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 又见蜜儿(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一晃,花青瞳被抓来定元宫已经过了半个月。

这半个月,花青瞳深知自己已经来到了中央大陆,但她却不敢透露出一丝想要去往万象宫的想法,因为小宝宝就在万象宫,她怕君泽知道,对小宝宝不利。

这种明知亲人在何处,却无法相见的感觉,让花青瞳心中对君泽的愤怒越积越深。她按兵不动,却是在默默的寻找离开的契机。

但是,很快,花青瞳就失望了,因为,君泽把她看的很紧。

定元宫很大,至少半个月了,花青瞳逛了无数地方,却依然没有走遍它的所有地方。

毒鹰隔着十步远的距离,跟在花青瞳的身后。

今天,在君泽的安排之下,花青瞳穿了一件鹅黄色的百褶宫裙,裙摆处点缀着点点桃花宝石,每一颗宝石,都是一朵雕刻而成的桃花,细致又华丽。

宫裙的肩头微敞,露出精致的蝴蝶骨和白玉一般无瑕的漂亮双肩。

她的长发依然未束,额心戴了一条白玉抹额,眉心处,是一颗七彩宝石,宝石下面是金色的流苏,随着她的行走,那细碎的金色流苏微微晃动,分外好看。

她身形颀长优美,行走间长长的裙摆舞起花朵般的波浪,毒鹰跟在不远处,却是目不斜视,不敢多看一眼。

花青瞳面瘫着脸,脚下是青玉小径,两侧都是各色花儿,蝴蝶在百花间穿梭,偶尔落在花青瞳的肩头,亲吻芳香。

花青瞳一直走,往前走,她不知道要走到哪里去,但是她知道,除了身后跟着的毒鹰外,这定元宫中,不管是明处暗处,都藏着无数高手和暗卫。

她插翅难飞。

忽然,花青瞳脚步顿住。

前方三顶淡粉色的水纱小轿被缓缓抬入,微风抚过,送来香气袅袅。

“毒鹰,那是有客人来吗?”花青瞳觉得有些奇怪,于是好奇地转身问跟在身后的毒鹰。

毒鹰面无表情的脸一抽,低头回道:“回公主殿下,那不是客人,是有人进献给太子殿下的美人。”

“美人?”花青瞳一怔,眼底流露出一丝兴趣,“君泽总共有多少美人?”

“这……”毒鹰大汗,犹豫道:“加上这新来的三位,估计有……有二百零七人。”

“哦,才二百多人啊,我还以为君泽的后院里有三千佳丽呢。”花青瞳有些小失望,“不过二百多人也够他消受了,君泽可真是好艳福啊。”

毒鹰面瘫着脸,囧囧地看着这位和他一样面瘫的公主殿下。

“怎么,漓儿羡慕大哥的美人?要不,这新来的三个美人,大哥便都送给漓儿如何?”

君泽大步而来,眉眼含笑,倒让他显得有几分亲和,少了几分高高在上。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他,“不要,我就是随便说说。”

君泽微微失望地哦了一声,大手一伸,揽住了花青瞳的肩膀,“漓儿这段日子在定元宫可住的习惯?”

花青瞳抿紧了唇不说话,她在这里很不习惯,穿什么衣服要被人安排,吃什么饭也要被人安排,就连每天修炼几个时辰,也要听从安排。

君泽给予她的最大权力就是可以随意在这定元宫任何一处行走,但前提是不能想要逃走。

见花青瞳不说话,君泽眸光微微一闪,“看来漓儿还是不太习惯啊,没关系,漓儿毕竟刚来不久,从今天开始,漓儿想做什么,大哥都不管你了,你尽情地在这定元宫中想做什么便做就是。”

花青瞳不吭声,心想,小鸟在笼子再自由扑腾,也始终逃不出笼子的束缚,她在这定元宫再自由活动,不还是笼中之鸟。

可恶的君泽,等她有一天变强了,一定把他变成傀儡小人儿,关进草房子里和碧水千叶作伴。

说起草房子,她的草房子还是君泱身上。

君泽见她眼睛忽闪忽闪,粉拳紧握,像是在想什么坏注意,他不禁掀唇一笑,凑近她盯着她的眼睛问:“漓儿是在心里骂大哥?”

花青瞳瞳孔一缩,心想,他连这都能猜到。

见她这副反应,君泽不仅不怒,反而哈哈大笑,大手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头顶,“漓儿真可爱!”什么心事都写在脸上。

这让活了万年多的君泽觉得十分有趣,多日相处,他对这个妹妹越来越了解,也越来越放不开手。

他没说过的是,君泱已经来找过他一回了,不过,他们打了一架之后,君泱败兴而归。

哼,想跟他抢妹妹,休想。

他的大笑声浑厚爽朗,同时也传入了前面不远处的三顶小轿中。

听到那笑声,三顶小轿中的美人,却是同时悄悄掀起轿纱,从缝隙里往外瞧。

远远的,他们看见一道高大的男子身影,和一道清丽绝美的女子身影。

三女同时放下轿帘,那个男子,应该就是这定元宫的主人,太子殿下了,只是,那个逗得太子殿下如此开怀的女子,倒底是何人?

对手!

三女心中同时升起如是想法。

为首的小轿中,是一名干净脱俗,美若天仙的少女,若花青瞳看见她,定会认出此女的身份,因为,她正是圣王寺的贞妶圣女。

贞妶圣女一身素洁白衣,她水汪汪大眼睛纯真地看着那站立在一起的两道身影,贝齿轻咬下唇,暗暗道,她一定要得到那位的宠爱,一定。

而第二顶小轿中,却是一名娇艳的红衣少女,她叫北若娴,是北家旁支的女儿,北家每年都要往定元宫输送美人,而她,也只是众多姐妹中的一个罢了。

而第三顶小轿中,则是一名绿衫少女,她是公孙灵儿。她长的灵动娇俏,此刻一双杏眼秋水盈盈地望着那爽朗大笑的高大男子,心口猛烈狂跳。

花青瞳看着那笑的花枝花颤的男人,又隐隐发现那三顶小轿里的美人都被他惊动,花青瞳眼中忽地闪过一道幽光,她顺手摘下身旁一朵杜鹃花儿,动作自然地将之塞进了君泽大笑的嘴里,然后,她转身洒脱地走开。

君泽大笑的声音戛然而止。

不远处,毒鹰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嘴角的肌肉连连抽搐。

君泽缓缓取出被塞进嘴里的杜鹃花儿,两眼盯着花青瞳的背影脸色青黑交加,片刻,他忽地莞尔一笑,“漓儿,你真是太调皮了,怎么可以如此捉弄大哥?”

他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宠溺之色,大步朝她走去,将那朵杜鹃花儿别在了她耳畔。

花青瞳面瘫的小脸霎时一僵,她伸出两指将那花儿掐住,然后丢在君泽脸上,“你脏不脏,沾了自己口水的花往我头上戴?”

“漓儿你是在嫌弃大哥吗?咱们身体里连血都是流着一样的,区区口水,你又何必嫌弃?”君泽不以为然地道。

花青瞳面瘫着脸,但眼中的嫌弃却是明晃晃的。

“我要自己逛,你别跟着,你快去欣赏你新来的美人吧。”花青瞳嫌弃地挥手赶人。

君泱没有再纠缠,却是一挥手,忽有几名侍婢端着托盘无声走来,那托盘上放了各种小吃,茶水,还有点心。

“漓儿若是累了就坐下歇歇。”说完,他转身大步离开。

花青瞳也不理那些侍婢,走了一会儿,她忽然回过头问:“桃花糕?”

一名侍婢连忙道:“回公主殿下,是。”说着,那名侍婢将上前跪下,将托盘上的点心高高举起。

里面摆放着一碟精致的桃花糕,不仅是桃花糕精致,就是那盛放桃花糕的盘子碟子,也是精致的白玉小碟。

花青瞳直接端了那碟子在手,边走边吃。

亏得她本身就喜欢吃桃花糕,因为君泽喜欢桃花糕,这几日,她所看到的点心,几乎大多是桃花糕,不然,她估计自己一定有得受。

如此一想,花青瞳发现君泱也喜欢吃桃花糕。

血缘真是神奇,竟连喜好都如此相同。

花青瞳默默啃着手中的桃花糕,暗想,若非是君泽太变态,太疯狂,她应该是很欣喜多一个亲人的,可是,君泽的霸道,着实让她难以消受。

花青瞳边吃边走,她是无意识的,而跟在她身后的一众侍婢早就停滞不敢前行,只有毒鹰欲言又止看着她的背影。

花青瞳随手将手中的碟子放在路边的石台上,她停下脚步,抬头望着眼前的情景。

没有了百花和草木,眼前有着一道厚重的黑色大门。

花青瞳诧异地眨了眨眼,“毒鹰,这是什么地方?”

毒鹰忙道:“回公主殿下,这里是殿下训练暗卫和死士的地方。”

花青瞳一听,顿时失了兴致,不用想,依君泽的变态,里面定然是一副修罗场景。花青瞳转身便走。

毒鹰松了口气,连忙跟上。

然而正在这时,那厚重的黑色大门突然打开,一名头发灰白的男子匆匆走了出来,一见他们,他不禁愣住。

“毒鹰?公主殿下,属下毒魂,参见公主殿下!”一愣之后,他连忙单膝跪地行礼。

花青瞳道:“你起来吧,我们是无意来到此处的,这就走了。”

花魂起身,毒鹰问,“首领,你要去哪儿?”之前见毒魂急匆匆的,毒鹰不禁有此一问。

毒魂眼中有着焦急,低声道:“小公主殿下不行了,我想冒险为她求一颗药,也不知主子会不会给。”

毒鹰闻言,默默摇头,看着毒魂道:“会不会给,首领你心里也有数吧。”

毒魂脸色不佳,“小公主很可爱,我着实不忍,还想为她求主子一回。”

花青瞳听着他们的话,心想,原来君泽还有孩子,这一刻,她的脑海中,不禁想起了林君蜜儿,如果没差错的话,蜜儿就是被君泽带回来了吧。

不知为何,花青瞳心中忽然有些难受,于是她说:“小公主怎么了,让我去看看如何?”

毒魂和毒鹰对视一眼,二人眼中忽然露出一丝喜色, 花青瞳的身份在他们这些君泽的心腹之人心中,并不是秘密,眼前这位,可是得了药之传承的,有她去,说不定小公主就有救了。

当即,毒魂连忙弓身,请花青瞳入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