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 真正的氤泽之地/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独眼大概也是在阵破之后,被冲击到这里来的,他显然也是刚从草地里爬起来,他拍了拍身上的草屑,迈开粗壮笔直的长腿朝花青瞳这边走了过来。

花青瞳面瘫着脸,抱着小厄兽们不断后退。

她可是知道森林大盗们都很凶残,而且这个独眼老大看着自己的眼神分明很兴奋,也很让她感觉到危险。

“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要打你了!”她面瘫着脸恶狠狠的威胁。

“哦?你要怎么打我?”独眼不断朝花青瞳走来,并不为她的威胁而停下脚步,眼中的兴奋反而更强烈起来。

花青瞳不断后退,整颗心高高提起,眼渐渐流露出凶残的光,她要是真拼了,也不惧这个家伙,就看这个家伙识不识相了。

但是,对方长腿迈的极快,转眼就逼近了她的面前,她怀里的三只小厄兽顿时不断发出满是威胁意味的兽吼声。

花青瞳不由加快了后退的动作。

也许是因为脚下动作太快,草太高,她的腿,缠在了草中,再一次向后迈动之时,‘噗嗵’一声,她跌坐在地,低头一看,一条腿裹在了碧绿的草中,那草完全打了结。

花青瞳一下急了,察觉头顶笼罩下的巨大阴影,她一挥手,一团白玉药火便挥了出去,将裹在上的青草瞬间烧成灰烬,然后继续后退。

“呵——”独眼一下笑了,“小姑娘,你那火焰挺厉害的,你不是应该直接把它招呼到我身上吗?怎么你反而用来烧断裹在自己腿上的草?”

花青瞳愣了,对啊,她就应该把白玉药火直接招呼到这个森林大盗身上啊。

“记住了,下回招呼你身上。”她抿了抿唇,继续后退。

突然,花青瞳视线所及,独眼头子的目光突然一变,急喝道:“停下!”

但已经迟了,花表瞳手下触感,不再是柔软的草地,而是滑腻而冰冷的触感,一瞬间,花青瞳浑身僵硬,头一下一下地缓缓后转,看到了自己的手和半边屁股,都压在一条碗口粗细的黑色巨蟒身上。

黑蟒身上覆盖了厚厚的蛇鳞,但是此刻她所触及的,却是黑蟒的腹部,太柔软,也太滑腻。

花青瞳这个角度,看不到黑蟒的头,却能看到它的身体突然缓缓蠕动,似要将她卷起来。

花青瞳满头冷汗,脸色煞白,她瞳孔剧烈的一缩,二话不说,身形猛地高高弹起,化作一道金光,冲向了独眼老大。

与大蛇相比,她宁愿与森林大盗打交道。

独眼老大也是一愣,察觉到花青瞳跑到了他身后,他顿时笑了,兴奋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转身一把抓住花青瞳的手腕,带着她凌空而起,飞射向远方。

“哎哟,压死小爷了!”他们走后,那巨大的黑蟒便黑光一闪,化作了一名十七八岁的黑衣少女。

少女身材纤细高挑,一身黑色衣裤,越发衬的她利落干净,她半长不短的头发披散着,当头的一缕,扎了一个朝天小辫,显然有些滑稽,却也另类可爱。

她的五官白皙秀气,偏偏一幅男孩子的作派,她秀气灵动双眼盯着花青瞳和独眼老大离开的身影,低骂了一句,“娘的,小姑娘让强盗头子带走了,不行,小姑娘是我的。”

骂罢,她身形一闪,再次化作原形,在草地中‘嗖’地一下窜了出去,宛如利箭射出,疾快无比。

花青瞳和独眼老大跑了很远才停了下来,入目的,是一条小河,小河里的水清澈见底,里面有着千奇百怪的鱼儿游来游去。

看见鱼,花青瞳怀里的三个小家伙顿时不老实了,‘喵喵’地叫着要往河水里扑腾。

花青瞳瞪大眼睛将它们抱紧,在它们的小屁股上各拍了一下,警告道:“河水里很危险,你们不能去,谁知道那些鱼会不会有毒?”

三只小家伙被打屁股了,顿时都抬起头,眼睛湿漉漉水汪汪地看向她,可怜极了。

花青瞳心又软了,放软了语气说:“别着急,你们要是饿了,我一会儿给你们抓没毒的鱼吃。”

三只小家伙听懂了,顿时撒娇一般在她怀里蹭了蹭。

独眼老大看的啧啧称奇,他算是见识了,凶残的厄兽在这小姑娘的面前,真的就是可爱的小猫啊。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了独眼老大一眼,独眼老大道:“我说小姑娘,你看见我跑什么跑?你可是救了我们所有人,要不是你,我们怎么能从那鬼地方逃出来,我又不是不分好坏的人,不会动你的。”

花青瞳一愣,面瘫着脸道:“那你一开始盯着我干什么?”

“我不盯着你,怎么能走到你身边去?”独眼老大顿时笑了,眼中闪过一抹狡猾之色。

花青瞳面瘫了脸不说话了,她打心底认为,经过了那黑蛇的惊吓,独眼老大完全不吓人了。

“你觉得的水里的鱼能吃吗?”花青瞳顿了顿,面瘫着脸问。她觉得,怀里的三个小家伙一定都饿了,她得想办法给它们弄点吃的。

独眼老大看了一眼河水里,水里什么鱼都有,五颜六色,他摇了摇头,“不知道,最好还是谨慎一些吧,越是美丽鲜艳的东西,却是危险。”

花青瞳深以为然,心中不禁感到一阵担忧,那小厄兽们吃什么?

“其实,我的说法只是针对于人类,对于厄兽来说,便是吃了有毒的东西,也是没关系的。”独眼老大补充道。

花青瞳对厄兽一族的习性还是不太了解,闻言并没有放松。

“其实,之前的蟒蛇,说不定能吃。”花青瞳面瘫着脸,轻声说道,她依稀记得,那蟒蛇的身体可是厚实的很,一定很肥美。

想到这里,花青瞳转身往回返,为了小厄兽不饿肚子,只能去抓那黑蛇。其实她也不是真的怕了那蟒蛇,就是本能地不喜欢蛇类那滑腻冰凉的触感,还有它们的外形,也让她感觉很惊悚。

但是,若真打起来,她也是不怕的。

见她真要回去打蛇肉,独眼老大眼角不禁一抽。

而刚到达这里的黑蟒,却是蛇身一个打滑,瘫软在草地中,“娘的,人类果然没一个好东西,这小娘皮居然想吃了小爷!”

她愤愤地低骂一声,光芒一闪,变作了黑衣少女的模样。

那方草地中的动静,立时引起了花青瞳和独眼老大的警惕,二人都望着那方草地中,而后,便见一个小姑娘纤细的身体从草丛里缓缓爬了起来。

花青瞳一愣,警惕地看着那少女。

“看什么看,还不快过来抚小爷一把,你这愚蠢的小娘皮,居然跟强盗头子走在一起,你也不怕被吃的骨头都不剩?”

黑衣少女朝花青瞳凶巴巴的吼道。

明明挺秀气的小姑娘,怎么这么凶,花青瞳担忧地看着她,面瘫道:“小姑娘,该小心的是你啊,我不怕他的,可是他见了小姑娘就会抓起来的,你快跑吧。”

独眼老大闻言,眼角狠狠一抽,没错,虽然花青瞳说的没错,但是,怎么从她嘴里说出来,他就觉得这么无语呢?

他毫无羞愧之色,“别担心,换了平时老子肯定不放过这么美的小姑娘,可是现在这里只有咱们三个人,咱们应该互相合作,争取搞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然后找到其他同伴,一起走出去才是,你们说对不对?”

花青瞳听了,觉得有点道理,她眯眼看向了黑衣少女。

黑衣少女翻了一个大白眼,看白痴一般看着花青瞳,“别傻了,相信一个强盗头子的话,除非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快过来小爷身边。”

花青瞳站着不动,对于这突然出现的陌生少女,花青瞳依然还是心生防备,因为,之前在第八老祖的古墓缚阵中,她并没有见过这个少女。

少女看着花青瞳眼底的防备,顿时心头冒火,这该死的小娘皮,她不是跟黑狼族,白鹿族都很友好吗?怎么到了她这里,就变的不一样了?

“难道小爷的长的不英俊?”她拧起了一双秀气的眉毛。

花青瞳看了她一眼,严肃地道:“不,你长的很漂亮,可是,我觉得你根本就嫁不出去。”对,这小姑娘一幅痞子模样,怎么能嫁得出去呢?

“废话,小爷当然是不会嫁的,小爷会娶,娶!”黑衣少女不屑地翻了一个白眼道。

花青瞳摆了摆手不打算理她了,她对独眼老大说,“你可不要打这个小姑娘的注意知道吗?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现在我要去抓蛇肉给小宝宝们吃,你跟我一起去吧。”留他和黑衣少女在一起,她着实不放心。

独眼老大和黑衣少女闻言,齐齐地嘴角一抽,黑衣少女眼中更是闪过两道凶光,这该死的小娘皮,居然还在惦记着吃她的肉。

独眼老大脸色怪异地看看花青瞳,又看看黑衣少女,他就算再重口,也对一条黑蟒下不了手啊。

“那黑蟒说不出定早就离开那儿了,蟒蛇在草地上是行走的极快的。”独眼老大说,而且,“那条黑蟒,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它是应该是天兽。”

花青瞳脚下一顿,蓦地转身看向独眼老大,“你怎么知道?”

“那是一头黑花腹蛇。”独眼头子解释道:“我们经常在远古巨森中出入,自然对远古巨森里的天兽们有一定的了解,在远古巨森中,远古血脉的蛇类天兽,共分为三个族群,黑花腹蛇就是其中一个族群,另两个族群,分别是双头金银蛇族,和独角蛇族。这三个族群,它们各自有着自己的族群,互不打扰,但是若是其中一个族群受到侵犯,另两个族群一定会一起出动,绞灭敌人,所以,一般情况下,很少有其他天兽会去招惹蛇族。”

花青瞳沉默了,之前在她也看见过天兽阵营里有蛇族,但是她并没有仔细打量过,之前被黑蟒吓的,更是没有仔细去看黑蟒长什么样子,因此她并没有想到,那条黑蟒,会是一头天兽。

“如果是天兽,那就算了。”她可不想吃掉天兽,即便对方是蛇族。

但凡是天兽,那都与人类无异,能够化形为人形的,她都下不了口,也不会无故猎杀。

因此,花青瞳转身走回了小河边,盯着河中的鱼儿们,目露精光。

见她打消了吃蛇肉的打算,黑衣少女的脸色顿时缓和了,她身形飞快一窜,就来到了小河边,“喂,小娘皮,你饿了,你想抓鱼吃?”

“我叫花青瞳,你叫我的名字。”花青瞳看了她一眼,怀里的小厄兽们却是纷纷看着黑衣少女,不断发出‘喵喵’的叫声,香,黑蛇好香!

但是,花青瞳明显不理解它们的心事,她安抚地拍了拍小家伙的小脑袋,安抚道:“小宝宝们,乖,我给你们抓鱼吃。”

黑衣少女顺着花青瞳的动作,看向了她怀里的三只小厄兽,她的眼中不禁露出了仇恨的神色。

仇恨的神色只是在她的眼中飞快闪过,她的哥哥,还有弟弟,就是被厄兽一族吃掉的。但是,出于厄兽的强大和凶残,它的族人们不敢去报仇,也不敢去招惹,甚至,连仇恨也不敢。

可是,这三眼不同,它们只是幼崽,若是杀了它们,对于厄兽一族来说,一定是个沉重的打击。

“吼——”敏锐的小厄兽们感受到黑衣少女心中升腾的杀意,不禁齐齐朝她嘶吼出声。

花青瞳一惊,惊讶地看着怀里,她目光一沉,眼神锐利地盯着少女,“你想干什么?”

黑衣少女一惊,脸色微变,却也没有掩饰,而是愤愤地瞪着她的怀中,“你不知道吗,厄兽一族有很多仇人。”

花青瞳面瘫的脸上闪过一丝严肃,“你和厄兽一族有仇?你是天兽?你是哪个族群的?”

黑衣少女一噎,心说,我就是你之前想吃的那掉黑蟒。

但是她想到花青瞳似乎很排斥蛇,只是动了动唇,没有说出来。

独眼老走过来,看着花青瞳道,“她是黑花蝮蛇一族。”

花青瞳顿时大为惊讶,片刻,她突然明白了什么,面瘫地看着少女道:“你就是之前的大蛇?”

黑衣少女翻了个白眼,相当于默认了。

花青瞳眼神严肃,“不管你是哪一个族群,都不要妄想伤害小厄兽,它们是幼兽,才刚刚出生,它们什么也不懂。”

黑衣少女无言,凶狠地瞪了花青瞳怀里的三只一眼,“我知道,我不会真的对它们动手的,我们蛇族可招惹不起厄兽一族,你难道不知道吗,凡是杀死厄兽的人,身上就会留下厄兽死前的特殊气息,那种气息会留在身上久久不散,不论用什么办法都除不掉,所以,厄兽一种会轻易的找到仇人,然后疯狂报复,我也只是在心里想想,并不敢真的伤害这三只厄兽幼崽。”

花青瞳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她不禁看向独眼老大,独眼老大点了点头,道:“之前的远古巨森中还有黑猿和白猿一族,白猿一族的一名族人没忍住杀死了一头负伤的厄兽,结果,不仅是白猿一族,就连黑猿一族也被连累,他们的族群被厄兽一种屠杀殆尽,有几只逃了出去,也不知有没有逃跑成功,反正,从那之后,远古巨森中就再也没有了猿族的存在。”

花青瞳惊讶地看着他,难怪阿蓝的族群那么害怕厄兽,阿蓝得罪了厄珞后,不仅不敢下死手,她的族人竟然还把她送给厄兽一族处置,只是为了缓解厄兽一族的怒气。

花青瞳摸着怀里三只的小耳朵,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受。

“不只是猿族,冰火雪蛛,金鹏一族,也都在厄兽的报复之下满族覆灭。”黑衣少女补充道。

“不管怎么说,这些都和小宝宝们无关。”花青瞳听罢,沉声说了一句,然后,她蓦地甩出一道天之力,天之力形成了网状的兜网,霎时网住了一片五艳六色的肥美鱼儿。

花青瞳打算从中筛选一些无毒的,将鱼儿们都捞上岸,鱼儿们顿时一阵活蹦乱跳,花青瞳怀里的三只小家伙,竟是突然张大了嘴,黑洞般的巨口和利齿令得一旁的黑衣少女和独眼老大均是惊了一下,本能后退。

等花青瞳反应过来的时候,地上的一堆鱼儿们已经不见了,它们已经完全进入了三只小家们的肚子里。

“喵喵~”三只小家们朝她喵喵直叫,小眼神水汪汪的,还想吃。

花青瞳脸色铁青,严厉地道:“你们怎么可以乱吃东西?万一有毒怎么办?”

“喵~”小家伙们抬起头,无辜又可怜地看着她。

黑衣少女在旁看的心惊胆颤,又一阵无语,“毒?你以为厄兽一族会怕毒吗?他们连最毒的黑花腹蛇都能当成美味吃下去,又怎么会在乎乎区区几条小鱼?”

花青瞳神色一松。

几只小家伙吃完了鱼,依然还在花青瞳怀里扭动着小身子,它们的目光都盯着下方的河水里,显然是还想吃。

花青瞳暗道,刚才她捞上来的那些鱼儿并不少,但是小家伙们显然还没有吃饱,看来小家伙们比上次饭量增长了不少。

于是,花青瞳在小家伙们眼巴巴的注视下,又捞了一堆鱼儿上来。

转眼,小家伙们就将鱼儿都吃光了。

小家伙们收回巨口,满足地打了个饱嗝,然后又齐齐地打了个哈欠,小身子一扭,将小脑袋埋进了花青瞳怀里,三个小屁股却都露在外面。

花青瞳面瘫着脸,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了小花猫的屁股,肉肉软软的触感,十分舒服,见小家伙小尾巴一甩,喉咙里发出委屈的哼哼声。

花青瞳又去戳小黄猫的屁股,小黄猫的反应和小花猫不一样,它舒服地扭了扭小屁股,喉咙里发出享受的呼噜声。

花青瞳心里一阵好笑,又改去戳小白猫的屁股,小家伙抬起头,小眼睛湿漉漉地看着花青瞳,小屁股在她手心里一阵轻蹭。

花青瞳眼里带上了笑,温柔地摸了摸它的小耳朵,“睡吧。”

小白猫又撒娇地用小屁股蹭了蹭她的手,埋头睡了。

独眼老大和黑衣少女看的一阵嘴角抽搐。

小厄兽不一会儿就打起了小呼噜,听到它们睡熟了,便将它们都塞进了衣服里。

黑衣少女看的一阵惊叹,“小花姑娘,你是怎么驯服它们的?”

花青瞳看了她一眼,对那个‘小花姑娘’的称呼不以为然,淡淡道:“我没有驯服它们。”

黑衣少女啧啧了一声,“我叫小聂。”

“小聂?”花青瞳重复。

微风轻轻吹抚,碧草如海,波浪起伏,美好景致中,一缕淡淡的血胆味顺着微风若有似无地飘过。

花青瞳,独眼老大,还有小聂,齐齐神色一凛。

三人对视一眼,顿时顺着血腥味传来的方向奔去,总算,他们又遇到了其他的人。

“喂,小花姑娘,我好心给你提个醒,这血腥味不是人类的,倒像是黑狼一族的。”小聂提高了嗓音说道。

花青瞳的神色顿时变了,她的脑海中第一时间就闪过了阿蓝的身影,难道是阿蓝遇到了危险?即便不是阿蓝,也有可能是阿蓝的族人,她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了,就觉得不会报着漫不经心的态度。

当下,花青瞳脚下脚步飞快。

独眼老大和小聂也飞快地跟上。

不多时,花青瞳便听到了阵阵打斗声和狼嚎声。

那熟悉的狼嚎声冲入花青瞳的脑海,让她的脸色变的冰冷无比,是阿蓝的声音,阿蓝受伤了,她遇到了危险,花青瞳抬眸远远望去,隐隐看到几个人影在围攻阿蓝。

花青瞳的脸色一瞬间越发如同结了一层冰霜,脚下再度提速,拼命地朝打斗所在之地奔去。

又近了一些,花青瞳看到,围攻阿蓝的,是几个年轻人,她眼中寒光一闪,那几个人是,欧阳叶子,雷冲,雷鸣,还有雷家的另一个青年,欧阳婷婷,欧阳少丰,还有莫家的几个年轻人。

旁边,还有两个人影没有动弹,却是站着看戏,正是欧阳家的另两个少女,欧阳菱和穆轻。

很好,三大一流家族的年轻一辈都在这里了。

阿蓝在几个少年少女的围攻下,渐渐不敌,她的反击渐渐缓慢了下来,背后有一道恐怖劈伤,皮肉开裂,血流不止。

花青瞳的眼睛一下红了。

“毛毛,晶晶!”她厉喝一声,毛毛和晶晶霎时飞出她的体内,一根根黑色的毒刺和五彩毒针,都冲向了那围攻阿蓝的少年少女。

花青瞳转眼即到,已经双眼绝望,打算与敌人同归于尽的阿蓝,看到花青瞳出现的一瞬间,那暗淡的美丽蓝眼睛里,霎时迸射出异常耀眼的光芒。

“主人!”阿蓝激动地唤道。

花青瞳应了一声,身形飞快前扑上去,翻手间斧头在手,朝离她最近的一名雷家青年劈了下去。

那青年不备,瞬间惨号一声,肩膀处鲜血飞溅而起。

花青瞳一斧头削下了他的一条手臂,连同半个肩膀也没了。

那青年疼的脸色煞白,晕眩在地。

花青面色冷漠,满眼杀机,挥舞着斧头,又朝着第二个人劈去。

“啊!”欧阳婷婷惊恐地尖叫一声,身形连连后退,花青瞳紧追不放。

小聂和独眼老大也加入了战局,他的眼中闪过兴奋的嗜血之色,不过几个少年少女,他一根手指头就能对付得了。

莫家的那两个少女看到独眼老大,神色惊恐万状。

情势瞬间一边倒,有了花青瞳三人的加入,阿蓝终于得到喘息。

她站在战场外,看着花青瞳异常冰冷愤怒的面庞,看着她眼中愤怒的杀意,受了重伤眼眶都没红一下的阿蓝,此刻忍不住流出泪来。

狼的眼泪,很珍贵。

外围看戏的欧阳菱和穆轻,看着几个少年少女不敌,她们默默后退,无声的远离此地。

一头白色雪灵虎虚影在欧阳菱的背后缓缓出现,它看着黑狼得救,心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那头黑狼的主人很不错,虽然她不是驭兽师,无法和黑狼订下契约,但是,她却可以为了黑狼而怒起杀人,这已经很难得了。

之前它也想救黑狼,但是它的主人似乎并不想暴露实力,它也只好默默忍耐了下来,好在,黑狼的主人及时来了。

“十二秋使,你居然和森林大盗狼败为奸!”欧阳少丰惊恐地看着那独眼老大。

花青瞳满脸杀意,生平头一次,她有了爆粗口的冲动,但最终,都化作了无声的杀意,欧阳少丰将欧阳婷婷救下,拿出一把长剑,扛了花青瞳一斧头。

花青瞳原本觉得这个叫欧阳少丰的少年还算懂事,可是现在看来,也不过是自以为是而已。

“为什么伤我的黑狼?”花青瞳眼神冰冷地盯着他。

欧阳少丰的眼神心虚地闪了闪,狡辩道:“是你的黑狼先攻击我们的。”

“胡说。”阿蓝见到他们这么多人,一定会避开,怎么会自找死路,上前来攻击他们这么多人?

欧阳少丰不再说话,护着欧阳婷婷不断后退,花青瞳紧追不放,蓦地,她手中的斧头大力甩出,狠狠地钉入了欧阳少丰的胸口,欧阳少丰的脸色一滞,后退的动作乍然停顿,鲜血从胸前涌出,他的身形蓦地倒地,躲在他身后的欧阳婷婷见状,‘啊’地一声尖叫出声,吓的脸上涕泪横流。

花青瞳手心朝外,朝那欧阳少丰的胸口一吸,斧头便被吸了出来,重新回到了她的手中。

“说,到底为什么攻击我的黑狼?”花青瞳眼中杀意不减,朝着欧阳婷婷逼近。

欧阳婷婷清丽美艳,一身粉红裙装,越发的娇艳逼人,但此刻却只剩下满脸惊恐,她一边后退一边道:“是你的黑狼先攻击我们的,不是我们的错。”

“还敢说谎!”她挥起斧头朝她劈了下去,欧阳婷婷尖叫一声,本能地转身便跑,花青瞳眼中杀机一闪,斧头劈进了她后心。

欧阳婷婷发出一声短促的惨叫,她感觉着后背的剧痛,脸色苍白地回头看了一眼,放大的瞳孔中,只看到花青瞳异常冰冷的双眼,接着,她便失去了意识,倒地而亡。

忙着逃避独眼老大和小聂的欧阳叶子听到惨叫声一回头,正好看到了欧阳婷婷和惨死在花青瞳手下,顿时吓的面无人色,她哆嗦不止。

独眼老大一把将莫家的一个少女揪起来,那少女惊恐地尖叫,“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不想死,是欧阳叶子,是她看到黑狼落单,要我们帮她报仇的,所以我们才会围攻黑狼,你们要找就找欧阳叶子去。”

那少女惊恐的尖叫,听到她的出卖,欧阳叶子脸色惊恐地大吼,“胡说,你胡说,我没有,没有——”

花青瞳转头,看着欧阳叶子惊恐的脸,朝她一步步走来。

“不!”欧阳叶子一边向后缩着身子,一边盯着花青瞳惊恐的连连摇头,突然,她的后背撞进上了一个人,回头一看,见是雷冲,她顿时大喜,“雷冲哥哥。”

雷冲冷漠地看着她,欧阳叶子浑然不觉,惊惶无助地说:“雷冲哥哥,我好怕,我好怕!你快救救我,我不想死!”

“废物!”雷冲厌恶地看着她说道。

欧阳叶子一愣,一时间没明白他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就你这幅德行也算是欧阳家第一天才少女?嗤,都怪欧阳力那个老狐狸藏的太好了,你这蠢货也能算天才少女,我们雷家居然真的信以为真,派我来迷惑你,真是浪费我的时间。欧阳叶子,你知道以前哄你开心的时候,我的心里有多腻味,有多恶心吗?哼,现在,终于用不着了。”

欧阳叶子愣愣地看着雷冲,脑海中一片轰隆隆的巨响,眼间阵阵发黑,雷冲在说什么,他在说什么?

恍惚中,她直觉得自己的心疼的快要窒息,眼泪无声地布了满脸,鲜血从她后背狂涌而出,花青瞳冷漠收回斧头,看也不看欧阳叶子倒下的身体,目光冰冷地盯向雷冲。

围杀阿蓝的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也不喜欢杀戮,但是,总有人逼着她杀人。

花青瞳想到了她在东大陆,那些围攻逼迫她的天眷者,最后终于被她屠杀殆尽,上百天眷者,无一生还,包括他们的同伙家人。

“十二秋使,你不能杀我,我的师父不会放过你。”雷冲瞳孔剧烈的收缩,他一边缓缓后退,一边警惕地盯着花青瞳。

花青瞳面瘫道:“你怎么不说雷家不会放过我?”

雷冲咬牙道:“我师父不同于雷家,即便是万象宫,也不愿轻易招惹,你杀了我,一定会后悔。”

花青瞳这倒是惊讶了,“听起来,你师父很厉害,不过,不管你这个厉害的师父是真的存在,还是你编造而出,今天你都死定了,你们今天都死定了,你们都死了,你师父自然不会知道是谁杀了你。”

“十二秋使,你如果今天能放了我,以后雷家一定会成为你的朋友。”雷冲见花青瞳眼中杀意不减,不禁焦躁地咆哮道。

花青瞳眼中闪过冷冷的嘲讽之色,“放了你,怎么对得起我的黑狼?你雷家的友谊,我可不稀罕。”

雷冲见花青瞳不放过他,心里也发了狠,目光一凝,一把长戟赫然出现在手中,长戟上雷光涌动。

花青瞳体内的雷电小蛇似有感应,不禁微微一动。

花青瞳看着雷冲手中的那根雷戟,眼睛微微一凝,那是个宝物,不过,她还不放在眼中,武器,自己用的顺手的才好,用不顺手,再好的武器,也等同于无。

花青瞳手掌微微一翻,掌心朝上,一颗拳头大小,银色的雷电光球便出现在手。

闪电滋滋作响,火花四射,花青瞳手一扬,不待那雷冲举戟攻来,那银色雷球已然朝她砸了过去。

雷冲眼露骇然之色。

天雷,是天雷的气息,这雷电小球,是天雷,他怎么就忘了,花青瞳的雷电小球,就连二伯都十分忌惮的啊。

雷电小球在飞近雷冲面前的时候,轰然炸开,宛如天雷降世,雷冲脸色一白,身形倒飞而出,手中的雷戟被爆炸的雷球轰成两截,被轰飞出去的雷冲还没有死去,只是重伤,花青瞳面瘫着脸,神态平静到漫不经心,雷冲目光所及,又一个雷电小球凝了出来,朝他砸了过来。

轰隆隆地一声雷鸣响起,雷冲的身体便被那雷电小球轰成了焦炭。

花青瞳回头,见独眼老大和小聂早就将其他人收拾干净,杀的杀,吃的吃,尽数杀光。

“想不到你还挺心狠手辣。”小聂看着花青瞳,眼神带着赞赏。

花青瞳瞟了她一眼,转身朝阿蓝走去,“忘了先给你止血了。”花青瞳走到阿蓝身边,拿出伤药给阿蓝血流不止的后背涂抹。之前太愤怒,竟是忘了先照顾阿蓝的伤势。

幸亏阿蓝本身是天兽,体质强悍,换了一般人类,早就流血而亡了。

阿蓝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主人,我没关系,谢谢你。”

花青瞳一边给她摸药,一边又拿起口服的丹药给她,“谢什么,我说过会保护你的。”

阿狼心下一暖,这句话应该反过来说的吧,应该是她保护主人才对。

她闭上嘴不再多说,眼中却是闪过更加坚定的光芒,这样的主人,就是永远跟着她,她也愿意。

“逃了两个。”小聂走上前来,大着嗓门儿骂道,她虽是女孩子,长的也颇清秀,但声音却是略微有些沙哑,乍一听,还有些雌雄莫辨。

花青瞳目光一暗,想到之前站在边上看热闹的那两个。

“主人,逃掉的那两个不简单。”阿蓝说,“她其中一个是驭兽师,并且,应该是有一头很强大的天兽。”

“她们没有出手,我暂且不想理她们,只要她们不再招惹我们就好。”花青瞳说道。

阿蓝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这里血腥气太重了,我们最好快点离开这里。” 独眼老大说道。

他目光灼热地看着花青瞳,心中暗道,这小姑娘狠辣的时候毫不手软,不杀人的时候,心里更是明镜似的。

只是可惜,他是真的不敢对她下手。

想到恐怖的君泱,他只有摇头苦笑。

花青瞳听了他的话,点了点头,给阿蓝上好药,见她的伤口快速地恢复着,她便道:“阿蓝,我们要离开这里,等找到了地方,再让你休息。”

“主人,我没事。”阿蓝道。

一行人飞快离开这里。

一路上,独眼老大看着阿蓝的伤,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他不禁震惊地抽吸一口气,传闻,秋殿的十二秋使得到了大帝药之传承,如今看来,传闻果然不假。

而另一边,欧阳菱和穆轻虽然提早识趣离开,却是在半路上,遇到了成伙的森林大盗。

森林大盗们迎面撞上两个小姑娘,又岂有放过之理?

就在花于瞳等人杀伐之时,欧阳菱和穆轻也遭到了重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