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 坑孩子的大帝/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人说着到了五楼。

王里的情形,幽深的黑眸透出浓浓的伤感和回念,拉着花青瞳朝六楼走去。

二人上了六楼。

上了六楼,还是一盆盆花草,和摇椅。

接下来,七楼,八楼,九楼,十楼,都是如出一辙,有的花还在盛开,姹紫嫣红,美丽炫烂,花香扑鼻,花青瞳轻轻地嗅着,有些熏熏欲醉。

到了十一楼,还是花草,但是,这里的花草,每一株都是天礼。

“大帝居然栽种天礼。”花青瞳惊讶道。

君泱骄傲地说:“那有什么,即便是寻常花草,在父皇的培育下也会渐渐拥有灵性和力量。”

花青瞳深吸一口气,让寻常花草变成天礼,那是什么力量?

看着一盆盆白玉花盆里鲜艳盛放的花朵,仙姿玉容的白牡丹,火辣妖艳的红蔷薇,清新水灵的百合花,矜贵秀丽的金菊花……每一品种都只有一盆,每一盆花都按实力强弱有序地排列着,每一盆的天礼上方,都有淡淡的光晕笼罩,那是天之力的象征。

比如,白牡丹上面笼罩的天之力光华最浓郁,妖艳的红蔷薇次之,金菊花再次之,百合,月季,山茶,水仙,茉莉等依次排列。

“白牡丹上面的天之力最浓郁。”花青瞳在这些天礼上方扫了一圈,着白牡丹说。

君泱斜了她一眼,问:“那你说说,哪一盆最强?”

花青瞳毫不犹豫,“那还用说,当然是白牡丹最……”蓦地,花青瞳一怔。

她不知为何,注意力放在了角落里,栽种在碧玉大盆里的仙人掌。

仙人掌墨绿色的花身有一尺多高,一片片墨绿肥美的叶子笔直耸立,散发着浓郁的生机,而叶片上那一根根宛如金针一般的毛刺,竟闪着幽幽寒芒,它宛如一个站的笔直默默守卫着疆土的将军,一身金鳞,战意腾腾。

花青瞳沉默了,大帝随随便便养出来的天礼都比她的天礼漂亮。

虽然都是带刺的,可是她的毛毛若是和眼前这株仙人掌一比,仙人掌矜贵的像个贵族,而她的毛毛,就是一个小地痞。

怎么能这样?

“主人,你是嫌弃俺了吗?”毛毛从她体内飞出来,声音尖锐刺耳地尖叫着,整个仙人球都炸了毛,它圆滚滚地飘在半空中,敌视地盯着墙角里那盆仙人掌。

花青瞳看看圆滚滚的毛毛,又看看玉树临风身姿笔挺的仙人掌,心中一阵迟疑。

就算是她很护短,也不得不承认,毛毛除了圆,的确是没有别的气质了。

偏在这时,晶晶也憨憨地飞了出来,它稚嫩地惊叹道:“好多哥哥姐姐们,它们长的真好看……”

花青瞳面瘫着脸又看向晶晶,这蘑菇最近似乎又胖了一圈,也更圆了。

“滚蛋,你滚一边去,老大正在和主人说话呢,你别捣乱!”毛毛飞过来,根系一甩,便将晶晶踢到一边,尖锐地盯着花青瞳再次质问:“主人,你说,你是不是嫌弃俺了?”

花青瞳严肃了脸,看着毛毛说:“毛毛,你别这么自卑,我没有嫌弃你。”

“谁说俺自卑?谁说的?俺才没有自卑,俺就是看不惯一些明明长的是刺,偏还把刺弄的金闪闪的家伙。”

毛毛意有所指地嘲讽那盆漂亮的仙人掌。

花青瞳赶紧跟着点头,严肃道:“毛毛你说的太对了,其实在我心里,你才是最漂亮的。”

虽然大帝养育的天礼很漂亮,比毛毛漂亮,但是,她最喜欢的还是毛毛和晶晶,对于别的天礼,她也就是欣赏而已。

毛毛心里舒坦了,激动地尖叫一声,飞回了花青瞳丹田之中。

“老大你等等俺!”晶晶见毛毛回去了,像个小尾巴一样,也跟着回去了。

“嗤!”君泱轻蔑地嘲笑花青瞳,“真是什么人就有什么天礼,那么圆,你走路怎么不滚?”

君泱上下打量着花青瞳小声地嘲笑。

花青瞳愤怒地看着他,“你的天礼又是什么?说不定你的天礼比我的还圆,你为什么不滚?”

君泱一下沉默了,罕见的没有跟花青瞳对讽。

花青瞳一下就察觉了不对劲儿,狐疑地看向他,君泱一脸凛然的恼意,“臭丫头你老实点,别想些有的没的。”

“想知道你的天礼是什么,我去问大帝。”花青瞳见他眼底明晃晃闪过的不自在,顿时心中十分舒坦,她有种预感,君泱的天礼一定比她的还要奇葩。

君泱的脸狠狠地扭曲了一下,神色十分恼羞。

二人说着离开十一楼,去往十二层。

二人离开后,后面的人才胆颤心惊地跟上来,他们惊叹地看着那些天礼,却因为君泱和花青瞳之前的威慑,没有人敢动,而是都沉默着,跟在花青瞳和君泱身后默默朝上走去。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十一层的天礼们顿时热闹了起来。

“大金,刚才小公主看上你了。”妖艳的红蔷薇红光一闪,变成一个风情妖娆的少女,戏谑地看着站在角落里的仙人掌。

仙人掌身上金光一闪,变成一名不苟言笑的冷面青年,他看了红蔷薇一眼,严肃地道:“小公主殿下不适合我,她适合圆的。”说到这里,他的表情闪过一丝古怪,小公主的蘑菇和仙人球,都是很有趣的小家伙。

“二皇子殿下的天礼不知是什么。”白牡丹白光一闪,变成一名国色天香的白衣女子。

“二皇子的天礼是什么,我知道,但是我不能说出来。”最最角落里,一株万年青慢悠悠地说,听声音,它分明是一名老者。

刷!刷刷刷!

一个个天礼都刷刷地转头看向万年青。

万年青却隐身了起来,不再出声。

一众天礼们纷纷失望地回过头,“哎,刚才过去了那么多人,我居然一个看顺眼的都没有。”

百合花光芒一闪,变成了一名姿容清丽的少女,少女一声白裙,清香袭人,但清丽的小脸上,却都是高傲。

“哎,我看上一个。”白牡丹突然红了脸。

“哪个?”一众天礼异口同声,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南家那个小子。”白牡丹绝色的容颜上流露出一丝绯红,“也只有他的仙姿玉容,才配得上我的绝色无双。”

啧。一众天礼们都一阵轻叹。

“其实,我也看上一个。”突然,仙人掌变成的冷面青年开口。

“噢?”众天礼顿时沸腾,白牡丹脸色一变,震惊地道,“居然连你这冷面家伙都有了看上的对象了,快说说,是哪个?”

“巧了,我看上北家那小子了。”仙人掌道。

“哈哈,你们两个倒是会选,唉,东后和西后两家居然没有小辈来,不然我也选一个算了。”金菊花变成一名俊秀少年,笑呵呵地说。

“小菊,我看那大乌后人不错,你选一个也行啊。”万年青又苍老的,颤歪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呜,万年青前辈说的不错,大乌后人也不错,那我就选那个小的吧。”金菊少年笑道,他说的小的,是指乌神祝。

“那我选大的。”妖娆的红蔷薇脑海中闪过乌神祈的身影。

“话说,你们没发现吗,我之看到了封天魔君,哎呀,真是吓死我了,真怕他突然把我们给吃了。”茉莉花变成的少女小心翼翼地说。

“就是,看到封天我也挺紧张的。”百合少女附合道。

“怕什么,这里有大帝残魂守护,封天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的。”妖娆的红蔷薇道。

“我决定了,我要去给小公主当侍女。”百合少女突然说。

“我也去。”万年青苍老的声音响起,“小公主身边连个伺候的人也没有,我和小百合去,正好可以照顾小公主。”

……

到了十二层,入目是重重纱幔,纱幔后,隐隐可见一张白玉大床。

这里是大帝睡觉休息的地方。

白玉大床丈许见方,隐约可见,那是一块天然极品白玉打磨而成的大床,花青瞳神色一动,花青瞳小手一挥,将白玉大床也收了起来。

“臭丫头,你别太过份!”君泱目光凶狠地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面瘫道:“你想要,可以自己收起来啊,你不收,也别管我收。”

“你这个臭丫头,等出去了,你收走的那些东西,统统都给我交出来。”君泱咬牙切齿地道。

花青瞳斜了他一眼,大声道:“你又威胁我,还让我把收走的东西都交给你,你都活了一万多岁了,怎么这么幼稚,大帝怎么会有你这种孩子?”

君泱脸色铁青,知道花青瞳是故意大声说给他父皇的残魂听的,他瞪着花青瞳的目光不禁恶狠狠的,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含糊不清的字:“等出去了,我一定把你扔蛇窝里。”

花青瞳立即瞪大眼睛,大声地说:“你又威胁我,还要把我扔蛇窝里,你太过份了!”

“君泱,你都多少岁了?怎么能欺负你小皇妹?这里的东西,她想拿什么就拿什么,你都不许和她抢。”

忽然,威严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君泱脑门儿一痛,仿佛有一只大手毫不留情地拍在上面。

花青瞳和君泱皆是脚步一顿,花青瞳眼睛亮晶晶的,君泱则脸色全黑。

花青瞳仰起头,问:“你在哪里?”

“你们直管往上走,走到十九层。”大帝声音温和地道。

花青瞳一听大帝回应她了,心中顿时一阵欢喜,她快速地点了点头,脚下的动作不禁急迫了起来,她要快点到达十九层,快点见到大帝残魂,但是,花青瞳并没有深想,到了十九层,就真的能见到大帝残魂吗?

君泱虽没有说什么,但脚步明显也多了几分急躁。

转眼,就是十三层,十三层是个书房,里面没有书,却有很多宣纸,和许多笔墨纸砚。

花青瞳一挥手,将这些东西都收了起来,连书桌都没放过。

君泱看的眼中冒火,却碍于他父皇在某处看着,不敢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将教训花青瞳的想法埋在了心底。

十四层,是一个厨房,里面放了很多面粉和大米,还有锅碗炉灶。

花青瞳想也不想,将之全部收起。

君泱额角的青筋怦怦乱跳。

十五层,放了很多衣服,有女孩子穿的,也有男子穿的。

花青瞳将女孩子穿的那些衣服都收了起来,她知道,那些女孩子的衣服,大帝是专为她准备的。

君泱没有将那些男子衣服收起来,这里的一切东西,他都不舍得碰。

十六层,放了很多武器,花青瞳只看了一眼,便都放弃了,她一件也没有收。

君泱总算是表情略缓和。

十七层,还是武器。

十八层,同样是武器。

转眼,就到了十九层。

二人上了十九层,他们后面尾随的那些人习惯性地举步跟来,却发现,不论他们怎么走,都始终是在原地踏步,通往十九层的阶梯,明明就在眼前,他们却是无论如何都踏不上去。

一时间,众人的表情都变的格外精彩。

“十八层往下,你们想要什么,各自凭机缘去拿,三天后,宫殿将消失。”一个威严的,略有些飘渺的声音回响。

众人没有听过这个声音,却是本能地从心底生起对这个声音的臣服,一听十八层往下的东西可以凭机缘拿,众人顿时大喜,同时心里还有些淡淡的不满,为什么那两个就可以前往十九层,他们就不可以呢?

但不管怎么说,十八往下,那些宝物都是非常珍贵诱人的。一时间,有人停留在了十八层挑选武器,也有的人则是向下面的楼层跑去。

花青瞳和君泱,来到了十九层。

他们满心欢喜,就在他们踏入第十九层,以为马上就能见到大帝残魂的时候,一股疯狂吸力却是突然从二人正前方传来,花青瞳和君泱同时愕然抬头看去,却见他们的正前方,赫然一个丈许大的黑色漩涡,不由二人分说,便被那黑色漩涡吸入。

这一幕只发生在刹那之间,快的令人反应不及。

他们被吸进去后,黑色的漩涡迅速回拢,变成普通的墙面,一个紫袍的高大身影缓缓地走了出来,他身材高大修长,头束紫金帝冠,俊美的容颜一片冷清威严,他看着漩涡消失的方向,紧抿的唇角轻轻地勾了勾,那笑,略有些恶劣,“我的孩子们,你们好好享受成为凡人的生活吧。”

花青瞳和君泱头晕目眩,身体失重的感觉十分凶狠地将他们包围,他们感觉到,他们似乎是在往下掉,掉往不知名的地方。

隐隐的,他们有种力不从心,仿佛会粉身碎骨的不妙感觉。

但心底里却有着一个信念支撑着他们不害怕,大帝不会害他们,他们真的无须担心,哪怕,他们发现自己的天之力都无法调动了。

“喵~”花青瞳怀里的三只小家伙发出不安的轻叫声,花青瞳抱紧他们,无声地轻抚他们毛茸茸的小身子,三只小家伙顿时在她手心里依恋地蹭了蹭,乖巧地安静下来。

“咚!”

花青瞳屁股着地,低头一看,自己掉在了一株草丛里,柔软的草丛缓解了掉下来时的疼痛,而君泱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他掉落在了一块石头上,尖硬的石头戳着他的屁股,让他一阵呲牙裂嘴,表情极为精彩。

一回头,君泱看到花青瞳掉落在草丛里,他的眼睛顿时就喷出了火焰,偏心,明晃晃的偏心,为什么那臭丫头就掉落在草丛里,而他就掉在石头上,石头还是带尖的那种?

君泱大怒,猛地扑过来,将花青瞳扑倒在地上,摁着她泄愤一般,‘啪啪啪’几个巴掌落下。

花青瞳疼的眼角冒出水汽,脸色大变,怒火滔天,她冷冷地尖叫道;“君泱,你居然敢打我,我要告诉大帝,告诉他你又欺负我,我要让大帝好好揍你屁股,让整个中央大陆的人都去围观你被打屁股!”

君泱冷笑一声,“你省省吧,我现在打你,父皇可是看不见了,他没法给你做主了,你难道就没发现,你的天之力没法用了吗?”

花青瞳一惊,经君泱这么一提醒,花青瞳的确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她偿试着运转天之力,最后却是发现自己根本就感应不到丹田,仿佛,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凡人一样,没有丝毫的修为。

花青瞳又试着召唤毛毛和晶晶,却发现,这两个小家伙也仿佛不存在一般,没有丝毫的回应。

花青瞳一下愣住了。

君泱得意地笑了一声,又抬手,狠狠在花青瞳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这才心满意足地收回手。

花青瞳感觉到屁股上尖锐的刺痛,心火‘轰’地一下燎原,她猛地翻身坐起,入目不远处就有一根枯树枝,她眼露凶光,抓起了枯树枝就朝着君泱劈头盖脸的抽了下去。

原因无他,她心里很明白,自己成了凡人,说明君泱也一样,大家都是凡人,凭什么自己就要被欺负?

端看谁更狠了,她的屁股可不是白挨打的,她也要打回来,她隐隐有种感觉,她要是不打回来,君泱一定会得寸进尺,以后说不定还会怎么欺负她呢。

君泱愣住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臭丫头居然敢打他!

肩膀上火辣辣的抽痛提醒着他,他真的被打了,被这个臭丫头打了。

“好啊,你敢打我?我是你二哥,你居然敢犯上?”君泱见花青瞳挥舞着树枝十分凶猛,急忙起身躲闪,一边躲一边大声喝骂。

花青瞳眼神凶狠地追打过去。

“你不要脸!”她怒骂一声,继续追打。

君泱转身就跑,花青瞳两眼就瞅中了他的屁股,狠狠追了过去。

她怀里,三只小奶猫探出头,高兴地‘喵喵’叫着,小白猫还十分高兴地挥起了小爪子,另两只见了,也纷纷伸出了小爪子挥舞。

画面颇有喜感。

花青瞳追着的君泱跑了十来圈,只到君泱的屁股上也结结实实地挨打了几下树枝抽打,她才喘着气,心满意足地坐在一棵大树下休息。

君泱揉着屁股躺在离她挺远的石头边坐下,靠着石头,他脸色阴沉无比地盯着花青瞳一阵沉思。

现在他和花青瞳的修为都被封了,二人都是凡人,同是凡人,二人间除了男子和女子天生体力上的差距外,其他一切手段都没法再使。

可是,花青瞳那股狠劲儿他刚刚也见识了,自己打了她的屁股,她就能拿着树枝追打自己好几圈,只到解气了才善罢甘休。

这丫头现在可不怕他。

花青瞳也在思索。

君泱应该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了,大家都是凡人,她也不怕他,他应该不敢再随意欺负她了。

花青瞳心中颇为解气。

打了一架之后,二人这才开始打量周遭的环境。

入目的感觉,只有一个字:荒。

这里是一处荒野,仿佛被世人所遗忘的角落,没有一丝人烟,草木也不太旺盛,连草木也不旺盛,那动物呢?

前方不远处有一片湖泊,湖泊一片平静,也不知深浅,湖岸上,散乱着一些碎石。

举目四望,空旷荒凉。

“这是哪里?”花青瞳看向君泱。

君泱被她打了,正没好气,冷冷地瞪了她一眼,别过头去不理会。

花青瞳也面瘫着脸,不再自讨没趣。

她起身,朝着远方走去,她要走,走到不荒凉的地方。

君泱见她走了,也起身跟在后面。

两人一前一后,就一直走,太阳渐渐西落,天色暗了下来,二人的肚子里都传来‘咕噜噜’的鸣叫声, 腿也有些酸软。

花青瞳缓缓坐了下来,面瘫着脸默默沉思。

“臭丫头!”君泱走过来,坐在她对面。

花青瞳面瘫着脸抬头看他,“怎么?你又想挨打?”她凶巴巴地晃了晃手里的树枝。

君泱脸色一绿,吼道:“你不饿吗?”

花青瞳放下树枝,面瘫道:“饿。”

“那你还不去做饭?”君泱瞪大眼睛吼道。

花青瞳一愣,下意识的就要起身去砍柴做饭,可是突然的,她顿住了,扭头眼神怪异地看着君泱,“你以为你还是修为高深的二皇子吗?你现在也是一个凡人,凭什么指挥我?要做饭,也是轮到你了。”

花青瞳心中突然很是高兴,非常高兴,说不出的高兴,君泱一定没想到,他也有今天。

君泱愣住了。他呆呆地看着花青瞳,片刻之后,他狂吼一声,“臭丫头,你是妹妹,妹妹伺候哥哥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你还想偷懒?”

花青瞳仰起头,面瘫着脸严肃地说:“你也说了你是哥哥,哥哥照顾妹妹才是天经地义的事。”

君泱一滞,怒道:“长幼有序。”

“大的要让着小的。”花青瞳一本正经地反驳。

“对,大的让着小的,做饭的机会,二哥让给你了,小妹,快去做饭吧。”君泱笑容恶劣。

花青瞳说不过他,怒道:“你是男人,我是女人,你一个男人让我去做饭,这荒郊野外的,多不安全,你还真是不要脸。”

“小丫头你敢不听二哥的话?”君泱板起了脸,拿出二哥的威严看着她。

花青瞳转了个身,不再理会他。

“咕咕……”身后,君泱的肚子里传出饥饿的鸣响。

接着,“咕咕……”花青瞳肚子里也一阵叫声。

花青瞳摸了摸肚子,面瘫的脸有些可怜。

“喵喵~”

“喵喵喵~”

怀里的三只都仰起头,眼睛湿漉漉地看着她。

花青瞳心中咯噔一声,对啊,还有三只小厄兽呢,看样子,它们也饿了,看着它们湿漉漉的眼神,花青瞳一阵心疼,摸了摸它们的小耳朵,柔声安慰道:“小宝宝们,我去给你们找吃的。”

花青瞳起身,抱着三只小厄兽走进了不远处的林子里。一旁的君泱见状,不禁喜上眉梢,看来臭丫头终于顶不住饿,去找吃的去了。

林子一点也不茂密,草地上辅了厚厚的一层落叶,枝桠上却还长了新芽,花青瞳在林子转了一圈,发现了一些鸟儿的痕迹。

花青瞳仰头看着树上那伙个头不大,却个个油光水滑很肥美的小麻雀。

若是有天之力,要抓个几只鸟儿下来还不是动动手指的事情?可是想到自己现在是凡人,花青瞳一咬牙,把三只小厄兽塞进了胸口衣服里,自己则一挽袖子,一卷衣摆,抱着树杆开始往上爬。

跟过来的君泱,看着那正在的爬树的丫头,不知为何,越看越是喜感,小丫头憋的满脸通红,显然是正在用力,至于她为什么要爬树,不用想,自然是为了树上那几只麻雀。

而此时,树上那几只麻雀,也正瞪着黑溜溜的小眼睛,低头好奇地看着这个人类。

‘噗嗤’一声,君泱没忍住,喷笑了。

花青瞳听到声音怒瞪回去,手脚一松,身体一个不稳,直直向下掉去。

“啊!”她本能地惊呼一身,君泱一呆,继而大笑出声,“哈哈哈……”

他不仅不来接着她,还在那里大笑。

地上有着厚厚的枯叶,花青瞳掉在地上并不疼,可衣服里的三只小家伙却是趁机钻了出来,纷纷用水汪汪的小眼睛看着她。

“喵喵!”小花猫饶着花青瞳转圈圈,摔疼了吧?

“喵喵喵!”另两只一起扑了过来,仰头看着她。

花青瞳面瘫着脸回视它们,然后仰头看看树上,树上的麻雀早就飞到旁边另一棵树上了。

花青瞳默默地垂下头,将三只捡起来重新装进怀里,“走吧,我们去湖边抓鱼吃。”

三只听到抓鱼吃,纷纷高兴地从她的衣服口袋里探出头,喵喵地叫着。

花青瞳走到了湖边,她脱了鞋,摞起裙摆,挽起裤腿,毅然朝水里走去。

君泱又跟了过来。

花青瞳要抓鱼可不是说空的,以前在乡下,兰婆子不给她吃饭的时候,她就是一个人到水里去摸鱼,久而久之,她摸鱼的技能,一摸一个准儿!

她走进了水里,湖水渐渐没过脚裸,蔓延向膝盖,花青瞳不往里走了,弯腰向水里摸了摸,摸到手的,是稀软的淤泥,哪里有鱼的影子?

花青瞳面瘫着脸,根据她的经验,这个位置,根本就不可能会有鱼。

花青瞳只好继续往前走。

湖水到了大腿处,她伸了伸脚,在湖水里等了半晌,也没有一条鱼经过的痕迹,她不由一阵失望,忍不住又往前挪了一点。

“臭丫头,别往前了,你要是淹死了谁做饭?”君泱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花青瞳忍不住回头怒视他,天色暗了下来,君泱的身影仿佛笼上了一层暗光,花青瞳眯眼瞅的费力,脚下一个打滑,整个人仰头向下栽倒了下去。

噗嗵!

水花四溅,湖水没顶。

“臭丫头!”君泱脸色猛地一变,大吼一声,也‘噗嗵 ’一声,跳进了水里。

进了水的君泱拼命在水里摸着花青瞳的位置,摸了半天,也没摸到,反而湖水在他的扑腾下,渐渐没顶而来,君泱突然一阵惶恐,他这才想起,自己似乎不会水。

心中一慌,他扑腾的更急,扑腾的越急,他就被淹没的越深,他彻底慌了,没有修为,他就是凡人一个,想他堂堂大帝之子,尊贵的二皇子殿下,要是淹死在这里,真正是冤枉透顶,也憋屈透顶,君泽那家伙要是知道了,这辈子的笑料估计都有了。

他心中惊慌之下,本能地张口便欲喊花青瞳,哪知,他一张口,汹涌的湖水就灌了进来。

瞬间,窒息感猛然传来。

君泱口鼻进水,再也缓不过一口气,胸口里涨的生疼,他的手脚拼命在水里扑腾摆动着,头顶的压力却是越来越大,水越来越深。

君泱一阵绝望。

完了,想不到他堂堂大帝之子,最后的死状居然是淹死的。

正在这时,一只手突然伸来,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臂,然后,一个大力传来,将他提溜了起来,君泱恍恍惚惚地看了一眼外面的世界,发现,自己的位置离岸并不远,湖水也只是才到胸口位置。

也不知是羞愤,还是心口里太疼,他白眼一番,晕了过去。

花青瞳浑身湿漉漉的,面瘫的小脸此刻硬生生地呈现出一股十分古怪的表情,她盯着君泱,实在不敢相信,这家伙居然在不深的湖岸边也能淹到。

其实最开始,只要他能站起来,那湖水才到他的腰际而已。

可这家伙硬是爬在水里一阵扑腾,越扑腾越远。

花青瞳低头,在他的胸口一阵大力摁压,不多时,君泱吐出几口清水, 悠悠转醒。

君泱眼中全是凶光,“臭丫头,你什么也不知道,知道吗?”他凶狠地威胁。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了他一眼,“嗯,我什么也不知道。”念在他下水是为了救她,花青瞳觉得自己应该保护他的面子。

见花青瞳真的没有嘲笑他的意思,君泱的脸色这才好转了一些。

两个人都湿漉漉地坐在湖边,眼神都十分忧伤。

真饿。

花青瞳怀里动了动,小花猫和小白猫钻了出来,花青瞳愧疚地看着它们,“对不起小宝宝们,今天要让你们饿肚子了。”

她说完,忽然觉的不对劲,等了半晌,怀里都只有两只小家伙,花青瞳的脸色猛地变了,“小黄呢?”

她猛地跳了起来。

君泱一见,微微挑了下眉。

“小黄猫不见了。”花青瞳脸上血色尽失,她猛地扭头看向湖里,一定是掉湖里去了。

这会儿,说不定淹死了。

她将小花和小白放下,转身就朝湖水里跑去。

“臭丫头,厄兽会水的。”君泱的声音在她的身后传来。

花青瞳听见了,心中蓦地一松,小厄兽会水,那就说明它或许还没有淹死,但是它毕竟太小了,万一被湖水冲走了呢?花青瞳心焦如焚,就在她走进水里,湖水淹没到大腿处时,不远处,一个黄色的小点,浮在水面,在月光下快速地朝着她的方向飞快游来。

“小黄黄!”花青瞳这一刻的情绪简直就是欣喜若狂。

小黄猫欢快地扑进她的怀里,发出欢快地的‘喵喵’声。

一种失而复得的情绪在心口蔓延开来,花青瞳激动非常,抱着小黄猫回到了岸上。

另两只见他们回来了,顿时欢快地扭着小身子,甩着小尾巴,迈动着胖乎乎的小短腿朝他们跑来。

小嘴里不断发出‘喵喵’的小奶音。

花青瞳将小黄猫举起来,放在眼前细细端详,见它一切无恙,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对不起小宝宝,是我把你弄掉的,下次一定不会了。”她心疼地看着小黄猫。

小黄猫眼睛湿漉漉地看着她,抬起小爪子在她脸上蹭了蹭,黑洞洞的巨口中陡然张开,君泱脸色一变,“小心!”

他伸手就要来拉花青瞳。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真正震撼了他们的心神。

只见一条条或大或小的肥美鱼儿和着湖水从它的黑洞巨口里喷出来,那些鱼儿,一条条活蹦乱跳,都还活着。

“喵喵~”小黄猫喷完了鱼,闭合上巨口,回头骄傲地仰起毛茸茸的小脸看着花青瞳,小模样一幅等待夸奖的表情。

花青瞳鼻子一酸,默默抱紧了小黄猫,夸奖道:“小黄黄真厉害的,居然抓了这么多鱼!”

小黄猫听到了夸奖,顿时小尾马甩的特别欢,小身子欢实地扭来扭去。

君泱神色复杂地看着,地上的那伙鱼,足有上百条,不仅够三只小厄兽吃,也够他和花青瞳吃。

花青瞳放下小黄猫,严厉地道:“小黄黄,太危险了,下次不许再去这样抓鱼了知道吗?”

小黄猫也不知是不是听懂了,坐在地上,仰着头小脸无辜地看着它。

花青瞳眼神揉了揉,摸摸它,“快吃吧。”

小黄猫再度骄傲地仰了仰头,打了个饱嗝,“喵喵喵~”它已经在水里吃饱了。

小白猫和小花猫不客气地吃完了一半鱼,留了另一半给花青瞳和君泱。

花青瞳捡起两条大鱼,剩下的示意小猫们再吃光。

小花和小白顿时不再客气,各自将地上的鱼全部瓜分。

花青瞳神色复杂,小猫们的食量好像又涨了。

晚上,燃起篝火,花青瞳和君泱吃了烤鱼。

三只吃饱的小厄兽们,在花青瞳怀里睡的很香。

“厄兽之所以令人恐惧忌惮,除了它们凶残的本性和恐怖的实力外,还有就是,它们不论到了任何环境里,都能生存下来。越是恶劣的环境,生存下来的厄兽越是强大恐怖。我依稀听父皇说起过,厄兽们,最初并非天元大陆的原住民,它们这一族,很神秘的,似乎来自遥远的,我们从未听说过的地方。”

君泱缓缓说道。

“那小厄兽们呢?它们生存能力怎么样?”花青瞳问。

君泱轻笑,“你今天不是见识到了吗?它们能做到你做不到的事。”

花青瞳看了眼地上吃完的鱼骨,微微抿起了唇。

“太冒险了。”她不安地道。

“嗤,厄兽一族,小厄兽迟早要被放养在危险之地磨砺,只是下个水而已,真不算什么。”

君泱不屑道。

“不过,我的确是没有想到,那只小厄兽居然抓了活鱼回来,看来小家伙挺有良心。”顿了片刻,君泱叹息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