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 揍他屁股/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论是法术还是神通,都是要有修为的支撑才能施展出来,她的诅咒神通有了效,是不是说明,他们的修为快要恢复了?

“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去了?”花青瞳希冀地看着君泱。

君泱看着她没有说话,心中却并不乐观,“我们这三年在这里做了什么?收获了什么?”

花青瞳一愣,“我们什么也没做,也什么也没有收获,每天都在为了添饱肚子而努力。”

君泱笑了,“所以,你以为父皇把我们关在这里,就是为了让我们努力添饱肚子?”

花青瞳愣住了。

是啊,大帝把他们困在这里,自然不是为了让他们添饱肚子这么简单,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花青瞳心中突然有些不安。

“算了,别想了,先来吃东西吧。”君泱朝她招了招手。

二人三猫都吃饱了,都窝在白玉床上,睡的格外香甜,第二天醒来,大雪还在下,洞口已经被堵死,二人三猫努力把洞口清理开,花青瞳又念了一回诅咒,果然又有野兽掉了进来。

花青瞳和君泱不仅没有喜意,心情反而凝重非常。

大雪一直在下,一连几天,他们都是靠着花青瞳的诅咒过着日子。

第六天,大雪停下了,二人三猫终于走出了山洞,迎着冬日的阳光,他们眺望着这个银装素裹的世界,白雪霭霭,放眼望去,天地间的雪白晃的他们眼睛眩晕。

“君泱,你看那前面的雪在动。”

突然,花青瞳伸手指着前方雪白涌动的方向说道。君泱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微微一愣神,可是转瞬,他的双眼就瞪大,低吼道:“那不是雪在动,是雪魅!”

“雪魅是什么?”花青瞳错愕地看着君泱。

“雪魅就是一种精魅,上古之时,雪魅至雪中而生,空灵貌美,强大而朝生夕死,没有人性,只知本能杀戮。天元大陆五分之后,天元大陆的天之力没有上古之时浓郁,因此万年以来,再也没有雪魅的诞生,只是想不到,这场大雪,会生出雪魅,真是奇怪,这里明明就是没有一丝天之力存在的世界,怎么会生出雪魅来?”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雪魅的存在。”看着那伙雪白的东西不断靠近,花青瞳突然想到君泱说的话,空灵貌美,强大而朝生夕死,没有人性,只知本能杀戮,杀戮……

“它们朝我们涌来,不会是要杀我们吧?”花青瞳惊骇地看向君泱,君泱一把拉着她就朝山洞里躲去,然后将他们平时用来挡风的大石堵在洞口,又将石桌石椅挪过去一并堵上。

“这样管用吗?”花青瞳呆呆地看着君泱的动作。

“有点用,端看我们的运气怎么样了,雪魅的视力不好,它们全凭人的气息而杀戮,等它们过来的时候,屏住呼吸,它们就极难发现我们!”君泱脸色凝重地叮嘱。

花青瞳这还是第一次见他的脸色这么凝重,哪怕是上上次遇到狼群也没见他这样严肃,心中不由凛然,将他的叮嘱记在心中,并且看向三只小厄兽,“你们记住了吗?”

“记住啦!”三点乖巧点头,毛茸茸的猫脸透出一股认真之色。

雪魅很快就涌到了山洞的附近,它们足有数百只,密密麻麻一大团,远看的话,还真会以为是移动的雪。

到了近前,才可看出,它们一个个宛如人形,却是每只雪魅都有着四只手臂,它们不论男女个个身姿窈窕,容颜空灵绝美,不似真人,雪白毛发和雪白的皮肤一看就异于常人,它们不穿衣服,全身赤裸,但从石缝里看着他们的花青瞳和君泱却是生不出半点异样心事,只有恐怖。

因为,它们表情只有杀戮的欲望,凶残狰狞,哪怕是美貌也遮挡不住它们身上流露的的暴虐凶恶。

它们转动着修长优美的雪颈四下扫视,白色晶莹的眼珠散发出凶残的光。隔着石洞,花青瞳和君泱清晰地看着它们在搜寻他们,而此时,屏住呼吸的二人三猫,却是快要到达极限,再不走,他们就忍不住了,三只小厄兽已经憋的猫脸鼓鼓,眼泪汪汪,十分痛苦。

花青瞳和君泱也是憋的脸色涨红。

就在花二人三猫受不了之际,外面的雪魅们也终于失去了寻找的耐心,它们不明白,之前明明发现这里有人,可是,怎么它们过来了,反而什么也找不到了?

它们不耐地仰天发出一声嘶吼,尖锐的声音宛如无形的利刺一般刺入洞内二人的耳膜,花青瞳和君泱的耳中顿时渗出了鲜血,花青瞳心中骇然之极,好强!

只是声音就这么强!

突然,外面的雪魅们纷纷抽动了一下鼻子,它们闻到了血腥气,它们兴奋地都朝着石洞里看来,当先一名强壮一些的雪魅,长发狠狠一甩,只听‘轰’地一声巨响,山石崩塌,花青瞳他们所在的山洞瞬间倒塌。

碎石轰隆隆砸下,花青瞳和君泱,以及三只小厄兽,纷纷飞快地窜出山洞,雪魅们瞬间发现了他们,挥舞着尖锐的指甲和恐怖的头发朝他们袭来。

花青瞳和君泱脸色煞白,君泱尚好,他有短剑在手,一把将花青瞳拉到身后,与此同时,三只小厄兽发出骇人的怒吼,呈一排排整齐地护在二人身前。

雪魅们没有智慧,只有本能的杀戮,那一张张诡异而绝美的面庞,没有一丝的情感。

“吼!”小厄兽们怒吼一声,当先,黄色的小厄兽朝着伸出尖利指甲的一只雪魅咬出,二者顿时缠斗在一起,其他的雪魅们则是不管不顾地继续冲杀向花青瞳二人。

吼吼!

小花花和小白白相继冲了出去各与一只雪魅缠斗,可是雪魅太多了,数百密密麻麻的雪魅,便都朝花青瞳和君泱二人不断扑来,一只雪魅妖娆纤细的手臂伸来,手上尖利的指甲向着花青瞳胸口刺来,而与此同时,君泱的情况也不乐况,他挥舞着短剑斩向缠向他腰部的一只雪魅的长发,可是,那短剑斩上那雪魅的长发时,只听‘铿’地一声金属撞击声,二者居然平分秋色。

那短剑,可是大帝炼制的至宝啊,居然也耐何不了雪魅的头发。

君泱握着短剑的虎口一震,鲜血涌出,手下一抖,短剑应声而落。

死亡已无限向二人逼近。

眼看绝境就在一瞬,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轰隆隆’地传来一阵巨响,雷鸣般的巨响之后,天空仿佛被打开一个缺口,疯狂汹涌的天之力瞬间涌来,花青瞳和君泱陡觉身上一轻,丹田,天之力,天脉,统统归位一般,汹涌的力量也从他们的身上散发而出。

“吱!”那袭向花青瞳心口的雪魅发出尖锐痛苦的尖叫声,花青瞳低头一看,原来是毛毛破体而来,正挡在她的胸口,毛毛身上那尖利的黑色毒刺,让那只雪魅吃了一个大亏。

“毛毛!”花青瞳险些喜极而泣。

“主人瞳瞳,你别害怕,俺来保护你!”毛毛豪气地说了一句,脸盆大小的身体,陡然涨大,只到涨到半人多高时,才停止,巨大的仙人球上,黑色毒刺根根闪烁着骇人的寒芒。

花青瞳瞪大眼睛,三年不见,毛毛居然有这般变化,那晶晶呢?

正想着,一朵同样半人多高的圆胖五彩水晶蘑菇从她的体内飞出,一根根五彩毒箭,射出,刺向雪魅们的身体。

雪魅们白色的身体很快染上了五彩之色,它们不仅没有被毒死,反正因此得到了更加强大的力量。

“要杀死雪魅,只有取出它们心脏里的雪精珠,否则,任何攻击手段都对它们没有用。”君泱见状,不禁提醒道。

毛毛和晶晶也都听到了君泱的话,光芒一闪,二者均是变成了两个小娃娃,“主人,既然我们的毒对它们没有用,那我们就变成人形去剜它们心脏里的雪精珠!”

毛毛变成的小娃娃尖锐地吼了嗓子,当先冲向了扑向花青瞳的一只雪魅。

花青瞳瞪大眼睛,更加的诧异,三年不见,这两个的变化委实不是一般的大,它们,居然可以变成人形了。

毛毛是个女娃娃,七八岁的样子,长的横眉怒目,英气逼人,一身黑衣黑裤,齐至耳朵的短发,在头顶扎了一个朝天小辫,露出光洁的额头上的一根毒角,不,毒刺。

此刻,她一伸手将额头上的毒刺拔下,然后那毒刺寸寸变大,变成一把长剑的样子,被她握在掌心,直击向扑来的雪魅。

而晶晶则是一个男娃娃,只有三四岁的样子,他的小手上,指甲锋利而尖长,闪着五彩的毒光,它穿着一个五彩肚兜,胖乎乎的小胳膊诡异地无限拉长,锋利的五彩指甲刺向雪魅的心口。

“叮!”

“铿!”

毛毛和圆圆的攻击,在雪魅的身上只发出金属般的脆响。

好恐怖。

花青瞳瞳孔收缩,天之力凝成的利韧狠狠刺入朝她扑来的一只雪魅的心口,用力一剜,那雪魅瞬间发出尖锐刺耳的痛苦嚎叫,一颗雪白晶莹的珠子便被剜了出来,滚落在花青瞳手心。

花青瞳手掌一翻,将那雪精珠收起,看着那被剜了雪精珠的雪魅瞬间化作一滩雪水融化掉,她的眼中不禁闪过一抹精光。

原来如此。

雪之精魅,一身精华都在心口里的一颗雪精珠上,没有了雪精珠,它们不过就是普通一堆雪水。

说白了,雪魅们坚硬的身体和强大的实力都是来自于雪精珠,而雪精珠的诞生,不过是因为天之力。

找到了其中关窍,花青瞳便直冲那些雪魅的心脏攻击,天之力破开一个个雪魅的心口,将其中的雪精珠剜出。

而君泱,显然他更得心应手,攻击起来毫无压力。

“嘶!”雪魅们不断的消失让那为首的雪魅发出愤怒的嘶吼,天地间一瞬间风雪暴起,不多时,远处密密麻麻的涌来成千上万的雪魅。

花青瞳和君泱脸色一变。

“杀了那只领头的!”花青瞳厉喝一声,朝那只领头的扑去,它雪发及地,身形较其他的雪魅更加娇小,但是却更加恐怖。

它的嘶吼,居然招来更多的雪魅。

花青瞳脸上一凉,不知几时,天空雪花不断飘落,远处的雪魅们转眼逼近,转瞬将花青瞳和君泱包围。

“吼!”三只小厄兽俨然为是天生的凶兽,他们身形灵活的而快速地穿梭在一只只雪魅中间,一颗颗雪精珠不断的被剜出,被吞掉,速度之快,宛如幻影。

天地间一片茫茫雪色,随着雪花的飘落,花青瞳手中的天之力尖刺刺向那只娇小的领头雪魅。

铿!嗤!

天之力尖刺刺入它的心口,剜出了其中天之力明显极为浓郁的雪精珠。

这么容易?花青瞳心下暗惊,忽觉不妥。

“吱!”又一只雪魅发出尖叫,花青瞳回头看去,那是一只同样娇小的雪魅,随着它的尖叫,在场的一只只雪魅竟争先恐后地钻进它的身体,它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更加凝实,它的双眼,渐渐有了神彩,那是无穷的杀意和凶恶。

它似乎有了一丝灵智,只是这丝灵智只是杀念,不再是本能。

而它,似乎盯住了自己。

君泱一边斩杀远处奔来的雪魅,一边看着那只合体后强大到恐怖的雪魅,他眉头一拧,提醒道:“丫头,你杀了他们的领头,它们就会马上有一个新的领头接替,而且新领头会更加的强大,并且会死抱着一个念头,那就是给前领头报仇。现在,这只强大的新领头,它盯上了你!”

花青瞳心神凝重,她盯着这头发强大新领头,浑身的天之力全部爆发,这时,正在战斗的毛毛回头吼了一声,“主人,我有新技能,我们也来合体!”

随着毛毛一声吼,它化作了原形,朝着花青瞳扑来,花青瞳也知道天礼和天眷者在关键时候可以合体,但那样的情况十分少数,因为天眷者和天礼的合体,必须要二者十分的默契信任,看着毛毛向自己冲来,花青瞳当下又是激动又是紧张,第一次和自己的天礼合体,她怎么能不紧张新奇。

毛毛冲来,没有像往常一样钻进她的丹田之中,而是以一种十分柔和的力道,仿佛融化一样,融合在她的体表,突然间,花青瞳感觉到自己的身上长满了黑色的毒刺,每一根毒刺,都仿佛是自己与生俱来,如臂指使,血脉相连。

所以,花青瞳变成了一个刺人。

不仅如此,毛毛的力量,充分的为她所用。

那雪魅的新领头已经眼冒凶光地朝花青瞳扑来,君泱砍杀一只雪魅后,回头担忧地看向花青瞳,这一看之下,他不禁目瞪口呆,而后‘噗哧’一声喷笑了,那丫头宛如一个刺猬精,满身长满了刺,看着十分好笑,但是,他却觉得十分笨拙可爱,这丫头真是太搞怪了,主要是她的那两个天礼太极品了。

花青瞳当即与那新领头交战起来,新领头凶残无比,招招狠辣窒命,而花青瞳也因为有了毛毛的合体而实力大涨,一时间,二者交手持平不下。

那雪魅似乎失去了耐心,它突然仰天发出一阵狂啸,眼中幽光闪烁,然后,从远方,再度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雪魅,那些雪魅转眼逼近,然后一个个的冲向了新领头的体内,新领头的身体,迅速成为了冰蓝色,闪发出蓝幽幽的光芒。

君泱见了,脸色大变。

他不理那些普通雪魅,转身便朝这只蓝色雪魅而来,这蓝色雪魅的实力最起码提升到了堪与他一战的程度,花青瞳对上它,只有被一招灭的后果。

花青瞳也感受到一股不同,前所未有的强大和恐怖让她脸色凝重非常,她见君泱击向那蓝色雪魅,但是,本可以窒命的一击,那蓝色雪魅的身体周围,忽有空气扭曲闪烁,君泱的一击,却仿佛是击在了另一个时空,更本伤不到那蓝色雪魅分毫。

他的脸色猛地一变,大吼道:“丫头,它把你锁定了,这是雪魅的神通,我的攻击对它失效,除非你们二者有一人死亡或毁灭,这个锁定的空间才能破开。”

花青瞳也倏地瞪大了眼睛,她隐隐明白了君泱话中的意思,她和这只蓝色雪魅,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吼!”蓝色雪魅一嗤牙,挥舞着利爪朝花青瞳抓来,那利爪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力量,竟让花青瞳有种躲无可躲的恐怖感觉,她的脸色苍白一片,那利爪近在面前,一把刺向她的眉心,而她却惊恐地发现,自己居然连动动手指的力量都没有。

花青瞳下意识的想要闭上眼睛,可是她竟发现,她连闭上眼睛都做不到。

自己的身体完全失控,只能一动不动眼睁睁看着蓝色雪魅欲杀死自己,花青瞳的心中在这一刻满是不甘。

“畜牲!”一声稚嫩的利喝声突然在花青瞳的脑海中炸响,消失了三年多的圆圆,在这一刻突然出现了,圆圆的消失,是在发出君泱到来的时候就发生的,现在,它终于又出现了!。

它伸出一指,将蓝色雪魅击退,它缩小版大帝的模样,映入花青瞳眼睑。

君泱一回头,也看到了那个小身影。

帝元珠的器灵!

君泱的双眼在这一瞬爆发出无与伦比的亮芒和炽热,他死死盯着圆圆的身影,眼珠子也无法转动一下。

“小公主,你怎么招惹出了蓝色雪魅,天呐!”圆圆爆吼一声,看着再度扑上来的蓝色雪魅,顾不得多说,便与之交缠在一起。

“帝元珠!”圆圆久战不下,忙厉喝一声,霎时,碧绿色的珠子从花青瞳的眉心飞出,圆圆小手一招,帝元珠顿时绿芒大作,强大的力量朝着蓝色雪魅罩去。

蓝色雪魅凶恶的瞳孔被绿光映照出幽幽绿芒,它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似乎它也感受到自己似乎不是这颗珠子的对手,竟是不顾身死的结果,张口朝着花青瞳的方向狠狠一喷,一颗蓝幽幽的珠子便从它的口中飞出,直击花青瞳。

那蓝幽幽的珠子和雪精珠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这颗珠子是蓝色的。

蓝色的雪精珠撞入了花青瞳的心口,花青瞳当下闷哼一声,心口还来不及感觉到痛,就被猛然炸开的蓝色雪精珠冻的失去了知觉,她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成了寒冰。

而与此同时,圆圆也手持帝元珠,结束了蓝色雪魅的生命,但是迟了,圆圆回头看了一眼花青瞳的身体,顿时悲呼一声,就在这时,帝元珠突然发出绿芒,一股不可抗拒的吸力从帝元球里传来,将圆圆的身体吸入,一瞬间,碧绿色的珠子就悬在花青瞳身体的上空。

蓝色雪魅死后,锁定的一方空间也消失,君泱眼中精芒一闪,手掌抬起一挥衣袖,衣袖翻飞间,强大的天之力飘逸而出,无数的雪魅瞬间尽数死亡,消失。

待所有的雪魅消失后,君泱蓦然转身,双眼灼灼地看着那悬浮在花青瞳身体上方的碧绿色珠子。

帝元珠,失踪万年的帝元珠就在他的眼前。

得到帝元珠,就意味着,会成为下一个大帝。

如果他得到帝元珠,那君泽就再也没有了与他竞争的能力,而花青瞳这个小丫头,就更不值一提。

“主人瞳瞳!”感觉到花青瞳被冻住了,而且生机渺茫,穿着五彩肚兜,粉雕玉琢般的蘑菇小娃娃哭喊着跑过来,他雪白的小脸上挂着两颗泪豆豆,哇哇地哭着拽住君泱的衣袖,“大哥哥,救救主人瞳瞳,救救主人瞳瞳,她快死了,呜呜呜……”

君泱的注意力终于被从帝元珠上拉开,他低头,看着拉扯着自己的小屁孩,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伸手将之丢开,“滚!”

帝元珠就在眼前,就是天塌了,他也不放在心上。

晶晶猛不防被君泱丢开,白胖胖的小身子一下被摔飞在地,他哇哇地大哭着,忙朝着花青瞳跑去,“哇哇哇,主人瞳瞳,毛毛老大,你们快醒来啊,呜呜呜~”

它哭声撕心裂肺,三只惊呆了的小厄兽此时也飞扑了过来,它们迷惑不解地看了君泱一眼,这个人类不是瞳瞳的哥哥吗,他为什么伤害瞳瞳的天礼?

三只本能地戒备起来,君泱看也不看他们,迈步朝着的花青瞳身体上方的帝元珠走去。

走的近了,他发现,帝元珠悬在花青瞳的身体上方,发出了绿光,只是为了维持住花青瞳的身体不被蓝冰冻死,若是他把帝元珠拿走,蓝冰就会结束花青瞳的性命。

“丫头,对不起了!”君泱看着着花青瞳被冻成蓝冰的身体,目光炽热地一把握住了帝元珠,这一刻,他的一切理智仿佛都被眼前这个颗珠子所吞噬,眼中再也看不到其他东西,只有这颗珠子的存在。

绿芒从他的指缝溢出,依然保护着花青瞳。

“居然认主了。”君泱呢喃一声,“父皇真是偏心啊,这样的神器消失了万年,居然只是为了等待这个丫头,认她为主。父皇,你选择的这个丫头,命不好,帝元珠,最终还是落在我的手里了!”

他神色痴狂地说着。

说着,他就要伸手斩断帝元珠和花青瞳的联系,三只厄兽见状,纷纷明白了什么,它们顿时朝着君泱张开了巨口,发出阵阵兽吼。

“你太过份了!”

“瞳瞳那么信任你,你不是她的哥哥吗?”

“我们在这里生活了三年,你怎么说变就变?”

三只小厄兽的稚气的童音质问着君泱,君泱回头,冷冷地瞪了它们一眼,“都滚,不想死就都滚!”君泱冷冷地喝斥道。

“哇!坏人!”晶晶在旁,难过地大哭出声。

“吼!”三只小厄兽顿时发出嗜血的吼叫,三只齐齐朝着君泱扑去。

君泱一把握住帝元珠,将之揣进自己的怀里,转身一掌将三只小厄兽挥出。

厄兽一族的族长厄伦尚且惧怕的君泱,三只小宝宝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三手被狠狠扫出去后,因为了少了帝元珠的保护,那冻结的着花青瞳的蓝冰寸寸碎裂,随着蓝冰的碎裂,花青瞳苍白的脸和身体都露了出来。

毛毛早就回到了花青瞳的体内。

君泱拿了帝元珠,转身欲走的步伐,在听到蓝冰裂开的声音时,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他看到了花青瞳那苍白的脸,紧闭的眼。

那眉那眼,还有那圆乎乎的小脸,一下清晰无比地闯进他的视野中,在他的脑海中仿佛一道天雷炸开。

他离开的脚步突然顿住。

这个时候,他不主动上前去结束了她的性命,永绝后患已经是仁慈,帝元珠已经到手,就任由她在这里慢慢死去,未偿不是一种很好的结果。

毕竟,自己怀里揣着的,可是帝元珠啊!

君泱的脸色前所未有的冷漠,心中却在阵阵抽痛,在帝元珠的诱惑前,似乎一切都不那么重要。即便是面对生死抉择,他都没有这样果决过,但是,心为什么那么疼!

咔嚓!

蓝冰继续碎裂,露出了花青瞳的下半截身体,她的腰间,那口做饭的石锅,已经冻的粉碎。

君泱的目光死死盯着她腰间的那口锅,脑海中鬼使神差一般闪过这三年相处的点点滴滴。

一幕一幕的场景飘过脑海,和他斗嘴的小丫头,受伤生病了照顾他吃饭给他换药包扎的小丫头,三年相处中,渐渐从有着血缘关系的陌生人,变成这三年相依唯命的亲人,君泱突然有些怔愣。

他的脑海中闪电雷鸣,仿佛醍醐灌顶,他的理智瞬间回笼,仿佛一个迷失的人,突然清醒。

他呆呆地站在原地,他不明白之前自己怎么会那么果决的决定放弃她。

也许,是自己要得到帝元珠的执念太深了,渴望了万年,接近她,就是为了帝元珠。可是现在,他渴望的帝元珠到手了,可是,看着她即将因为失去帝元珠的保护而死去,他心如刀绞。

咔嚓!

又是一声冰裂声响起,仿佛重锤敲击在他的心口。

她的生机马上就会消失了。

那是他的妹妹。她即将死去。他们在这个荒地无人烟的地方相处了三年,他们之间的感情,胜过了他和任何一个兄弟姐妹的感情。

这个面瘫脸的丫头,是他的妹妹,小妹妹啊。

“帝元珠我已经得到了,可是,我又不要了,君泽,你永远不会知道,帝元珠是本皇子主动不要的!”

他呢喃了一声,将怀中的帝元珠掏出,放在了花青瞳的身体上。

帝元珠一接触到花青瞳的身体,便倏地一下飞进了她的眉心之中。

花青瞳的身上发出一阵绿芒,绿芒闪过,她的身体迅速恢复。

花青瞳醒来了,她看了看周围眼前的天地,记忆缓缓回拢,她一下子坐了起来,“雪魅呢?都不见了?”

“哇!”晶晶一看花青瞳醒了,当即哭着扑进了她的怀里。花青瞳抱住它,一阵心疼的拍抚。

“哼,雪魅算个什么东西,那么多雪魅都不够二皇子杀的,他之前一直在拖,就等着我出现,我一出现,他挥挥衣袖就把所有的雪魅都消灭了。”

圆圆的声音在花青瞳脑海中响起。

花青瞳听的一阵沉默。

圆圆又道:“他差点拿走帝元珠让你丧命,还好他最后一刻又把帝元珠还给了你,三年相处,看来他还是对你有了感情的,小公主,二皇子虽然动过坏心,可是他最终还是没有放弃你,很好,很好。”

花青瞳没有吭声。

她也知道,君泱接近她,是为了帝元珠,可是她没有想到,君泱最终会放弃帝元珠,而选择她。

“看什么看?”见花青瞳一直定定地看着自己,君泱受不了的怒吼了一声,他知道帝元珠的器灵一定会把一切都告诉她,也许,她的心中会对他生出永不可修补的隔阂,再也不如以前那样对他毫无防备,也许,她的心里,会把他视作敌人,也许这三年的相处,会成为他们彼此永远不能回忆的伤痛……想到这些,君泱的脸色阵阵泛白。

等待了万年的帝元珠出现在眼前,他下意识的就选择不顾一切的得到它。可是当他从万年的执念中醒过神来,才发现,他更想要的是什么。

也许,他最终失去了这个妹妹。

“你不能看?”花青瞳愤怒地怒吼一声,比他吼的还要大声。

君泱一愣。

花青瞳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不屑地道:“帝元珠是好东西,你想要,我就送给你!”

“什么?你这是什么语气?你想把那帝元珠施舍给我?臭丫头,你皮痒了是不是?”君泱顿时备感受辱,一想到这丫头以一副施舍的态度,将帝元珠送给他,他就觉得一阵愤怒。

“不就是颗破珠子,谁想要?”君泱不屑地冷笑了一声,吼完,他突然愣住了,他的眼底滑过深深的错愕之色。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帝元珠会成为他口中的破珠子。

可是仔细一想,可不就是颗破珠子吗。

虽然那颗破珠子所代表的意义不同。

可是,执着万年的执念,在那‘破珠子’三个字出口之后,竟是瞬间烟云散。

执念一消,君泱周身突然涌起一股难以言说的气息。

花青瞳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这怎么就突然要突破了?他到底是什么修为?

“喵喵喵~”

三只小厄兽相继跑了过来,小花花说:“瞳瞳,他打我们,还想杀我们!”

小白白说:“瞳瞳,我们打不过他!”

小黄黄说“瞳瞳,他脑子有病!”

花青瞳霎时心疼的眼睛都红了,“他踢你们哪了,踢你们哪了?”花青瞳抚摸着它们毛茸茸的小身子检查。

“已经不疼了。”三只齐声道,然后纷纷扭了扭腰,以示证明,然后又用毛茸茸的猫脸对着她,眼睛里全是安慰之意。

厄兽的身体很强大,它们已经不疼了。

“主人瞳瞳,他还摔了我一下,屁屁摔的好疼。”晶晶脸上挂着泪珠,接着来告状道。

花青瞳揉了揉晶晶的小屁股,将它收回,然后起身,怒吼道:“君泱,你脑子有病,你敢摔晶晶,还打小宝宝们,我饶不了你——”

说着,她一把将帝元珠拿在手中,就朝着君泱的脑门儿砸了过去。

君泱一把接住帝元珠,在手心里把玩了一下,目光深深地看了它一眼,然后极为感概地摇头叹了口气,轻轻一抛,便将帝元珠给她抛了回去,到此刻,他是真的放下了。

他淡淡掀唇,“臭丫头,怎么样才能不生气?”

“道歉,给小宝宝和晶晶道歉。你不知道这三年你吃了多少小宝宝们抓回来的野味和烤鱼,你居然还敢打它们!”花青瞳简直怒不可遏。

君泱沉默,然后竟真的看向三只小厄兽,“小家伙们,对不起,君泱向你们道歉了。”他拱手弯腰一礼。

花青瞳颇为满意,以他堂堂大帝之子,皇子之尊,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诚意之举了。若是厄兽一族的族长,厄伦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骇非常!因为,大帝之子,居然给他的儿子行礼道歉了!

这足以载入厄兽一族的史册,供后人骄傲。

小宝宝们却还不懂君泱向它们道歉意味着什么,纷纷看了他一眼,不情不愿地道:“看在瞳瞳的份上,不跟你计较了,等我们长大,一定要打回来,我们厄兽一族,报仇从来不怕晚。”

“小宝宝们真有志气!”花青瞳赞叹地向三只小厄兽竖起了大姆指。

这一刻,君泱不由庆幸自己并没有真的伤到小厄兽,不然,事情就真的麻烦了,这丫头估计一定不会原谅他,幸好!

大错没有铸成,他彻底地松了一口气,一脸动容地跪了下去,“父皇,泱儿明白您的用意了,泱儿受教了!”

花青瞳莫明奇妙地看着他。

然就在这时,天地突然阵扭曲,花青瞳直觉眼前一花,再回神,眼前的世界赫然大变了样。

他们所在的,是宫殿的十九层。

一袭紫色帝袍的男子就站在他们的面前,君泱还维持着跪着的姿势,花青瞳面瘫着小脸,呆呆地看着那紫衣男子,“祖、祖宗!”

“噗!”听到那声祖宗,君泱一个没忍住,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然后意识到面前的是他父皇的残魂,他这样十分不敬,于是连忙捂住了嘴,强忍难受。

祖宗,亏这丫头叫的出来,怎么他听着就这么奇怪呢?

花青瞳不解地看了君泱泱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反应那么大。

大帝唇角掀起一丝慈爱的笑容,他看了花青瞳一眼,朝她招了招手,“小丫头,过来,让我好好看看。”

花青瞳连忙走过去,仰起头,眼神孺慕地看着他。眼前的大帝残魂,比药之传承里的更加的威严,看起来更不好接近一些,但是,他给她的感觉,却是一样的温暖。

大帝残魂威严的脸上露出温柔之色,他慈爱地摸了摸身边小丫头的头,然后低头看向跪着的君泱,“哼,你要再不明白,再不受教,这辈子就白活了,把注意打到你小皇妹身上,你羞不羞?为了一颗珠子,算计自家人,你还是不是君家人!”

君泱羞愧地低下头去。

花青瞳却是心中一阵暗爽,她面瘫着脸,道:“祖宗,他不说话,可能还不太受教。”

噗。

君泱抬起来,眼神惊恐又凶狠地瞪着花青瞳,这臭丫头,她不给他说好话就算了,怎么还挑事?

大帝看向花青瞳,威严的表情瞬间慈爱无比,他温柔地问:“小丫头,你说,怎么样才能让他受教?”

花青瞳想也不想地道:“揍他屁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