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 带着天兽去历炼(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揍、揍屁股?

君泱蓦地瞪大了双眼,又羞又怒地瞪向花青瞳,眼中几欲喷出火来。

大帝残魂一愣,然后便仰头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在君泱惊骇的神情中,就听大帝道:“好,就听小丫头的!”

几乎是就在大帝残魂的声音落下的同时,大帝残魂就蓦地出手,一把揪住君泱的双脚,将他提溜了个倒栽葱,大手一扬,‘啪啪啪’三声脆响,君泱屁股已经挨了三下。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睛爆亮。

花青瞳脚下的三只小厄兽见状,纷纷人立而起,用双爪捂住双眼,偏偏还故意从爪缝里往外瞧,嘴角咧的大大的,显然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大帝将君泱扔下,搓了搓手,满足地感慨道:“好久没打人了,感觉不错!”

说着,他笑眯眯地看向花青瞳,“怎么样丫头,满意不?不满意的话再揍他几下?”一旁的君泱用一副要杀人的表情瞪着花青瞳,羞恼中暗含威胁,他活了一万多年了,却还被他父皇打屁股,这要是传出说去了……都怪这个臭丫头,这臭丫头,怎么就不能学乖一点,好欺负一点呢?她这纯粹是报复。

好在花青瞳放过了他,“不要了,再揍他的话,他估计就要哭鼻子了。”

正气的有点眼眶泛红的君泱闻言,蓦地又瞪大了眼睛,哭鼻子?这个臭丫头,居然如此抹黑他!

大帝戏谑地瞧了君泱一眼,回头轻笑着摸了摸花青瞳的头,表情温柔的与对待君泱时截然不同,君泱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眼神嫉妒又恼怒,偏心,明晃晃的偏心!

“丫头啊,药之传承领悟的怎么样了?”大帝拉着花青瞳,径直走到了一旁的软榻上坐下,慈爱地问。

“百草本源经一直没有断过修炼,上古药方都记全了,但炼药的次数不算多,不过,我炼的丹药品级都不低。”花青瞳认真地回答道。

看着她严肃的模样,大帝眸中全是笑意,夸赞道:“不错,你得到药之传承的时间毕竟不长,以后还有时间慢慢巩固。”

花青瞳面瘫着脸,乖巧地点头应是。

大帝残魂严肃的脸越发慈爱,还是小姑娘乖啊!

君泱愤愤地瞪着他们,偏心也不带这样偏的。

大帝残魂瞥见他的表情,顿时乐了,“老二,你那是什么表情?还是不服?”

君泱浑身蓦地一个激灵,连连摇头,“没,没,父皇,泱儿没有不服。”

大帝戏谑地看了他一会儿,回头又慈爱地摸了摸花青瞳的头,叹了口气:“氤泽之地三年相处,希望你们兄妹以后能相亲相爱,小丫头是天命之人,天元大陆的命运,还压在你的身上,老二,做为哥哥,要保护妹妹,不能以大欺小,明白吗?帝元珠的主人,你和老大都不合适。”

花青瞳和君泱都怔怔地看着大帝,大帝微笑道:“这缕残魂要散了,你们记住父皇的话,要相亲相爱,我君家人,绝不允许发生手足相残之事。”他锐利的眸光陡然射向君泱。

君泱正色道:“父皇,孩儿已真正放下帝元珠,以后也不会主动与老大去争,您现在该操的是老大的心。”

大帝脸色一沉,“若非是这三年相处,你以为你比老大好上多少,你们这些不省心的。”

君泱乖觉地低下头去,嘟嚷道:“您老现在该操心的是老大。”

“好了,你们出去吧,小丫头,外面有两株天礼在等着你,他们已成人身,与人无异,他们既选择了你,那你便收着他们吧。”

大帝话音一转,对花青瞳说。

“你又要散去了?”花青瞳心中忽地蔓延上一丝难过,定定地看着他。

大帝残魂听到那个又字,又看到小姑娘眼中的不舍和难过,他心下一软,不禁摸了摸她的头,说:“别难过,你要努力修炼,只有别的强大了,才能做到你想做的一切事情。”

花青瞳点了点头,眼睛一下也不舍从大帝身上挪开。

大帝慈爱地看着她,又看了君泱一眼,最后看向三只小厄兽,被大帝残魂的目光看来,三只小厄兽本能地紧张起来,但依然忍不住好奇地看着大帝残魂,一个个眼睛都水汪汪的,毛茸茸的脸蛋萌态十足。

大帝残魂哑然失笑,小丫头居然把厄兽养成了这幅模样,不过,这三头厄兽际遇不凡,与他的小丫头既然有这等缘份,那他不防给它们一场造化。

当即,大帝残魂抬手一挥,三颗拳头大小,闪着幽邃紫芒的黑色石头便飞向三只。

三只小厄兽一看到那闪着紫芒的黑色石头朝它们飞来,本能地就瞪圆了眼睛,大张一张,各自将石头吃了。

吃完石头,三只小厄兽的身上蔓延上了一层紫光,花青瞳惊讶地问:“祖宗,那是什么石头?”

“是寂空石,对于厄兽一族来说,寂空石就宛如神药。”大帝解释道。

花青瞳没问寂空石是什么,但是她知道一定是好东西,一定对小宝宝们有好处。

大帝残魂目光温和地看了她和君泱一眼,抬袖一挥,二人只觉眼前又是一阵天旋地转,等他们回过神来时,已身在氤泽之地外。

花青瞳眼中全是不舍,她怔怔地看着氤泽之地内部,好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君泱也有些失神,等他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时,就见花青瞳还是满含依恋地望着前方,他的眼中顿时浮现复杂的神色,这就是血脉的力量吗?

“喵~喵喵~”细弱的小奶音传来,花青瞳猛地一回头,蓦地瞪大了眼睛,“小、小宝宝们~”

三只小好不容易长大了一点的小厄兽,居然又缩水了,又变成了小奶猫的样子。

三只小家伙均是双眼发亮地看着花青瞳,纷纷扭着肉乎乎的小身子跑来花青瞳身边,围着她撒欢。

君泱斜眼看着三只,说:“这三只倒是好运,跟着你,还得了父皇的好处……”

正说着却听有脚步走来,二人三猫一回头,就见一名灰袍老者和白衣少女朝着他们走来,二人都是眼含激动,走到近前,老者和少女均是俯身拜下,“拜见二皇子殿下,小公主殿下。”

二人都是一愣,花青瞳忽然想起,大帝说,这二位都是天礼,要跟着她的,“你们是天礼?”

老者微笑着,那少女则微笑道:“没错,小公主殿下,我们是大帝养在第十一层的天礼,我是百合花,万老的本体是万年青,还望小公主不弃,收下我们。”

花青瞳点了点头,“好,你们愿意跟着我,我哪有嫌弃的道理。”

“多谢主人!”老者和少女喜上眉梢,恭身道谢。

花青瞳打着二人,见那少老者虽然须发灰白,但容颜矍铄,双眼有神,唇角带笑,看着很是慈和,而那百合少女,则一身白裙,清秀美丽的容颜,带着百合花特有的清新,如水似露,但神色中却略带清冷骄傲之色,应是本性使然。

花青瞳再度将三只小厄兽捡起来搂进怀里,不舍地看着氤泽之地内一眼,大帝的残魂,想必已经消失了。

“哎呀!”忽地,她惊呼一声。

众人都吓了一跳,“白玉床……”她想到了那秘境之中的白玉床。

君泱看了她一眼,伸手在她头上揉了揉,直将她的头发揉的一团乱,才满意地松手道:“白玉床留在里面也丢不了。”

花青瞳却倍感失落,“可是,白玉床可是我们在里面最依赖的东西了,没有它,我们早就冻死了。”

“小丫头,等你足够强大了,可以破开秘境,再把白玉床取回来。”君泱想到这三年的生活,心中突然也升起一股不舍之情,看向身边的丫头,他的目光不禁柔软下来,这是他妹妹,相差一万多岁的小妹妹,但是却和他相依为命了三年,同生共死。

父皇用心良苦,秘境三年,只为了让他和小丫头相处出兄妹之情,如今回想起来,那三年时光,弥足珍贵。

花青瞳抿了抿唇,默默低下了头,会的,她一定会变强,一定会做到她想做的一切事情。

“十二秋使!”就在这时,一声大喊从不远处响起,花青瞳抬头一看,竟是一名尸卫,看见她,那尸卫显然十分惊喜,他行了一礼,还不待花青瞳回应,他就飞也似的转身跑走了。

“主人,这三年,毓庆尸卫军和南家都有队伍驻扎在此等候主人和二殿下出来。除此之外,远古巨森里的天兽们,也有不少一直在附近查探,想必也是为了等主人现身,还有就是,三大家族也有一些人在外打探,好几次都被尸卫军和天兽们抓住处理了。”

百合说道。

花青瞳和君泱对视一眼,二人心中都不感意外,花青瞳看了百合一眼,问:“你们知道的挺仔细的,这三年你们一直就在这里?”

百合道:“三年前大帝宫殿就被大帝收回了,那些人得了不一的好处,纷纷散去,我和万老便隐身在此,一直等待主人和二殿下出来。”

花青瞳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一行百来人的尸卫军浩浩荡荡地朝着他们跑来,他们不远处,是同样到来的一行红衣队伍,那应该就是南家的护卫了。

“十二秋使!”之前那名尸卫激动地唤道。

花青瞳看了他们一眼,“是我,我们出来了。”

红衣队伍为首之人也激动地涌了过来,向君泱跪地行礼,“参见二殿下!”那为首之人深深将头埋下,他身后众人更不用说,君泱淡淡扫了他们一眼,过了片刻后道:“起来吧。”

那红衣队伍众人闻言起身,却仍不敢抬头直视君泱,君泱看了那为首之人一眼,“南紫微派你们来的?”

“回二殿下,是,家主派我们守候在此,随时迎回二殿下。”为首之人恭敬地低头说道。

君泱淡淡地瞟了他们一眼,回头看向花青瞳,“丫头,二哥先走了。”

花青瞳面瘫地看着脸,“这就走了?”

“舍不得二哥了?”君泱面露戏谑之色,花青瞳不说话,她还真是有点舍不得,一时间鼻子微微发酸。

见状,君泱也不再逗她,而是压低了声音道:“二哥三年没回去,也不知那些个人翻起了什么风浪没,尤其是君泽,二哥得回去看看。”

花青瞳心下了然,点了点头,闷声道:“那你走吧。”

君泱的目光越发温和,“二哥走了,我相信,我们很快还会再见的,我知道你肯定要回毓庆,小心些,小心君泽对你出手,你我同时被关进氤泽之地,君泽肯定会对你产生怀疑。”

花青瞳点了点头,看着他大袖一甩,朝着红衣护卫走去。

红衣护卫们不敢抬头,但是眼角余光瞥见君湍一身兽皮,不禁一个个的神色古怪。那为首之人,却是回头好奇地看了花青瞳一眼,这位姑娘,她为什么和二殿下一起失踪,又一起出来?

听二殿下自称是她二哥,这位姑娘到底是何身份?为首之人心中好奇,却猛不防注意到花青瞳那双青色眼睛,霎时间,他瞳孔一缩,一个不敢置信的猜测浮现心头!

花青瞳目送君泱一行离开后,便见几道身影至远方飞快而来,待那几道身影近了,花青瞳便认出,来人正是厄伦,和其夫人厄珊,还有厄珞。

三人都是人形而来,厄珞明显不再是少年模样,他长的更高大了,已经成为一名壮硕有力的青年。

三人目光灼灼,纷纷看着花青瞳和她怀里的三只小厄兽。

见三只小厄兽还是小奶猫模样,厄伦三人的目光不禁都有些古怪,怎么三年过去了,这三只还没长大?

“小公主殿下终于出来了,这三年可好?”厄伦没有急着抱过三个孩子,而是抱拳一礼。

花青瞳不甚狼狈,闻言点了点头,“还好,我们遇到了大帝残魂,他给小宝宝们吃了寂空石,它们就又变小了,他们本来长大了一些的。”花青瞳说着,将三只递向厄伦。

然而,厄伦三人竟都呆呆地看着她,没有反应。

怎么突然就愣住了?

“厄伦族长?”花青瞳不禁唤了一声。

厄伦回神,神情呆愕地说:“寂、寂空石?小公主殿下,你刚才说,大帝给三个孩子吃了寂空石?”

花青瞳点了点头。

厄伦伸手,接过三个小宝宝,三个小宝宝三年没见父母,此刻均是欢快地扑腾着小短腿扑进了厄伦怀里。

“寂空石好好吃。”

“是啊,可香了。”

“我们吃了感觉好有力量。”

三只小家伙各抒己见,欢腾不已。

厄珊惊喜地捂着嘴,看着三个小家伙,激动的无法言语。

厄珞则嫉妒地看着三只弟弟,寂空石啊,可是让他们厄兽一族蜕胎换骨的寂空石啊。

“小公主殿下,这三个孩子真是托了你的福,那寂空石对于我们厄兽一族来说,无比珍贵,在久远的过去,我们厄兽一族每个新出生的成员都要寻找一块寂空服下,服下寂空石,我们的潜力就会被完全的激发出来,其成就,是没有服过寂空石同族们的千万倍。”

“千万倍?”花青瞳诧异地看着厄伦。

厄伦道:“对,千万倍,说是千万倍,其实还不止,小公主殿下知道凡人与天眷者的区别吧?我们厄兽天赋异禀,随着成长,自身的修为便会自然提升,外人眼中,这样厄兽已经很强大,然而,服用过寂空石的厄兽,却是相当于人类从凡人到天眷者的蜕变,从此不再是凡人。我们厄兽一族在远古巨森之中无人敢惹,除了我们本身的实力外,还有就是,我厄族有一位服用过寂空石的前辈还在世。”

“原来如此。”花青心中也倍感震惊,想不到大帝给小宝宝们的,竟是那等宝物。

“只是可惜,寂空石难寻,现在也只是存在于我厄族的记忆之中罢了,没想到……”厄伦激动地看着三只小宝宝,“小公主殿下,你是厄兽一族的贵人,也是这三个孩子的贵人,它们跟着你,真是有大造化,不如,就让它们继续跟着你吧!”

花青瞳看了眼抱着三只一脸温柔不舍的厄珊,又看看三只胖乎乎的在阿娘怀里扭动着小身子的小家伙,她目光柔软,“厄伦族长,你们也三年没和小宝宝们在一起,一定很想它们,它们也想你们了,就让它们留在你们身边吧,等它们想我的时候,再来找我就是。”

厄伦其实也想孩子,也想和孩子们多处处,闻言他心中着实欢喜,但又怕让三个孩子和花青瞳生疏了,便道:“小公主殿下啊,过段时间我就把它们给你送去,我可不能拒绝啊!”

万老和百合见状,纷纷面露鄙夷,这个厄族的族长倒是好算计,知道跟着小公主殿下有好处,便让他的儿子们赖上小公主了。

花青瞳道:“小家们跟着我很危险,留在厄族最安全了。”

“没关系,我们厄兽一族不怕危险。实在不行,让厄珞也跟着小公主殿下去随身保护好了!”

厄伦很是认真地说道。

万老和百合又是脸色一变,这厚脸皮的,连大儿子也要塞到小公主身边!

花青瞳嘴角一抽,一时有些无语。

正在这时,远处一道矫捷的黑影飞快奔来,待到了近前,光芒一闪,它化作了一个黑衣女子,三年不见,阿蓝也蜕去了少女的模样,成了一名二十左右的大姑娘,花青瞳顿感时间流逝之快。

“主人!”阿蓝激动地看着花青瞳。

“阿蓝!”花青瞳目光柔和。

“主人长大了。”阿蓝看着花青瞳,伸手环抱住她,花青瞳一愣,也伸手将她环抱,二人拥抱了一下,这才松开对方,万老和百合都惊讶地看着这匹黑狼,没想到啊,小公主殿下竟还养了一头黑狼。

厄珞看着阿蓝,眼神眯起,哼,这头小黑狼,把她送给花青瞳,反而倒是成全了她一场造化。

“小公主殿下,时间还早,不如你随我们到厄族小住几日如何?”厄珊邀请道。

此言一出,尸卫军们顿时急了,“十二秋使,毓庆有事,望您速归。”

“毓庆出了什么事?”花青瞳脸色微微一变,毓庆有尸卫大军,应当无人敢惹才对。

“是三大家族,小公主回去后就知道了。”尸卫军为首的小队长道。

花青瞳眼中顿时闪过一丝焦急,她歉意地看着厄珊道:“夫人,看来我是没法去厄族做客了,等来日吧。”

厄珞目光一闪,道:“我跟你一起回去,说不定还能帮上些忙!”

花青瞳一愣,阿蓝顿时脸色大变,厄珞要跟着?她立即躲在了花青瞳身后,心脏揪起。

厄伦笑道,“正好,厄珞需要去外面历练一番,就麻烦小公主殿下了!”

花青瞳看看他们,一时也不好拒绝。

看着花青瞳将厄珞带走了,厄伦嘴角咧开,笑的好不开心,厄珊也不怎么留恋大儿子,他毕竟长大了,反到是怀里三只小的,让他们的心都柔软了。

花青瞳三人一路疾行,走到远古巨森的外围时,忽见两道身影候在那里,她定睛一看,其中那女子不是小聂是谁?而另一道身影,则是一名十七八岁,长的胖乎乎的可爱少年。

那少年长着一张娃娃脸,圆脸圆眼,连嘴巴都是圆嘟嘟的,这是花青瞳生平仅见的,比她还圆的人。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少年啊?”少年见花青瞳一直盯着他看,伸出胖乎乎的手就指向花青瞳,一幅傲娇的不行的模样。

少年声音清脆,花青瞳顿时认出他来,“吉宝?”

“是我。”少年鼻孔朝天喷出两股火焰,傲娇地看着花青瞳。

“小聂,你们等在这里是要给我送行吗?”花青瞳感动地问。

“不是,我们要跟着你。”不待小聂回答,吉宝便说道。

小聂双手环胸,一幅武士打扮,模样颇似女侠,她道:“我自然是要跟着你一起出去历炼一番的,至于他……”

小聂看向吉宝,“他是为了吃到更多桃花糕才想跟你一起走的,它阿娘还不知道呢。”

“臭蛇,你少胡说。”吉宝恼羞地道。

“你们跟我出去,遇到危险我可不负责,驭兽家族可是有很多高手的,万一你们被捉了怎么办?”花青瞳很是不赞同。

“切,黑狼和厄兽都不怕,我们怕什么?”小聂不以为然道。

“就是,我们不怕。”吉宝跺了跺脚,瞪圆了眼睛着急地说,那模样,生怕花青瞳不带他。

看着转瞬间又壮大了不少的队伍,花青瞳颇感无奈。

哪知,几人没走几步,便听一个声音在后面响起,“十二秋使请等等。”

花青瞳面瘫着脸一回头,便见两道白色身影响由远而至,那是一个中年男子,和一名十八九岁的少年。

“雪灵虎族长!”花青瞳认出那中年男人了。

“有幸十二秋使还记得在下,十二秋使,这是小儿雪洛,三年前多亏十二秋使救命之恩,才保住小儿一命,不止如此,十二秋合那本源生气,还为小儿带来一场大造化,这三年,小儿至从醒来后便一直感念十二秋使大恩,所以,在下便想让小儿跟着十二秋使一道出去历炼一番如何?”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神有些古怪。

小聂双手环胸,吉宝鼻孔微扬,阿蓝和厄珞都垂手静观,一从尸卫军已经面色古怪,万老和百合更是满脸错愕,小公主这天兽缘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哈哈,十二秋使,雪灵虎少主想报恩,你就收着他吧,索性人不嫌多,我这一对弟妹,不如也给十二秋带出去历炼一番如何?”

花青瞳抬头一看,却见是白璃带着一对八九岁左右,精致的宛如玉娃娃一般的小少年和小少女走来。

花青瞳的面瘫脸一僵,顿感头大。

------题外话------

这是第一更,今天还有二更,应该要晚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