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 三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午的太阳宛如巨大的火球一般炙烤着大地,花青瞳抱着三只小厄兽在石林外面的林子里觅食。

一路上,花青瞳采摘了不少药草,她打算将这些草药洗净,然后晾晒干以备不时之需。

小厄兽头一次被花青瞳主动放开了,看着三只欢快地扭动着小身子在林子里到处撒欢的身影,她有些高兴又有些不放心,所以一直跟在三只后头。

只到看到三只将一头庞大吊睛红纹虎吃掉,她真正体会到了厄兽的强大,难怪君泱说要她放任小厄兽自行捕食呢。

三只小厄兽吃饱喝足,还要去给花青瞳抓吃的,花青瞳将它们提溜回来,“小家伙们,今天我不吃肉了,也不吃鱼,我们这就回去。”

三只小家伙都迷惑不解地看着她,它们很想给她抓食物回来呀。

“我今天回煮粥喝,等明天你们再给我抓猎物好不好,乖!”她拍拍三只的头安慰道。

三只小家伙都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她,眼中流露出它们明白了,它们很懂事的神情。

花青瞳宠溺地捏了捏一只的小耳朵,边走边捡了一些干了的柴禾,后来又找了一块凹陷的石头,她要这这些东西给君泱熬药,然后再煮一锅粥出来。

他们回去后,花青瞳顾不得其他,先看了看君泱,火辣的太阳照射进山洞里,让山洞边缘的白玉大床上更多了几分暖意,君泱额头出汗了,花青瞳松了一口气。

然后,她看着君泱那略圆的脸蛋,眨了眨眼,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竟觉得君泱这圆脸挺眼熟,然后,她毫不客气地面瘫着脸,严肃地在他的脸上掐了一把。

花青瞳费了不小的力气钻木生起了火,她将草药放进凹石里熬煮,又找了砍了一根竹子,造了几个竹碗和竹筒,将药汁装进竹筒,一点一点地喂给君泱。

三只小厄兽成一排排蹲坐在旁边看着花青瞳给君泱喂药,三只不时地吞咽一下口水,花青瞳看到了,不禁哭笑不得,她看着空了的竹筒,满意地用衣服给君泱盖的更严实一些,喝了这些熬煮的药,他晚上应该就会醒了。

“小宝宝们,我给君泱喝的是药,很苦的,一点都不好喝。”她面瘫着脸看着三只严肃地说道。

三只都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她,模样好不可怜,花青瞳抱着竹筒走到外面,看到锅里还有一些汤汁,她便将那些汤汁倒进竹筒里,身后的三只一长串地跟了出来,当先的一只是小白猫,花青瞳将竹筒送到它嘴边,无奈地道:“你们要是想偿,就是一人一口。”说着,她将竹筒里的药汁喂给了小白猫。

小白猫舔了一下,湿漉漉的眼睛顿时瞪的滚圆,一双可爱的毛茸茸的小耳朵也搭拉了下来,它‘喵’地叫了一声,肥嘟嘟的小身子一扭,扭头迈动着小短腿逃也似的跑了。

小花猫和小黄猫好奇地看着花青瞳手里的竹筒,纷纷扬起脖子,好奇地盯着竹筒里的药汁。

花青瞳好笑地看了眼跑走的小白猫,看着小家伙苦的连尾巴都夹紧了,眼神一片宠溺,小花猫和小黄猫都着急地爬在花青瞳腿边,人立而起,用两只前爪抓住她的裙摆‘喵喵’叫着。

“你们会用两只脚站了!”花青瞳惊喜地说了一眼,虽然她面瘫着脸,但眼中的喜悦却是非常的浓郁。

如同看着自己的孩子一天天的成长一般,看到它们每天的变化,心中那种感动又欢喜的情绪,真是无法言说。

见它们非要偿一偿竹筒里的药汁,花青瞳只好给它们偿,小宝宝们吃过一回苦头,想必下回就变乖了。

喝了一口药汁的小花猫,整张猫脸都呆住了,小黄猫见了,心中更加好奇的痒痒的,不禁更加急迫地催促花青瞳给它喂一口。

花青瞳心中十分好笑,脸上却是十足严肃地给小黄猫也喂了一口。

小黄猫‘咕咚’一声,将药汁咽了一大口下去,然后,它就发出‘喵’地一声惨叫,扭着小身子,夹着尾巴跑走了。

三只都是蔫蔫地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眼底闪过浓浓的笑意,却是面瘫着脸威严道:“被苦到了吧?我都说了药汁不好喝了,你们偏不听,非要偿偿,下次还要偿吗?”

三只可怜兮兮地看着花青瞳,不断发出撒娇的‘喵喵’声。

花青瞳倒了药渣,拿出了之前从大帝宫殿里拿到的一些大米熬粥喝。

见三只又好奇地靠了过来,她宠溺地摸摸一只的小耳朵,“我要煮香甜的米粥喝,一会儿给你们一人分一碗。”

三只眼睛亮晶晶地回应着她。

君泱是被浓郁的粥香叫醒的,他睁开眼,有些茫然地看着上面的石壁,又转头看向外面。

篝火堆前,少女不断用竹片搅着粥,她的身边,三只小猫整齐划一地蹲坐成一排排,每只的面前,都放了一个竹制的小碗。

说是碗,也就是比竹筒短一些,粗一些,更接近于碗罢了。

火红的夕阳映照在他们的身上,连那石锅里的粥,都似乎被镀上了一层金红。

君泱心下一惊,她哪里来的米熬的粥?

他缓缓坐起了身子,退烧之后,他的身子还有些发虚,后背的伤传来锥心的痛,他脸色白了白,额头瞬间冒出一层冷汗。

定了定神,他立即注意到了自己身下的白玉床,他的瞳孔一缩,扭头震惊地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敏锐地感觉到了君泱的注视,她回头看了他一眼,眼中顿时流露出一丝欣喜,“你醒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她一边问,一边手下利索地给三只小厄兽盛了三碗粥,并叮嘱它们小心烫,然后又盛了一大碗,放上竹叶制成的小勺,给君泱端了进去。

甜香的米粥里弥漫着一丝竹子的清香,味道很诱人,君泱的肚子里忍不住传出一声饥饿的轻响,花青瞳将粥递给他,“快喝,喝了病就好了。”

“病?”君泱重复着这个陌生的字眼,他是大帝之子,生病这种字眼,对于他来说,是多么的陌生且遥远。

“你后背撞伤了,又发烧了。”花青瞳解释了一句,见君泱抱着竹碗只顾着发呆,花青瞳便又夺过碗,舀了一勺粥送给他嘴边。

君泱眉毛一挑,诧异地看着她。

花青瞳面瘫着脸,“快喝,喝了身体就好了。”俨然一幅哄小厄兽的语气。

君泱挑了挑眉,十分享受地张开了嘴将米粥喝下。

花青瞳松了一口气,不错,有食欲,那就说明他的身体无碍了。

她一勺一勺的喂,君泱也一勺不落地喝下,等一碗粥见了底,花青瞳用和小厄兽说话时的温柔语气问:“还想要吗?”

君泱眼角抽了抽,恹恹地摆了摆手,“不要了。”

花青瞳失望地‘哦’了一声,然后又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发现他果然已经退烧了。

她大松一口气,说:“一会儿我再给你熬点消炎退烧的药,晚上你再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

说罢,她欲去盛粥自己喝。

“臭、丫、头……”忽然,身后君泱阴森森的声音传来。

花青瞳诧异地回头看去,心想,君泱吃完饭就变脸啊,太过份了。就见君泱的脸色十分恐怖地盯着她:“臭丫头,你给我说说,熬粥的米是哪里来的?我身下的白玉床,是哪里来的?”

花青瞳面瘫的小脸越发面瘫,她忘了,君泱醒来后发现这些东西,她要怎么解释?

“是从大帝的宫殿里拿出来的啊,你也看见了的。”花青瞳道。

“我当然是知道是从父皇的宫殿里拿的,我也看到了的,我的意思是说,为什么你可以拿出这些东西?”

君泱表情阴森森地看着她。

花青瞳抿了抿唇,她不擅长说谎,一时不由磕磕巴巴地说:“就是,我发现别的东西都拿不出来,但是这些从大帝的宫殿里拿到的东西却可以拿出来……”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君泱脸色恐怖地大声吼道。

花青瞳急了,也气冲冲地吼了回去,“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君泱忽然沉默了,他难得的没有再吼回去,花青瞳面瘫着小脸转身走到外面,将竹筒洗净,给自己也盛了一碗粥喝。

此时,三只小厄兽面前的粥碗已经空了,三只都发出‘喵喵’的轻叫声,花青瞳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心中欢喜,小家伙们明显是还想吃,没有什么比小宝宝爱吃饭更让人高兴了,花青瞳当即将石锅里剩下的米粥都给三只盛满,三个小碗盛满后,石锅里也见了底。

花青瞳和三只在外面吃的欢,君泱坐在白玉床上,摸着温暖的白玉,又看着几件盖在自己身上她的女孩子的衣服,他想起,这几件女孩子穿的衣服,也是花青瞳从他父皇的宫殿里拿的。

事到如今,君泱心中无比后悔,当初他为什么就没有收几件男子的衣服到储物空间里去呢。

忽然,君泱笑了,他低低的笑,仿佛想到了很有趣的事情。

花青瞳那个臭丫头,若不是他没有放弃她,她一定也不会向自己暴露她的这些底牌吧?

哼,小丫头还真能忍,之前一路上一直找不到吃的,他们饿的前胸贴后背,这丫头明明有吃的,居然还一声不吭,真是藏的深。

君泱的眸光暗了暗,这丫头这么能藏,帝元珠肯定就在她的身上。

帝元珠啊……

那个才是他父皇留下的真正宝物!

就在他走神之时,耳边传来了脚步声和小猫的‘喵喵’声,他一回神,就见花青瞳捧着一个小竹碗,里面放了一些绿色的糊状物,散发出清新的药香。

“我来帮你换药。”花青瞳说。

君泱当即十分配合地转过身来,将受伤的后背呈现在她面前。

三只小厄兽好奇地看着花青瞳在君泱的后背擦洗涂抹。

接下来的日子很平静,君泱的伤已经结痂,三只小厄负责抓鱼和别的野味,花青瞳则负责熬粥,君泱借口他的伤还没有好利索,一直理直气壮地让花青瞳伺候。

花青瞳很生气,可是看到他背后的恐怖结痂就只能默默忍了。

“我今天找到一间干燥一些的山洞,那个山洞里不冷。”这天,花青瞳刚生起火来煮面汤,君泱就背着手,漫不经心地回来了。

花青瞳抬起头,看着他,“在哪儿?”

“就在前面不远处,穿过这片草地,绕过那片竹林,我看到了一个山洞,那个山洞里很干燥,又向阳,适合我们居住。”

“那我们吃完饭就搬过去,反正一时半会儿,我们找到出去的办法。”花青瞳附和道。

吃完饭,花青瞳将白玉床收起,肩上扛着石锅,脚下跟着三只,君泱背着手,悠哉悠哉,二人三兽浩浩荡荡地朝着君泱说的山洞走去。

这个山洞里不像之前的那个潮湿阴冷,里面温暖干燥,不大不小,很适合他们居住。

花青瞳挽起袖子,将洞里打扫了一遍,然后将白玉床放在角落里,又找了几块平坦的大小石放在中央当饭桌。

……

就在花青瞳和君泱打算在山洞里安家的时候,氤泽之地外,已经是一片平静,只是不时的,会有一些天兽,或人类的身影出现。

离那日大帝的宫殿出现,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因为西门无瑕开始害喜,塗兮羽只能带着她回到了毓庆去养胎,最后,塗兮羽又派了一支尸卫军长期的驻扎在氤泽之地外,只等花青瞳的身影出现。

那天,人们在宫殿里都有了不一样的收获,塗兮羽得到了一对新的狼牙棒,那一对狼牙棒金光闪闪,强大而风骚的能够闪瞎人眼。

除此之外,乌神祝,乌神祈,南玉华,北鸿峰四人,都各自得到了一株天礼。

那伙森林大盗几乎卷走了所有的天脉矿石,而天兽们,则是包揽了所有的天材地宝和灵药。

还有少数人得到了武器。

最奇葩的是,小胖子月弯弯得到了一口金光闪闪的大锅,而苏猫猫则是神神秘秘,也不知他都得到了些什么,但他那日出来后一脸的心满意足,想必也是收获颇丰。

众人和众天兽在出来后,才发现花青瞳和君泱不见了!

相较于花青瞳和君泱二人的不见,那塗兮阙就堪称是失踪了,他就如同蒸发一般,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中。

再就是欧阳家主欧阳力,自知得罪了花青瞳,他竟也没有出现。

再就是欧阳菱和穆轻,当欧阳菱终于醒来,已经是宫殿出现的三天之后,而那时,宫殿已经消失。

欧阳菱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驭兽师天赋被废了,因为灵魂受到创伤,连同天之力的修炼,也不再如之前那么顺利……

厄族,白鹿族,黑狼族,还有小聂和吉宝,都时不时地在氤泽之地外围晃悠一圈。

但是,半个多月过去了,花青瞳和君泱的身影一直没有出现。

一个月后,南家从中央大陆派了人来,直接和毓庆的尸卫军以相对之势,驻扎在氤泽之地外。

两个月后,花青瞳和君泱依然杳无音信,三个月后,四个月后……

时间如流水一般缓缓流逝,但他们想等的人,却始终没有踪影。

而与此同时,北大陆。

黑色的荒原之上,那庞大而神秘的宫殿前方,一道白衣青年的身影从扭曲的空间裂缝中狼狈的掉了出来,她摔倒在地,也不起来,就放任自己安静地躺着,因为此刻,她连动一动小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白衣染血,头发蓬乱,一身浑厚的气息在身体四周狂乱流串,显然是天之力失控的征兆。

她抬头看了周围绕的情况,虽然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但是她肯定的知道,她已经逃出来了,成功的逃出来了,接下来,哪怕她面对的情况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哪怕是让她立即去死,她也死而无撼了。

“哼,父王啊父王,只要我活下去,就一定会让你后悔你今天的所做所为……”她唇角半扬,眼中流露出浓浓的嘲讽和冷笑,转瞬,通通又化作一片冰冷的恨意,“葬海血魔,此仇只要我白凤铃活着一天,就一定会向你讨回!”

她轻轻的喘息着,缓缓闭上眼睛,任由荒原上的冷风吹拂在她的身上,她不知前面的那座宫殿是什么人居住,但她知道,对方一定会发现自己,自己也许会得救,也许会被处理掉。

她闭上了眼,不知过了多久,恍恍惚惚地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说:“王,这里有一个人,是个年轻人,他的伤很重,不对,她一身的天之力都紊乱了,伤的好重啊,估计一身的天之力都不保了。”

接着,白凤铃听另一个脚步声逼近,那人没有说话,只是沉默了片刻,她隐隐听到一个少年清冽的声音:“把他带回去,看看还有救吗。”

白凤铃恍惚中心下一松,感受到身体被扛起,一路晃悠着,走进了温暖的地方,她彻底放心的晕了过去,不管怎么说,她得救了。

“把她放下,我来吧。”花紫宸说了一声,缨便将肩上的人放在榻上退到一边,花紫宸上前,探了探昏迷之人的脉搏,眉头深深皱起。

他一双漂亮的丹凤眼打量这白衣青年,对方脸上也血污一片,看不清具体的长相,显然对方是经历了极为残酷的事情,一身的天之力竟被一股邪恶霸道的力量尽数搅的失了规章,体内的天脉也被毁大半,天之力没有了运行的路线,自然要遭,而对方的天礼,也枯萎了,只有根须处还保留着一点生机。

“葬海血魔!”突然,花紫宸眸光一闪,他从这青年的体内,竟然感觉到了一位上古大能的力量,那血色天之力,正是重伤这青年的罪魁祸首。

“先治外伤吧,缨,拿伤药来,我带他去洗浴疗伤~”花紫宸对眼前这青年一下来了兴趣,跟缨说了一句,提起榻上的人,接过伤药便往屏风后走去。

一柱香的时候后,花紫宸狼狈的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一张英俊的面庞上布满了不自在,他怒道,“缨,对方是个女人!”

缨张口结舌,愣了半晌,突然低头,掩饰嘴角的笑意。

花紫宸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反正我又不吃亏,你快去找两个侍女来。”

缨憋着笑,想到王通红的脖子,身形一溜烟的窜了出去。

……

四季轮回,花青瞳和君泱的足迹,走遍了这个小世界的每一寸的土地,当发现只有山洞附近适合他们生活后,他们就放弃了四处游荡,重新搬回了君泱找到的那个山洞里,死心地住了下来。

日子平静而自给自足地过着,从最初的雨季,到大雪纷飞,再到春花吐蕊,夏日炎炎,他们已经在这里经历了三个轮回。

这是第三个大雪纷飞的季节。

今天天气太冷了,鹅毛般的大雪在天地间飞扬,灰蒙蒙的天空有些压抑,这场雪已经从早晨下到了傍晚,山洞外,积了半人高的雪堆,仿佛垒起一道厚厚的大门,反而阻挡了寒风的入侵,令山洞里不那么冷的冻死人。

花青瞳和君泱还有三只小厄兽都坐在白玉床上,白玉床上很温暖,前两个冬天,若不是这白玉床,他们恐怕早就冻死在这里。

小厄们已经长大了不少,他们从最初巴掌大小的小奶猫,长成了身材强健敏捷的成年猫。

三只成年猫儿大小的小厄兽,已经褪去了最初的稚嫩,脸上隐隐长出了属于厄兽独有的纹路,那些纹路的遍布,使得它们的模样多了一丝凶狞,哪怕是它们安静地坐着,也能从它们的身上感受到属于厄兽的恐怖气息。

一些野兽们,从最初对它们的不屑一顾,到现在的见猫就逃,已经成功地说明了它们的成长。

在野兽日渐的减少难以捕捉的现在,三只小厄兽已经学会了忍受饥饿,并且学会了在恶劣的环境中成长,磨砺自己,它们不止捕猎,为了生存,还要从的山体里挖出矿石吞食,不止如此,花青瞳从大帝的宫殿里收集的那些极品天脉矿石,也都进了小厄兽们的肚子里。

它们的食量很恐怖。

虽然已经长到成年猫儿大小,但是在厄兽一族,它们却依然还是幼儿期,只是脱离了奶猫期而已。

两人三兽已经在山洞里饿了一整天了。

花青瞳从大帝宫殿里收集的面粉和大米,早就在他们在这里的第二年秋天就吃完了。

“好想吃桃花糕啊。”花青瞳抱着饥肠辘辘的肚子,蜷缩在床角叹气。

君泱听到桃花糕三个字,正饿的前胸贴后背,闻言不禁吞咽了几下口水,然后回头瞪了花青瞳一眼,“丫头,别说废话,说了只是折磨。”

三只同样饿的双眼发直的小厄兽闻言,都跟着着同时吞咽了几下口水,“瞳瞳,桃花糕是什么味道的?比新鲜的兽肉还好吃吗?”

稚嫩的小童音回荡在山洞里,说话的是小黄猫,没错,三年过去,他们已经会说话了。

“对我来说,桃花糕就和新鲜的兽肉一样美味,对你们来说,还是新鲜的兽肉好吃。”花青瞳温和地对它们解释道。

三只成年猫儿大小的小厄兽们整齐的地蹲坐成一排排,求知欲旺盛地看着花青瞳,小花猫道:“没错,在我们的记忆中,阿爹和阿娘也是最喜欢吃肉的,还有哥哥也喜欢吃肉,但是有一段时间哥哥被阿爹扔进了没有肉的火山里,哥哥好可怜。”

花青瞳同情地看了三只一眼,心想,你们现在的情况,比你哥哥被扔到火山里好不了多少,最起码你哥哥还能吃上石头,可你们现在,只能吃雪。虽然心中如此想,但花青瞳还是安慰,“那是你阿爹和阿娘们对你哥哥的磨砺。”

“是啊,在我们的传承记忆中,我们的族人都要经历各种的磨砺。”小白猫骄傲地挺起了胸膛。

“所以,虽然我们现在很饿,但是我们一点也不怕饿。”小黄猫发表了最后的总结。

“对,虽然我们现在很饿,但是我们一点不怕饿。”花青瞳附和,“要是突然有一只野兔迷了路,跑进来就好了。”

她喃喃地说道,君泱和众猫都听的有些失笑,“瞳瞳你真是想的太美了。”小花猫咧开嘴,小童音好笑又无奈地说道。

花青瞳斜了它一眼,在它毛茸茸的小耳朵上捏了一把,“小花花你没礼貌,居然敢笑话我。”

三只猫都沉默了,好吧,它们不笑,就让瞳瞳自己去做美梦吧。

而突然的,就在这时,‘砰’地一声,似有什么东西掉了进来,二人三猫同时看去,就见一头肥美壮硕的灰色野兔从外撞了进来,脑袋磕在地上晕了过去。

啊。

山洞里霎时一片静默。

君泱当先反应过来,身形敏捷地窜了出去,宛如一头矫捷的猎豹,三年时间,他身上原先的那套衣服早就磨破不能再穿,现在身上穿着的,是虎皮和狼皮制成的皮甲。

他一掌狠狠击在那兔子的脖梗处,让兔子死的透透的,然后他二话不说,熟练地拿出短剑开始扒兔皮。

刷刷刷!

三只蹲坐成一排排的猫儿们齐刷刷的朝花青瞳涌了过来。

“瞳瞳你好厉害!”白猫将两只前爪搭在花青瞳身上,仰起头看着花青瞳,两眼都是小星星。

“是啊,瞳瞳你好厉害。”花猫也崇拜地看着花青瞳。

“瞳瞳,你能不能让三只大老虎也撞进来啊!”黄猫想了想,眼睛亮闪闪地看着花青瞳。

花猫和白猫齐齐点头。

看着围在自己身边,三张满是期待的猫脸,花青瞳面瘫的脸上一片为难。

三年过去,少女褪去了青涩和稚嫩,虽然脸蛋依然圆圆,但她明显也成长了,少了几分少女的稚气,多了几分成年女子的风情和美丽。

君泱回头戏谑地瞧了花青瞳一眼,他还是三年前的模样,这万年老家伙,很乐意看花青瞳吃瘪。

花青瞳被三只毛茸茸的猫脸盯着,额头不禁急的冒出一层冷汗,她真的不想告诉三只,那只兔子真的只是意外,巧合。

可是,在对上三双崇拜又期盼的小眼神儿时,花青瞳鬼使神差地念道:“有三只大老虎迷路撞进来就好了!”

“噗!”已经给野兔开膛破肚,正在用雪水清洗的君泱闻言,猛地噗笑出声,这丫头,都成大姑娘了还这么幼稚。

他满眼笑意地回头看了花青瞳一眼,她已经长大了,这三年中,又长了一些个子,小脸虽圆,容颜却显露绝色之姿,那风情万种又宛如碧空的青色丹凤眼,更加清冷而魅惑,凝望着某样东西时,仿佛含了脉脉情素,可也只有他了解,那丫头看似风情万种,实则呆萌呆萌,真是可惜了这幅越长越好的好样貌。

都说女大十八变,看着她从少女蜕变成如此这幅样子,他的心头,也不禁有种涨的满满的满足感,酸酸涨涨的,吾家有妹初长成啊。

而且,更令他愤怒的是,都三年了,不管他怎么折腾,这丫头那张面瘫脸都没有变过,后来他也就真的服了。

三只小厄兽在花青瞳说完那句话时,就都齐齐地望着山洞口,它们在等,等着有三头大老虎撞进来。

见三只终于不再盯着她了,花青瞳抬手揉了揉脑袋,天呐,小厄兽们真是太让她为难了,一会儿要是等不到大老虎掉进来,她该怎么向它们解释呢?它们会不会又用那种眼神儿看着她,真受不了啊。

“怎么大老虎还没来?”小白猫问两个兄弟。

“别急,应该还要等一会儿,没看兔子也是等了好一会儿才撞进来的吗?”小黄猫严肃地说。

“我们要有耐心,不管是捕猎还是等猎物自动送上门,我们都要有耐心!”小花猫道。

三只都是三四岁的童音,声音软软的,十分稚嫩,也十分的好听,但是语气却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花青瞳的眼中不禁流露出无比的温柔和思念,三年过去了,小宝宝估计也长大了,他说话时的样子,是不是也跟小厄兽们一样?

小厄兽只有三岁,而小宝宝,应该四岁了吧?他应该比小厄兽们更成熟一点?

但是,看着三只小厄兽整齐地蹲坐成一排排,等着大老虎送上门,又听着它们不时地讨论一下大老虎什么时候来的样子,花青瞳一张脸慢慢烧红,她错了,她就不应该为了面子对三只小厄兽撒谎,这下好了,骑虎难下……

烤兔肉的香味散发出来,君泱幸灾乐祸地看了花青瞳一眼。

“吼——吼吼——”震天的虎啸突然从山洞外传来,蹲坐成一排排的三只小厄兽霎时浑身一凛,它们没有遁着本能窜出去猎食,而是三只齐齐侧身,让开了洞口的位置,等着大老虎撞进来。

真有虎?花青瞳两眼发直。

砰!砰!砰!

轰隆隆!

随着三头庞然大物砸落进来,山洞里响起轰隆隆的巨响,烟尘散去后,三头昏迷的黑纹大虎晕倒在山洞里。

三只小厄兽欢天喜地地扑了去,一猫一头,将大老虎吞了。

君泱和花青瞳皆是目瞪口呆,“真、真的来了大老虎……”

君泱瞳孔狠狠一缩,蓦地抬头,看向花青瞳眉心处的那个印记。

花青瞳显然也想到了什么,她不可置信地摸向自己的眉心,除了这个诅咒神通,她再也想不到别的原因,若是一只兔子撞进来是巧合,那三只大老虎呢?这绝不再是巧合。

唯一可以解释的,那就是她的话,对兔子和老虎都产生了诅咒。

“我隐隐有种感觉,这个世界要变了。”君泱站了起来,望着洞外飘扬的雪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