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它高耸直入云宵,最顶端,依然被七彩的祥云笼罩着。

一个念头几乎瞬间在所有人的脑海中浮现,只要登上这座宫殿的顶端,就一定能得到这座宫殿里所有的宝藏。

不少人呼吸加重,目光炽热。

“传承,一定是大帝传承。”

“还有宝藏。”

人群沸腾,当先几二三流家族的人疯了一样冲向宫殿。

跃过宫殿高高的台阶,他们争先恐后地推开宫殿的大门冲进了里面,没有如在药之传承里那样,必须要艰难的登上台阶才能得到传承,眼前这座宫殿的大门几乎是轻轻一推就开。

看着前面的人冲了进去,后面的人和天兽们也先相继而入。

花青瞳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怒火,这些人,就是这样对待大帝宫殿的。

君泱目光冰冷,他死死盯着那些最先大力推开门,冲进去的人,那些二三流家族成员们贪婪丑陋的嘴脸,真是恶心极了,他们冒犯了他父皇的宫殿,对他父皇不敬,他们不应该继续活在这个世上。

君泱抬起手,眼中杀机一闪,一道天之力凌空射出,那几个最先闯入宫殿的人,发出接二连三的惨叫,纷纷惨死在地。

疯狂的人群霎时一静。

南玉华了然地站在君泱身边,以二皇子殿下的性格,不杀那些人才怪。

北鸿峰看了君泱一眼,没有说话。

那些即将迈入宫殿的人脚步一顿,半只脚就放在宫殿的门槛上,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动了。

那些人回头惊怒地望着君泱。

君泱神色冰冷,脸上杀机未消。

花青瞳微微扬起头,眼中的怒火稍稍平息,取而代之的一抹冷漠之色,那些人,冒犯大帝的宫殿,举止毫无恭敬之态,的确该死。

君泱和花青瞳在众人沉默的注视下大步走向宫殿,当走到宫殿前面台阶下时,二人又同时停住了脚步。

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里,君泱和花青瞳脸色严肃恭敬地一撩衣摆,姿态端正地双膝跪了下去,而后,二人双双朝着宫殿认真三拜。

拜罢,二人才起身迈上台阶。

其他人看的目瞪口呆,最先反应过来的人,纷纷效仿。

塗兮羽脸色复杂地看着花青瞳,若有所思。

西门无瑕看傻了眼,“羽美人,怎么回事,我怎么莫明有种朝拜的肃穆气氛,有点喘不过气来。”

塗兮羽看了她一眼,伸手为她拍了拍背心,西门无瑕却是一把抓住他的手,放在了心口上,“别,别拍后背啊,抚胸口,胸口……”她如娇似吟,媚眼如丝地瞟着他。

塗兮羽嘴角一抽,在她胸口轻抚两下,轻轻柔柔地说:“好了,无瑕,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

西门无瑕摁住他欲离开的大手不放松,“人是挺多的,可都不看咱俩啊,他们都看宫殿去了。”

塗兮羽环视周围,果然见所有人的目光都没有注意他们,顿时脸色古怪。

“羽美人,你说表妹和那位二皇子殿下有什么关系,你看他们的相处,有没有觉得十分的奇怪?”西门无瑕一边摁着塗兮羽的手在她的胸口摩挲,一边好奇地盯着花青瞳的背影。

“不是奇怪,是和谐,他们在一起,很和谐。”塗兮羽道,他无奈地看了一眼自己被摁在她心口的手,他猛地手掌一翻,一把抓住西门无瑕的手腕,“无瑕,虽然没有人看我们,但这光天化日之下,还是在大帝的宫殿面前,正经点!”

西门无瑕撇撇嘴,“好吧,你就矜持,就你脸皮薄,就你正经,哼,也不知是谁在床上那么勇猛,不知停歇的……”

西门无瑕一边说,一边悻悻地甩手,但是,没甩开,仔细一看,塗兮羽抓着她的手腕在发呆。

西门无瑕黑线了,用另一只手戳了戳他的胸口,“羽美人,发什么呆,你看别人都要进去了,就剩下我们了!”

塗兮羽回过神,看着西门无瑕,眼神有些古怪,有些欣喜,还有些激动,总之而言,那眼神十分复杂。

西门无瑕见他这副神色,不禁一愣,“羽美人,你到底怎么啦,看你这呆样,别不是发现人家有了吧?”她不禁媚眼一瞟,风情无限。

塗兮羽轻咳,“没错,有了。”

“还真有了呀?”西门无瑕‘咯咯’地娇笑起来,笑了一声,忽然意识到不对劲,愣愣地道:“什么?真的有了?”她不太确定地看着塗兮羽,一双眼睛瞪的滚圆。

“真的有了。”塗兮羽肯定地点了点头,抓着西门无瑕手腕的手指,轻轻搭在她的脉搏上。

西门无瑕愣了许久,突然‘啊’地一声尖叫出声,狂喜难抑地扑进了塗兮羽怀里,塗兮羽抱住她,神色罕见的露出一抹紧张,“无瑕,你别激动,慢点,小心点……”

“对,对,慢点,小心点!”西门无瑕点头如捣蒜,窝在塗兮羽怀里一幅小鸟依人的模样,全然不像一个大力士。

“无瑕,我们拜拜大帝吧。”塗兮羽神色温柔地看着她,提议道。

“对,拜,一定要拜,我们在大帝的宫殿前发现了孩子的来临,这个孩子,就是大帝保佑,要拜,一定要拜!”

两人当即恭恭敬敬地拜了下去,结结实实地磕了三个响头,这才双双欣喜若狂地站了起来,他们身后,龙鳞赤焰兽焦躁地刨了刨前蹄,这两个人真腻歪,也不脸红!

二人敏锐的回头,顿时对上了吉宝那双又黑又圆又亮的大眼睛。

塗兮羽和西门无瑕顿时惊的瞪大了眼睛,塗兮羽当先就把西门无瑕护在了身后,吉宝刨了刨蹄子,愤怒地道:“你起开,别挡着她。”

少年清脆的嗓音响起,塗兮羽打量了它一眼,认出眼前这头龙鳞赤焰兽,就是前几天,和瞳瞳要桃花糕吃的那头。

他眉目一动,心里顿时有了一个猜测。

“你们看,现在人们都到前面去了,这里就剩下咱们三个了,所以……”吉宝大眼睛纠结地看着西门无瑕。

“所以什么?”西门无瑕从塗兮羽身后探出头问。

“所以……”吉宝着急地又刨了刨蹄子,“所以……所以……”

它所以了半晌,也没个所以然。

“所以,我们要走了,你自己在这里吧。”塗兮羽心情正好,于是故意逗弄这头龙鳞赤焰兽,当即假装欲走。

龙鳞赤焰兽急了,连忙开口阻拦,“别走!”

塗兮羽戏谑地回头看着它,“所以?”

“所以……我知道所有桃花糕都在你这里,趁那个爱吃桃花糕的丫头不在,你、你能不能给我一盒?”

吉宝勇敢地瞪大了双眼,黑溜溜的圆眼睛里充满了渴求之色,那晶莹的眼珠子,像黑葡萄一样,分外可爱。

西门无瑕看着它这样,‘噗嗤’一声笑了,吉宝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羞恼,却因为十分渴望糕花糕的美味,而耐住了性子等待。

西门无瑕大方的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三盒桃花糕,“我总共有五盒,给你三盒,另两盒给瞳瞳留着。”

吉宝一双圆眼睛顿时瞪的溜圆,它惊喜地看着西门无瑕递过来的三盒桃花糕,忙不跌接了过来。

见二人笑着转身欲走,它忙又道,“等等。”

塗兮羽和西门无瑕都转身看向它,它不好意思地低头,从胸口拿下一片白色的鳞片,不甚自在地道:“这个鳞片送给你们,你的肚子里不是有了小宝宝了吗?这个、这个鳞片给她当礼物。”

它清澈的眼睛看着西门无瑕的肚子。

西门无瑕顿时笑了,她很高兴,开心地接过吉宝的礼物,“谢谢你,小龙鳞赤焰兽。”

吉宝眼中闪过一丝羞恼,瞪了西门无瑕一眼,气乎乎地别过脸去,它已经不小了。

西门无瑕将鳞片收了起来,和塗兮羽对视一眼,二人都满脸喜色地朝大帝宫殿走去。

吉宝见他们走了,嘴里叨着三盒桃花糕,撒欢一般反向跑走,它跑到宫殿不远处的一处草丛里,火焰一敛,白光闪耀,一个身穿白衣的小少年便出现了。

他大约十三四岁,粉雕玉琢一般,小脸白皙圆润,眼睛宛如黑葡萄,小嘴也粉嫩宛如花瓣,他两只肉乎乎的小手抱着三盒桃花糕,眼睛弯成了月牙儿,喜滋滋地打开了第一个盒子吃起来。

花青瞳和君泱走进宫殿,花青瞳低头看着脚下的几个尸体,面无表情地甩手弹出一朵白玉药火,“脏。”

她说了一个‘脏’字,白玉药火已经将地上的尸体焚烧干净,连灰都没剩下。

后面跟着的人见状,不禁感到一阵胆寒。

二人面前,是宽阔的大殿,大殿华丽美观,却没有多少东西摆放,于是,花青瞳和君泱便拐了个弯,登上去往二楼的阶梯。

他们都知道,大帝就在某处,静静地看着他们。

上了二楼,二楼是一个宽大无比的库房,整个库房都是开放式的,里面放满了各种药草,各种武器,还有小山一般的天脉矿石。

花青瞳和君泱只是瞟了一眼,就接着踏上了去往三楼的台阶。

但是,他们身后的人却不是他们,有些人,终于还是忍不住扑向了那些宝物,也有些人,连忙前去争抢。

瞬时,那几人打成了一团。

君泱和花青瞳脚步一顿,君泱脸色恐怖地回过头来,抬手间,那争夺打斗的几人,便惨叫着倒地而亡。

花青瞳冷冷地看着,一朵白玉药火弹出,那几人顿时如同门口的那几个一般,彻底被焚烧干净,连灰都不剩。

花青瞳和君泱脸色冷漠地转过身,继续向前走,上了三楼,又是开放式一般的库房里,里面,是数之不尽,小山连绵堆积的高级天脉矿石。

那些天脉矿石个个晶莹闪烁,堆在一起就像是满天的星辰掉落这里,一闪一闪,非常的诱人。

有人忍不住抓了一颗揣进怀里,君泱似有所觉,眼神幽冷而满含杀意,他回头,将那个偷拿了天脉矿石的人击杀当场,他揣入怀里的天脉矿石登时骨碌碌的滚了出来。

花青瞳目光嫌恶地弹出一朵白玉药火,将尸体焚净。

黑压压的人群的天兽群都沉默地看着。

“这座宫殿里的东西,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能乱碰,乱摸,偷拿,打架以及所有对大帝不敬的行为,都要死。”

他冷冷的警告,语气非常刻薄阴恨,花青瞳看了他一眼,心想,这家伙果然不是善茬儿。

不过,君泱做的没错。

她也和君泱一眼,不想让这座宫殿里的任何东西,被这些人碰。

于是,花青瞳面瘫着脸冷冷补充道:“他管杀,我管烧,保证脏不了这座宫殿的地方,你们都自己小心。”

“太过份了!”一名二流家族的年轻人嘀咕着轻骂出声,却畏惧于君泱的恐怖狠辣,终是没敢大声叫嚷。

“太霸道了,不让我们碰,不让我们拿,那我们来做什么?大家宝藏又不是他们家的?”这次说话的是一名三流小家族的少女。

君泱和花青瞳不理会身后那些人的不满,兀自向上走着。

过了三楼,又到了四楼。

四楼也是开放的库房,里面是极品天脉矿石,花青瞳眼睛一亮,挥手间,将这些天脉矿石全部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里。

君泱顿时脸色凶狠地朝她看来,花青瞳面瘫着脸冷冷回视他:“我收起来,总比给别人看到眼红的强。”

君泱忍了忍,压下心头的怒火,这欠揍的臭丫头。

------题外话------

捶胸顿足中,先上传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