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 初闻元脉/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时间,场间除了贞妶的哭求声,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

花青瞳目光冰冷地看着这个看似美好,实则自私恶心的女人。她那双青色的瞳孔,这一刻流露出一种令人窒息的威压,被她盯着的贞妶渐渐没了声音,只是脸色苍白又绝望的看着花青瞳。

“姐、姐姐……我是不是见过你?”贞妶不太确定地问,但是,眼前的女子,和她的分身曾经在西晋皇宫见过的那位姑娘,似乎又极其的不同,她们除了眼睛一样,其他的,她竟是不敢确定,毕竟,眼前的女子身上有着一种令她畏惧的威仪。

“不要叫我姐姐。”花青瞳冷冷地开口,“这世上,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叫我姐姐的。”

花青瞳淡淡地说了一句,便不再理会贞妶,这样的人,不值得她挂心。

曾经在西晋皇宫,正是她被司玄擒去,无助惶惑的时候,而现在,但是,经历这么多磨砺,她已成长,虽然君泽也禁锢了她,却给予了她极好的对待,如今的她,与以往截然不同。

阳大人和邪魔子在贞妶说眼前这令人惊艳的女子也是君泽的宠物时,他们就不由得动了心,他们甚至心想,只要能够得到这个女子,他们是愿意付出一些代价和君泽交换的。

眼前这个女子与贞妶不同,彻底的不同,贞妶只能让他们心底升起玩弄的欲望,而眼前的女子,却能让他们心跳加快,血液沸腾。

阳大人和邪魔子的目光都流露出赤裸裸的渴望和热切。

而一向邪肆的血魔,这一刻却是沉默了。

他看着花青瞳那双青色的瞳孔,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惊疑之色,面对那双和大帝一模一样的眼睛,血魔发现,他根本就升不起一丝别的心思,也就只有那些没有见识过大帝之威的人,才会无视这女子的那双眼睛。

葬海血魔几乎肯定了心中的猜测,这个女子,根本就不是什么君泽的宠物,她是——大帝返祖血脉!

说是返祖血脉,但事实上,她是大帝遗留在这世间的最后一个孩子,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孩子。据说,她是大帝选定的真正继承人,哪怕是覆灭的天元皇朝,也能在她的诞生后重新崛起。

她是天命之人,又一个大帝。

哪怕君泽太子储君的身份,也不无法与她争锋!

葬海血魔目光连闪,如果是这样,那就真是太有趣了,君泽居然把这位隐形的皇太女弄到了他的定元宫中。

人人都以为君泽最大的竞争对手是君泱,可只有他这样从万年前存活至今的人才知道,君泽最大的敌人,是她,是眼前这个有着大帝双眸,返祖血脉的女子。

为了帝位,为了天元皇朝的重新现世,君泽到底想做些什么?他可不相信,君泽和这个女子之间,会真正的和平共处。

葬海血魔宛如发现了更刺激,更好玩的游戏,他看向花青瞳的双眼里,充满了戏谑之意。

就算是返祖血脉,可是想要和君泽那样的万年老怪相争,恐怕也没有多少胜算吧?

他在心里千回百转的暗自兴奋,而那边阳大人和邪魔子却是眼神越来越放肆的看向花青瞳,仿佛恨不得将她的衣服扒光,立即扑倒在地一般。

而贞妶,在看到阳大人和邪魔子果然对花青瞳都起了兴趣时,她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庆幸之色,她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如果这个姐姐真的能取代她成为这三人的宠物,让她解脱,她一定会好好感谢她的。

贞妶小脸苍白,大眼睛怯怯不安地看着花青瞳,眼中满是希冀的光芒。

她强烈地希冀着这位眼熟的姐姐能够替她受难,替她挡去那个怪物的折磨。她却没有看到,君泽已经回来了。

君泽脸色阴沉,他还沉浸在君泱的到来中,那个家伙,这次这么容易就离开,他到底在打着什么注意?

看到君泽回来,几人都回头看去。

“太子殿下。”血魔一脸笑意的迎了上去,阳大人和邪魔子也都跟了上去。

而贞妶,在看到君泽高大英俊,尊贵无双的模样时,她的眼眶一下就红了,这位才是圣王让她伺候的人,可是她却落于怪物之手,真是太不应该了,不行,她要回到太子的身边,一定要回到他的身边,只有回到他的身边,她才能有活路,有好的前途……

君泽看到几人,瞳孔狠狠一缩,他们和漓儿撞上了,漓儿那么优秀,那么完美,他们有没有用那种该死的眼神看向漓儿?

这个念头一下充斥了君泽整个心房,他目光冷戾地看着几人,没有理会血魔,迈开大步,迫不急待地走到了花青瞳的身边。

他大掌一伸,一把将她拥进怀中,一边拍抚着她的后背,一边柔声的安慰,“大哥回来了,不怕,漓儿不怕。”

花青瞳被摁在他的胸膛里,脸颊贴着他的体温,听着他的心跳,还有头顶他温柔的安慰话语。

她想说,她并不怕。

但是,因为被她搂的太紧,她却无法动嘴说出口,她还想说,大哥你轻点抱,我的鼻子都被你的胸膛压扁了!

但是,最终,她什么都没有说,她也没有动,眼睛却微微泛起一股湿气。

被他的胸膛挤扁的鼻子,也微微有些发酸。

这种被关心,被心疼的感觉,让她的心脏,滑过一股无声的暖流。

这种受了欺负,被哥哥保护的感觉!

花青瞳有些贪恋的赖在了他怀里,感受着他的大掌在她的身后轻轻拍抚,她享受地眯起了眼睛。

看着这一幕的血魔等人,一脸的懵逼,这是上演的哪一幕?

血魔目光一闪,心想,没想到君泽还是个演戏高手,居然对他的最大敌人表现出如此温柔关怀,他这是打着骗取她的信任,然后一击窒命的打算吗?

而阳大人和邪魔子却是有些傻眼,君泽如此在意这个女子,他们要怎么样才能把她弄到手?

而贞妶,却是紧咬下唇,眼眶发红,她羡慕地看着花青瞳,多想,被搂在怀里关心的人是她啊。

终于,君泽放开了怀里的人儿,他双手揽着她的肩膀,低头认真观察她的神色,见她没有哭,也没有害怕的神色,他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心中的戾气散去不少。

“你抱的太紧了。”花青瞳一边揉着鼻子,一边向他抱怨,“把我的鼻子压扁了。”

君泽拿开她揉着鼻子的手,自己观察了一下,发现除了有点红外,没有别的问题,于是便道:“没扁,漓儿别气。”

他的大掌在她头顶拍了拍,顺便揉了她的头发一把。

“漓儿,你怎么遇到血魔他们了?”君泽双眼死死盯着花青瞳的眼睛,似乎想要从她的眼中看到些什么。

他的妹妹,只有他能看,若是他不在的时候,有人对她流露出不该有的眼神和企图的话,他不介意杀光那些人。

此言一出,葬海血魔目光一闪,阳大人和邪魔子也各自收敛了心思,均是一脸和乐正派的看着他们。

只有贞妶,她委屈又嫉妒地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回头,看了血魔三人一眼,又看向贞妶。

然后她突然伸手,指向贞妶,“她说,我也是你的宠物,让你把我送给你的客人们。”

她面瘫着脸,一脸正经严肃的告状。

花青瞳知道,只要自己这么说了,霸道的君泽一定再也容不下贞妶,贞妶死定了。可是,花青瞳不打算给贞妶留活路,因为这个女人已经不是第一次想要害她了。

果鯡,君泽闻言,瞳孔狠狠一缩,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

他眼神恐怖地缓缓看向贞妶,恐怖的气势在他的身上不受控制的蔓延开来,暴发出来的威压,令他的衣袍鼓荡,长发无风自动,他疯狂噬血的眼神盯向贞妶,仅是那狂怒的眼神,就足以令贞妶心魂碎裂。

贞妶脸色惨白的倒退一步,她的身体哆嗦着,嘴唇颤抖着,说不出一句话,只是惊恐地瞪着君泽。

君泽的大手伸出,一把扣向贞妶的喉咙,他要捏碎这个女人,以消他心头之恨。她居然敢算计他的漓儿,那是他的妹妹,只能他一个人看的妹妹,她居然想算计她落入魔掌!

君泽眼神狠绝地一把捏住贞妶的喉咙,大手用力,将她高高提起。

霎时间,贞妶便如同一个傀儡娃娃一般,被吊在了半空中,她双脚离地,白裙晃荡,看起来,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她吹散。

她的脸庞已经青紫一片,而君泽的手,却还在不断的收紧。

血魔和阳大人,邪魔子三人都有些惋惜地看着贞妶,这个女人可是好用的很,如果就这样没了,岂不是有些可惜?

阳大人最先忍不住,他上前温和劝说道:“太子殿下,请留手,美人儿不该这样死,要死也是应该死在床上啊。”

君泽一听,狠绝的眼眸中幽光一闪,他突然笑了,他缓缓地松开了贞妶,一把将她丢在了地上。

贞妶得了自由,拼命地蜷缩在地上大口喘气,可是她的心情却并没有轻松多少,相反的,她感受到了刺骨的冰冷。

圣王说,君泽太子一定会喜欢她,可是,他明明是喜欢别人,他不喜欢她,他险些杀死她,还要把她送给怪物玩弄,那还不如杀死她呢。

君泽看着阳大人,缓缓地笑了。

“既然阳公子如此说了,这个面子本殿一定会给,不过,本殿不想明天还能看见这个女人!”

君泽惨忍地笑着,意味深长地看着阳大人。

阳大人的真身,他早就看透,贞妶定是发现了什么,受不住了,这才想要陷害漓儿,让漓儿替她受罪,杀了她,真是便宜她了,她不是害怕阳大人吗,那他就让她死在此人的折磨之下。

看着君泽那幽深,仿佛洞察一切的双眼,阳大人心中一跳,暗道,他怎么有种真身被看破的感觉?不可能,他掩饰的很好,血魔和他接触了那么久都没有看破他的真身,这个君泽不可能这么快就发现的。

可是,对上君泽那双眼睛,他却心虚了。

强笑一声,阳大人道:“太子殿下放心,我们一定不会白白浪费这样的美人儿的!”

“那就好。”君泽微微笑了。

花青瞳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看着君泽如此生气,她的心中不禁被一片暖意包裹,不管君泽如此是出于独占欲还是别的,总之,他是在意自己的。

“能被殿下如此在意,连在下都有些羡慕这位姑娘了。”这时,血魔淡淡开口,他微笑着看向花青瞳,拍了君泽一个不轻不重的马屁。

在他看来,自己这样一说,无疑是替君泽说了好话,更能加深返祖血脉对君泽的信任,君泽一定会感谢他的。

事实也的确如此,君泽心情很是舒坦地看了血魔一眼,骄傲地走到花青瞳身边,伸出长臂揽着她的肩膀,说:“这是本殿的小皇妹,君漓,定元宫的另一个主人。”

定元宫的另一个主人!君泽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为了取得大帝血脉的信任,还真是下了血本啊,居然说她是定元宫的另一个主人!

血魔心头暗暗吃惊。

而一旁,阳大人和邪魔子,却是已经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小皇妹?君漓,姓君,定元宫的另一个主人,她不是君泽的宠物!

二人心头同时失望至极,阳大人僵笑着看向花青瞳,“原来,这位姑娘竟是公主殿下,真是失礼了!”

他说着,便抱拳行礼。

君泽眼神冰冷地盯着他,高大的身形一闪,将花青瞳挡在身后。

而最震惊的,莫过于贞妶。

她瞪大惊恐的眼睛,震惊地看着花青瞳,她,她是公主,不是宠物!

她突然用双手环抱住自己的身子,绝望地哭求道:“公主姐姐,救救我,求你救救贞妶,公主姐姐……”

她这一番话,令在场众人立即皱眉,阳大人更是眼神阴冷邪恶地看向她道:“美人儿,你这样是觉得我们没有让你满足吗?”

血魔和邪魔子也不善地看向她。

贞妶霎时噤声,只是用一双大眼睛哀求地看着花青瞳。

君泽冷笑,将花青瞳的身影挡在身后,若不是不想让她死的这么容易,她这样看他的漓儿,他肯定一巴掌拍死她。

花青瞳面瘫着脸,冰冷地看着她说,“我说过了,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叫我姐姐的,贞妶圣女。”

花青瞳转身,走回了屋里,她无意再留在这里。

花青瞳一离开,君泽也跟着离开。留下血魔三人在原地,都是眼神邪恶阴冷地盯向贞妶。

贞妶在三人的注视下,惊骇欲绝,不断地抱着残破的身子缓缓退缩。

片刻,阳大人笑道,“美人儿,你怕什么,我对你不温柔吗?”他邪笑着,走近贞妶,将她抱了起来,朝着寝殿走去。

邪魔子一见,顿时邪火上升,也跟了上去,血魔想到自己的修为还差一点就能更进一步,也抬脚跟了上去。

不得不说,贞妶的确是个极品好炉鼎,只是采补了几次,他的修为就有所精进。

只是可惜,君泽不让她活了。

三人将贞妶带走暂且不说,君泽和花青瞳一起回到偏殿之中,君泽嗅着殿内的气息,突然眉头一挑,“有人来过?”

花青瞳心下一惊,微微瞪大了眸子看着他,君泽莫非是狗鼻子不成?

她眼中的情绪太容易让人看穿,君泽脸色微黑,“是谁?那个小丫头?”

花青瞳见他发现,知道无法隐瞒,于是便承认道:“是蜜儿,她来见了我一面,便回去了。”

“她为什么来见你,她难道喜欢你?”君泽眯起了危险的眸子,紧盯着花青瞳,仿佛要通过她看穿那个小丫头是不是要和他抢人一般。

花青瞳眼底不禁涌上一丝恼怒之色,她怎么就忘了,君泽的占有欲有多恐怖,他连自己女儿的醋都吃,真是不可理喻。

但是为了蜜儿的安全,花于瞳却强撑出平淡的表情,道:“没,就是想看看救了她的人是谁。”

“哦,是吗?”君泽淡淡哦了一声,便不再多说此事,而是对她说:“刚才那三人,漓儿要多加小心,那三个都不是良善之辈。”

“我知道,他们是窃天者,比十魔君要邪恶,是没有底线的魔。”花青瞳道。

“没错,那葬海血魔,是上古时代就存活下来的强者,他的修为深不可测,万不是你能对付得了的。不过有大哥在,漓儿不必怕他。”君泽道。

“不过漓儿最该小心的却是那个阳大人,他非人类,而是上古神物,阳龙。”君泽郑重提醒道。

花青瞳顿时吃惊地瞪大了眼睛,“阳龙?他是阳龙?”花青瞳可谓是非常震惊的。

因为她也没有想到,她会见到阳龙,而且,阳龙是这样的。

相比于外表丑恶狰狞,但性情刚烈忠诚的阴龙,这阳龙虽然外观俊美,却让她极为不喜。

“听说漓儿曾得到过阴龙,与阴龙的忠诚,和对主人生死相随的绝决不同,阳龙虚伪狡诈,心狠手辣,毫无人性,恶事做绝是他的本性,最重要的是,阳龙性淫好色。而且看这头阳龙的成长阶段,他分明是已经成年,成年的阳龙十分强大恐怖,堪与葬海血魔那样的强者一战,而且,谁胜谁输还不好说,漓儿一定要远离他。”君泽的语气透出一丝严肃。

花青瞳也脸色严肃地点头,君泽又道:“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万全的必杀之局,我们都不能轻易对阳龙动手,不论是阳龙,还是阴龙,他们一怒,整个天地都要跟着崩毁。阴龙一生必要择主而生,而阳龙则不然,他们更向往自由,以戏弄人类为乐。”

“我记住了,我会小心的。”花青瞳严肃地道,想起之前阳龙对她流露出来的眼神,她就不禁感到一阵恶寒,恐怕有些麻烦,但愿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后,不再盯着她。

花青瞳心情有些凝重,她想到这些人来到定元宫的目的,便问君泽,“上古秘境是什么,你们去上古做什么?那里有什么?”

她心中十足好奇,早就想问了,却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此刻,她终是问了出来。

君泽看了她一眼,耐心地讲解道:“所谓上古秘境,其实就是万年前天元大陆五分之时,空间碎裂时,形成的独立空间,其实,这些独立空间,曾也是天元大部的一部分。

曾经的天元大陆,有着一条完整的龙形元脉,只有元脉才能孕育出神兽和修为强大的高手,元脉,是天之力的根源所在。

而元脉,同样也随着天元大陆的五分而分裂成无数碎片,那些元脉碎片,大多分散在了那些分布各处的独立空间里,只有极少部分才散落在中央大陆,其他东西南北四片大陆,根本就没有一点元脉碎片残留,这也正是的什么中央大陆最强,其他四片大陆次之的原故了。

我们去寻找那些独立的空间,就是为了寻找元脉,因为,对于修为到了我们这般境界的人来说,再多的天之力,或者是再多的极品天脉矿石,都无法再支持我们的进阶,想要更进一步,只有找到元脉。

那贞妶的体质,就是与元脉有异曲同工之妙,与她双修,可以使得修为精进,但也只是辅助作用,可纵使如此,也依然有人对她趋之若鹜。”

花青瞳听他说罢,再次感到震惊万分,她惊呆地看着君泽,“原来,修为到了一定高度,天之力和天脉矿石,都不够看了啊,元脉,这世上原来还有元脉这种说法。”

见她惊的一幅呆呆的样子,瞪的大大的丹凤眼水灵可爱,君泽眼底浮现一抹笑意,“对,元脉,终有一天,当你的修为达到那样的高度时,你就会明白,天之力,对你来说就如同白开水,淡而无味,完全无法供应你的修炼所需,那个时候,你自然而然就会知道元脉的存在。

只是,想要寻找到无脉,必然要寻找到上古秘境的位置,当年天元大陆五分之时,分裂出的独立空间无数,那些独立的空间散落各处,非常难以寻找,而即便找到一个,想要打破其坚固的空间壁垒,进入到里面去拿到元脉碎片,也是极难的,除了其本身入口难以打开,更恐怖的是,每个独立的空间里,都有着不同的危险。

上古之时的神兽,强者,天礼,还有一些你无法想象的自然现象,都是阻碍你得到无脉碎片的强大障碍。”

花青瞳听着他说,眼中不禁泛起一丝担忧,“你们要去的,就是这种地方?那你为什么不找几个……嗯,人品尚可的,可靠一些的同伴前去,而是找了几个一看就不靠谱的窃天者?”

看着她眼中真诚无伪的担忧,君泽的眼眸微微眯起,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柔和。

“多几个炮灰跟着,关键时候自有用处。”君泽轻笑着道。

花青瞳听出了他这淡淡话语中的自信和狂傲,他之所以带上血魔阳龙几人,就是为了让他们在关键时候当探路石?

“血魔等人也就罢了,那阳龙可不好对付,你当真要带着他们去?”花青瞳道。

“有何惧?几个小人物罢了,这世上,就没有我君泽所怕之事。”君泽淡淡道,可这样平淡的话,却让花青瞳听出了他语气中的无尽狂霸。

是否大帝当年,也是这样霸气十足?

花青瞳认真地看着君泽,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大帝当年的风采。

见小丫头两手撑着腮帮子,一派认真表情地看着他,其眼中的敬慕和崇拜,令他心脏狂跳,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和满足感满满地充斥了他的心田,君泽目光蓦地变深,眼中的霸道和占有欲宛如沸腾的岩浆,将他整个人都淹没。

嗯……妹妹,她一定得是他一个人的妹妹,只要他一想到她会用这样的眼神去看君泱,或是别人,他就有种疯狂的想杀人的冲动,她只能是他的妹妹!

花青瞳丝毫不知君泽内心的变态想法越发强烈,她毫无所觉地问,“你能给我讲讲大帝的事情吗?”

君泽激昂的情绪陡然一沉,他眼神恐怖而阴沉地看着她,心想,这丫头刚才该不会是透过他,在想父皇吧?

这个念头一闪过脑海,他的气息蓦地就恐怖起来,他一把捏住了她的脖子,仅有的理智让他没有失手捏断她的喉咙,他眼神恐怖地盯着她,“父皇已经死了,他再伟大,也已经是个死人了,现在活在你面前的,是你的大哥,你的皇长兄,以后你的眼中,只能有大哥,知、道、吗?”

花青瞳目瞪口呆。

捏在她脖子上的手不轻不重,却是在剧烈地颤抖,她知道,那是君泽仅剩的理智在克制着不要失手捏死她。

花青瞳倒抽了一口气,心中没有害怕,却有种气的想要把君泽摁倒狂打一顿的冲动。

这个喜怒无常的疯子,这恐怖的占有欲,居然让她连了解大帝的机会都不给,他不仅吃自己女儿的醋,还吃自己父皇的醋。

什么人啊这是。

由此她也发现了君泽和君泱的最大不同,君泱对于大帝无比崇敬,甚至是依恋,他绝不会对大帝有丝毫的不敬。而君泽却恰恰相反。

花青瞳伸手抓住他捏着自己脖子的手,毫不用力,他的大手顺势被她轻易拿开,花青瞳面瘫着脸说:“嗯,我的眼中,只有大哥。二哥和大帝什么的,都比不上大哥。”

“没有二哥,不许叫他二哥,只有大哥!”君泽听到前面那句,还颇为愉悦的勾起了唇,可是听到那句二哥时,却是又黑了脸。

花青瞳面瘫了脸,无语地看着他。

有这样一个哥哥,真是令人烦恼。

“有没有捏疼?”君泽见她乖巧,态度也软和了下来,这一软和,就不禁有些后悔地看向她的脖子,他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查看她的脖子。

“有点红了。”君泽拧眉不悦地说道,他拿出药膏给花青瞳涂抹在脖子上,这才安心。

“你不要问父皇的事,其实你看看大哥就知道,父皇也就是这样,更甚至,他还不如我呢。”君泽很是臭屁地说。

花青瞳心中自然是不信的,可是怕惹毛君泽,她却是摆出一脸认同的虚假表情。

君泽看了她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

“好了,大哥有事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君泽起身,拍了拍她的发顶说。

花青瞳看着他点了点头。

“三日后圣王寺的圣王会到,他一到,我们就出发去往上古秘境,到时你也同行,你提前做好准备,大哥带你去看看元脉和天之力的区别。”

说完,他的身影就消失在门口。

花青瞳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又想着三日后的上古秘境之行,心中不禁暗暗激动,元脉和天之力的区别,她也想亲眼看看。

而花青瞳不知道的是,君泽一走出偏殿后,便唤来了毒鹰,“那个孩子如何了?”

毒鹰知道他问的是蜜儿,便道:“小公主已经醒了,只是还很虚弱,今天休息一天,明天就开始接受训练。”

“哼,虚弱?虚弱还有力气去找漓儿,我看她不用休息,现在就去训练吧。”君泽一脸不悦地说完,便大步离开了。

花青瞳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君泽会心眼小到这种程度,更不会想到,就因为蜜儿今天来见过花青瞳,他就剥夺了蜜儿今天休息一天的机会。

……

贞妶圣女瞪大眼睛,她已经感觉不到痛苦,她瞪大一双美丽的眸子,死死地看着身上的人,不,那不是人,是一个怪物。

他奇怪又丑陋的头颅,在她的视野中渐渐变的模糊。

身上被无与伦比的快感淹没,但是这种快感却无法让她觉得快乐,生命力和精气疯狂的流走让她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快要被身上这个怪物吸干了。

阳大人舒服的眯着眼睛,身下娇艳欲滴的美人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干瘪,她的血气精华都被吸走,直到渐渐变成一具干尸,这才作罢。

阳大人抽身,怪物般的头颅缓缓恢复人形,他看了眼已经变成干尸的贞妶,微微眯眼笑了一下,然后便整理好衣服,潇洒的离开了。

与此同时,圣王寺中。

圣王的身影翩然走到外面的菩提树下,他看着巨大的树上,盛开的最娇艳的那朵菩提花突然枯萎,他平静的面庞没有一丝波澜。

而就在这时,一朵生长在其旁边的红色花骨朵,突然发出晶莹的白光,随着白光发出,浓郁的清香也在瞬间散发而出,清香蔓延,渐渐的覆盖整个圣王寺,缓缓的,那红色的花骨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盛开着。

花瓣一片接着一片的绽放,当所有的花瓣都盛开后,花朵的花蕊中,赫然有一个雪娇玉嫩的小婴儿。

“圣女如此没用,圣子,你快快长大吧。”圣王看着那朵红色花朵中诞生的小婴儿说,那小婴儿,是个男婴。

纵然是小婴儿,但是他依然长的娇艳欲滴,小小的一团,就足可见以后的绝色之姿,更胜圣女万分。

圣王看了那沉睡在花朵中的小婴儿一眼,转身离去,“本尊要离开一段时间,你们照顾好圣子。”

“是,圣王殿下。”一道道身影从暗中走出,他们有男有女,纷纷涌向新出生的圣子。

“圣女不死,圣子就不会出生,看来贞妶圣女是真的死了。”有人看着那新生的小婴儿叹息道。

“能够带我们圣王寺走向辉煌的只有圣子殿下,而非圣女。”

“咦,圣王陛下离开了,他好像还没有给圣子取名吧?”

“花瓣上有字,应该是天然形成,这应该就是圣子的名字了。”

“什么字,让我看看……红……雪……”

“红雪哦……圣子殿下叫红雪。”

……

这日,定元宫的大门外,又迎来了一名客人,毒鹰打开门,道:“是圣王到了!”

圣王到了,君泽和血魔,天心等人皆现身。

花青瞳跟在君泽身旁,默默打量这位圣王寺的圣王陛下。

她所知,这位圣王,只是原圣王的一具分身。圣王寺的种种形为,都是眼前这位超然脱俗,一脸平静祥和的圣王所为。

花青瞳眼神凝重,她看不透这位圣王,回想以往种种,许禅光是被她所杀,不仅如此,她还与圣王寺数次交恶,她手上的菩提花戒指,灵魂化形所用的天礼菩提花,还有识海中的青莲宝灯,都是杀了许禅光后所得,而这些东西,都是来自圣王寺。

怎么看,她与这位圣王,现在都应该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才是。

她不着痕迹地将带着菩提花戒指的手,不往衣袖里缩了缩,最好,还是不要引起这位圣王对她的注意才好。

他不会认出自己的身份的,或许,自己的身份,在他的眼中,根本就不值一提。

她沉默地站在君泽的身侧。

而那位圣王,这时突然朝她看来,他平静的目光,落在了她的手指上,那枚菩提花戒指,还来不及掩饰,就落在了圣王的眼中。

花青瞳身体一僵,但也只是一瞬,她的心情缓缓归于平静,看到了又怎么样?自己之所以得到这枚戒指,还是因为许禅光,或者说是圣王寺先挑衅自己,自己反击后得了这些战利品,有什么不敢见人的?

花青瞳索性不藏了,坦然而平静地回视着这位圣王。

圣王的目光缓缓从花青瞳的手指上收回,他看向花青瞳,视线落在她的双眼之上,“我的那些门徒,死的不冤,折在大帝返祖血脉手中,是他们的荣幸。”

圣王不怒,反而面带笑容地看着花青瞳说。

花青瞳面瘫着脸不说话,她判断不出他这句话的喜恶。

君泽看了圣王一眼,又看了花青瞳手上的菩提花戒指一眼,然而眯眼看向圣王,“你的大度是真的才好。”

圣王淡淡一笑,揭过此事不说了。

君泽看了他一眼,突然抬手一招,忽见虚空中一道金光射出,接着,一头体型庞大宛如小山一般的金色大象便从金光中走出,大象的身后,是一辆白玉车辇。

金象白玉车,这是太子君泽的坐驾。

花青瞳仰头看向那金色大象,眼中浮现惊艳之色,真威武的大象啊。

君泽笑着看了她一眼,一把拉起她的手,牵着她腾空而起,跃上了白玉车,金象仰天嘶呜一声,身形便猛然向着前方射出,速度之快,宛如一道金色流光闪过。

他们身后,天心,血魔,圣王等人,均都各施手段,追着金象而去。

花青瞳和君泽坐在白玉车中,车内平稳,丝毫感觉不到是在车中,花青瞳转头看向身后,便见圣王脚踩一朵菩提花,飞快飞行而至,而他的身旁,血魔带着邪魔子,脚下踩着一面血旗,也丝毫不落下风,那血旗在前进中翻起波浪,宛如血浪翻滚。

他们身旁,分别是天心和阳龙。

花青瞳收回视线,摸着自己手指上的菩提花戒指,面瘫的小脸有些微微的凝重。这么早就见到圣王,虽然不是她所愿,但也是必然要发生的事,在她被君泽抓来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她要提前面对一些人。

那些在她看来,遥不可及的上古大能们。

“漓儿在担忧什么,你放心,有大哥在,任何人都不敢对你做什么。”君泽见她盯着手上的菩提花戒指发呆,不禁出言安慰道。

“上古秘境,想要如圣王那样的高手死在里面,应该不难吧?”花青瞳看着君泽询问道。

君泽目光一闪,看着花青瞳的目光里闪过一丝异彩,“你这小丫头,想杀圣王?”

“我的本事,自然是杀不了他的。上古秘境里危险重重,如果能让他意外折在里面,那是最好。”花青瞳道。

君泽笑道,“既然他得罪了漓儿,那么,大哥帮你把他留在里面也好。”

花青瞳没有再说话,而是掀开车纱朝下望去,因是高处,中央大陆的风貌尽收眼底,但因为金象速度太快,花青瞳所看到的景象,无一不是残影一闪而过。

几人速度均是飞快,三天后,他们便来到了一片荒凉的山脉里。

这山里寸草不生。

“那处上古秘境,就在此处,此处的空间波动,几位应该都能感知吧?”君泽看着这荒山中的某一处说道。

------题外话------

推荐好友潇清清的文——《军门重生:老公,求勾搭》

男神有三好:器大钱多颜值好!

问:怎样追到男神?

温亦暖答:扮猪吃老虎!

装头晕、装摔倒、装腿软!装手疼!装脚疼……

甚至不惜……

故意湿身,快来看我啊!看我这玲珑有致的曲线!

故意中药,快来睡我呀!衣服都脱了,也躺平了!——某人淡定的给她洗冷水澡!

她忍无可忍的咬牙瞪他:“薄亦寒,你丫是个gay吧?”

薄亦寒睨着她那二两肉:“就这么想睡我?”

温亦暖挑衅:“有种你来呀!”

薄亦寒直接把花洒扔了,将她从浴缸里拎出来,“好,既然如此,那我满足你!”

【阴谋,虐渣,背叛,热血及1001种勾引办法,总有一款适合你,喜欢的亲,速来跳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