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私闯皇宫?”

为首的黑衣护卫厉声喝道。

“放肆!”为首的尸卫军首领也随之怒喝道。

那为首的黑衣护卫看见尸卫军,顿时面露不屑之色,冷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大名鼎鼎的尸卫军啊!”

尸卫军们脸色铁青,因为九阳封天大阵的关系,他们修为尽失,毫无攻击力,如今也不过就是强撑。

花青瞳看着那名为首的黑衣护卫问,“你们是哪家的护卫?”

那为首的黑衣护卫当即打量了花青瞳一眼,冷笑着道:“现在这毓庆国真正的当家人,自然是雷家!”他高高地仰起了头,神情颇为傲慢。

“雷家,也配成为毓庆的当家人?”花青瞳面瘫着脸冷冷反问。

那黑衣护卫顿时面露怒色,不悦地眯着眼打量花青瞳,“你又是何人,胆敢对我雷家不敬?”

花青瞳面色冰冷,看来毓庆现在处境真是堪忧,雷家居然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公然将自己当成了毓庆之主。

她目光冰冷地看着这些护卫,厉喝一声,“毛毛,晶晶。”

但见一只巨大的仙人球和圆胖的蘑菇飞出了她体外,一根根黑色毒刺,不由分说地疾射而出,掀起‘嗖嗖’的劲风,‘噗哧噗哧’地钉入那些黑衣护卫体内,引起阵阵惨叫。

这方的动静,立即引来了别处巡逻的黑衣护卫的注意,大批大批的黑衣护卫朝这边涌来,一见花青瞳几人正在屠杀他们的同伴,顿时都举刀扑了上来。

“哈哈,这么多人可以杀,过瘾!”小聂大笑一声,身形凌空而起,张口就是朝下方一口浓浓黑色毒雾吐了出来,黑雾弥漫,那些个黑衣护卫竟是手脚猛地一软,跌坐在地,转瞬间,毒雾腐蚀他们的皮肤,皮开肉绽,黑血流出,惨叫声阵阵而起,不多时,便毒发而亡。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了小聂一眼,黑花腹蛇一族的毒,可真是厉害。

但是,此时依然有黑衣护卫扑上来,其中一人,看向死了大片的同伴,立即朝着反方向奔跑而去,看样子,是要去报信。

花青瞳冷笑一声,抬手间一根天之力凝成的尖刺射出,‘嗖’地射入那报信之人背心,那人顿时倒地不起。

“这宫中所有属于雷家的护卫,我都要清理干净,谁想吃桃花糕?那可是不能白吃的,要干活才有吃的。”花青瞳面瘫着脸瞟向吉宝。

吉宝顿时瞪圆了大眼睛,水汪汪的眼睛傲娇地瞥了花青瞳一眼,胖乎乎的身子顿时一个跃起,张口间,道道火焰喷出,那些刚扑上来的黑衣护卫们顿时被赤焰焚身,惨号不止,转瞬间烧成了焦灰。

龙鳞赤焰兽的火焰并非普通凡火,那上古炽焰着身,便说是人,就是的钢铁也瞬间融化。

吉宝的反应,让众人忍俊不禁,这吃货。

小聂是个好战的,不用花青瞳说她就在空中一阵毒雾,一阵口水,一阵毒箭的乱喷。

“主人,我也去。”阿蓝请示道,见花青瞳点头,她当即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之色,天兽骨子里的血腥好战本性毕露,她身形矫捷的跃出,五指成爪,凶狠杀戮。

一直眯着眼睛打着磕睡的厄珞此刻微微睁大了眼,它看了眼又是毒又是火的现场,两眼一眯,不悦地哼哼道,“搞的这么脏,怎么吃?可惜了那么多有修为的活人了。”

他呢喃了一句,眯起了眼睛眼不见为净。

花青瞳瞪了他一眼,这家伙!

雪洛犹豫地看着战场,有那三只出手,那些黑衣护卫根本就不够看,他犹豫了一下,说:“十二秋使,我去别处转转,看看有无别的雷家人。”

花青瞳看了他一眼,点了下头,“去吧,小心!”

雪洛身体微怔,只为那句‘小心’。

看似简短的两个字,他却听出了其中浓浓的关怀,那未尽之意,俨然是让它遇到危险不要逞强。

他低头应了一声,转身时飞快掠出。

厄珞猛地睁开眼,看了花青瞳一眼,身影也飞快掠出。

转眼,花青瞳身边就剩下了万老,百合,还有两只小白鹿,还有上百尸卫军。

“小姐,我也去帮忙,让万老留在你身边保护。”百合兴奋地看着战场,主动请命道。

花青瞳看了她一眼,见她跃跃欲试,便点了点头。

百合得了首肯,转瞬间冲了出去,霎时间,空气中花香四溢,一片片白色花瓣飘然而来,纷纷扬扬,所过之处,花瓣如利韧刺破一个个黑衣护卫的心脏。

美丽的杀戮。

“真好看。”小三到底是女孩子,看到漫天飞舞的花瓣,顿时眼睛晶晶发亮。

“没有哥哥的梅花好看。”小二噘起了小嘴道。

小三道:“可是,她只比哥哥的梅花差一点,这个百合姐姐的花瓣也很好看啊。”

“好吧,的确是不难看,好不好看不重要,重要的是杀的人得多。”小二瞥了小三一眼。

小三点头,“我当然知道,哥哥说,要用最小的代价,杀最多的敌人,那才叫真的厉害呢。”

“嗯,你知道就好,我们好好看着,哎,小聂姐姐一个劲儿喷毒雾太废劲了,真是浪费,她要是把毒雾都凝成根根细针就轻松多了。”小二叹息道。

“是啊,吉宝哥哥喷火喷的也太用力了,他应该把火焰压缩变小,那样不仅威力大,还轻松,它这样大片大片的喷火,真是浪费,他们果然都没有哥哥聪明。”小三连连摇头。

“百合姐姐也是,花瓣撒的太多了,不是每一片花瓣都能杀死一人的,有的就落空了,不是百发百中,浪费。”

“阿蓝姐姐速度挺快,就是利爪挥下的时候,不够准,直击要害多省事,她刚才那一下,居然只是抓破了那个人的大腿,这可不能一击毙命啊。”

两个小家伙你一言我一语地评价着,眼睛纯净而无害,花青瞳和万老对视一眼,这两只真是性格温和无害的小白鹿,而不是两头凶兽?

没多久,一批批扑上来的黑衣护卫便被清理干净,花青瞳屈指弹出一缕白玉药火,将地上的尸体清理干净,这一会儿的杀戮,最起码解决了上千人,这上千人,无一不是天珠境以上的高手。

雷家一下损失了这么多高手,估计会很心疼吧。但是,这还远远不止。花青瞳面瘫着脸目光冷漠,她举步朝前走去,杀的正兴奋的小聂等人,纷纷对视一眼,四下散去。

不是说要清空这宫里的黑衣护卫吗,那正好!

看着一个个家伙闪身向四下散开,去反杀这宫中的黑衣护卫,花青瞳没有反对,任由他们去了。

尸卫军们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之情,十二秋使带回来的这伙天兽们,可真是一个比一个凶残。

而此时的毓庆帝寝宫中,气氛却是一片紧崩。

雷家的家主雷霆冷笑着看着帝位上闭目不言的人,“毓庆帝,在这九阳封天大阵下,你,还你的军队,都是一伙废人,这样的你,还有什么资格当这一国之主?”

毓庆帝色灰败,对于雷霆的话仿若未闻。

雷霆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恼怒,他继续道:“你们毓庆的大皇子如今也不过是个废人,双臂被废,就算他力大无穷,又能翻起什么风浪费?毓庆帝,你好好想想,你那小孙女,还有皇后和大皇子妃,可是都在我雷家的手中呐!这禅位诏书,你推得了一时,可推不了一世。”

毓庆帝端坐的身体陡然一颤,衣袖下的双拳不禁握紧。

雷霆轻轻一笑,“本家主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三天,可是三条人命呐,皇后,大皇子妃,小公主,啧啧,小公主才两岁吧!”

毓庆帝闭合的双眼瞬时怒睁,他气的浑身颤抖,愤怒地盯着雷霆。

雷霆浑不在意,戏谑地看着他说:“今天不算,今天就当是本家主仁慈,给毓庆帝的考虑时间吧,最后一天的考虑时间哦!”

说完,雷霆微笑着坐了下来,兀自捡下腰间的黄木葫芦,喝了一口,“啧,烈酒当喉,这滋味可真是爽!”

“雷兄,知道你好酒,可是,你也不能光顾自己喝啊,给兄弟也来一口如何,看着你喝,我这也有点馋了!”

莫家主轻笑一声,目光灼灼地盯着雷霆手中的酒葫芦。

雷霆大方一笑,扬手将酒葫芦抛了过去,“莫兄,欧阳老弟,都请!”

莫言柏接过酒葫芦,和欧阳力各自大喝一口,大呼道:“爽!好酒!”

雷霆笑道:“自然是好酒,这可是毓庆帝珍藏的灵酿。”

“时辰差不多了,雷兄,我们回去吧。明天再来就是。”欧阳力将酒葫芦扔还给雷霆,起身说道,他身边的的欧阳菱和穆轻闻言,纷纷举步跟上。

“走吧,这宫里现在死气沉沉的,也没个热闹气儿,确实不宜久留,雷兄,你可得动作快着点儿,等你正式搬入了这里,可得弄的一派热闹盎然啊。”莫言柏看了死气沉沉的毓庆帝一眼,不屑地摇了摇头,“我说毓庆帝,就连乌神国都顶不住,你何必苦撑呢?”

他一边摇头,一边往外走。

雷霆笑了一声,“明天开始,第一天哦!三天时间,很快的。”

莫家两名少年,雷家的一名少年和一名少女,都同情地看了毓庆帝一眼,跟着自家长辈朝外走。

欧阳菱却是沉着脸,却从三年前她的驭兽师天赋被废,她就不得家主看中了,好在穆轻给她配了灵药,让她的天之力得以修炼,才重新挽回了一些欧阳力的看中。

然而今天,就在方才,她不知为何,心中突然狂跳不安,仿佛即将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一般。

雷霆等一行人出了毓庆帝的寝宫后,发现把守在前面的护卫不见了,他微微皱了一下眉,显然对于护卫们的擅离职守十分不悦,正在他沉下了脸之时,忽见前方转弯的白玉柱前,有一只脚露了出来。

那只脚,可不是站立的,而是躺着的。

雷霆眉眼一跳,心中不禁闪过一丝不安,他加快了脚步走上前去,定睛一看,顿时瞳孔收缩。

因为,那黑护卫赫然是已经死透,而他的胸口处,赫然一个空洞,他的心脏,不见了。

稍后紧跟上来的欧阳和莫家几人见状,也纷纷倒抽一口凉气。

几人面面相视,心头忽生不安。

“快,召集他们集合,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雷霆脸色铁青。

站在雷霆身后的那名少年闻言,立即拿起胸前的哨子吹响,哨声三长两短,这是雷家护卫集合的哨音,往常,只要哨音一落,护卫们便会匆匆赶来,集合在此。

但是今天,哨音落下后,居然毫无动静。

“再吹。”雷霆沉着脸喝道。

那少年不禁再度吹响口哨,哨音落下时,依然还是没有回应。

雷霆的脸色登时变的铁青一片。

欧阳和莫家众人的脸色也瞬间变的难看起来,“怎么回事,难道毓庆还隐藏了实力?”只是,这手段也太残忍了些。莫言柏看着地上尸体那空洞洞的心口。

因为尸体死状凄惨,所以大家都只是看了一眼就不再细看,反到是欧阳菱,盯着尸体脖子处的爪痕,死死地看着,“是天兽!”

她惊呼出声,语气肯定。

众人的目光立即都是看向了她。

欧阳菱道:“他脖子上的爪痕,是天兽干的。”那爪痕有些熟悉,像极了雪灵虎所为,但是,尸体被剜空的胸口却不是雪灵虎会做的事,一时间,欧阳菱心中怦怦乱跳,她也不敢确定什么。

“没错,的确是爪痕,难道毓庆皇宫来了天兽?”欧阳力此时也注意到了尸体脖子上的爪痕,不禁疑惑道,蓦地,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若真是天兽,蓦非是她回来了?”

雷霆瞳孔一缩,“欧阳老弟,你是说那位与天兽交好的十二秋使?”

“除了她,我想不到别人。”欧阳力脸色狰狞。

就在这时,一声惨叫,从前方传来。

欧阳力目光一凛,举步朝前走去,其他人也都跟上。

到了那声音传来之地,众人就见一道白色的身影一闪而过,那身影一把将一名黑衣护卫的喉咙抓碎,在脖子上留下一道爪痕,而后,一个黑衣身影又极快地闪过,一把将那黑衣护卫的心脏剜出吃掉。

“雪洛,你就跟我作对是不是?我喜欢吃活人的心脏,你都把他们先弄死了,还有什么乐趣,味道也没那么好了!”

厄珞不满地瞪着那白色的身影。

雪洛终于停下脚步,回头淡淡地看着厄珞,“你怎么吃都是吃,何必活吃那么残忍?”

“小雪!”欧阳菱看清楚那白色身影响的刹那,不禁激动的低呼出声,一把捂住自己的嘴。

这一刻,激动莫明。

是小雪,是她的小雪啊!

她的眼中瞬间蓄满了泪水,是小雪,她又看见她的小雪了,只要小雪再次主动和她建立契约,她被废掉的驭兽师天赋,就会重新恢复,到时候,她还是欧阳家年轻一辈最优秀的天眷者。

穆轻看着她,垂下眼眸微光一闪。

欧阳菱却完全忘了其他,她只怔怔地看着那道变的更加高大了的白色身影,“小雪,小雪!是我啊!我终于又见到你了!呜呜!”

欧阳菱终于欣喜若狂地大叫出声,一声声地呼唤着小雪。

正在对峙的雪洛和厄珞闻言都纷纷朝着声源处看来。

一看见几人,厄珞的眼中便闪过一丝兴奋,而后是不悦,该死的,这几个美味的活心脏,修为居然挺高的,他若想吃到,估计不太容易。

而雪洛,此时却是看到了那个抬步想要朝他跑来,但碍于厄珞在旁而又不敢靠近的女子。

“小雪,我是菱菱,是菱菱啊!你难道忘了我了,不会的,小雪!” 欧阳菱激动地朝着雪洛大声喝着。

雪洛从始至终都是淡淡地看着她,没有回应,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淡淡的,平静地看着她。

“小雪,这三年你去了哪里,我们的契约被人斩断了,我也受了连累,小雪,你快来,只要我们重新建立契约,我的驭兽师天赋便会恢复,到时我们就又能天天在一起了。”

欧阳菱双眼含泪地看着雪洛。

厄珞鄙夷地看了欧阳菱一眼,回头问,“雪洛,这个女人就是你曾经的那个契约主?就是她在生死关头抛下你自己跑了的?”

雪洛看了厄珞一眼,没有说话。

但是欧阳菱听到厄珞的话,却是浑身陡然一僵,她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小雪,小雪难道是在怪她,所以才不理她的?

“小雪,你是在怪我吗?当初,当初是你让我离开的我,我若是不离开的话,我们都会死,我不能让你白牺牲,我必须要逃啊,不然你的牺牲就没有意义了。小雪,我也很痛苦,我不想辜负你的牺牲,我只有逃!小雪,你知道这三年,我又多么想你吗,我想你,想我们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点点滴滴,小雪,我好想你……”

眼泪,顺着她雪白的脸颊滑落,欧阳菱看着小雪,不舍挪开一下目光,她死死地看着雪灵虎的神色,不愿错过他一丝一毫的神色,她要好好看看,看看小雪是否还会原谅她。

果然,听见欧阳菱说到从小一起长大的点点滴滴,雪洛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恍惚之色,雪灵虎一族重情,尤其它还和欧阳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他的心中一时间不禁惆怅一片,正因为一起长大,所以那次的抛弃,才更令他心伤绝望,真正的斩断了它对欧阳菱的牵绊。

但是,他眼中的恍惚,却让欧阳菱误以为是他还对她有感情,一时间欧阳菱心中暗喜,面色上却依然动容道:“小雪,回到我身边,像小时那样,我们永远的在一起,好不好?”

“不好!”厄珞厌恶地低喝一声。

“都是人类,怎么相差就这么大,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要是真的对雪洛好,当初就不该是自己逃命,而是应该你为雪洛挡住那些坏人,让雪洛去逃跑才对。可你呢,口口声声不想雪洛白白牺牲,你不过是自己怕死,就让雪洛替你去死吧!”

厄珞鄙夷至极地看着她,一脸冷笑。

雪洛垂下眼,他并不会想让欧阳菱为它挡去危险,他只要……哪怕她当初抛下他的时候,有一瞬的迟疑,一瞬的挣扎,一瞬真正的担忧,也是好的。

可是她没有。

若刚才见到她时,她的眼中没有算计,而是纯粹的喜悦,他也可以感觉到欣慰,可是,他在她的眼中,看到了算计,自私的算计。

雪洛沉默地垂下了眼,转身就走。

他与她,从三年前就没有关系了!

“小雪!”见雪灵虎真的不愿再跟着她了,欧阳菱顿时焦急地大喝一声。

雪洛的身影没有一丝停顿。

“父亲,帮我留下他,别让他离开。”欧阳菱见状,不禁急了。

雪洛闻言,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深深的失望,最后终是释然,都过去了,她不值得他在意。

欧阳力目光一闪,有些忌惮地看着挡在雪灵虎前面的那头厄兽。

他可不想让厄兽死在他的手上,遭来厄兽一族的报复。

就在这时,花香扑鼻,白合花瓣缤纷飘来,随着一道白色清灵的身影落下,一众脚步声也渐渐传来。

当先一人,正在花青瞳。

雪洛看到花青瞳,顿时脚下一转,朝她走去。

欧阳菱见状,顿时眦目欲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