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 这样的哥哥/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看着花青瞳被那虚空中的巨大瞳孔吸走,一众和天兽和塗兮羽等人皆是脸色剧变,塗兮羽抬起一脚,狠狠在雷霆背上一跺,巨大的力量,使得雷霆发出一声惨烈的嚎叫,鲜血中掺杂着内脏的碎沫一起喷出,而塗兮羽已经看也不看他一眼,就朝那虚空中的瞳孔追击过去。

“秋一使!”北鸿峰突然淡淡开口,“秋一使,那位出手,你就是去追也是徒劳,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管的好。”

听到北鸿峰的声音,塗兮羽和一众天兽们均都转头恶狠狠地盯着北鸿峰,北鸿峰身后有八名高手保护,他自然也不惧他们,他微笑着回视他们,而此时,那虚空中的巨眼已经缓缓消失。

塗兮羽和一众天兽们均都恶狠狠地盯着北鸿峰。

“北少主!”就在这时,雷家的三长老四长老均都一身狼狈地走了过来,“北少主,求您给我们做主,他们太是过份,不仅偷光了我雷家藏宝室,还将我们打算送给您的万年地心脂也一并偷走,刚才,那塗兮羽又杀了我们雷家的家主,北少主,求您给我们做主,给我们做主呐!”

三长老和四长老悲愤欲绝,可谓是字字泣血。

“求北少主给我们做主,他们不仅夺了那位赐给我们的半神器,还杀了我们莫家的家主,求北少主帮我们讨回公道。”莫家两名年轻小辈也一身是血地走了过来。

穆轻看着他们都去求北鸿峰,又看向跳舞不止的欧阳家主,她果断的向后退去,不多时,便退出了战圈,身影快速消失在此处。

如此这样做的,除了穆轻,还有杜茵茵。

杜茵茵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一见雷家家主都死了,知道留下来也讨不到什么好处,当即便跌跌撞撞的离开了。

这两个女人的离开,都没有人去在意。

北鸿峰看着脚下的雷家人和莫家人,却是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们一眼,慢悠悠地开口,“九阳封天大阵给你们了,半神器也给你们了,可纵然如此,你们三大家族还是落到这个地步,如此没用,废了也罢。”

他不屑地看了三大家族的人一眼,转身,带着他身后的八名护卫一起离开了。

看北鸿峰一行人转瞬消失的背影,雷家人和莫家人,齐齐跌坐在地,脸色惨白至极。

塗兮羽看着北鸿峰就如此离开,眉峰狠狠地蹙在一起,西门无瑕这时走了过来,忧心忡忡地道:“兮羽,瞳瞳会不会有事?那个抓走她的人……”

“但愿抓走他的人,和君泱一样,不会真的伤害她,不然……”塗兮羽忽地抬起头,“无瑕你别担心,我们先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然后我们马上回中央大陆,让殿主和宫主一起出面,看能否救出十二。”

西门无瑕一听,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希冀的光,宫主和殿主一起出面的话,就是那位也得忌惮几分吧?

“就算九阳封天大阵不破,我塗兮羽也能将你们三大家族绞杀干净,杀了你们,我看谁还能欺我毓庆皇室!”

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极轻柔的笑容,他的双臂缓缓抡起,一双狼牙棒的虎影,忽隐忽现。

在场的三大家族的人,闻言脸色纷纷一变。

两只小白鹿对视一眼,转头看向跳舞不止的欧阳力,齐齐脆喝一声:“爆!”

两个小家稚嫩的声音冷冷发出,原本正在疯狂扭动身体跳舞的欧阳力,身体就猛然爆开,血花飞溅。

两只小白鹿却是面不改色,双双小脸冰冷。

可恶,哥哥叮嘱他们要跟紧青瞳姐姐,要保护她,可是,他们现在居然把青瞳瞳弄丢了,太丢人了,回去还怎么向哥哥吹牛?

恐怕花青瞳绝对不会想到,她一心想护着的两只小白鹿,他们接到的命令,却反而是保护她。

“小二,你知道抓走青瞳姐姐的人是什么人吗?”小三精致可爱的小脸一片阴沉。

小二眸光闪了闪,道:“跟着青瞳姐姐的大哥哥走就好了,他一定知道。”

小三精致可爱的小脸看向了塗兮羽一眼,默默点头,“那好,我们就跟着他,一定能找到青瞳姐姐。”

“美人,美人~”小胖娃看着虚空中那巨大瞳孔消失的方向,美人被大眼睛吃掉了,小胖娃看着看着,突然就‘哇’地一声哭了。

吉宝大眼睛一闪,光芒一闪,变作了人形,将小胖娃接在怀里了,伸出肉乎乎的手指戳了戳她的小脸,“为什么哭?”

“美人,美人,我要美人~”小胖娃哭声震天。

吉宝被这哭声震的直蹙眉,“你别哭了,等我们跟你父王一起去找她就行了。”它忌惮地看着怀里的小胖娃,心想,人类的小幼崽真可怕,这哭声跟魔音一样。

……

花青瞳被那瞳孔吸入,直觉得仿佛被吸入了无尽的黑洞,强烈的晕眩感让她睁不开眼,也看不到周围的情景,不知过去了多久,她觉得很漫长,却又似乎很短暂,忽觉周围有阴冷血腥的气味扑面而来,紧接着身下一痛,她被‘砰’地一声砸落在地上。

她猛地睁开眼,周围一片阴冷和黑暗,隐隐约约只能看到周围的栅栏,以及铁索,这是一间牢房。

放眼望去,左右两边都是无边无尽的铁栅栏牢房,耳边传来的,却是一声声哭泣,求饶,还有惨叫的声音。

她揉着被摔的疼痛不已的身子,缓缓站了起来,脚下是冰冷潮湿的地面,血腥和恶臭的气味不时扑面涌来,她面瘫着脸,对自己的处境,心情很是凝重。

她知道,自己是被君泽抓来了,而对方,显然把她当成了囚犯,关在了牢房里。

相较于君泱的温和手段,君泽让她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

她不知道等待她的将是什么,可是想到林君甜儿那继承了君泽的变态性格,她实在乐观不起来。

花青瞳默默站在栅栏前,一动不动,她听着从周围传来的惨号声,闻着空气中的恶臭和血腥味,感受着无边的阴冷将她包围。

这样的场景,似曾经历。

前世……

她甩了甩头,将一切不堪都甩出脑海,她的眼中渐渐流露出一丝坚定和冷芒,不管君泽有多强大,哪怕是鱼撕网破,她也要拉着他一起,她不能轻易被打败,重生以来,她报了仇,保护住了亲人,而自己也越来越强,她不能半途而废,她得坚持下去。

她还有小宝宝,还有很多要做的事。

君泽,君泽,不论你想做什么,我都奉陪到底!

眼中默默闪过坚定和冰冷,花青瞳将自己的心在无声间变的坚硬如铁,她默默的闭上了双眼,靠着冰冷的墙壁,开始了默默的修炼。

百草本源经。

巨大的宫殿中,一根根参天巨柱耸立其中,一条条纱幔从天垂落,如血的鲜艳,火的热烈,重重纱幔后,是巨大的血玉床,那血玉床殷红似血,一个人影笼罩在宽大的黑袍里,他盘腿而坐,微垂着头,长长的黑发遮住了他的容颜,形状优美的双手,交叠在一起,他一动不动,微垂的双眼盯着面前一只成人头颅大小的水晶球。

那水晶球里,清晰地倒映着地牢里的画面。

“不哭不闹,居然还有心情修炼。”他呢喃一声,浓浓不满。

这时,一名头发灰白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他看了一眼那水晶球,恭敬跪下,“主子,小公主又昏迷了。”

盯着水晶球的男子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张倾国倾城,却冷漠至极的容颜,“这点小事还用来禀报?”

“可是主子,这已经是小公主三个月以来,第十七次昏迷了,再这样下去,小公主的身体和灵魂,都会崩溃的。”

君泽冷漠的容颜上微微流露出一丝不悦,“废物,那点考验都受不住?受不住那就去死。”

跪在地上的男子瞳孔狠狠一缩,额头不禁冒出一层冷汗,小公主还不到四岁,却要日日被赤雷狱火炼体焚身,那赤雷狱火,便是修为强大的天眷者,进去都受不了,可是,小公主却是被日日丢在里面,与无数死士一起,接受训练,受尽折磨。

“主子,那毕竟是小公主……”他忍不住开口,可是,话只说了一半,便感受到头顶那冷酷的视线,他生生地住了嘴,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过了半晌,只听那人道:“要么接受训练,要么死,这是她唯一的价值。”

“是。”跪在地上的男子应了一声,面无表情地退了下去。

“毒魂。”忽然,君泽出声。

离开的男子回身,恭敬地弯腰等待命令。

“从今天开始,她的训练,除了赤雷狱火,还要加上毒池。” 冷酷的声音响起。

毒魂心头一凛,不可思议地看着君泽,最终,他还是领命而去。毒魂知道,因为他的求情,不仅没有为小公主争取来一线生机,还又多了一道催命符。

花青瞳不知道修炼了多久,等她醒来,牢房里还是阴冷黑暗,她忽然感到一丝焦躁,如果这样的阴冷和黑暗是无止境的,那么,她要永远都留在这里吗?

当然不。

但是,她还是要再等等。

花青瞳再次闭上了双眼,又一次进入了修炼的状态当中。

而花青瞳不知,此时,已经过去了三天。

君泽看着水晶球里的画面,目光微微凝固,她居然又去修炼了。

这一次,七天过去。

花青瞳再次醒来,面对着依然还是阴暗漆黑的地牢,她沉默了片刻后,不打算再忍。

她要出去。

君泽盯着水晶球,微微挑了下眉头,看样子,她打算有所动作了,可是,她会怎么做呢?

君泽忽然起了一丝兴趣,难得的有些好奇。

花青瞳的确是要有所动作,她的眼中寒光一闪,“圆圆!”

“小公主,你想干什么?”圆圆的声音透着一丝紧张。

“出来,给我把这地牢轰了。”花青瞳冷冷道。

圆圆陷入了沉默之中,片刻之后,才犹豫地道:“小公主……你要暴露我吗?”

“你已经暴露了,君泽不比君泱,君泽是个疯子,我们只有比他还疯,才能赢得一丝上风,不然,我们只有被欺负的份。”

“可是……可是我打不过他啊!”圆圆的声音里带上了哭音,“到时候,咱们还是只有被欺负的份。”

“咱们没有退路,打不过他,同归于尽的力气总有吧,端看谁比谁更疯了。”花青瞳毫不迟疑地道。

“小公主!”圆圆尖叫一声,仿佛是第一次认识花青瞳一般,“小公主,你疯了!”

“对,我疯了。”花青瞳面瘫的脸上一片冷漠。

“小公主……你干的好!”圆圆带着哭音的声音,透出一丝兴奋,听着有些怪异。

花青瞳直接打断它,“出来,给我轰!”

一声强硬的令下,碧绿色的珠子蓦地从她的脑海中飞出,花青瞳一把将之握在手中。

哗!

饶有兴趣地看着水晶球的君泽猛地跳了起来,他瞪直了双眼,死死地盯着水晶球里的画面,“帝元珠!她竟然拿出了帝元珠,帝元珠真的在她身上,君泱和她在一起那么久,为什么没有取走帝元珠?”

天之力源源不断地输了进去,帝元珠绿芒大作,花青瞳青色的双眼,淡淡扫过周围的一切,仿佛隔着空间,向君泽抛出了挑衅的一眼。

她那面瘫的脸上毫无表情,蓦地,她手中的帝元珠向外面抛了出去。

“住手!”水晶球前,君泽看见花青瞳的动作,猛地发出一声大吼。

可是,花青瞳可听不见他的大吼。

帝元珠被抛了出去,所过之处,巨响轰鸣,阴冷黑暗的牢房里,因为绿色的炸起,而不断倒映一片片绿光之中,绿光中,花青瞳看清了周围的情景,鲜血,酷刑,在每一间牢房里的人身上上演,他们的身上套着粗粗的铁索,被挂在空中或是钉在墙上。

轰轰轰!

牢房里崩塌的巨响声回荡,一条条身披黑甲的身影从暗处涌出,他们用强大的实力,阻止着帝元珠的破坏。

轰!砰!

接连两巨响,锁着花青瞳的栅栏应声而倒,花青瞳面无表情地抬脚走了出去,身后,帝元珠还在她的控制下,不断地炸毁一间间的牢房。

花青瞳在帝元珠的掩护下,朝外走去,那些出来的黑甲身影,不敢靠近。

明亮的光从前方隐隐传来,花青瞳循着那光源,快步走去。

终于,到了出口。

那是一扇黑色厚重的大门,光芒从门的缝隙里穿射进来,让花青瞳微微眯起了眼。

就在这时,那门,缓缓地打开。

一道高大的身影静静地出现在门口,花青瞳抬头,对上那人的目光。

漆黑的瞳孔里,微微泛着一丝青色。

花青瞳对他的脸并不陌生,因为,这个出现在她面前之人的脸,和林君泽那张脸一模一样。

这是一张绝色美颜,与大帝有着几分想象,但是,与林君泽不同,面前之人的脸,一片冷漠,冷的让人胆寒。

而有趣的是,花青瞳同样是一张冰冷的面瘫脸,二人四目相对,冰冷的表情,却有着无形的火花激烈四射。

“你好大的胆子!”片刻的眼神厮杀,君泽蓦地大喝一声,瞬息间,强大的气势威压扑面而来。

花青瞳微微瞪大了眸子,“圆圆,给我砸死他!”

正在忙着搞破坏的帝元珠,在一顿之后,不要命的朝着君泽砸了过去。

君泽脸色一变,看着扑面而来的帝元珠,神器的威压和大帝的气息交融,强悍的将君泽的威压逼回,然后,那珠子就朝着君泽的脑门儿上砸了过去,花青瞳的脑海中,是圆圆兴奋的尖叫。

君泽长发披散,没有束发,这一刻,他闪身后退,宽大的黑衣卷起长发飞扬,帝元珠紧追不舍,君泽被这突然的袭击搞的有些乱了方寸。

“哼,披头散发,不成体统,疯子!”花青瞳的眼中露出一丝不屑和鄙夷。

被帝元珠逼的连连后退的君泽正好听到了她这不屑的话语,几乎是瞬息间,君泽不再后退,他长袖一卷,将帝元珠拍飞,闪身朝着花青瞳迅速逼近。

花青瞳微微瞪大了眼睛,毫不犹豫地撒腿便跑。

君泽在身后快速追赶。

花青瞳边跑边回头看去,却见那人乱发飞舞,一张倾美颜,硬是透出几分青红交加的怒狂之色。

被疯子追。

被疯子追上会有什么后果?

挨揍!

花青瞳脚下生风,跑的飞快。

于是,定元宫的地牢外,不论是暗卫还是护卫,都亲眼看见了他们的主人疯了一般追着一位姑娘跑。

所有人呆若木鸡。

突然,君泽不追了,他忽地停下脚步,捋了捋乱了的长发,站在原地脸色阴沉如水地等着。

花青瞳拼命跑,一圈下来,又饶了回去,若是君泽还在追,此刻定然是在她身后的,可是君泽不跑了,他站在原路的轨迹上,花青瞳跑的正卖力,一抬头,就见那人高大的身影不知几时停下了,正堵在面前。

花青瞳双眼瞪大,收脚不及,‘咚’地一声,撞在了他身上。

君泽殷红如血的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得意地的笑,大手一把扣住了她的喉咙,“跑?怎么不跑了?”

而此时,帝元珠重新飞来,君泽一挥袖,帝元珠轨迹一偏,‘砰’地一声,砸在了花青瞳脑门儿上。

霎时间,花青瞳脑门儿上起了一个大包,她眼睛一翻,晕了。

花泽低头,看着晕倒自己怀里的人。

帝元珠里,圆圆目瞪口呆,它惨叫一声,飞快地钻进了花青瞳的脑海之中,完了,小公主被太子抓住了。

君泽看着怀里的人。

软软的,可恶的面瘫脸在晕倒后,看上去十分乖巧可爱。

哼!

君泽在心中冷哼一声,自言自语,“敢挑衅我,有你好看。”说罢,将人一把抱起,大步离去。

而这一举动,却叫明里暗里的护卫们齐齐震惊失色,主子做了什么?他做了什么?

他竟然主动抱起了那个姑娘。

花青瞳再醒来,是躺在一间异常宽大的宫殿里,而她,自然不是躺在床上,她躺在地上,冰冷的地上。

她抬头,看向床上的男人,可恶,和君泱一样可恶,都把她扔在地上。

不过,花青瞳知道,她还能醒来,还活着,就是不幸中的万幸,最起码,君泽没有在她昏迷之中时,就把她一掌拍死。

而且,她终于从那该死的牢房里出来了。

她面瘫着脸四下打量。

“我本来打算弄死你,不过我后来一想,弄死你简直太便宜你了,我打算好好的折磨你。”

床上之人,目光阴测测地看着她。

“你敢折磨我,永远都别想得到帝元珠。”花青瞳冷冷道,“我会把它送给君泱。”

君泽目光一冷,“真是的,如此挑衅我,你居然还有命在,不得不说你的命很大。我问你,君泱为什么没有拿走你的帝元珠,为什么你遇到他之后,还活着,不仅还活着,帝元珠也没有被拿走?”

花青瞳眸光一闪,冷冷道:“因为君泱被大帝打了屁股啊,你要是不想也被打屁股,就最好不要欺负我,大帝会为我做主的。”

“父皇已经死了,死人是不会为你做主的,除了君泱那个疯子对父皇依恋至极,我可不是他,父皇的残魂,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君泽冷笑道。

花青瞳听的心中一怒,“君泽,你居然对大帝如此不敬,他就算殒落了,那也是你父皇,就算是残魂,那也是你父皇的残魂,你敢和他打架?”

君泽冷笑一声,“有什么不敢,他活着的时候我就敢和他打,他死了,我就更不怕了。”

“你这不孝子!”花青瞳怒斥出声。

君泽面色一呆,片刻后变的恐怖起来,他冷哼一声,狠狠一甩袖,劲风忽起,花青瞳被甩飞出,身体撞在了柱子上。

砰!

一声巨响,余音荡漾,花青瞳跌落在柱下,一动不动。

君泽冷眸扫去,“起来!”

没动静。

君泽眉头一凝:“死了?这么没用?”

等了片刻,花青瞳还是一动不动。

君泽一脸不悦地起身,朝着花青瞳走来。

“废物,这么容易就死了?”君泽的声音微微有些急促,可是,躺在地上的人还是一动不动。

“太弱了。”君泽说了一声,蹲下来,伸手欲抱她起来,而就在这时,一动不动的花青瞳,突然出拳,说是拳,还不如说是毛球。

那本该白嫩的拳头,此刻竟是覆盖了一层黑刺,宛如一个长满黑刺的仙人球。

没错,花青瞳让毛毛附在上面了。

这恐怖的毛球,就朝着君泽那张俊脸撞去。

君泽目光一闪,仰首后退,大手下意识地遮挡在前。

叮!

毛球撞上他手心上的天之力,发出一声脆响。

“好,臭丫头,你居然给我装,装的好,很好,敢偷袭我,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他笑容狰狞,手臂一挥,一根天之力凝成的绳索便将她捆了,然后吊在了柱子上,他手掌一翻,一根鞭子赫然在手。

花青瞳瞪大了眼睛,他要用鞭子抽她。

这一刻,花青瞳觉得,哪怕是君泱最可恶的时候,都比君泽好的多。相比于君泱,君泽才是真正的恶魔。

花青瞳抿紧了唇不吭声了。

啪!

身上刺痛,鞭风应声而落,花青瞳觉得,一定出血了。

只是,她身着玄衣,便是有血,也看不出来。

这一鞭,她记下了。

君泽冷酷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残忍之色,“这世上敢挑衅我的人,都死了。”

啪!

又是一鞭落下,花青瞳一声不吭,两鞭。她死死瞪着君泽,青色的瞳孔深处,绿色的光芒点点闪烁,圆圆尖叫着,“小公主,他太过份了,我和他拼了。”

“我也和他拼了。”花青瞳回了一句,面瘫的脸上露出一丝狠色,突然,她的身上涌起绿芒,天之力疯狂涌动,‘啪’地一声,缚在她身上的天之力绳索断裂,花青瞳应声落地。

君泽的第三鞭赫然落空,抽打在了柱子上,而花青瞳,双手结印。

浓郁纯净的返祖血脉气息,加之帝元珠加持的强大威力,这一个大帝印,宛如大帝重现。

群泽手下一顿,眸光陡然凝住,他死死盯着花青瞳。

她的手不断变幻,随着她手中的变幻,她体内的血脉隐隐有种沸腾之势,这一击若是使出,君泽知道,哪怕是他,也要重伤,甚至,他们头顶的这座宫殿,都会不保。

到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大帝返祖血脉的出现。

所有人都会知道,他们在自相残杀!

自相残杀!

对,自相残杀,就是自相残杀,大帝的孩子,自相残杀,这是多么丢人现眼的事!

不行!

君泽狠狠的一巴掌甩出,拍在了花青瞳结印的双手之上。

啪,花青瞳双手肿起,沸腾的血脉之力和帝元珠之力,陡然归于平静。

花青瞳看着自己肿成猪蹄的双手。

她的双眼瞪的滚圆,太过份了,太过份了,太过份了。

委屈的心情涌上心头,她瞪大了眼睛,眼中结了一层寒霜。

“我就问你,君泱为什么没有没有拿走你的帝元珠,告诉我!”君泽收手,逼近她问,他算是知道了,这丫头是个烈性子,真要逼狠了,她一定会和他拼命。

而他,绝不能让她和他拼命,他可以无声无息杀死她,但却绝不能轰轰烈烈让所有人知道他们在自相残杀,这是他的底线。

花青瞳冷冷地回视着她,手上绿芒闪过,肿成猪蹄的双手已经恢复,她重新结起了大帝印,君泽没有阻止。

“因为,他不想要,因为,他是我二哥。”花青瞳手中不停,大帝印的气息再次沸腾,因为她知道,她若是不拼,想在君泽手中活命,很难。

君泽却是一愣,他细细地品味着两个字,“二哥?你叫他二哥?”他的脸色古怪。

花青瞳冷冷盯着他。

“漓儿,那你知道不知道,我是你大哥,你的皇长兄?”君泽双眼微微眯起,十分的不悦,她居然叫君泱二哥,却要和他拼命,不公平!

太不公平了。

花青瞳冷冷地盯着她,身上的血脉之力和绿芒再度闪烁,大帝之威,笼罩全身。

君泽的双眼陡然闪过一丝狠色,他又是一巴掌拍出,将花青瞳的双手打开,大帝印散,君泽用绳索将她的双手绑在一起,又将她的双腿绑在一起,然后提着她,扔在了床上。

君泽随后也上了床,他盘腿坐在一边,看着被他绑成了粽子的人。

“漓儿,叫大哥,叫大哥就不打你了。”君泽露出了迷人的笑容,用哄小孩般的语气对她说。

花青瞳被扔的脸朝下,好不容易挣扎着翻了个身,脸朝上,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叫花青瞳,你别给我乱起名字。”

君泽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有趣的笑意,“看来你不知,父皇给你留了一个名字。”

花青瞳一愣。

“君漓。”

花青瞳面瘫着脸,定定地看着他。

“漓儿,叫大哥,叫大哥就不打你了!”君泽用很温柔的声音说,要不是他的双眼一片冰冷,花青瞳险些会以为他是一个好大哥,可是,这个疯子,她看到了他眼底的不甘和妒意,一切只因,那对君泱的那个称呼。

因为她叫了君泱二哥,他心里不平了。

大帝长子,怎么会是一个这样的疯子。

花青瞳忽然想起林君甜儿的疯狂,为了独占父母,她将蜜儿扔下了山崖。

花青瞳知道,那声大哥,她是一定不能叫的,一但叫了,这个人一定会心满意足,然后杀了她,再夺了她的帝元珠。

于是,花青瞳闭紧了嘴巴。

见她不说话了,只是面瘫着脸,用那双和父皇一模一样的青色眼睛看着他,小模样一本正经,看着……也不讨厌。

他的心情突然变的有点好。

他高兴了,大手一挥,一股柔和的气流将她笼罩,身上被鞭打后火辣辣的疼痛,忽然一阵清凉舒适,片刻后,便不疼了。

“不疼了吧?叫大哥!”他露出一点笑容,声音温柔地说。

花青瞳面瘫着脸,有点鄙夷地看着他,当她是傻子呢,这么好哄。

君泽却不以为意,“没关系,刚刚见面,你跟大哥生疏也是正常的,咱们相处几天,就好了。”

“不过大哥警告你,君泱可不是好人,他用什么方法哄的你叫他二哥的?”君泽有些好奇地看着他。

花青瞳同情地看了他一眼,疯子。他以为,君泱能哄得了她?

“我饿了。”忽地,花青瞳开口,她的确是饿了,饿的有点想骂人。她被关在牢房里那么久,就是死,也得吃饱饭啊。

君泽一愣,然后对着空空如野的大殿命令道:“上饭。”

没有回应,但是不多时,便见穿着碧绿轻纱的侍女送来一盘盘美味佳肴。

花青瞳默默看着,她看的不是盘子里的菜,而是盘子。

晶莹碧绿的荷叶玉盘,精致玲珑的白玉圆盘,形状优美的黄玉盘,晶莹粉嫩的水晶芙蓉盘,晶莹剔透的玫瑰小碗……

一桌子好看的盘子和碗,再看那雕着繁复花型的白玉箸,加上盘中香气诱人的菜肴,花青瞳冷冷地瞪了君泽一眼,不客气地吃了起来,君泽可真会享受。

花青瞳抱着小碗,吃的津津有味,晶莹的玫瑰小碗,映着她精致绝美的小脸,不禁透出几分女儿家的娇态,可她吃相认真,像只偷吃的松鼠,看着又憨态十足。

君泽的手,无意识地敲打着桌面,盯着花青瞳的目光有点深沉,嗯……看着不讨厌,还挺讨喜。

突然,他的目光凝住。

他的眉头厌恶地皱起,冷声道:“你身上穿的那是什么玩意?黑漆漆的,哪里像是女孩子会穿的衣服?”

花青瞳被他突然的出声吓了一跳,她猛地抬起头,惊的双眼瞪大,他刚才说什么?

君泽看着她那精致的小脸,和瞪的圆圆的眼睛,暗想,女孩子就应该可爱粉嫩,她身上那件黑漆漆的衣服,真是碍眼极了。

他猛地一挥手,天之力袭来,刺拉一声,衣袍裂开,化作无数碎片,君泽轻轻一震,碎片化作黑灰。

外袍被毁,里衣还是黑色。

君泽的眉头狠狠皱起。

花青瞳怒了,“你怎么毁我衣服?”

他厌恶地盯着她身上的黑衣,“难看。”

花青瞳怒了,拍案而起,“你身上也是黑色的。”

“乖,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样子,穿的黑乎乎的,像什么话!”说着,他又对着空荡荡的大殿说:“去拿女孩子穿的衣服来。”

花青瞳瞪大眼睛盯着他。

“把眼睛瞪那么大什么?女孩子就应该乖乖的。”他盯着他说。

“变态,疯子!”

就在这时,又有身着轻纱的侍婢行来,她们的手中端着托盘,托盘上,放着各色衣物。

“你自己换,还是大哥帮你换?”君泽执壶倒了杯酒,一边把玩着酒杯,一边问她。

“疯子,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哥哥,一定是大帝弄错了。”花青瞳不打算在小事上和他争执,起身,从婢女手中接过衣服,走到了屏风后。

君泽却是眯起眼,品味着她刚才的那句话,片刻,他眯眼笑了,“这世上,还真就有这样的哥哥……”

“落在我的手中,就得听我的……”

“我说穿什么,就得穿什么,我说做什么,就得做什么……”

她刚才叫他哥哥了……

君泽缓缓眯起了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