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夺舍(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不受缚阵束缚,显然出乎了英律的预料。

英律看着当头罩下的黑色巨网,眼中闪过一丝冷芒,他抬手仰天一划,一道光气宛如利韧般劈出,黑色的巨网瞬间被斩成两半,被斩开的巨网,霎时化作点点黑色符文消散在天地之间。

“你为什么不受缚阵的束缚?”英律眯起眼,盯着花青瞳一阵审视。

花青瞳冷眼看着他,并不作答。

默默抱紧了怀里的小厄兽,三只小厄兽显然意识到了此时处境的不同,厄兽的本能让它们安静下来,三只成一排排爬在花青瞳怀里,小爪子也成一排排整齐地抱着花青瞳的手臂,三个小脑袋都盯着英律的方向。

它们异常安静,一动不动,三双湿漉漉的眼睛已经变成漩涡状,漩涡涌动着,小厄兽们的气息,渐渐流露出一丝丝的嗜血和战意。

因为在花青瞳的怀里,它们同样避免了被缚阵的束缚。花青瞳感觉到了它们的不同,不禁将它们搂的更紧,生怕它们会突然冲出去,她不能让它们遇到危险,不能。

花青瞳心中并不害怕,她知道,君泱一定也没有受到束缚,这也许和大帝的血脉有关。

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君泱站在缚阵中,并没有受到缚阵的束缚,不是因为血脉,而是因为他深不可测的修为,这缚阵,对他,根本就没有一点威胁力。

君泱眼眸幽深地看着花青瞳的身影,没有强大的修为,除了大帝的返祖血脉,还有谁能不受这阵法的束缚呢?这就是大帝返祖血脉和普通血脉的区别啊。

“你不回答我也没关系,我可以把你抓起来,把你拆吃入腹,到时候,你的秘密将完全在我面前呈现,包括,你的身体是不是也如你的脸一样面瘫无趣。”英律邪笑一声,语气里透出浓浓的邪恶之意。

花青瞳眼露愤怒之意,英律眼中的淫邪恶意让她浑身一阵说不出来的不舒服。

“吼——”

“吼——吼——”

稚嫩的兽吼声响起,花青瞳一惊,低头看向自己怀里,发现,三只小家伙,发出的不再是幼嫩的猫叫,而是凶狠的兽吼。

三只小家伙浑身的皮毛都炸了起来,让它们胖乎乎的小身子显得大了一圈,它们显然也感受到了英律话中的恶意,此时竟是齐齐伸直了脖子,宛如三个小勇士一般,保护在花青瞳身前,向对面的坏人发出属于它们的力量和咆哮。

竟管他们很幼小。

花青瞳看着它们的模样,心中的感动无以复加,也柔软的无以复加,她的眼中闪过一丝锐芒,今天,无论如何,她都不会让怀里的三只受到一点危险。

她伸手,摸了摸三只毛茸茸的头颅,将它们摁进了自己的怀里,然后塞进了衣服里。

这一举动,让周围的人群和天兽们齐齐嘴角一抽。

把厄兽塞进衣服里,这也真是自古以来第一遭了。

三只小家伙在她的衣服里并不乖,挣扎着要钻出来,花青瞳拍了拍它们,“乖,小宝宝们,你们不能出来,让我来收拾这个恶人。”

小家伙们发出凶狠的低吼声,却是在花青瞳的拍抚下,暂时安静下来。

“少主,这个十二秋使不同寻常,若是把她的生机和修为给老祖吸收,或许会有很不一样的效果!”兰妃看着花青瞳,双眼闪动着激动的光芒,她的眼神,仿佛看到了一颗极品丹药,在说着那丹药的神奇效用,而不是一个人。

这样的冷血和残酷,漠视生命。

不,她不是漠视生命,而是,在她的眼中,人族的生命,根本就算不得是生命吧?

塗兮阙沉默地看着他的母妃,看着她嗜杀人族,看着她无视亲子,看着她,将人命视作无物,一心只想着三眼族的兴盛。

塗兮羽眼中的光芒黯淡,他不禁回想过往在毓庆的日子,他的母妃,在记忆没有觉醒之前,一直为了夺得父皇的宠爱而与皇后斗的你死我活,无声的销烟在整个后宫中的弥漫。

在她恢复记忆后,则是计划着控制了整个毓庆的兵力,不惜用那等残酷的手段毁灭毓庆的无数大军,她给予他的教育,永远只有一个,争。

争父皇的宠爱,争皇位的继承权。

那是以前。

而现在,兰妃又给了他新的教育,她让他付出,效忠,告诉他为了种族的繁荣,不惜付出一切,哪怕是有一天种族要让他付出生命,也要毫不犹豫,心甘情愿。

塗兮羽心头涌起无尽悲哀,因为,她母妃让他付出与效忠的,并不是毓庆,不是人族,而是,三眼族。

可是,凭心而论,他凭什么要为三眼族付出?要为三眼族效忠?三眼族给予过他什么?就凭他体内那一半的三眼族血统吗?

兰妃将她的信念一股脑的加诸在了他的身上,不论是小时候还是现在,都从来不会顾及他的感受。

英律听到兰妃的建议,没有说话。将花青瞳抓起来,狠狠的玩弄凌虐,是他一直想要的,可是,若是与老祖的复活相比,他的私欲,就不值一提了。所以,英律盯着花青瞳的目光渐渐发生了变化。

“能够给吾族老祖当养份,十二秋使,这对于你来说,也算是个好归宿。”英律缓缓地说道,身上强大的气息涌了出来,花青瞳直觉一股令她窒息的威压扑面而来,这股气息的强大,最起码是万象境巅峰。

做为三眼族的少主,英律的确很强。

“吼——”

吉宝困在天兽阵营中,它的两只前蹄焦躁地在地上刨着,却无法移动半分。

不只是吉宝,看着花青瞳被英律的气息压迫,天兽和人类均都十分的惊忧。

塗兮羽脸色难看到极点,他拿出与秋殿主的联络玉牌,然他恼怒地发现,不论他怎么做,这传音玉牌都没有反应,显然,玉牌在这里,也失效了。

看着英律朝自己抓来,花青瞳没有反击,她任由他将她抓走,扔在了尸堆之上,就砸在莫紫璇的身边,莫紫璇的尸体在她冲撞之下,被撞到了一边,僵硬地掉落在尸堆边缘。

花青瞳看着莫紫璇,看着雷京,看着莫三长老,看着身下无数的尸骨,一股无比愤怒的情绪不断在心中蔓延,宛如燎原的火焰,熊熊燃烧。

该死的三眼族。

她的眼中流露出骇人的杀意。

这时,英律动了,他朝青花青瞳抓来。

“啊!”天兽和人类都发出阵阵惊呼。

“主人!”阿蓝蓝水晶般的眼睛,满是焦躁和凶狠,兽类的竖瞳,在这时,已然本能地凝成一条竖线,但是在缚阵的束缚下,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花青瞳被甩在了尸堆上,眼睁睁看着那些黑色的阴冷雾气朝花青瞳罩去。

“叫什么,再叫也没用。”厄珞回头瞪了阿蓝一眼,阿蓝的叫声让他觉得心烦意乱,他瞪了阿蓝一眼之后,就脸色狰狞地在原地疯狂扭动身体,但不论他怎么做,都无法挣脱那缚阵。

阿蓝被厄珞吼了,出奇的没有惧怕,双眼依然死死地盯着花青瞳。

突然,她不知想到了什么,不禁看向了君泱。主人的哥哥很强大,他会不会挣脱缚阵,去救主人呢?

君泱的脸色很平静,平静让人觉得冰冷的无法接近。

阿蓝张口欲言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只能脸色苍白地转向了花青瞳。

天兽的阵营里,黑狼族的族长脸色显然也很难看,就叫在这时,他身边的白璃拍了拍他的肩膀。

筑梵回头看去,却是对上白璃浅笑的脸庞,筑梵不禁一愣。

“别担心,那棺里的家伙,吃不下青瞳姑娘的,即便是吃了,估计也得消化不良的从棺材里蹦出来。”

白璃道。

筑梵脸色一呆,茫然地看着白璃。

而这时的花青瞳,却是面瘫着脸,毫无惧意地看着从青铜棺椁里涌出的黑气朝她笼罩了过来。

英律略有些遗憾地看着花青瞳,这个他一心想凌虐的对象,也就是这样的下场了。

花青瞳冷冷地盯着上空的青铜巨棺,感受到黑雾阴冷异常地渗入她的皮肤,吞噬了她的生机。

她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生机的流走。

这种感觉,就和她使用罗天锁魂之后,生机拿被走时一样的感觉。

花青瞳面色不变,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嘲讽之色。

她是大帝返祖血脉,是这个世界的主人的血脉,她的血脉,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代表了这个世界。

不论那青铜巨棺里的是什么样的存在,只要她敢吞噬她的生机,就得承受能不能消化得了的的后果。

大帝血脉,对于三眼族来说,如同穿肠毒药。

果然,那空中的青铜巨棺突然轻轻的抖动起来,发出嗡嗡的轰鸣声。

巨大的青铜棺椁在空中抖动,铁链哗哗作响,它一开始只是轻轻的抖动,但是转眼,那抖动的声音就剧烈了起来,更甚至,从里面发出‘呜呜’的诡异嚎叫声,听着痛苦而渗人。

三眼族人的脸色剧变,对这一幕感到惊恐不解。

而笼在花青瞳身上的黑雾,却是仿佛触电一般,惊恐的缩回,再也不敢碰触她分毫。

花青瞳心中冷笑,她从尸堆上站了起来,嘲讽地看着三眼族几人,“想要吞噬我的生机?你们三眼族的老祖消受得了吗?”

三眼族众人脸色剧变,英律的脸色阴沉,但他此时着实是无瑕理会花青瞳,因为老祖的嚎叫声,充满了痛苦和恐惧。

“你们这帮蠢货,居然给我吞噬君临的后人!”青铜巨棺里的声音痛苦又虚弱地传进了英律的脑海中。

英律的脸色蓦然大变。君临后人?花青瞳竟是君临的后人,老祖吞噬了她的生机,居然会痛苦至此!

“快,来不及了,我的魂要散了,夺舍体呢,哪个是夺舍体?”青铜棺里继续传出痛苦而虚弱的嚎叫。

英律丝毫顾不得其他,回头对兰妃狂吼,“快,夺舍体。”

兰妃和另几名三眼族,在那棺椁剧烈颤抖起来的时候就心知不好,此刻听到英律的命令,兰妃毫不犹豫地一把拉过塗兮阙。

“在这里。”兰妃大吼。

塗兮阙的脸色猛地大变。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妃,眼底一片惊怒。

兰妃见他这幅表情,不悦地皱了一下眉,“阙儿,母妃和你说过,你体内有一半三眼族的血脉,你也是三眼族人,我们三眼族每一个子民,都要做好为我族的兴盛大计付出一切的准备。付出和效忠,是我们每个三眼族的使命,你要服从。”

兰妃快速的说完,不待塗兮阙反应,便将他整个都束缚了起来,推到了英律身旁,英律则将他推到了青铜棺椁下方。

“老祖,您的身体在此。请夺舍。”英律大声说了一声。

兰妃和几个三眼族上前,将塗兮阙严密包围,神情隐含激动,很快,他们的第八老祖就要复活了!

塗兮阙双眼赤红地盯兰妃,“你好狠的心!就因为我不是纯血的三眼族,你就这样对我?成为你的儿子,真是悲哀。”

兰妃眉头一皱。

“少废话,开始了!”一名三眼族喝道。

就见,从青铜棺椁中,蓦地射出一道红光,那红光极快的冲入塗兮阙的脑海,塗兮阙脸上的神情不禁一滞,继而面部痛苦扭曲。

“塗兮阙,我若是你,就拉着他一起毁灭!”塗兮羽脸色暴怒,哪怕塗兮阙背叛了毓庆,可是,在看到他被三眼族这样狠辣无情的欺辱侵害时,他还是感到怒不可遏。

塗兮阙有再多不好,那也得是他们毓庆国来处置,轮不到别人来利用。

“塗兮阙,你姓塗,你是毓庆的二皇子,你要是敢让他把你夺舍成功,这辈子,我都为有你这样的兄弟而感到耻辱。”

塗兮羽气的面部扭曲。

花青瞳也愤怒无比。

那青铜棺里的家伙,吞了一口她的生机,就被她的大帝气息伤的痛不欲生,现在竟是迫不急待的要想夺舍重生。

哼,休想。

花青瞳眼中光芒一闪,突然屈指一弹,一颗血珠便从她的指尖飞出,直冲塗兮阙而去。

“塗兮阙,不想被夺舍就张口。”花青瞳厉喝一声。

塗兮阙的灵魂此刻正在与脑海中突然闯入的灵魂争夺,他此刻悲哀到极致,也愤怒到极至,他,不愿意为对方夺舍,他不愿意。

看着闯入自己识海的灵魂,塗兮阙发出了浓烈的杀机,对方一愣,“你居然敢排斥我?你不同意被我夺舍?”

“我当然不同意,我是被迫的。”塗兮阙愤怒地说,那闯入的灵魂也愤怒了,对方虽是三眼族老祖,但毕竟是虚弱无比,一时间,两个灵魂竟是斗的不可开交。

而听到花青瞳的声音,塗兮阙虽然从来没有与花青瞳打过交道,但在这一刻,不知是出于何种心态,他竟真的张开了嘴,顿时,一颗馨香无比的血珠就飞进了他的嘴里。

花青瞳这一举动太过古怪,也太令人不解。

直到血珠飞进塗兮阙的嘴里,三眼族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你做了什么?”英律怒吼。

“我做了什么,你们很快就知道了。”花青瞳冷冷地道。

“啊——”突然,塗兮阙痛苦的仰天长嚎,他的脸上出现一层红光,那是不正常的红光,那是一个灵魂惨烈嚎叫的象征,当然,此刻嚎叫的人,并不是塗兮阙的灵魂,而是那个欲要夺舍他的第八老祖。

三眼族众人的脸色惊疑不定,而英律却是心神骇然,他暴怒地看向了花青瞳,满眼杀机,只有他听到了老祖的话,只有他知道花青瞳是君临后人,也只有他明白,做为君临后人花青瞳的血,对于他们的老祖,有着多么恐怖的伤害。

花青瞳双手缓缓结印,欲使大帝印,今天,即便是暴露身份,她也要将这些三眼族,全部埋葬在这里。

人群中的君泱见状,不禁神色微动,他身形一晃,已经然挡在了花青瞳身前。

英律的脸色又是一变,瞳孔剧烈的收缩,他死死盯住君泱,如临大敌,眼前这个男子,他竟看不透他的修为,而之前,他竟是一直没有注意到过他。

“你是谁?”英律死死地盯着君泱,冷声问道。

“我是谁,你没有资格知道。”君泱酷拽无比地道,冰冷的脸色他显得十足高冷。

花青瞳仰头看了他一眼,手中的大帝印缓缓收起,“你怎么才出来,之前一直在看戏吗?”

君泱斜眼瞟了她一眼,“你演的很好。”

花青瞳有些气结。

听着二人的对话,英律的脸色变的凝重非常,“为什么,你们不受缚阵的束缚?”

“为什么?自然是因为这狗屁缚阵束缚不了我了。”君泱不屑地道。

英律脸色微地一变,他的心中隐隐有了种极为不安的感觉,眼前这个男子,是个极大的威胁,有他在,也许,除非老祖夺舍成为,否则,他们策划多年的事情,估计就要落空了。

但是,他们怎么能失败,他三眼族的老祖,必须要复活,为此,他们不介意牺牲一切,包括自己。

花青瞳面瘫着脸站在君泱的身边,虽然面瘫,但她的神色明显放松了下来。

“阙儿,不要反抗,快点把身体给老祖,让他复活,母妃叮嘱你的那些话,你难道都忘了吗?”一旁,兰妃焦急的声音响起,她死死瞪着塗兮阙,眼底酝酿起浓浓怒色,显然,塗兮阙的反抗夺舍让她十分愤怒。

正在与第八老祖抗争的塗兮阙闻言,整个灵魂都剧烈的颤抖起来,是愤怒,也是悲哀。

他的母妃,让他乖乖别反抗,被人夺舍,献出生命和身体。他的生命,在她的眼中,就只是一个被夺舍的壳子,他不得好好的配合,不得反抗。

“阙儿,听话。只要让老祖复活,你就是整个三眼族的功臣,你要听母妃的话。”兰妃还在说。

“我,即便是和他同共于尽,也绝对不会让他用我的身体重生,我的身体,只属于我。”塗兮阙睁开眼,双眼冷冷地盯着兰妃的身影。

“从今之后,你不再是我的母妃,你将是我的仇人,不共戴天的仇人,只要我活下来,毁灭三眼族,就是我毕生要去做的事情,我要让你,眼睁睁看着我是怎么毁灭你效忠的族群的,我要看到你痛悔无比的表情,和绝望的嘴脸。”

他的眼中燃烧着仇恨和怒火,这样的神色,让兰妃的脸色变的十分的苍白。

她了解他的儿子,他狠辣的时候,不输于任何人。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愿意为三眼族奉献自己?”兰妃愤怒的咆哮,“你是我的儿子啊。”

塗兮阙已经无瑕理会她了,他的灵魂看着自己识海中那个痛苦不已的灵魂。

花青瞳弹入他嘴里的那滴血,此刻已然化作了一团噬人的火焰,那火焰让他感觉到莫明的威压,却让那个老祖的灵魂被熊熊燃烧,痛不欲生。

对方本就虚弱的魂,在那滴血化成的火焰焚烧下,变的越来越虚弱。塗兮阙的眼中一片冰冷仇恨,他,要吞噬这个魂。

他果断朝着对方扑了上去,张口狠狠地撕扯下一块对方的灵魂,吞入腹中。

“啊——”第八老祖痛苦非常。

塗兮阙吞下一口,便一脸狠辣地再度朝它扑去,那第八老祖见状,又惊又怒。

“吼——”第八老祖发出一声愤怒的嚎叫,他的灵魂体陡然化作一个身形高大无比,皮肤黝黑的中年壮汉。

他一脸愤怒地瞪着塗兮阙的魂,“我说你为什么如此反抗,原来是个混血,哼,看来,你的心,可不是完全向着三眼族的。”

塗兮羽没有想到他的灵魂会突然化形,顿时感到了一股莫大的危机感。

“小子,今天你就是不愿意,也不行。”第八老祖咆哮一声。

“今天,就是与你同归于尽,我也不会让你用我的身体复活,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塗兮阙也凝出了人形,两个人形再次展开了战斗。

“岩部首领,这就是你推荐的让第八老祖复生的身体?他在反抗,他在反噬第八老祖。”几个三眼族愤怒地看着兰妃。

兰妃的脸色苍白一片,这也是她没有预料到的,她没有想到,向来对她言听计从的塗兮阙,在面对生死抉择时,并没有她想的那样听话。

她的确是失策了。

花青瞳和群泱都兴致勃勃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三眼族的第八老祖么,都死了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还要活过来呢?乖乖当个死人有什么不好,你们这些三眼族啊,总是不老实。”君泱戏谑地道。

花青瞳点了点头,面瘫着脸重复,“乖乖当个死人有什么不好?”

英律和一众三眼族脸色铁青。

“阙儿,母妃求求你,不要反抗好不好?”兰妃眼见这场本来应该很顺利的夺舍重生久久持续不下,不禁急了。

看着她的表现,不论是天兽还是人族,都不禁感到无比的心寒,三眼族真是太疯狂太冷血了,她不仅把自己的儿子让别人夺舍,还强迫她的儿子不要反抗,要乖乖去死,乖乖被夺舍。

“娘的,那女人是疯子吧?就算是她是为了老祖重生,可是这样不顾自己的孩子的感受,做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也太过份了一些吧,毕竟,她儿子明显就不是自愿的啊。”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月弯弯和苏猫猫更是觉得长了见识了。

花青瞳也倍感不屑。

好在,她弹入塗兮阙口中的那滴血,应该会帮助到他一些。

但是,此时,塗兮阙的识海之内,第八老祖竟是不顾被大帝之血燃烧的剧痛,将塗兮阙已然重创,塗兮阙从人形变成了一团雾球。

花青瞳觉得,第八老祖毕竟是上古大能,她的血,和塗兮阙万一制服不了他,后果岂不是很严重?她觉得,她还应该做些什么。

“你帮我拦住这些三眼族。”花青瞳对君泱说,君泱挑眉看她,不满道:“叫二哥就帮你。”

花青瞳怒了,那声二哥在喉咙里打了几个转,终是无法叫出来,她生气地抿紧唇,面瘫着脸看着他。

君泱被她面瘫的脸盯着,面皮一阵抽搐,就听花青瞳说:“你要是帮我,等见到了大帝残魂,我就不给你告状了。”

君泱面色一动,“好吧。”

花青瞳顿时鄙视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奔向了塗兮阙。

三眼族众人欲要阻拦,君泱冷笑一声,闪身将他们阻住。

英律脸色扭曲,飞扑上前,“一起上,杀了他。”

霎时间,数名三眼族齐齐奔向君泱,君泱面无表情,淡淡一挥袖,无形的力量甩出,在众人眼中,这几名强大的三眼族,纷纷被狠狠扫出,倒地吐血不止。

场面霎时寂静无比。

一双双震惊的目光都看着君泱。

除了厄伦并不意外这样的情景外,其他人族和魔兽皆是震骇非常。

“乖乖,幸亏老子有眼色,没有招惹他。”森林大盗的独眼老大心悸地舔了舔唇,庆幸无比地说道。其他森林大盗们闻言,拼命点头不止,对,幸亏老大有眼色。

但无疑,眼前的情形是好的,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有活路。

然而,却有一人的脸色,异常的惊恐不安。

他是欧阳力。

花青瞳扑向塗兮阙后,手中便结出了一张罗天锁魂的小网,没有了阻碍,她顺利无比地将这张小网打入了塗兮阙的识海之中。

“哈哈哈,小子,你还嫩的很,念你体内有一半三眼族血统,老祖让你消失的轻松一点。”

第八老祖狂笑一声,张开血盆巨口,朝着塗兮阙的灵魂吞了下去。

而就这时,一张小网无声涌了进来,从天而降,疾快地覆盖在第八老祖的灵魂之上,迅速渗入。

------题外话------

有二更,在十一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