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那缺了口的驭兽环,西门无瑕和吉宝都是一呆,吉宝大眼瞬间眯起,很是喜爱地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脖子上的人类小幼崽,长嘶一声,他就驼着小胖娃朝另七只驭兽环奔去。

“小心别打了牙!”西门无瑕一见它们这阵仗,不禁忧心忡忡地喊道。

吉宝和小胖娃谁也不理她。

吉宝和小胖娃最先冲到的地方是与阿蓝激战的那只驭兽环身边,看着阿蓝变成的黑狼一边灵活地躲闪那驭兽环的捕捉,一边不断地发出利韧去破坏那驭兽环。

那驭兽环在欧阳力的控制下,仿佛有了灵性,二者缠斗的激烈,偏在这时,一身火焰的龙鳞赤焰兽和小胖娃双双赶到,二者不由分说地将黑狼挤开,冲向了那驭兽环。

黑狼被挤到一边,脚下一个趔趄,然后她抬起头莫明奇妙地看着吉宝,狼眼一阵抽搐。

然后,她就震惊地瞪大了蓝水晶般的双眼,只见那小胖娃咯咯笑着,一手接住飞撞而来的驭兽环,两只小胖手把驭兽环把玩了一圈,再用力一掰,那驭兽环便被掰成了两截。

小胖娃咯咯地笑着,随手向后一抛,将那驭兽环扔掉,吉宝当下又载着小胖娃冲向下一个驭兽环,这次有点糟糕,因为围攻小聂的是两只驭兽环,吉宝和小胖娃先是冲向了其中一只驭兽环,待小胖娃一把将那驭兽驭接在手中,恶狠狠地咬断后,吉宝又十分霸道将巨大的黑蟒挤到一边,将另一只驭兽环干掉。

接连干掉了四只驭兽环,欧阳力的脸色猛地变了。

“雷兄,莫兄,杀了那个小奶娃!”欧阳力算是看出来了,那小奶娃就是个怪胎,不仅力大无穷,而且牙口还好的不行。

至宝级的驭兽环,被她那几颗还没长全的小乳牙一咬,就断了。

雷霆哪里抽得开手,他正被塗兮羽追着打,只见他左臂不正常的下垂,衣袖上赫然映着一个拳头的印子,而他的另一只手,不断有电弧闪烁,但是,他的那些电弧,在对上塗兮羽的拳头时,完全不够看。

因为,塗兮羽的拳头不仅力大无穷,上面还带着天雷的威势。

又是天雷。

这秋殿都是些什么怪胎,怎么个个的都有天雷,那可是天雷,与他们雷家拥有的雷属性不同,那是真正的天罚之雷,威力无穷,与天雷相比,他们雷家的雷属性之物和功法,简直就温顺的如同无害的小动物。

塗兮羽脸色狰狞,脚下如风,不断追击着雷霆,雷霆的脸色也极为恐怖,他不断地逃跑着。

而与此同时,雷家的三长老雷腾,四长雷震,五长老雷音都没有闲着,他们三人分别逼向缪日媛,西门无瑕,以及花青瞳,他们不断厉喝道:“交出我雷家宝藏,放尔等离去。”

西门无瑕嘴角一抽,心想,你们雷家的宝藏都进了我闺女的肚子里,这三个月过去了,早就都变成粑粑,被我闺女拉完了!

只是,雷家三位长老是打死也不会想到,他们雷家的宝藏,如今早就都变成了粑粑。而莫家家主莫言柏,在看到场间的战况时,他的眉头深深皱起,听到欧阳力的求救更是脸色阴沉,他大吼一声,“雷兄,还不快让你的人放箭,还等什么!”

战况对他们这方如此不利,还等什么?

雷霆一听莫言柏所言,再加上被塗兮羽追的狠了,竟是不顾一切地大声吼道:“放箭,放箭!”

雷家的弓箭手们闻言,纷纷拉动手中的弓箭,朝着战场之中射来,正在与雷家五长老交手的花青瞳脸色一寒,二话不说喝道:“毛毛,晶晶出来,让他们看看是他们箭厉害,还是你们的毒刺厉害!”

毛毛和晶晶先后从花青瞳体内飞了出来,两个小家伙一出来,就挥舞着双手,发出一根根黑色的毒刺和五彩的毒刺。

两个都是小毒物。

他们飞射出去的毒刺,纷纷朝那些雷家的弓箭手而去,霎时间,箭雨和毒刺交融在这方天地里,密密麻麻,难分敌我。

砰!

砰砰砰!

雷家弓箭手不断倒下的声音接连响起,被毒刺射中,那些本身修为并不高的雷家弓箭手,哼都没哼一声,就一个个的应声倒地。

“哈哈哈,小弟,跟着老大向前冲!”毛毛双手叉腰,仰天大笑,头顶的冲天小辫,随着她肆意的大笑,在头顶一阵乱颤。

“好的,老大,俺来了!”穿着五彩肚兜的小男孩匪气十足地应了一声,迈动着小短腿,跟着毛毛一起朝周围的弓箭手们冲了过去。

“小公主的这两个天礼真是有趣极了,哈哈哈!”万老站着原地,看着那两个小家伙,不禁抚须一阵大笑。

百合俏脸兴奋,“万老,我去保护两个小家伙!”

万老看了她一眼,无奈道:“去吧。”

百合高兴地应了一声,当即飞身而起,在密集的箭雨和毒刺中,芳香四溢的百合花瓣漫天飞舞,少女宛如仙子一般在空中飞舞,跟着毛毛和晶晶冲向了雷家的弓箭手。

看着雷家的弓箭手一片一片的倒下,雷家五长老雷音的脸色变的十分凶狠,“花青瞳,你将你的天礼都派了出去,我看你拿什么和我斗!”

花青瞳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拿什么和你斗?拿这个!”花青瞳双手抬起,天雷小球分别在她的手心里旋转,不时地发出噼里啪啦的火花。

五长老雷音的脸色猛地一变,双瞳紧缩,死死盯着花青瞳手中的天雷小球,“天雷,你居然有天雷,还是这么多的天雷!”

五长老惊骇至极,神情又是惊恐又是嫉妒。

花青瞳面无表情,双手同时向前一掷,将两个雷电小球抛向雷音,雷音见状,脸色倏然大变,疯狂地转身撒腿就跑,脚下生风,而花青瞳抛出的两个雷电小球,却是空中化成两道电弧,疾速地追击着他的背影而去。

噼啪!

电火飞闪,烤肉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五长老雷音的背后上,两道焦痕深入背心,黑洞洞的伤口处,青烟不断向外冒出。

“老五!”正在与西门无瑕激战的四长老雷震一回头,正好看到这一幕,不禁眦目欲裂,脸色大变地朝着五长老扑了过来。

花青瞳看着自己的天雷造成的威势,眼中不禁异彩连连,自己的天雷竟然那么好用,那条住在自己丹田里的雷电小蛇,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老五……”四长老一边应付西门无瑕的追击,一边双眼盯着五长老。

“我,我没事!”雷音抬起头,脸色煞白地对雷震说,每说出一个字,他脸上的冷汗就多一层。

“老五,别说话!”四长老雷震见他这幅模样,不禁大吼一声,双眼通红,西门无瑕冷笑一声,手中的桃花扇展开,射出根根银针,击向四长老,四长老回头,痛声大吼:“滚!”

他的掌风中夹杂着雷电击向西门无瑕。

花青瞳见状脸色猛地一变,抬手一翻,一个银色的天雷小球又是凝成,她面瘫着脸,目光冰冷地将这个雷电小球甩向四长老。

“四哥,小心!”雷音知道那天雷小球的厉害,见状不禁大喝一声。

四长老击向西无瑕的一掌应声而散,他身形飞快地向后退去,雷电小球擦着他的左臂砸在了他身后的地上,雷电落下,那土地轰然一个大坑出现。

四长老骇的倒抽一口冷气。

“我们不是她的对手。”雷音虚弱地对地四长老说了一句,二人均是一脸的阴狠不甘,“四哥,你退开,我和她拼了。”

四长老闻言,脸上不禁闪过一丝复杂之色,竟是没有再犹豫,身形连连后退。

而原本虚弱的五长老雷音,却是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双手抬起,手心向上,像是托起了什么物件一般,上方的空气微微扭曲,接着,蓝光闪烁,其中隐隐有银色的电弧游走。

待那蓝色凝成实质,一把银蓝色的五弦琴便出现在他的掌中,花青瞳的眼眸微微瞪大,里面十足好奇。

“小心,这把琴名叫雷琴,雷音出生时,便长在他心脏上的伴生至宝,此琴天生随他一起而生,来历不凡,威力也恐怖。”缪日媛的声音传来。

花青瞳的眼中不禁闪过一抹惊异之色,居然有人出生之时,便有至宝伴生,真是不可思议。

花青瞳当即心中警惕万分。

雷音眼中杀意浓烈地盯着花青瞳,他的唇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他右手托着琴身,左手则轻轻拔弄琴弦。

低沉又厚重的琴音随着他的拔弄发出,花青瞳死死盯着那琴,只见,随着他的拔弄,五根琴弦上,皆是有道道银色电蛇游走,而他拔弄琴弦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嗡!

就在某一刻,琴音急促到连绵成一片,琴弦上的电蛇也连绵成一片银色的波纹,忽地,他的手掌在琴弦上狠狠一拍,那片银色的雷电波纹,竟是猛地激射而出,朝着花青瞳的所在飞来。

花青瞳面瘫着脸,好奇看着那片朝自己飞来的银色闪电,她清晰地感觉到,这片闪电,无限接近于天雷,它的威力,比普通的雷属性天礼强大太多太多,它无限的接近于天雷,可也只是接近而已。

感受到这片天雷的逼近,沉睡在花青瞳丹田中的雷蛇小蛇,仿佛是受到了挑衅一般,它缓缓地甩动了一下尾巴,然后睁开了双眼。

在它睁开双眼的一刹那,花青瞳青色的瞳孔中,忽然有黑色的闪电一闪而过,她的周身,更是散发出一股强烈的天雷威压。

咔嚓!

那飞向药青瞳的银色闪电,应声而碎。

雷音瞪大双眼,脸色苍白一片,碎了,他的伴生至宝发出的雷电攻击,竟然碎了。

他清晰地看见了花青瞳双眼中一闪而过的黑色闪电,那黑色闪电,令他头皮发麻,竟连继续一战的勇气都没有。

花青瞳的手中,却是缓缓出一道紫色闪电。令人窒息的威压从那紫色的闪电中散发而出,雷音面色惨白,瞳孔剧烈的收缩,死亡的危机无限逼近,蓦地,花青瞳手中的紫色闪电飞出,无声地击在了雷音的身上。

紫色的闪电在雷音的身上游走,他浑身剧烈地抽搐着,紫色雷电所过之处,他的身体寸寸成为焦炭,而某一刻,只听‘咔嚓’一声脆响,他手中五弦雷琴也应声而碎,琴碎时,雷音的身体也跟着一起倒地而亡。

“老五!”看见这一幕的四长老和三长老,纷纷悲痛大吼出声,他们饱含痛苦的悲吼声,立即引来雷霆的回眸,就是这一眼,他的脸上也忍不住流露出悲痛之色,“老五!”

看着五长老已死,他逃跑的动作不禁慢了一瞬,而就是这一瞬,塗兮羽恐怖的手臂,仿佛化作一只狼牙棒,狠狠击打在了他的身上。

咔嚓!

雷霆听到了他身体骨骼碎裂的声音。

“唔。”雷霆发出一声闷哼,三长老和四长老又回头看向他,纷纷向他扑去,“家主!”

莫家的家主莫言柏看着那一幕,脸上不禁闪过一丝骇然之色。

他们竟然败了。

那塗兮羽和花青瞳恐怖就不说了,那头龙鳞赤焰兽和它身上的小娃娃才是真正的令人心塞。

又是两只驭兽环被咬断,看着那龙鳞赤焰兽驼着小胖娃风风火火地冲向最后两只驭兽环。

欧阳力的脸色苍白一片,冷汗滴滴从额头滑落,他手中掐诀的动作不禁加快,而最后两只驭兽环,正缠着两只小白鹿。

“小二,快点,龙鳞赤焰兽和小怪娃来了,咱们不能让他们抢先。”小三双手结印,焦急地催促着小二。

小二小脸严肃,双手各伸出两指抵在太阳穴上,眉心间一团白光涌出,那扑向他的驭兽环,便停滞在他的眉心前,一动不动。

突然,小二双眼猛地睁开,粉红晶莹的小嘴吐出一个字:“去!”

随着他一个‘去’字出口,他眉心的白光蓦地冲出,‘叮’地一声,击在了那只驭兽环上,霎时间,白光卷着驭兽环朝欧阳力飞去。

欧阳力苍白的脸色在看到那白光和驭兽环朝他飞来时,脸上不禁闪过一丝深深的骇然之色,因为,他竟然感觉到,这驭兽环,竟是完全的脱离了他的控制,笼在上面的白光,是那头小白鹿的灵魂力,果然不愧是白鹿一族,他们的灵魂力着实恐怖。

被小二的灵魂力控制了的驭兽环‘噗’地一声,飞进了欧阳力的眉心之中。

欧阳力霎时间白眼一翻,仰面向后栽倒。

小二见状,不禁一拍小手,对小三说:“我好了,小三你好了没?”

“我也快了。”小三声落,蓦地睁开双眼,与小二一样,她的灵魂力也裹住了停在她面前的驭兽环,冲向了欧阳力。

又是一个驭兽环冲进了欧阳力的脑海。

仰头晕倒在地的欧阳力蓦地睁开双眼。

“起来!”小三兴奋地拍着手命令道。

欧阳力眼中尽是不甘,却因为脑海中驭兽环的作用,而不得不强逞着疼痛不已的身体站了起来。

“向左走。”

“向右走!”

小二和小三发出不同的命令,而欧阳力,竟是一条腿迈向左边,一条腿迈向右边,最后,整个人只能在原地挣扎,看起来格外怪异。

“向左。”小三开口。

“向右。”小二开口。

欧阳力再次在原地挣扎蹦跳。

小二和小三对视一眼,“小三,你能不能和我有点默契?”

小三也不服气地道:“是啊,小二你能不能和我有点默契?”

风风火火冲过来的吉宝和小胖娃,看着驭兽环被他们这样玩,不禁都有些闷闷的。

忽地,小三转转眼珠子,命令欧阳力道:“坏人,向我们道歉。”

小二一听,也道:“对,向我们道歉,要双手作揖,态度诚恳,哥哥说道歉要真心。”

欧阳力额角青筋爆起,但在脑海中驭兽环的作用下,却不得不双手作揖,向他们道歉。

两只小白鹿哈哈大笑,坐在吉宝脖子上的小胖娃觉得好玩,便对两只小白鹿说:“跳舞,跳舞。”

“跳舞?”小二和小三兴奋地大喊一声,对啊,跳舞。

欧阳力的双眼蓦地瞪的滚圆,让他作揖道歉他都认了,可是跳舞是怎么回事?

“你跳舞吧。”小二命令道。

“我们不说停,你就不能停。”小三补充道。

欧阳力在原地僵了一会儿,然后,脑海中两只驭兽环传达出的命令就让他痛苦不已,他脸色爆红,却是不受控制地双手叉腰,在原地摇头摆臀蹬腿儿,当真跳了起来。

“咯咯咯……”小胖娃拍着双手,笑的停不下来,两只小白鹿也笑的停不下来,吉宝也弯起了大眼睛,哈哈大笑,一边,恢复成人身的小聂,阿蓝,厄珞还有雪洛一回头,刚好看到了这一幕,几人瞪了这边片刻,也‘噗哧噗哧’地笑了起来。

欧阳菱想笑,因为欧阳力的样子实在是好笑,但是,当她意识到居然连她父亲都失败了以后,她就不禁惊恐地向后退去,她要逃走。

正笑的停不下来的雪洛一歪头,正好看见欧阳菱想要逃走的身影,他的眼中霎时闪过一道冷光,身形顿时化作一道白影,利爪伸出,朝着她抓去。

他的速度很快,欧阳菱刚走了没几步,便被他抓在了手中,利爪抓着她的脖子。

欧阳菱脸色惨白,尖叫道:“不,小雪,你不会真的杀我的,我是菱菱啊,和你一起长大的菱菱啊,你忘了我们过去一起成长的时光了吗,你真的忍心杀我吗?”

雪洛眼中闪过一丝回念之色,“从你五岁以后,就只是拿我当成一件工具来看待,以前我不在意,可是现在,我在意了。”

欧阳菱瞪大了眼睛,它都知道,它竟然都知道,是的,她三岁契约了它,五岁之前,她什么都不懂,只是真心的与雪灵虎玩耍,可是五岁以后,雪灵虎的存在,就让她起了虚荣心。

看着面前雪灵虎那双冷漠的双眼,欧阳菱一阵不甘怨恨,它说,它现在在意了。

“是因为花青瞳,是因为她,她挑拨了你?”欧阳菱眼神怨恨地盯着花青瞳的身影。

雪洛眼神一黯,嘲弄道:“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说着,他的利爪用力一掐,只听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欧阳菱被拧断了脖子。

穆轻看着欧阳菱的死去,眼中不禁滑过一丝震撼,雪灵虎,终于怒了啊,可是,眼前这一切,都是欧阳菱自己造成的。穆轻垂下眼睑,眼底滑过一丝遗憾,欧阳菱,就这样死了啊。

那边,欧阳力还在跳舞,他换了一种舞姿,大力地扭着屁股,一会儿扭到了左边,一边会儿扭到了右边,一边儿又极其卖力地翻起了跟头。

莫言柏瞪大眼睛,看着欧阳力的惨况,一时呆住,他的脸色憋的痛红,他想笑,可是意识到现在的处境,他又着实笑不出来。

那边,花青瞳看着雷霆的倒下,忽地听到那边的笑声,她诧异地一回头,就见到欧阳力疯狂的在原地扭动着腰身,不时还翻个跟头,转个圈圈,手上还翘起了兰花指。

她缓缓瞪大双眼,眼中一片不可置信,欧阳力疯了?

“青瞳姐姐,我们用驭兽环控制了他。”小二顶着一头卷曲的短发,炫耀地向她跑来,拉住她的手指着欧阳力说。

“青瞳姐姐,他想用驭兽环对付我们,可是现在,他被我们反控制了,以后他就只能听我们的话了。”小三也兴奋地道。

花青瞳看着她们,惊诧与他们的实力,口中却是道,“原来小二和小三这么厉害,不过,对敌时千万不能大意,不能骄傲,知道吗?”

“知道!”两只小白鹿齐声道:“哥哥说,就是碾死一只蚂蚁,也不能大意,不能小看任何敌人,忌骄忌躁。”

花青瞳拍拍他们的肩膀,“嗯,你们的哥哥说的对。”

白鹿族的恐怖超出了花青瞳的想象,在她的认知中,温和低调,不喜战斗的白鹿族应该很无害,可是看着眼前这两只小白鹿,花青瞳深深的体会到,能够在远古巨森里生存下来的强大族群,没一个是简单的。

“家主,我们怎么办?”莫家家主莫言柏身后的两名年轻人偷偷拽了拽莫言柏的衣袖,之前他们一直没有出手,是因为他们相信欧阳家和雷家不会败,可是现在的局面,显然不是他们可以应付的。

莫言柏眼睛闪了闪,他现在若走,必定让欧阳家和雷家对他生出嫌隙,可若是不走,岂不是也要一起遭殃?

没了驭兽环,雷家的弓箭手也已尽数被灭,看着尸体遍布的雷家惨状,莫言柏的心脏不由得紧缩了几下。

退意陡生,雷家已经损失惨重,欧阳家得罪了这伙天兽,估计也讨不到好,他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我们……”走字还没出口,就见雷杰搂着一名妖冶女子回来了,他们之前大概还在马车里调笑,此刻哪怕下了马车,二人脸色均还挂着淫荡的笑,只是,他们脸上的笑,很快就僵硬在了脸上。

“爹!”雷杰远远的就看见了倒在地上痛苦抽搐的雷霆,这是发生了什么?他瞪大眼睛四处扫视,当看到倒在地上已经死去的五长老雷音,还有一脸仇恨的三长老四长老时,蓦地意识到什么。

忽然,他看向了还踩着雷霆后背脊骨的塗兮羽,他的脸色苍白扭曲,“塗兮羽,你不是双臂废了吗?”

塗兮羽懒懒的瞥了他一眼,“废没废,看看你爹的下场,不就知道了吗?”

雷杰也不傻,在全场一一扫过,当看当只有莫言柏还无恙时,他的眼睛不禁一亮,“莫伯父,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正欲退走的莫言柏眼角一阵抽搐,看来今天是走不了了,他干笑一声,道:“呵呵,误会,都是误会一场……”

花青瞳顿时朝那莫家家主看去,误会?这个人在开玩笑?

“呵呵,都是误会一场,十二秋使,适可而止。”莫言柏道,声音颇为和气,但花青瞳却觉得这个人虚伪至极。

“适可而止?”花青瞳盯着他反问,“你们三大家族对毓庆可有适可而止?”

“他们不仅没有对毓庆适可而止,对乌神也同样没有适可而止,莫家主现在可是我乌神国的并肩王,我乌神国的半个主人呢。”就是这时,一个声音冷冷的从外传来,却见乌神祈和乌神祝两人并肩而来,显然,雷家的动静颇大,也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十二秋使,听说你回来了,我们就来了。”乌神祈道。

“你们乌神国怎么能让一个莫家插足?”花青瞳脸色沉了下来,乌神国皇室的实力很强,外人想要插足,又岂是那么容易?更何况,乌神国乃是上古大乌部落,又岂容外人插足?

“毓庆有这九阳封天大阵束缚尸卫大军,莫家也被赐了一件半神器,将我乌神一族压制。”乌神祝淡淡道。

“北家?”花青瞳脸上寒气四溢。

“不止。”乌神祈苦笑。

花青瞳明白了,又是君泽的手笔,他把手伸这么长,堂堂大帝长子,居然管这些事情,未免有些闲的没事找事干的嫌疑,可是花青瞳知道,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若非是她,君泽哪里会把手伸到西大陆来?

同时的,她心中又不禁震骇,君泽只须一件半神器,一个九阳封天大阵,就将西大陆完全的控制,这种力量,真是令人心惊。

“就算得了半神器又如何,有命拿,不代表有命用。”花青瞳冷冷开口,带着杀意的目光看向莫言柏。

若是莫言柏敢在她面前使用那件半神器,她就敢用帝元珠震压他,反正她拥有帝元珠恐怕在君泽那里也不是秘密。

莫言柏的脸色微微一变,眼底不禁滑过一丝冷意,若是这位十二秋使真的跟他过不去,那么他也不必客气,半神器一出,别说这位十二秋使,就是她身边的那伙天兽也奈何不了他。

只是,使用半神器也不是不用付出代价,正因使用半神器所付出的代价极大,他才不会轻易动用,可是被逼急了,也不是不可以……

“莫言柏,你带了半神器,怎么之前不出手?”雷霆重伤在地,闻言不禁脸色狰狞地吼道。

莫言柏的脸色微微一变,“雷兄,不是我不出手,而是不到万不得已,我不能出手啊!”

雷霆恼怒地瞪着他,显然是不接受他的解释。

花青瞳眼中杀意连闪,今天她非得让这位莫家主把半神器交出来,她到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半神器让乌神国也忌惮。

手掌一翻,那砍柴的斧头赫然在手,“乌神祈,乌神祝,我们三个可能逼他使出半神器?”

乌神祝目光炽热地看了花青瞳一眼,三年未见,花青瞳风姿绝色,虽然面瘫着一张脸,但她身上那种独特的气质,却更加的迷人,只是不知,三年不见,那个男子又将是何等的风华绝代,这二人若是走在一起,又是怎么样的风情……

“十二秋使,我们三人足以逼他使出半神器。”乌神祝舔了舔唇,声音微微干涩地说。

花青瞳点了点头,与二人一起朝莫言柏逼去,一旁阿蓝闪身而至,“主人,我也来帮你们。”

莫言柏额角的青筋陡然跳了起来,脸色变的阴沉至极,“好,好,好,既然你们要找死,那今天你们就一个也别想活!”

说着他一咬牙,一只红皮大鼓陡然出现在怀中,他的左手之上天之力涌动,夹裹着天之力的左手狠狠拍在了鼓面之上。

音波荡漾,威震八方,嗡——

众人脸色一白,顿觉得连灵魂都要被那鼓音震碎,别说是凝聚出天之力反抗,就是自保都难。

但是,突然的,众人发现,那鼓的攻击力,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刹那威压,欲想中灵魂被震碎的结果并没有到来,乌神祈和乌神祝定睛一看,却见一颗碧绿色的珠子正高高的悬在半空,一束绿光将那大鼓笼罩,使得鼓音被缚,而此刻莫言柏也被这一幕震慑,他脸色惨白,双眼瞪大,显然是不敢置信。

“你、你也有半神器?”他震惊地看着花青瞳,以为帝元珠也是一件半神器。

花青瞳怜悯地看了他一眼,“在你眼中是,就只有半神器吗?”声落选中,碧绿色珠子轻轻一震,那缚着鼓音的绿芒一颤,那恐怖的鼓音,便向莫家三人反噬而去。

噗!

莫言柏身体被无形的音波击飞,胸口凹陷,口中鲜血高高喷洒而出,他身后的两个小辈也没讨好,双双吐血倒飞而出,而那大鼓,竟是嗡地一声砸落在地,花青瞳当先走过去,将那鼓扶起,手掌一翻,收了起来。

“现他们莫家没有半神器了。”花青瞳对乌神祈和乌神祝道。

乌神祈和乌神祝十分吃惊,这么容易,那半神器就被花青瞳收了,那颗碧绿色的珠子……

但是,他们什么也没有说,双双抱拳一礼,“十二秋使,此处可用我们帮忙?”

“不用,你们去忙你们的。”花青瞳摇道。

二人当即抱拳一礼,转身而走,莫言柏见状,心知莫家这回必然讨不到好,他脸色大变,“不——”

“花青瞳,北家少主不时便来,你别太嚣张,快将半神器还给我们莫家!”莫言柏从地上爬起来,愤怒而虚弱地说。

花青瞳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那大鼓是我家的,不是你们莫家的。”她没有说谎,那鼓上有着大帝的气息,应是大帝所制,大帝所制的东西,自然就是她家的。

可是,莫言柏却被她这副模样气的够呛,“你、你无耻,那明明是上面赐给我们莫家的——”

花青瞳不屑地看着他,“你都快死了,要半神器做什么?”

“你——”莫言柏大怒,口中却再度涌出鲜血,眼睛睁大,缓缓倒了下去,一动不动。

被大鼓反噬而伤,他岂有活路。

看着莫言柏说死就死了,不管是正在跳舞跳的撕心裂肺的欧阳力,还是被踩在脚下的雷霆,在这一刻均都有种悲凉之感,北少主,他到底什么时候来?

就在他们心中如此想着的时候,空间微微扭曲,一道色的身影,带着八人,从扭曲的空间里走出。

高手。

那八人都是高手。

花青瞳甚至连他们的修为都看不透。

瞬间,不仅是花青瞳,所有的天兽,所有人,均是脸色变的凝聚非常。

北鸿峰眯眼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也看着他。

“北少主,你终于来了,北少主,快杀了她,她坏了我们的好事,还伤了我们的人!” 雷杰一见北鸿峰,顿时跑了上来,激动地说。

北鸿峰冷艳的面庞冷冷扫向他,“你在命令本少主做事?”

雷杰一僵,惶恐道:“不,不敢,少主,雷杰没有那个意思,绝对没有,只是,小人不服,咱们的人被他们伤成这样,着实是不将北少主和北家放在眼里,他们明知我们是北少主您的人,还敢这样大肆杀戮,真是过份!”雷杰惶恐谄媚地挑拔道。

花青瞳不屑地看了那雷杰一眼,小人嘴脸!

一旁,躲在角落里的杜茵茵却是紧紧咬住了下唇,她看着那凭空带着护卫出现,威风凛凛,被称为北少主的美艳青年,再看向点头哈腰,不堪入目的雷杰,她突然发现,以往在她眼中英俊不凡的雷少主,在那青年面前,根本就什么都不算。

鬼使神差,她娉娉袅袅地走了出来,脸上的神色在瞬息间变的出尘而淡然,她走到了雷杰的身边,却没有向往常那样依偎在他怀里,而是用一又妙目看着北鸿峰,“北少主,雷杰说的不错,那些人的确是不将北家和您放在眼中,尤其那花青瞳,之前还将您赐于莫家的半神器收走了。”

雷杰眼神古怪地看着杜茵茵,这个女人要干什么?

北鸿峰淡淡瞄了杜茵茵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戏谑,“哦?如此说来,那花青瞳还真是过份。”

“是啊是啊。”见这位北少主居然回应了自己,杜茵茵顿时大喜过望,激动的不能自己,她的脸上不自禁地流露出谄媚娇淫之色,媚态十足,“北少主,小女子杜茵茵,是乌云商会的……”

“滚!”北鸿峰蓦地一脚踹出,“别脏了爷面前的空气。”

“啊!”

杜茵茵惨叫一声,身体倒飞而出,而她的身后,正是一把朝天竖起的半截羽箭,杜茵茵那一撞若是撞上去了,必然断箭穿心而死。

花青瞳见状,屈指一弹,一缕天之力飞出,将那断箭弹飞出去,因此,杜茵茵只是摔在了地上,疼的呲牙裂嘴而已。

“十二秋使真是好心肠!”北鸿峰见状,眯起的眸子落在花青瞳身上。

花青瞳面瘫着脸,她哪里是好心肠,她只是想到,这个女人现在还不能死,四哥哥的爷爷,还要用她渡心魔呢。

等四哥哥的爷爷渡过了心魔,这个女人的死活,关她什么事!

“北少主,你想怎么样?”花青瞳定了定心神,看着北鸿峰道。

“你跟我走,有人要见你!”北鸿峰冷冷道。

花青瞳沉默了一下,“我跟你走,九阳封天大阵你们撤掉?”

北鸿峰眯眼笑了起来,“那可不是我说了算。”

“那就让能说了算的人来,不然,我可不会跟你走。”

“你大胆!”北鸿峰眸光一凛,“别以为有二皇子护着你,你就可以嚣张!”

“你才大胆,明明知道君泱护着我,你还敢对我不敬!”花青瞳毫不相让。

“你——”

“小丫头的确很嚣张,只是为何本殿觉得你有点眼熟?”就在这时,虚空中一只巨大的瞳孔突然出现,那瞳孔,定定地看着花青瞳。

看到这熟悉的瞳孔,花青瞳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君泽!

“唔,当初在东大陆,那个多管闲事的丫头,好像就是你……”那瞳孔之中的声音又响起。

花青瞳本能地后退一步。

“不是说有君泱护着你吗?现在本殿就把你抓回去,看君泱怎么护着你!”那瞳孔之中,忽地传来一股吸力,不待花青瞳反应过来,就被那瞳孔吸走了。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