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 生死考验/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风吹拂,一夜好眠。

如血红日划破了这荒野的地平线,花青瞳睁开眼,怀里的三只还在睡,对面君泱在她醒来的时候,也睁开了眼。

二人对望一眼,看着周围的环境,同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知道吗?”终于,花青瞳打破沉默。

“应该……是一个秘境吧。”君泱回了一句,说出了自己的猜测,“父皇把我们扔到这里来,应该自有他的用意。”

花青瞳面瘫着脸沉思,“难道,这里才是真正的传承之地?”

君泱眉头拧起,“不可能啊,若论传承,父皇何必把我们的修为都封掉?”

“这里荒无人烟,我们修为又被封掉,要怎么才能找到出路,大帝把我们扔到这里来,也没有任何提示,我们,到底要做什么?”花青瞳的神色中透出一丝茫然。

君泱眨了眨眼睛,眼底也飞快闪过一丝不解。

“我们今天试着往远走走吧,看看远方有什么。”君泱提议。

花青瞳点了点头,“好。”除了往远走,尽可能的探知这里的一切,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

“现在就走。”花青瞳站起身,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去,君泱看着她的背影,面无表情地起身跟了上去。

两人一直走,太阳高高升起,两人才临时停下脚步。他们转身,望着来时路,来路已经遥远,目光所及,一片陌生的荒凉。

而眼前,他们脚下是一条碎石遍布的土路,路的两旁,是并不旺盛的草地,草地上零星着一些树木。

一路上,除了偶尔飞过的麻雀,他们再没有遇到别的鸟类,地上也没有发现任何动物的足迹。

两人的心情渐渐凝重下来。

周围甚至没有了湖水,这就意味着,他们今天连抓鱼都成了奢望。

“大帝是不是要饿死我们?”花于瞳歪头看向君泱?

君泱怒瞪了他一眼,“父皇有必要饿死我们?”

“那他把我们放在这里来是做什么?野外求生?野外求生也得有食材啊,你看看这里,我们是不是要啃树皮?我们现在可是凡人,那些树皮嚼的动吗?就算能嚼动,那吃进去能消化的了吗?还有,路上这么多石头……我们是不是要吃石头?”

君泱无语地看着花青瞳,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有道理。

他们,的确是啃不动树皮,因为那些树皮,真的太老了,也太硬了。

突然,花青瞳眼睛一亮,说:“难道能吃的东西都藏在石头里?或者,就在我们的脚下的土地里,我要挖地试试。”

君泱:……

这也太异想天开了,谁家能吃的东西会藏在石头里,还埋在土地里?

花青瞳却不这样认为,她心念一动,打算将储物空间里的乌云匕首拿出来,她要亲自刨地,不亲自试一试,她怎么也不甘心啊。

但是,没有感应。

她的储物戒指,就如同一个凡物,她根本就感知不到里面的东西。她不信邪,放弃感应菩提花戒指,又去感应天算子,而后她震惊地发现,天算子里其他的东西她都感应不到,但是,之前在大帝的宫殿里收集的那些东西她却都可以感应到。

极品天脉矿石,面粉和大米,纸笔和书桌,还有那张白玉大床和衣服。

花青瞳愣住了,她眨了眨眼,看着君泱说:“储物空间感应不到。”

君泱白了她一眼,“你才发现?”

花青瞳脸色一青,但随即,想到那些在大帝的宫殿里收集的东西都能感应到,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可以取出来。

花青瞳落后了几步,走在君泱身后,她手掌一翻,一颗极品天脉矿石赫然在手。

心念一动,极品天脉矿石又被她收了回去,心念再动,纸笔出现又收回。

到了此刻,花青瞳完全相信,之前在大帝宫殿里她收集的那些东西,都可以拿出来取用。

她的心中突然浮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储物空间里其他的东西动不了,可唯有之前在大帝的宫殿里收集的东西可以取出,再想想那些宫殿里的陈放的东西,武器,厨房,衣服,纸笔,还有大床……这可都是生活要用到的东西啊。

难不成,大帝是打算让她和君泱就在这里生活一辈子了?

她为自己心中的想法震惊,脚步越来越慢,“你走不动了?”君泱回头,斜眼看着她,“女孩子就是麻烦。”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了他一眼,沉默着加快了脚步。

君泱见她跟了上来,便道:“要是走不动了就歇歇吧。”

“不用,我能走的动,你走不动了,我也能走动。”花青瞳面瘫地道,她倒不是逞强,从小在乡下什么苦没吃过,区区走几步路,她还真不看在眼中,到是君泱,养尊处优,一下子变成凡人,恐怕他才是吃不了苦的那个。

二人迎着太阳,一路前行,直到太阳高照,温度升高,“中午了。”

二人都是累的满头大汗,饥肠辘辘。

花青瞳怀里的三只小家伙也醒了,小花猫用小爪子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探出头来,黑洞巨口张开,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才算是清醒了一些,一双湿漉漉的黑眼睛,好奇地打量周围。

另两只也缓缓的探出头来,喉咙里一边发出撒娇的哼哼声,一边好奇地四下张望。

花青瞳低头看了它们一眼,在心里无声地叹了口气。今天,估计要让它们饿肚子了。

她的脸上出现一丝坚毅的神色,今天,她一定要走到最远的地方,好看看这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太阳很火辣,花青瞳和君泱找到了一棵大树,在大树下纳凉,二人都沉默着,都没有说话的心情。

她能拿出之前在宫殿里收集的那些东西,这个消息,她并不打算告诉君泱,那些东西,就是她在这个未知地方的底牌。

毕竟,她并不知道他们要在这个地方多久。大帝给予了她可以拿出那些东西的权力,那就说明,那些东西都是用来长期使用的,也就间接的说明,他们要在这个世界里呆不短的时间。

她不知要呆多久,但她必须保留一些底牌,她就不信君泱没有底牌。

两人和三只小家伙都很饿,三只小家伙从花青瞳的怀里钻出来,四只肥短的小腿稳健地落在地上。

花青瞳吃了一惊,心想,前一阵子,它们落在地上还只有摔的四爪朝天的份,可现在,居然可以稳稳落在地上了。

她眼睛一亮,欣喜抚摸着它们毛茸茸的小身子,真厉害啊,成长的真快。

其实,四个小家伙不只是能够稳稳落地了,就以前巴掌大小的小身子,此刻也都大了一圈,装在怀里的时候,明显比以前沉了很多。

三个小家伙打量周围。

“喵喵~”小黄猫昨天抓了很多鱼回来,今天也显得特别的勇敢骄傲,它当先迈动小短腿,仰着头就要跑出去。

花青瞳一把抓住它,“小黄黄,你又要干什么去?今天这里可没有湖泊,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找吃的,你别乱跑,知道吗?”

小黄猫无辜地瞪大眼睛看着它,毛茸茸的小脸十足乖巧。

花青瞳这才将它放下。

见小黄猫被教训了,小花猫和小白猫却是十分欢快地迈着小短腿朝远处跑去,今天轮到它们去找吃的啦。

看着一边撒欢,一边小屁股狂扭的两只转眼跑远,花青瞳简直哭笑不得,她忙追上去把两只抓回来,一手一只,“你们两个也不许乱跑。”

三只都被教训了一顿,乖巧地蹲坐在地上,整齐地排成一排排,都偏着头,眨巴着湿漉漉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花青瞳。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阻止它们去觅食。”君泱淡淡出声道。

花青瞳面瘫的脸很凝重,“它们还是小宝宝,哪怕它们再大一点,我也就放心了。”

“它们是厄兽,你不能以寻常眼光去看待。”君泱道。

花青瞳沉默下来,眼神复杂地看着三只,难道她真的要放任三只出去冒险?毕竟,这个地方连她和君泱都摸不准。看着它们小小的身子,花青瞳心情十分纠结。

两人和加三只小厄兽休息够了,花青瞳将三只无精打采小家伙又装进怀里,和君泱继续前行,仿佛是要走到这个地方的尽头,他们就一直走。

天不负人愿,到了太阳落下之时,他们遇到了一片绵延的小山,小山里隐隐传出蛙鸣声,站在山角下,他们隐隐发现了一些动物的足迹。

花青瞳和君泱对视一眼,两人险些喜极而泣,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我就说嘛,大帝怎么会真的饿死我们。”花青瞳面瘫的小脸上,眼睛感动的泪汪汪的。

君泱好笑地看了她一眼,伸手在她头顶摸了一下,小丫头虽然有时候很讨厌,可有时候还是很可爱的。

两人走进了山里。

山里的草木要比外面茂盛一些,他们循着蛙鸣声,找到了一条小溪,不远处隐隐传来瀑布轰鸣的声音。

小溪十分清澈,一些鱼儿们在水底欢快的游着,花青瞳从不远处的大树上折下一根树枝,将树枝的一端在石头上磨尖,然后,她拎着树枝走到小溪边去扎鱼。

她双眼定定地看着水里的游鱼,瞅准了目标,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树枝迅猛刺下,然后,一条肥美的鱼儿便到手了。

她将鱼儿扔在地上,将三小家伙放出来,三只小家伙围成三角形看着地上的鱼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动的意思。

“别着急,谁先吃都行,我马上就会再扎到鱼了,都有的。”花青瞳温和地对三只说。

闻言,小花猫张嘴,一口将地上的鱼儿吃掉,然后,三只都仰头看着花青瞳,小眼神儿里满是求喂食的小神情。

花青瞳面瘫着小脸,心中一阵焦急,想到昨天小黄猫抓回来的鱼的数量和三只的食量,她的额头不禁缓缓滑下一滴冷汗,似乎,她这样抓鱼的速度和效率,根本就供不起三个小家伙。

她又扎上了一条鱼,看着三只眼巴巴的小眼神,她的面瘫脸隐隐有些僵硬。

君泱双手抱胸,站在一旁看热闹,微勾的唇角满是戏谑。

就在花青瞳急的满头冷汗的时候,三只小家伙大概是终于等不及了,‘噗通,噗通,噗通’,水花飞溅,三只相继跳进了水中。

清澈的小溪瞬间卷起了三个漩涡,一条条银色的鱼儿被卷进了漩涡中,宛如一道道银色的流星,被吸进了厄兽张开的巨口之中。

片刻功夫,漩涡静止,三只吃饱喝足的小家伙从水里冒出头,见花青瞳没有责怪它们的意思,三只均都浮在了水面上,欢腾地刨动小爪子到处游来游去。

花青瞳坐了下来,目光温和地看着它们。

玩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三只小家伙都上了岸,它们轻轻一抖身子,湿漉漉的皮毛就变的蓬松干爽。

三只争先恐后地钻进了花青瞳的怀里撒娇。

花青瞳搂着三只,心情极好,然后她一扭头,就见君泱正拿着发簪,抱着脚丫子在挑水泡。

挑完了,就浸在水里洗洗。

花青瞳的面瘫脸一下变的非常的恐怖,她瞪在眼睛看着怀里三只,这三只刚才没把君泱的洗脚水也喝进肚子里吧?

“你那是什么表情?走了一天路,你脚上没起水泡?”君泱将发簪在水里洗了洗,又重新戴在了头上。

花青瞳别开脸,感受着脚底心阵阵刺痛,她默默脱了鞋袜,将脚丫子泡进水里,然后拔下头上的朱雀浴火赤金步摇,用尖端将脚心上的水泡一一挑破,然后将脚浸泡在溪水中,感受着清凉的水流滑过脚心,她不禁舒服的想要叹息。

她也学着君泱,将金步摇洗净,重新戴在了头上。

君泱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嘴角一阵抽动。

怀里的三只又扭动着小屁股跑了出去,三只相继又跳进了溪水里,溪水里不深,三只就在她脚边玩耍,蓦地花青瞳脚上一痒,却见小白猫两前爪抱着她的脚丫子,整个小身子都挂在上面。

小黄猫一扭头,正好看见了这幕,顿觉好玩,也扑腾的小身子挂在了她另一只脚上。

花青瞳脚上一阵痒痒,唇角止不住的抽动。

“痒,小家们,你们快下去。”她忍不住地甩动脚丫子。君泱歪头看着这一幕,唇角不禁噙起一抹笑,小丫头两个小脚丫子白嫩漂亮,肉乎乎的,偏偏上面还挂了两只小奶猫,看起来真是好玩的紧。

君泱的眼眸深了深,小丫头其实还是挺可爱的,有这样一个小妹妹,似乎也不错,不仅可以拿来欺负,看着还赏心悦目。

小白猫回来的时候,看到小黄猫和小花猫都挂在花青瞳的脚上玩耍,顿时也扑了上来,花青瞳受不了了,忙弯腰把三只都捡上来,在小黄猫和小花猫的小屁股上各拍了一巴掌,“小调皮们,你们太坏了。”

小白猫见另两只都被打了屁股,只有它没有,小眼睛里顿时流露出骄傲的神色,它一张口,吐出两条活鱼,邀功地跳进了花青瞳怀里。

花青瞳抱住三只,心情十分激动,她一边逗着三只,一边说:“君泱,今天该轮到你烤鱼了。”

正想着有个小妹妹也挺不错的君泱闻声,一张脸顿时都黑了下去,这臭丫头!

他坐着不动,他堂堂二皇子,养尊处优,烤鱼这种事,他怎么会?

“君泱,鱼是小宝宝们抓的,你看它们还抓了你的份,昨天的鱼是我烤的,今天难道不该你动手烤鱼吗?你难道想天天吃白食?”

花青瞳回头,瞪着他愤愤地道。

君泱无法,不情不愿地拿了鱼去宰杀,然后又生火。

“你要是把鱼烤糊了,我以后都不会再给你烤鱼,你以后饿了,就自己想办法吧。”花青瞳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君泱磨了磨牙,将搭在火上认真的烤,不多时,鱼香味便传了出来。

香味飘散,暗处渐渐有几双绿幽幽的眼睛闪烁,花青瞳和君泱虽然修为被封,但敏锐如他们,还是感受到了一丝不同,二人立即警惕起来。

花青瞳怀里的三只也炸了毛,喉咙里发出阵阵兽吼。

渐渐的,周围一双双绿幽幽的眸子越靠越近。

花青瞳和君泱的脸色都十分的难看,他现在可是凡人,那么多双绿幽幽的眼睛,是狼吧?

他们怎么就忘了呢,在这山里烤鱼,香味是极有可能引来野兽的啊。

二人对视一眼,神色都极为难看,花青瞳迅速地穿好鞋袜,蓦地抓起火上烤的半生不熟的烤鱼,也不管烫,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君泱神色古怪地看着她。

“你不吃吗?一天没吃饭,又累又饿,一会儿你有力气逃跑吗?趁着它们还没扑上来,不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花青瞳边吃边说。

君泱一个激灵,二话不说也拿另一条烤鱼狼吞虎咽起来。

二人狼狈的模样,实在是和他们的身份不符,尤其是君泱,仿佛终于从神坛跌落。

二人几口将手中的烤鱼吃的只剩下骨架,然后起身,撒腿就跑。

身后草丛簌簌响起,一声声狼嚎声响起,杀气逼来。

花青瞳不敢回头,只是咬住牙拼命的跑,怀里三只乖巧地静止不动,却随时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他们荒不择路,但是身后的狼群却是紧追不舍,蓦地,她感觉身后劲风掀起,花青瞳脸色煞白,眼睛一闭,前扑在地,那向她撩起利爪的饿狼扑了空,当即嘶吼一声,再度向她扑来,花青瞳抱着小厄兽就地一滚,翻身而起,再度拼命狂奔,逃跑之际,她的眼角余光扫见了后方一片密密麻麻的绿色眼睛,至少有数百之多。

这么多野狼,今天必然是九死一生。

君泱跑的快一些,跑了半天,发现花青瞳没跟上来,他心下一惊,回头一看,花青瞳在落后他一些的距离,正在被一只饿狼紧追不放。那饿狼就在她的身后不到半米处,眼看就要追上她了。

君泱的脸色变的十分难看,他一咬牙,转身折了回来,一把拉住花青瞳的手,大力传来,花青瞳被拉的脚下一个趔趄,但她努力稳住脚步,跟着君泱一起狂奔。

身后群狼被略微甩开一些。

但是,君泱和花青瞳狂奔的脚步突然刹住,二人看着前方陡峭的山崖,脸色纷纷大变。

前方无路,后有野狼,这是要绝他们的生路啊。

“大帝在玩什么?”花青瞳面瘫着脸,欲哭无泪,她发誓,只要她今天还能活下去,能再见到大帝,一定要狠狠地揪着他头发责问一番。

君泱的脸色也不好看,是啊,他父皇到底在玩什么?

君泱看着山崖,他默默地摸了摸鞋子里藏着的短剑,那把短剑,他习惯放在鞋子里,那是他少年时,父皇送给他的成人礼物。

那把短剑是他的父皇亲手打造,乃是至宝,他们现在是凡人,即便有至宝在手,但要杀死这么多野狼也不现实。但是,靠着那把短剑,他可以顺利的跳下山崖,在短剑的辅助下,他不用担心会粉身碎骨。

可是,他只有一把短剑,一把短剑,只能支撑一个人。

君泱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野狼们似乎发现这两个猎物走到了绝路,它们以包围之势缓缓逼近,十丈,八丈,五丈,三丈,一丈……野狼就在近前。

他们随时都会沦为野兽们嘴里的食物。

“吼——吼——吼——”

三只小厄兽愤怒至极,它们的双眼变成了漆黑噬人的漩涡,大张的巨口露出稚嫩的利齿,厄兽一族恐怖的威压散发出来,强悍的气息瞬间将这些野狼碾压,但是,野狼们只是迟疑了一瞬,绿幽幽的眼中便闪过一道道噬血的红芒,疯狂地朝着二人再度逼近。

花青瞳抱紧了小厄兽,脸色十分苍白。他们不断后退,脚后跟就贴在了山崖的边上,只要再稍稍的后退半步,他们就会坠下山崖。

君泱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挣扎之色。

只要他此时放开花青瞳的手,自己一跃而下,他就可以逃出生天。

而那样的话,花青瞳必定葬身狼口,或是摔下山崖粉身碎骨。

他的眼中闪过冷漠之色,不过是个小丫头,他居然在犹豫,有什么好犹豫的?他是高高在上的大帝之子,堂堂二皇子殿下,他拥有和太子君泽角逐输赢的资本,若是因为放不下一个小丫头而丧命在此,岂不是笑话?

想到这里,他握着花青瞳的手忽地一松。

但忽然的,他又蓦然收紧,花青瞳她不是普通的小丫头,她是大帝返祖血脉,在血缘上,是的他的小皇妹,她还是父皇选中的人,自己如果放弃了她,放任她被野狼吃掉,父皇在天有灵,一定会对他失望至极。

况且……他侧头看了花青瞳一眼,小丫头小脸圆圆,虽然面瘫,虽然冰冷,但憨态十足,看着也颇为可爱喜人,若是真的被野狼吃掉,他心中忽生不忍。

真是可笑,君泱你冷心绝情,除了父皇,再没有人值得让你心生眷恋,大帝返祖血脉又如何,同胞弟弟死于敌人手下,你不是也没有丝毫动容吗?不过是个小丫头,相处了也没有多长时间,她还十分的不听话,经常想着忤逆你,有什么好放不开的?

放开了她,时间一久,她的身影同样会在自己的感情中淡化,只到成为一抹虚影,就如你死去的那些兄弟姐们一样,再也记不起他们的模样……

他握着花青瞳的手,悄然又是一松。

花青瞳缓缓拔下头上的赤金步摇,她双眼死死地盯着不断逼近的狼群,并没有注意到君泱握着他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她只是死死地盯着狼群,眼中闪烁着哪怕是死,也要拉一头一起陪葬的狠辣决心。

这股子狠劲儿,还真像君家人。

这是君家的血脉,她的身体里流淌着和他一样的血……君泱心脏蓦地抽疼,他松开的手再次用力握紧,握的花青瞳手掌生疼,君泱闭了闭眼,忽而从靴子里一把拔出短剑,拉着花青瞳,在群狼扑上来之际,大吼一声,“跳!”

二人同时坠下山崖,君泱的手死死握着花青瞳的手。

花青瞳的面瘫脸还是懵的。

迅猛的下坠感传来,看着深不见底的山崖,她的瞳孔狠狠一缩,然注意到了君泱左手中紧握的短剑。

嗤!

短剑插入山崖壁,二人下坠的力度蓦地一缓,短剑在崖壁里切割下滑,二人下坠的速度比之前缓和了许多。

君泱左手拿着短剑,手腕吃力,拽出短剑,任由二人自由下落,缓和左腕的吃力。

花青瞳回过神来,忽然明白了什么,她的眼睛蓦地瞪大,眼中全是震惊之色。

震惊中,她不由想,如果君泱放开了她,那么,此时,他就可以减轻一个人的重量,他可以更轻松的下坠逃命,他的两只手可以相互替换着用短剑插入崖壁。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他的右手要死死地拽着她的手,他们的手腕快要被下坠的力量拉扯的脱臼,而君泱依然紧紧握着她的手。

而他的左手腕,也就不用因为大力控制短剑而微微的扭曲变形,想必是骨折了。

花青瞳心中忽生动容。

他们不知道,在君泱拉着花青瞳一起跳下山崖之后,一个身影陡然凭空出现在崖顶。

他穿着紫色的帝袍,头束紫金冠,容颜俊美非凡,他淡淡地抬手一挥,黑压压的的狼群顿时化作一片光点消失无踪,他站在山崖边,低头看着的下方至始至终双手紧握的二人。

他清冷的容颜上唇角微微勾起一丝欣慰的弧度,蓦地,他再度一挥手,高大的身影消失在此。

君泱不顾的手腕的扭曲骨折,再次狠狠用力,将短剑插进崖壁,二人下坠的速度再次放缓,花青瞳低头,看到了下方怪石嶙峋的地面。

她面色大变,“君泱,小心了,一会儿下去的时候,千万不要撞到石头上。”那些石头个个尖锐,若是撞上去,必死无疑。

君泱低头看了一眼,脸色也是一青。

他的手几乎握不住短剑,扭曲的手腕已经肿的老高,眼看着他在强撑,花青瞳一咬牙,伸出自己空闲的手,“把短剑给我,我来!”

君泱身躯微微一僵,但只是一瞬,他就一把将短剑拔出,递到花青瞳伸来的手里。

花青瞳接过短剑,没有一丝犹豫地将之插进崖壁,在短剑的摩擦下,二人缓缓下降。

“君泱,能调整一下下坠的角度吗?尽量避开下面的尖石。”离地面还有数丈之时,花青瞳出声询问。

看着下方密集的尖石,君泱眉头紧皱,没办法,尖石太密集了,很难不撞上去。

花青瞳握着短剑的手腕因为承载了两个人的力量,也有些吃受不住,听着骨头缝里传来的脆响,她知道自己手腕骨折了,她‘刷’地一下抽出短剑,最后一次任由两人自由下落,在离地面的尖石还有一丈有余之时,她不顾骨折的疼痛,再次狠狠将短剑插进崖壁,使两人缓缓下落。

快到地面之时,二人的神色不禁一松,因为,他们下坠的位置,正是两块石头的中间,这样,就避免了撞在石头上了。

就在二人心神一松之际,忽而凭空一股旋风刮来,旋风劲急,将二人吹的身体一歪,二人顿时就被刮向了一旁的大石上,君泱垫底,花青瞳在上。

花青瞳尚且被撞的闷哼一声,垫底的君泱更是瞬间脸色煞白,吭也没吭一声,就晕死过去。

“君泱!”花青瞳大惊失色,忙翻身而起,将君泱拉了起来,然后她就发现君泱后背撞上的石头棱角锐利,再看他的后背,已然不断渗出鲜血,后背已经染红一大片。

花青瞳转了个身,让君泱爬在自己的背上,然后她用力将人背起,朝着石林外走去。

石林方圆二三里,花青瞳背着君泱一路跌跌撞撞,大半天才走到石林边缘,然后她小心地将君泱放下,让他侧躺在石林边缘的草地上。

而她自己,则是两腿一软,跌坐在地,呼呼喘着气。

喘了两口气,她顾不得其他,忙去查看君泱后背的伤。

伤口处血肉模糊。

看了自己脱臼的手腕一眼,花青瞳果断出手,一拉一摁之间,那条脱臼的手腕已经被利落的接好。

虽然手腕处高高肿起,但总好过一直脱臼。

她又用刚刚接好的手腕,将另一只手腕也用布条固定住,这只手腕因为之前握着短剑,俨然不是脱臼这么简单,而是骨折,手腕也微微扭曲变形。

花青瞳顾不得仔细处理,将三只小厄兽放出来,放在了君泱的身边,“你们三个就和君泱呆在一起,乖乖听话别乱跑,我去找点草药回来。要是有野兽来了,就大声吼叫提醒我知道吗?”

她叮嘱了三只一番,见三只乖巧地站成一排排,她这才放心,走了两步,她又折了回来,不放心地道:“你们千万别趁我不在把君泱吃掉,我会生气的,知道吗,要乖乖的啊。”

见三只乖巧地‘喵喵’叫着,她才放心离开。

花青瞳没敢走远,就在不远处找到了止血和消炎的草药,她摘了两大把回来,又在前方不远处找到了小溪,将草药洗净,揉碎,敷在君泱背后。

三只小家伙乖巧地的站在一旁,安静地看着花青瞳忙碌。

星月无光,天色渐渐漆黑一片,花青瞳将自己身上的衣衫撕下一片,给君泱包扎好了伤口,君泱一直昏迷,花青瞳也不敢睡,就抱着三只小厄兽,守在一旁。

小厄兽们毛茸茸的小身子在怀,怀里一片暖暖的。她轻轻抚摸着三只,困意渐渐袭上心头。

蓦地,脸上一湿,花青瞳睁开眼,见其中一只小家伙,正眼睛水汪汪地看着她,它粉嫩的小舌头来不及收回,原来,是它舔了她一下。

“小花猫,真调皮。”花青瞳宠溺地点了点它的小鼻头。

小鼻子被弄的痒痒的,小花猫打了个喷嚏,撒娇地滚进了她的怀中。

另两只见状,也不落下风地扑上来,花青瞳哭笑不得,却任由它们闹腾,闹腾了一会儿,花青瞳见君泱还在昏迷,不免有些忧心。她往君泱的位置靠近了些,为他挡去一些夜风。

花青瞳睡的半梦半醒,恍惚中,脸上一片湿意,她以为是小厄兽们又调皮舔她了,可睁开眼睛,却发现正在下雨。

雨势渐渐大了起来,花青瞳心中一惊,忙去查看君泱的情况,这一摸,正好摸到了他滚烫的额头。

花青瞳心中顿时暗道不好。

她的目光四下扫了扫,发现不远处竟然有一个山洞,当下,她将君泱重新背起,朝那山洞走去。

山洞里阴冷无比,隐隐可听见水滴的声音,脚步走在地上,还有回音回旋,花青瞳发现山洞里有着一些亮晶晶的石头,这些石头将山洞照出微光,让她模糊地看清了周围的情况,这是一个天然的石洞,石洞的上方不断往下滴落水滴,在地上汇积了浅浅的一滩。

越是往里,山洞越是阴冷,于是,花青瞳就在离洞口不远的地方停下,她欲将君泱放下,却发现地上有水,君泱自然是不能躺在水里的。她的脑海中,不禁想到了那张白玉床。

花青瞳知道,只要她取出白玉床,她的底牌就爆光了,只要君泱明天醒来,就会发现她在大帝宫殿里拿走的那些东西都是可以取出来的。

但是,想到君泱跳崖之时,一直没有松开握着她的手,她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将白玉床取出,让君泱躺在上面。

白玉床是温玉,躺在上面十分的舒服温暖,似乎将周围的寒气也驱散,花于瞳将君泱身上的湿衣服脱掉,又从空间里拿出两套干净的衣服给他盖上。

衣服是女孩子的,上面有着精致的花边,花青瞳在脑海中快速幻想了一下君泱穿女装的场景,然后面瘫着脸走出山洞去找退烧的草药。

她单薄的身影在雨夜游荡,她找了很久,最后在一里地之外的石缝中,找到了一株退烧药。

她将草药揉碎,捏出汁,一点一点的喂进君泱的嘴里。

折腾了大半天,她的衣服全部湿透,她给自己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这才真正的喘了一口气,窝在白玉床一角,疲备至极地睡了过去。

一道高大的身影站在山洞口,看着床上的两个孩子,他威严的面庞不禁柔和,看着两个孩子守望相助,他唇角的笑容,除了欣慰,还有慈爱。

但是,还不够。

生死考验还不够。

他看了他们一会儿,高大的身影缓缓消失。

天光渐渐明亮,下了一夜雨,第二天却是个大晴天。

火辣辣的太阳照耀着大地,地上的湿气渐渐干爽。花青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她心里一惊,忙看向君泱,君泱还没有醒来,她的心不禁一沉,伸手探向他的额头,发现他虽然还在烧着,但并没有昨日那么滚烫吓人。

花青瞳松了一口气,忙起身朝外走,三只小额兽早就醒了,正站成一排排看着她。

花青瞳抱起它们,“走吧,我们出去找药和食物。”

三只小家伙听懂了她的话,顿时发出‘喵喵’的兴奋叫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