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 自作自受的贞妶圣女/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少女眼中流下伤心的泪水,她起身,朝着主殿跑去,主殿中,一名麻衣男子正坐在主殿中央打坐修炼,听到动静,他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那是一双漆黑平静的双眼。

他的头发长长披散在身后,头上带着一顶雕着菩提花环的黄金法冠,宛如最神圣的上古法王。

他身上的麻衣十分朴实,宽松地罩在他的身上,隐隐露出他结实的胸肌和古铜色的皮肤。

他的容颜不是很俊美,却给人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

他,是圣王寺的圣王。

“贞妶,怎么了?”圣王缓缓开口,温和地询问。

贞妶的眼中不断流下泪水,她哭倒在王座下方的台阶上,哀哀地道:“圣王,都是贞妶不好,定元殿里的分身,被杀了。他、他还骂我是残花败柳,还说我是荡妇,他,嫌弃我。”

圣王默默听着她讲完,目光依然平静,他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他是大帝长子,心高气傲,自然不会看上你的一具分身,你的本尊,回头过去吧。”

贞妶圣女微微瞪大眼睛,惶恐地连连摇头,“不,不,圣王,我不过去,我的本尊如果去了,他会杀了我的,我不想死。”

她如同可怜的小白兔,惊恐地看着圣王,小脸微微有些发白。

“别害怕,你是个好孩子,你的本尊才是真正绝佳炉鼎,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了你的诱惑,你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都在觊觎你的本尊之体吗?”

圣王温和地安抚道。

贞妶圣女微微瞪大水灵灵的眼睛,依然不安地看着圣王,“圣王,真的吗?”

圣王微笑着看着她,“是真的,你是如此美好,是我们圣王寺的圣花孕养的仙葩,他一定会喜欢的。”

贞妶眨动着美丽的大眼睛,渐渐的不再哭泣,但依然犹豫地说,“可是,他的身边有一个很好看的姐姐。”

贞妶的脑海中闪过花青瞳的身影,她的眼底微微闪过一丝疑惑之色,那个姐姐好像有点眼熟,但她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

圣王笑了,“我的孩子,你难到不知道,太子的身边,有很多女人吗?你如果过去了,会有很多姐妹,你要宽容,接受她们的存在。毕竟,你的目标是太子。”

贞妶眨动着美丽的大眼睛,看着圣王,轻轻地点了点头。

……

白羊拉车,贞妶圣女的本尊缓缓到达了定元宫的山脚下。

她下了马车,坚定地提起雪白的裙摆向定元宫所在的方向走去。

“咦,后面有个美人。”红衣青年不经意回头,突然看到了贞妶的身影,他的眼中霎时流露出惊艳的光芒。

他如此一说,同行的三人不禁都转身朝后看去,只见一名头戴菩提花环的白衣少女正提着裙摆,朝着这方走来。

那红发血眸的红衣男子见状,不禁轻轻眯起了眼,笑了,“外面那么多人抢破头,想不到,这位贞妶圣坛女的本尊之体,最后还是被送给了君泽。”

那名阳大人也轻轻地眯起了眼睛,他那俊美无俦的面庞流露出一丝惊艳之色,双眼中快速滑过一道淫邪的光芒,“圣王寺的这位圣女,可真是个尤物啊。”

听他如此说,那红发血眸的红衣男子道:“不止是个尤物,还是个极品的炉鼎,她可是先天的至纯之体,被誉为天地间最纯洁的女子。”

“师父,这样的尤物,真是便宜了君泽了。”那红衣青年说道。

“血魔,此处是定元宫,我们还是少生事端的好,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是什么。”天心老人听着他们的言语,不悦地皱了皱,此刻忍不住冷声提醒,若非是他一个人的份量不足以进入定元宫,他是万万不会与他们同行的。

葬海血魔和他的徒弟邪魔子本就是魔,是无恶不作为的窃天者,这他知道,也不能置喙什么,可是那位阳大人,他却是看不透他的来历,只知他是血魔新交的朋友,起初,他对这位阳大人充满了好感,毕竟对方俊美的面容和温和的气质很是容易给人以好感,但是一路同行下来,她就发现这位阳大人的品行和他的外貌并不匹配。

听到天心老人的警告,葬海血魔道:“天心别介意,我们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君泽的女人,我们还不想招惹。”

邪魔子也反应过来,连忙道:“是啊,天心前辈,晚辈和师父都明白的,君泽的女人,我们不会招惹的,此处没有外人,我们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天心老人不作回应,这让邪魔子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杀意,哼,无趣又没用的老匹夫!

一旁的阳大人看着他们的反应,微微眯起了漂亮的狭长双眼,他淫邪的目光盯了那贞妶圣女一眼,转头微笑着不吭声,继续向前走。

只是令人意外的是,贞妶圣女明明是后到的,可是她的脚程却意外地快于他们,当第二日清晨,他们到达定元宫门外时,贞妶圣女竟也到了。

贞妶圣女看着面前同样要进入定元宫的四人,她害羞地躲到离四人十步远的距离,羞怯的低着头,美丽的小脸红通通的。

葬海血魔和他的徒弟邪魔子都目光炽热地盯着她,而阳大人就更直接一些,他眼中的淫邪之光,居然是毫不掩饰。

贞妶被那三双炽热的目光盯着,越发的羞怯无比,她脸如火烧,宛如受惊的小兔子,又向后退了退。

天心老人看着这一幕,不赞同地看了血魔三人一眼,见三人已是不理他的告诫,不禁无奈地摇头叹了口气,与魔为伍,失策,失策。

看来,到了定元宫中,他就跟紧了君泽太子就好,这三人,不宜相交,远离为好。

定元宫的大门在这时缓缓打开,毒鹰的身影出现在此,他面无表情地扫过门外几人,天心老人等四人他并不意外,这四位太子是知道他们要来的,所以才派他前来接待,可是那位贞妶圣女是怎么回事?

“四位远到而来,太子很是高兴,四位请进。”毒鹰对着四人点了点头说道,态度不冷不热,天心老人和葬海血魔都是大帝时代的强者,他们能够存活至今,足可见他们的强大和深不可测,这样的人物,太子殿下也是重视的,所以派他来迎,而他,做为太子殿下的近随,自然也是有他的骄傲,不会对这几人露出卑微之态。

四人入内,贞妶跟在四人身后,提着裙摆,抬脚便欲跟上。

毒鹰冷冷道:“贞妶圣女,且慢,你先在此等候,待我禀完太子再决定你的去留。”

贞妶顿时流露出被嫌弃了的受伤神情,她微微瞪大了水灵灵的眸子,委屈地看了毒鹰一眼,从怀里取出一张金色贴子,她将贴子递给毒鹰,“这是圣王让我交给太子殿下的。”

毒鹰瞅了那帖子一眼,抬手接过,冷冷道:“你在此等候。”

砰!

大门被关上,贞妶圣女被关在了门外,她的眼眶登时红了,楚楚可怜地站在门外。

天元殿中,君泽坐在首位,他已然备好了美酒,金玉壶,金玉樽,新鲜水嫩的水果,精致芬芳的点心,还有娇艳欲滴的花朵点缀,美轮美奂。

许是待客的缘故,君泽今日换了一袭较为端庄正式的黑袍,黑色的宽大袍服,用金线绣了张牙舞爪的威武金龙,祥云滚边,尊贵无双。

看着毒鹰带着四人进入,他并未起身,而是端起了酒杯朝四人举了举,“贵客迎门,吾心甚欢。”

他说着,喝了杯中酒,洒脱不羁,但本身强大的气息,却让那葬海血魔身边的邪魔子脸上血色尽褪,邪魔子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骇然,好强!

葬海血魔不动声色地挡在了邪魔子前面,微笑道,“太子殿下如此盛情相迎,我等感激不已。”

“太子殿下有礼!”天心老人抱拳行礼。

阳大人在感受到君泽的强大后,脸上肆意的表情收敛了不少,此刻也抱拳一礼,端得是风度翩翩的谦逊君子。

君泽的目光在四人面上淡淡扫过,“几位请坐。”

四人相继入座,君泽身上的气息才略微收敛,那邪魔子的脸色这才缓缓好了一些。

“还有何事?”见毒鹰站在一旁没有离开,君泽便随口询问。

葬海血魔等四人都看向了毒鹰,阳大人缓缓端起了手边的杯子,轻抿一口,眼睛则盯着毒鹰递给君泽的贴子。

君泽看过贴子,轻声嗤笑,“圣王欲同我们同行,诸位意下如何?”

“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天心老人沉吟一瞬道。

“不见得,多一个人,就多了一个竞争者,反正太子是主力,我们几人配合,足以打开上古秘境的空间通道。”阳大人却有不同意见。

他一说话,君泽便看向了他,“这位是?”

“在下姓阳。”阳大人微笑抱拳道。

“阳公子说的也不无道理,血魔如何看?”君泽看向了葬海血魔。

葬海血魔笑道:“圣王以美人儿相许,必然还许了太子其他好处,不过是多一个人同行罢了,太子何必将送上门的好处往外推?”

“毒鹰,去把贞妶圣女传进来吧,正如血魔所言,美人已经送上门了,又岂有往外推的道理。”君泽道。

看着毒鹰出去传人,天心老人四人均都举起了酒杯,“太子殿下,请!”

“请。”君泽也举杯。

一杯尽,葬海血魔打量宫殿四周,“太子殿下这定元宫,与曾经的东宫可是大为不同啊。”

“皇宫沉没,旧物已去,为免伤感,自然与以往不同。”君泽淡淡道。

天心老人也面露伤感,“太子殿下莫要伤怀,老夫敬您一杯。”

“天心请。”君泽举杯与天心一饮而尽。

“久闻殿下威名,今日一见,在下甚感荣幸,在下也敬太子殿下一杯。”阳大人举杯,看向君泽。

君泽来者不拒,“请。”

二人又是一杯下肚,葬海血魔哈哈大笑,“看你们如此尽兴,怎么能少了我,太子殿下,与我也喝了这杯吧。”

君泽面容噙笑,心情甚好的举杯与血魔对饮而尽。

邪魔子坐在葬海血魔的身边,此刻尽是连举杯的勇气都没有,没有强大的修为,在君泽面前,他当真不敢有丝毫多余举动。

君泽已然收敛了一身修为气势,但那从骨子里散发而出的尊贵之气,却依然让他有种窒息之感。

那种名为尊贵的气质,比强大的修为更压迫人。

邪魔子的眼中闪过不甘,但最终都被浓浓的恐惧压迫,他突然意识到,这就是大帝长子的威仪,哪怕皇朝覆灭,那镌刻在一些人骨子里的东西,却是永远都不会消失。

阳大人这时又微笑道:“有美酒如此,没有歌舞,实在可惜。”

君泽闻言笑道,“歌舞自然是有,不过,几位不想见识一番圣王寺贞妶圣女的舞姿吗?”

君泽此言一出,众人目光皆是一亮。

阳大人欣喜道:“贞妶圣女乃是世上罕见的美人儿,太子殿下当真不愧是大帝长子,如此美人竟也舍得让之当众献舞!”

“不过区区一个宠物,有何不舍?”君泽淡淡道。

“太子殿下说的是,不过区区一个宠物罢了。”葬海血魔道。

“我看那贞妶圣女,也不若传闻那样纯洁,听说她的不少分身,都侍候了不同的男人。”阳龙说道,“圣王寺将这样的女子送给太子殿下,竟是将太子殿下和那些寻常之人为伍了吗?”

“本殿本来就对贞妶圣女没有什么兴趣。”君泽说道,见阳大人眼中闪过一丝激动之色,他邪肆一笑,“不过一个宠物,几位若是喜欢,就送于几位玩乐便是。”

阳大人和葬海血魔均是心中一喜,葬海血魔道:“虽然贞妶不贞,不过,她的本尊可是难得一遇到先天纯灵之体,乃是极品炉鼎,有了她,说不定修为能更上一层楼,殿下当真不动心。”

“本殿想要更上一层楼,自有他法。”君泽淡道。

“既如此,阳某和血魔就却之不恭了。”阳大人笑道,那贞妶之美,是他平生仅见,想到君泽已经松口,那般美人即将在他身下承欢,任他蹂躏,他的心中便忍不住狠狠一荡,眼中的淫欲和邪恶之色丝毫不加掩饰,许是太过激动,他的身上,不禁有一层白雾浮动,一闪而逝。

君泽盯着阳大人的眸光微微一滞,片刻,他垂眸,眼底闪过一丝饶有兴趣之色,这位阳大人的来历,可真是有趣!有趣至极!

几人正说着,气氛一片和乐酣畅,而就在这时,毒鹰去而复返,这次,他的身后,跟着一名白衣少女,正是贞妶。

贞妶小脸绯红,她羞涩地看着场间的几个男子,心中的小鹿乱撞,她已经感受到了几双灼热的视线均都落在了她的身上,她稳了稳神,将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那主位上,尊贵强大的男子,太子君泽身上。

君泽的眸底一片冷漠,他打量了贞妶一眼,转而对血魔和阳大人笑道:“这次来的果然是贞妶圣女的本尊。”

不用他说,血魔,阳大人,甚至是血魔的弟子邪魔子,均都目光炽热地落在贞妶的身上,贞妶俏生生地站在场间,任由几人打量,她想走到君泽身边,在他怀里落坐,可是,想到了君泽的恐怖,她却不敢造次,只能楚楚可怜地站在原地,等待司玄的召唤。

“贞妶,这几位都想看你的舞蹈,你先跳一支舞给大家助兴吧。”终于,君泽开口了,可是说出的话,却让贞妶美丽的大眼睛里瞬间充斥了晶莹的水光。

她委屈地抿紧了唇,她为表诚意,没有坐轿,而是徒步走上定元宫,脚上早就磨起了水泡,而且,她从来没有走过那么远的路,现在疲惫不堪,若是君泽太子让她现在入座陪他喝酒取乐她一定很乐意,可是跳舞……她真的好累!

她巴眨着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君泽,“太子殿下,贞妶好累,能不能……”

君泽脸上的笑容突然一敛,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极其阴沉恐怖的表情,他盯着贞妶的眼神,再次泛上了一丝杀机。

贞妶看到他如此恐怖的眼神,瞬间脸上的血色尽褪,极致的恐惧将她包围,她这次来的可是本尊,若是本尊被杀,她的其他分身也会同时死亡,到时候,她就真正的死亡了,真正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贞妶一想到那种可能,便感到深深的恐惧和无法接受。

她不想死,想活着。

尽管心中恐惧至极,委屈至极,但她还是眼中浸着一抹泪水,开始了舞动婀娜的身体,宛如雪白圣洁的精灵,翩翩起舞。

少女一边舞,一边脸上还流着晶莹的泪水,换了一般人,早就心生怜惜,迫不急待地将美人拥入怀中好生疼爱,但此刻在坐的几位,偏偏都不是常人。

君泽就不说了,他厌恶的看也不愿多看那舞动的少女一眼,可来怜惜。

而血魔,阳大人,邪魔子三人,却是看到少女一边委屈的掉泪,一边起舞,心头反而涌起别样的快感,均是享受着这样的美态移不开眼,他们巴不得少女这番美态维持的更长久一些,就更别说怜惜美人了。

而天心老人,他简直就是非礼勿视,他看也不看那少女一眼,直顾埋头垂着眼沉默,也不知是在走神儿,还是在修炼。

“毒鹰,去告诉公主殿下,别让她过来了。”本来,他很想向这些人炫耀一下他的小皇妹,可是看着血魔等三人的淫邪之态,君泽心中顿时绝了让漓儿出场的打算。

他的小皇妹那般尊贵完美,若是被这几人看到,一想到他们那恶心的目光会落在漓儿的身上,他就忍不住有种要杀光这几人的冲动。

毒鹰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花青瞳穿了一声华丽绛紫色宫裙,额心上贴了同色的火凤花钿,乌黑的长发披散于身后,不显凌乱,反而有种别样的慵懒和尊贵。

花青瞳喝了一杯热茶,等待君泽的人来唤她过去见客,君泽见的客人,一定不是普通人,花青瞳默默在心中猜想。

正在她心中琢磨着的时候,毒鹰来了,花青瞳抬头,看向他。

毒鹰惊了一下,实在是,公主殿下这身装扮,除了极致的美,那种浓重艳丽之下完全流露而出的尊贵气势,让他心惊。

毒鹰恍惚中有种错觉,仿佛眼前的公主殿下,和太子殿下的气势一模一样,那是从骨子流露出而出的大帝威仪。

“毒鹰参见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太子殿下让属下传话,让您不必去正殿见客了。”毒鹰跪地道。

花青瞳的脸顿时黑了,“君泽真是太会折腾人了。”

花青瞳摆了摆手,示意毒鹰退下,等毒鹰退下后,她便迫不急待地脱了身上的艳丽华服,换了一件素净的,然后盘腿坐到床上开始修炼。

正殿中,贞妶的一支舞终于跳完,她累的小脸上发白,那粉润的樱唇此刻也干涸非常,隐隐有些发白。

她收了舞,站在场中怯怯的看着君泽。

君泽看也没看她一眼,反而是与血魔举杯共饮,饮罢,他才漫不经心地说:“我看血魔和这位阳公子都对这美人有些兴趣,本殿当个好人,贞妶,你来,以后你就跟着这几位吧。”

血魔和阳大人的眼中均是闪过一丝喜色,再次确认道:“哦,太子当真舍得?”

君泽笑而不语,但冷漠的眼神却表明了一切。

贞妶听到君泽的话,脸色瞬间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她惊恐地看向君泽,又看向血魔和阳大人,血魔红发血眸,一身魔气,恐怖至极。

这让贞妶的小脸不禁白了白,但是,当她看到阳大人的时候,苍白的小脸便瞬间飞红。阳大人一脸温和地对着她笑,那温和的笑容,和俊美的面庞,瞬间修复了这个少女受伤的心灵。

见她如此作态,君泽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不屑和怒意,圣王寺,就给她送来这么个水性扬花的玩意,简直就是对他的侮辱,好一个圣王寺!

“我等赶路有些累,太子殿下,可有地方休息?”阳大人开口,询问君泽。

血魔也看向君泽。

君泽心中嗤笑一声,这几个上古大能,走几步岂会累?不过是色心发作罢了。

“自然是有,毒猫。”君泽唤了一声毒猫。

毒猫现身,君泽说:“让毒猫带几位去休息吧,哦,对了,贞妶圣女想必也累了,就跟这三位一起去吧。”

血魔和阳大人同时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对君泽道:“太子殿下,多谢。”

贞妶的脸色又是惊恐又是害羞,她一边惊恐于血魔的恐怖,一边又为阳大人的俊美和温柔而动心。

最终,贞妶含羞带怯的跟着阳大人和血魔走了,邪魔子跟在血魔身旁,不时目光邪恶的看了一眼贞妶,心情激荡不已。

师父的女人,一般都不吝于给他也享受一番,没想到啊,这位贞妶圣坛女,这么快就会成为他们的身下宠物。

“天心,你不去?”君泽揶揄地看向天心。

天心顿时连连摆手,苦笑道:“太子殿下,您可别打趣我了。”

见他如此,君泽也没再多说,而是差人领着天心去休息。

再说贞妶圣女,她跟着三人一同去了一处寝殿之中,她原本是想跟着阳大人,但没有想到,殿门关闭,三个男人竟是一个也没走。

她俏生生地站在原地,隐隐意识到什么,小脸不禁羞的通红一片。

血魔和阳大人对视一眼,谁先?

对,谁先谁后是个大问题,贞妶这样的极品炉鼎的第一次,效果非凡,第一个享受她的男人,必然会得到无穷好处。

就听阳大人说:“血魔先请吧,我所修炼的功法特殊,不在意这个,我只是贪欢而已。”

没错,他只是贪恋美色而已。

血魔一听,顿时大喜,“如此那就多谢阳老弟了。”

当即血魔大袖一卷,将贞妶卷了去往榻上。

贞妶惊呼一声,小脸阵白阵红,不多时,那屏风后面的软榻上就传出阵阵娇吟声,但是,没多久,那销魂蚀骨的娇吟之声就成为惊恐和痛苦的惨叫声。

阳大人和邪魔子听着那叫声,二人不禁心痒难耐,眼露兴奋之色,待那惨叫声刚一结束,阳大人便冲了进去,不多时,少女似吟似泣的声音便又响了起来,但是突然的,少女突然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惊恐惨叫声,其中的恐惧比之前被血魔采补时更甚。

邪魔子看向血魔,“师父,阳大人做了什么?”

血魔摇了摇头也表示不解,对于阳大人,他只是觉得此人修为强大,性格邪乎的很,很是合他的脾胃,便与之相交了,但是,阳大人真正的来历和身份,他也不甚清楚。

但听贞妶圣女的惨叫,无非是说明阳大人很是会折腾。

事实上,贞妶的身体上并不痛苦,毕竟相较于血魔的采补,阳大人却是让她好受多了,但是,前提是,阳大人那俊美温柔的脸庞,没有变成一个丑陋的怪物头颅的话。

人的身体,怪物的头颅。

那白色的,似虫非虫,似蛇非蛇的头颅,上面长满了白色的细碎鳞片,鳞片下,是晶莹透明的血肉,他的双眼,漆黑邪恶,一条腥红的,宛如蛇信般的长舌,从他长满意利齿的嘴巴里伸出,探入她的嘴里戏玩。

贞妶惊恐欲绝,却无法昏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怪物玩弄自己,这一刻,她内心的恐惧,取代了一切欲望,她想回圣王寺,哪怕永远只做一个平凡的圣女,她也不要再做任何勾引男人的事情。

她的那些分身,遇到的男人都是为她的美丽所迷惑,对她无一不是宠爱倍致,哪里像此刻,她竟落入怪物之手。

贞妶瞪着惊恐的眼睛,不知过了多久,那怪物终于结束,心满意足后的他,那恐怖的头颅,又变成了那俊美温柔的模样,但是贞妶却只能在床上瑟瑟发抖,再也不敢看他一眼。

所以,当邪魔子这个正常人入内时,贞妶几乎不是宛如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般扑进了他的怀里,邪魔子大喜,没想到这个美人儿竟然如此主动。,

一日一夜,三人轮翻交替,让贞妶崩溃的是,那怪物,竟不止一次玩弄于她。

另一边,石屋之中。

那始终昏迷在床上的小小身影,终于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双,一青一黑的异瞳。

她极其虚弱,却是在躺了一会儿后便吃力地爬了起来,连日的昏迷让她虚弱和饥饿交加,可是,她苍白的小脸上,却是流露出一丝倔强之色,她下了床,跌跌撞撞地朝外走去。

她想找一个人,那个在她浑浑噩噩中,在她耳边说话的声音,那个在她身陷无尽黑暗和冰冷时,温柔的抚摸她的人。

她太小了,以至于没有人发现她。

花青瞳和君泽在用早膳,吃到一半,花青瞳突然问:“你的客人们,怎么总是不见人?他们不是住在这里吗?”

君泽看了她一眼,不加掩饰地道:“有三人与贞妶圣女正玩的火热,另一人则是个老顽固,没有丝毫情趣。”

花青瞳眼中顿时流露出一丝惊讶之色,“圣王寺真的把贞妶圣女的本尊送来了?而你把她送给别人了?”

君泽伸出大掌在她头顶揉了一把,“漓儿,你这是什么反应,难不成,你以为大哥是色魔不成?”

“没。”花青瞳面瘫着脸摇头。

她这幅呆萌的模样令君泽愉悦发笑,他是越来越发现,这个小皇妹很好,很好。

轰!

就在这时,整个定元宫突然狠狠一颤,这动静,就像是有人在外一拳轰在定元宫上,使得整个定元宫都是四下震颤不已。

君泽的脸色猛地一变,杀机四射。

“漓儿先慢慢吃,大哥出去看看。”叮嘱了花青瞳一声,君泽的身影一晃,便消失在原地。

是谁在攻击定元宫?这般胆量,这般实力,除了君泱,花青瞳想不到别人。

她当即起身朝外走去,但是她刚走到外面,便见毒鹰抱了一个小身影,朝她这处走来。看见她,毒鹰不禁松了一口气。

方才他发现了这个突然出现在此的小身影,他先是诧异于这个孩子真的活下来了,但接着,这个孩子便央求他让她见一见那个大姐姐。

毒鹰本来惧于太子殿下,有些犹豫,但是这孩子太固执了,紧扯着他的衣襟怎么也不松开,毒鹰对上她的眼神,其中的渴望,令他也不禁动容易。

她有些疯狂想要见到那个她想见的人。

“让我看她一眼,就一眼,我就回去好好训练,成为最厉害的暗卫。”她这样说。

毒鹰被震撼。

而正在他为难之际,便忽地有人袭击定元宫,然后便见太子殿下怒气冲冲地飞了出去。

毒鹰当即大松一口气。

恰好这时,花青瞳出来了。

花青瞳看着毒鹰怀里的那个小小身影,她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喜悦之色,她快步朝毒鹰走去。

毒鹰放下蜜儿,蜜儿仰头,定定地看着花青瞳的身影走来,那双美丽的异瞳,专注而贪恋。

花青瞳走近了,青色的双眼对上蜜儿那双雾蒙蒙的异瞳。她的双眼仿佛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却十分清澈地仰望着她。

花青瞳蹲了下去,与她平视。

“蜜儿!”她温和开口,眼中流露出一丝温柔,她伸手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蜜儿真厉害,你好了是不是?”

蜜儿点了点头,定定地看着花青瞳,用有些沙哑的细弱声音唤道:“大姐姐。”

花青瞳一愣,继而缓缓摇头,“不是大姐姐,是姑姑。”

“姑姑?”蜜儿重复,似乎不明白姑姑是什么。

“我是姑姑,你父王的妹妹,你叫我姑姑。”花青瞳缓慢的解释道。

听到父王二字,蜜儿的小身子抖了抖,却是双眼明亮地看着花青瞳,细细地唤:“姑姑。”

“嗯,乖,你饿不饿,姑姑带你进去吃点东西好不好?”花青瞳看着她苍白而虚弱的小脸,还有那干裂的小嘴,确定她是刚刚醒来,还没有进过食。

她的心有些微微的抽痛,这孩子还不到四岁,明明是小公主,却要受这份罪,若是林君泽和王宝莲转世有知,不知会是怎样一番心情,若是他们知道,他们的相爱造就了蜜儿这样的苦难,他们是否还能不顾一切地去生死相随。

还有甜儿,在东大陆逃亡的甜儿……

花青瞳心中五味陈杂,突然又想到她的小宝宝,他也那么小,可是却同样没有生活在她的身边,花青瞳的心脏,突然揪痛不已。

蜜儿依恋地看着她。花青瞳将她抱了起来,却发现这孩子出乎意料的轻和瘦,几乎没什么重量。

花青瞳眼中闪过一丝痛色,越发温柔地抱着她,带着她走到了里间。

蜜儿初醒,身子虚弱,花青瞳没有给她别的东西,只是给她舀了一碗白玉桃花羹。蜜儿大概是饿了,小手抱着小碗,吃的格外香甜,不时还抬头看她一眼。

而此时的定元宫外。

君泽看着对面的人。

君泱依然一幅农夫打扮,他戴着斗笠,看不清他的脸色,只是,他那阴冷刻骨的声音缓缓转入君泽耳中,“放了小丫头,帝元珠你拿去。”

君泽被他这种语气刺激的满身戾气,仿佛小丫头是他的一般。再说了,难道小丫头还不如帝元珠吗?更何况……

“你为什么没有拿走帝元珠?”他神色阴冷地盯着君泱。

君泱不屑地笑了一声,“我不要,自然是不想要,我让小丫头把帝元珠给你,你把她给我。”

君泽听到这句话,不禁更加愤怒,“帝元珠是我的,小丫头也是我的。君泱,她是我的小皇妹,你以后不要来烦我。”

斗笠下,听到君泽如此说的君泱,脸上不禁露出一丝震惊之色。

那臭丫头给君泽下了什么药,怎么把君泽这个六亲不认的变态驯成一个好哥哥了?

“君泽,你刚才说,她是你的小皇妹?”君泱的语气里透出一丝古怪。

君泽骄傲地扬了扬唇,“对,他是我的小皇妹,君泱,你可以滚了,再跟我抢妹妹,别怪我手下无情。”

“你几时有情过?”君泱的声音里突然流露出几分兴味,他斗笠下的双眼戏谑地看了君泽一眼,竟是转身离去了。

看着君泱突然离去的身影,君泽有些怔愣,君泱哪次来找他挑衅,不是大打出手,这次怎么这么好说话的走了,莫非是有什么阴谋?

君泽危险地眯了眯眼,如果君泱敢和他耍心眼,他一定揍死他。

蜜儿很快就把一小碗白玉桃花羹喝完了。

见她不时还偷看一眼其他的吃食,花青瞳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说:“你刚刚醒来,不宜多吃,只能少喝一些流食,等你好了,姑姑给你吃好吃的好不好?”

蜜儿扬起苍白的小脸,乖巧的点了点头,还对她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

花青瞳心中一酸,别开脸去,她用力眨了眨眼睛,这才抱起她朝外走去,“蜜儿乖,姑姑改日去看你,先让毒鹰送你回去好不好?”

蜜儿不舍地看着她,轻轻点头。

毒鹰见她们出来,不禁松了一口气,“毒鹰,你把蜜儿送回去吧,她刚刚醒来,不用立即就训练吧?”

“是,可以休息上一天。”毒鹰道。

花青瞳松了口气,将蜜儿递给毒鹰。

毒鹰抱着蜜儿,转瞬消失在此地。

花青瞳心情沉闷地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一阵久久的沉默。

“咦,那里有个美人儿!”血魔等人是听到定元宫外受到攻击而出来的。

三人看着花青瞳的身影,眼中不禁都闪过一丝惊艳之色。

贞妶跟在三人身后,她不愧是绝顶的炉鼎之体,被三人连番折腾,此刻还有力气跟着三人出来一起闲逛。

事实上,倒并非是她自愿出来,而是被邪魔子强行带出来的。

血魔暴虐,阳大人根本就是个怪物,恐怖至极,她只能紧紧地跟着邪魔子的身边,瑟瑟发抖,看也不敢看阳大人一眼。

四人快步走来,转眼就到了花青瞳身后,“这位姑娘……”阳大人温煦如阳春三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光是听声音,就能让人联想到,拥有这般声音的,一定是一个气质温和的翩翩佳公子。

可是贞妶听到他的声音,却是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寒颤,喉咙里一阵作呕。

花青瞳转身,看到四人,目光淡淡在阳大人身上扫过,然后又分别扫过血魔和邪魔子,最后是贞妶。

贞妶不一样了。

她所见的贞妶,无一不是娇怯动人,可是眼前的贞妶,却是透着一股绝望的气息。

看来贞妶遭遇不佳。

花青瞳心中当即知道这三人恐怕不是什么好人。她暗自皱眉,君泽的客人,就是这种人?

花青瞳冷冷地看向场间唯一一个看起来正常一些的阳大人,阳大人见花青瞳看向他,顿时更加笑的如沐春风。

但是花青瞳却觉得十分的不舒服。

“君泽马上回来,诸位且先在此处等等吧。”花青瞳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而后便转身朝屋里走去。

“姑娘且慢。”阳大人急忙出声,他看着花青瞳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炽热的光芒,温和道:“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花青瞳不欲作答,打算不理此人,没想到,一个弱弱的声音却是突然响起,“她、她也是太子殿下的宠物,你们、你们问太子殿下讨了她吧。”

花青瞳脚下一顿,蓦地转身,眼神冷戾地扫向贞妶。

贞妶却是抬头猛地看向她,哀求地哭泣道:“这位姐姐,贞妶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求求你……”

她真的要死了,她相信,自己只要再被这三个人折腾一回,一定会被折磨死的,尤其是那个怪物……

她不想死,她真的害怕极了,恐惧极了,也恶心极了,她真的受不了了。

------题外话------娃的完结文:金主在上

苏城最近发生多起富豪被骗吃骗喝,然后被抢钱劫色的恶性循环案件,而嫌疑人,据说是个披着美人皮的人形凶兽?

禹楠刚来到苏城,就听到了最近最火的新闻。

“先生,可以搭个车吗?”车窗被敲响,禹楠回过头,印入眼睑的是一个干净如雪山白玉,表情如无邪稚子的……懵懂女孩儿?

眨眼,再眨眼,禹楠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可以。”

属下惊愕地瞪大了眼,张大了嘴,他家先答应了?答应了!

卫澄满意地打量着身边的男人,长的绝色,祸国殃民,华衣豪车,气度不凡,一看就是有钱人,嘿嘿,是个长期饭票的好人选。

“先生,包养我吗?”少女眼如月牙,酒窝如蜜。

“……好。”

啊啊啊,属下惊恐欲绝,他家先生脸红了,脸红了,脸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