眼,淡淡地说。

“啊——”正一脸震惊悲痛地看着雷京尸体的雷家后辈,其中一个年轻人蓦然被那青铜棺椁上的铁链卷起拽入了尸堆之上,那黑雾如同附骨之蛆,瞬间将他笼罩,并且渗入,吞噬。

那名雷家青年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变的青紫一片。

这一刻,不论是人类还是天兽,都觉得眼的一幕毛骨悚然。

而现在,他们都入局了。

“想必你们都已经明白了?”英律微微一笑,带笑的目光环视过在场所有人,就连声音里都透着浓浓的笑意。

“感谢你们来到这里,为我族第八老祖的复活献出生机。”英律笑着,不紧不慢地说着,看到所有天兽和人群都沸腾起来的怒火,他毫不紧张,而是继续道:“不要着急,慢慢来,很快就会轮到你们的。”

“第八老祖?”花青瞳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第二老祖。

“小厄伦,你一直生活在这里,你难道就没有听说过,三眼族有一位老祖是殒落在这里的吗?”

君泱看向了厄伦。

厄伦想了片刻,摇头道:“从来没有听说过,也许,这所谓的三眼族第八老祖,就是大帝路过时随手拍死的呢,大帝要拍死一个人,那还不是小事一桩,连个风声都响不起来,那人就白死了。”

不止是君泱,就连花青瞳等人,都觉得厄伦说的有理。

没错,依大帝的强大,当年那位三眼族的第八老祖若是正好撞上了大帝,那么,大帝动动手指就能如捏蚂蚁一般捏死他。

试问,一只蚂蚁死了,会激起什么风波?会弄的人尽皆知,留下历史线索吗?

当然不会。

一只蚂蚁而已,死就死了。

也许那青铜棺里的三眼族第八老祖,真的就是被大帝随手拍死的也有可能。

“不管他是怎么死的,不管他是谁,都不能让他成功复活。”花青瞳冷冷盯着那青铜棺椁道。

“当然不能让他复活。”众人闻言,齐声说道。

“三眼族,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算计我们这么多天兽和人类,你们就不怕,我们联手把这里毁了,将你们尽数灭尽吗?”

一头金色头发的魁梧大汉怒声大喝道。

这名金发魁梧大汉,乃是金狮一族的族人。

他的话,同时也道出了所有天兽和人类的心声。

是啊,三眼族这样做,就不怕他们所有人联手反抗吗?

“哈哈哈哈!”英律哈哈大笑,“既然进来了这里,你们就是我三眼族第八老祖复活的养份,养份而已,我们为什么要怕你们!”

那金狮族的族人大怒,当即就化出了原形,张开血盆大口,欲朝英律所在的方向扑去。

但是,可怕的一幕发生了。

他无法移动。

他的脚,无法离开脚下那条线,他只能原地踏步。

“这是怎么回事?”金狮族的槐梧大汉被迫恢复人形,不可置信地惊呼,所有人和天兽的脸色都变了,他们均都暗自偿试着移动身体,然后那些人和天兽都惊恐的发现,他们竟然不知不觉间,被控制了身体,竟是无法移动半分,只能在这里,等待那铁链将他们卷走的命运。

花青瞳挪了挪脚,发现自己能动。

她心中一喜,看向了塗兮羽和西门无瑕,“大哥哥,无瑕表姐,你们能动吗?”

塗兮羽的脸色铁青,“不能动。”

“我也不能动。”西门无瑕也脸色难看地说。

花青瞳连忙又看向了其他人,就见乌神祈,南玉华,就连对面的一流世家们,都是脸色惨白的连连摇头,他们都不能动。

“厄珞?”花青瞳眼神凝重地看向厄珞。

“我也动不了。”厄珞脸色凶狠地说,他的脸上,已经布满了凶狠的杀机。

“厄伦族长,你呢?”花青瞳不死心地看又看向了厄伦。

厄伦脸色不变,淡淡道,“我也不能动,我们这是陷入了一个缚阵之中,在这个阵中,我们都动不了,因为——”厄伦的脸色变了变,继续道,“因为这里的确是氤泽之地,我感觉到了这阵中有着一丝大帝的气息,我想,应该是三眼族的这位第八老祖是一名布阵高手,他将自己的阵,和氤泽之地的大帝阵法融合在一起,所以久而久之,点点滴滴的生出了如今的缚阵。”

“怎么说来,我们岂不是都逃不出去?”说话的人是北鸿峰,欧阳家主一行人都被困在这里,因为厄伦的身声洪亮,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话。

“哈哈哈,果然不愧是厄兽一族的族长,你说的没错,我三眼族的第八老祖,的确是一名阵道高手,也正如厄族族长所说,第八老祖将自己的阵,和此处的大帝之阵融合在一起,也正因此,才有了今天的一切。今天,你们就看好吧,看看我三眼族的第八老祖,是如何破棺重生的。”英律得意地大笑着说。

“少主,那个人没用了。”兰妃的声音淡淡响起,英律看了一眼尸堆上,看到方才抓来的那名年轻人也已经被吸干了生机,兰妃继续道:“少主,要继续吗?”

“老祖没有传来暂停的信息,继续。”英律淡淡道。

“少主,这次选谁,老祖快要醒了,我们选个生机旺盛,天赋优秀的吧。”兰妃建议道。

英律闻言,目光在所有的天兽和人群中扫视,似在搜寻选择下一个被吸干的目标。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极其的苍白惊恐,当英律的视线在所有人类的身上徘徊时,每个人的精神都处于即将被吓的崩溃的边缘。

而就在惊恐的沉默中,一个人的声音却是突然响起了起来,“三眼族少主,我有一个好人选提供,你选她吧。”

众人诧异地看去,发现说话之人,竟是欧阳家主,欧阳力。

所有人都顺着欧阳力所指,看向了花青瞳的方向。

花青瞳,以及花青瞳这方的人,脸色均都沉了下来。

塗兮羽脸色狰狞地瞪向欧阳力。

“三眼少主,只要您能放欧阳家一条生路,欧阳家从此后愿为三眼族当牛做马。”欧阳力继续道。

欧阳力完全无视在场所有人的震惊,愤怒,鄙夷的目光,哼,识时务者为俊杰,他欧阳力自诩为俊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他还能活着出去,用什么方法又有什么关系呢?更何况,在场这些人和天兽,必然是一个也逃不了。

英律饶有兴趣地看了欧阳力一眼,然后戏谑地看向花青瞳,“花青瞳,你看看你,这是什么人缘,到了这个时候了,依然还有人不惜一切地想让你去死,哈哈哈!”

英律笑的十分痛快,他走向花青瞳,“花青瞳,怎么样,是成为我的宠物任我玩弄,还是乖乖躺在尸堆上,献出你的生机呢?”

花青瞳面瘫的脸冷冷瞪着英律,“你想的太美了,英律,我说过,我会让你成为我的傀儡。”

“哼,花青瞳,本少主今天就让你试试本少主的雄风。”说着,英律便朝花青瞳伸出了手。

所有人大惊失色,君泱站在花青瞳身边,缓缓地眯起了眼。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英律的手伸来,英律显然是没有忘记花青瞳怀里还有三只小厄兽,此刻,他正是抓向三只小厄兽。

花青瞳知道,小厄兽们不是英律的对手。

于是,就在英律的手伸来之际,花青瞳动了,她的身形如同飘飞的幻影,她飘了出去,避开了英律的手,同时又对英律使出了罗天锁魂。

罗天锁魂化成的黑色大网朝英律头顶罩下,英律面色猛变,不可思议地道:“你怎么还能动?”

同时面色大变的,还有欧阳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