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 变态独一无二/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从她口中说出的那声哥哥,他的心中,突然有种微妙的舒畅。

屏风后悉悉索索,花青瞳快速将衣服换好,水粉色的水缎宫裙,边缘用银丝绣着芙蓉花纹,外罩一件透明的水晶纱,越发将这身华丽的宫裙衬的华丽非凡,胸口开的略低,女子精致的锁骨和胸前一点肌肤裸露在外,令得女子的风情美丽展露无疑。

花青瞳将自己黑色里衣收起,面瘫着脸走出屏风。

听到脚步声,君泽回过头去,这一看,他不禁微眯了眼眸,惊艳的光华一闪,他近乎痴迷地看着那冰冷清艳的女子身影,他的心突然狂跳,一种珍宝到手,被他亲自拂去尘土,露出明珠真身的满足感将他笼罩,还有一种,吾家有妹,须珍藏,别人谁也不能跟他抢的占有欲忽地从内心深处蔓延。

花青瞳快要二十二岁了,二十多岁的女子,身量已经长成,她的身材高桃修长,皮肤白皙,青色的丹凤眼清冷娇媚,圆圆的脸,粉嘟嘟的唇,可爱娇憨,这是一个清冷绝艳,却又憨态十足的美丽女子。

她不是倾国倾城的美,但却能勾魂摄魄。

君泽眼神恐怖地盯着她,内心一个念头疯狂地呐喊,嘶吼:这是我的妹妹,我君泽的妹妹,我君泽一个人的妹妹……

她只能是我的妹妹,只能叫我哥哥。

一个念头的产生,只须要一瞬间。

疯狂的独占欲从他那双黑中泛着青光的双眼中流露出而,他近乎贪婪地看着花青瞳,伸出骨节粗大,但形状优美的手,轻轻抚上她的头发。

“漓儿这头发长的很好看,又黑又亮,摸起来也又柔又滑,手感还很清凉,真舒服!”

君泽的手,顺着她的头发一路下滑,放在了她的肩膀上,微微眯起了眼,“嗯,漓儿这身段也好,不亏是我们君家的血脉,我们君家的血脉,就是要完美,漓儿不仅长的好看,天赋也优秀,就是大哥也不如啊,真不愧是返祖血脉,难怪父皇对你如此偏爱。”

他的手,缓缓下移,抓住了她的手在手心里把玩,“啧,漓儿这双手上怎么有些茧子?”

他的眉头缓缓拧起,越拧越紧,仿佛是在他眼中一件完美的宝物,却被他忽然发现了某一处的瑕疵,虽然那瑕疵不起眼,但对于追求完美的人来说,实在是要命,难受的宛如心头的刺,让他暴躁不安。

君泽的脸上,闪过一丝暴虐之色。

“听说你和君泱一起失踪了三年,这三年,君泱都对你做了什么,怎么你的手上,有这么厚的茧子?他难道让你干粗活?”

君泽眼神恐怖而充满杀意地说,仿佛只要花青瞳说是,他就立即要去杀了君泱。

谁让君泱破坏了他眼中的完美呢。

花青瞳也看着自己手上的茧子,氤泽秘境三年,修为被封,三年凡人生活,事事亲力亲为,砍柴,煮饭,洗衣,捕猎,手上又怎么可能不长茧?

“回答我,漓儿,你要当个听话的妹妹,知道吗?”久不见她作答,君泽的眼中流露出危险的光芒,他握着花青瞳的手紧了紧,让花青瞳觉得生疼。

花青瞳心中发沉,这个君泽,不会对她生出奇怪的占有欲吧?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可怕了,那简直比杀了她还恐怖。

“秘境三年,大帝让我们都成为了凡人,为了生存,我们当然要干活,三年时间,相依为命,二哥的手,也比我好不了多少。”花青瞳看着君泽的眼睛,慢慢说道。

君泽听到花青瞳口中的那句二哥,眼中毫不掩饰地闪过一丝杀机,“相依为命?哼,漓儿,你那声二哥叫的到是好听,以后不许叫,知道吗?”

“为什么?他就是二哥,不叫二哥叫什么?”虽然如此问,但是花青瞳的心中却隐隐有着猜测。

“你以后只有大哥,只有我一个哥哥,知道吗?你不许再叫君泱二哥,若是让大哥听见了,大哥一定会惩罚你,还会杀了君泱,漓儿你可千万记住。”

君泽危险地盯着她说。

花青瞳心中一沉。

她茫然地看着君泽,这个疯子一开始把她关进地牢里折磨她,后来还想杀她,又打她,但是现在突然的,他的杀意没有了,但取而代之的却是变态的占有欲。他不许她叫君泱二哥,只许她有他一个哥哥。

转变的太快,让她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漓儿,你是女孩子,女孩子就该有女孩子的样子,你看看你穿上这件裙子多好看,这才像小公主嘛,之前那种黑乎乎的衣服,你都不许穿了。”

君泽一边满意地说,一边大手向着虚空一抓,那些放在花青瞳的天算子和菩提花戒指里的黑衣,玄衣,暗青色的,暗紫色的,颜色厚重深沉的衣服,皆被他摄了出来。

足足有上百套之多,春夏秋冬皆有。

然后,君泽弹指间,一团天之力形成的火焰飞出,刹那间,将那些衣服烧成灰烬。

“我的衣服!”花青瞳看着那些衣服瞬间没了,不禁心脏揪疼,眼神又惊又怒,“君泽,你怎么烧了我的衣服?”

她大叫出声,声音气的颤抖。

见她如此生气,君泽却露出无比温柔的表情,“漓儿别生气,别哭,大哥回头给你准备更多好看的衣服,大哥给你用最珍贵的布料,最好的做工,最好看的款式。”

花青瞳面瘫着脸,气的浑身哆嗦。

她习惯穿颜色厚重的黑衣,只有那样,才让她在心理上觉得安全,舒服。

现在身上这套轻飘飘的裙子,让她觉得十分的不适,就像是没穿衣服一样。

“来,漓儿,你把手放在这里面。”突然,君泽轻柔的声音传入耳中,花青瞳一回神,就见面前不知几时多了一个水盆,水是乳白色的,冒着丝丝热气。

雪牛乳。

花青瞳一下就闻出这乳白液体就是雪牛乳,前世,这种液体,司玄不知给她用了多少。

君泽又往雪牛乳里放入了灵液,异香扑鼻,花青瞳被迫将手浸泡在里面。

“好了,泡了一会儿,漓儿手上的茧子就没了,等你睡觉的时候,大哥给你用雪牛乳沐浴,到时候,你的全身都会完美无瑕,我的妹妹,从里到外,都是最完美的……”

他温柔地看着她说。

花青瞳却打了一激灵灵的冷战,只觉得寒意噬骨。

“等你沐浴完,大哥给你最好的衣服穿,还有啊,你头上这只步摇虽然也还可以,但是太老气了,不适合你,回头大哥给你寻更好看的首饰戴。”君泽说着,伸手就拔下了花青瞳头上的朱雀浴火赤金步摇。

“你别乱来,那是外婆送给我的……”

“外婆?你是我们君家的人,你哪来的外婆?你只能是我君泽的妹妹,看来你还没搞清楚!”君泽不悦地蹙眉说道,与此同时,手上一个用力,那赤金步摇,就化作了一团赤金粉末。

君泽随手将粉末扔进了不远处的痰盂里。

花青瞳看的眼睛赤红。

“君泽,你太过份了!”花青瞳气的大吼一声,起身就朝君泽扑去,恨不得将他撕碎,她长发披散,这一生气,简直就跟君泽一样疯,君泽却是眼睛一亮,“哈哈哈,果然是我君泽的妹妹,头发就这样散开好,和哥哥一样。”

花青瞳身体一顿,气的脸色青白交加,冷冷瞪着他。

“漓儿啊,你是女孩子,要温柔,要乖巧,要听话知道吗?来,大哥给你把头发捋好。”

君泽伸手,将花青瞳乱了的长发捋好,她的头发很长,一直垂到腰际。

君泽宛如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观赏着花青瞳,突然,他的眉头一皱,仿佛又发现了什么不好的地方,“你额头上的这个神通印记看着碍眼,黑乎乎的一团,不好看,女孩子的眉心就要贴花钿,镶抹额,哪里有弄这种丑陋印记的道理,大哥给你弄掉它!”

说着,君泽大手一吸,花青瞳只觉眉心处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身上抽离,再定睛一看,君泽的手中,正握着一团黑雾。

“还给我!”花青瞳愤怒地大叫。

“这个诅咒神通挺有意思的,漓儿喜欢,大哥就还给漓儿吧。”说着,君泽便将那团黑雾,送进了花青瞳的丹田之中。

花青瞳的碧海中央,突然开出了一朵黑色的妖冶之花。

花青瞳心中一片惊骇,君泽,这是什么手段?

因为她分明感觉到,那个诅咒神通所化的花朵,隐隐有了生命,它就宛如一朵天礼,盛开在她的丹田之中,更甚至,花青瞳隐隐有种感觉,仿佛如此一来,她更能随心所欲地使用这个神通了。

以前,那诅咒神通毕竟是她从三眼族十三老祖身上夺来,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哪怕夺来,也是用的别扭,可是现在,她竟有种,仿佛这朵诅咒之花,是她天生就有的。

区别大异。

花青瞳看着君泽,目光震撼,他,到底有多强?

“来,漓儿,大哥给你把这条抹额戴上。”君泽也不管她眼中的惊骇,柔声说着,一条粉晶抹额,便被他给她戴上,额心的位置,是一个水滴状的晶粉色宝石。

这条抹额,瞬间让花青瞳冷冽面瘫的小脸,多了几分轻灵婉约。

君泽痴迷地看着,“好,好,好,真不愧是我君泽的妹妹。”

他的大手,温柔地放在她的头顶,轻轻抚摸。

花青瞳毛骨怦然,只怕他一个失控,一巴掌拍下来,把她的脑袋拍成肉泥。

而就在这时,君泽却缓缓的收手,他长臂一伸,忽而将她拥进怀里,又用宽大的黑袍将她包裹住,他扭头,目光凶狠地盯着宫殿的大门口。

大门口,一个穿着碧水纱衣的绝妙美人儿站在那儿,美人儿手里端着一盅汤,美人儿那美丽的脸上,此刻全是嫉妒之色,她的眼神,分明就是在吃味。

那双妙目,盯着花青瞳,暗道,这个狐狸精是从哪里来的,居然让殿下露出那么炽热温柔的表情?

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袭上了美人儿的心头,这个新来的狐狸精,她一定要除掉她,不然,她一定会是她的心腹大患。

就在美人盯着花青瞳臆想非非之时,君泽发现了美人的到来。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能让别人看他的妹妹,他的妹妹,只有他能看。于是,他用黑袍将花青瞳笼住。

而在美人儿的心里,那就是另一番想法。

殿下竟然如此宠爱这个狐狸精,就是对她,殿下也从来没有如此紧张过。

美人儿的表情泫然欲泣。以往,殿下最宠爱的人,只有她。

“殿下,妩儿给您送热汤来了,是您最爱喝的白玉桃花羹。”女子端着汤盅袅袅走近,一双妙目却是不断地瞅着君泽的怀里。

君泽怀里,花青瞳被捂的呼吸困难,一时间憋的脸色涨红。

她没有想到,君泽居然要用这种憋死她的方式来弄死她。

“殿下~”花娇水嫩的人儿,用娇媚欲滳的声音含情轻唤,那声音,便是花青瞳身为女子听了,都觉得骨头一酥,销魂噬骨。

花青瞳心想,这下君泽这个疯子该放开她,去抱他的美人儿了吧?

然而,君泽扭头,表情无比恐怖的盯着那个女子,“谁让你进来的?”

女子的表情愈加委屈。

她就是听说,殿下突然从地牢里抱了一个女子回来,心中嫉妒不甘,所以这才自做主张而来。

她敢这样做,自然是仗着殿下对她的宠爱。换了其他女人,是不敢这样没有召唤,就私自前来的。

“谁让你进来的?”看着女子不仅私自而来,还朝着他们走来,君泽的唇角掀起一丝冰冷的弧度,眼中暴虐的杀意弥漫开来。

女子却浑然不觉,她完全被君泽怀中的人吸引了全部的心神,她今天一定要探出这个狐狸精的底儿。

“殿下,妩儿不知殿下这里有了新妹妹,无意打扰到您和新妹妹,妩儿什么也不做,妩儿放下这盅汤,这就离开……”女子说着,双眼紧锁君泽怀中,却是依旧不断靠近。

“呵呵,妩儿真是有心了……”君泱声音温柔地说道,而后,他突然大袖一挥,掀起强烈的飓风,袭向了女子。

女子不备,‘啊’地一声惨叫出声,身子连同她手里的汤,一起倒飞了出去。

“恃宠而骄,私闯大殿,该死!”君泽声音冷酷,看也不看那女子惊恐苍白的脸,一掌挥出,掌风狠狠击在那女子身上,瞬间,那女子的全身筋脉尽数断裂,七窍流血而亡。

“谁放她进来的,一并处死。”君泽冷酷的声音响起,花青瞳隐隐听见有人进来。

女子的尸体很快被人清理,同时被换掉的,还有外面把守的人。想来那之前的人,以为这个叫妩儿的女子受宠,于是私自将人放入,可没想到,到头来却招至杀身之祸。

待一切安静,花青瞳才被放开。

“你可真是狠心,连那样的美人儿都下得了杀手!”花青瞳冷着脸大喘气,君泽险些憋死她。

君泽不屑地冷哼一声,“不过一个玩物而已,她自己要找死,何必对她留情。”

花青瞳不说话了,那美人儿虽美,不过的确不太讨喜。

“漓儿要是寂寞了,大哥也可以给你弄几个宠物回来,不过,那些宠物们可没有看我妹妹的资本,漓儿宠幸他们的时候,大哥会把他们的眼睛捂上,等漓儿宠幸完了,再把他们送走,好用的宠物,也可以给漓儿留在身边经常召唤宠幸。”

君泽很是体贴地说道。

“大哥想想,看看谁家的年轻一辈长的好……那乌云商会的小少爷长的好,不过他是秋殿的老四,和漓儿你一样都是秋殿之人,他就算了。

南家的小子和北家的小子都不错,想必能够给漓儿当宠物,他们很乐意,回头大哥就去把那南玉华抓来,再把北鸿峰叫来,哦,对了,还有东后家族的小子也不错,就是年龄小了点儿,不过小有小的滋味。

另外几家的小子们也都不错,古家,夜家,星家,肖家,还有那赤虎亲王的世子也不错,他长的魁梧高大,说不定能得漓儿喜欢。大哥多给你找几个来,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保证你日子过的快活。”

君泽一脸的算计,脑海中闪过一个个青年俊杰的身影,而那些青年俊杰,在他嘴里,都只配当花青瞳的宠物而已。

而花青瞳听着君泽的话,早就呆若木鸡。

她没听错吧,君泽要给她找男人,不,找宠物。而且还不只是找一个,还让她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怎么宠幸就怎么宠幸。

花青瞳忽然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冷颤,惊恐地看着君泽,“你别乱来,我对男人没兴趣!”

君泽一愣,眼神惊讶,片刻,他神色复杂地看着花青瞳,“我听说你和那黑天魔君的转世之人关系亲密,还弄出个孩子,大哥以为你喜欢男人,没想到,你竟对男人没兴趣,没关系,大哥这里美女无数,有的大哥还没宠幸过,你去挑,想挑几个挑几个,想挑谁就挑谁。”

花青瞳脸颊涨红,整个人一瞬间都如同煮熟的虾子,红通通的。

君泽这个疯子,变态,居然要给她找女人!

“我不喜欢男人,也不喜欢女人,你别胡闹了。”她声音哆嗦地道。

“哦。”君泽见她神情不似作伪,不禁有些失望,不过,“这样也好,省得那些人触碰到漓儿你,不过漓儿要是哪天想了,告诉大哥一声。”

花青瞳的脸色由红转黑。

“漓儿,你生的那个孩子呢,现在在哪?”君泽忽然话音一转,问起了她的孩子。

花青瞳眼中闪过一丝警惕,“你想干什么?”

君泽漫不经心地道:“大哥就是随便问问,你是大哥的妹妹,其他人最好就不要沾染你了,那个孩子也一样,大哥可不喜欢有人跟大哥抢人,你是大哥一个人的妹妹,只有大哥才是你的亲人,其他一切靠近你的人,都要死,知道吗?那个孩子不靠近你也就算了,若是敢和大哥抢妹妹,大哥可不会手下留情!”

花青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眸深处闪过浓浓的怒火和杀意,任何敢对小宝宝有恶意的人,都是她的敌人。

但是,现在形势比人强,花青瞳便道:“我和小宝宝分开了,不知道他在哪里。”

“哦,那是最好。”君泽满意点头。

这个疯子,变态。

花青瞳双拳紧握,她要怎么才能逃出君泽的魔掌?

这个世上,还有谁能够打得过君泽?花青瞳想来想去,除了君泱,她似乎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

就连秋殿主也不一定是君泽的对手。

事到如今,花青瞳心中依旧十分茫然,她不明白,君泽明明是要杀她的,怎么到了现在,就成了这种局面呢?

她茫然地看着君泽,对方容颜绝美,倾国倾城,那双眼黑色中透着点点青芒的双眼,深邃而幽冷,却也神秘诱人沉沦,他的气质成熟,但容颜年轻,他给人的感觉,本能就是强大又危险的。

“看起来人模人样,实质却是个疯子。”花青瞳痛苦的低声呢喃,知道君泽一时半会儿不会杀她,花青瞳起身扯了床上的被子,裹在自己身上,窝在角落里睡了。

见她这样,君泽目光一闪,不过最后并没打扰,而是起身负手外出。

“毒鹰。”他唤。

一名黑衣青年忽然现身,单膝跪下,“主子!”

“知道了吗,那是小公主,本殿的妹妹,衣物,首饰,女孩子喜欢的东西都给她找来。”

毒鹰眼底闪过一丝惊诧,却依旧不敢有丝毫迟疑地应了声是,身形一晃,就消失在原地。

接下来的几天,花青瞳过上了真正小公主的生活,华衣,美食,衣来身手饭来张口,除了修炼,任何时候都有人伺候。

不过她不喜人近身和触碰,沐浴和更衣都是自己完成。

这一点正好合了君泽的心意,他的妹妹,尊贵无双,除了他,没有人可以看她,碰她。

中央大陆很大,大到何种程度,无人能够形容,恐怕除了大帝,没有人知道中央大陆的尽头在哪里。

中央大陆和其他大陆不同,这里没有皇朝,没有国家,只有无数的部落和家族,还有诸如万象宫,圣王寺这样的势力。

公孙家族在中央大陆,也是一流的大家族,底蕴深厚。

可是,这样的一流大家族,在中央大陆,却是比比皆是,与那些隐世的大家族,真正颇有来头的古老势力相比,却就有些不够看了。

这日,公孙家主公孙昊领着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女走进北家,但是,他走进的只是北家的偏院,接待他的人,也只是北家的副管事。

可纵然如此,他依然诚惶诚恐,哆哆嗦嗦地道:“管事大人,这是小人的小女儿公孙灵儿,灵儿天赋优秀,虽然不比她姐姐是纯灵之体,可也是难得一见的至阴体,还望管事大人将灵儿引介入定元宫,替她那不争气的姐姐伺候太子殿下。”

北家的副管事笑眯睐的,看起来十分的和气,他看向公孙公家主递给他的那个大箱子,箱子打开,里面的极品天脉矿石流光溢彩,足有十万块。

北家副管事将这些极品天脉矿石满意地收下,随口问,“有印象,公孙家族的另一个女儿,好像也是从我这儿被接走的?”

“是啊是啊,没想到大人您还有印象,妩儿不争气,不知因何惹怒了殿下,被处死了,小人心中着实不安,就想着把灵儿送去,替她姐姐伺候殿下。”

“原来如此。”

副管事眯眼扫过灵儿,示意公孙昊可以把人留下。

------题外话------

这是一更,二更在中午12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